>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床上無夫綱
【4.6折】床上無夫綱

楊城之所以找不到媳婦,就是因為長了一張壞嘴, 要不自家院子裡,早就大娘兒,小娘子排成行。 畢竟他模樣出眾,身材高大英武,雖然有個養子, 卻不耽誤吸引大姑娘,小媳婦。這不,賀家二小姐, 家財萬貫,從小被千嬌萬寵長大,京城眾家公子看不上, 偏偏就看上了楊城,還被他變著花樣欺負了一整夜。 可楊城睡了她卻不想負責,明知這男人惹不起, 賀雁秋卻還是一路追上門,傻得再次爬上楊城的床, 勾得他一夜一夜地折騰。楊城從沒想招惹賀雁秋, 可他躲來躲去,總是逃不掉這女人的招惹, 索性把她啃得下不了床。他說了想打一輩子光棍, 賀雁秋冷哼後敢當著他的面,撂話回京城找男人嫁了, 楊城心頭那把妒火一燒,這婚事怎麼也得攪黃。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1/05/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老公不色怎麼當
NT$118
銷量:13
色一點才是老公
NT$118
銷量:15
夫債難逃
NT$118
銷量:11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15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20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9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4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32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8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2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9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8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31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8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35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8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7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7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3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男人的妒火,一蹴即燃,夜裡又是一頓折騰;
女人的醋醰,說翻就翻,想上床禢門都沒有!


楊城之所以找不到媳婦,就是因為長了一張壞嘴, 要不自家院子裡,
早就大娘兒,小娘子排成行。 畢竟他模樣出眾,身材高大英武,雖然有個養子,
卻不耽誤吸引大姑娘,小媳婦。這不,賀家二小姐, 家財萬貫,
從小被千嬌萬寵長大,京城眾家公子看不上, 偏偏就看上了楊城,
還被他變著花樣欺負了一整夜。 可楊城睡了她卻不想負責,明知這男人惹不起,
賀雁秋卻還是一路追上門,傻得再次爬上楊城的床, 勾得他一夜一夜地折騰。
楊城從沒想招惹賀雁秋, 可他躲來躲去,總是逃不掉這女人的招惹,
索性把她啃得下不了床。他說了想打一輩子光棍, 賀雁秋冷哼後敢當著他的面,
撂話回京城找男人嫁了, 楊城心頭那把妒火一燒,這婚事怎麼也得攪黃。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話本最後幾句話寫完,楊城放下筆,看到旁邊兒子趴在桌邊,笑得格外諂媚的小臉,「爹,渴了嗎,兒子給你送茶來了。」
  拿過放在旁邊的茶一飲而盡,楊城嘴角微動,「說吧,又想讓我做什麼,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爹,你怎麼能這麼說自己兒子。」楊舟乾淨利索地爬下凳子,抱著楊城的腿輕捶,「我就想來問問,忙了一天了,爹餓了嗎,要不要我帶你去吃點好的補補。」
  瞧他狗腿的可愛樣子,楊城忍著笑,伸手用毛筆在他臉上留下一道墨痕,「臭小子,一猜你就沒打好主意。」
  「爹。」楊舟也不嫌墨蹟難看,隨手就用袖子蹭掉,連連撒嬌,反正他是小孩,不怕丟臉。
  「痛快點說吧,我要是心情好就做給你吃。」
  「不用你做。」楊舟高興起來,「爹,我們去惠豐樓吃烤兔子,上次姐姐帶我過去,一咬滿嘴流油,太香了,上次爹不在,我一直想帶你去吃的。」
  「她帶你去的?」
  「對啊。」提到烤兔子,楊舟口水都來不及咽下去,那味道實在是太香了。
  兒子嘴裡的姐姐叫沈華裳,算是楊城的半路徒弟,當初搬來隔壁結下師徒緣分,如今人已經跟著丈夫搬去城東,不過這丫頭有良心,哪怕搬走了,也沒忘記師傅和楊舟,隔三差五送東西上門,帶著楊舟去玩,儼然把他們父子當成了娘家人。
  楊城沒打算拒絕他,可還是搖頭,「今天不行,過兩天去。」
  「爹,爹,為什麼不行?」楊舟忍不了,他都快被饞哭了,要是過兩天再去吃,今天晚上都睡不著。
  楊城涼涼看兒子一眼,隨口一說,「今日不宜出門。」
  楊舟傻眼了,沒想到會聽到這種奇怪的理由,「爹,為什麼?」
  「沒有什麼,就是不宜。」楊城懶得解釋,他哪裡知道理由,就是昨晚突然輾轉難眠,醒來後右眼又跳了半天,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所以不想出門。
  「爹,你是不是病了,怎麼就不能出去?」楊舟不理解,並且不打算聽話,「而且,爹帶我出去有什麼怕的,你身手那麼好,鳳城沒人能和你比,爹,你帶我去吧,我吃不到會死的。」他耍無賴,就差躺在地上哭起來。
  楊城很頭疼,他的確不信這些有的沒的,不過是找個託詞,眼看糊弄不過去,只能嘆氣,「非得今天去嗎?」
  「我就要去我就要去。」楊舟撒嬌,「爹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就因為我不是你親生的……」
  「閉嘴!」楊城沒好氣打斷他的話,「別總拿這件事要脅我,我對你還不好,就差把你當成祖宗,反正我這輩子都不會有老婆孩子,你就是我親兒子。」
  「爹,你真好,等你老得不能動,兒子養你。」楊舟大笑,「爹,咱們現在去吃吧,我餓得肚子都癟了。」他摸著圓滾滾的小肚子,硬說餓得要命。
  「等你養我,那還得五十年。」
  「爹別擔心,很快的。」
  「滾吧,臭小子。」楊城嗤笑,「還不去洗臉,難道帶著一臉黑去吃。」
  楊舟如願以償,大笑著衝出去,跑去院子裡洗臉。
  看著兒子活蹦亂跳的樣子,楊城笑著搖頭,只看他如今的模樣,誰能想到兩年前只剩下一口氣。
 
  ◎             ◎             ◎
 
  楊舟不是楊城的親兒子,楊城家在漠北,長大離開家鄉後四處為家,就連娶妻的念頭都不曾有,何況養個兒子,當初不過是正巧路過楊舟家門口,看到一群人圍在那裡,裡面還有小貓似的哭聲。
  當時他百無聊賴,就連去哪裡都沒想清楚,乾脆站在那裡聽了一會兒。
  原來這小孩家就在本地,住在後面破敗的院子裡,爹娘去山上砍柴把他託付給了鄰居,不知為何一如不復返,只剩下這個小不點。
  後來日子久了,等不來家人,鄰居也艱難養不活,不得不想別的辦法。他是男孩,又長得可愛,村裡不少人願意收留他,後來被一對老夫妻養著,可誰知那人收留他後一場大病差點離世。
  鄉人迷信,覺得他是個剋星剋死了全家,連忙趕出去,後來就再沒人收留,不到三歲的楊舟就像個小乞丐在村裡流浪,靠著好心婦人的一口施捨活下去,可他年紀本就小,每日裡被小孩追打,沒多久就病了。
  原本只是小病,可熬不住又餓又冷,還擔驚受怕,硬生生成了大病倒在家門口。
  楊城遇到他的那日,就是楊舟要死的日子,當時他聽了一會兒,順便就越過人群看了小孩一眼,那一眼,哪怕心硬如鐵的楊城,都生出幾分憐憫。
  這個骨瘦如柴的小孩快死了,要是沒人幫他,今晚都過不去,明明兩歲多的孩子,卻又矮又弱,他眼睛裡流著淚,可說話求救力氣都沒了。楊城不想救人,他不是善人,男人闖蕩江湖自由自在,多個孩子太過麻煩。
  可楊舟眼裡流露出的求生慾望擊中了他。
  不然他怎麼莫名其妙救了他,不只是帶他吃飯看病,還在拿出銀錢也找不到人收留他的時候,直接把人帶在身邊,改了名字叫自己爹。
  他浪跡江湖,最是喜歡自由,卻因為這個小包袱活生生困住,幾番顛簸治好了他的病,養了幾年,把他從膽小怕事的小孩養出信賴,一點點恢復孩童的天真,又帶他來到鳳城安家落戶,成為一對普通父子。
  後來,楊城想了很多理由自己為什麼救楊舟,也許是因為他可憐,可天下可憐人何其多,可能是他太小了,或者是,他想到了年幼的自己,也是如此被人救下,活了一條命。
  楊舟洗完臉,回屋裡卻看到楊城在發呆,垮下臉,「爹,你想什麼呢,趕緊走呀。」
  楊城忍著嘆氣的衝動,「這就來。」他似乎把臭小子養得太好,慣得不像樣子,以前那個吃東西像小貓,淚汪汪怯生生的小崽子去哪裡了,現在都敢爬到他頭頂作威作福了。
  楊城腹誹,臉上淡淡笑意卻藏不住,罷了,他開心就好,自己的生活原本了無生趣,不也是因為他的出現變得熱鬧。
 
  ◎             ◎             ◎
 
  家裡沒馬車,出行全靠走,這點路對楊城來說小菜一碟,楊舟自己走一會,楊城抱一會,等到了惠豐樓早晨吃的餅全消耗乾淨,父子倆餓得前胸貼後背,點了幾個菜,要了烤兔子,誰也不說話,敞開肚子搶著吃,很快吃得七七八八。
  兔子確實好吃,烤得焦香四溢,裡面又嫩,配上店裡獨家佐料,楊城一個人能吃兩隻,既然來了他也不打算委屈自己,就當開葷。
  「店家,再來兩隻烤兔。」楊城坐著窗邊的桌子上,招呼掌櫃。
  兩條兔腿都被楊舟吃下去,已經吃鼓了肚子,「爹,你還沒吃飽。」
  「還能再吃一隻。」
  「爹真厲害。」楊舟小狗腿,隨時準備誇人,在他眼裡,楊城就是無所不能的大英雄,除了這些年都沒給自己找到一個娘親,真沒缺點。
  楊舟一直覺得,他爹楊城之所以找不到媳婦,就是因為長了一張嘴,要不是他說話太氣人,自家院子裡早就大娘小娘排成行,畢竟他爹模樣模樣出眾,身材高大英武,還能幹,武能安家,文能寫書養家,除了生孩子,沒有能難倒他的事。
  這可不是楊舟對自己爹賣瓜自賣自誇,實在是父子相處的幾年裡,已經見過太多女人對著楊城撲上來,爹雖然年紀大了點,可一點不耽誤吸引大姑娘,小媳婦,甚至主動開口說不介意他帶個兒子,願意給楊舟做娘。
  可惜,最後都被楊城那張嘴氣跑,畢竟女人喜歡溫柔體貼,他爹卻和這四個字一點不沾邊,眼看熬成了二十八歲老光棍,楊舟已經開始考慮以後怎麼給爹養老。
  實在不行等他大了賺到錢,買個女人給爹當老伴,才不會孤單,不過那日他把這種想法告訴楊城之後,卻被追著踢了屁股三腳。
  雖然被打,楊舟還是大度原諒楊城,可還是忍不住勸爹嘴巴緩和些,畢竟太容易得罪人,別媳婦還沒找到,街上鄰居都得罪光了。
  楊舟胡思亂想,卻沒有說出口,開玩笑,他爹剛帶他吃了好吃的,可不能惹了他。
  楊城能看出他心思,「胡思亂想什麼呢。」
  「沒事,爹你吃吧,我等著。」
  楊城沒客氣,隨手撕開新上的兔腿,又吩咐轉身要走的小二,「別走。」
  小二腳步驟然停住,身形僵硬。
  楊城眼睛瞇了一下,是他錯覺嗎,自己隨口一句,小二這麼害怕做什麼,難道他長得太凶惡。
  小二很快回頭,笑著,「客官有什麼吩咐。」
  楊城眼神銳利,盯著他,「幫我把另一隻包起來,我帶走,你也是這裡的小二,我怎麼沒見過你?」
  小二如臨大戰的樣子,「我剛來的,這就去給您包起來。」
  楊城盯著他離開,直到楊舟拉他的袖子,「爹,你怎麼了,盯著他做什麼,這一隻是不是帶回去給我吃。」
  「對,給你帶回去。」楊城懷疑自己太過多疑,現在的他就是鳳城裡最普通的養兒子的爹,和一個酒樓小二有什麼衝突,何況以前也來回惠豐樓許多次,大概是過分緊張了。
  楊城鬆口氣,「想吃烤兔子還不簡單,回頭我帶你去山上打獵,抓了現烤,比這個還好吃。」
  「真的嗎,爹你真好。」
  「別誇了,誰讓你是我兒子。」楊城打消別的念頭,伸手擼一下兒子腦袋,低頭繼續吃烤兔,可經過這一場懷疑,嘴裡兔子味道都有點不對,不吃又丟了可惜,想到自己賺錢養孩子的辛苦,比不得以前的瀟灑,他大口扯兔肉到嘴裡,很快吃完。
  楊舟托腮看爹吃完,又被催著喝了半碗湯,父子倆準備走。
 
  ◎             ◎             ◎
 
  小二似乎早就等著他們的動靜,看人站起來趕緊湊過來,手裡是一個包裹得很嚴實的紙包,「客倌,這是您要帶走的烤兔,後廚給您剛做的。」
  「多謝。」楊城看他一眼,扯著楊舟,「走吧。」
  「好,咱們走。」
  楊舟笑嘻嘻,又想偷懶,「爹,吃飽睏了,你扛著我吧。」
  楊城沒回答,他好奇地抬頭看,卻看到楊城眼神有點恍惚,「爹,你怎麼了?」
  楊城狠狠皺眉,扶著桌子穩住身形,「沒事。」
  「爹,真沒事嗎?」楊舟大驚失色,「爹,你晃什麼,怎麼了!」
  楊城想喊楊舟快跑,別回家,去找沈華裳,可他中的迷藥力道很強,讓他張不開口,人頹然坐在旁邊凳子上。
  楊舟的呼喊聲就在耳邊,卻沒辦法做出回應,今日果然不宜出門,來人能弄到這種藥,恐怕不是一般人,只希望對方對著自己來,放過楊舟。
  恍惚間,楊城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賀雁秋!
  直到看楊城被迷倒一行人才走出後堂,賀雁秋瞅著不斷搖晃楊城的小孩,臉上掛著得逞的笑容,她伸手摸了一把小孩的腦袋,「別叫啦,他不會醒了。」
  楊舟害怕,伸開手,妄圖擋住眼前人,這是要害他爹的壞人,可為什麼眼前人長得一點都不凶惡,還是個漂亮姑娘,「妳是誰,為什麼害我爹,妳要做什麼?」
  「不做什麼,就是請你們去作客。」賀雁秋瞥一眼站在旁邊戰戰兢兢的掌櫃,「站著做什麼,把人抬到後院,小孩也帶著。」
  「我不去,妳要做什麼?」楊舟尖叫,可還不到六歲的他什麼都做不了,硬是被一個大漢拎著衣裳扯起來。
  很快,又有幾個人抬走了楊城。
  看父子倆被擄到後院,也有客人想幫忙,可看到賀雁秋身邊的幾個護衛,又都忍住。
  賀雁秋淡淡瞥四周,毫不在意的樣子,「打擾了,諸位繼續用飯。」
  她強橫的氣勢壓倒了最後幾個想要一探究竟的客人,再看掌櫃畢恭畢敬的樣子,都已經明白惹不起。
 
  ◎             ◎             ◎
 
  楊舟哭得撕心裂肺,無論眼前人怎麼嚇他都不行,他就是鬧著要看到楊城。
  被他吵得受不了,還不能對一個小孩下狠手,護衛找到陳鋒,求他去另一個院子請示賀雁秋。
  陳鋒面無表情想了想,轉身離開。
  聽他說完,賀雁秋瞪他一眼,「真沒用,一個小孩都管不了。」
  陳鋒挨罵也不反抗,「我能讓他一直昏著。」
  「小孩都能下毒手,陳鋒你出息了。」賀雁秋拒絕,「不能打,把人送到這裡來吧,他不是想看著他爹。」她說著笑了笑,忍不住看一眼旁邊被綁在木架上的男人,嘖嘖,還昏著呢,看來自己這次下藥有點太猛了,以後得注意,別把人弄死了。
  她想抓到楊城,可沒想弄死這父子倆,想到這,賀雁秋趕緊叮囑一句,「別對小孩動粗,要是他醒來看到兒子被欺負,說不定會要了你命,他這個人,心狠手辣,最護短了。」她警告一樣對陳鋒說,語氣卻有些過分輕快,透著愉悅。
  陳鋒看她一眼,「好。」
  過了一會兒,楊舟總算看到楊城,他跌跌撞撞跑進來,看到被綁在木架子上面的爹爹,眼神差點冒火,瞪著旁邊悠哉喝茶的女人,「爹,你怎麼樣了,爹,你睜開眼看看我,妳對我爹做了什麼,妳是壞人!」
  賀雁秋被小孩尖利的聲音吵得頭疼,「小鬼,閉嘴,你爹死不了,就是中了迷藥,我這不正等他醒過來嗎?」
  「迷藥?」楊舟很迷茫,那是什麼。
  賀雁秋不打算教導小孩,「本姑娘懶得解釋,反正你知道死不了就行。」
  「那你要對我們做什麼?」
  「沒什麼,你爹醒了就知道了。」賀雁秋伸手摸了一把楊舟的臉,「小鬼,眉清目秀,長得倒是挺好看,就是不像你爹呀。」
  「你亂講,我和我爹一模一樣。」楊舟雖然經歷的事情不少,終究還是個孩子,他可以用不是親生的威脅楊城,卻不許任何人說父子倆不像,被激到立刻惱羞成怒。
  「他是你爹。」賀雁秋笑起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他撿來的,還想騙我?」
  楊舟嚇了一跳,為什麼眼前人什麼都知道,難道是爹爹以前的仇人,他就說應該多勸勸爹,不能嘴太毒,這不,父子倆只是來酒樓吃個飯,就被人用藥放倒,雖然眼前的姑娘很好看,他還是怕極了。
  楊舟含著淚,「我就是楊城的兒子!」
  他喊得嗓子差點破音,讓賀雁秋覺得在欺負小孩,她笑笑,「那你們怎麼長得不像?」
  「不用妳管。」楊舟喊著,想去打她,可手剛抬起來就被旁邊的男人抓住。
  陳鋒抓緊他手,「老實點。」
  賀雁秋不滿意,「鬆開,幹嘛欺負小孩子,你先出去吧。」
  「妳一個人在這裡不行。」陳鋒拒絕,他本來就是賀雁秋的貼身護衛,不能離開。
  「有什麼不行的,我也跟你學了不少拳腳功夫,制住一個小孩還是可以的。」
  陳鋒看楊城,「他在這裡。」
  「他都昏了,能做什麼,我下的藥多,還得好久才能醒來,走吧,別站在這裡礙眼,我要和小鬼頭聊天。」
  「他功夫好,醒得也比一般人早,我再敲暈他一次。」陳鋒不放心。
  看他馬上就要動手,賀雁秋趕緊擋住,「別亂來,不准對他下手,我自己心裡有數,你走吧。」
  陳鋒看賀雁秋的眼神複雜,再看楊城一眼,只得離開。
  直到房間裡剩下三個人,賀雁秋起身,湊到抱著楊城的楊舟面前,「小不點,你想不想救你爹?」
  楊舟遲疑了一下,「想。」
  「那你乖乖告訴我一些事。」
  「什麼事。」
  賀雁秋又湊近一點,「你爹的事,只要是他的都行,比如到鳳城多久了,平時都做什麼,有沒有女人來往……」
  她越說越含糊其辭,楊舟一頭霧水,「你說我姐姐。」
  「你姐姐是誰?」竟然真有女人,賀雁秋柳眉倒豎,貼過來,「說,她是誰,和楊城什麼關係。」
  「她……」楊舟剛要開口,就感覺有一雙熟悉的手摸了腰一下,他下意識轉身去看,就在這瞬間情勢突變。
  楊城手腕扭動幾下,不知怎麼就掙開了綁著他的繩索,他睜開眼,眸子裡都是冷意,「想問什麼,怎麼不親自問我?」
  賀雁秋吃驚,下意識想退,可已經來不及,「楊城,你醒了!」
  楊城冷笑一聲,抓住了她手腕,輕鬆就把人制住,「陳鋒說得對,妳不該讓他出去。」
  賀雁秋又惱又氣,「你什麼時候醒的?」
  「這就與妳無關了。」楊城看一眼兒子,「楊舟,站到旁邊去。」
  「好,爹,我站在這裡。」
  「真乖。」楊城笑了笑,又扭頭看賀雁秋,眼神變冷。
  賀雁秋被他看得緊張,「楊城,你要做什麼,你別亂來。」
  「亂來。」楊城拿起繩索,「能比妳下藥迷倒我更亂來嗎?」
  「我……」賀雁秋剛想解釋,就被男人動作嚇了一跳,「楊城,你敢綁我,你敢這麼做就死定了,楊城,我可是女人,你不能這麼做。」
  楊城沒理她,嘴角漾著冷笑,只猶豫了一下,把她扯到木架邊,「我敢不敢,妳試試就知道了,給妳一個教訓。」
  「楊城,我錯了,你別綁我。」賀雁秋能屈能伸。
  「晚了。」楊城看她一眼,把人綁住,順手就從衣角扯下一塊布。
  「楊城,你敢這麼對我就死定了……唔……」嘴巴被髒兮兮的衣角堵住,賀雁秋氣得臉通紅,自己可是個姑娘家,他竟然隨手用一塊布堵住嘴巴,她此生還沒被這麼羞辱過,可楊城表情那麼平靜,一點不在乎的樣子。
  混蛋,大混蛋,楊城是個沒心沒肺的混蛋。
  賀雁秋用眼神罵人,可楊城已經不再理她,直接抱起楊舟,「我們走。」
  「好。」楊舟笑起來,抱緊了爹的脖子,他不知道楊城怎麼帶他離開才不被發現,反正自己的爹無所不能。
  楊城沉默回頭再看賀雁秋一眼,對上她憤怒的眼睛,他眼神有點複雜,又釋然,算了,她的護衛很快就會回來,如果這一次能氣走她,更好。
  楊城身形飄忽,幾個躲閃就人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了惠豐樓。
  賀雁秋看著消失不見的父子倆,心底暗罵,死楊城,一點舊情都不念,她和他這個臭男人沒完!
 
  ◎             ◎             ◎
 
  哪怕是帶著楊舟,楊城翻牆也很輕鬆,他抱緊了摟著自己不撒手的小孩,直到來到街上瞧見人,才伸手撫摸楊舟的背,「到街上了,別怕。」
  楊舟緊緊摟著他脖子,「我不怕。」
  「嗯,我兒子最勇敢了,什麼都不怕。」楊城這一次沒笑他,很溫柔地安撫懷裡的小孩,「都怪我大意,以後爹會注意的。」楊城在懊惱兩件事,第一件是不該招惹賀雁秋,第二件就是過慣了安穩的日子,警惕性差了那麼多,中了別人的圈套。
  「不是爹的錯,都是那個壞女人欺負我們。」楊舟貼著楊城臉,「爹最好了,天下無敵。」
  「乖兒子。」楊城笑了笑,捏他鼻子,「走,咱們回家。」
  楊舟點頭,他怕那個女人追上來,直到快到家門口,才小聲開口,「爹,那個女人是誰,還會來找我們嗎?」
  楊城不想騙兒子,所以他誠實點頭,「恐怕會,不過你不用擔心,她不是壞人。」
  「不是壞人?」楊舟驚訝抬頭,「那為什麼綁了我們,還對你下藥。」
  「她的確不是壞人。」想起和賀雁秋結識的經過,他無奈嘆氣,「就是個被慣得無法無天的大小姐,她不敢得罪我,就是開個玩笑捉弄我們。」
  楊舟徹底放下心來,「她不是壞人就好,那我下次見了不罵她了。」
  「真懂事。」
  「爹,我那麼懂事,今晚睡你床上行不行,我不想睡小床。」楊舟說著不怕,其實心底裡很沒底,那女人看起來脾氣不好,不會半夜把他抓走吧,他不想睡在楊城房間的小床上。
  楊城壓著笑意,「嗯,下不為例。」
  「爹,你真好。」楊舟覺得不好意思,他可是小男子漢了,「其實我不怕的。」
  「我知道。」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