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棄婦寵上天
【4.6折】棄婦寵上天

被迫嫁與衛鈞,成親半年,沒得到衛鈞一絲疼愛, 卻拿到他遞過來的一封和離書,他說,一別兩清, 男女婚嫁,各自安好。看著面無表情送她離開的男人, 沈華裳知道,被趕走後,這輩子與這男人再無牽絆, 那份愛慕他的心,這一生一世,再無可能。 他住街頭,她住街尾,卻陰差陽錯撿到負傷的衛鈞, 這男人什麼都忘了,卻記得他與她拜過堂, 相公爬上床哪一點不行了?沈華裳想一腳踹他下床, 可這男人態度理直氣壯,不但一怒撕了那份和離書, 還把逃不掉的她壓在身下,折騰得下不了床。 看著街尾這些上門求娶的臭男人,衛鈞的妒火炸了, 為了不讓沈華裳逃了,索性夜夜讓沈華裳下不了床。 只是,好不容易才讓她懷上了,他卻又想起來, 沈華裳竟已是前妻,而且還是仇人之女, 但那又如何?人,他都睡過了,打從第一眼見上, 他早就上了心,就算有仇,那就拿她下輩子還債!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1/05/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老公不色怎麼當
NT$118
銷量:13
色一點才是老公
NT$118
銷量:15
夫債難逃
NT$118
銷量:11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15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20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9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4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32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8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2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9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8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31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8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35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8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7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7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3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他家夫人賢慧,小脾氣發起來,任他哄拐都沒用;
她家相公冷情,一旦吃起醋來,又是一夜的折騰。


被迫嫁與衛鈞,成親半年,沒得到衛鈞一絲疼愛,
卻拿到他遞過來的一封和離書,他說,一別兩清, 男女婚嫁,各自安好。
看著面無表情送她離開的男人, 沈華裳知道,被趕走後,
這輩子與這男人再無牽絆, 那份愛慕他的心,這一生一世,再無可能。
他住街頭,她住街尾,卻陰差陽錯撿到負傷的衛鈞,
這男人什麼都忘了,卻記得他與她拜過堂, 相公爬上床哪一點不行了?
沈華裳想一腳踹他下床, 可這男人態度理直氣壯,不但一怒撕了那份和離書,
還把逃不掉的她壓在身下,折騰得下不了床。 看著街尾這些上門求娶的臭男人,
衛鈞的妒火炸了, 為了不讓沈華裳逃了,索性夜夜讓沈華裳下不了床。
只是,好不容易才讓她懷上了,他卻又想起來, 沈華裳竟已是前妻,
而且還是仇人之女, 但那又如何?人,他都睡過了,打從第一眼見上,
他早就上了心,就算有仇,那就拿她下輩子還債!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天邊晨曦乍現,沈華裳從寢房出來,先在院子裡呼吸下新鮮空氣,遠眺紅似火的天際,又順便去廚房燒了一鍋水熱著。
  經過這半年的鍛煉,她這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姐也能輕鬆點起灶火,還無師自通的吹旺了火苗,過會兒珍珠和翡翠該醒了,天氣寒冷,正好用熱水淨面。
  水燒開,沈華裳先洗了臉,又用粗布把鍋蓋圍住,過了十月,天越來越冷,放在外面一會兒就涼透。
  她以前從來沒在意過這些東西,出嫁前在沈府裡不受寵,可用在這些日常用度還是綽綽有餘,畢竟要是哪天真要她這個小姐燒水做飯,那不是對她的欺辱,是對整個沈家的嘲諷,無論如何,她畢竟是嫡女。
  後來嫁到衛家,雖然不受歡迎,吃穿用度卻都比在家還好些,可現在只離開衛家半年多,她已然學會了很多。
  想到這,沈華裳忍不住揚了揚嘴角,她不覺得苦,也不覺得煎熬,比起十七年籠中鳥的安逸,自由難得,吃苦都甘願。
  把廚房打掃乾淨,沈華裳直起腰,打算回房,可還沒走幾步就聽到門口傳來一陣微弱的聲音,沉悶痛苦,像是男人吃痛呻吟的樣子。
  沈華裳膽子不小,可還是被這突然而來的聲響嚇出一聲冷汗,幸好天已經亮了,不至於更恐怖,可門外為什麼有聲音……沈華裳和離後離開衛家,沒有回百里外的娘家,卻在鳳城城西最偏遠處買了一間院子,這附近住的大都是老實樸實的農家,天冷沒有農活,早起容易受涼,農人大都豔陽高懸才下床,這時候,能有誰在外面。
  天這樣冷,難道是受凍的乞丐?
  可乞丐大都不來城西,都喜歡在城東繁華處乞討,沈華裳遲疑要不要把兩個丫鬟喊醒再開門,可她們昨晚為了趕繡活睡得晚,沈華裳不想叫人起床。聽著門外微弱的呻吟聲,她吸口氣,輕手輕腳走到門口。
  呻吟聲停了,是錯覺,還是人昏了。
  怕人在自己門前喪命,沈華裳來不及多想,打開了門栓,剛拉開一扇門,就被後仰倒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嚇了一跳!
  「唔!」她強忍著才沒叫出聲,可細看倒在自己面前的人,又忍不住胃裡翻湧起來。
  這是個看著很高大的男人,穿著件靛藍色長袍,樣式簡單沉穩,可領口袖口都鑲繡著銀絲邊流雲紋的滾邊,沈華裳只是片刻間就判斷出他家境不俗。可這些並不是讓她受驚的原因,真正讓沈華裳不舒服的是男人受了傷,半張臉沾著血,頭髮散亂遮住了容貌,就連腰間繫著的白玉佩都碎了一半。
  「天哪。」沈華裳從來沒見過受傷這麼重的男人,強忍著反胃伸手去探他鼻息,還好,雖然臉上都是血,鼻息卻還很平穩,只是瞧著太慘,脖子手上露在外面的肌膚發青,應該是受了凍,不知道他怎麼受了傷來到自己家門口,難道凍了一整夜。
  想到這,沈華裳再也沒時間猶豫,顧不得他身上髒污去扯男人,想把人搬到屋裡,可惜她畢竟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扯了半天也沒離開門口。
  人命關天,沈華裳趕緊回屋把珍珠和翡翠喊起來,三兩句解釋清楚,費了九牛二虎力氣,總算把受傷的男人扶到了家裡。
  這院子不大,正房她住著,偏房是兩個丫鬟的住處,根本沒有安置男人的地方。沈華裳愁眉不展,咬咬牙,決定讓他躺在自己寢房的外間榻上,反正男人受了傷,也沒什麼危險。
  把人扶到榻上,她平緩一下呼吸,「珍珠,去把鍋裡熱水端來,翡翠,找乾淨的布巾,得幫他看看哪裡受傷了。」
  珍珠應聲往外走,「好。」走著還在埋怨,「小姐妳怎麼又起那麼早做這些髒活,燒水我和翡翠來就行。」
  翡翠去櫃子裡拿布巾,偷笑,「說了也沒用,小姐還不是心疼我們,趕緊做事吧。」
  沈華裳看著滿臉血的男人無從下手,只能先幫他把頭髮攏下來,珍珠端水回來,主僕湊到一起給男人擦臉。
  怕珍珠不敢下手,沈華裳親自動手,隨著她輕柔地擦乾淨男人下半張臉,珍珠嘖嘖稱奇,「長得倒還不錯。」
  「怎麼看出不錯了,都是血。」沈華裳哭笑不得,在盆裡洗過帕子,才重新幫他擦洗眼睛附近。
  隨著血跡消失,沈華裳表情僵住,珍珠更是驚呼出聲,「是他!」
  翡翠找了布巾回來就聽到這麼一聲咋呼,「是誰,這麼大聲,別吵到鄰居。」
  她說著走到榻邊,看到床上人後也是愣在那裡,傻傻看著自家小姐,「小姐,為什麼是姑爺……不對……」前姑爺,畢竟衛鈞和沈華裳已經和離。
  沈華裳的震驚一點不比她們少,「我也不知道。」她只是順手救人,誰知撿到的男人偏偏是給了自己和離書的衛鈞。
  「怎麼辦?」對前姑爺,兩個丫鬟都心情複雜,面面相覷,最終決定等沈華裳拿主意。
  沈華裳沉默著,看著身受重傷的男人,半晌嘆氣,「先把傷口處理了吧。」
  經過這場意外,房間裡氣氛安靜下來,三個人沉悶著幫衛鈞處理了傷口。
  等珍珠把血水倒出去的時候,翡翠也跟著離開,她知道主子需要時間考慮,這個男人,和主子關係畢竟太複雜。
  看著丫鬟離開,沈華裳靜靜看著恢復血色的男人,她足足思考了一刻鐘要不要把人丟出去,畢竟兩個人已經和離,不應該再有牽扯。當初和離彼此恩斷義絕,今日也該理智點,直接把人丟到門口,任由他去面對危險,這些又與自己有什麼關係。
  她想得很清楚,可喊丫鬟幫忙把男人丟出去的手始終抬不起,罷了,終究是夫妻一場,哪怕是名不符實,也總有些情分在。
  既然救了,也已經和離,就把他當個陌生的可憐人對待,等他醒來再送走。
  沈華裳做了決定,走出門,「珍珠,做飯吧,粥熬得軟糯些。」
 
  ◎             ◎             ◎
 
  房間裡等著的幾個人都屏息凝神,等待楊城把脈的結果。
  「師傅,他怎麼樣,要不要去找大夫。」沈華裳看著坐在榻邊的高大男人,輕聲問道:「怎麼兩天了還沒醒。」
  楊城長得凶,經常垂著眼無精打采的樣子,「死不了。」他站起來,「傷口在腦袋上,得修養兩天。」
  「可人一直不醒,我怕他……」自從那日撿到受傷的衛鈞,沈華裳吃過早飯就把隔壁的楊城找來,讓他幫忙給看看傷口。
  看她擔憂,正在啃酥餅的楊舟安慰她,「姐姐別急,這人死不了,妳聽他呼吸聲多平穩,就是得躺著養幾天,要是我爹看不好,那群廢物大夫更看不好。」剛五歲的楊舟對親爹醫術十分信賴,誇下海口。
  「是嗎?」聽到這話的沈華裳鬆了一口氣,微笑著摸了一把楊舟的額頭。
  楊城去洗手,翻著眼皮瞥沈華裳,「擔心什麼,這麼關心一個陌生男人,上次的藥再給他灌兩天就行。不過,以後不能再隨便救人,妳再這麼心軟,早晚吃虧。」
  沈華裳心跳驟然快了幾分,怕被楊城看出自己和衛鈞之間不尋常的關係,她和離的事情一直沒隱瞞楊家父子,可他們不知道自己當初嫁的人是誰。
  她勉強笑,「沒有擔心,就是覺得既然救了,就把人救活。」
  「死不了,再吃幾副藥就好了。」楊城丟下擦手的布巾,懶洋洋往外走,「他傷口在腦袋上,看著嚇人,其實沒大礙,大概這兩天會醒,外傷沒大礙,要說麻煩,就是可能會變成傻子。」
  傻子……沈華裳瞪大眼,「師傅。」
  她喊著,也沒留住楊城離開的腳步,楊城完全不在乎自己兒子有沒有跟出來,粗聲粗氣說道:「我有事,幫我看著混小子,以後不准撿人回家,被楊舟纏上還沒長記性,幾個姑娘家膽子倒不小,哼,小心又被纏上。」
  他說著,已經踹開門走遠。
  楊舟看著親爹離開,半點著急都沒有,拉拉沈華裳的手,「姐姐,要喝水。」
  沈華裳被楊城說得哭笑不得,「好,珍珠去倒水。」
  她看著跟隨在珍珠身後的小孩,忍不住笑起來。
  楊家父子這一對活寶,真可愛,當爹的大剌剌,當兒子的也隨遇而安,其實楊城長得不錯,收拾好了是個英武的男人,可他卻不修邊幅,鬍子拉碴。楊舟長得倒是好看,人小鬼大,可愛得很。
  至於沈華裳怎麼認識楊家父子,還有那句隨便撿人,也正是因為楊舟。
 
  ◎             ◎             ◎
 
  那是她剛剛與衛鈞和離後,因為不願意回沈家,所以決定在鳳城買處院子。可惜這個決定遭到身邊人一致反對,不得已她遣散了不願意跟著自己的下人,只留下珍珠和翡翠,從嫁妝裡拿出銀子買了這個院子,開始新的生活。
  當時她初來乍到,又沒有與人打過交道,還比較膽怯,搬來後不怎麼出去,也不知道怎麼與鄰居打交道,乾脆暫時沒去結交。
  後來有一日,她坐在院子裡看書,突然聽到門外有孩子哭,撕心裂肺嗷嗷尖叫,一直喊救命。
  她被喊得心驚肉跳,急匆匆跑出去救孩子,打開門就瞧見一個四五歲孩子抱著樹喊救命,他旁邊站這個男人,小孩看到她就大聲求救,說這人是壞人,要偷走他要殺他。
  沈華裳嚇得瞪大眼,下意識衝過去護著孩子,可看到眼前比自己高壯太多,還鬍子拉碴一臉凶狠的男人,她嚇得腿軟,可即便如此還是站在孩子面前,硬撐著開口,「你趕緊走,別做壞事,我不報官抓你,趕緊走。」
  她色厲內荏,聲音都發抖,原以為自己這麼說男人會逃跑,誰知對方不屑地打量有些發抖的她,「別抖了,我不打女人,也不偷孩子,妳扭頭問那個小混蛋,我是不是壞人?」
  小孩尖叫,「你就是。」
  「小混蛋,是不是找打,我是壞人還是你爹!」男人吼小孩。
  「你不是我爹,是壞人!」
  「我是個鬼的壞人。」
  「憑什麼你說不是就不是,還冒充他爹?」看他氣得要動手,沈華裳想喊珍珠和翡翠出來,又怕刺激男人下狠手。
  男人眼底露出一點笑意,「我真是他爹。」
  他話音剛落,那孩子突然撒開了抱樹的手,直接抱住了沈華裳的腰,扯著嗓子嚎,「他不是我爹,才不是,你就是偷孩子的壞蛋,娘啊,妳可得救我,別讓壞人把妳兒子偷走了,娘親啊!」
  直到此時,沈華裳想起那一刻的震驚還能忍不住笑出來,楊舟這個人小鬼大的小傢伙,只為了不被親爹帶走,硬是喊了她半天娘親。
  後來,楊城扯不走糾纏著沈華裳的兒子,無奈說道:「混小子,別喊了,我帶你去吃燒雞,不就是不想吃我做的飯,別鬧了,嚇到人家。」
  楊舟瞬間安靜,蹭掉嘴邊的口水,「真的去吃?」
  「真的。」楊城答應了。
  「那快走啊,爹。」楊舟抹抹嘴,扭頭就拉住了沈華裳的手,「姐姐,我去吃燒雞,妳跟我一起去。」
  沈華裳從來沒見過這樣自來熟的孩子,不好意思去,也拒絕不了,傻傻被拉走。
  在她身後,忍不住笑的楊城嘆氣,「我說了妳別自找麻煩,被這個混小子纏上以後別想清淨。」他倒是意外兒子第一次見沈華裳就這麼喜歡。
  後來,吃了那頓彆彆扭扭的燒雞,沈華裳才從楊舟嘴裡知道眼前父子倆,竟然是自己鄰居,兩家緊挨著。
 
  ◎             ◎             ◎
 
  再後來,她果然被楊舟纏住,每每父子吵鬧起來,就哭著喊著要找娘,推開沈華裳的家門。
  一開始她窘迫的不行,不肯讓他這麼喊,後來習慣了,也不去在意,因為她能看出楊城對自己沒半點曖昧,甚至都不把她當女人,凶起來很可怕。
  至於為什麼喊他做師傅,則是另一樁緣故,任何見到楊城的人大概都不敢相信,這個五大三粗的男人,養家糊口的本領居然是寫話本。沈華裳看過楊城寫的故事,雖然言辭簡略,少了一波三折,話鋒卻很銳利,寫起故事來少了幾份纏綿,多了幾分豪情,很受歡迎。
  只是民間話本成本低廉,很粗糙,沈華裳以前看得都很精緻,還有配圖,當時她隨口一提,沒想到楊城來了興趣,問她可會作畫,得到肯定答案後就要與她合作,他寫她畫,幫她去書商那裡掙來一份收入。
  自此以後,沈華裳就稱呼楊城為師傅,師徒合作幾個月,生意越來越好,書商賺得的盆滿缽滿。
  如今,沈華裳繪畫的進項,加上珍珠和翡翠做繡活的工錢,除了吃穿花用,居然每個月還剩下不少。因此,沈華裳更加感激楊城,也更加尊敬他,畢竟她當時和離後,自立門戶,最煩惱的就是如何養活三人,畢竟女人不方便拋頭露面,總花銷嫁妝,坐吃山空也不合適,總讓她不安心。
  所以認識楊家父子,是她的大幸,雖然被楊舟纏上,也多了幾分熱鬧。
  想到往事,沈華裳笑意更深,可眼睛回到衛鈞身上,又皺眉起來。
  衛鈞,你什麼時候才能醒來,她不想留男人太久,自己生活剛剛平穩,總覺得他的存在是個隱患。
 
  ◎             ◎             ◎
 
  用過午飯,楊城還沒回來,珍珠和翡翠摟著楊舟去午歇,沈華裳獨自一人坐在窗邊看話本,她要給這個故事作畫,所以需要看得很認真。
  可這一次,不知為何,沈華裳始終無法專注,她目光克制不住地移到榻上,瞧一眼昏迷的男人,目光越來越複雜。
  也許是被剛才師傅的話影響,對她總是撿人的擔憂。
  可她很想告訴楊城,這個擔憂完全沒必要,這世上如果只有一個人不喜歡靠近她,那就只能是眼前受傷的衛鈞,他為了不看到自己,甚至選擇和離,這樣一個男人,怎麼可能糾纏自己。
  沈華裳疲憊地揉揉眼睛,可能是因為衛鈞的到來,她最近總夢到當初那樁錯誤的婚事
  一年前的沈衛兩家聯姻,何等風光,可沒人知道她的出嫁都是陰謀,是生意場上的博弈。成親那日,穿著嫁衣的沈華裳和披紅掛彩的衛鈞,無一人露出笑顏。
  在訂下婚事的幾個月前,沈華裳父親和衛鈞父親結交為友,兩人一見如故,可沒人知道沈父心底在想著什麼,他這樣勢力又險惡的人,為什麼突然對一個陌生人那麼熱情。
  直到他一個陰險計謀,害得衛家山窮水盡,衛老爺奉上半個家底,沈華裳父親才假模假樣伸出援手,哪怕衛老爺感覺到不對,也無力回天。
  可這還不是結束,沈父這邊剛說著不會把事情做絕,會幫忙,可隨後就把自己亡妻生下的嫡女沈華裳強迫嫁給了衛鈞。
  沈華裳知道父親的意思,他根本沒有打算吞併衛家,鳳城衛氏雖然搬來不久根基不穩,可別處親友很多,並非父親一家之力能撼動,只要給衛家一點時間,遠在別處的衛家子弟伸出援手,父親的計畫就會破碎。
  可善良的衛老爺太要臉面,不忍麻煩別人,寧願自己受罪,他的善良對上父親的狡猾,怎麼能不吃苦頭。
  所幸沈父並不想魚死網破,不過是多得些利益,所以他才輕易罷手,至於把沈華裳順手嫁給衛鈞這件事,只為給自己添了一層保護。兩家聯姻,恩怨立解,以後衛鈞想復仇,也要考慮沈華裳的存在,用一個不喜歡的女兒換來往後安心,父親絕不會遲疑。
  至於沈華裳嫁給衛鈞後,這個男人會怎麼對待仇人的女兒,並不在沈父思考之內,原本父親與娘親在一起就是聯姻,如今娘親離世多年,留下的女兒算不得什麼,他心底裡只有續弦所生子女。
  這所有的心思,算不得秘密,父女彼此都懂,所以才顯得格外淡漠,就連成親都只是敷衍而過。
  自從沈華裳嫁給衛鈞,沈父就鬆了一口氣,可惜這喜悅沒延續太久,沈華裳成親半年後拿著衛鈞寫的和離書的離開衛家的時候,他傻了眼。可天高皇帝遠,他不敢來鳳城,怕被衛家報復,沈華裳身邊的人也都被攆走,至此,他已然控制不住自己向來乖巧的女兒。
  那時候,沈父甚至期待衛鈞能有作為,阻攔這件事,可眼看衛家反應極小,甚至毫不在乎,他徹底死心,只當沈華裳死了。
  自從,沈華裳終於得到了自由。
 
  ◎             ◎             ◎
 
  她至今還記得陪嫁過來的婆子質問她的話,妳不想享受榮華富貴了嗎,妳不想做衛家的少夫人了嗎,她當然想,在衛家的日子雖然枯燥,生活卻比在沈府更清淨,除了和衛鈞名不副實的夫妻關係經常惹來閒話,她沒有半點不情願。
  不情願的人是衛鈞,他忍辱負重,被迫娶了不愛的女子,就連多看她一眼都不願意,哪怕不曾對她發洩怒氣,還給予她安靜的生活,卻不願意與她長久做夫妻。
  婆子問她的最後一個問題是,既然不討厭待在衛府,為何不柔情蜜意討好夫君,讓他高興。
  當時沈華裳只是沉默,因為真話無法說出口,她知道,和離,才是讓衛鈞高興的唯一答案。
  既然如此,她成全衛鈞。
  後來,沈華裳拿著和離書走出衛府,衛鈞沉默著送她離開家門,男人眼神複雜又無情,「妳的嫁妝已經裝好,都可以帶走,還有一些,是我補償妳的。」
  沈華裳最後一眼看他,盈盈一笑,「多謝,保重。」
  她扭頭上馬車,再不肯多看男人一眼,以為自此陌路,恩斷義絕,再無重逢之日。鳳城幅員遼闊,兩個人一東一西,哪怕同居一地,只要她繞著衛府走,也再也不會想見。
  沈華裳一直堅信這就是結束,誰知驀然回首,受傷的衛鈞倒在了家門口。也罷,自己救他一場,就當為父贖罪吧。
  往事歷歷在目,沈華裳苦笑,目光再一次落在男人身上,就在那一瞬,衛鈞顫動得越來越厲害的眼睫讓她瞪大眼。
  她驟然起身,「你醒了?」
  如她所期待的那樣,衛鈞緩緩睜開眼,他眼神渙散,用了很久才落在沈華裳臉上,男人表情陌生而遲疑,虛弱的臉上難得少了曾經的冷厲。
  他艱難張口,聲音暗啞低沉,「妳、妳是誰?」
  沈華裳幾乎不敢相信他會問出這句話,她想過男人醒來後可能不會感激,反而厭惡救了他的人是自己,可她沒想到衛鈞竟然冷漠到如此,就連她的樣子都不記得。這才和離半年而已,他當真這麼厭惡自己嗎?
  想到這,哪怕對衛鈞沒什麼期待,沈華裳還是有些難堪,她笑不出來,卻還是勉強自己微笑,「我的名字不重要,你受傷了。」
  「我、我知道。」衛鈞恍惚起來。
  沈華裳心情很不好,可她記得自己該做的事情,把眼前人當做陌生人對待,「你感覺怎麼樣,還好嗎?能不能記起來誰傷了你,我好把你送回去。」從救了衛鈞開始,沈華裳第一個念頭就是把他送回衛府,可她搬不動人,只得求助楊城,原想讓他幫忙把人送到衛家去,可師傅幾句話卻阻止了她。
  知道衛鈞身分的楊城思考了一下便說,「能讓衛鈞受這麼重傷的人,還在毫不防備的情況下正面被敲打腦袋,不會是外人下手,應該是身邊人,既然如此,把昏迷的衛鈞送回去,很有可能就是羊入虎口。」
  聽著師傅的分析,沈華裳很頭疼,她是不想和衛鈞扯上更多關係,可也沒辦法把衛鈞往火坑裡推,不得已,只能再留他一段時間,等他醒來。
  如今他醒了,還完全不認識自己,那現在,到底要不要他送回去。
  想到這,沈華裳愁眉不展,「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到底是誰害你,這關係到能不能把你送回家。」
  衛鈞濃眉緊鎖,遲疑地看著她,「妳知道我是誰,也知道我家在哪裡,妳認識我,那我叫什麼?」
  沈華裳目瞪口呆,「你說什麼?」
  衛鈞頭疼欲裂,閉上眼,「姑娘,我叫什麼?」
  沈華裳傻眼,下意識回答,「你叫衛鈞。」
  「衛鈞……如果妳認識我,麻煩再收留我一段時間。」
  「為什麼?」沈華裳隱約猜到了什麼。
  衛鈞皺眉,他記起來了,自己應該就是叫衛鈞,眼前人沒騙他,可別的……卻好像都忘了。衛鈞腦袋很迷糊,可即便如此,只是從沈華裳幾句話裡,他已經猜出了自己的處境,他被人傷了,又被眼前女子撿到。
  想清楚這一點,衛鈞覺得自己應該是著急的,不知為何,明明眼前女子那麼陌生,卻又讓他覺得無比熟悉,心底裡的信賴也是莫名其妙,他的直覺很強烈,眼前人不會害他,只有在這裡才是最安全的。
  衛鈞深吸一口氣,「姑娘,我應該是失憶了,抱歉,還得多打擾妳一段時日。」他想許諾對方,照顧自己養好身體,會贈予重金,會給她很多好處,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沈華裳怔住發呆的樣子,這些話一句都說不出來。
  衛鈞的第二個直覺,這些話說出來眼前人非但不會開心,還會難受。
  既如此,他什麼都不說,又一次昏過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