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敗家千金摳門夫
【6.2折】敗家千金摳門夫

陶家財大氣粗,曾以為有陶家女子入宮為妃為后, 可陶家世代傳承經商,對官場名利毫無眷戀。 陶家女子個個被寵的要風是雨,有哪個會那麼蠢, 想要入宮伺候皇帝?若真有,那也不會是陶月嬌! 陶月嬌人如其名,嬌滴滴的敗家千金,花錢如流水, 最愛拿銀兩砸人,哪個不是被她砸得服服帖帖。 偏偏她的銀兩砸不了蘇鳴秋,她千里迢迢趕來討債, 沒想到債沒討回,反被蘇鳴秋這男人給哄騙了。 不但將初夜傻傻地送上門,還天真的以為蘇鳴秋會娶她, 結果,她不過是個暖床的罷了。她傻得認定了他, 一心想把他拐回家當良人,可蘇鳴秋這男人摳門到不行, 把她啃了之後,不過一句,他沒想娶她。不娶? 可以,天底下男人多得是,她陶月嬌還怕嫁不出去?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唐梨
出版日期:
2020/12/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2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24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0
妻奴
NT$118
銷量:16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56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48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18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3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49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6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51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8
可惜了初夜
NT$118
銷量:120
不擇手段占有妳
NT$118
銷量:67
拐夫三天三夜
NT$118
銷量:42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
NT$118
銷量:73
床債婚還
NT$88
銷量:81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88
銷量:72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88
銷量:63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8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61
夜劫
NT$8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21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她家相公,不說情不說愛,氣得她只能跺腳;
他家娘子,又呆萌又嬌憨,惹得他直壓上床。


陶家財大氣粗,曾以為有陶家女子入宮為妃為后,
可陶家世代傳承經商,對官場名利毫無眷戀。
陶家女子個個被寵的要風是雨,有哪個會那麼蠢,
想要入宮伺候皇帝?若真有,那也不會是陶月嬌!
陶月嬌人如其名,嬌滴滴的敗家千金,花錢如流水,
最愛拿銀兩砸人,哪個不是被她砸得服服帖帖。
偏偏她的銀兩砸不了蘇鳴秋,她千里迢迢趕來討債,
沒想到債沒討回,反被蘇鳴秋這男人給哄騙了。
不但將初夜傻傻地送上門,還天真的以為蘇鳴秋會娶她,
結果,她不過是個暖床的罷了。她傻得認定了他,
一心想把他拐回家當良人,可蘇鳴秋這男人摳門到不行,
把她啃了之後,不過一句,他沒想娶她。
不娶? 可以,天底下男人多得是,她陶月嬌還怕嫁不出去?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聆風樓與傾醉軒並列金烏城兩大酒樓。
  其中,聆風樓除了酒之外,茶也是一絕,菜餚向來也讓嚐過的人讚不絕口,內裡還分主樓、偏樓與數個雅緻小院。
  另外,還設有歌舞、奏樂、戲曲等表演,力求帶給來酒樓消費吃飯的客人最好的服務與享受。
  為此,聆風樓的名氣其實又比傾醉軒的大上那麼一些些。
  今日聆風樓大門外,很難得地來了三位不速之客。
  「總算來到這裡了!」
  相貌嬌麗的人兒一身紅艷輕便的裝束,要說輕便也只是屬適合舟車勞頓的輕便,衣料卻是極好的絲羅綢緞,就連一頭烏黑秀髮也只是簡簡單單地隨意在頭上結了個實心髻,剩下的,直接編成一串麻花垂落在胸前。
  但隨著她仰頭看向那面高掛著寫有聆風樓三個大字的門匾,那簪在她烏亮雲鬢上的髮簪、花鈿卻是鑲著金與玉石,在自薄淡浮雲透射出的陽光的照耀下,流轉著一小片華光溢彩。
  整體來說,紅衣人兒雖然看起來一整個都一切從簡,但她的衣著與髮飾卻無不透露著大戶人家才該有的珠光與寶氣。
  「大武、小武,我們進去!」
  這一句,是說給身後兩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聽的。他們懷裡各抱著一把劍,看模樣像是兩名護衛,在聽見主子的言辭之後便立刻跟上進入酒樓。
  哦,與其說是進,倒不如說是闖。
  此時還不到酒樓開門營業的時間,他們進來之時大門也是關著的。
  但裡頭已有伙計在走動,做著營業前的準備,大門並沒有上鎖,他們才進入得如此輕易,也不需狀似是帶人前來尋晦氣的紅衣姑娘在外面邊拍打著門,邊激動大吼,「你開門啊!給我開門,別以為你關著門我就不知道你在裡面,你識相的話就乖乖把門給我打開!」。
  「姑、姑娘?我們還沒到開門營業的時間,敢問妳這是?……」很快便有一名老僕模樣的老者察覺到大剌剌地闖進來的這三隻,禁不住過來詢問一番。
  「你們樓主呢?快叫他給本姑娘滾出來!」
  「樓、樓、樓主?」老僕雖然已上了年紀,卻沒有耳背,只是這姑娘嗓音嬌嫩歸嬌嫩,剛才那聲怒叫的言辭卻將語音提高了好幾個聲調,害老僕忍不住為此重重抖擻了幾下。
  「對,我是說你們樓主,就是說要找你們樓主!」
  老僕自知沒有耳背,紅衣姑娘可不這麼認為。
  在聽見他那停了幾聲才唸出來的樓主之後,她更是貼近他,扯大嗓門重申著說道。
  「我知道姑娘妳要找我們樓主,我聽得見,妳不需要那麼大聲地重複。」
  「既然不想我重複著說話,你倒是快把那個渾蛋樓主給我叫出來呀!」
  「渾蛋?」老僕有些不明所以,但這個稱呼好像也沒有哪裡不對,「不知姑娘是哪家小姐?」
  實不相瞞,他們聆風樓樓主向來以風流性情聞名整座金烏城,城中有大半女子都跟他有著難以描述的曖昧關係,因此,渾蛋一詞用詞十分恰當並且正確。
  「靈洲,陶家,陶月嬌。」紅衣人兒,陶月嬌沒有半點隱瞞地報出了自己的姓名與來歷。
  「那……不知能否請問姑娘跟樓主是何種關係?」
  「你囉不囉嗦?」名字報了,家門也報了,這老人家還杵在這兒一個勁地問東問西,陶月嬌忍不住用五個字狠懟回去,順便張顯自己的不耐,畢竟她是來找人家麻煩的嘛。
  「你去找你們樓主,把我剛才告訴你那七個字告訴他他就會知道。這是我跟你們樓主之間的事,你問來問去問那麼多幹嘛?」
  「好好好,這是陶姑娘跟樓主之間的事,我們外人不方便過問,不方便過問。」反正不管如何,鐵定跟樓主那死性不改的風流性子脫不了關係,老僕也不再多管閒事,只是在言語間不忘偷偷打量這突然闖入的三人。
  前面帶頭的這位陶姑娘看起來只是嬌嬌蠻蠻,還不至於不好應付,至於她身後兩個身形彪悍的護衛……
  糟了,這個時間,他們家的護院還沒回來上工,環視四周,入眼的就只有瘦弱得堪比廚房裡那盤清燉排骨的伙計,以及毫無縛雞之力的侍女,萬一陶月嬌讓她的護衛鬧起事來……
  老僕不把希望寄託在自家伙計身上,只隨手喚來一名小二,吩咐著對他低語,「你去,把蘇管事請過來。」
  見人領命跑離主樓大廳,老僕本想回去關照陶月嬌,卻見她姑娘沒等人招呼,就雙手往後一捋裙襬,往旁邊的凳子上一坐,拿起倒扣的翡翠茶杯放回桌面,擺出一副不知道打哪兒學來的大爺架勢。
  「來人,上茶,記住,要拿你們這兒最好的茶過來給本姑娘享用。」
  「好、好,我這就命人去拿上好的君山銀針過來。」喝吧喝吧,老頭兒就等著看一會蘇管事來了之後她會如何吃癟,到時只怕她會感覺自己喝的不是君山銀針,而是君山針氈,直接刺著她自個兒的心肝脾肺。
  至於為何要人喊來的管事而非樓主,原因自然是樓主雖是聆風樓的主人,可樓內一切大小事務都歸蘇鳴秋蘇管事負責。
  既然蘇鳴秋掌管著大小事務,像這種樓主愛人尋上門不知道想要幹嘛的事件也恰巧包含在內,蘇鳴秋早就處理得熟能生巧遊刃有餘了。
 
  ◎             ◎             ◎
 
  就在陶月嬌無聊把玩著垂落在胸前的一綹髮絲,順便把第五杯君山銀針往小嘴裡狠灌之時,方才那名小二所離去的方向,也是一面用以隔擋的水墨屏風之後,傳來了兩道一顯慌張,另一道卻沉穩不亂的腳步聲。
  緊接著便瞧見小二領著一名相貌俊雅的華服男子繞過屏風,走入主樓大廳,也徹底走入陶月嬌的視線。
  等等,要說他身著華服又好像不太對,總之她看得出他身上的衣服用的是上好的緞子裁剪縫製,雖不見任何凸顯繁瑣貴氣的繡紋,樣式卻極為乾淨,與她穿衣的風格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陶姑娘?」蘇鳴秋甫踏入大廳,在淡然雙眸淺掃過在場眾人之後,很快便將視線鎖定在紅衣似火的人兒身上。
  「我就是!」
  他知道她就是。
  環視全場,也就她跟她身後那兩名護衛相貌最是陌生,若她不是姑娘,總不能是那兩個肌肉壯漢才叫姑娘對吧?
  再來,聽見他喚她,她竟然倏地自凳子上彈跳而起,似乎並不想被他的隱隱居高臨下的斜視俯瞰,顯得她矮人一等,奈何她長得嬌小,依然比他矮了一大截,她就這麼往兩個彪形大漢面前一站,莫名顯得有些……狐假虎威。
  「能否請教陶姑娘今日蒞臨聆風樓找樓主,有何要事?」
  「你、你聽說了我家和我的名字,你就沒有半點印象嗎?」瞅見他一派泰然到淡然的態度,陶月嬌直接跺腳。
  「有,前年聆風樓自靈洲的陶家茶行購入過一些茶葉,那張帳單上的明細我仍記得,需要我唸給陶姑娘聽嗎?」
  陶家是靈洲的大茶商,在靈洲往南一帶還經營著數十間分號。
  如他所言,他們除了前年有從陶家茶行購入過茶葉之外,跟陶家便再也沒有任何瓜葛,只是訂單是由當時身處靈洲的樓主所簽下,她跟樓主之間有著些什麼關係,他確實不了解。
  「誰要聽那種東西呀?」陶月嬌氣鼓了粉嫩腮幫,「你快把東西還給我!」
  「還?」蘇鳴秋感覺不明所以,「我欠了妳什麼?」
  「你還裝蒜?就是你從我……就是你從我家取走的東西呀!」
  「等等。」她的指控太過莫須有,他聽著完全摸不著頭腦,也毫無印象,「陶姑娘不是說要找樓主?」他是聽不懂她嘴裡嚷著什麼,但先前他聽說她要找的是樓主,為何現下她索要東西的對象卻變成了他?
  「你不就是那個渾蛋樓主嗎?」她從氣鼓鼓換上了一抹興師問罪,杏圓的眸子也被她瞪得圓又大,直勾勾地盯著他。
  「姑娘誤會了,蘇某只是聆風樓的管事,樓主則是另有他人。」
  「啊?哦……」想想也對,只因在她從旁人口中聽來,那個樓主就是個從她家騙走了東西的徹頭徹尾的渾蛋騙子。
  再看眼前這名自稱管事的蘇姓男子,他衣飾簡潔,氣質通透,眸光淡淡的,彷彿像是某某曾贈予她家的那塊純淨無瑕的冰琉璃,除了與他對看著感覺有些冷,面對他如此乾淨的人,她始終很難將惡意潑灑在他身上。
  倒是她突然覺得越是盯著他看,就越是感覺臉蛋有些莫名發燙……
  「既、既然你不是樓主,那他們幹嘛把你找來見我?」
  「實不相瞞,樓主目前不在聆風樓,也不在金烏城內,樓內一切大小事務皆由蘇某打理,才會被請來問明狀況。」
  「你騙人!」關於她錯把他認成樓主這事,她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她一帶著人上門討東西,這個管事就告訴她樓主不在,哪有這麼巧的事?
  「我為何要騙妳?」
  「你跟你們那個樓主是一國的,遇到像我這樣的前來討債,你自然是幫著他!」
  「陶姑娘妳又誤會了。」他第二次說她誤會,淡然神色與眸色不改,口吻卻十分嚴肅,「我深知樓主為人,若他真做了對不起陶姑娘之事,若他此刻人在聆風樓或是金烏城之內,我必定傾盡全力把他押到姑娘面前,讓他給姑娘賠不是,並且好好讓他負上他該負的責任。」
  「啊?」她有些愣住了。
  據她所知,通常在我深知樓主為人的後面,不應該是一長串歌頌自家人的美好品德,以便為他澄清和撇清對他不利的一切?那這位蘇管事如此大義滅親的行為又是怎麼一回事?
  「樓主不在也並非謊言,只是如先前所見,姑娘似乎對樓主的一切,包括樓主的相貌都一無所知,今日卻特地帶人上門來向樓主討要東西?」他一直覺得這位陶姑娘的說辭十分含糊,當然,他不是沒懷疑過,但凡跟樓主扯上關係的女子,所謂的東西被偷,也不外乎她的芳心與身子,那麼,她那樣說法含糊、扭扭捏捏也不為過。
  可她卻似乎連樓主的臉都沒有見過,她如何能如此言之鑿鑿地斷定就是樓主偷了屬於她之物?
  「我我我……」
  她就站在那裡我了半天,又是羞惱地偷偷抬眸偷覷他,又是惱意無法宣洩地一連三個跺腳。
  她的支支吾吾更進一步地證實了他的猜想,可他先前也已經向她提出過他的疑惑,希望她能為他好好解答,或是自圓其說。
  「你管那麼多?那是我跟你們樓主之間的事,又不是我跟你的!還有、還有,雖然我那天沒看見他的人,可我問遍了府裡的下人,大家都說當天就他一個外人來過我家,除了你們那個渾蛋樓主,還有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來我家偷東西?」
  除了你們那個渾蛋樓主,還有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來我家偷走我單純的少女芳心和我寶貴的貞操?
  蘇鳴秋在陶月嬌的話語裡聽出了類似的暗示。
  不過仔細想想也確實如此。
  要怪就怪樓主風流成性出了名,而且這回他好似不止跑去偷人家單純少女的芳心和清白,還是摸著黑去偷,這讓包括蘇鳴秋在內的一干圍觀群眾都在內心不屑吐槽一句,「禽獸!」
 
  ◎             ◎             ◎
 
  「好,我明白了。」樓主捅了婁子,向來都是他跟在後頭收拾爛攤子,既然話都說到這個分上了,他一再糾纏刁難人家一個二八芳華的小姑娘也不太好。
  「你、你明白了?」他明白換陶月嬌不明白了。
  其實她從一開始就只是想要找樓主當面對質,現下得知樓主不在,她也只不過想要討要一個好把樓主找出來解決事情的辦法。
  可她話都還沒說明白,這位蘇管事倒是明白個什麼勁?
  「蘇某已經深刻明白了陶姑娘與樓主的關係。」蘇鳴秋以淡淡語調拂走她內心的存疑。
  「你明白就好……」他說明白那就明白吧。
  她也不好直言是她爺爺早前突然得病,還病得好重,病重期間一直迷迷糊糊地嚷著自個兒弄丟了當年送給奶奶的定情信物,而她,在幾番探查之下,總算問出了東西就是被這座聆風樓的樓主所偷走。
  她也不是說想要詛咒爺爺會有個萬一,她只是從小就跟爺爺感情太好,好到不忍心爺爺對信物一直心心念念,想念到病重昏迷都幾乎整日呢喃不得安穩,她才決定跑到金烏城來,親自跟聆風樓樓主取回東西。
  「明白是一回事,事實又是另一回事。正如先前所言,既然樓主不在,不如陶姑娘先行回家?等樓主回來,我再讓人捎信過去陶家告知?」
  「回家?」陶月嬌好似聽見什麼古怪言辭那般驚訝抬頭與他對視,「你知道這裡離靈洲有多遠嗎?」
  「知道,乘坐馬車的話,約莫需要一個多月的路程。」
  「既然你知道我一來一回需要差不多三個月的時間,那你還叫我回家?」
  萬一她走到半路,或是她已經回到家了那個渾蛋樓主才回來,等她再趕過來,那中間豈不是留有一大段方便他偷溜跑路的時間?
  她有點懷疑這個蘇管事到底還是自己人連成一氣,感情他拿她當傻子?
  「你們樓主什麼時候回來?」
  「蘇某不知。」
  「你怎麼一問三不知呀?」
  「妳出門的時候會特地跟妳家養的狗囉嗦叨唸妳今天何時要去哪,接下來又去哪,之後又去哪嗎?」蘇鳴秋依舊眼神淡淡地掃過那張不滿嬌顏。
  「是、是不會……」
  狗繞著自己轉跟自己快樂吠叫不同,閒著沒事跟狗說話交代這、交代那,怕不是個神經病。
  「等等。」她還是覺得不對,「你怎麼把人說成狗?」
  「那不是重點,我只是隨便搬個比喻。」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們樓主怎麼可能貿貿然跑掉把所有事情都丟下不管,他跑了,你們要怎麼辦?」
  她的意思是她仍是不相信樓主連聲交代都不曾就突然失蹤,哪怕不說自己去了哪裡,可他要去多久,多久會回來,他總會說的吧?
  「那麼,陶姑娘認為,樓主不在,我們這裡會有多少人會因為此事而受到影響,從而心情頹廢,無心正業,形同廢人?」
  「呃……似乎,並沒有?」
  雖說看熱鬧的酒樓下人很多,但大夥兒不是擦桌的擦桌、抹地的抹地,就連那些才剛來上工的樂師、舞姬、歌姬,無一不是在為準備表演而各自做著各種準備。
  「聆風樓裡的人都不是三歲奶娃,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工作和任務,不會因為樓主不在或是不知樓主行蹤就因此慌了手腳。樓主也有他的自由,不必每每要去哪處都向我們一一匯報。」
  「我、我……」好啦,她知道樓主很自由,也沒有刻意貶低大夥兒都是幼齡奶娃娃,她也知道繼續糾纏在這件事情上是如何也不會有結果的……
  「若陶姑娘不願離開金烏城返家,不如先在城中找間客棧安頓下來,等到樓主回來,我必會派人去告知姑娘,而且決不食言。」別說他趕她,念在她一個年輕姑娘帶著兩個護衛大老遠跑過來的分上,他給了她另一個選擇。
  「我……」她想拒絕。
  她知道他是在趕她,哪怕他的話說得再好聽,他還是在趕她。
  但他這麼做很正確,畢竟,他沒有留下她的必要,況且接下來酒樓還要開門營業,哪怕她再糾纏著不願離開,他也不會縱容她的任性。
  她只是覺得好不甘心,她大老遠跑來,決不能在此時被人打退堂鼓。
  於是,她在重整了一下心緒之後就恢復成之前那個略顯嬌蠻惡霸的大小姐模樣,看著蘇鳴秋,對他說道:「我要在這裡住下!你們這裡有客房對吧?」
  「的確是有。」客房客院他們這裡多的是。
  「那我就住在這裡,等你們樓主回來就能馬上找到他。」
  「陶姑娘。」她的好盤算,使蘇鳴秋禁不住微微蹙起了眉頭,「妳有打聽過在聆風樓要花費的銀兩嗎?」
  他們這裡不比一般客棧、酒館,雖然食宿、飲酒、喝茶的所需費用都沒有標到天價,但也不便宜就對了。
  因此,她的異想天開,他並不推薦。
  「不就是要銀兩嗎?給你!」
  陶月嬌在揚手間就丟出一樣東西,而蘇鳴秋不得不伸手接住,只因若他不出手,那玩意就會狠狠砸在他的臉。
  「姓蘇的,你聽好了,像你手上那袋金葉子,本姑娘還帶著很多很多,你是趕不走我的!」
  他已經看到了她扔給他的是一個有他手掌大小的銀兩袋,而裡面裝著的是幾乎要把銀兩袋塞爆的一整袋金葉子。
  光是這整整一大袋金葉子就足夠她跟她的兩名護衛在聆風樓裡吃香喝辣直到明年。
  所以這回他不攔她了,只是一手拍在探頭過來想看金葉子的小二的腦袋,用不疾不徐,也不見半點波瀾起伏的淡嗓開口說道:「阿貴,帶陶姑娘和她的護衛去辰曦院住下。」
  「是、是!三位貴客,這邊請、這邊請。」
  眼見下屬正一臉熱絡地將三尊超出份量的燙手山芋請往客院,蘇鳴秋本想回頭讓眾人散伙去各忙各的。
  然而,就在陶月嬌與他擦身而過的瞬間,就在他不經意地嗅聞到她身上那股淡淡幽幽的香氣,也是略含乳臭未乾的氣味之時,他忍不住在心中狐疑暗嘆,樓主什麼時候換口味了?還是這麼稚嫩寡淡的口味?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