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睡了總裁難脫身
【6.2折】睡了總裁難脫身

十七歲那年,徐靜池誤收蘇澤衍給的情書, 以為暗戀的蘇澤衍喜歡她,卻鬧了個大笑話。 很多年後再重逢,徐靜池不再喜歡這男人, 可這男人卻纏上她,還假好心的要教她追男人, 只是教著教著,竟然把她教上床,滾了一整夜。 徐靜池打死不承認她還喜歡蘇澤衍,她早不喜歡他了, 只不過是睡錯男人上錯了床罷了。誰知,蘇澤衍竟翻臉, 直接撂話,睡了他還想脫身?這輩子不可能, 下輩子也不用想!看著眼前這位霸氣全開的大男人, 怎麼看都像個無賴流氓,還三天兩頭就爬上她的床。 徐靜池不覺腰疼地想,她什麼男人看不上, 怎麼就看上了這隻大色痞呢?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夜煒
出版日期:
2020/08/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床債婚還
NT$118
銷量:8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118
銷量:4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118
銷量:8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118
銷量:8
想了七年的初夜
NT$118
銷量:30
總裁,夫人要跟你離婚
NT$118
銷量:32
總裁被甩不認帳
NT$118
銷量:32
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NT$118
銷量:28
拐個夫君生娃娃
NT$118
銷量:20
睡了總裁難脫身
NT$118
銷量:41
床夫求包養
NT$118
銷量:46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NT$118
銷量:55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61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56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49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63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22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118
銷量:79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118
銷量:68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67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6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3

她的一頻一笑,他想著戀著,恨不得直接坑拐上床;
他的溫柔體貼,她躲著避著,還是逃不過一夜折騰。


十七歲那年,徐靜池誤收蘇澤衍給的情書, 以為暗戀的蘇澤衍喜歡她,
卻鬧了個大笑話。 很多年後再重逢,徐靜池不再喜歡這男人,
可這男人卻纏上她,還假好心的要教她追男人, 只是教著教著,
竟然把她教上床,滾了一整夜。
徐靜池打死不承認她還喜歡蘇澤衍,她早不喜歡他了,
只不過是睡錯男人上錯了床罷了。誰知,蘇澤衍竟翻臉,
直接撂話,睡了他還想脫身?這輩子不可能, 下輩子也不用想!
看著眼前這位霸氣全開的大男人, 怎麼看都像個無賴流氓,
還三天兩頭就爬上她的床。 徐靜池不覺腰疼地想,
她什麼男人看不上, 怎麼就看上了這隻大色痞呢?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位於老街的南邊,一個老字號大小的牌匾寫著大福餐館幾個字。
  餐館一共兩層,大廳跟二樓包廂加起來,正好三十六張桌子。飯館不算小,在這條街經營了幾十年,製作傳統與家常菜的味道,歷經徐家三代,一直被遠近食客津津樂道。
  下午六點,大福餐館的後廚已進入一天當中最忙碌的時候。
  廚房主廚位的爐灶,爐火燒得呼啦作響,灶前站著一位二十來歲的女子,一頭長髮完全整齊收攏在廚師帽內,身穿一件看起來有些舊,卻十分整潔的白色廚師服,身前戴著大福餐館字樣的深紅色的圍裙。
  她個子高,體型看著有些壯實,看起來是個能做粗重的身材,修長並帶著些肉感的雙手,正無比嫺熟顛勺,鍋內火紅的油火捲著雞丁與料頭不斷翻滾。
  火光照在她略顯圓潤的鵝蛋臉上,沒有經過修理的長眉下,一雙眼睛專注得比火更熾熱明亮,高高的鼻樑下罩著透明的廚師口罩,紅唇飽滿。
  這位女廚師,正是……
  「大池!」此時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對,她叫徐靜池,今年二十五歲,是大福餐館的第三任主廚。
  她還有個雙胞胎妹妹叫徐靜雯,因為是異卵的關係,她跟妹妹長得並不像。
  妹妹比她長得好看,成績比她好,在學校就是朵校花,而她差點沒成為笑話。
  原因是高三那年,她誤把校草蘇澤衍寫給妹妹的情書,當成寫給自己的去赴了約,鬧出令人笑掉大牙的烏龍。
  大概是姊妹倆懸殊太大,所以大家平時叫妹妹,小雯,而叫她,大池。
  小雯從小喜歡讀書畫畫,高中畢業輕鬆考入重點大學,畢業後通過層層考核,進了知名外貿公司海瑞集團,成為一名在辦公大樓上班的白領。
  而她從小看書就犯睏,就喜歡進廚房跟爺爺或爸爸學做菜,後來勉強上了一所普通大學,畢業之後毫無懸念繼承父親的衣缽,在自家餐館掌勺。
  「徐大池。」又一聲叫喚之後,媽媽帶著一位六十歲左右的大叔走進廚房,嘴裡還說著,「大池做菜再好吃也是靠大家捧場,你有什麼找她說就是……大池妳來一下!」
  「來了。」徐靜池將手頭的菜裝盤,傳喚一聲,「紅糟回鍋肉。」
  等廚房傳菜員的將菜端走,她將爐火關掉走了出去。
  「媽,什麼事?」
  「是劉伯伯有事找妳。」
  徐靜池猜到是什麼,看向劉伯伯就問:「是伯母想吃什麼嗎?」
  劉伯伯有些不好意思,「對,我那個老伴不是生病了嘛,醫生讓她少吃肉,但她無肉不歡,我實在沒辦法,就想麻煩妳再給她做一次上次的豬肉料理。」
  徐媽問:「醫生說不能吃肉,還能吃豬肉?」
  劉伯伯擺手,「不是真的豬肉,是大池用香芋跟素雞做的,味道跟真的豬肉很相似。」
  徐靜池微微一笑,「除了香芋排我再做幾道別的素食,要是伯母愛吃,你明天早點過來店裡跟我說,這樣就不會耽誤伯母的晚餐時間。」
  「那太謝謝妳了大池。」
  「不客氣。」
  徐媽也笑著說:「是啊,不用客氣,改天我們過去看一下嫂子,她應該好點了吧?」
  她一邊問候一邊將劉伯伯請出去,到了門口想起了什麼回頭交代徐靜池,「對了,大池,妳妹說明天她上司會來家裡吃午餐,讓妳幫她準備一下。」
  徐靜池有點意外,她妹妹性格比較冷,如果不是家裡人問起,幾乎從不主動說她工作上的事,可現在居然主動說請上司來家裡吃飯,難不成又要升職了嗎?
  那她是該好好做一頓飯招待這個上司。
 
  ◎             ◎             ◎
 
  次日早上九點。
  結束早上廚房採購的徐靜池,抽著兩大袋食材回到家,朝樓上喊:「小雯,妳起床沒?」
  樓上毫無動靜。
  她將東西拿到廚房歸置好,上樓,扭開妹妹的房門,果然床上還有個捲著被子在睡大覺的人,而室內冷得讓她起一身雞皮疙瘩。
  「冷氣開十六度是想怎樣?」她進房間翻到遙控器直接將空調關掉,「徐靜雯,妳上司要來吃飯,妳至少得起來告訴我他愛吃什麼,不吃什麼吧?」
  床上的人動也不動。
  徐靜池扯了一下她的被子,「那他大概幾點來,妳不用起來準備一下嗎?」
  床上的人依舊不回應。
  徐大池鄙視地挑眉道:「看來,妳是想從下週開始自己做飯吃了。」
  這話剛說完,被子裡的人一把坐起來,頂著一頭凌亂的長髮,目光呆滯瞪著她,「按妳的口味他就一定喜歡,還有他知道我們家在哪不用接送,再來,他大概中午會到……」說完,雙手揪著被子往後重新倒回床上,繼續睡。
  看著平時加班像個工作狂,沒有工作就像生活不能自理的妹妹,徐靜池揪很想揪住她衣襟提起來揍一頓,但想想終歸是自己妹妹,就放過她了。
  因為妹妹上司要來吃飯,爸媽沒到中午就回家等候,還換了一身整齊的新衣服。
  全家除了妹妹不上心,其他人都全員準備迎接貴客,實力驗證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戲碼。
 
  ◎             ◎             ◎
 
  臨近中午,正在廚房做菜的徐靜池,突然聽到客廳傳來媽媽驚喜的笑聲,「啊?原來是你這臭小子,居然還敢跟小雯聯合起來裝神秘!」
  臭小子?難道來的不是小雯的上司嗎?
  怎麼爸媽像是迎接多年不見的兒子?
  還是說,小雯的上司還沒來,是哪個親戚突然登門拜訪?
  徐靜池戴上隔熱手套,將清蒸石斑魚從電鍋裡端出來。
  接著就聽到媽媽喜出望外的聲音喊她,「大池,妳快出來,看是誰回來了!」
  「來了。」
  家裡的親戚父母走得蠻勤的,徐靜池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能新鮮得讓媽媽這麼高興。
  她順道端了魚從廚房走出來。
  剛跨出廚房抬眼一瞧,腳步不由就頓住。
  客廳裡除了她爸媽,還站著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身上很簡單地穿著一件米白的棉質襯衫,下身一條九分黑色長褲,筆挺的腿又長又直。
  在她看過去的時候,他也正好在看她。
  長眉如墨,一雙內雙眼皮的眼睛很好看,尤其那透徹的眼神看著堅定又睿智,鼻樑是令人羨慕的高挺,而且作為一個男人,他的唇形好看得有點過分。
  尤其在她父母面前顯得謙遜,在見到她之後,就挑起好看的眉,慢慢扯起嘴角,然後笑出一口白白的牙齒。
  看她還沒反應過來,他抬起一隻手打招呼,「嘿,徐大池,好久不見。」
  徐大池三個字從他嘴裡說出,她嘴角立刻抽了一下,也回他一句,「嘿,蘇澤衍,好久不見。」
  然後,面無表情端著清蒸石斑魚繼續往餐桌上放。
  「妳這是什麼反應?」媽媽對她過於平淡的反應不大滿意,「有點禮貌好不好?」
  「哦。」她放好了魚,再回頭跟蘇澤衍這張好看的臉,又確實不知道說什麼,所以抬起一隻手對他晃了晃,「你好,歡迎光臨。」
  媽媽被氣笑了,「什麼你好歡迎光臨,你們不是好朋友嗎?」
  朋友?之前她說,妹妹在學校是校花,而她差點成了笑話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校草蘇澤衍,她就是把他寫給妹妹的情書錯當成寫給自己,在人前鬧了大笑話。
  但拋開這件事,她跟他算起來還是青梅竹馬那類。
  他們的父母是認識很久的朋友,兩家人平時沒事一小聚,過節一大聚的是常態。
  她跟妹妹還有他三人同年出生,但因為她從小就會做飯,在兩家大人忙的時候,她經常給妹妹還有他做飯吃,這小子那時吃得還不少,經常舉著碗跟她說「大池再給我盛一碗飯」。
  這麼一想,她跟她不僅是朋友,還有點餵養大蘇澤衍的功勞。
  不過,蘇澤衍高中畢業,蘇家人就移民去了澳洲,兩家人的聯絡,通常是媽媽之間的視訊聊天。沒想到七年之後,蘇澤衍被調回海瑞公司當區域負責人,還成了妹妹的上司。
  所以此刻,他又跟以前一樣出現在她們家的飯桌旁,跟她爸媽有說有笑。
  還理所當然地把吃完飯的碗遞給她說:「大池,再給我一碗飯。」
  時隔那麼多年,這使喚她的習慣倒是一點沒變啊,她斜睨過去。
  他卻將碗遞得更近一點,笑容可掬地說:「妳做的菜比以前更好吃,妳都不知道我連作夢都想吃妳做的菜。」
  呵,徐靜池皮笑肉不笑的,起身給他去盛飯。
  回到桌旁,就聽到媽媽說到了,「現在還住在飯店?」
  「這次調動有點突然,還沒來得及準備。」蘇澤衍回答了媽媽的話,接過她遞去的碗,還笑嘻嘻地說:「謝謝徐大廚親自給我盛飯。」
  少諂媚了,她不吃他這一套,徐靜池坐下來繼續吃飯。
  爸爸這候說道:「飯店住著肯定不方便,都沒辦法自己做飯。」
  廚師通常最關心的就是能不能吃上飯的問題。
  妹妹漫不經心地提醒,「他住的是五星級飯店,隨時能叫人送飯。」
  「再怎樣,能有家裡吃住放心嗎?」媽媽說。
  父母的想法是,不管在哪裡,哪怕吃山珍海味,那都不如在家裡吃的踏實。
  媽媽繼續說:「老這樣不行,澤衍你也別找房子了,就來我們家住,反正有房間,而且從家裡去你們公司上班很方便。」
  蘇衍客氣道:「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了?」
  「不麻煩,小雯也是這樣每天去公司,就這麼定了,你說好不好,孩子的爸?」媽媽就這麼定了才回頭問爸爸,非常誠意不足。
  但這種事爸爸向來都聽媽媽的,何況他也很贊同蘇澤衍住下來,「住在一起可以相互照顧,澤衍要是不嫌棄的話,儘管搬過來住。」
  「怎麼會嫌棄?」蘇澤衍受寵若驚,「我感激還來不及,謝謝叔叔阿姨。」
  妹妹咀嚼著嘴裡的食物,看在那團聚的一家三口涼涼地說道:「你們都不用問我跟徐靜池同不同意嗎?」
  「妳有什麼好不同意的?」媽媽立刻反擊,「妳在這個家裡,除了吃飯之外有什麼貢獻嗎,甚至妳連起床都還是我們叫的。」
  妹妹完敗,舉手投降,低頭吃飯。
  媽媽說贏了一個,又看向徐靜池,「至於妳……」
  「我不敢有意見。」徐靜池可不想進入這種戰況當中。
  媽媽卻說:「妳可以有意見。」
  居然還能有她們有意見的一天?徐靜池可不太相信。
  果然媽媽微微一笑,跟她說:「但妳餵養妳妹這個豬也是餵,再多一個……」
  誒?好像有什麼不對哦?
  飯桌上一陣安靜。
  媽媽看向蘇澤衍。
  蘇澤衍很上道就把話接過去,「一樣要餵,再多我這頭豬也沒差,大池妳就乾脆就一起餵了算了。」
  他說完,媽媽大笑,「我就是這個意思,我就是這個意思。」
  也難怪媽媽喜歡蘇澤衍,家裡雖然有兩個女兒,但她比較像爸爸,話少的時候比較多。至於妹妹,要嘛一直不開口,要嘛一開口就噎死人。
  所以,蘇澤衍這次也難逃媽媽的偏愛,就這樣被半推半就著住了下來。
  其實蘇澤衍住不住家裡,對她徐靜池而言沒什麼關係。
  畢竟他們確實認識很久。
  至於烏龍情書的事,一開始她確實尷尬到不想再見他,但事情已經過去七八年,現在還計較的話才奇怪吧?
  再說,確實跟媽媽說的一樣,反正她要給妹妹準備吃的,再多他一個也不麻煩。
  不過接下來蠻長時間,蘇澤衍都沒有麻煩到她。
  因為剛回國任職比較忙,他經常加班,並且除了他忙之外,還連帶著妹妹跟著加班的次數也多起來。有時候妹妹回家了,但蘇澤衍需要應酬,總要很晚才回到家,甚至有時候她都睡了,但他還沒回來。
  所以,這段時間她跟他的交集並不多,他根本沒造成她什麼麻煩。
 
  ◎             ◎             ◎
 
  其實,徐靜池之所以接管餐館的主廚工作,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爸爸因常年掌勺,患上了手腕關節綜合症,提重物,砍硬骨頭,長時間的下廚,都會讓他手腕疼痛。去年年初做的手術雖然恢復得不錯,但全家人還是希望他不要太過勞累。
  接管廚房雖然有點累人,但因為廚房除了傳菜員偶有變動,其他都是有很多年交情的熟人,工作跟日常相處都很默契。
  當然,即便如此,餐館生意爆滿的時候,還是會累。
  比如週五的晚上。
  廚房的火三個小時沒有斷過。
  過了高峰期已是晚八點之後,徐靜池說:「于叔,後面我跟滿哥來就好,你先回去休息。」
  于叔,比她爸爸小兩歲,當年在爺爺的廚房當打雜的,如今掌勺已經二三十年了。
  滿哥今年三十六歲,是跟著爸爸學的廚藝,今年是他在餐館的第十個年頭。
  于叔回去之後,廚房也逐漸空閒下來,大家開始收拾各自負責的區域,剩下最後幾桌還在用餐的客人,就留給了上晚班的人收拾。
  十點過後,徐靜池從餐館出來。
  酷暑消散的大街,流連著夜晚不肯回家的人群,顯得散漫又喧囂。
  幾個穿著制服,手裡拿著奶茶跟熱狗的學生從她面前走過,徐靜池滿是菜譜的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個畫面。
  很多年前放學的傍晚,她跟幾個要好女同學,一邊喝著奶茶一邊圍著在等老闆炸熱狗。
  她好不容易等到的熱狗,才美美吃了一口,蘇澤衍出其不意地抓著她的手腕,把她剩下的咬掉一半,嘴裡還說著,「不是讓妳別刷那麼多醬,都有點鹹了。」
  說完拿走她的奶茶,毫無男女避諱就喝。
  這類場景屢見不鮮。
  所以會有同學問她,「大池,蘇澤衍是不是喜歡妳?」
  她聽了心裡有莫名其妙的甜,但嘴裡卻說:「沒有,因為我經常給他還有我妹做飯,他習慣了而已。」
  然後她們又會說:「那他怎麼從不搶妳妹的東西吃?」
  當時她回答不上來,所以覺得也許她在蘇澤衍的眼裡真的是特別的。
  尤其,以前還有喜歡他的女生專門送他奶茶喝,但蘇澤衍總笑著說:「妳留著自己喝,我喝大池的就可以。」
  當然他又會私底下跟她說:「我搶妳的東西吃,是為了我們好,因為妳再吃我都載不動妳了,徐大池!」
  但他又經常要載她回家,但又每次都取笑她,「徐大池,妳今天是不是又重了?」
  他經常說:「徐大池……」
  徐大池、徐大池……
  一開始她說,是因為她跟漂亮的妹妹太不一樣,所以大家就習慣這麼叫她,現在想來,徐大池這個稱呼,就是從蘇澤衍的嘴裡一遍一遍地唸起。
  因為他叫得多了,大家也跟著這麼叫,以至於,後來他離開了,大家卻已經習慣了這麼叫她……
 
  ◎             ◎             ◎
 
  奇怪,今天莫名其妙一直想到過去的蘇澤衍,徐靜池甩了甩頭,拿出鑰匙打開家門。
  時間已經很晚了,她放輕腳步上樓。
  二樓客廳的燈光,又讓她腳步停了下來。
  此時,妹妹跟蘇澤衍兩人,正面對面坐在長桌旁,兩人面前放著筆記型電腦。
  徐靜雯手指飛快敲擊鍵盤,嘴裡說著,「你這合約上面的利潤幾乎為零,就算你能搶在華榮面前拿下沈氏集團的單子,我們公司那些老股東能讓你這麼接嗎?」
  蘇澤衍在認真翻閱紙質文件,他頭也不抬地說:「這個合約關鍵在售後,看著一兩年之內利益不大,但等到他們換配件的時候,利潤能讓那些老古董笑掉大牙。」
  徐靜雯嘲諷,「笑掉大牙……出國沒幾年,中文退步倒是不少。」
  「有什麼不對嗎?笑得太厲害大牙都掉了……不過可能只有張董不會這樣。」
  「為什麼?」
  「因為……」
  「我知道!」徐靜雯翻了一個白眼,「張董是假牙。」
  一向高冷的徐靜雯沒忍住,笑了,「你一個執行長,這樣說你的衣食父母真的好嗎?」
  「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別說這個案子,光是能跟沈氏集團合作他們都得高興上很長一段時間……」蘇澤衍將手裡的文件遞給徐靜雯,「妳就照這個來改。」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徐靜池。
  不知怎麼的,徐靜池下意識地要躲。
  「徐大池!」蘇澤衍對她露出大大的笑容,「今天怎麼這麼晚?」
  「哦,今天店裡比較忙。」徐靜池慢吞吞說完,再慢吞吞路過客廳回自己房間。
  徐靜雯回頭看她,「媽跟爸又非要守到關門?」
  「對啊。」這是父母多年的習慣,徐靜池快走到房間的時候回頭問:「你們需不需要宵夜?」
  徐靜雯說:「剛才蘇澤衍就在說餓……」
  「我現在不餓。」蘇澤衍對徐靜池擺了擺手,「妳去洗澡休息吧。」
  徐靜雯看了他片刻,沒說其他,繼續工作。
  徐靜池也沒多想,轉身又往樓下走。
  蘇澤衍立刻起身跟過來,「妳別聽小雯瞎說,我不餓。」
  「你們繼續工作吧,馬上就好。」徐靜池已經走下樓。
  蘇澤衍亦步亦趨,「真不用做了……」
  「上次滷的大腸還有,要不要吃海鮮麵?」徐靜池淡淡地問。
  蘇澤衍原本抗議的聲音一下就噎住,離開臺灣那麼多年,他很懷念傳統的一些美食,可回來之後,即便市面的美食琳琅滿目,但卻很少吃到傳統的口味。
  但徐大池的做食物,總能滿足他任何味蕾需求。
  所以,就算他想放徐大池回去休息,但肚子很沒出息地咕咕叫了出來,想吃。
  徐靜池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他立刻換上衣服討好的笑臉,一路給她按捏肩膀,「其實我也不想讓妳這麼累,但妳做的東西實在太好吃了,我吃一輩子都不會覺得膩。」
  「少諂媚,回去繼續工作。」
  「我要休息一下。」他一路跟她進了廚房,「我可以幫妳,需要我給妳做點什麼?」
  徐靜池拿出麵,幽幽說了一句,「需要你給我離遠點。」
  他哈地一笑卻湊得更近,用肩膀撞了一下她的肩膀,「我幫妳煮水下麵。」說著他已經自發去拿鍋子盛水。
  她突然想起小時候,他也經常幫她洗鍋切菜什麼的,頓時就給他弄得沒了脾氣,「你不忙嗎?」
  「民以食為天,妳負責給我弄吃的,妳就是我的天,我當然得以妳為先了。」
  「少貧嘴。」等他把鍋子放回瓦斯爐上,她接過活說:「你去工作,做好我再叫你們。」
  蘇澤衍一下將她肩膀扳回來,讓她面朝他,「為什麼一直趕我走?」
  「我要趕你走,你還是能在我們家住得這麼理所當然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妳……都不跟我好了。」
  什麼意思?徐靜池一臉問號。
  蘇澤衍說:「妳都不怎麼愛跟我說話了。」
  有嗎?徐靜池想了想。
  確實,她平時都跟鍋碗瓢盆打交道,也沒什麼事情跟他分享。
  她也不像他跟她妹有明確的奮鬥目標,所以沒有什麼理想跟人生可以跟他們一起聊。
  這麼一想,她瞬間明白了,當初蘇澤衍為什麼要給她妹寫情書。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同一類人。
  同有出色的外表,同是超級學霸,同是有理想與目標就會為之奮鬥的精英。
  瞬間,徐靜池也想明白了一件事了。
  蘇澤衍之所以會答應來她家住,肯定因為心裡還喜歡著她妹,想花更多跟她在一起的時間,不是有句話說嘛,近水樓臺先得月。
  「妳為什麼這麼看著我?」蘇澤衍被她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徐靜池目光緩慢地眨動了幾下,說道:「我在想。」
  「想什麼?」
  「跟你有什麼話說。」
  「然後呢?」
  「然後想了半天發現,我跟你無話可說。」
  「徐大池!妳太過分了吧?」
  蘇澤衍看她並不想搭理自己,只是低頭專注開始做吃的,他吐了一口氣,沒好氣地問她,「小雯跟我說,妳有喜歡的人了?」
  徐靜池的動作一停,想了想,她點頭,「哦,我有喜歡的人了,叫韓向東。」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