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6.2折】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傅冠眼中的徐秘書像個女戰士,嚴肅正經, 她發脾氣、發瘋,他都不怕,就怕她哭。 女人嫁豪門就怕被當生子工具, 他不但被徐秘書當成工具人,生兒子他的錯, 生不了女兒更是他的錯,老嫌他只會在床上折騰人。 傅冠不懂,他不花心,只擔心徐秘書不亂花他的錢, 外頭大把女人哈他這位腿長腰好又持久的總裁, 徐秘書竟敢懷了他的女兒後,大鬧離家出走。 更鬧心的是,兩隻被偷養著的豬仔撲滿落入眼底, 他火大地痛宰,徐秘書卻哭著說那是養給女兒的嫁妝, 看著一地銅板,他的小心肝顫了兩顫,太鬧心了。 總裁:「女兒結婚時,嫁妝老公給!」 徐秘書:「誰知道那時你還是不是我老公!」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0/08/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床債婚還
NT$118
銷量:8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118
銷量:4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118
銷量:8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118
銷量:8
想了七年的初夜
NT$118
銷量:30
總裁,夫人要跟你離婚
NT$118
銷量:32
總裁被甩不認帳
NT$118
銷量:32
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NT$118
銷量:28
拐個夫君生娃娃
NT$118
銷量:20
睡了總裁難脫身
NT$118
銷量:41
床夫求包養
NT$118
銷量:46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NT$118
銷量:55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61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56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49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63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22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118
銷量:79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118
銷量:68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67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6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3

因為被愛著,矯情嬌氣的她,斬了他的桃花;
怕她偷離家,硬派總裁的他,哄她上床拾收。


傅冠眼中的徐秘書像個女戰士,嚴肅正經,
她發脾氣、發瘋,他都不怕,就怕她哭。
女人嫁豪門就怕被當生子工具, 他不但被徐秘書當成工具人,
生兒子他的錯, 生不了女兒更是他的錯,
老嫌他只會在床上折騰人。 傅冠不懂,他不花心,
只擔心徐秘書不亂花他的錢,
外頭大把女人哈他這位腿長腰好又持久的總裁,
徐秘書竟敢懷了他的女兒後,大鬧離家出走。
更鬧心的是,兩隻被偷養著的豬仔撲滿落入眼底,
他火大地痛宰,徐秘書卻哭著說那是養給女兒的嫁妝,
看著一地銅板,他的小心肝顫了兩顫,太鬧心了。
總裁:「女兒結婚時,嫁妝老公給!」
徐秘書:「誰知道那時你還是不是我老公!」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星期六早上,徐柔汐在林阿姨的幫助下,做了一個寶寶餐給傅辭吃,三歲的傅辭濃眉大眼,小臉蛋白皙透著健康的紅潤,任誰看到都會很喜歡。
  「小辭,這是媽媽給你做的哦,你吃吃看,好不好吃?」徐柔汐笑著說。
  傅辭那張臉有六分像傅冠,眨了眨長長的睫毛,奶聲奶氣地說:「哦。」
  「你吃呀。」徐柔汐眼裡閃爍著調皮的光芒。
  傅辭吞了吞口水,拿著湯匙吃了一口上面有胡蘿蔔的蒸蛋,神色非常的嚴肅,他低下頭默默地吃起了媽媽的愛心寶寶餐。
  徐柔汐看他不哭不吵的樣子,嘆了一口氣,兒子真的是太懂事了,懂事到她特意放了他最討厭吃的胡蘿蔔,他也不生氣,小小年紀已有大將之風,忍辱負重地吃了下去。
  她承認,她有惡作劇的心思,誰讓兒子昨天拒絕了她想幫他洗澡的建議呢,她是他媽啊,他害羞地不要她,只要傅冠給他洗澡,她做媽的很不爽。
  當然,不爽歸不爽,也就是把兒子不喜歡吃的胡蘿蔔給他吃,雖然他不喜歡,但胡蘿蔔很有營養,對小朋友很好的。
  吃完了寶寶餐的兒子臭著小臉,徐柔汐昨天被拒絕的不爽散了,開心地親了親兒子,兒子小手推著她,「媽媽,我是男生,妳不要隨便親我!」
  「誰教你的,我是你媽!」徐柔汐雙手將他的頭髮揉亂。
  「爸爸說的。」
  徐柔汐咬牙切齒,傅冠這個王八蛋,就知道挑撥她和兒子之間的關係。
  「太太,我帶小辭去上課了。」林阿姨走了出來,看著他們母子之間的互動,眉眼盡是笑意,傅辭小小的年紀,特別的聰明,跟先生的關係很好。
  先生教他的,他都聽,當然在她看來,先生大體上教的都沒什麼問題,除了在太太身上,有些話就顯得有趣。
  例如,先生說,傅辭是男生,不能黏著太太,更不能隨便撒嬌要抱抱等等。林阿姨覺得,每一個小孩在這個年紀時,向父母索愛是很正常的,可先生似乎有意要傅辭獨立,她一個旁觀者就不好說什麼了。
  徐柔汐點點頭,「路上注意安全。」
  看著林阿姨帶著兒子離開了,徐柔汐去了書房,敲了兩下,裡面傳來傅冠的聲音,「進來。」
  她陰著臉走了進去,「我要出門了。」
  傅冠點點頭,「嗯,去吧。」
  徐柔汐走到他面前,熟練地攤手,話都不說,傅冠挑眉,「跟陳竺去哪裡逛街?」
  「百貨公司。」
  「那麼妳可以刷卡。」他說。
  「但我晚上想去逛一逛夜市。」
  他沒說話地給了她兩千元,「門禁十點,快好的時候跟我說,我去接妳。」
  徐柔汐早已習慣他的摳門,這個小氣的男人,「知道了!」
  「夜市的食物不要吃太多了,沒營養。」
  「要你管!」她做了一個鬼臉。
  「嗯,吃的食物沒營養,妳的女兒夢很難實現了。」他垂眸看著文件,慢吞吞地說。
  徐柔汐一下子火了,說到這個,她就生氣,很生氣,她輕盈地跳到他的腿上,「傅冠,你真的是太沒用了,別說女兒了,你連讓我懷孕都懷不上!」要不是他們的身體檢查報告上顯示他們的身體都不錯,她都要懷疑他是不是使壞。
  傅冠一手扶住她的腰,免得她掉下去,淡定地說:「妳自己生不出來,我也沒辦法。」
  「生孩子不是靠你嗎?還靠我?」她火大地說。
  「可能是我們做得太少了。」他摸了摸下巴,認真地說:「妳每次都算準時間做愛,很多事情不能用科學去解釋。」
  「呸,一個月三十天,除了來月事之外,我們做的還少?你就是很沒用,超級沒用!」徐柔汐一邊說,一邊咬他的肩膀。可能是真的前面太順利了,生了兒子之後,她的好孕氣都沒了,不管用什麼辦法,都懷不上。
  傅冠聽著她的抱怨,沒說話,她小口小口地咬著他肩膀,結果他肩膀硬邦邦的,咬得她牙疼,「我們去做小孩好了!」每一次看到他和兒子父子倆開心的樣子,她的心裡就難受,明明兒子是她生的,卻不跟她親近,為什麼?
  他在她的腰上輕掐了一下,「作夢!」只要一想到取精子的過程,他的臉就全黑了。
  「那你自己說,生不出一個女兒,我要你幹什麼!」他肩膀咬不動,她索性去咬他的手。
  虎口被她狠狠咬了一口,傅冠依樣畫葫蘆地拉著她的手也咬了一口,不同於她真的用牙齒咬他,他是輕咬一口,舔了舔她滑嫩的肌膚,她啊的一聲甩開他的手,氣鼓鼓地說:「變態!」
  「女兒會有的,急什麼。」
  她覺得自從跟傅冠結婚之後,她的生活變得特別的艱難,她想要孩子,終於懷上了,生下的兒子卻不愛跟她親暱,而他呢,一點用也沒有,甚至還不許她說離婚的事。
  「傅冠,我要是沒女兒,我就跟你離婚。」她恨恨地說。
  傅冠突然鋒利地盯著她,他是最討厭她老打著想離婚的主意。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說要離婚的事了,今天怎麼又說起來了?他懷疑地看著她,「妳……」
  她突然從他的膝蓋上跳了下來,「要遲到了,我出門了!」
  傅冠撐著下顎,認真地想著,她要是不聽話了,那他就在床上好好教訓她。
 
  ◎             ◎             ◎
 
  徐柔汐今天確實不是心血來潮提起離婚這件事,她以前想要一個孩子,但她現在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一個跟自己親的孩子。
  傅辭不跟她親近,一點也不可愛,何況兒子長大了就是別人家的,要老婆不要媽,她想要一個貼心的女兒。陳竺前兩年結婚生了一個女兒小可樂,真的是太可愛了,她每次見到小可樂,她的心都要融化了。
  也因此,她對傅冠非常的非常的不滿,傅辭跟他一樣,專門來氣她。
  今天要見陳竺,徐柔汐想到小可樂肥嘟嘟的小肉臉,心裡的不滿也暫時褪去了些,她坐在咖啡廳等著,陳竺匆匆地從外面走了進來,「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徐柔汐期待地目光將陳竺前前後後看了一遍,「小可樂呢?」
  「在我婆婆那裡。」陳竺坐了下來,「難得我們出來玩,就不要帶小孩了。」
  徐柔汐的臉不由自主地垮了下來,其實她更想見小可樂,遠遠勝於要見陳竺。
  陳竺瞄了她一眼,「怎麼了?」
  「我想小可樂了。」
  「哈哈哈,我女兒可愛吧。」陳竺得意笑著。
  徐柔汐幽怨地看著她,「當然可愛啊!」
  「他們說小可樂和我一個模子印的,妳想小可樂,妳看我呀。」陳竺笑得很欠揍。
  「呵,就妳的肉餅臉怎麼能跟小可樂比!」徐柔汐心情不好地切了一聲。
  陳竺翻了一個白眼,「行,妳美,妳最美,對了,妳都不把妳兒子帶出來?」
  「他去上課了。」
  「豪門貴公子真的是很辛苦,年紀小小就要學這個學那個。」陳竺感嘆。
  徐柔汐一點也不心疼,「他要是有小可樂這麼可愛,我絕對會把他寵上天。」
  「不是我說妳,妳重女輕男!」陳竺取笑她。
  「哪有。」
 
  ◎             ◎             ◎
 
  在咖啡廳,兩人說了一下話,就去百貨公司逛了,兩人挽著手,陳竺問她,「妳要買什麼?」
  「沒什麼要買的。」
  「我要買連身裙,我這個月一直有鍛煉,馬甲線都出來了,哈哈,我現在有自信穿著這種曲線畢露的衣服了。」
  徐柔汐看了看陳竺,這才發現陳竺的身材是有恢復,「好像瘦了。」
  「哈哈哈。」陳竺得意極了。
  徐柔汐點點頭,「傅辭唯一值得我誇的,大概就是沒讓他媽的身材走形了。」
  陳竺嘲笑她,「妳太自戀了,話說,妳也要買,妳一個豪門太太,名牌包包也就那幾個,不花妳老公的錢,是打算讓別的女人花嗎?」
  徐柔汐沉默幾秒,覺得陳竺說的話非常的有道理,她每次出門現金只有幾百塊,今天出門因為要晚上要去夜市,所以才向傅冠多要了現金,但是,她超級不爽向他要錢的,聽了陳竺的話,她露出一抹恐怖的笑容,「妳說的對。」
  陳竺看著她可怕的笑容,心生一種不好的預感,很快,預感實現了。
  傅冠坐在書房裡,正在處理工作,手機發出聲響,好幾則簡訊提醒他,某人正在買買買。他瞟了一眼後面跟著好幾個零的數字,淡定地繼續工作。
  這樣才對,不然他拚死拚活的,她不花錢,他是真的很沒有成就感。
 
  ◎             ◎             ◎
 
  到了傍晚,林阿姨帶著傅辭回來,也看到了家門口各種牌子袋子,她疑惑地看著正在喝水的傅冠,「先生,這是……」
  「太太的戰利品。」傅冠鎮定地說,徐柔汐戰鬥力爆發了,百貨公司服務周到,專門有人將她的戰利品送了回來。
  林阿姨沒將心裡的疑惑流露出來,太太雖然不是一個很勤儉持家的人,可也不會亂買東西,偶爾買個名牌包包,買珠寶的。太太這是怎麼了呢?她帶著傅辭先把東西放下,給傅辭倒了一杯牛奶之後,她去整理那一堆戰利品。
  結果……林阿姨看著標籤上的數字,吞了吞口水,她知道她工作的主人家很有錢,可平時沒太大的感覺,太太和先生都很和善,可現在,媽呀,太太是個敗家妻啊。
 
  ◎             ◎             ◎
 
  買買買果然是女人的快樂之源,徐柔汐開心地買完之後,又展開了她另一個快樂之源,吃吃吃。
  她有一段時間沒來夜市了,儘管她是一個豪門太太,但她也愛吃夜市的食物啊!她和陳竺兩個人手牽手,從夜市的這一頭吃到了那一頭,吃完了還意猶未盡。徐柔汐誓要把錢花光光了,就是吃不掉,她也要花完。
  不然還給傅冠這個臭男人,她心裡不爽。
  快十點了,徐柔汐還有一點樂不思蜀,陳竺得回去了,「我今天把小可樂給我婆婆帶,我不能太晚回去。」
  「好吧。」她遺憾地點點頭。
  兩人在夜市出入口分開了,徐柔汐放在包裡的手機響了,她拿出來一看,是傅冠,「喂?」
  「十點了,妳在哪裡?」
  徐柔汐看了看時間,剛好十點,有免費司機來接送,她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報了位置,她站在路邊慢慢地喝著珍珠奶茶,等她喝完扔掉之後,一轉身就看到了熟悉的車子開了過來,等車子一停,她走了過去,坐在副駕駛上。
  傅冠繼續開車,一邊餘光掃了她一眼,「玩的開心嗎?」
  「開心啊。」她舔了舔唇角,珍珠奶茶真好喝。
  「去哪裡玩了?」
  她正是心情很好的時候,他問什麼,她也就說了。聽了她的話,傅冠冷著臉,「所以妳就只想到妳自己?沒想過我?」
  「什麼?」
  「珍珠奶茶這麼好喝也不給我買一杯?」
  「你喜歡吃夜市?」他們認識到結婚,她就沒見過他去過夜市這類地方。
  傅冠沒說話,抿著唇,繼續開車,徐柔汐白了他一眼,不喜歡吃還要她帶,他有病嗎?
  車子開到樓下,停好車,徐柔汐解開安全帶就要下車,結果打不開門,她側頭看他,「你……唔!」
  他用力地抱著她,薄唇狠狠地吸吮著她的唇,發出吸溜的聲音,好似她就是他那杯沒喝到的珍珠奶茶,將她的小嘴吮得又紅又腫,他這才滿意地移開唇,賞心悅目地看著自己的傑作,指腹輕觸著她的粉唇,「珍珠奶茶的味道很不錯。」
  她的臉紅了又紅,喘著氣說不出話,小手拍開他的手,趾高氣昂地瞪他。
  「嗯,眼睛很漂亮,又大又圓。」他恍若不知道她在生氣,反而誇了一番她的眼睛。
  不要跟豬頭生氣,自己也會變得跟豬頭一樣又蠢又傻,她做了幾個深呼吸,總算壓下了這股火氣,「我要下車。」
  「老婆。」
  他一叫她老婆,她就怕,她吞了吞口水,「幹嘛?」他喊她老婆,十有八九不會有好事。
  「明天有一個宴會,妳陪我去吧。」
  說到宴會,徐柔汐就不是很喜歡去,以秘書的身分陪著他出席各種場所,她都能怡然自得,唯有以他太太的身分陪他出席,她渾身不自在,也說不清是什麼樣的感覺。
  大概就是那些名媛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很不舒服,好像在嫌棄她,彷若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傅冠是鮮花,她是牛糞。
  那種假惺惺的名媛們有什麼了不起的!她沒說話地雙手抱胸,他靜靜地等待她的回覆。
  她可以不去,那種宴會實在沒什麼意思,但是……她的目光落在傅冠的臉上,結婚這幾年,傅冠沒有一絲變化,即使是人夫,是父親了,他的那張臉依舊英俊。
  大多數男人婚後的大肚腩他沒有,油嘴滑舌的油膩他也沒有,他結婚後和結婚前一樣。
  怪不得那些名媛盯著她的眼睛都可以在她身上燒出兩個洞來了,那都是覬覦而得不到的不甘眼神。
  傅冠知道徐柔汐一向不喜歡參加這類的宴會,可是他不帶她又能帶誰!感覺到她看他的眼神有點奇怪,下一刻,她突然伸出食指,勾起他的下顎,一副調戲良家婦女的神色看著他,「好吧,我去,免得你招蜂引蝶的給我惹麻煩。」
  他笑了,「我招蜂引蝶?」
  「哼!」她捏著他的下顎,狠狠地晃了晃,「是啊,別給我惹麻煩,我可不想鬧出豪門狗血劇,什麼女人大著肚子上門求我!」
  他任由她捏著他,瞇著眼,淡淡地說:「我的庫存交到哪裡了,妳還不清楚?」
  說到這個,徐柔汐就氣,「你真的很沒用!」她的女兒夢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實現。
  他忽然逼近她,氣息曖昧地糾纏在她的鼻尖,「還沒有試過在車裡,來嗎?」
  她的臉一下子紅了,她一把推開他,「來你個頭!」她是很想要女兒,也能豁出去,可車震她是不敢,真的不敢,但是她臉上是不可一世的嘲弄,「你是想讓別人知道你一次能做多久啊!」他們在車裡做多久,車子就能晃多久。
  他不要臉,她還是要臉。
  傅冠半是可惜地說:「我以為妳的膽子很大的,畢竟在辦公室裡妳都敢。」
  她突然伸長手,一手圈住他的脖子,小嘴不客氣地咬住他臉頰的肉,「你給我閉嘴!」一手偷偷地解開中控鎖,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推開他,歡樂地跳下車,對他做了一個鬼臉,看著他臉上的牙齒印,她笑得更快樂了。
  路燈下,她如精靈般水靈,他揉了揉臉,推開車門,她早已跑得遠遠的,挑釁了他,她就跑得很快,她有本事不要跑,敢咬他,他不咬回來才怪!
 
  ◎             ◎             ◎
 
  徐柔汐動作很快地跑回家,推開門一進去,就看到傅辭扁著嘴,站在客廳,儘管這個兒子不跟她一條戰線,但是他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塊肉,她換了鞋子進去,「小辭,你怎麼了?」
  傅辭嘟著嘴,「想上洗手間。」
  「哦,媽媽幫你。」
  其實傅辭會獨立上洗手間了,但是因為家裡沒有小朋友專用的馬桶,而是買了一個輔助馬桶凳,所以要大人先幫忙把有些重的馬桶凳搬過去,徐柔汐想到今天是週六,平時林阿姨週末晚上會回家陪家人,傅冠去拉她,所以傅辭找不到人。
  徐柔汐很主動地將馬桶凳移過去,一轉頭就看到傅辭紅著臉,雙腿夾緊,「媽媽,妳快點。」
  「我好了,你過來啊。」
  「妳出去呀。」
  她是他媽,他出生的時候,哪裡是她沒看過的!
  在傅辭憋紅的眼神下,徐柔汐嘆氣,行吧,小男人也有他在尊嚴,於是她走出了洗手間,門啪的被關上了,她的臉不由地黑了黑,湊巧,傅冠上來了,看她黑臉的樣子,「怎麼了?」
  她火大地對他說:「你生的好兒子!」
  「嗯?」
  「我是他媽,他小弟弟我都看過,現在居然嫌棄我!」
  徐柔汐語焉不詳,但是傅冠想一想就想通了,「我教他的,他雖然小,但是上洗手間是很隱私的事情,也不能被別人扒褲子,只能自己一個人去洗手間。」
  她張了張嘴,想說她是媽媽有什麼關係,結果對上傅冠正氣凜然的目光,她居然說不出話來了,好像傅冠說的挺有道理了,孩子小但也要有獨立和保護自己的意識。
  傅冠走到她面前,揉了揉她委屈的臉,壓低聲音,「兒子的小弟弟不給妳看,妳可以看我的。」
  臭不要臉的!
  「老婆,今天沒辦法給妳看了,畢竟兒子要跟我們一起睡。」他沙啞地說。
  傅辭被傅冠教得很獨立,平時傅辭都是一個人睡一張床,旁邊另外放一張床,由林阿姨陪著,週末的話,會跟他們睡一個房間,但傅冠都不讓傅辭跟他們一起睡一張床。
  一開始徐柔汐還會抱著傅辭一起睡,每次醒來,傅冠都會把傅辭給抱走,睡在傅辭自己專屬的小床上,傅冠認為從小就要教會兒子,依賴父母是不對的,都是因為傅冠的教育理念,導致徐柔汐想要一個貼心可愛的兒子,沒有!
  她才會更想要一個女兒啊!
  當然,她也不是說傅冠的想法不對,對一個小男生而言,其實這樣教沒問題,不然隨她養的話,兒子很可能被養廢,女兒被嬌寵些沒關係,可兒子不行。
  特別是傅辭以後是要繼承傅氏的,要獨立,要勇敢,而不是像小女生那樣子嬌滴滴的。
  但就是這樣,她越想要一個糯米糰子似的會撒嬌的可愛女兒。
  「誰要看你的,老娘都看吐了!又不是沒看過,新鮮感都沒有了,你要不要在上面綁個蝴蝶結?我可能會多看幾眼。」她沒好氣地說。
  傅冠被她惡俗的提議給嚇到了,那個畫面想一想都有一點可怕,他奇怪地看著她,「沒想到妳的品味這麼的奇葩。」
  徐柔汐正要反駁他,身後的洗手間門打開了,她一轉頭,就看到小一號的傅冠臉一臉無辜地看著她,她在小孩子面前真的是說不出那種綁蝴蝶結的話了,如果傅辭也要看,那真的是尷尬了。
  「爸爸、媽媽,你們在幹什麼?」傅辭歪著頭,有著一種天然萌的可愛。
  徐柔汐母愛氾濫,立正身子,嚴肅地說:「沒有哦。」
  「你們吵架了?」
  自家的兒子才三歲,但是懂得很多,徐柔汐立刻搖頭,「沒有,爸爸媽媽怎麼會吵架?」
  「可媽媽妳看起來有點凶。」
  徐柔汐不服,「爸爸不凶?」
  傅辭認真地打量著傅冠,搖了搖頭,「不凶。」爸爸的臉一直是這樣,沒什麼太大的變化,不像媽媽,一下子就能變好幾種臉出來。
  徐柔汐這一刻又想起來了,兒子跟她不同心,好氣人!
  傅冠低低地笑了,摸了摸傅辭的頭,「快去你的小床上躺好,爸爸媽媽很快就過來跟你一起睡。」
  「好。」傅辭點點頭,乖乖地回去了。
  徐柔汐轉頭瞪他,「你們父子感情真好!」說完,她就自己生自己的氣去洗澡了。
  傅冠默默搖頭,真是一個小醋桶,動不動就生氣,連自己的兒子也要吃醋,他跟兒子感情好,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             ◎             ◎
 
  當初徐柔汐跟傅冠結婚,是因為這個男人說他要一段不談感情的婚姻,簡單來說,就是要一個類似固定床伴作用的老婆,但這個老婆不會黏人,不會吵,不會撒嬌,不會煩人。
  她答應他是因為傅冠是她周圍認識的男生裡面最優質,湊巧她也不想談戀愛,她只想要一個可愛的孩子,她以前戀愛都不成功,總是被劈腿,在婚姻的保障下,她要孩子名正言順,而他要是敢出軌的話,她也可以提離婚。
  但,到目前為止,傅冠都沒有出軌的跡象,她還記得他以前說過,他喜歡她。
  他,到底喜歡她什麼?
  事實上,她對他不客氣,使喚他就跟傭人一樣,欺負他也是經常的事情,當然,他也沒有對她有多好,總是限制她很多事情,例如,她可以刷卡但不能有現金在手上,大概是通過這種手段,他可以監控她。
  她一直覺得,傅冠是一個控制慾很強的男人。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