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拐夫三天三夜
【6.2折】拐夫三天三夜

身為庶女,逃難時,李玉桃被嫡母拿銀兩打發走人, 窮困潦倒的她,初見霍千行時,對這男人起了春心, 年輕氣盛的他,或許是她可以依靠的男人, 更別說他還是個有軍階的小將軍, 可惜霍千行看不上她,一句姑娘請自重把她打發了。 第二次再見面,李玉桃不死心的把霍千行逼到床角, 凶巴巴的問他要不要娶她,哪知霍千行坐懷不亂, 狠了心不娶她。不娶,可以,他看不上她的庶女身分, 那她跟小將軍借種總可以吧。只是不諳男女情事的她, 以為把男人拐上床打算霸王硬上弓,誰知, 霍千行壓根不是吃素的,直接將她啃得連渣都不剩。 想嫁人的是她,借種跑了的也是她,霍千行剛開口求親, 就發現,這女人哪裡是想嫁了?就是想睡完不認帳, 既然她敢招惹他,拐他上床這筆床債,看她怎麼還!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20/11/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2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24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0
妻奴
NT$118
銷量:16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56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48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18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3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49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6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51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8
可惜了初夜
NT$118
銷量:120
不擇手段占有妳
NT$118
銷量:67
拐夫三天三夜
NT$118
銷量:42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
NT$118
銷量:73
床債婚還
NT$88
銷量:81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88
銷量:72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88
銷量:63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8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61
夜劫
NT$8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21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被女人管著,男人老想多些自由,最好一個人;
女人不管了,男人壓根不想自由,還是兩人好。


身為庶女,逃難時,李玉桃被嫡母拿銀兩打發走人,
窮困潦倒的她,初見霍千行時,對這男人起了春心,
年輕氣盛的他,或許是她可以依靠的男人,
更別說他還是個有軍階的小將軍, 可惜霍千行看不上她,
一句姑娘請自重把她打發了。 第二次再見面,
李玉桃不死心的把霍千行逼到床角, 凶巴巴的問他要不要娶她,
哪知霍千行坐懷不亂, 狠了心不娶她。
不娶,可以,他看不上她的庶女身分, 那她跟小將軍借種總可以吧。
只是不諳男女情事的她, 以為把男人拐上床打算霸王硬上弓,
誰知, 霍千行壓根不是吃素的,直接將她啃得連渣都不剩。
想嫁人的是她,借種跑了的也是她,霍千行剛開口求親,
就發現,這女人哪裡是想嫁了?就是想睡完不認帳,
既然她敢招惹他,拐他上床這筆床債,看她怎麼還!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李玉桃摸了摸空癟癟的肚子,又看看這附近的斷牆殘垣、再三確定她今天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丁點的食物了,這才幽幽地嘆了口氣,用力咽下一口口水。
  殊不知,這卻令她更加饑餓了。
  最近大雍王朝不太平靜,內憂外患,聽說朝中有外戚想要弑君篡位,邊境又有外族要入侵大雍,更有悍匪趁機興風作浪,到處燒搶掠壓,以至於哪兒,哪兒都是一團亂,四面烽火。
  李玉桃的父親李財是陶城鄉紳,生母是個妾侍,早亡。李玉桃自幼在嫡母手下討生活,雖然日子過得苦哈哈的,但好歹還能吃飽穿暖。
  後來發生了戰亂,李財主帶著一家老小遠走避難,顛沛流離了幾個月以後便漸漸的窮了,嫡母嫌棄李玉桃,便給了她幾兩銀子打發她去找舅舅……
  李玉桃又不傻,她一介庶女,生母原是嫡母的侍女,哪來的什麼舅舅?
  但她還是挺感激嫡母的,她曾親眼看有為了一頓飯、一個饅頭而賣掉親生兒女的狠心爹娘。她又不是從嫡母的肚子裡鑽出來的,嫡母沒有發賣了她,甚至還給了她幾兩銀子讓她自謀生路,算是對得起她了。
  於是她拿了銀子,含淚拜別父母兄弟姊妹,孤身一人踏上了漫無目的的旅程。
  只是,天大地大的,也不知道何處才是她安身立命之地。
  既然找不到吃的,又眼見天色慢慢暗了下來,李玉桃只好找了個幾乎已被夷為平地的小破院棲身,心想先應付一宿再說。
  她之所以選了這處,是因為殘牆後有個地窖是完好無缺的,人躲進去,只要把木蓋蓋上,還能從裡頭上栓。雖沒吃的,好歹能安安心心的睡個囫圇覺。
  坐在黑漆漆的地窖裡,李玉桃挺直了腰杆兒摸索著除下外裳,將之疊得整整齊齊的,平放在自己的膝頭。這是她打小兒養成的習慣,無論落得如何境地,也要竭力維持基本的規矩和體面。
  雖說連她也有些迷茫,不知道在這亂世之中堅持這個到底有沒有意義。
  肚裡饑得如火燒一般,令她的思緒更加清醒,壓根沒有半分睡意。她輕輕嘆氣,苦惱著自己一個單身女子要如何才能在這亂世活下去……可想來想去,似乎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尋到一個可靠男子,委身於他,換取衣食與保護?
  這念頭剛一浮上心頭,李玉桃便有些羞愧。說實話,在得知嫡母要遣走她的那一瞬間,她也曾怨恨過,明明她盡自己所能不拖累家裡,還日以繼夜的做針線做家務照顧以幫嫡母減輕負擔,但為什麼她會被放棄?所以她發過誓,以後要定靠自己過上幸福的生活。
  這才過了幾天啊,她就被殘酷的現實給打垮了。誒,難道她不想體面的,有尊嚴的活著?可實在是環境太凶險了……
  李玉桃胡思亂想著睡著了,恍惚間又被一陣喧嘩聲音嚇醒!
  她的第一反應是,老天爺,難道又有官兵和搶匪交上手了?凝思一聽,又好像不是。她把耳朵貼在地窖與木蓋的細縫處聽了一會兒,依稀聽出應該是一個大戶人家?
  他們應該發現了不遠處一棟還算齊整的大宅子,然後興奮的大呼小叫,然後呼奴喚僕的讓搬箱籠什麼的,又攜兒帶女的進入了那幢空宅子。
  白天的時候李玉桃就發現那幢完好無缺的宅子了。確實保存得相對比較好,除去一應細軟都沒有之外,桌椅床櫃什麼的倒還齊全,若自帶了鋪蓋就能睡個好覺。
  但她孤身一人,又是妙齡未婚少女,實在不敢冒這個險,因此選擇了這個黑漆漆但更有安全感的地窖。
  不過,李玉桃還是抿著嘴兒笑了,只要還有人家就好,且聽那些奴僕不住地喚著太太小姐什麼的,想來是有女眷的……好極了!明日待她想個由頭去討些吃的來!
  這麼一想,她彷彿已經吃到了白胖鬆軟的饅頭,若是再拌上梅菜肉泥醬,再來碗清粥……哇!
  突然,肚子抗議似的發出了咕咕叫聲,李玉桃再次哀聲嘆氣,只好揉著乾癟的肚子,舔著嘴唇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她早早起來,摸著外裳穿好了,悄悄揭開地窖的木蓋爬了出來,然後拿出帕子蘸了點兒附近雜草上的露水,一點一點地把臉和手擦拭乾淨了。
  又在矮樹上折了一枝細藤條,剝去外皮咬在嘴裡嚼了嚼,清潔好牙齒。她準備整理好衣裳和辮子以後就去昨兒夜裡搬來的那戶人家那兒問問的……
  可她還沒收拾好自個兒呢,就聽到從那邊傳來了喧嘩聲。
  哎,難道說,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嗎?李玉桃急了,拎著裙子就跑了過去。
 
  ◎             ◎             ◎
 
  剛一跑近,她就看到有個穿著綢緞,明顯是管家打扮的中年人,正在喝斥一個穿著布衣短打,手裡還牽著一匹馬的青年男子。
  「霍千行!你還要不要臉?你看看你,都寒酸成這樣了,還敢上門求娶我家小姐?快滾,不然把你打出去了!」
  李玉桃鬆了口氣,心想還好還好,原來這個叫做霍千行的男人不是來跟她搶食的……這念頭剛冒出腦子,她立時有些赧然,又為了自己即將討食的行為而感到唾棄。
  只聽到那名叫霍千行的男人朗聲說道:「我與王小姐的婚事,乃是當年家父與王老爺訂下的,尚有信物為證,何況……」
  「呸,陳年舊事休提!你只看你現如今這副窮酸樣兒,若我家小姐真跟了你去,豈不捱苦受窮?你簡直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管家大罵起來,然後又是一連串的污言穢語。
  李玉桃心道,這王家的態度好惡劣,一個管家而已,人家正主還沒露面,他居然敢這樣對待自家小姐的未婚夫?啊,是了,那管家雖穿著綢緩緞,卻也是奴,豈敢這樣囂張?
  想必也是得了主人家的示意?嘖嘖,好一齣無情父母嫌貧愛富,棒打鴛鴦的戲碼!
  這麼一想,李玉桃不由得看向了霍千行,只見此人生得劍眉星目,身材高大而英挺,雖穿著布衣短打,氣度卻十分不凡,且手裡還拿著一根馬鞭?嗯,在不遠處悠閒吃草的那匹高頭大馬是他的?
  要知道,在這兵荒馬亂的時候能擁有一匹馬,大約不是官就是匪了。又見霍千行一身浩然正氣,想必應該是官?只他身穿布衣,那應該是個品階不高的武將了!
  李玉桃心中嘆息,俗話說,相由心生。這世道一亂,人心也變了,她看誰都覺得像壞人,面目可憎。可眼前的霍千行看起來……他生得英挺俊朗,還挺乾淨純粹的。
  這樣品貌端正的男人多難找,且人家還是個低階武將!王家卻要退婚?想來,是王老爺想讓女兒去攀高枝兒了!哎,真是的,既然王家人不要這個霍千行,她卻是不挑的,不如……
  霎時間,李玉桃紅了面龐,又在心裡暗罵自己不知廉恥起來。
  王管家罵人的功力然很厲害,看起來霍千行壓根兒沒有招架之力!
  於是李玉桃還眼睜睜地看著王管家從霍千行的手裡一把奪去個什麼物什,然後又將一柄寶劍扔在地上,以睥睨之態,萬分傲慢地對霍千行說道:「今日我遵主人之命,從爾等手裡取回並蒂蓮玉佩,也將昔日爾父贈與的寶劍送回……從此王霍兩家的聯姻休想再提!」
  那霍千行漲紅了臉,「你……」
  王家的僕婢們圍了過來,朝著霍千行指指點點,大有看這人真不要臉,怎麼這樣死纏爛打的意思。
  見王家人這般囂張,李玉桃忍不得了,挺身而出,將霍千行擋在自己身後,衝著王管家說道:「你這奴僕好沒道理!難道你家老爺太太已經死了,小姐的終身大事倒落在了你這刁奴手裡?你說退婚就退婚?」
  眾人齊齊一愣,紛紛打量著李玉桃,王管家更是惱羞成怒,衝著李玉桃問道:「妳妳妳,妳是誰?妳知道我家老爺是誰嗎,就在這兒大放厥詞?」然後看了霍千行一眼,又對李玉桃說道:「再說了,要是我家老爺沒授意給我的,霍家的寶劍難道是我憑空變出來的?」
  周圍的王家奴僕也都嘰嘰呱呱的責問李玉桃「這人到底是誰啊?」
  「看她就像是個逃難的。」
  「她和霍千行是什麼關係?」諸如此類的話。
  李玉桃漲紅了臉,「我就是個過路人,可我看不慣你們這樣仗勢欺人罷了!」然後又扯住霍千行的袖子,把他帶到管家身邊,說道:「你們看他,樣貌周正,衣衫整潔,還有馬!憑你家老爺以前有多富貴,現如今可是亂世!你們知不知道,於亂世中求一心人有多難得……」
  王管家譏諷道:「那是我家小姐無福消受了,既然這位姑娘這麼看好霍公子,不如就請姑娘自個兒嫁給他!」
  李玉桃,「你以為我不想……」說到這兒,她猛然覺察到自己好像說溜嘴了?急忙偷看了霍千行一眼,面一紅,垂下了眼,小小聲說道,「霍公子人中龍鳳,當然、當然……」
 
  ◎             ◎             ◎
 
  早在她開口說話的時候,霍千行就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愣住,這姑娘做未嫁少女的打扮,生得面容姣美,身材窈窕,且身上穿著的衣裳也是好料子的,像是大戶人家的姑娘。
  可一個大戶人家的姑娘,又怎麼單身一人流落至此?
  直到這時李玉桃開口和他說話,他才回過神來,不動聲色地從她手裡抽出了自己的袖子,麥色的俊臉有些微微發紅。
  那王管家冷笑道:「你二人郎有心,妾有意的,不如找個山頭拜一拜,就苟合了吧!」
  霍千行的面色陰沉了下來,怒道:「這是什麼話?」王家什麼秉性,他太清楚了。被他們奚落幾句也就罷了,可苟合這樣的字眼安放在沒成親的姑娘身上,那可是會逼死人的。
  王管家被霍千行要殺人的眼神嚇住,再不敢說什麼了。
  霍千行又問王管家,「我再問你一句,我娘可曾與你們同行了?」
  王管家眼神閃爍,「這、這……這個,並沒有!我們不曾得見霍老夫人。」
  「真的?」霍千行皺眉,低聲喝問。
  王管家的額頭上泌出了涔涔冷汗,結結巴巴地說道:「是、是啊……我、我們沒有看到你娘!沒有,真沒有!」
  霍千行彎腰,拾起被王管家扔在地上的寶劍,冷冷地說道:「你我兩家既是世交,又是鄰居,你們千里逃難而來,我母親只孤身一人,究竟能花用多少?你們也不願意捎她一程?」
  王管家乾笑兩聲,「那、那個……我們出來的時候,也好心好意的要帶了霍老夫人一塊兒走,是她不願意與我們同行,自個兒走了的,難道我們還拿繩子綁了她不成?」
  李玉桃一聽,便知這其中有貓膩,她一個年輕女子在外行走了幾日,已然覺得千辛萬苦了,霍老夫人想必也已經四五十歲,若是單身上路,景況只有比她李玉桃更凶險的。
  且在這之前,王霍兩家還有婚約在呢,於情於理,霍老夫人肯定願意跟著王家一塊兒上路,可王管家說霍老夫人自個兒走了?不太可能吧!
  霍千行怔怔地盯著手裡的寶劍,久久不說話。半晌,他紅著眼瞪視著王管家,一字一句地說道:「他日若得了我娘的消息,知道你們確實虧待了她,看我怎麼報這大仇!」
  王管家嘴硬,「報、報什麼仇!你、你敢亂來?我們老爺……可不是你能冒犯的!」
  霍千行噌的一下子將寶劍出了鞘。
  王管家被嚇壞了,大喊了一聲殺人啦,便抱頭逃進了宅子,其他的王家奴僕也紛紛作鳥獸散……
  一時間,王家暫居的宅子前就只剩下了霍千行與李玉桃二人。
  李玉桃咬住了唇兒。老實講,這幾天來她吃盡了苦頭,深知獨行的落單女子落在不懷好意的男人眼裡,就是一塊唾手可得的美味的肉。
  霍千行氣宇軒昂,模樣兒周正,又剛被退了婚,確實是個婚配的好人選。
  一時間,李玉桃心如擂鼓,要、要這麼大膽直接向他求親嗎?萬一被他拒絕了可怎麼辦……多丟人呀!
  但轉念一想,就算被他拒絕了,也好過當抓住機會的時候沒有抓住,過後空後悔的強。
  於是她鼓足了勇氣,漲紅了臉,對霍千行說道:「霍、霍公子,我、我是陶城李氏三娘,你、你……你願不願意……願不願意……」
 
  ◎             ◎             ◎
 
  霍千行打量著李玉桃,他當然懂得李玉桃的暗示。
  亂世伊始,百姓流離失所。青壯男人變成強盜,婦孺則淪為拖累。他也曾好心救過一些婦孺,到頭卻吃盡了苦頭,甚至還差點兒連命也搭上。是以他告誡過自己,不要輕易再對婦孺生出憐憫之心。於亂世之中,婦孺亦有她們的生存之道。
  只是,眼前這膚白貌美,杏臉桃腮的女孩兒實在有些特別。主要是她的眼神過於晶瑩明澈。前朝聖人說存乎人者,莫良於眸,觀察一個人是否光明磊落,眼睛是最好的視窗。
  想來,這姑娘並不是壞人,且她身為一介弱質女流,竟然還想在王家人的面前保護他,霍千行的嘴角不自覺便噙住了笑意。又見這美麗少女粉頰含羞的模樣兒,霍千行也有些面紅耳赤。
  但又想起以前他吃過的虧,霍千行嘆氣,硬起心腸轉過臉去不看她,還迅速錯開話題,問道:「姑娘是一個人嗎?」
  李玉桃輕輕地嗯了一聲。
  霍千行想了想,從懷裡掏出了一把匕首,遞給她,「此物贈與姑娘防身用!」說著,他也不敢多看她一眼,便一手執劍,一手拉了馬韁,匆匆翻身上馬,又道:「姑娘一路小心……」然後縱馬離開。
  李玉桃傻了眼,看著霍千行遠去的身影,半天都沒能緩過神來。
  所以?她這是被拒絕了?李玉桃低下頭,愣愣地看著手裡的匕首。這匕首看起來樸實如華,還帶著他的體溫。抽出刀身一看,刀刃單薄但鋒利。她忍不住又看向了遠處,他騎著馬兒的身形已經漸漸消失在地平線上了。
  李玉桃不禁苦笑,她已經預料到他會拒絕她了,畢竟兩人根本不認識。一個正經人,又怎會收留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子呢?
  不過,也能看出此人品性高潔,要知道,在這個戰亂的時期裡,若有美貌的單身女子以身相許,相信大多數男人都不會拒絕。只供給一日三餐就能睡上一兩晚,再轉手賣出去又發得一筆橫財,何樂而不為呢?
  一時間,李玉桃又喜又憂,喜的是,她居然有緣遇見一位正人君子;憂的是,錯失了他以後,恐怕以後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像他這樣的男人了。
  但不管怎麼說,霍千行已經離開了,李玉桃也只好繼續尋找自己的出路,她看了看王家寄居的大宅,再也沒了想去討要些飯食的心思。只攥緊了手裡的匕首,轉身朝著與霍千行相反的方向離去。不得不說,她有了這柄匕首以後,心裡有底氣多了。
 
  ◎             ◎             ◎
 
  才走了幾步,她又站定,心想她為何要與他背道而馳呢?反正她也無處可去,不如就順著他去的方向去,說不定將來還有再見面的一天呢。
  於是李玉桃又慢吞吞的朝著男人消失的方向走去。
  一連走了好幾天,不必說她在這一路上的各種艱辛與涉險,但最終還是有驚無險的來到了這座城池。這裡和她所經歷的其他城池不太一樣,城門處的衛兵看起來很是和氣,並不阻攔和驅趕各路逃難的難民。
  李玉桃也不敢讓別人知道她是孤身一人,就跟在一大隊難民的最後頭進了城。
  剛一進城,她聽到守城門的衛兵大聲說道:「新來的先去城西大棚處領號牌,有人施粥,一日一次。」
  啊?有人施粥?
  李玉桃立刻跟在難民們的隊伍裡,緊趕慢趕的去了城西,果然看到有人設了粥棚。再花上半個時辰排隊,李玉桃終於吃上了這幾天來唯一的一碗熱食!
  一碗湯多米粒兒少的熱粥下了肚,李玉桃終於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渾身充滿了力量。
  這時她聽到旁邊有人說,這城裡有位小霍將軍,他特別心善,號召富戶捐糧,窮人出工,才設了這個粥棚,好讓往來落腳的難民們有口米湯吃吃。不過,何城主有令,但凡是過路的難民,只讓在城內休息七天,七天過後就必須離開,除非能在城裡找到事做。
  在李玉桃吃到那碗熱粥的時候,她就已經下定決心再也不流浪了。她摸了摸貼身的荷包,荷包裡還裝著六兩銀子。只要能買到針線,她就可以做些縫補的活計,若城裡的布鋪還開張,那麼也可以買些便宜的布,縫製成衣裳出售。
  這麼一想,李玉桃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拎起自己的小包袱朝著不遠的巷子走去,她想馬上找到布鋪。
  她並不熟悉這裡的路,轉進巷子才走了不久,就似乎進入了一個死胡同?於是她又退了出來,準備另找出路。然而就在這時,她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邊兒朝著這邊走來,還有幾個男人正在大呼小叫著什麼?
  「大哥,你要相信我呀,我不會騙人的,我真的看到一個很漂亮的小娘子從這兒走進來……自從那個小霍將軍來了這兒,咱們兄弟好久都沒有採過花了!今兒我看到的那個小娘子可是獨身一人,咱們……豈不快活?」
  有幾句話說得特別含糊,李玉桃聽不清,但伴之而來的,卻是三五個大漢鄙又不堪的淫笑,想來也不是什麼好話。
  李玉桃被嚇得俏臉煞白。她轉身就跑,然而又反應過來,往這兒跑,豈不是又回到了死胡同裡嗎?她急得不行,看看左右,她又有了主意。
  費力的搬過一隻倒扣著的木桶,她踩著木桶爬上了牆頭,又飛快的從牆上躍了下來,一邊拼命地朝外頭跑,一邊尖叫:「救命,救命!」
  身後的那些大漢已經追了來,李玉桃能聽到他們大呼小叫的喊著,「別跑,妳跑不掉的,快來讓大爺爽一下。」
  她被嚇到腿軟,手裡拿著當初霍千行贈予她的那柄匕首,跌跌撞撞的朝外頭跑去。
  但她身嬌體弱,根本不是那些大漢的對手,不過跑了幾步就已聽到了他們的腳步聲,好像距離她越來越近?
  有人怪叫,「小美人我看妳能跑到哪兒去。」
  「大爺我看上了妳妳還想跑」
  「快過來讓大爺爽一爽!」
  李玉桃急得想哭,可偏偏這時那些人已追上了她,甚至還有人扯住了她的裙擺,還狠狠一拉!
  只聽到嘶啦一聲,布帛被裂撕的聲音響起,李玉桃的裙裾被這些人扯住撕破,更被一股大力往回一帶!
  她一時站立不穩,撲通一聲摔倒在地,連緊攥在手裡的匕首被磕飛了!李玉桃被嚇得大哭,「光天化日之下,你們……」
  這時,一道清越疏朗的聲音突然響起,「何人敢在此撒野?」
  李玉桃呆住,心想這聲好熟悉!
  而那些糾纏她的大漢們則大驚小怪了起來,「不好,是小霍將軍,被他捉住可是會被問罪的,快逃!」然後便作鳥獸散。
  李玉桃趴在地上,緩緩抬頭,果然於淚眼迷濛之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赫然便是前幾天見過的霍千行?他身上穿戴著將軍的軟甲,旁邊還跟著幾個巡城衛兵。
  霍千行吩咐左右親兵去追那幾個大漢,目光先是淡淡地掃了一眼趴在地上嚶嚶哭泣的姑娘,然後轉頭看到了一柄跌落在地上的……匕首?嗯,倒有幾分像是他的舊物!他走過去拾起那匕首仔細一看,可不就是他的?
  他倒抽一口涼氣,又轉頭看著趴在地上的李玉桃,驚詫道:「妳、妳……」再仔細一看,這姑娘可不就是前些天在王家宅子門口遇到的那一位?
  受盡了驚嚇的李玉桃見了霍千行,猶如落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她哭著對他喊道:「霍千行,你別趕我走,也別扔下我不管,我、我本是陶城鄉紳李公富德之庶女,因在逃難路上生計不濟,嫡母有意扔下我……我、我根本就是舉目無親,亦無去處,求將軍救我!」
  霍千行愣住。
  眼前淒淒哭泣的少女衣裙勝雪,烏髮煙鬢,雪白姣美的面龐沾染了泥土顯得有些汙髒,然而一雙眸子卻十分璀璨晶瑩,還泛著光。雖然不言不語,可眼神裡卻透出了滿滿的懇切求救之意。
  她終於哭了,那濃密翹楚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豆大如珍珠一般的淚珠兒被睫毛沾染成了星星點點的碎鑽……再哭,又凝成了一滴滴的淚珠兒,皆掛在那睫毛上,最後全都顫顫巍巍的一顆又一顆躍下,盡數滾進了泥地裡。
  原來,美人哭起來也是這般的好看。
  似有隻柔美素手輕輕撥弄著他心底緊繃著的那根琴弦,發出絕妙動聽的樂聲,還顫得他的心肝兒又麻又酥!
  在這一刻,霍千行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
  大約是想起了幾天前他被王家退親時,這位李姑娘將他的尷尬全程看到,不但不嘲諷而且還想挺身而出的義氣?雖然到了最後她還想向他求親……
  霍千行嘆氣,他確實憐憫這位美貌的少女,更思念流落他鄉的可憐寡母。但願今日他出手援救下這位李姑娘,日後也有旁人如他一般,能對他那眼睛不好的寡母稍加照顧。
  他上前扶起李玉桃,感受到少女溫熱柔軟的手臂,甚至因為過度驚懼還瑟瑟發抖。他不由得放柔了聲音,說道:「姑娘莫怕,隨我來。」
  李玉桃哭得說不出話來,她死命咬住了自己的唇兒,才讓自己保持了儀態,抽抽噎噎地對霍千行說道:「多、多謝將軍……」
  霍千行眸色沉沉。眼前的少女嬌媚柔弱的模樣兒著實令人心動,再加上他還扶著少女,隔著布料也能感覺到她細膩而富有彈力的胳膊,再看看她那白皙的面龐、粉紅色的櫻唇……實在像極了一枚熟透了又甜美多汁的水蜜桃。
  他喉頭微動,不自覺吞了一口口水。
  然而在李玉桃看來,是霍千行于危難之時,救她於水火之中。
  他容貌俊美,氣質英挺,身材高大還穿著鮮亮的鎧甲,此刻背光而立,那刺眼的日光使她睜不開眼,又因為過度的驚嚇而覺得兩腿發軟,全賴他的扶持才能站穩。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