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被前夫逼上床
【6.2折】被前夫逼上床

世上哪有一對冷漠離婚後的前夫前妻還滾上床的? 黎晴腰痠腿軟的從前夫床上爬下來。明明是幫上司追前夫, 怎麼不小心就把自己送上前夫的床?還把前夫惹火, 不但欺負她,還逼她寫下床伴契約,把一夜情改為每夜情。 不但如此,前夫還撂話,想要自由可以,先陪他睡, 睡到他再婚為止。傅司遠從來沒見過比前妻還笨的女人, 當初聯姻是黎家要求,離婚也是她提出,結果婚離了, 他饒了她一次。這傻女人不乖乖走遠, 還敢幫別的女人追前夫。他是被氣笑了,這嬌憨的女人, 想在他身上惹火,那床上就好好受著,想逃? 人命都搞出來了,不復婚要逃哪去,不嫁? 傅司遠索性將人扛上床,收拾後看她嫁不嫁。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1/07/2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逃不掉的婚債
NT$118
銷量:14
總裁又來拐婚
NT$118
銷量:16
寵妻不准生
NT$118
銷量:16
不上床的懲罰
NT$118
銷量:25
涼涼說寵她
NT$118
銷量:26
隱秘的初夜
NT$118
銷量:27
奉子離婚後
NT$118
銷量:33
逃下舊愛的床
NT$118
銷量:39
相公病秧秧
NT$118
銷量:18
馴夫日記
NT$118
銷量:40
寵妻不敢逃
NT$118
銷量:38
總裁床上不講理
NT$118
銷量:37
老婆,床在那邊
NT$118
銷量:45
偽婚日記
NT$118
銷量:40
祕婚
NT$118
銷量:85
追妻一夜花招百出
NT$118
銷量:55
哄妻上床那一招
NT$118
銷量:23
夫綱不容挑釁
NT$118
銷量:43
被前夫逼上床
NT$118
銷量:58
拐前妻戴上婚戒
NT$118
銷量:6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69
夜劫
NT$118
銷量:25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4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4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3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28
囚妻
NT$118
銷量:20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200

嬌柔的她,像隻白兔,誤入狼窩卻還不自知;
野性的他,嗜血如狼,到嘴的獵物從不放過。!


世上哪有一對冷漠離婚後的前夫前妻還滾上床的?
黎晴腰痠腿軟的從前夫床上爬下來。明明是幫上司追前夫,
怎麼不小心就把自己送上前夫的床?還把前夫惹火, 不但欺負她,
還逼她寫下床伴契約,把一夜情改為每夜情。 不但如此,前夫還撂話,
想要自由可以,先陪他睡, 睡到他再婚為止。
傅司遠從來沒見過比前妻還笨的女人, 當初聯姻是黎家要求,
離婚也是她提出,結果婚離了, 他饒了她一次。這傻女人不乖乖走遠,
還敢幫別的女人追前夫。他是被氣笑了,這嬌憨的女人,
想在他身上惹火,那床上就好好受著,想逃? 人命都搞出來了,
不復婚要逃哪去,不嫁? 傅司遠索性將人扛上床,收拾後看她嫁不嫁。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黎晴專心工作,坐在旁邊的同事卻連連瞧她,欲言又止。
  今天公司氣氛緊張,譚總監辦公室氣壓尤其低,進去的職員都戰戰兢兢,生怕被牽連,畢竟新企劃的失敗太烏龍,每個人都有責任,少不得要被譚明薇銳利的眼神掃射一遍。
  在這種氛圍下,同事很緊張,生怕被譚明薇召喚過去,雖然這位上司對助理比較客氣,可女強人氣場逼人,只是一個眼神就讓她緊張得不行。
  同事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開口,「晴晴。」
  黎晴終於發現同事的異樣,放下手裡的工作抬頭看她,「怎麼了,遇到什麼問題了嗎?」
  被她微笑著注視,同事忐忑不安的心得到很大安撫,她舒了一口氣,「我有點煩惱,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說。」
  「說吧,李姐不在,這裡就我們兩個人。」李姐是公司做的最久也是最好的助理,譚明薇剛進公司,老闆就把李助理安排給她,輔助她處理一些重要工作。
  至於黎晴和同事兩個小助理,只是做一些簡單的工作。
  當初兩個人前後進入公司,就算沒成為好朋友,也經常聊天,既然同事這麼說,就是想告訴她自己的心思,每個人都會遇到各種困惑,黎晴願意給別人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被她笑咪咪看著,同事長吐一口氣,面對黎晴,她沒辦法防備太多,誰讓眼前的女孩長得清秀乖巧,性格也不錯,如果不是半年職場的鍛煉成長飛快,任誰看到黎晴都會覺得她是花瓶,尤其笑起來兩個酒窩,簡直甜美到犯規。
  「晴晴,我想辭職了。」同事小聲說出心思,她眼神朝著譚明薇辦公室的方向看一眼,怕被譚明薇和李助理聽到。
  「為什麼?」黎晴心底了然,卻還是保持禮貌問原因。
  「譚總監太可怕。」同事哭喪著臉,「公司很好,可是譚總監太嚴厲,上次犯錯被她凶過以後,我看到她就會緊張,感覺自己做不下去了。」
  「還好吧。」黎晴忍不住想笑,「上次我也被凶的很慘,妳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譚總監嘴硬心軟,就是比較有氣場,只要我們認真做事,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同事哀嘆,「我知道總監人好,可我很怕她,晴晴,所有的上司都是這樣的嗎,看起來很能幹又厲害的樣子?」
  黎晴想了想,不好意思地笑了,「抱歉啊,我沒辦法給妳答案,這是我第一份工作。」
  同事瞪大眼,「怎麼會,晴晴妳不是畢業好幾年了嗎?」
  黎晴從不在公司提起自己的私事,覺得尷尬,可看著同事好奇的眼神,又不知道怎麼拒絕對方的好奇心,「我……我畢業後沒有工作,來譚總監這邊是第一次進入職場。」她突然想到該怎麼安慰對方,「我當時面試什麼都不懂,還是譚總監留下我,她人其實很好的,李姐也很厲害,我覺得妳應該留下,跟著做事能學到很多東西。」
  「難怪妳那時候做什麼都不太熟練,原來是職場新鮮人,不過妳現在很厲害了。」同事想起剛來公司黎晴的經歷,得到了安慰,「妳說的也對,離開這裡恐怕找不到這麼好的工作,我再想想。」
  「好。」黎晴微笑著,轉身繼續做事,思緒卻已經飄到半年前,她現在也會被誇很厲害了嗎?
  剛剛來給譚明薇做助理的時候,好像也是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尤其進公司前兩個月犯錯的時候,更是被譚明薇凶到跑到洗手間紅了眼圈。
  可即便如此,黎晴還是覺得譚明薇是很好的人。
  只是給她一份工作這件事,就足夠她感激很久很久。
  如果不是她開口留下自己,自己大概永遠找不到工作,畢業後一丁點工作經驗都沒有,婚姻狀況還是離異,看著打出來的簡歷,她自己都自卑到抬不起頭,何況面對那麼多強有力的對手。
  她來面試的第一天,緊張到說話都會顫抖,對上譚明薇眼神更是嚇得躲閃,可黎晴沒想到自己會面試成功,她問過原因,那時候譚明薇帶她去別的公司,回來忙裡偷閒喝杯咖啡提神,聽到她這麼問忍不住瞥一眼,嗤笑著說,面試時候都能被別的面試者排擠到想哭,我覺得稀奇,誰給妳的勇氣來這裡面試。
  儘管上司表示想看熱鬧,可黎晴還是感激她,不只是接納毫無經驗的她做助理這件事,這位女強人還教了她很多東西,雖然也有挨罵,可隨著工作時間一天天過去,她能感覺到譚明薇對自己越來越滿意,也越來越依賴。
  這個氣勢強大的頂頭上司,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都讓她學到了太多。
  想到剛來公司犯的錯,蠢到驚人,黎晴自己都想笑,可嘴角剛剛上揚就聽到開門聲,又連忙恢復平靜。
  李助理表情嚴肅走進來,掃她一眼,「黎晴,去總監辦公室。」
  「好的。」黎晴站起來,對著李助理微笑,「我這就去。」
  看她毫不遲疑走出去,同事欽佩不已,雖然心底裡還有一點想要離開公司的念頭,可想想黎晴這種軟綿綿的性子都能做得好,沒道理自己做不來。
  不過,黎晴說這裡是她第一份工作,都畢業幾年了,實在有夠奇怪……總感覺她身上好多秘密。
  同事抿抿嘴,看一眼專注做事的李助理,打消了八卦的念頭,算了,還是正事要緊。
 
  ◎             ◎             ◎
 
  進譚明薇辦公室前,黎晴還是緊張了一下的,畢竟今天的上司心情超級差,雖然不是她的錯,也難免被波及,可等她打開門就不緊張了,因為讓所有人戰戰兢兢的譚總監看起來心情很好,一反剛才見到下屬的怒氣,她面帶微笑看著桌上的東西,似乎正在考慮問題。
  「總監。」黎晴鬆了一口氣。
  「黎晴,過來。」譚明薇對她招手,「幫我看看這個?」
  「好。」走到辦公桌前看清楚桌上的東西,黎晴眼睛一亮,「真好看。」桌子有兩個精緻的盒子,裡面各裝著一支手錶,金銀兩色,雖然不是最奢華的品牌,卻也已經價格不菲,對譚明薇來說不算什麼,卻得耗費黎晴半年薪水。
  譚明薇臉色越好,很滿意她的識貨,「不算名貴,還可以送人而已,幫我挑一支。」
  黎晴仔細看了看,「是送朋友嗎?」
  「嗯。」
  黎晴認真看了幾眼,忠實地回答,「我喜歡銀色。」低調內斂,金色有點耀眼,太誇張了。
  「那就這個。」譚明薇已經挑了半天,不想再考慮這個問題,「我待會還要開會,沒時間送,妳幫我送一下吧。」
  早猜到譚明薇會讓自己送禮物,黎晴微笑點頭,「好的,送到哪裡?」
  譚明薇把手錶盒子放到精緻小巧的手提袋裡,「妳今天不用陪我加班了,送完直接回家。」
  哪怕是一向任勞任怨的黎晴聽到這句話都眼睛一亮,「不用加班,好的,謝謝總監。」誰讓她的上司是個女強人,每天大部份時間都用來處理工作,她作為助理不得不跟著加班,得到一個睡好覺的機會,她有點高興。
  「謝什麼,妳陪著我連續加班半個月辛苦了,今晚好好休息。」譚明薇把東西遞給她,「去吧,幫我送一下。」
  「好的,送到哪裡呢?」
  「歐舒。」
  黎晴臉上笑容瞬間散去,她有點維持不住笑容,「總監,這是送給……」
  「給傅司遠的,他明天生日,合作總要表達下心意,妳回家路過歐舒集團,順路去一趟二十二樓。」歐舒大廈二十二樓,是傅司遠的辦公室,譚明薇沒留意到她的反應,徑直看向手錶,「五點半了,妳去吧。」
  黎晴笑不出來了,她寧願加班到天亮,都不想接下這個差事,「總監,我……」
  「還不走?」譚明薇挑眉,「有問題嗎?」
  黎晴臉色尷尬,遲疑好一會才點頭,「沒有。」
  算了,只是送一次禮物,應該不會遇到他,這個時間,傅司遠應該已經下班了。
  得到她的應諾,想到傅司遠,譚明薇臉上難得露出幾分笑,「希望他會喜歡,上次妳幫我挑選的餐廳他就很喜歡,沒想到這人看著溫文爾雅,竟然會嗜辣。」
  黎晴表情更尷尬,不知道說什麼好,為即將去給傅司遠送禮物,更為譚明薇對自己的信任。
  如果譚明薇將來知道自己會清楚傅司遠口味的原因,不知道還會不會信任她,黎晴越想越煩,甚至有衝動把自己和傅司遠的關係告訴譚明薇,可想到上司送禮物並不是單純的一點心意,而是想要追求那個男人,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她該怎麼告訴譚明薇,她追求的男人,是自己的前夫。她知道傅司遠無辣不歡,也只是因為兩個人曾經住在一個房子裡。
 
  ◎             ◎             ◎
 
  黎晴一直以為譚明薇已經打消了對傅司遠的心思,畢竟她之前表達出追求的意思後,已經被傅司遠拒絕,那頓完飯男人吃的心滿意足,卻沒有再答應譚明薇下一次的約會。
  大家都是聰明人,明白這是婉轉的拒絕,那時候的黎晴是鬆了一口氣的,畢竟她身為傅司遠的前妻,身分尷尬,這段時間譚明薇沒有近一步的靠近傅司遠,她徹底放下心,誰知道麻煩突然降臨。
  譚明薇還沒死心,她還是喜歡傅司遠。
  黎晴坐在計程車上,看著手裡的提袋,只覺得抓著的禮物燙手。
  下班時間車流擁堵,計程車走得很慢,黎晴卻希望車子永遠別停下,她也不用去把禮物交到自己前夫手上。
  幸好譚明薇沒有明確要求她親手交過去,也許可以交給傅司遠的秘書,或者他沒有在歐舒,已經下班回家。
  黎晴希望自己還有以前的好運氣,雖然跟著譚明薇去了好幾趟傅司遠那裡,一次都沒和前夫碰面。
  當然,也是因為她刻意躲著,雖然譚明薇每次出入歐舒她都要跟著,可她也是個小助理,在盡力迴避的情況下,至今還沒接觸傅司遠。譚明薇只當她膽怯,也沒勉強。
  希望今天還有好運氣。
  黎晴嘆口氣。
  司機先生以為她著急,看她一眼,「別急,馬上就到目的地了。」
  感受到對方的善意,黎晴哭笑不得,「好的。」她更像嘆氣了。
  黎晴垂眸看著禮物,難得也有些後悔來到這邊工作,她如何能想到傅司遠的公司會和自己的公司突然有了合作,更加猜不到,譚明薇為什麼突然追自己的前夫。
  儘管,她的喜歡其實理所當然。
  對女強人譚明薇來說,英俊又事業有成的傅司遠應該非常吸引人,才會讓眼高於頂的上司不惜主動追求。
  而且,他們確實很登對……譚明薇是歸國回來的總監,外貌姣好,性格強勢,能力出眾,傅司遠是集團總裁,有權有勢,偏偏還長得英俊,這樣合適的兩個人,在合作中不可能沒有別的心思,倒是她當初能嫁給傅司遠,才是痴心妄想。
  對自己的女上司追求前夫這件事,無論是在公司還是私底下,黎晴很少暴露別的情緒,自然沒人知道兩人曾經的關係,至於那一部份知道的人……
  對黎晴曾是傅司遠的老婆這件事,兩人當初結婚低調,一場簡單的婚禮,出席的都是最親近的人,傅司遠公司的人不清楚,但跟著傅司遠的高級主管們可是清楚,可他們都選擇不多話。
  看到譚明薇想要追傅司遠,他們不但樂見其成,還會毫不顧忌當著黎晴打趣譚明薇,鼓動她更熱情一點。
  每到這種時刻,黎晴都想把自己藏起來,有落荒而逃的衝動,哪怕已經離婚,她也不想參與到傅司遠的下一場婚姻裡……可她逃不掉,現在的她除了這份工作一無所有,無處可去。幸好所有人都默契地把她和傅司遠的那場婚姻敷衍過去,不想提起。
  黎晴越想越想逃,可車子已經停下,看著矗立在眼前的歐舒大廈,她不得不付了車費走下來。
  要命,她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幫著上司追求自己前夫。
  偏偏上司對自己恩重,無論是工作層面還是私人情緒,都不能拒絕。
  黎晴踟躕不前,眼裡滿是猶豫,可等她目光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又鬆了一口氣。
 
  ◎             ◎             ◎
 
  是傅司遠的助理,同樣身為小助理,她與對方聊過幾次天,那能不能通過她的手把禮物帶上去。
  黎晴眼睛一亮,趕緊追過去,等她跑到電梯門口的時候顧不得危險伸出手,「等下,等一下!張助理是我……」
  顧不得自己聲音會不會吵到別人,黎晴攔住電梯,總算在關門前走進去,她看著助理疑惑的眼神,趕緊把禮物雙手遞過去,「張助理,我是黎晴,譚總監的助理。」
  對方笑了,「我知道,妳怎麼自己過來了,譚總監沒來嗎?」
  「沒有。」黎晴不想久留,覺得這裡危險,雖然傅司遠很可能已經離開公司。
  「這是什麼?」
  「傅總生日,這是我們總監送的禮物,麻煩您轉交一下。」黎晴讓自己儘量笑得真誠,「麻煩您了。」
  張助理挑眉,眼神裡多了幾分打趣,「譚總監的禮物,不需要送到傅總手裡嗎?」
  黎晴心跳快了幾拍,儘管她清楚意識到對方是知道譚明薇追求傅司遠,才露出這種打趣眼神,她卻緊張到不行。
  「不用,您幫忙帶上去就好。」
  「好吧。」對方沒多想,隨口追問:「譚總監送的,禮物應該親自送才對。」
  「她不方便。」黎晴想走,她只想回家蒙著頭睡一覺,把今天的事情都忘掉。
  助理還想要說什麼,餘光掃到電梯外面,眼神突然有了變化。
  黎晴無心關注她的反應,轉身要走,可她低眉順眼沒看到身後有人,徑直撞到那人身上。
  入目是一件鐵灰色西裝,緊接著就被身後人結實的胸膛擠得鼻子發酸,黎晴連連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無聲無息站到她身後的人沒有回應,直到對上她抬頭變得驚恐的眼神,才扯動嘴角,「送人的禮物隨便亂遞,譚明薇就是這麼教妳做事的?」
  黎晴有點呼吸困難,克制不住的緊張。
  她一句話說不出,傅司遠卻沒有饒她,男人眼神嘲諷,「把東西送上樓。」
  被堵住了退路跑不掉,對他的命令又不想執行,黎晴僵在那裡,無聲反抗。
  助理眼疾手快,不但跑出了電梯把東西塞在黎晴手裡,還順手把她推進電梯,「傅總,我還有事先不上去了。」
  傅司遠點點頭,直接關閉電梯。
  黎晴最後一點逃跑的希望也沒了,扭頭看傅司遠的眼神十分複雜,電梯外的張助理搖頭,是她眼花嗎,怎麼總覺得這兩個人之間不尋常,那種眼神,真奇怪。
 
  ◎             ◎             ◎
 
  這是黎晴第一次來傅司遠的辦公室。
  傅家不看好兩人的婚事,就連婚禮都沒有,更加不會讓她出現在傅司遠的公司,後來離婚,雖然也有幾次跟著譚明薇來二十二樓,但卻沒有進去他的辦公室。
  這竟然是她第一次踏足傅司遠的地盤。
  黎晴情緒穩定了一下,沒有像之前那樣慌亂,經過譚明薇的鍛煉,她總算有了一點出息。
  「傅司……傅總。」她改了稱呼,垂眸不對上男人的眼睛,「這是譚總監送您的禮物,祝您生日快樂。」
  接連兩個您讓傅司遠嗤笑出聲,他雙手搭在一起,看著呆站在那裡的黎晴,「往前一點。」
  黎晴沉默一會才走上前,把禮物放在他的桌上。
  她剛要後退半步,傅司遠卻突然伸手。
  黎晴下意識躲閃,想跑,可仔細一看也發現傅司遠並沒有對她做什麼的意思,只是抓住了手邊的禮物盒子。
  傅司遠眼神嘲諷,「手腳倒挺俐落,怕我對妳做什麼?」
  黎晴難堪地看男人一眼,「沒有。」那是克制不住的下意識動作,她只是不想靠近男人,卻忘記他其實更討厭自己,別說刻意的觸碰,恐怕不小心碰到都會滿臉嫌棄。
  傅司遠打開了盒子,看到手錶的時候眼神沒有半點變化,「妳沒有告訴譚明薇嗎?」
  黎晴緊張了一下,「我、我不會把我們的關係到處宣揚。」
  「我們的關係,我們什麼關係?」傅司遠笑了一下,「妳是我前妻嗎?」
  黎晴不說話,用沉默做抗爭,傅司遠早就習慣了她這個表情,不急不緩繼續說道:「我知道譚明薇不知道我們的關係,不然妳就不用每次來歐舒都躲著我。」
  黎晴瞪大了眼,他知道自己來過歐舒!
  傅司遠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話給黎晴多大的震撼,他拿起手錶看了幾眼。
  黎晴有種衝動追問,可她剛鼓起勇氣,傅司遠卻岔開了話題,「妳都告訴她我喜歡吃辣,難道沒告訴譚明薇我不喜歡戴別人送的東西,以後不用送了。」
  我知道。
  黎晴在心裡默默說了一聲,她當然知道傅司遠的習慣,雖然結婚不到半年就結束了那段婚姻,兩個人畢竟同居過一段日子,傅司遠這麼人看著溫文爾雅,其實心底裡很有界限感,他從來不會穿戴別人送的禮物,哪怕昂貴到驚人。
  不過,他也不會丟掉這些東西,以傅司遠的性子,哪怕收到的禮物不喜歡,也會表現的滴水不漏的,那些東西會被收進一個房間,裡面擺滿了這些東西,譚明薇這支手錶大概也會擺進去。
  黎晴想起了傅司遠的衣帽間,那裡面擺滿了價值不菲的收藏,都屬於傅司遠。
  他常戴的是一支鑲了碎鑽的藍色手錶,抬起手腕的時候能映射出細碎的光,那支手錶是他最喜歡的,會放在第二排的第一個位置。
  傅司遠曲指在桌上敲了兩下,「回神了,想什麼呢?」
  黎晴驟然回神,臉色卻很古怪,自己竟然還清楚記得那個衣帽間的擺設,好像刻在了腦海裡,離婚半年後還這麼清晰。
  她以為自己已經忘了。
  對她的出神不滿,傅司遠表情不悅,「黎晴,這麼久不見妳也沒長進,又胡思亂想什麼?」
  黎晴有點心累,面對傅司遠比加班到半夜還辛苦。
  她看一眼表情不痛快的男人,突然不想再多說什麼,傅司遠是怎麼知道她來過歐舒也好,是不是誤會自己幫著譚明薇追他也行,既然兩個人都離婚了,他對自己來說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不能自作多情,就像當初那樣。
  黎晴抬頭看傅司遠,「傅總,禮物已經送到了,我先回去了,您有問題可以告訴譚總監。」
  撂下這句話,她轉身就走,沒有半點遲疑。
  可等她碰到門把打開門的時候,傅司遠抓住她的手,甩上了門。
  黎晴被壓制在門上的時候,她驚慌看著臭著臉的男人。
  傅司遠眼神不善,語氣冷冽,「跑什麼,怕我?」
  黎晴確實怕他,可又沒那麼怕,傅司遠面對她的時候雖然沒有對別人那麼溫柔體貼,但也不會做出過激的事情,他對別人總是禮貌周到彬彬有禮,唯一看到他惡劣一面的大概只有自己。
  她只是不想在做那個,唯一能見到他冷漠一面的女人,她已經被刺到害怕,寧願傅司遠用虛假的溫柔對她。
  黎晴垂眼不看傅司遠眼睛,「傅總,請您放開。」
  「我不放又如何?」傅司遠眼神很冷,「當初鬧著要離婚不是挺硬氣的,現在看見我心虛什麼?」
  黎晴突然看他,眼神透出幾分怒氣,可又在對上他眼睛後消散,「對啊,傅司遠,我們離婚了,以後還是井水不犯河水。」
  傅司遠聲音多了幾分怒氣,「對啊,我們離婚了,可離婚後還擔心我的婚姻,幫著別的女人追求我,黎晴,妳倒是大方。」
  「我……」黎晴想反駁,她怎麼可能幫著譚明薇做這種事,巴不得躲得遠遠的,可話到嘴邊又咽下去,剛送來的禮物還在桌上,這些話說出來她自己都不信,何況傅司遠這個從來不信任她的人。
  果然,傅司遠已經把她的舉動當做默認。
  男人語氣惡劣,「我已經饒過妳一次答應離婚,可這次是妳主動招惹我的。」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