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床債不許賴
【6.2折】床債不許賴

身為落魄的富家女,江子琳成了蔣宇寒的貼身秘書, 可惜她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只會逛街買東西。 秘書這種高難度的工作,不是她用心不用心, 而是她根本做不來。蔣宇寒一肚子火大地想殺人, 公司竟給了他一個漂亮,身材火辣卻沒腦的草包秘書。 知道她是為了幫家裡還欠債,他索性也不為難她, 秘書做不好,陪睡也可以。江子琳是被捧在手心寵養到大, 她承認自己有些天真,但她以為自己不傻,跟蔣宇寒同居後, 才知道這男人壓根就當她是個睡過就能丟了的女人。 蔣宇寒不稀罕她,她識相的滾了,他怎麼還不甘休? 他說她家欠他債他還沒睡過癮,江子琳被氣笑了, 那他最好告訴她還要陪睡多久。畢竟她還要找下一個男人養, 結果,這壞心的男人竟給她搞出人命,還要她嫁他?不嫁!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21/02/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冷面丞相要追妻
NT$118
銷量:3
哄妻如初
NT$118
銷量:5
復婚無良夜
NT$118
銷量:5
與拒婚夫的洞房夜
NT$118
銷量:4
嬌氣姑娘來逼婚
NT$118
銷量:4
等了初戀八年
NT$118
銷量:16
狩妻日記
NT$118
銷量:36
總裁床上是頭狼
NT$118
銷量:15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8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32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6
妻奴
NT$118
銷量:30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62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53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20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8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54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6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63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9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61
夜劫
NT$11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5
囚妻
NT$118
銷量:197

總裁大人又哄又寵,小秘書一抖,晚上別想睡了;
秘書小姐又驚又怕,大總裁壞笑,晚上不想睡了。


身為落魄的富家女,江子琳成了蔣宇寒的貼身秘書,
可惜她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只會逛街買東西。
秘書這種高難度的工作,不是她用心不用心, 而是她根本做不來。
蔣宇寒一肚子火大地想殺人, 公司竟給了他一個漂亮,
身材火辣卻沒腦的草包秘書。 知道她是為了幫家裡還欠債,
他索性也不為難她, 秘書做不好,陪睡也可以。
江子琳是被捧在手心寵養到大, 她承認自己有些天真,
但她以為自己不傻,跟蔣宇寒同居後,
才知道這男人壓根就當她是個睡過就能丟了的女人。
蔣宇寒不稀罕她,她識相的滾了,他怎麼還不甘休?
他說她家欠他債他還沒睡過癮,江子琳被氣笑了,
那他最好告訴她還要陪睡多久。畢竟她還要找下一個男人養,
結果,這壞心的男人竟給她搞出人命,還要她嫁他?不嫁!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空調簌簌地冒著寒氣,從會議室回到辦公室後,蔣宇寒的臉色一直緊繃著,此時此刻坐在辦公桌前的他,眸色沉沉地盯著落地玻璃窗外他的新秘書,臉色很不好看。
  栗色的齊肩捲髮,清爽的短斜瀏海,精緻的鵝蛋臉,白皙的肌膚,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絲綢襯衫,從緊繃的領口能看得出她有著傲人的胸圍,腰部繫了腰帶,讓她的腰部顯得纖細,她下身是一條深藍色短裙,裙襬下,一雙腿又白又直,很性感。
  江子琳三天前到他這裡報到,他對她的第一印象是不錯的,她有著無可挑剔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就形象這一點,她比以往的秘書都要勝一截,他想著能來他這報到的人都不會差,便同意任用她。
  可三天裡面一連犯幾次失誤,這在他歷任秘書裡,她是第一個,這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他才發現,這女人是運氣太好才成為他秘書,其實是個胸大無腦的草包。而他,從來不用中看不中用的人。
  他拿起桌面上的固定電話打通了內線,那頭很快接通。
  「蔣總裁,請問你有什麼吩咐?」江子琳的聲音是乾淨清澈那種,還帶著一絲甜膩。
  「妳來一下我辦公室!」蔣宇寒不是憐香惜玉的人,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江子琳很快推門進來,邁著輕盈的步伐走到他面前,微笑著問道:「蔣總裁,你找我什麼事?」
  「妳看看,妳寫的是什麼東西!」蔣宇寒把桌面上一份錯誤百出的合約重重地往她面前扔過去。
  江子琳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合約便啪地一聲掉在她面前的地板上,她咬咬粉唇,半蹲下撿起合約,站起身後,便緊緊地捏在手裡。
  如果不是因為父親生意經營不善,負債累累,她就還是江家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大小姐,哪裡需要這樣忍氣吞聲,看人臉色過日子?
  可是上門討債的人那麼多,父親一夜愁白了頭,母親身體也不好,她只能放下尊嚴,好好工作賺錢補貼家裡。
  「我讓妳看合約!」蔣宇寒看著面前不聽他指令的女人,厲聲道。
  江子琳翻開合約,看到上面被圈出來的錯處,眼眶微微泛紅。她是什麼都不懂,可是她這些天已經很努力在學,她只是需要多點時間……
  「看出來什麼問題了嗎?」蔣宇寒咬牙切齒道。
  江子琳吸一下鼻子,點點頭。
  「說說,看出來什麼問題了。」蔣宇寒看看手錶,他很忙,只想趕緊讓她滾蛋。
  江子琳剛想說,可是蔣宇寒不耐煩地打斷了她,「妳不必說了,我只想知道,妳是怎麼得到張經理的推薦,到我這裡來報到的。」
  說到這個,江子琳只能說是純屬巧合,她到蔣氏集團來應聘的職位是活動策劃,因為剛從大學畢業,她資歷尚淺,想著勝算不大。可是負責面試她的張經理說她形象不錯,剛好總裁秘書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二話不說就安排她到總裁辦公室來了。
  她有跟張經理說過自己不是很懂秘書工作,可是張經理說很容易,用心學習就可以。
  她這些天已經很用心在學了,可是從擬合約到列印資料,再簡單的事情,她都做不好。
  一想到在家要不時面對上門來討債的人,她很害怕他們,她不想丟了這份工作。
  蔣宇寒看江子琳不解釋,他冷哼一聲,想著她空降到他秘書的位置,想必不是很光彩的方式。
  「明天起,妳不用來了!」他冷冷地說出這一句,低頭翻開面前的資料。
  站在面前不遠處的身影遲遲沒有動靜,緊接著,他便聽到低低的抽泣聲。
  他抬起頭望過去,看到江子琳站在那裡看著他,眼眶紅紅的,蓄滿淚水,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不知道怎麼地,一向心腸冷硬的他看到這一幕,就對她妥協了。
  「別哭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對妳怎麼了,我可以給妳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再犯類似的錯誤,別怪我不客氣。」
  江子琳含淚點點頭,她真的不能丟了這份工作,家裡真的很需要她這份薪水維持。
 
  ◎             ◎             ◎
 
  下班後,窗外竟然淅淅瀝瀝地下起雨來。
  江子琳拎包走出公司大門,以前都有家裡的司機接送,她沒有帶傘的習慣,低頭看一眼腳上價格昂貴的繫帶高跟鞋,那是她大學畢業前花了一個月的零用錢買來的,不能沾水,不然就報廢了。
  她自嘲地笑笑,現在再也不比以前了,她要去哪裡,都不會再有專用的司機開車接送她,以前表面上跟她很要好的朋友,也不會給她雪中送炭,那些很熱衷追她的男生,看她家破產了,她成了落魄千金,都改了一副面孔,甚至說讓她陪他們過夜,他們可以給她錢。
  她覺得那些人都很噁心。
  她是很愛花錢很愛購物,可她不是為了錢出賣自己的人。
  需要錢,她可以工作去賺,大不了少花一點,反正她家雖然沒錢了,她以前買的衣服鞋包夠她用很久。
  看腳上的鞋子,又望向似乎短時間內不會停雨的天空,她乾脆脫下了鞋子拎在手上,又拿起包包擋在頭頂,光著腳丫大步地往雨裡跑去。
  公車站就在前面一百公尺外的地方,她想早點回家。她父母最近狀況都不是很好,她要陪著他們。
  可當她在雨中奔跑時,身後傳來兩聲車喇叭聲,她回過頭,透過雨刷一下一下的擺動,她看到蔣宇寒那張萬年冰山臉。
  她想閃一邊讓他的車子先過,可對方似乎在等她上車,她感覺雨越來越大了,砸在她赤裸的肌膚上有些疼,便拉開車門上了車。
  「繫好安全帶,報一下妳家地址。」蔣宇寒看也不看她一眼,只專注前方道。
  江子琳把手中的鞋放下,又把包放腳邊,繫好安全帶後,她跟蔣宇寒說了出租屋的地址。
  蔣宇寒啟動車子,開入雨簾中。
  「蔣總裁,謝謝你送我回家。」江子琳抬手抹一把臉上的雨滴,跟蔣宇寒道謝。
  「我只是不想第二天有人生病耽誤我的工作。」蔣宇寒冷冷的口吻道。
  江子琳發現雖然淋了雨,身上卻暖暖的,她才發現蔣宇寒調了空調的溫度。而她腳上踩的墊子也很舒服,雖然也坐過很名貴的車,但她發現蔣宇寒這車是真的很高級,空間很大,沙發很舒服,車子性能也很好。
  等紅綠燈的時候,蔣宇寒才瞥一眼正望向車窗外的江子琳,她身上被淋濕,薄薄的布料下,露出了她內衣的輪廓,姣好的身材顯露無遺她卻不自知,一雙腿很性感地併攏著,光著雪白的腳丫,再看她濕漉漉的栗色頭髮在滴著水,他皺皺眉,把紙盒遞給她道:「把身上擦擦,別弄濕了我的車。」
  「喔,好。」江子琳接過紙盒抽出面紙擦拭身上,低頭才發現胸前的布料緊貼她肌膚,現出一片粉色,她臉上微微發燙。
  蔣宇寒開著車,沒有多說什麼,一路把江子琳送回家,也不等她說謝謝,就一踩油門疾馳而去。
  他長相不凡,很有魄力,女人緣很好,但他很挑剔女人,沒有女人能真正入他的眼,更別說走進他的心,即使美豔像江子琳這樣的女人也不例外。
  江子琳看著消失在雨簾中的車子,覺得蔣宇寒其實人很好,只是臉太臭有點嚇人,不過,她會在工作上加倍地努力,這份工作,她不能丟。
 
  ◎             ◎             ◎
 
  週三早上,蔣宇寒帶著江子琳到臺南出差,雖然只是短短兩天的時間,他不希望她再給他添什麼麻煩。
  車上,司機開著車,蔣宇寒讓江子琳臨時寫一份資料,他便閉目養神了。前一夜他寫了一份很重要的企劃書,緊接著得用錢打通很多的關節人脈,才能達成他的目的,把臺北市郊那個大企劃案給拿下。
  而讓江子琳寫的資料,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但也是他接下來兩天的行程需要注意的地方。
  可等司機停了車,他驀然睜開雙眼,才發現江子琳還抱著筆記型電腦在抓腮撓耳的,一看就知道這半天她還沒弄出來他想要的資料!
  他氣壞了,看江子琳手指在鍵盤上笨拙地敲字,又看她今天身上的衣著,淺粉色上衣配白色窄管褲,腳上是一雙價格不菲的高跟鞋,再看她耳垂那枚珍珠耳環,他知道,她是嬌養慣了的,根本不適合工作,讓人養著還差不多。
  他冷淡道:「什麼經驗都沒有,妳為什麼要逼自己出來工作?」
  江子琳敲字的雙手頓了頓,轉過臉來看著蔣宇寒,沒有看到他臉上的不悅,她便對他一笑。
  「我沒有逼自己,我是真的想工作的。」
  她想著,家裡的事情還是不要告訴外人比較好,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之前她告訴幾個要好的朋友,她們立即翻臉不認人了。
  看著眼前足以令人神魂顛倒的笑容,蔣宇寒不為所動,只是心裡冷冷一笑,想著江子琳這女人,又笨又嘴硬,明明什麼都能讓人一眼看透,偏又要逞強,他倒是要看看她有多能耐。
  「打錯字了。」他瞥一眼電腦螢幕,漫不經心的口吻提醒她。
  「喔,是哦,我太不小心了。」江子琳忙刪除那個打錯的字重新打,一點都不為自己犯的低級錯誤慚愧。
  「我覺得妳真的不適合做秘書的工作,很粗心,經驗也不足。」蔣宇寒一針見血地指出江子琳的毛病。
  江子琳停下手頭上的工作,一本正經地望向蔣宇寒,「蔣總裁,其實我到蔣氏集團來並不是應徵總裁秘書這份工作的,我是想應徵策劃工作,我比較擅長那個,可是張經理說總裁秘書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就把我安排到你身邊工作了,我……如果我真的做的不好,你能別辭退我嗎?就讓我調個職位也好……」
  蔣宇寒若有所思的樣子點點頭,「原來是這樣,我知道了……」
  江子琳看蔣宇寒是這態度,她澄澈的眸子盯著他,試探性地問道:「你是想把我調走嗎?」
  蔣宇寒揉揉眉心道:「那就要看妳的表現了,從總裁秘書調到別的職位,在公司裡面算是降職,說不定到新職位,更受白眼。」
  江子琳有些慌,「那我能繼續留在你身邊做事嗎?」
  蔣宇寒打量她一下,很難得那麼有興致去了解一個女人,他平靜道:「那就要看妳的表現了,說說,妳會什麼。」
  江子琳太需要這份工作幫家裡減輕負擔,她對蔣宇寒道:「我可以陪你應酬幫你擋酒,可以給你準備出席各種場合的時候合適的衣著,還有採購送禮我最拿手了……」
  蔣宇寒打斷了她,「妳不如直接說妳很會花錢。」
  江子琳一臉的單純,「對啊,我最愛花錢購物,好像我別的本領沒有,就最擅長這點。」說到這裡,她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忙道:「不是,別的我也很會,就是在花錢上……」怎麼又繞回花錢上了呢,她吐吐舌頭,對蔣宇寒一笑。
  蔣宇寒發現江子琳這女人,就像一張白紙,還沒有染上絲毫雜質,是個思想單純的人。不過他很明白一點,就是她家一定遭遇什麼變故,讓這個過去可能任性又天真,揮金如土的大小姐不得不拋頭露面出來工作。
  他也不是很難溝通的,對她道:「可以,我給妳機會表現,表現得好的話,妳就可以繼續在我身邊做事。」
  江子琳笑得天真,「好啊,那就一言為定。」
  蔣宇寒倒是要看看,她有沒有她說的那麼厲害。
 
  ◎             ◎             ◎
 
  到了下榻的飯店,很快就要進行接下來的行程,在房間裡面,江子琳打開蔣宇寒的行李箱,這還是蔣宇寒第一次願意讓一個女人來碰他的私人物品。
  蔣宇寒看江子琳把他行李箱裡的衣物掛到衣櫃裡面,翻到貼身衣物時,她一副害羞的樣子對他道:「你的內衣褲你自己放好,我不要幫你整理哦!」
  那副樣子,透著一股孩子氣,讓他又好氣又好笑。
  「我可沒讓妳幫我整理,是妳主動的好不好?」
  江子琳氣結,「是你說讓我好好表現的,我要不做,你又來挑我毛病了!」
  蔣宇寒反駁她道:「我是那麼苛刻的上司嗎?」
  江子琳呵呵地冷笑兩聲對他道:「你還記得嗎?我不就是沒經驗犯了點錯,你咧,對我說,明天起,妳不用來了!」她還學著蔣宇寒的口吻繪聲繪色的樣子說。
  蔣宇寒發現,他要是好說話一些,眼前這女人就得寸進尺,都不把他當上司了,「妳要再不上不下的,就真的不用來了。」
  江子琳一聽忙閉上嘴巴,默默地做事不敢再惹蔣宇寒生氣。
  她看到蔣宇寒身上穿著黑色西裝,但領帶不是很搭,就從他帶來的領帶裡面很認真地挑出一條來對他道:「蔣總裁,你換上這條領帶會更加適合。」
  蔣宇寒點點頭,抬手解領帶準備換上。
  「我來幫你!」江子琳很主動。
  蔣宇寒其實不是很習慣讓人幫這些,明明自己可以來,但江子琳已經伸手幫他解了,他只好讓她來。
  江子琳以前經常幫父親繫領帶,這難不倒她,踮起腳尖,她給蔣宇寒解開原來的領帶,又把她挑的那條繫上去。
  蔣宇寒低頭看江子琳光潔的額頭,瀏海很柔軟很飄逸,注意到她的睫毛又長又捲,撲閃一下像小扇子,鼻尖挺直秀氣,嘴唇很紅潤,不經意間,他還聞到一縷似有若無的香味,讓他心神一震。
  他別過臉去不再看她。畢竟以他的身分和地位,送上門來的女人他都不要,他還不至於因為想要女人玩辦公室戀情。
 
  ◎             ◎             ◎
 
  前去談生意的路上,江子琳看著車窗外臨街商店,突然靈機一動,跟蔣宇寒提議道:「這次跟譚老闆談生意,聽說譚太太也陪同出席,我覺得,可以給譚太太買一份見面禮,說不定會讓接下來的談判進展得更順利。」
  「可以。」蔣宇寒接受了江子琳的提議,他其實很重視這次的合作企劃,如果談下來,是很大的利益,可是他也了解到,有很多人想爭取這個企劃,雖然說談合作就是看實力,但他覺得拿出點誠意來也挺好。
  「我想想送點什麼……」江子琳對買買買特別地感興趣,不過這次是談生意,她得慎重些,不能讓蔣宇寒失禮。
  蔣宇寒看江子琳認真思考的樣子,有點忍俊不禁,想著她要是工作有這麼認真,也不至於讓他想辭退她。
  「我想好了!」江子琳對蔣宇寒一笑,突然發現他在盯著自己看,兩人視線對上,都有些怔住。
  蔣宇寒端正地直起腰道:「說說看。」
  江子琳回過神來,看到蔣宇寒冷如冰霜的一張臉,想著剛剛一定是錯覺,於是答他道:「送胸針吊墜,手工訂做的那種。因為我聽說譚太太很愛收集珠寶,送這個準沒錯,投其所好嘛!」
  蔣宇寒沒好氣地笑了,「時間緊湊,妳說上哪找這樣的胸針?」
  江子琳對他一笑,「我有帶,昨天手工作坊的老爺爺給我打來電話,說我之前訂做的胸針做好了,我拿回來就放包裡,雖然不是非常貴,可是真的很別緻。」說著,她轉身從放在一旁的包裡取出一枚胸針來。
  那是一枚精緻的蜻蜓胸針,綠色為主調,身體還有翅膀上點綴著各色大小不上的碧璽,寶石,熠熠閃光,有種很夢幻的復古美感。
  蔣宇寒不得不承認,江子琳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江子琳把那枚胸針放到胸口,對蔣宇寒道:「看,當胸針不錯吧?還有,也可以做吊墜。」說話間,她把那胸針放到胸口她項鍊吊墜的位置比劃比蔣宇寒看。
  蔣宇寒猛地瞥到她雪白領口那處誘人的溝壑,他輕咳一聲,視線移向別處,繼而對江子琳道:「喜歡的東西拿來送人,妳捨得?」
  江子琳輕嘆一口氣道:「我本來就想把它轉賣了給家裡還……」突然意識到自己差點把家裡的情況說漏嘴了,不想他小瞧她,她忙噤聲,接著對蔣宇寒道:「還好,我看上別的東西沒那麼喜歡它了,賣了它就可以去買。」
  蔣宇寒挑挑眉頭,「妳怎麼就覺得,我會買妳這個東西?」
  江子琳一咬牙,「這不是東西,是我很認真畫設計圖,讓那個手工作坊的老爺爺做的好不好?」
  蔣宇寒無聲地笑了,看江子琳那麼珍視這胸針,就知道她喜歡到不行,至於她剛剛好像無意透露她家要還債……他不免好奇,問她道:「妳家欠了很多錢?」
  江子琳卻一口否定,「沒有啊!」
  蔣宇寒回想起他之前要辭退她,她就哭,他有點搞不懂這女人。看她的確想賣,他就點點頭,「好了好了,我買了。」
  江子琳把那枚胸針放回木頭飾盒裡蓋上,想著這樣也好,可以換一筆錢解燃眉之急,不過那枚胸針,也只能忍痛割愛了。
 
  ◎             ◎             ◎
 
  很順利地談好生意,也把企劃案給拿下來了,雖然按蔣宇寒的行事手段,談這生意不難,但他不得不承認,果然是女人更懂女人,江子琳送的那枚胸針,更加深了譚老闆夫婦對蔣氏集團的好感,可以說是錦上添花。
  晚上有個應酬,他就讓江子琳陪同,想著她能擋酒,他就能更加頭腦清醒地談生意。
  宴席上來的幾個老闆都是臺南這邊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雖然年紀不小,帶的卻都是年輕女人,什麼關係,也就心照不宣了。
  江子琳跟在蔣宇寒身邊進場的時候,一下子就把在場的女人都比了下去,她特意挑了一件漂亮不失莊重的黑色小洋裙,隨意別了一枚玫瑰胸針,顯得大方得體。
  她家生意沒有破產前,她偶爾也會陪父親應酬,很懂得酒席禮儀,這比辦公室裡面的秘書工作要簡單得多。
  她跟在蔣宇寒身邊跟那些老闆寒暄,又是拍馬屁又是巴結那些老闆,一顰一笑都讓人感覺賞心悅目。
  「蔣總裁,你這個說話嘴巴特別甜,又漂亮又可愛的秘書小姐,我可是記下了,以後你可要多帶她來啊,她說話我愛聽!」
  江子琳笑得開心,謙虛道:「何老闆,你過獎了!」
  蔣宇寒淡淡一笑,「何老闆喜歡,我多帶她來就是。」
  何老闆哈哈地笑,一摟身邊的女人道:「我喜歡歸喜歡,但你要這麼說,我身邊這位小姐可是要生氣!」
  何老闆身邊的年輕女人笑笑,不敢多說什麼。
  飯局上,別的企業主遞上來的酒,江子琳都幫蔣宇寒擋了,很小杯的酒,三五杯她還是可以應付的,喝多了她就難以招架了,但她還是打起精神來,到最後,她站起身來和別人乾杯的時候,身子都有點搖搖晃晃了。
  當她坐回椅子上時,暈乎乎地往蔣宇寒的身體上傾斜,蔣宇寒穩住了她。
  「呵呵,我好像不太能喝了。」江子琳說完,腦袋往蔣宇寒的肩膀一靠。
  蔣宇寒有些無奈,這女人的話,信一半就好,還打包票說自己能幫他擋酒,沒想到她酒量差得可以,沒兩杯就醉了。
  一旁的老闆拍拍蔣宇寒肩膀道:「蔣總裁,豔福不淺啊!」
  蔣宇寒覺得這老闆大概是誤會了什麼,不過他也懶得解釋,看江子琳的確是醉了,他便扶她到一邊的沙發上讓她休息,然後回到飯桌上繼續談生意。
  「蔣總裁,你家江秘書喝多了,不能幫你擋酒,我來敬你一杯!」飯局的主人對蔣宇寒舉起酒杯。
  蔣宇寒端起酒杯和對方碰杯,一仰頭喝光杯中的酒水。
  一場飯局下來,他也有了些醉意,不過談到生意,不會有人傻到拒絕跟他合作,所以最後也談攏了。
  結束飯局的時候,有人拍拍蔣宇寒的肩膀道:「蔣總裁,今天晚上,可別折騰太累了。」
  蔣宇寒蹙起眉頭,這些人,一個說他豔福不淺,一個讓他別折騰太累,可他跟江子琳就純粹上司跟下屬的關係,沒別的。
  他懶得解釋,走到沙發前看趴在沙發一頭的江子琳,她臉上都浮起一抹不正常的酡紅色了,他抬膝蓋踢踢她的腿,用命令的口吻道:「起來,回去了。」
  「唔……別吵……」江子琳睡夢中用不耐煩的口吻道。
  「妳不回去了嗎?」蔣宇寒繃著臉道。
  「不回……」江子琳嘟囔著。
  蔣宇寒輕嘆一口氣,知道就算叫醒她,她也走不了,乾脆抱她回飯店房間好了,他彎下腰,手臂抱在她頸後,另一手臂抱在她膝蓋下,他冷著臉抱起她,大步離開包廂。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