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賣了初夜
【6.2折】賣了初夜

六年前,互看不順眼的兩人,一個刁蠻嬌氣, 一個淡定內斂, 可穆聲野卻將她捧在心尖上, 寵成肆意妄為的小女人。 六年後,蘇俏被逼婚了, 買婚交易的男人叫穆聲野, 蘇俏本來是打死不嫁, 可穆聲野的逼婚,她躲不了。 本以為就是名義上夫妻, 同居不同房,新婚夜,穆聲野卻把她拉上床折騰。 看著對她毫不手軟,睡了一夜又一夜的男人, 蘇俏乖乖任他寵, 任他哄,畢竟比起其他聯姻交易, 穆聲野這種把她寵上了天的男人, 可是打著燈籠也找不著, 更別說還把她養得更矯情,明明心裡喜歡, 卻還嘴硬不承認,誰知,穆聲野婚前竟然就養女人, 這下子, 蘇俏就算愛了,也要說不愛,離婚, 非離不可,這種不忠成的男人,她惹不起!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2/1/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20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13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25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19
睡了 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9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23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6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5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29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47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1
夫寵之妻令如山
NT$118
銷量:31
降妻為妾
NT$118
銷量:42
第一夜這麼難
NT$118
銷量:34
復婚契約
NT$118
銷量:19
初夜過後
NT$118
銷量:52
不嫁難下床
NT$118
銷量:46
逃不掉的婚債
NT$118
銷量:32
總裁又來拐婚
NT$118
銷量:38
寵妻不准生
NT$11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73
夜劫
NT$118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5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43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3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118
銷量:207
囚妻
NT$118
銷量:216

這個女人,他寵上了天,覬覦她的根本找死;
這個男人,專來剋她的,被他逼婚只能從了!


六年前,互看不順眼的兩人,一個刁蠻嬌氣, 一個淡定內斂,
可穆聲野卻將她捧在心尖上, 寵成肆意妄為的小女人。
六年後,蘇俏被逼婚了, 買婚交易的男人叫穆聲野,
蘇俏本來是打死不嫁, 可穆聲野的逼婚,她躲不了。
本以為就是名義上夫妻, 同居不同房,新婚夜,穆聲野卻把她拉上床折騰。
看著對她毫不手軟,睡了一夜又一夜的男人, 蘇俏乖乖任他寵,
任他哄,畢竟比起其他聯姻交易, 穆聲野這種把她寵上了天的男人,
可是打著燈籠也找不著, 更別說還把她養得更矯情,明明心裡喜歡,
卻還嘴硬不承認,誰知,穆聲野婚前竟然就養女人, 這下子,
蘇俏就算愛了,也要說不愛,離婚, 非離不可,這種不忠成的男人,她惹不起!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蘇俏剛從車上下來,就看到等在門口的蘇父,她眼睛一彎,帶著幾分傲嬌朝爸爸跑過去,「爸,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會走丟,你不用在門口等我。」
  「當然要等妳。」看到穿著校服的女兒跑過來,聽著她嬌嗔的撒嬌,蘇父臉上笑容藏不住,「爸爸今天有事,不然就去學校接妳了。」
  「我知道,你很忙。」蘇俏把書包遞給爸爸,挽著蘇父臂彎往家走,她的家是一處小別墅,兩層的洋樓看起來很古樸,只住了父女倆,還有照顧她很多年的外佣阿姨。
  蘇俏沒有對母親的記憶,據爸爸說,她的媽媽非常漂亮,只是和爸爸感情不好,蘇俏才四歲,她就離開去了其他地方,結束了這段婚姻。
  對自己的前妻,蘇父提起的時候語氣和平,並沒有怨氣,他甚至理解自己的妻子,兩個人的婚姻是商業聯姻,她也試了很多次,還是沒愛上他,最後兩年非常痛苦,一度抑鬱,既然愛不了,那她選擇離開,也不算什麼錯,兩個人都努力過了。
  在蘇父好心態的影響下,蘇俏也不覺得沒媽媽是什麼遺憾,反正老爸所有的愛都給了她,她一點都不覺得委屈。
  「最近在學校怎麼樣,有沒有遇到開心的事情,爸爸最近比較忙,沒辦法陪妳,不要生氣。」蘇父看著亭亭玉立的女兒,溫柔地問道。
  「還不是那樣,你知道我成績不好。」哪怕是國三的關鍵時刻,蘇俏也沒學習壓力,爸爸從來不追問她的成績,只希望孩子開心,既然如此,蘇俏也沒勉強自己辛苦上進,維持著班級前十五名,不太慘就好。
  「我女兒已經很棒了。」
  聽著爸爸寵溺的話語,蘇俏故作不滿,「不能這樣,你怎麼一點都不著急,我這麼笨下去,什麼時候才能接你的班,讓你享受晚年的清閒。」
  看著女兒嬌俏的臉蛋,孩子氣的話語,蘇父忍俊不禁,「我才三十七歲,想晚年生活早了點吧,再說妳只喜歡跳舞,對生意不感興趣,以後讓妳接班是不可能的,只能想辦法找人幫妳。」
  「幫我,誰能幫我?」蘇俏笑了,「你要再生一個?」
  「這個比較難。」蘇父逗著女兒玩,「再生也來不及了,只能另闢蹊徑。」
  「還有什麼蹊徑?」蘇俏不以為意,她在蘇父面前從來都是沒大沒小,爸爸寵她像是唯一的珍寶,就連好朋友方雅寧都說她被寵壞了,非常嬌氣。
  「送妳一個哥哥怎麼樣?」蘇父意有所指,說完仔細觀察女兒的表情,想看她的反應。
  蘇俏只驚訝了一秒,就笑咪咪開口,「好啊,你去給我撿個哥哥好了。」
  開玩笑,要是老爸現在發展第二春,給她生個弟弟妹妹還有可能,哥哥,怎麼可能。
  蘇俏不以為然,可她剛走到別墅,還沒進門,就被爸爸拉住了手,「寶貝,等一下,爸爸有事要說。」
  「什麼事?」蘇俏扭頭看蘇父,眨眨眼,十四歲的女生不需雕飾就散發香味,像是毛絨絨的水蜜桃。
  蘇父語氣遲疑,「爸最近比較忙,妳知道吧。」
  「知道啊,忙朋友的事,上次說過,你總喜歡給人幫忙,沒原則的老好人一個。」
  「這次是真的沒辦法。」蘇父訕笑著,「問題比較嚴重,我朋友去世了,他開車時候喝了一點酒,發生意外沒有搶救過來。」
  蘇俏疑惑地看著蘇父,還沒經過生死的年紀,對這種事感覺很奇怪,「爸,你在講故事嗎?」
  看著女兒純淨的眼神,蘇父嘆氣,「我也希望這是一個故事,可惜不是,他妻子也在車裡,當場走了。」
  蘇俏蹙眉,「這麼慘,那你告訴我……」她不懂爸爸為什麼告訴自己,雖然很同情,但自己好像也做不了什麼,畢竟她國中都沒畢業。
  蘇父滿臉悵然嘆了一口氣,又看向女兒,「問題的關鍵是,他們還有個上高中的兒子,俏俏,妳穆伯伯把他託付給我了,他說願意用公司的一半產權,來換我照顧孩子三年,等他二十歲。」
  蘇父摸摸鼻子,「我答應了。」
  蘇俏呆了一會,她悶悶開口,「爸,你不會為了搶奪人家的家業才答應的吧?」電視劇都是這麼演的,難道一向老好人的爸爸要做壞人。
  聽著女兒的追問,蘇父哭笑不得,「小沒良心,爸爸是這種人嗎,我答應照顧他,但沒說要穆家的東西,只是暫代管理,等他成年會交給他。」
  為什麼會幫好友,蘇父也說不清楚,他遲疑了兩天,最終在好友去世前一晚,他睡到半夜夢到自己出意外,蘇俏沒了家人幫忙,被欺負的不成樣子,流落到大街上,夢到這一幕,蘇父夢裡驚醒過來,終於決定幫忙,不為什麼,哪怕是從父親的角度去思考,他希望有人能陪著蘇俏。
  也希望如果自己不幸發生意外,也有人能照顧她。
  當然,這話不能講,不吉利,還會惹得蘇俏生氣,她看著沒心沒肺,其實對自己依賴心很強。
  而且,另一個孩子確實引起了他的同情心,在好友彌留的那幾天,他說了很多自己的往事,小時候跟著父親去了英國,長大後卻受不了家族長輩的冷酷擺佈,堅持和妻子結婚才離開英國回到老家。
  現在他去世,也不捨得把兒子送到那個冷酷又無情的大家族去,寧願託付給最好的朋友蘇父。
  「哦。」
  「乖女兒,妳聽懂了嗎,我們家要多一個哥哥了。」
  蘇俏不以為意,「好啊,看在他很可憐的分上,我勉為其難對他好一點。」
  蘇俏竟然這麼平靜,蘇父很意外,等她放學之前,還在思考用什麼安撫女兒,從妻子離開那時開始,他和女兒相依為命,儘管家境好,金錢上沒有委屈過,可感情上卻覺得欠了蘇俏,所以蘇父一直對蘇俏寵的誇張,把她寵成了有些嬌蠻的性格。
  這件事,他怕女兒不同意。
  蘇父感慨,「真乖,就知道我女兒懂事,哥哥現在被我接回來了,失去家人心情不好,妳別給他搗亂。」
  蘇俏眉梢一挑,「他都這麼大了,又不用我哄著,不就是住幾年,隨便啦,誰會給他搗亂,要是他不想理我,我也不理他。」她哼了一聲,推開門走進去,做好了看到陌生人的打算。
  但客廳裡沒有人,蘇俏扭頭看一眼蘇父,在他的示意下走上樓。既然決定幫忙,就幫到底,蘇父住在一樓,原本想讓男孩住在自己隔壁,想到年輕人聊的來,面對長輩會尷尬,為了不讓他彆扭,蘇父選擇了二樓的客房,兩個人各占一邊,非常公平。
  蘇俏跑上樓,敲了一下還沒等到回應,徑直推開了客房的門。
  自己家裡還要敲門,已經夠給他面子,暗暗想著,蘇俏臉上露出幾分傲氣,她想給來人一個下馬威,卻在打開門後愣住。
  他正在收拾房間,儘管阿姨已經打掃過,他還是重新收拾一遍,那男生脫掉了外套,只穿襯衫,高高挽起的袖子下面是緊繃的肌肉線條,陽光從窗口照射進來,半明半暗映在臉上,勾勒出俊朗的眉眼,像是一幅畫。
  聞聲轉頭,容貌不俗,眼神卻很冷,沒有光彩。
  蘇俏是想給他一個下馬威的,到了自己的地盤,這傢伙不能太囂張,可她看著比自己高了一頭的男生,完全不像想像中的樣子,她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
  跺腳轉身,蘇俏走到門口又拐回來,對上他眼睛,「我叫蘇俏,你叫什麼?」
  男生看她一眼,「穆聲野。」
 
  ◎             ◎             ◎
 
  穆聲野來家裡的半個月,蘇家兵荒馬亂。
  對十四歲的蘇俏來說,她不介意多個哥哥,反正家裡足夠大,不過是多個人吃飯多睡一間房,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這個傢伙確實很可憐,又長得很帥,比漫畫裡的男主角還要英俊,是帶出去會被朋友羨慕嫉妒的好模樣。
  長得也很結實,不知道吃了什麼長的這麼高,誰再敢追她糾纏她,穆聲野一拳都能把人打倒。
  有這麼一個哥哥給自己撐場,她好像不吃虧。
  而且穆聲野看起來很省心,除了待在自己房間,很少鬧出什麼動靜。
  蘇俏覺得自己能夠和他好好相處,可她很快發現自己想錯了,多了一個人是不會佔什麼,卻能讓她渾身不舒服。
  蘇俏從來沒見過穆聲野這麼難搞的人,從小到大,她都是被寵著的,因為長得可愛漂亮,哪怕在學校,每天都有男生追求討好她,她從來沒見過穆聲野這麼討厭的人。
  明明自己大度的釋放了善意,不但接受了他的存在,還主動給他打招呼,沒想到這傢伙卻像是一塊石頭,又臭又硬,每天不說話,冷著臉不理她的好意就算了,就連爸爸對他的擔憂也不感激。
  每天除了學習就是學習,就連吃飯都不在乎,一副要升天的架勢,最氣人的是,這傢伙根本不像是十七歲的男生。
  突然多了哥哥,蘇俏忍不住對好閨蜜方雅寧秀了一下,她把人帶回來,以為穆聲野看多了客人會熱情一點,誰知這傢伙依舊冰冷,不肯多一點表情,害她在閨蜜面前丟了面子,至此蘇俏耐心告罄,再也不肯給他一個好臉。
  穆聲野面無表情,她就更凶,穆聲野不開口,她就唸個不停,穆聲野不吃晚餐,她就端著飯碗賴在他房間,大嚼特嚼,不管做什麼,就是要處處和他作對,讓他安靜不下來,最好氣到抓狂蘇俏才高興。
  可惜,蘇俏用盡了所有的辦法,穆聲野就是不動如山,臉色平淡的沒有一點起伏,害她又氣又惱,還沒有更好的辦法。
  這麼折騰下來,蘇俏把自己累得夠嗆,穆聲野還是沒認輸,唯一慶幸的是爸爸並沒有阻止自己搗亂,有時候甚至會默許……蘇俏想不明白原因,莫名其妙。
  踩著很重的腳步跑上樓,蘇俏沒好氣地推開房門,「下來吃晚餐,你是不是聾了,都喊你三遍了?」
  她語氣惡劣,沒好氣瞪著房間裡的男生。
  穆聲野摘下耳機,哪怕被凶巴巴瞪著,也沒有半點表情,他眼神沉寂沒有波瀾,不像是十七歲的年紀,「不餓。」
  「早就說過了,不餓也要吃。」蘇俏聲音甜,語氣卻很凶,面對高自己太多的男生,她毫不怯場,站在穆聲野面前瞪著對峙,「你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嗎,這是我家,我做主。」
  穆聲野起身,居高臨下看著她,盯著蘇俏氣鼓鼓的臉頰,兩個人僵持一分鐘,他最終還是垂下眸子,一言不發往外走。
  又一次勝利,蘇俏冷哼一聲,「早點聽話不好了。」
 
  ◎             ◎             ◎
 
  聽到開門的聲音,餐桌上的蘇父鬆了一口氣,「下來了,盛飯吧。」
  傭人阿姨在家裡做了很多年,小時候來的,已經不能算是幫傭,算是半個蘇家人,見蘇父鬆了一口氣,忍不住笑起來,「先生別擔心,俏俏有辦法,小野拗不過她,一定會下來吃飯的。」
  「怎麼能不擔心,這孩子瘦了太多。」蘇父嘆氣,穆聲野已經搬來半個月,他雖然和穆父熟悉,可因為家裡沒女主人,兩邊家庭並沒有太多聚會,對穆聲野,蘇父之前見過幾面,並不怎麼熟悉。
  當時只覺得是個成熟懂事的好孩子,可自從父母去世,這孩子被迫長大,比往常更多了許多冷漠。
  這段時間,蘇父已經兩次和他談心,對這個失去父母的孩子,他非常心疼,想開解他敞開心扉,放心待在家裡,可無論蘇父怎麼說,穆聲野都沒什麼表示,這個孩子好像天生比別人冷靜一些,半點心思都不肯露出來。
  如果不是穆聲野瘦得太多,甚至看不出失去父母的傷心,面對這樣一個孩子,蘇父很頭疼,他寧願穆聲野像自己的女兒一樣,哪怕哭幾次鬧幾次都行,這樣憋著不行。
  幸好,還有蘇俏。
  穆聲野剛搬進來的幾天,就在蘇父頭疼該怎麼開解這個孩子的時候,他發現穆聲野似乎對蘇俏更寬容,無論自己說什麼,他都沉默以對,可蘇俏說的話,穆聲野沒辦法不聽,誰讓自己的女兒也強的很。
  往常他和阿姨都把蘇俏當成寶貝寵,說一不二,現在家裡多了一個不服從的,蘇俏就和他較上勁。
  穆聲野喜歡安靜,蘇俏偏偏要去人家房間吵,穆聲野被他安排指導蘇俏學習,她偏偏裝笨什麼都不懂,就連吃飯這件事,失去親人的孩子沒胃口,可蘇俏不管這些,只要晚餐做好人不下來,她就跑上去把人揪下來。
  對自己女兒欺負穆聲野這件事,蘇父只看不說,身為蘇俏的父親,他最是了解自己的女兒,蘇俏平時有些驕縱,可絕對不是壞孩子,如果真的討厭穆聲野,她完全可以不理會對方,何必每天因為吃飯這件事較勁。
  她只是嘴硬心軟,用另一種方式關心穆聲野,雖然凶了點,但效果確實不錯。
  跟在穆聲野身後下樓,蘇俏有點得意,她洋洋自得地看了爸爸一眼,又看了桌上的菜,眼睛一亮,「阿姨,今天做了清蒸蝦。」
  「是呀,妳最喜歡吃。」。
  「謝謝阿姨。」蘇俏坐下來,她的位置和穆聲野挨著,她哼了一聲,嬌聲嬌氣說道:「我不喜歡剝蝦。」
  蘇父無奈地笑看女兒,「都多大了,自己剝。」
  「我不要,爸你幫我。」蘇俏被紮過幾次,堅決不要。
  「都是大女孩了,還撒嬌。」蘇父雖然說著話,卻已經伸出手,他還沒端到盤子,有人比他動作更快。
  「我來。」穆聲野面無表情,說話的時候已經剝起來,他修長的手指比蘇父更靈活,剝蝦剝的很快,盤子裡很快就堆了七八隻。
  往常在飯桌上一句話都不多說,穆聲野突然的開口讓蘇家父女都愣了一下。
  蘇父還來不及高興,蘇俏嘀咕一句,「我可不會謝謝你。」
  她以為穆聲野不會回答,可把蝦放在她盤子裡的男生淡淡開口,「不用。」
  蘇俏瞥了他一眼,「我吃不了這麼多。」她噘起嘴巴,插住幾個蝦送回穆聲野碗裡。
  穆聲野突然看向她,他定定看著蝦,又看蘇俏。
  蘇俏瞪他,「你敢嫌棄我?」
  就在蘇俏不滿的眼神中,穆聲野沉默著把蝦吃了。
  看著兩個孩子你來我往,蘇父悄悄鬆了一口氣。
 
  ◎             ◎             ◎
 
  自從那天開始,蘇俏覺得穆聲野沒那麼討厭了,雖然他還是悶葫蘆,不喜歡說話,可眼裡總算有了人。
  當然,穆聲野也不是沒有優點,他足夠堅強,無論她怎麼騷擾欺負對方,就連蘇父都看不下去,說對方學業重不能搗亂的時候,他都不反抗。
  就這樣,蘇俏一邊嫌棄他,一邊賴在他房裡;會警告他別搶走爸爸對她的關注,也會抱怨蘇父回來的晚,根本不關心她和穆聲野。她最頭疼的是自己的功課,往常好欺負的穆聲野面對她帶回家的成績,壓著她補習到深夜,不寫完作業不准玩。
  哪怕蘇俏理直氣壯說自己功課不重要,以後有爸爸養著,穆聲野也沒手軟,嘲諷她這個成績大學都考不上,的確只能被人養著。
  蘇俏會警告穆聲野要感恩,以後也要對自己好,也會因為鄰居議論穆聲野的家事,氣得一腳踢在大門上。
  她說著討厭這個哥哥,又在穆聲野考上大學的時候,跑到學校洋洋得意說這是我哥。
  蘇俏大考那年,穆聲野陪著,成績出來雖然上不了他的大學,也可以挑選一個不錯的,看著女兒的進步,蘇父大喜,四處顯擺。
  蘇俏曾以為,這個討厭的傢伙會永遠是她哥哥,會成為蘇家的一份子,當初約定的三年時間已經過去,沒有人提出改變,大家似乎都很滿意,她甚至鼓動穆聲野改姓蘇,可她這個計畫還沒成功,事情有了改變。
  穆聲野去了英國。
  他離開那天,她被蘇父帶到機場給穆聲野送行,蘇俏紅了眼睛瞪他,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
 
  ◎             ◎             ◎
 
  六年後
  蘇俏畢業沒有朝九晚五的工作,當然不是找不到,畢竟蘇父自己就有公司,哪怕女兒不想太累,也能安排不錯的位置給她,他願意一直寵著自己的孩子。
  可蘇俏對上班不感興趣,和方雅寧旅遊一段時間,合伙買下一家酒吧,兩個人都不缺錢,也有時間打理,竟然也做的有聲有色。
  晚上九點一過,酒吧群魔亂舞的時刻到來,蘇俏被一個追求者纏得心煩,和方雅寧躲在酒吧後門吐槽。
  「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完全沒感覺好不好,妳不要幫他說話啦。」她嬌嗔著對好友抱怨,沒注意到身邊走來一個人。
  方雅寧看到那人,卻沒當一回事,酒吧太吵,經常有客人來後門呼吸新鮮空氣,有的外面吐了再回去,還有許多男女來後門親熱,所以她沒在意,何況這是她和蘇俏的地盤,高呼一聲就能叫出許多服務生,沒什麼好緊張的,所以男人站在不遠處的時候,完全沒當一回事。
  「好啦,我不搗亂,只是覺得陸璋比較帥。」方雅寧伸手輕輕推了蘇俏一把,「妳最近心情不好,在公司好得好嗎,叔叔的麻煩還沒解決?」
  她問了一大串,是關於蘇父公司遇到的困難,提起這個,樂天派的蘇俏露出無奈,「我去公司做了幾天秘書,可是完全幫不上忙,還添了不少亂,看我做得不開心,我爸不讓我去了,說不需要我擔心,公司轉型都會遇到各種麻煩,他可以解決。」
  蘇俏知道問題沒有蘇父說得那麼簡單,爸爸做了幾十年生意,如果真的容易解決,就不會愁眉不展,回到家也只是強顏歡笑。
  「妳都沒去公司做過事,就算想幫忙,也沒辦法。」方雅寧挑眉,「安啦,妳不要多想,公司遇到麻煩都是正常的,我爸正在幫忙想辦法。」
  因為蘇俏和方雅寧是從小的閨蜜,兩家長輩關係也不錯,蘇家公司遇到麻煩,方家沒少幫忙,可公司的運營和決策不由一個人做主,就算想全心全力付出支持,方氏集團的股東也不會同意。
  蘇俏知道方雅寧已經做了很多,笑起來,「我知道,妳是我最好的朋友,放心,事情很快就可以解決,有家公司主動聯絡我爸,說不定很快就有消息了。」
  「是嗎,太好了。」方雅寧真心為她高興,伸手攬住她手腕,「那妳開心點。」
  「這樣可以嗎?」蘇俏露齒一笑,「滿意了嗎,方大小姐。」
  「滿意。」方雅寧沒形象地大笑,兩個人你追我趕的推搡著。
  「別鬧啦。」蘇俏沒心沒肺和她玩鬧,她力氣沒有方雅寧大,躲閃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什麼,回頭瞧見昏暗中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她嚇了一跳,「你是誰,站在我後面做什麼?」
  男人一言不發,藉著昏暗的燈光打量她。
  看不清男人的臉,但衣著奇怪,來酒吧居然還穿著西裝,蘇俏和方雅寧相視一眼,默契十足往酒吧裡面走,這傢伙怪怪的,站在那裡一言不發,說不定是個醉鬼,她們沒那麼傻,遇到這種情況當然是躲著。
  方雅寧走在前面,突然聽到蘇俏一聲叫,「怎麼啦?」
  「你要幹嘛,走開!」男人突然走到她身邊,蘇俏嚇了一跳,她心跳驟然加快,面露緊張,難道真遇到一個醉鬼,要是這傢伙敢亂來,她會毫不猶豫反擊。
  蘇俏的動作比思緒更快,就在她想著什麼反擊的時候,已經抬腿踢向男人敏感部位,她開酒吧前和方雅寧緊急學了跆拳道,師傅教的頭疼,乾脆說了絕招,男性胯下最脆弱,不能客氣。
  她這麼一鬧,以為這人會離開。
  可對方笑了一聲,抓住她的手腕,「反應挺快的。」
  方雅寧已經衝上來幫忙,聽到男人聲音愣住,和蘇俏互相看了一眼,都只有一個念頭,這男人聲音倒是好聽,還沒有一點醉鬼的感覺。
  「放開我,你誰呀?」蘇俏沒好氣開口,這聲音她覺得熟悉。
  男人鬆開她手腕,就在這時,聞聲而來的服務生摁下了後巷的燈。
  燈光大亮的瞬間,幾人都瞇了一下眼,蘇俏瞪向那人,想看看是誰捉弄自己,看到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她愣住。
  六年的時光不足以讓人變化太多,只添了魅力,已經完全蛻變為成熟男人的穆聲野站在那裡,噙著一絲笑盯著蘇俏。
  方雅寧反應也不慢,「你……俏俏,是妳哥。」
  「我沒哥,他不是我哥!」蘇俏抬腳給了男人一腳,怒而轉身。
  這一次,穆聲野沒躲,任由她腳印留在自己的褲子上。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