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逃下舊愛的床
【6.2折】逃下舊愛的床

男人眼中,俞曉晴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 奈何,追她的男人只想當金主。大學畢業前, 弟弟與女人搞出人命又不想負責,她只得出面領養。 曾經她也奢望過愛情,還跟暗戀的韓雲川表白, 不但被無情拒絕,他還要她別再糾纏,教她哭了好多天。 好不容易走出情傷,五年後的重逢,他成了她的VIP客戶, 他冷漠地態度教她只想躲得老遠,畢竟為錢賣命的她, 可是得罪不起這位大金主。奈何她都識相的躲在角落, 卻被韓雲川給拉上床,睡了…… 俞曉晴沒想過要高攀,可她卻被他給拐了,先是拐進家門, 哄上了床,再把她吃乾抹淨,還不准她逃。 韓雲川一向冷情,對房事也不熱衷,可睡過俞曉晴後, 他卻不想放手,眼見她一心想跟他劃清界線, 大男人的征服慾教他把人撲上床,睡一夜不行睡兩夜, 只要他想,俞曉晴就別想逃,憑什麼?就憑他動心了!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1/09/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12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11
夫寵之妻令如山
NT$118
銷量:8
降妻為妾
NT$118
銷量:8
第一夜這麼難
NT$118
銷量:16
復婚契約
NT$118
銷量:6
初夜過後
NT$118
銷量:17
不嫁難下床
NT$118
銷量:17
逃不掉的婚債
NT$118
銷量:23
總裁又來拐婚
NT$118
銷量:27
寵妻不准生
NT$118
銷量:25
不上床的懲罰
NT$118
銷量:29
涼涼說寵她
NT$118
銷量:35
隱秘的初夜
NT$118
銷量:37
奉子離婚後
NT$118
銷量:36
逃下舊愛的床
NT$118
銷量:43
相公病秧秧
NT$118
銷量:20
馴夫日記
NT$118
銷量:42
寵妻不敢逃
NT$118
銷量:42
總裁床上不講理
NT$11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75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71
夜劫
NT$88
銷量:260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46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4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32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8
囚妻
NT$8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202

吃醋的男人,悶不吭聲,撒撒嬌心就軟了;
任性的女人,說走就走,哄一哄眼就笑了。


男人眼中,俞曉晴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 奈何,追她的男人只想當金主。
大學畢業前, 弟弟與女人搞出人命又不想負責,她只得出面領養。 曾經她也奢望過愛情,
還跟暗戀的韓雲川表白, 不但被無情拒絕,他還要她別再糾纏,教她哭了好多天。
好不容易走出情傷,五年後的重逢,他成了她的VIP客戶,
他冷漠地態度教她只想躲得老遠,畢竟為錢賣命的她, 可是得罪不起這位大金主。
奈何她都識相的躲在角落, 卻被韓雲川給拉上床,睡了…… 俞曉晴沒想過要高攀,
可她卻被他給拐了,先是拐進家門, 哄上了床,再把她吃乾抹淨,還不准她逃。
韓雲川一向冷情,對房事也不熱衷,可睡過俞曉晴後, 他卻不想放手,
眼見她一心想跟他劃清界線, 大男人的征服慾教他把人撲上床,睡一夜不行睡兩夜,
只要他想,俞曉晴就別想逃,憑什麼?就憑他動心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左手攥著工作包,右手拎著給俞玲玲帶的小蛋糕,俞曉晴腳步越走越快,剛走進幼稚園大門,就聽到俞玲玲聲音,穿著裙子的女娃看到她的瞬間眼睛亮起來,和老師說了再見,邁著小短腿朝她跑來。
  怕她衝得太急摔倒,俞曉晴快走兩步,看著小丫頭咧嘴笑得純真小臉,一整天的疲憊盡數消散,俞曉晴有點狼狽地舉著東西,還要把她穩住,「玲玲慢點,媽媽今天下班晚了一點,抱歉。」
  「沒關係,媽媽不急。」俞玲玲性格靦腆,說話軟綿綿地,她目光落在俞曉晴右手拎著的蛋糕上,卻沒有開口要。
  俞曉晴最受不了她這種眼神,濕漉漉大眼睛裡有著孩童的渴望,卻乖巧地不會主動鬧著要,她心軟地一塌糊塗,趕緊把蛋糕奉上,「看,妳最愛的蛋糕,開心嗎?」
  「開心,謝謝媽媽。」俞玲玲接過蛋糕,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我們回家吃好不好?」
  「好,都聽媽媽的。」俞玲玲抓著蛋糕,還要去牽俞曉晴的手。
  接連聽到她叫自己媽媽,俞曉晴沒有半點排斥,彎著嘴角對她笑。
  俞玲玲不是俞曉晴的女兒,是弟弟俞曉冰的孩子,當初未婚生子的一對年輕人沒有責任心,生下寶寶不肯養,看著可憐的嬰兒,俞曉晴不得不代替弟弟肩負照顧孩子的責任。
  一眨眼五年過去,最艱難的日子已經過去,當初的小嬰兒跟著她一點點長大,兩個人情同母女,在俞玲玲心裡,她的媽媽就是俞曉晴,哪怕偶爾出現另一個女人自稱是她媽媽,她還是固執的堅持。
  第一次聽到俞玲玲這麼喊,會覺得不好意思,可看著寶寶紅著的眼睛,俞曉晴只能坦然接受。
  每個孩子都需要媽媽,既然選擇照顧她,也不必介意這一點事情,等她大一點,俞玲玲自然會明白。
  懷著滿腔的愛意在小女孩臉上親了一下,一大一小剛要離開,身後卻傳來踢踏踢踏跑步聲,轉身看到那個一路跑來的小男孩,俞曉晴拉住了抬腳要走的俞玲玲,「玲玲,妳朋友來了,子陽慢點。」
  她認識這個小男孩,和俞玲玲同樣在中班,之前兩個人還鬧過彆扭,這個叫馮子陽的男孩總喜歡捏俞玲玲臉蛋。有一次力氣沒控制好,當場把她家小丫頭捏哭了。
  那天來幼稚園接人,老師滿懷歉意解釋這件事,看俞玲玲臉上沒傷口,想著就是小孩子的玩笑,俞曉晴沒多說什麼,倒是馮子陽的媽媽走過來連連道歉。
  對那個幹練又漂亮的馮子陽媽媽,俞曉晴印象很好,猜到馮子陽這麼做只是喜歡玲玲,她哄著膽小的俞玲玲別害怕,和對方做朋友,後來兩個小孩成了好朋友,俞曉晴和馮子陽媽媽也在接孩子的時候經常聊天,熟悉起來。
  「阿姨好,玲玲,妳要回家了嗎?」馮子陽不捨得分開,表情有點沮喪。
  「對啊。」俞玲玲軟綿綿回答。
  看著小男孩困擾的樣子,俞曉晴忍不住笑,「子陽,等到週一就可以見到玲玲了。」
  「還要兩天,我想和玲玲玩。」馮子陽小大人一樣嘆氣,他發現俞玲玲根本不瞧自己,目光時不時飄向手裡的蛋糕,靈機一動,「玲玲妳喜歡蛋糕,去我家裡玩好不好,我家裡什麼蛋糕都有。」
  「我要跟媽媽回家。」
  「那我給妳帶來。」馮子陽豪氣地撂下話。
  「好,謝謝你。」俞玲玲靦腆地點頭。
  看著馮子陽熱情的樣子,俞曉晴笑彎了眼睛,「謝謝子陽,你對玲玲真好。」她很高興小孩子交到好朋友,畢竟俞玲玲性格靦腆,不太會融入群體,哪怕在幼稚園也大都一個人玩,讓俞曉晴不放心,自從和馮子陽成為朋友,她在幼稚園開朗多了。
  「應該的。」小男子漢很自豪。
  「子陽,你媽媽還沒來嗎?」看到老師還在不遠處站著,俞曉晴疑惑地看四周,卻沒看到那輛顯眼的卡宴,「平時都來的很早,今天怎麼也遲到了?」
  「媽媽沒時間,今天是舅舅來接我。」馮子陽大咧咧,不當一回事。
  「你舅舅還沒來嗎?」
  「沒有,他經常遲到。」
  俞曉晴有點不放心,雖然有老師,可旁邊小朋友都走得差不多,放馮子陽一個人等待這裡似乎有點可憐,想到自己遲到的幾次馮子陽都陪著玲玲,俞曉晴蹲下來看著俞玲玲,「玲玲,我們陪著子陽等等他的家人好嗎?」
  俞玲玲看了一眼蛋糕,雖然很想吃,還是乖巧點頭,「好。」
  得到答案,俞曉晴先去老師那裡說了一聲,讓她不需要陪著,這才回到小孩身邊,看著兩個小傢夥湊著頭看蛋糕,忍不住笑起來,「打開吧,我給你們拿著吃好不好?」
  「好。」小孩子畢竟對零食沒有抵抗能力,異口同聲答應。
  蹲下身托著蛋糕,讓兩個小傢夥你一口我一口吃起來,俞曉晴悄悄捶了一下發疼的腿,來的時候跑得太急在欄杆上撞了一下,剛才還沒感覺,這會兒才感到疼痛。
  半點異樣都沒漏出來,她陪著兩個小傢夥笑鬧著,直到蛋糕吃掉一半,才看到一輛車駛來。
  車門打開,一個高大的男人迎著餘暉走過來,「馮子陽。」
  男人聲音意外的好聽,確定來的人是馮子陽家人,俞曉晴站起身,「子陽,你舅舅來了,那我們先回去了。」
  俞曉晴不怎麼擅長與人打交道,不然俞玲玲就不會變得這麼靦腆,如果是馮子陽媽媽還會留下說幾句,現在是個男人就不打算說什麼,她抓著俞玲玲的手和小男孩道別,可馮子陽舔了舔嘴角的蛋糕,連忙開口,「阿姨別走,天黑了,妳坐我舅舅車子回家。」
  他還想和俞玲玲說幾句話,畢竟週末都不能見面,會想自己的小夥伴的。
  「不用了。」
  俞曉晴還要說什麼謝絕他的好意,可馮子陽已經拉著俞玲玲的手往車邊走,「玲玲,上車,我送妳回家,我舅舅車子很漂亮。」
  「比你媽媽的車還漂亮嗎?」
  「那當然,我媽那輛是女生開的。」
  「慢點,我媽媽還在後面,她的車也很漂亮。」
  俞玲玲扭頭看俞曉晴,想跑回去,又掙不開朋友的好意。
  馮子陽才不管這些,對著走來的男人大叫,「舅舅,你送我朋友回家。」
  他話說的霸道,男人卻也沒反對,他目光打量著俞玲玲,「好。」
  「謝謝舅舅,阿姨快來。」馮子陽已經帶著俞玲玲朝著車子跑去。
  眼看兩個小傢夥走遠,自己根本沒辦法拒絕,俞曉晴只能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朝著幾步外的人走去,「真的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她手忙腳亂顧不得看來人模樣,男人沒有開口。
  等走到眼前,俞曉晴疑惑地抬頭,「不知道會不會耽誤你……呃,韓、韓雲川。」
  她臉色微變,喊出男人名字的下一刻又多了窘迫和不安,俞曉晴下意識後退了半步,又不得不露出笑容,「韓先生,怎麼是你?」
  韓雲川也想問這句話,可男人冷峻的目光落在俞曉晴身上,卻吝嗇回答她的疑問。
  直到兩個小孩等不及地從車窗探出頭來,他才開口,「上車。」
 
  ◎             ◎             ◎
 
  車子平穩行駛在路上,車內氣氛卻極其古怪,前後座位之間像是有道隔,後面兩個小傢夥又笑又鬧,十分開心,坐在副駕駛的俞曉晴卻如坐針氈,她渾身上下都覺得彆扭,寧願走路回家都不想繼續待在車上。
  至於韓雲川是什麼表情,俞曉晴沒敢看,反正不會好,自己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低氣壓。
  馮子陽的舅舅居然是韓雲川,那麼可愛的小男孩,根本不像是韓雲川的家人。
  世界真奇妙,也太冤家路窄。
  俞曉晴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她現在最不想碰到的人就是韓雲川,偏偏就這麼奇妙的遇上。
  就在俞曉晴大氣都不敢喘的時候,韓雲川突然開口,「地址。」
  男人聲音依舊磁性,卻比之前多了幾分冷漠,猜到男人的不快是因為看到自己,俞曉晴悄悄嘆氣,剛開口就被馮子陽搶了話。
  「我知道。」小傢夥歡呼,「舅舅,走那邊走那邊,我去過玲玲家。」
  韓雲川透過後視鏡看外甥,順便看了一眼俞玲玲,小姑娘乖巧地坐在那裡,靦腆笑著,精緻得像個洋娃娃,難怪馮子陽這麼熱情,他雖然年紀小,可看到漂亮小女孩也喜歡和人家做朋友。
  馮子陽還不安靜,湊到俞玲玲面前,「玲玲,等我有了車子,每天送妳回家好不好?」
  小姑娘眨眨眼,「好,什麼時候?」
  「很快,我馬上就長大了,長大了就有了。」
  小孩天真的對話讓韓雲川嘴角微揚,可想到身邊坐著的女人又變得面無表情。
  知道他不想聽自己說話,俞曉晴小聲開口,把自己租的房子位置重新說了一遍,「謝謝,耽誤你時間了。」她說了感謝,趕緊閉嘴不再多話。
  韓雲川瞥她一眼,卻沒開口。
  倒不算耽誤,畢竟兩個人的住處距離不遠,就算是自己回家也要走這條路。
  車裡氣氛越來越尷尬,小孩子無知無覺,俞曉晴卻覺得窒息。
  直到車子來到公寓外,停在路邊,她終於鬆了一口氣。
  可暢快的情緒並沒有持續太久,準備下車時候悄悄看了一眼男人冷峻的臉龐,她只得說服自己鼓起勇氣,遲疑開口,「可以耽誤你一點時間嗎,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想對你解釋一下。」
  俞玲玲已經準備下車,聽到這話疑惑地看著她,「媽媽,我們不回家嗎?」
  聽到那聲媽媽,韓雲川眉頭皺了一下。
  「馬上回去,玲玲車上等我一下,我和叔叔有話要講。」
  「好。」
  聽著小姑娘軟綿的聲音,看著俞曉晴透著祈求和不安的眼神,韓雲川終於伸手開車門。
  直到兩人站在車外,男人才冰冷開口,「我不喜歡在私人時間談論工作,只有五分鐘。」
  「好,謝謝。」儘管只有五分鐘,俞曉晴已經很感激,「韓先生,真的很對不起把你的領帶弄錯了,都是我的疏忽,都是我的錯耽誤了你的時間,我會賠償您的損失當做彌補,只希望還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繼續做你的客服。我們店裡規矩很嚴格,如果讓客戶不滿意就會被辭退,除非得到客戶的諒解,這個工作對我很重要,請原諒我的過失。」
  她忙不迭開口,窘迫不安地解釋著,說的是昨天的意外。
 
  ◎             ◎             ◎
 
  俞曉晴在一家私人訂制服裝店做客服,負責領帶的銷售和推薦,韓雲川是她新接手的客戶。不但如此,這個男人還是店裡重量級的優質客戶,如果不是之前的客服離職,她這段時間又做得比較好,都不會交到俞曉晴的手裡。
  對待這樣的客人,俞曉晴總是比平時更小心,可她沒想到自己那麼小心,還是出了錯,把韓雲川要求的領帶款式弄錯了。
  從來沒犯過這種錯,拿到手裡才知道問題,可韓雲川已經得到消息正在來的路上,她慌了神,等到韓雲川來到店裡只能連連道歉。俞曉晴已經忘了自己說了多少對不起,也承諾願意賠償韓雲川的損失,哪怕領帶高昂的價格會讓她捉襟見肘,她也沒有半點遲疑。
  可即便如此,她也沒有得到韓雲川的諒解,聽到男人那句我拒絕妳為我服務,俞曉晴白了臉,如果不是韓雲川當時有急事離開,她可能當場失去工作。
  她大二輟學,大學文憑都沒拿到,只有高中畢業證書在臺北十分難找工作,這工作還是通過朋友的介紹才被錄取,儘管只是小小的客服,這是她做過所有工作中最好的一個。
  畢竟這家店雖然不是大牌,可經營了幾十年,手工訂製制積累下的名氣吸引了不少客戶,因為產品價格昂貴,在這上班,只要足夠努力認真,就可以賺到很好的薪水,加上佣金,讓她的生活寬裕很多。
  如果失去這份工作,俞曉晴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找到更好的機會。
  所以她不想失去,自從昨天惹怒韓雲川,他匆匆從店裡離開,俞曉晴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通過訊息道歉,可那些消息如同沉入大海,一點反應都沒有。
  原本想著週一上門去道歉,沒想到幼稚園門口見到韓雲川,她要珍惜機會。畢竟主管已經警告她,必須維護好這個出手大方的老客戶,如果韓雲川繼續要求換掉自己,那她只能再去找新工作。
  所以現在看著韓雲川,哪怕機會渺茫,內心又懼怕男人,她還是硬著頭皮說對不起,「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我一定會更加小心服務客戶,絕對不再犯一點錯,請給我一個機會。」
  俞曉晴確實很真誠,如果是別的客服,韓雲川知道自己會鬆口。
  甚至不需要這麼麻煩,哪怕發現領帶出錯,對他來說也算不得什麼,只要店家態度良好,他當場就能原諒客服的馬虎,不會讓一個女人連連對自己低頭求饒。
  可這個人不能是俞曉晴。
  男人眼神複雜,盯著她看了一會兒,語氣卻沒有變得溫和,「俞曉晴,妳知道我拒絕妳的服務不只是因為領帶。」
  他突然開口,俞曉晴又驚又喜,可聽到那句話,瞬間表情緊張。
  可即便如此韓雲川也沒停下,男人毫不客氣打量著她,語氣漠然,「以妳之前對我的糾纏,還有帶來的麻煩,我很難相信妳的承諾。」
  只是一瞬,男人說出的話讓俞曉晴墜入冰冷深淵,她臉色紅紅白白,難堪到極點。
  她咬牙忍耐逃跑的衝動,卻還是固執開口,「事情都過去了,我真的需要這份工作。」
  她幾乎是在哀求,可韓雲川並沒有多麼動容,看著男人眼底對自己的排斥,想到兩人的過往,她心緊繃。果然韓雲川不會接受自己為她服務,哪怕一直道歉也沒用,問題的根源並不是那幾條領帶。
  想到自己將要失去工作,她深吸一口氣,壓抑著心裡的不安。
  俞曉晴唇咬得發白,艱難開口,「韓雲川,我真的不會再糾纏你,你可以相信我。」
 
  ◎             ◎             ◎
 
  不會再有這一刻讓她難堪,聽到自己幾年前對男人的追求被說成糾纏,俞曉晴只想把自己埋起來。
  她已經忍不住要跑掉,可玲玲還等著自己,撞得發疼的腿也越來越軟,力氣像是被那句話抽走,她強忍著,努力不暴露自己的脆弱。
  女人態度實在太卑微,韓雲川不可能沒有半點情緒,可他能夠很好地掩飾,所以俞曉晴看不透他的心思,只能看到一個面無表情的冷酷男人。
  給她一個機會,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
  他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公寓群,這裡雖然地段不錯,卻是幾十年前的老舊公寓,路對面不遠是他的住處,不過一條路,卻把兩個住處分成完全不同的世界。
  東邊是高級公寓,右邊確是老區,哪怕地段很好,也沒有多少收入穩定的人願意住在這麼老舊的樓房裡,大多是一個生活拮据的人。
  俞曉晴住在那邊,顯然生活不會很富裕,她需要這份工作,應該是真的。
  韓雲川知道自己可以輕易原諒她,畢竟幾條領帶而已,畢竟距離上次見面已經是五年前。
  再見俞曉晴,他以為自己都認不出她,很意外,這麼久過去,他看到這個女人的第一眼,韓雲川驚詫自己還深刻記得她。
  俞曉晴,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的女人,他的大學同學。
  從大二那年,她在聚會上被人灌醉抱著他又哭又表白,給自己帶來許多麻煩開始,俞曉晴就是麻煩的代名詞。從小到大,韓雲川一直是別人的焦點,俊朗的臉加上出眾能力,大家都極力想要靠近他。
  可韓雲川覺得很煩,他只想安靜生活,好不容易用冷漠打退糾纏自己的人,誰知俞曉晴在班級聚會上的突然表白讓他又多了許多關注的目光。
  雖然冷酷的說了她和自己無關,卻再也沒辦法回到安靜的生活,冷處理沒有把事情平息,因為俞曉晴總是給他不像驚喜的驚詫……她被人攔路告白,卻倉皇拒絕,那人惱怒大吼她是不是太賤,都被韓雲川甩了還不死心,她被自己的追求者討伐,
  一瞬間俞曉晴和韓雲川兩個名字突然緊密相連,無論哪一方都一舉一動,都被連累。
  韓雲川很煩,他以為煩惱不會結束,直到她突然輟學,還被好事者拍到幾張模糊的照片。
  對俞曉晴輟學的原因,學校裡有許多猜測,有人說她不像表面單純,其實很愛玩,下課就往外面跑,有時候還會上名車。流言傳出來,朋友幫她解釋是去家教,說她經濟困難,可大家還是不信,寧願相信她被金主包養,長著那麼一張臉,怎麼可能只是去做家教。
  還有最多的一種就是她不但被包養,還為別的男人生下孩子,那幾張照片裡就是證據,找上門的男人懷裡抱著一個小孩。
  韓雲川從來沒去探究真相,也不想去了解,他厭惡被打擾,不想再讓自己和她扯上一點關係。這一切,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他冷冷的想,可阻止不了別人的流言蜚語,哪怕俞曉晴已經離開,可提起她還是會和曾經被她表白的自己牽扯在一起。
  她真是個麻煩,給他留下那麼深刻的困擾,哪怕多年後重逢,他還是下意識抗拒,已經不相信這個女人……可偏偏俞曉晴就是陰魂不散,又成為他的專屬客服。
  韓雲川越想越煩,他盯著女人。
  現在的她比以前還要漂亮,精緻妝容下的眉眼含著曾經的單純清澈,又多了幾分女人的魅惑,如果是一般男人,看到她脆弱的樣子可能只會心疼,可韓雲川不會,他很煩。
  說不出的原因,看到她就莫名煩躁,一如之前被她打亂生活後。
  她為什麼不退卻,自己都這麼冷漠,為什麼還要堅持。
  意識到只要自己不鬆口她就會繼續糾纏,韓雲川遲疑起來,要相信她的承諾嗎?
  男人猶豫著,餘光看到車窗探頭探腦的兩個小傢夥,他突然意識到一件事。
  俞曉晴是五年前輟學,有人拍到她和帶著孩子的男人在一起,現在俞玲玲五歲,難道那樣流言竟然是真的,想到她當時已經和別的男人不清不楚有了小孩,卻還糾纏打擾自己的生活,韓雲川忍不住厭惡她,可又多了一點別的。
  他不想用惡意揣度俞曉晴,可看到她這個五歲的女兒,很難不懷疑那些流言蜚語的真相。
  如果她確實和別的男人糾纏不清,那應該沒臉面招惹自己,這樣說來,她為自己服務也不會再帶來什麼麻煩,避開見面的機會就好。
  猶豫著,韓雲川開口,「妳……」
  話停在嘴邊,透著路燈看著臉色發白的俞曉晴,她雙眸裡的絕望,終於說出來,「我再給妳最後一次機會。」
  男人語氣還是一如往常的冷漠,他撂下這句話轉身就回到車上。
  俞曉晴愣在那裡,直到俞玲玲下車才回神,「玲玲……」她不敢相信韓雲川原諒了自己。
  儘管俞曉晴極力忍著,俞玲玲還是察覺到大人的異樣,她緊緊抓著俞曉晴的手,「媽媽,妳怎麼了?」
  「沒事。」她應該高興,顧不得安慰俞玲玲,俞曉晴想對韓雲川說謝謝,可車子一陣轟鳴徑直離開。
  被飛起的塵土嗆了一下,俞曉晴連連咳,「玲玲,我們回家。」
  雖然倒楣事一件接一件降臨在她頭上,總算還沒到絕望的地步,她可以像自己保證的那樣不會糾纏韓雲川,畢竟已經五年過去,多麼濃烈的喜歡也會變淡。
  他真的多慮了,經過幾年時間的摧殘,自己哪裡還有勇氣糾纏,都過去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