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偽婚日記
【6.2折】偽婚日記

譚明薇和周淮景從高中就八字不合,身為學霸的他, 穩座第一,讓跌落第一的她氣得跳腳,恨不得他滾遠點。 多年後,譚明薇不想找男人結婚,上夜店找獵物一夜情, 原因很簡單,她想要個孩子,卻被周淮景碰上,酒量不好的她, 被周淮景拉上床。花樣百出地被他折騰了一夜, 他苦笑,一個被催婚,一個想生子,不如來個偽婚交易。 譚明薇不想結婚,但一夜情後怕被趕出家門, 這婚她只能乖乖的結了,等懷上後,再把人一腳踢得老遠。 她自認是個無趣古板又玩不起的女人,卻不知為了娶她, 周淮景可是連臉皮都不要了。這年頭想娶女人不難, 但要娶譚明微這個不懂撒嬌,難搞又倔強的女人, 他可是費盡心思。想離婚?她以為結婚了還能跑了? 沒陪他一輩子,她哪裡都別想去!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1/08/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12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11
夫寵之妻令如山
NT$118
銷量:8
降妻為妾
NT$118
銷量:8
第一夜這麼難
NT$118
銷量:16
復婚契約
NT$118
銷量:6
初夜過後
NT$118
銷量:17
不嫁難下床
NT$118
銷量:17
逃不掉的婚債
NT$118
銷量:23
總裁又來拐婚
NT$118
銷量:27
寵妻不准生
NT$118
銷量:25
不上床的懲罰
NT$118
銷量:29
涼涼說寵她
NT$118
銷量:35
隱秘的初夜
NT$118
銷量:37
奉子離婚後
NT$118
銷量:36
逃下舊愛的床
NT$118
銷量:43
相公病秧秧
NT$118
銷量:20
馴夫日記
NT$118
銷量:42
寵妻不敢逃
NT$118
銷量:42
總裁床上不講理
NT$11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75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71
夜劫
NT$88
銷量:260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46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4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32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8
囚妻
NT$8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202

她的壞壞老公,一旦被惹火,折騰一夜少不了;
他的親親老婆,教他霸上了,想要脫身不可能!。


譚明薇和周淮景從高中就八字不合,身為學霸的他, 穩座第一,
讓跌落第一的她氣得跳腳,恨不得他滾遠點。
多年後,譚明薇不想找男人結婚,上夜店找獵物一夜情, 原因很簡單,
她想要個孩子,卻被周淮景碰上,酒量不好的她, 被周淮景拉上床。
花樣百出地被他折騰了一夜, 他苦笑,一個被催婚,一個想生子,
不如來個偽婚交易。 譚明薇不想結婚,但一夜情後怕被趕出家門,
這婚她只能乖乖的結了,等懷上後,再把人一腳踢得老遠。
她自認是個無趣古板又玩不起的女人,卻不知為了娶她, 周淮景可是連臉皮都不要了。
這年頭想娶女人不難, 但要娶譚明微這個不懂撒嬌,難搞又倔強的女人,
他可是費盡心思。想離婚?她以為結婚了還能跑了? 沒陪他一輩子,她哪裡都別想去!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譚明薇不喜歡夜店這種地方,可她要來這裡尋找自己的獵物,所以強忍著不適四處觀望。
  「我們還要待多久?」夜店嘈雜,黎晴聲音放大一些。
  譚明薇沒聽清楚,幾乎貼到好友身上,「什麼?」
  「我們還要待多久?」黎晴心情很緊張,「已經九點,很晚了,傅司遠不知道我來夜店,被他抓到我就慘了。」
  聽到這個名字,看黎晴小心翼翼的表情,譚明薇有點不爽,「黎晴,妳能不能有點出息,為什麼都聽他的話。」
  「可是這裡確實不好玩啊。」黎晴表情無辜。
  看看黎晴,再想到她的老公傅司遠,譚明薇心情很奇怪,有點無奈,又忍不住想笑。
  當初自己追求這個男人的時候,怎麼會想到傅司遠竟然是黎晴的前夫,兩個人還藕斷絲連最後和好如初,更想不到自己和黎晴經過一場鬧劇,非但沒吵架,還從同事變成更要好的朋友。
  說來說去,還是她對傅司遠用情不多,又特別喜歡黎晴的性格,雖然當時覺得彆扭,還是諒解這一場烏龍。
  不過,和黎晴成為還朋友也不是沒問題,就比如她開始和傅司遠互相看不順眼,兩個同樣強勢的人中間夾著一個軟綿綿的黎晴,就惹得傅司遠經常吃醋。
  譚明薇也覺得不爽,她沒有在意這個男人,卻氣他搶走自己的助理黎晴,還每天纏著她,害得兩個人都沒什麼時候聚會。
  譚明薇原本還想說什麼和傅司遠較勁,可想到來夜店的目的也有點無奈,「那倒是。」別說黎晴不喜歡,她也煩得很,真不明白夜店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喜歡,聲音吵的像是地獄,如果不是要在這裡尋找一個不用負責的男人上床,她絕對不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簡單來說,譚明薇要找人一夜情。
  至於原因嗎,很簡單,她想要個孩子。
  自從發生追求了黎晴前夫還失敗的烏龍後,譚明薇對感情徹底死了心,她這些年也不是沒遇到過心儀的男人,可他們都寧願和她做朋友,做工作夥伴,卻不願意把她當成女人交往。
  接連幾次打擊,譚明薇再也不想男女這樁事,戀愛算什麼,不如工作重要,既然大家都把她當做女強人,那她就專心工作創造自己的事業王國算了。至於為什麼突然想要孩子,還不是黎晴生下寶寶後她去探望,當時瞧著好友懷裡軟綿綿含著手指的小寶寶,譚明薇的心一下子被擊中。
  回頭工作,腦海總忍不住冒出小寶寶的影子,尤其後來再見到幾次寶寶,看著小肉團一點點長大,咿咿呀呀的笑,更是心癢難耐,羨慕地睡不著,突然想要孩子。男人不可愛,可小孩子好玩,男人要不要都行,可小孩子那麼可愛,怎麼能不要。
  她要生孩子!
  時間越久這種衝動就越強烈,把找人一夜情生個寶寶的決定告訴黎晴的時候,黎晴一口水噴在她臉上,瞪大眼很久不能回神。
  不怪黎晴震驚,實在是眼前的好友曾經的上司可是個標準的女強人,怎麼可能會冒出這種念頭,可譚明薇確實這麼想,還付諸行動。
  儘管想像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想生孩子這件事並非一個人的努力能夠達到。這段時間,譚明薇想了很多辦法,卻又一一否定,畢竟對她這種只對工作感興趣的女人來說,相親無法忍受,戀愛又找不到心動的人,身邊一個合適的男人都沒有。思來想去,只有一條捷徑,一夜情。
 
  ◎             ◎             ◎
 
  來夜店,選擇一個看的順眼的男人上床,然後借精生子,很完美的計畫。
  好不容易得到黎晴的支持,原以為一夜情很簡單,還沒有後顧之憂,可事情並不如她想像的那般容易。
  接連逛了幾次夜店,卻總是找不到合適人選,譚明薇心力憔悴,誰讓她克制不住挑剔的眼光,主動貼上來的男人太隨便,看順眼的又喜歡黏人,上次好不容易找個將就的,她又在賓館外面反悔……
  想到自己已經為這件事浪費太多時間,譚明薇眼神變得堅定,「今晚我一定要成功!」
  黎晴眨眨眼,嘆口氣,「好吧。」
  「不是好吧,是必須,我一定要找人一夜情!」為了表示自己的堅定,她刻意提高了聲音,卻不防身邊的幾個男人也聽到這句話,投來許多驚訝的目光,更有眼睛一亮的,躍躍欲試打算接近她。
  譚明薇略覺尷尬,卻又不肯露出怯意,她用精緻的妝容和傲氣的眼神武裝自己,睥睨四方,剛想試試接受別人的搭訕就聽到身後幾聲悶笑。
  坐在她背後桌的男人一直在笑,強忍著也克制不住的樣子。
  被人這樣笑,煩躁的心情在此刻達到頂點,譚明薇轉身,表情不悅看著單手握酒杯,身體因為悶笑顫抖的男人。
  儘管他的背影挺拔,一身西裝的打扮也比較順眼,譚明薇還是被男人沒禮貌的行為弄得上火,所以她瞇了下眼睛,想教訓沒禮貌的傢伙。
  知道她心情不好容易衝動,黎晴眼疾手快,看她要發火趕緊拉住譚明薇,「總監,別生氣!」著急之下甚至喊出總監兩個字,誰讓她以前是譚明薇助理,被她一手提攜起來,雖然這些日子因為懷孕生子離開了公司,兩個人的關係也從上下級變成朋友,她有時候還是忍不住這麼稱呼譚明薇。
  譚明薇深吸一口氣,「算了。」
  「對呀,別理他。」黎晴笑咪咪哄她,「明薇姐,妳看那邊角落的男人,長得很英俊,他一直在看妳。」
  譚明薇看過去,對上男人的目光,眉頭一皺,「哪裡英俊了,臉色蒼白,笑容輕浮,我看是腎虛還差不多。」
  黎晴還沒笑出聲,又是一陣男人的悶笑。
  這一次譚明薇不想忍耐,她踩著五吋的高跟鞋走到隔壁桌前,看著低頭悶笑的男人,「你笑什麼!」
  男人扶額強忍笑意,半張臉藏在昏暗中,「不能笑嗎?」
  「你懂不懂禮貌兩個字怎麼寫?」接連幾次無功而返的怒氣盡數湧上心頭,譚明薇語氣很不爽,儘管男人的聲音很磁性,長得也很不錯,儘管他只露出半邊臉在昏暗的燈光下,可優越的臉部輪廓還是露出來。
  可這並不能讓譚明薇消氣,她皺眉,「道歉!」
  男人很沒禮貌,哪怕她氣勢洶洶質問,對方還放肆地笑了好幾聲才停下,他抬頭,壓低的聲音包含笑意,「好,我給妳道歉,別生氣了。」
  他語氣柔和,還含著幾分親暱,似乎認識她。
  譚明薇有點奇怪,卻也消了氣,她不是刻薄的人,既然對方道歉也沒必須死纏爛打,剛要轉身回自己桌邊,驟然降落的燈光照亮了男人的臉。
  那是一雙含笑的眸子,更是一張俊朗且熟悉的臉。
  嘴巴比思緒還快,她喊出男人名字,「周淮景。」
  有一瞬她恍惚自己認錯人,更驚訝竟然還清晰記得男人的樣子,可周淮景沒給她遲疑的機會,男人伸出手,笑意溫潤,「薇薇,好久不見。」
  已經好幾年沒聽人這麼喊她,哪怕是爸媽也已經不再稱呼她的小名,直呼明薇,只有周淮景這麼喊。
  男人磁性的聲音透著溫柔,譚明薇被他喊得耳根一麻,卻沒有好臉色,「誰讓你這麼喊我,真肉麻,周淮景,別裝了。」
 
  ◎             ◎             ◎
 
  接到傅司遠電話,黎晴還有些依依不捨,她從來沒見過譚明薇這麼失態的樣子,很想看看這個叫周淮景的男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可她偷偷陪著譚明薇來夜店已經是犯錯,根本不敢對老公提別的意見,只能乖乖回家。
  「明薇姐,妳真的沒事嗎,那我先走了。」
  譚明薇表情很微妙,看向周淮景的時候帶著刺,可對上黎晴又變得柔和,她點頭,「去吧,沒事。」
  「那我走了。」已經看到傅司遠的車子,黎晴小跑過去。
  直到黎晴坐上車離開,譚明薇才冷眼看向周淮景,表情毫不遮掩她的不爽,「周淮景,你拉我出來做什麼,有話快說!」她很少這樣失去理智惡聲惡氣,可周淮景不同,這個男人哪怕久別重逢,還是輕易招惹出她的不滿。
  從那幾聲沒禮貌的笑,還有薇薇這個稱呼。
  不同於譚明薇的惱怒,周淮景看她的眼神帶著笑,心情愉悅,「薇薇。」
  譚明薇沒好氣瞪他,「說了別這麼喊我。」
  對她的怒氣毫不介懷,周淮景微笑,「為什麼,好久不見,妳沒怎麼變。」
  「你才沒變。」
  「確實沒變。」周淮景忍著笑,「還和以前一樣厲害。」
  「你到底要說什麼?」經過這場意外,她沒心情再回夜店尋找目標,只想回家睡一覺。
  周淮景的表情突然變得微妙,依舊是笑著,卻多了點別的,「薇薇,不應該妳對我解釋一下嗎?」
  「解釋什麼?」她有什麼好解釋,不就是要找人一夜情被男人聽到,這和他有什麼關係。譚明薇暗暗吐槽,可對上男人的眼睛,不知為何有點心虛。
  譚明薇盡力維持冷靜,不想讓自己還像以前那樣,每次在周淮景面前都覺得挫敗,「我沒什麼好解釋的。」
  也許是譚明薇拒不配合的態度讓男人不爽,周淮景突然收斂笑容,他居高臨下走近譚明薇,眼神變得幽深,「當然需要解釋,比如,來夜店找人一夜情是什麼意思?」
  被揭穿還是有點尷尬,譚明薇臉色一僵,「你什麼意思,這句話很難懂嗎,你幹嘛這樣看我。」
  雖然找人一夜情不光彩,他也不用這麼盯著她。
  可周淮景沒有笑,還頗為步步緊逼,「給我一個理由,妳為什麼做這種事,如果解釋的理由不能讓我滿意,我就要和妳爸媽聊一下了,他們為人師表一輩子,向來嚴正己身,絕不會支持妳來夜店找人一夜情,對不對?」
  男人眉梢一挑,表情肅穆,譚明薇心跳瞬間飆升到最快。
  完了,她又一次被男人抓住了把柄。
  要命,為什麼自己總在他面前吃癟,以前是,現在還是!
 
  ◎             ◎             ◎
 
  譚明薇深深覺得,周淮景就是自己的剋星!
  逛夜店找人一夜情,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她萬萬想不到自己會做出這種奇怪的事情,偏偏還被周淮景抓到。至於爸媽是否支持這種行為,她根本不用思考,答案是肯定的,父母非但不會支持,說不定還會和她斷絕關係。
  所以她才打算先生下孩子,然後說和男人離婚了。
  可誰知道這個計畫還沒開始,就被周淮景打破。
  對上男人含著探究和責怪,等她解釋的眸子,譚明薇很想找個地縫把自己埋進去,這世上人這麼多,怎麼偏偏就遇到周淮景這個死對頭,除了他,哪怕是誰,她都不會覺得這樣難堪,畢竟除了眼前人,從來沒有男人讓她挫敗過。
  從小學到初中,譚明薇都是鄰居口中別人家的孩子,她喜歡念書,年級第一的寶座從不肯讓給別人,雖然其中也有爸媽都是教職人員給她輔導的功勞,可譚明薇自覺大部份的原因都是自己,誰讓她從小愛念書,總能心無旁騖的專注學業,就連父母都對她放心極了。
  也許是這種經歷的造就,學業上的譚明薇自傲又自信,可她沒想到自己會遇到對手,自從高中開始周淮景跟著父母回家鄉,轉到她的學校,住到她的隔壁開始,自己的好運氣象是瞬間被吸光,不止第一名的寶座被奪走搶不回,還讓家人和鄰居對她挑剔起來。
  畢竟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性格好,功課好又愛笑有趣還樂於助人的大男生,讓總是悶著頭只顧念書的譚明薇顯得有些瑕疵,還有些不討喜,就連父母都會偶爾感慨,隔壁周家的孩子為什麼這麼優秀。
  那時的譚明薇只有十六歲,現在的她看到周淮景尚且不能冷靜,何況彼時,從她熬夜苦讀還是搶不回來第一名位置的時候,譚明薇就開始介意周淮景的存在。
  她不服這個男生愛玩又愛鬧,卻能輕輕鬆鬆考出好成績。可如果只是這樣,譚明薇不會討厭周淮景,畢竟天外有天,她還不會自負到這種地步,真正讓她無法忍受的是周淮景的糾纏,明明已經搶走了自己的榮耀,這男人還總是糾纏她欺負她,做一些幼稚的事情。
  明知道她不喜歡家裡來客人,周淮景卻總愛待在她旁邊,擾亂她念書。
  明知道她不習慣和人一起去上學,可自從他來了,就一直嬉皮笑臉纏著她。
  不只是如此,這人還很陰險,仗著一張好看的臉,對身邊的女孩來者不拒,情書都收了幾百封,卻把她的追求者趕走,還很小人地把情書放在家裡飯桌上,害她被爸媽警告。
  這樣一個男生,當真是討厭極了。
  所以她不想和周淮景一路去學校,寧願早起半個小時,可打開門看到因為逮到她大笑的男生,譚明薇真想給他一拳,可無論她怎麼淋漓盡致表達自己的反感,這個混蛋就是不肯饒她,搶走她的勝利,讓她嘗到挫敗的滋味,還擾亂她心緒沒辦法更好的念書。
  如果不是周淮景對別的女生也很溫和,還毫不介意當面收下別的女生的情書,譚明薇甚至懷疑他喜歡自己。
  可他就那麼理直氣壯收下許多情書,還交給她處理……看著表情欠扁的男生,譚明薇澈底打消這個念頭。
  周淮景喜歡她,不可能。
  何況自己也不喜歡周淮景,不只是不喜歡,還很討厭,尤其在他和自己考入同一個大學後……如果不是大一下半年他突然離開,自己的噩夢還不會結束。
 
  ◎             ◎             ◎
 
  至於他離開後……譚明薇臉色微變,看著貼自己越來越近的男人,「周淮景,你突然貼近我要幹嘛!」
  她惡聲惡氣,男人卻不急不緩,周淮景低頭看穿著高跟鞋也只到鼻尖的女人,緩緩開口,「薇薇,妳好像變矮了?」
  果然是死對頭,他一點沒變。
  譚明薇怒目而視,「誰變矮了?」明明是他長高了,以前就喜歡喊她小矮子,現在還敢喊,自己雖然不算高,可一百六十三公分的身高加上高跟鞋已經很夠用了可以嗎,誰知道周淮景會這麼高。
  不只是高,還有些英俊。
  哪怕譚明薇不想承認,可對上男人眼睛的時候還是心跳加快,別誤會,她對周淮景沒有別的感覺,只是人體的荷爾蒙作祟,突然看到一個英俊又風度翩翩的男人靠近,總會有些心跳加快。
  不過譚明薇比大部份女生都好,她還能保持冷靜,所以她極力掩飾自己的驚訝,露出滿臉的不耐煩,「周淮景,別廢話,你到底要說什麼?」
  「我已經說了一次。」周淮景笑著看她,「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關於妳要找男人一夜情的問題。」
  他著重加深了語氣,還順手抓住了譚明薇手腕,「走吧,這邊太吵了,我車就在旁邊。」
  譚明薇掙了幾下都沒掙開,心中警鈴大震,不好的念頭越來越強烈,久違的挫敗感又一次湧上心頭,「你放開,我為什麼要和你聊這些,和你有什麼關係!」
  周淮景開了一輛低調的保時捷,就在不遠處,他轉身看全身寫滿抗拒的譚明薇,「走吧,我們聊一下,妳也不想今晚的事情被妳爸媽知道吧。」
  又一次被威脅,譚明薇咬牙,就知道這男人還像以前陰險,哪怕他人前裝得彬彬有禮,骨子裡卻還是那麼惡劣,總喜歡欺負她。
  譚明薇冷哼一聲,「放開,走就走。」開玩笑,她怕什麼,這件事雖然確實不好對爸媽解釋,可和周淮景有什麼關係,她倒要看看這個男人要說什麼。
  看著甩開自己踩著高跟鞋走在前面的譚明薇,周淮景忍住了嘴邊的笑容,可笑意又從嘴角傳到眼底。
  今晚的他心情非常好,從路過夜店看到譚明薇追進去開始,心情就好的一塌糊塗。
  接下來的夜晚,想必還會更美妙。
  周淮景笑了一下,快走幾步幫她打開車門,「慢點。」
  男人紳士十足,譚明薇卻從他臉上的笑容裡看出危險,她暗暗咬牙,突然覺得今晚來夜店是個糟糕的開始。
 
  ◎             ◎             ◎
 
  晚上十點,咖啡店客人寥寥無幾。
  譚明薇不想和周淮景討論自己的糗事,所以表情十分不耐煩,「有話就說,沒事我走了。」
  比起她的煩躁,周淮景很淡然,他招手服務生換了一杯飲品,這才慢悠悠開口,「明天週末,還需要上班嗎?」
  對他的一舉一動都看不順眼,譚明薇沒好氣,「不然呢?」大家不都說她是工作狂,自然適合自己去的場所就是公司。
  「好吧,妳還是這麼專注。」周淮景雙手閒適搭在一起,注視她的眼睛,「既然這麼著急,我們直入主題,聊聊妳要找男人一夜情的事情。」
  周淮景語氣平靜,彷彿說出來的話並不是隱私,哪怕咖啡店裡沒有多少客人,附近的兩位還是為聽到的話連連側目。
  譚明薇臉色難看,「你故意的。」
  「可以做,但是不能說。」周淮景微笑,「薇薇,妳還和以前一樣有趣。」
  每每聽到自己的小名都是一陣惡寒,譚明薇破罐破摔,不想再和周淮景牽扯下去,「是又怎麼樣,我做什麼決定都和你無關,你憑什麼這麼質問我?」她呼吸略微急促一點,扭頭看向窗外,「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不是去英國定居,回來做什麼?」
  空氣突然變得靜謐,周淮景看她的眼神微妙又複雜,「妳知道我去了英國?」他突然笑,「這麼關心我,真讓我意外。」
  譚明薇臉色越加不痛快,還透著幾分尷尬,對自己打聽周淮景去處這件事,她一直當做恥辱,這種死對頭離開最好,自己何必好奇他去了哪裡,最好永遠不回來,可她當時鬼使神差,不知為什麼就找當時和周淮景比較好的室友問出了這個問題。
  那人說周淮景去了英國,定居在那裡。
  這應該是個好消息,譚明薇不知道當時的自己為什麼不高興,可能是因為他一句話都沒有說,至今想起當時的感受,還很不快。
  看她臉色,周淮景很懂得適可而止,「不提這事,我們只討論妳為什麼要找人一夜情?」
  譚明薇瞪他一眼,這男人是故意的嗎,一直說一夜情三個字,難道這是什麼光榮的事情。
  這一次周淮景沒讓步,並且很執著地想要得到答案,「我必須知道。」
  「這與你無關。」不想再聽他第三次用父母威脅自己,周淮景卑鄙小人說不定真會這麼做,譚明薇喝了一口咖啡,沒好氣開口,「我想要一個孩子。」
  周淮景沒有吃驚。
  早在坐在她身後聽到那些話的時候,他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能讓譚明薇來夜店尋找一夜情的理由,絕對不會是簡單的男歡女愛,以她的長相,根本不會缺少搭訕的男人,能夠這麼挑剔去尋找一夜情對象,目的自然不簡單。
  「胡鬧。」周淮景嘆了一口氣,眼底卻沒有責備,「就算想要孩子,妳可以選擇更好的方式,夜店那種地方太亂,很容易遇到不乾淨的人。」
  譚明薇有點意外,正常人聽到她要通過一夜情要個寶寶,會覺得很奇怪,甚至覺得她腦子不清楚,大家的考慮方式都是想要寶寶就結婚,哪怕是相親都比一夜情來的快,可她就是不想隨便和一個男人步入婚姻,那比一個人照顧寶寶更可怕。
  譚明薇說出自己的想法後,黎晴都震驚到不行,怎麼周淮景這麼冷靜。
  「所以我在認真挑選。」她沒好氣回答,「不然為什麼去那麼多次。」不就是因為自己挑選的太苛刻,才會去夜店幾次都無功而返。
  「有更好的方式。」
  周淮景似乎已經接受她的理由,譚明薇疑惑地看著他,「什麼方式,精子庫購買,算了,我更不喜歡這種。」比起和人一夜情,去那裡隨便挑選精子懷孕讓她更受不了,雖然自己可以花大價錢購買別人口中更優良的男性基因,可這種方式她還是不喜歡。
  周淮景眉頭微皺,看她的表情透著無奈,「妳腦袋裡裝著什麼,為什麼總冒出這種奇怪的念頭?」
  他雙手交握,表情誠懇地建議,「如果可以,建議還是結婚生子。」
  譚明薇表情冷下來,還以為這男人真的理解自己,「不想結婚生子。」
  「我知道,妳以前就說過這種話。」
  「我什麼時候說過?」
  「高中的時候。」周淮景還記得她一臉沮喪說出這番話的表情,那時候她被父母完全無視,打著對她放心的旗號不去關心,讓她獨立自主,譚明薇說著沒關係,可眼神很失落,小大人一樣,「我以後不要結婚生子,太麻煩了,孩子很難搞,要用心照顧,真的很麻煩。」
  譚明薇已經忘了。
  周淮景繼續說:「是不是找不到合適的對象,妳性格獨立,又不肯和普通女孩一樣相夫教子,確實很難找。」
  「你在嘲笑我?」
  對她的抗拒完全不介懷,周淮景微笑,「我是在給妳建議。」
  「什麼建議?」
  「如果有一個男人是妳不討厭,並且省心省力,除了和妳結婚生寶寶,絕對不干涉妳的人生,彼此保持獨立,妳是否考慮和他結婚?」
  「哪裡有這種人?」譚明薇嗤笑。
  周淮景一臉真誠,「我。」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