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與拒婚夫的洞房夜
【4.6折】與拒婚夫的洞房夜

徐梓瑤曾經女扮男裝,天天纏著段景川玩鬧, 風華正茂,強悍威猛的他,教她一路苦追, 可惜,她還來不及追上,他卻走了。 幾年後,一道聖旨,段景川這位大將軍被賜婚了, 可不願成親的他,壓根不想要這位從天而降的妻子, 索性新婚夜提出和離。徐梓瑤很是恨嫁,畢竟, 嫁給段景川是她這些年的執念。可她好不容易嫁了, 洞房夜他卻揚言休妻?京城第一美人的她, 為了拿下這位不解風情的男人,索性放下矜持, 又是哄又是拐的把這男人給撲上床。本打算勾引, 誰知,卻反教慾火磨人的段景川給折騰狠了。 畢竟他血氣方剛,又被她的嬌媚勾得欲罷不行, 在她嬌吟聲下花招百出地擺弄,怎麼盡興怎麼來。 休妻?和離?徐梓瑤被做到哭著求饒時, 心想段景川床事要的這般凶狠,換她休夫行不行?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1/04/2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老公不色怎麼當
NT$118
銷量:13
色一點才是老公
NT$118
銷量:15
夫債難逃
NT$118
銷量:11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15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20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9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4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32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8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2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9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8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31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8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35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8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7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7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3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嬌俏娘子,纏人撒嬌,讓他不動情也難;
寡情夫君,油鹽不進,氣得她只想和離。


徐梓瑤曾經女扮男裝,天天纏著段景川玩鬧, 風華正茂,
強悍威猛的他,教她一路苦追, 可惜,她還來不及追上,他卻走了。
幾年後,一道聖旨,段景川這位大將軍被賜婚了,
可不願成親的他,壓根不想要這位從天而降的妻子, 索性新婚夜提出和離。
徐梓瑤很是恨嫁,畢竟, 嫁給段景川是她這些年的執念。
可她好不容易嫁了, 洞房夜他卻揚言休妻?京城第一美人的她,
為了拿下這位不解風情的男人,索性放下矜持, 又是哄又是拐的把這男人給撲上床。
本打算勾引, 誰知,卻反教慾火磨人的段景川給折騰狠了。
畢竟他血氣方剛,又被她的嬌媚勾得欲罷不行,
在她嬌吟聲下花招百出地擺弄,怎麼盡興怎麼來。
休妻?和離?徐梓瑤被做到哭著求饒時,
心想段景川床事要的這般凶狠,換她休夫行不行?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徐夫人從宮裡出來,一頂小轎回府後,沒有像往常一樣進後院,卻讓婢女隨著去了書房,率先找到自己的夫君,「老爺。」
  徐御史正在欣賞好友送來的碑帖拓本,邊看邊嘖嘖稱奇,看到徐夫人後眼睛微亮,「夫人回來了,事情如何了?」
  「估摸著是成了。」徐夫人口氣怪怪的,說不出高興還是煩惱,「讓我的瑤兒嫁給段景川那樣的人,沒有不成的,端妃娘娘與我說起,皇上近些年也發愁段景川婚事,想給指婚,又找不到合適人選,如今我們自願下嫁,豈有不成的。」她語氣略帶怨氣,顯然很不滿讓自己的女兒嫁給段景川。
  徐御史嘆息發笑,「瑤兒願意,有什麼辦法,既然端妃娘娘應承了,婚事就該早作準備了。」
  徐夫人表情更加委屈,「老爺,我心底裡總不踏實,讓瑤兒嫁給段景川,這是樁好婚事嗎,我的瑤兒那樣好,配給他豈不是委屈了。」
  提起讓自己煩心的事情,徐夫人不做他想,就只有這一件。
  煩惱的開始就從越來越多的媒人上門求娶自己的小女兒徐梓瑤開始,她年方十七歲,正是碧玉年華,又生了一張人見人憐的容貌,當真是一家女百家求,毫不誇張的說,半個京城的兒郎都盼著娶到自己秀雅絕俗的瑤兒。
  眼看各色才俊爭相求娶自己的女兒,徐御史和夫人心底暢快,又十分挑剔,看哪個都配不上自家女兒,好不容易挑出個幾個勉強看上眼的,送到女兒面前卻只得到一句輕飄飄的不行。
  眼看上門的人越來越多,女兒年紀也快到十八,前幾日,按捺不住的徐夫人終於詢問,問徐梓瑤有沒有中意的,還是有了打算,怎麼一個都不願意。
  徐夫人問完這話,忍不住自我懷疑起來,自己的女兒雖說性子有點活潑,可向來懂事,從陵州來京城後從不與外男接觸,怎麼可能有私情,所以她心底裡應該不會有人選。
  可讓她意外的是,聽到徐夫人的話,徐梓瑤顧盼生輝的眸子裡露出笑意,點了點頭,當然有,若要讓她心甘情願嫁人,那人只能是他。
  當時,徐夫人目瞪口呆,聽到段景川這個名字的時候更是如同五雷轟頂,不敢相信女兒的話。不為別的,只因段景川這個人非但算不得什麼好人選,反而是處處被人嫌棄的,哪怕深受皇恩,也沒多少優勢,若非如此,怎麼能二十六歲還沒有一房妻妾。
  段景川年紀大,比自己的女兒大了九歲,段景川為人凶狠,殺人不眨眼,段景川容貌一般,不過是高大端莊,比不得當朝女眷們迷戀的俊美兒郎。
  他雖然是個鎮西將軍,皇上賜下府邸,卻不喜歡在京城久待,常年駐守寧州。更重要的是,段景川剋妻,傳聞他十幾歲與人訂親,可婚約定下不久那家人幾乎死絕,沒幾年段景川自己的父母也接連歸西,只剩下他自己孑然一身,投奔軍營,一步步走上將軍之位。
  這樣一個人,怎麼配得上自己金嬌玉貴的女兒,徐御史一口否決,可徐梓瑤口氣堅定,聽著她非君不嫁的誓言,他又遲疑起來,不知道該不該阻止女兒的打算。
  徐御史是極疼愛女兒,還有點懼內,可哪怕他再疼愛,也還是有底線,不然怎麼徐梓瑤兩個姐姐的夫婿都是他親自挑選,非要得到他的肯定才行,若是別的女兒或者兒子都好說,可徐御史這輩子唯有一個死穴,那就是徐梓瑤。
  他不敢私自為徐梓瑤定下婚約的原因,只因對這個女兒有愧。
  那還是六年前,徐御史出身世家,家道中落後回歸故里陵州,雖久居偏僻邊城,卻始終惦念著回到京城,也是機緣巧合,當時恩師提拔,他終於得到一個回京任職的機會。
  可母親年邁不能遠行,也十分眷戀故土不肯走。徐御史忠孝難全,幾乎要放棄回京的時候,只有十一歲的徐梓瑤主動請纓留在苦寒的陵州,陪伴祖母頤養天年。
  只這一條,徐御史就對自己的女兒滿懷愧疚,兩年前母親離世女兒回京,他更加把徐梓瑤當成掌上明珠,百依百順。
  既如此,她此刻非段景川不嫁,自己又怎麼能拒絕。
  不得已,徐御史答應了。有趣的是,他們夫妻不願意讓徐梓瑤嫁給段景川,可一旦答應了,才發現要嫁給對方也不容易,段景川那人古怪得很,似乎無意男女之事,這些年不是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他,卻都被拒絕。
  如果自己要嫁女給他,也不容易,為了讓徐梓瑤稱心如意,徐御史差點愁白頭。
 
  ◎             ◎             ◎
 
  想了兩日,這才有了今天,徐夫人咬牙進宮,求自己頗得盛寵的端妃表妹,讓皇上賜婚。
  如今,這婚事終於要成了,徐御史和夫人相視苦笑,「瑤兒主意大,我們虧欠她良多,罷了,就這樣吧,若成婚後過得不舒心,一封和離書就能分開,我雖無大才,再給自己的女兒選個良人也不算難事。」
  徐夫人嗔怪看著丈夫,「哪有盼著女兒和離的,我出宮的時候皇上的鑾輿正往表妹宮裡去,估摸著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徐御史還要說什麼,冷不丁書房被人推開,伴著悅耳的女子聲音,「娘親,妳回來了。」
  「瑤兒。」看到女兒,徐夫人表情越加溫柔,上前拉住了女兒的手,「妳來得正巧,我們有事要告訴妳,賜婚的事情……」
  「應該是成了。」徐梓瑤唇角帶笑,說的直白,沒有半點別家女兒提到婚姻大事的羞赧躲避。
  「正是,如妳所願。」徐夫人看她這麼開心,也暗暗勸自己別擔憂,女兒喜歡,那才是頂頂重要的。
  果然,徐梓瑤笑起來,抓著徐夫人手撒嬌,「辛苦娘親了,其實成不成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非此人不嫁,所以哪怕這次不成,娘親爹爹也會繼續為我想辦法的,女兒猜的對不對。」
  徐夫人眼神溫柔似水,「對,妳說的都對,只要妳高興,娘親什麼都願意為妳做。」
  徐梓瑤上前依偎到徐夫人懷裡,「多謝娘親疼我。」
  她享受著爹娘的疼愛,眼睛卻看向門外,像是穿過千山萬水,跨過崇山峻嶺,到達到段景川所在的寧州。
  寧州雖在邊境,距離京城卻不是很遠,幾日的路程,賜婚的旨意應該很快就能送達,他看到旨意,會作何感想。
  這一瞬,徐梓瑤覺得自己的心都隨著飛過去。
 
  ◎             ◎             ◎
 
  賜婚聖旨到達寧州的時候,段景川正在練兵,他身材高大魁梧,慣常的冷著臉,不怒自威,站在練兵場裡就能給兵丁極大的威懾,
  每每有他在,新招募的兵丁都戰戰兢兢,一個指令都不敢犯錯。
  看著他們如喪考妣的樣子,副將丁文忍不住偷笑,想起自己剛到段景川手下的時候,也是如此狼狽。
  段景川突然回頭,凌然目光落在丁文還來不及隱藏的笑容上,嘴角微動,刀刻斧鑿的臉上半點喜怒都沒有,「丁文,上前與我對陣。」
  「啊。」丁文目瞪口呆,不知道怎麼被將軍發現自己站在身後偷笑,他趕緊閉緊嘴巴,乖乖拿起刀兵架上的長槍,瞪大眼睛看著自家將軍,不敢有半點懈怠,段景川武藝高強,以一敵百不在話下,自己稍不小心就可能被打得下不了床。
  果然,段景川只憑手裡一把短刀,卻屢屢逼得丁文後退,真正是舞動起來虎虎生風,不給他一點機會。
  段景川不開口說停,丁文不敢停下,他用盡全力揮舞長槍,很快出了一身汗,咬牙撐了一刻鐘,直到大哥丁武急匆匆跑過來。
  丁武站定高呼,「將軍,屬下有急事要稟報。」
  段景川刀尖一挑,抬腳踢飛了丁文手裡的長槍,他面不紅氣不喘,轉身看屬下,「何事?」
  丁文舒了一口氣,幸好大哥來了。
  丁文丁武本是一對雙生子,十幾歲家鄉遭災,正巧段景川率兵解救難民,把丁家四口從水裡撈出來,兄弟倆看到他就挪不動腳步,仰慕之心噴湧而出,不顧雙親反對投奔了段景川。
  丁武性子和他的名字一樣,比弟弟更豪放,他向來直爽,可這次卻支支吾吾,看著段景川不知道怎麼開口,「將軍……將軍……」
  「到底何事?」段景川黑眸銳利懾人,心底裡也有疑惑,丁武從來沒這麼婆婆媽媽過,這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說就滾。」
  「我說我說。」丁武趕緊開口,「宮裡來人了。」
  「宮裡?」段景川眉頭微皺,他這次來寧州才不過一月有餘,按照皇帝的習慣,還沒到召喚他回京一敘的時候,「把人帶來這裡。」
  「這裡,恐怕不太好。」丁武表情複雜,吞吞吐吐,「這次來的人有點奇怪。」
  段景川看他一眼,把手裡短刀丟給丁文,「回去。」
  丁文丁武應諾,緊隨身後。
  段景川沒有繼續追問丁武,翻身上馬直接寧州府邸,能讓自己屬下這麼猶豫不決的事情,他倒要看看能是什麼。
  直到他進府門之前,段景川都自信沒有任何事能讓他動容,哪怕是大軍壓境都不能,可看到宮裡來的公公手裡舉著的明黃聖旨,他臉上露出不解和疑惑。
  待到聖旨內容宣讀出來,整個人更是愣住。
  段景川握著聖旨,把上面的字看了許多遍,濃眉緊鎖,一頭霧水,上面每個字都認得,卻又像是看不懂,他不懂皇帝為什麼賜婚,明明早就拒絕無數次賜婚的請求,早些年也明確表達自己願以身報國終身不娶的心願,怎麼突然就多了一個妻子,還是一個三品大員的愛女。
  「公公……」段景川口氣是從未有過的遲疑。
  「段將軍別懷疑,您沒看錯,陛下確實為您賜下一樁姻緣,徐御史家的三小姐,婚事就訂在五個月後,皇上的意思,還請將軍儘快回京早作準備,別委屈了梓瑤小姐。」公公對他的表情很感興趣,一臉看熱鬧的笑。
  段景川擰起的眉頭能寫個川字,他心底疑惑皇帝為什麼會突然給他和徐梓瑤賜婚,丁文丁武卻亮了眼,兄弟倆面面相覷,忍不住開口,「公公,是我們想的那個徐御史家的三小姐,是她嗎?」
  「正是。」公公笑起來。
  「恭喜將軍。」丁文大聲賀喜,「徐梓瑤可是個大美人,京城裡頂頂有名的,她長得美,品性又好,頗受誇讚,滿京城誰不知道這位三小姐,沒想到竟能嫁給將軍,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
  段景川涼涼瞥他一眼,「我沒聽過這個人。」他就不知道,徐梓瑤,這名字當真陌生,一點印象都沒有。
  丁武拉住還要說話的丁文,兄弟倆眉來眼去,暗暗腹誹,將軍當然不知道,他滿心都是家國戰場,對女人毫不在意,知道才怪了。
  兄弟倆不再說話,段景川眼神卻已經堅定起來,他不管徐梓瑤是怎麼樣的美人,重要的是,他從來沒打算娶妻,男人沉下臉,「回京。」
  既然那麼多人願意娶她,那何必委屈嫁給自己,他就不信,皇帝能亂點鴛鴦譜,賜婚,拒了就是。
 
  ◎             ◎             ◎
 
  半年後。
  兩匹疾馳的駿馬並駕齊驅,帶起一路塵土飛揚,黑馬身上的段景川眉目冷峻,沒有半點表情,另一個皺著眉滿臉心思,正是丁文。馬兒跑得飛快,直到瞧見路邊一個小小的茶攤才被男人控制著慢下來。
  「下馬。」段景川翻身下馬,「喝了茶再走。」
  「是。」丁文也跟著下馬,隨著段景川進了茶棚。
  「客官來了,這就給您上茶。」此刻天熱心燥,路上沒什麼行人,就連看茶攤的小子都靠在那裡昏昏欲睡,聽到動靜才起來,幫著倒了兩杯茶,又自去閉目休息。
  段景川毫不在意茶攤上桌子的簡陋,放上幾枚銅板,大刀闊斧地坐下,徑直喝茶。
  丁文有心事,喝不下去,磨磨唧唧偷看自家將軍。
  看不慣他這樣支支吾吾的模樣,段景川開口,「憋了一路了,有什麼話就說吧。」
  「啊,好。」丁文小心翼翼,做好了挨罵的準備才開口,「將軍,馬上要到京城了,要不要屬下先去府裡報信,也好準備準備。」
  「準備什麼?」段景川眼神如刀。
  被他這樣看一眼已經出了滿身冷汗,丁文咬牙開口,「屬下的意思是說,要不要給夫人說一聲您馬上就回府,也好有個準備。」
  「不用。」段景川拒絕。
  丁文不死心,小聲嘀咕,「還是需要的吧,起碼要把您當時拋下她回寧州的緣故說清楚,我相信只要夫人知道咱們趕回寧州是為了救一個被誣陷為敵國探子的兵丁,她定然能理解,諒解您……」
  聽到諒解兩個字,段景川目光驟冷,看著他,似乎在問你覺得我需要她諒解。
  丁文立刻改口,「是理解,理解您拜堂後就丟下她這件事,畢竟成親當日被丟下,對夫人還是比較難以接受的。」
  畢竟這算是他們夫妻成婚來的第二次見面,也是頂重要的一面,當初大婚忙亂,夫妻倆半句話都沒說,就連抱著新娘子下轎的時候,都是隔著蓋頭,這一次,才算是看清楚對方是什麼人。
  對那位可憐的徐三小姐來說,成親當日拜堂就被新郎丟下,這樣的屈辱誰能忍受,更可況徐御史也不是好惹的,畢竟是三品大員,哪怕他名聲向來很好,最是和氣,可面對被欺負的女兒,哪個當爹的能視若無睹,要是他女兒被人這麼欺負,早就提著刀殺上門去。
  丁文已經能想像到新夫人見面就委屈痛哭,娘家人守在門口,拿著刀要砍將軍的樣子,畢竟誰家女兒被新婚丈夫丟下都算是欺辱。
  段景川眼神變得複雜難懂,他想反問丁文,人命關天,成婚重要還是一條人命重要,對他來說是後者,可若是別人,尤其是坐上了花轎的新娘子,可能會覺得自己的大喜之日更重要。
  不管徐梓瑤會怎麼想,他不後悔當時離開京城,畢竟後來找到的證據給了被誣陷的兵丁一個清白,也找到了真正通敵的人,寧州歷經幾年大戰,剛剛穩定,由不得任何一點疏忽。
  這些話他不打算告訴徐梓瑤,也沒打算辯解,他當初又非心甘情願娶這個女人,心裡自然沒多少位置留給她。
 
  ◎             ◎             ◎
 
  想到當初被皇帝逼婚的事情,段景川臉色難看起來,那一日他回京抗婚,誰知剛見到皇帝就看到他急匆匆躲走,臨走拉著他手說了一通話。
  景川,朕知道你來宮裡為什麼,可現在沒心思聽你講,大臣都等著見朕,朕只能告訴你一件事,賜婚這件事,原本徐御史也不甘願,他嬌寵長大的掌上明珠,眼光高的很,可朕給他說了一番你多年來的功績,為國為民奔波受累,徐御史這才鬆口,你可不能辜負朕的一片苦心。
  聽皇帝這樣說,段景川立時就要開口,既然不願那就解除婚約。
  可皇帝沒給他機會,藏起眼底的促狹,「我知道你定然不會辜負,何況聖旨已然下了,京城盡知,你就安心等著迎娶佳人,怎麼這個模樣,是娶妻又不是吃毒藥,男大當婚天經地義,你不能拒絕。再說徐梓瑤烈性女子心高氣傲,你此刻拒婚,她若是想不開尋了短見香消玉損,豈不可惜。若真如此,你心裡真能無愧。」
  皇帝說完這話上了鑾駕扭頭就走,段景川沉著臉,也有些遲疑,徐梓瑤會尋死,這是他最忌諱的。
  錯過這個機會,此後他再也辦法開口。
  五個月後,在皇帝安排下的婚事大張旗鼓地進行,而他,迎親當日,只因有心腹從寧州趕來報告軍中發現敵國密探的事情,當場離開,留下還遮著紅蓋頭的新娘子。
  事實證明,那兵丁確實不是密探,不過是被誣陷,自己晚去兩日就會命隕監牢。
  丁文不知道段景川在想什麼,試探著開口,「將軍,要不您先進宮述職,我去府裡報個信。」他小心翼翼,心底裡暗暗嘆氣,他這一次真不想陪著將軍回京,往常跟著來京都是美差,搶著要來,可這一次推三阻四,沒有一個人願意來,原因無非就一個人。
  所有人都知道,段景川這會回京,要面對一場內宅風雨。
  丁文嘆氣,不會一進府就打起來,到時候自己是該幫將軍還是夫人,好難,別怪他沒出息,要知道跟著將軍上戰場他都能殺人不眨眼,可接下來要面對不是敵人,是一個有可能怒氣沖天哭得委屈兮兮的將軍夫人。
  丁文後悔了,想回寧州。
  段景川沒心情去管下屬心裡的想法,他喝完了茶,「到了皇宮,你等在宮門口。」
  這就是拒絕了自己的提議,丁文咬牙答應,「是。」
 
  ◎             ◎             ◎
 
  段景川進宮一行很順利,皇帝對他向來沒有半點不滿意之處,聽了敵國蠢蠢欲動的事情也沒有緊張,大笑著說有段景川他諸事不愁。
  至於成親當日拋下徐梓瑤這件事,皇帝提也沒提,賞賜了飯菜,君臣同飲了幾杯酒。
  從宮裡出來已經傍晚,到府裡的時候最後一抹夕陽掛在天空,殘陽似血。
  守門小廝看到段景川,忙不迭請安,沒有太多驚訝,「將軍,您回來了。」
  「嗯。」段景川腳步很快,進府後直奔書房。
  在他身後,戰戰兢兢的丁文很是疑惑,怎麼回事,為什麼府裡人都這麼冷靜,和平時看到段景川回來一樣的表情,難道都不知道即將有一場風暴要發生。
  可丁文走了一路發現,府裡氣氛很和平,甚至比平時更快活,幾個小廝交頭接耳說笑著,反倒是看到段景川的時候一愣,趕緊繃緊臉,「將軍回來了。」
  丁文覺得哪裡不對,還是要盡責提醒,「將軍,要不要先去見夫人。」他真是操碎了心。
  段景川站定腳步,目光掃過後院的門,只是片刻遲疑就朝著書房走去,「先去書房。」
  他不是怕見徐梓瑤,只是沒想好該怎麼說。
  段景川對徐梓瑤感覺很複雜,他生性隨意不喜歡與女子有糾纏,不想要這個從天而降的妻子,又不能違背皇命,心裡難免不悅。可追根究底去想,他心底裡也明白徐梓瑤很無辜,這位將軍夫人何嘗不是無辜被嫁,所以他罕見的不知道拿這個女人怎麼辦。
  不過,這些麻煩不會持續很久。
  想到自己作好的決定,段景川知道今晚自己會去見徐梓瑤,這場錯誤的婚姻早晚都得面對。
  不過不在此刻,他還有許多公事,想著,段景川已經邁步進入書房院子。

  下一刻,他腳步驟然停住,眼神似箭,「來人,誰擅自進了書房。」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