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宅女老婆不好追
【6.2折】宅女老婆不好追

蘇喬安跟江海誠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九歲生日那天,她見到被家人追打的江海誠, 還被他搶走了手裡的飯團,自此江海誠天天找她蹭飯。 十八歲生日,她把初夜給了江海誠,被他折騰了一夜, 她天真以為,江海誠喜歡她,結果不過是她自作多情。 六年後,江海誠玩世不恭問她,蘇喬安妳要不要跟我交往? 蘇喬安覺得自己不該上這男人的當,他就是個超級大騙子, 送她生日禮物時,來到她的樓下;生病時到她家門口, 出院後進她的屋子佔她的床,在她趕他滾遠一點時, 他獸性大發,直接壓她上床折騰,還沒臉皮的問她哪時給他名分。 蘇喬安抖著腿問:「江海誠,我們不交往不行嗎?」 江海誠壓著她說:「那我們就天天做,做到我們交往為止。」 他說天天……他還想天天!蘇喬安小心肝抖了抖, 被江海誠盯上後,她應該很能難逃這隻不知饜足的大色狼!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夜煒
出版日期:
2021/02/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冷面丞相要追妻
NT$118
銷量:4
哄妻如初
NT$118
銷量:6
復婚無良夜
NT$118
銷量:6
與拒婚夫的洞房夜
NT$118
銷量:5
嬌氣姑娘來逼婚
NT$118
銷量:5
等了初戀八年
NT$118
銷量:17
狩妻日記
NT$118
銷量:37
總裁床上是頭狼
NT$118
銷量:16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9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33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6
妻奴
NT$118
銷量:31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62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53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21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8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54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7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63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9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61
夜劫
NT$11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5
囚妻
NT$118
銷量:197

女人嬌氣,從來要求的不多,將她捧在手心寵就好;
男人壞心,慣著溺著小女人,壓上床折騰很是划算。


蘇喬安跟江海誠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九歲生日那天,她見到被家人追打的江海誠,
還被他搶走了手裡的飯團,自此江海誠天天找她蹭飯。
十八歲生日,她把初夜給了江海誠,被他折騰了一夜,
她天真以為,江海誠喜歡她,結果不過是她自作多情。
六年後,江海誠玩世不恭問她,蘇喬安妳要不要跟我交往?
蘇喬安覺得自己不該上這男人的當,他就是個超級大騙子,
送她生日禮物時,來到她的樓下;生病時到她家門口,
出院後進她的屋子佔她的床,在她趕他滾遠一點時,
他獸性大發,直接壓她上床折騰,還沒臉皮的問她哪時給他名分。
蘇喬安抖著腿問:「江海誠,我們不交往不行嗎?」
江海誠壓著她說:「那我們就天天做,做到我們交往為止。」
他說天天……他還想天天!蘇喬安小心肝抖了抖,
被江海誠盯上後,她應該很能難逃這隻不知饜足的大色狼!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南部,一座正準備裝修的古風飯店內。
  蘇喬安跟這家飯店的老闆兩人,從樓上走了下來。
  老闆王總說道:「蘇小姐,我們對你們工作室的作品很滿意,我上個禮拜參觀了你們給喜來登飯店做的中式雕刻門頭,還有大廳的富貴吉祥屏風,我實在是太喜歡了。」
  蘇喬安十分有自信道:「喜來登飯店的工作人員也說,賓客對那個設計回應也很不錯。」
  「所以,我也想在我們飯店大廳做個屏風。」王總對著大廳的位置比劃了一下,「面積可能比喜來登要大不少,妳看可以嗎?」
  蘇喬安看了大廳,再看一樓設計成兩側對稱樓梯的格局,腦中迅速出現大概的設計架構,回答道:「可以,不過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時間沒問題,好的東西值得等待。」
  「那麻煩王總幫我找兩個師傅,我今天先測量一下大廳尺寸,再結合你們飯店裝潢設計一個大概的圖,到時候你看適合的話,我們再擬合約。」
  說到這裡,蘇喬安放在外套口袋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
  她拿出手機看上邊顯示的江海誠三個字,嘴角不由起了一絲笑意,但還是將手機掛斷,繼續與王總討論方案。
  「王總,我看過你們的室內設計圖,如果大廳要做屏風,那兩邊樓梯還有吊燈需要跟著做些調整,這樣王總能接受嗎?」
  王總扭頭看還沒開始裝修的大廳片刻,頷首,「能接受。」
  「那我這邊沒什麼問題,樣圖兩天就可以出。」
  兩人還算愉快的商談結束,蘇喬安與工人丈量大廳尺寸,拿到資料後,她拿起相機,將飯店由內到外再到周圍的風景都拍攝下來。
  她是個木雕師,喜歡因地制宜做能融合周圍風景的作品,尤其屏風這樣的大作品,她要求更將講究融和。
  手機再次響起,一看還是江海誠打來的電話,此時她一人在外面,她便將電話接通放到耳邊。
  還沒等她開口,電話那頭的人就不滿道:「蘇喬安,妳是不是都不會想我?」
  「我正在工作。」
  「那妳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嗎?新品發佈會的現場,可我因為想妳還是忍不住給妳打了電話,妳居然還敢掛我電話,是想怎樣?」
  蘇喬安好笑道:「你想怎樣?」
  「今天是第三天了,妳說我想怎樣吧?」
  「我工作臨時有些變化,三天結束不了,回不去臺北。」
  「我不介意妳在電話裡給我答覆。」
  蘇喬安明知故問:「什麼答覆?」
  電話那頭的江海誠倒吸一氣,眼看自己發佈會馬上就開始了,他咬牙切齒低聲說:「我的求婚,妳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求婚還有這麼凶要答覆的?」
  「所以妳當時就應該立刻答應我,為什麼非要等三天?」
  「江總,江總該你上臺了。」會場的司儀走過來提醒。
  江海誠對她微微一笑,等她走後,立刻又逼問蘇喬安,「快說妳答應。」
  哪有人這樣的?蘇喬安忍住笑,慢條斯理道:「離第三天結束還有一點時間,我還沒考慮好。」
  「還沒考慮好……」
  「江總……」司儀再次提醒他要準備上臺。
  「馬上就好!」江海誠不悅應了一聲,再對電話裡的人說:「再給妳兩個小時,妳不答應我就……」
  「就怎樣?」
  「我就去把妳綁回家拖到戶政事務所登記!」說完他掛了電話。
  蘇喬安挑眉一笑,看著手機許久,嗯,差不多她就給他一個YES的答案吧,兩人都認識十八年了,該定下來就定下來了吧。
 
  ◎             ◎             ◎
 
  蘇喬安心裡這麼想著,但因為工作,她回到飯店打開電腦又準備工作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
  她拿起許久沒看的手機,才看到江海誠的兩通未接電話,還有一則訊息寫著:趕緊回來見我最後一面,我現在在醫院。
  訊息裡都沒說是哪個醫院,想來是某人真生氣了,竟拿在醫院這種話來嚇她,蘇喬安給他氣笑了,準備給他撥個電話過去。
  恰好此時,工作室裡的同事艾薇打了電話進來,「喬安姐,藝術展還有兩個展示櫃,工作人員問我們要不要一起設計?」
  「是大展示櫃還是小的?」
  「有一個跟我們現在拿到的站櫃一樣大,還有一個比較小。大的我們目前還沒有合適的作品,小的我覺得荷塘翠羽那件作品很合適。」
  「那個春色滿園呢?」
  「春色滿園三天後客戶要來拿走。」
  「妳讓他晚一星期來拿,費用可以給他打八折,一星期後我們給他送過去。」
  蘇喬安與艾薇通話結束,又是十來分鐘之後,掛上電話她看著桌上凌亂的圖紙,鉛筆,筆記型電腦還有相機……
  也許江海誠生氣並不是沒有道理,她最近的工作安排得有點太滿了,好像不僅冷落了江海誠,連她自己都冷落了自己好久了。
  修長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幾下,她給王總打了電話,「王總你好,我是蘇喬安,屏風的樣圖我過兩天傳給你,我現在有急事要回臺北一趟。」
  王總在那邊說沒問題,蘇喬安掛了電話就收拾東西,開了夜車返回臺北。
 
  ◎             ◎             ◎
 
  為了給江海誠驚喜,開車前她還特意回了他訊息,工作沒結束,今天回不去了,你好好照顧自己吧。
  沿途,紅燈停車時,她看幾眼手機。
  江海誠居然沒有打電話來興師問罪,難道不著急著要她的答覆了嗎?
  不過她也不著急,她就不信等回家他見到她時,還能給她擺臉色。
  就算他擺臉色,她答應他求婚,他還能發得起脾氣就算她認輸。
  蘇喬安打開了車內的音樂,一路心情不錯地繼續趕回臺北。
  進入市區是晚上九點多,江海誠的秘書給她打來電話。
  大概那傢伙自己拉不下臉,叫人來旁敲側擊她在哪裡了吧?
  蘇喬安戴上耳機接通電話,「喂,悠悠。」
  果然悠悠開口就問:「喬安,妳出差回來了嗎?」
  蘇喬安嘴角有笑意,「是江海誠讓妳打的電話吧?」
  「不是,江總今天為了救一隻流浪狗,被機車撞傷了。」
  「什麼?」
  「不是很嚴重!只是傷到腳,其他都沒事,白天他說妳晚上應該會到臺北,我就想問一下妳回來了嗎?要是沒有,我跟羅助理去看他好了。」
  「我已經到臺北,麻煩妳把他的病房號發給我,我立刻趕去醫院。」
 
  ◎             ◎             ◎
 
  蘇喬安按著悠悠給的病房號碼,來到醫院住院部六樓。
  確認了一下病房號沒錯,她推開了病房的門。
  原本還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個臉色不太好的傷患,睡在病床上的樣子。
  然而病床上的場景可比她想的要精彩多了。
  江海誠確實躺在病床上,打著石膏的右腿架在床尾,沒受傷的那隻腳踩在地上,並且他身上還趴在一位身穿護士服的女子。
  江海誠還說著,「這釦子不好解,妳先別動。」
  女護士說:「拜託快點,我才剛來上班沒多久,要是被人看到會很麻煩。」
  江海誠沒好氣地說:「這個時間除了妳這個夜班護士誰會來?」
  所以,她蘇喬安這個時間來,確實是來得不是時候是吧?
  蘇喬安冷眼看了眼前的一幕好一會,退出病房。
  病房走廊的燈光並不亮,狹長的走廊只有她劇烈的心跳在迴盪。
  那每跳一下都覺得疼痛的心臟,直到她走到電梯旁按了電梯,再不斷地深呼吸,才慢慢平復下來。
  從醫院走到停車場,蘇喬安一路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該這樣離開?
  但除了這樣離開之外,她還能怎樣?
  蘇喬安在車裡坐了將近十分鐘,她拿出手機給江海誠傳訊息。
  一開始寫了一堆罵他不知羞恥,骯髒之類的話。
  但寫完自己看了一遍,沉默許久,又一下全數刪除。
  最後只寫了三個字,我拒絕。發送,關機。
  然後她面無表情發動車子回家。
  或許她這樣太過武斷,就算親眼所見也應該問清楚江海誠,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又或者她應該激烈一點,當場就上去給他一巴掌,再跟他說,我們之間結束了。
  可蘇喬安做不到,一是性格使然,二是因為江海誠有前科。
 
  ◎             ◎             ◎
 
  蘇喬安跟江海誠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九歲生日那天,她認識了他。
  十八歲生日那天,兩人第一次發生關係,事後他留了紙條說,三天之後他會來見她。但三天後他跟她說,他要去追他的女神學姐,從此離開了她。
  二十五歲生日那天,他跟她說他要做她的男朋友,她學他說,三天之後給他答覆,三天之後,他跟他初戀女朋友復合了。
  這次……
  也就是三天前,他們二十七歲生日,江海誠說:「喬安,我們認識的時間很長,不如結婚吧。」她依舊說:「三天後我給你答覆。」
  今天她來醫院,就看到她跟一個女護士在病床上……
  蘇喬安都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分明發生了那麼多事,為什麼那麼多年了,她卻還跟江海誠攪和在一起?
  她將車子停在車庫,回到家立刻洗了一個澡。
  從浴室出來,她從冰箱裡拿起一罐啤酒,拉開易開罐一口飲盡。
  易開罐捏扁,隨手精準地丟入垃圾筐,她走回到房間將窗簾拉嚴實,將空調打開,然後蓋上被子倒頭大睡。
  時間彷彿在她睡夢之中,倒流……
 
  ◎             ◎             ◎
 
  烈日炎炎的夏天。
  九歲的蘇喬安髮綁著俏麗的馬尾,身穿白色襯衫及格蚊百褶裙,揹著雙肩書包從學校出來。
  因為太陽很大,她一直沿著社區有遮陽的樹蔭下走,但依舊走得滿臉通紅,揹著書包的背後也早已被汗水濕透。
  突然,從某棟大樓大門衝出一個穿著寬背心黑色短褲,皮膚黝黑,個子瘦小的男孩。
  而他身後,追著一個拿著長木棍的叔叔。
  叔叔嘴裡喊著,「臭小子,敢做還不敢認啊,有種你別跑!」
  這時九棟二樓的窗戶打開,一個燙著大捲髮的女人對著樓下大喊,「江大河,你兒子要是不改掉偷錢的毛病,就讓他別回來了。」
  此刻逃跑的男孩回頭大喊,「我沒偷妳的錢,那是我自己賺了要我奶奶看病的錢!」
  蘇喬安家裡雖也不和睦,但父母經常不在家,她很少聽到爭吵的聲音,所以這種爸爸亂棍追打兒子的場面,讓她有些害怕。
  她幾乎是一口氣跑到十二棟的五樓,迅速拿出掛在脖子上的鑰匙,打開了門進去。看到媽媽在家,她鬆了一口氣,拔出鑰匙轉身關上門。
  「媽,我回來了。」
  「嗯。」正在換衣服的媽媽,一邊扣著花襯衫鈕釦一邊從窗戶往外看,嘴裡說道:「那臭小子真是叛逆,前兩天因為打架被他爸跟後媽輪流打,今天就又敢偷錢了。」
  蘇喬安將書包放在自己的書桌上,回了一句,「那是他自己賺給他奶奶看病的錢。」
  「這個妳也信?」媽媽從窗戶那邊走進來,「我跟妳說,蘇喬安,九棟那個叫江海誠的孩子,他跟妳是讀一所學校的,以後不管在校內還是校外見到他,一定要離得遠遠的,不許跟他那種孩子說話!」
  蘇喬安從書包裡拿出習作,準備寫作業。
  「媽媽說的話妳聽見了沒?」
  「聽見了。」蘇喬安坐下來寫作業。
  媽媽這才從窗邊走回到沙發坐下,開始穿透明的絲襪。
  「媽媽這次大概要三天之後才會回來,冰箱裡有做好的飯團跟三明治,妳寫完作業熱了再吃,牛奶也給妳買了兩箱記得每天都要喝。」
  蘇喬安不太知道媽媽是做什麼工作的,就知道大概跟紅酒有關。
  她停下寫作業的手,抬眼看媽媽在手腕上噴了香水,再將手腕放到脖子上揉了揉,穿著透明絲襪的腳穿上黑色細跟的高跟鞋,她再從衣帽架上拿了帶鏈子的側背包掛在肩膀上,對著全身鏡照了又照,最後拿出豔紅的口紅塗抹。
  一系列的舉動結束,她對著鏡子抿了抿唇,再聞了聞手上的香水,才滿意將口紅放入包包裡,踩著高跟鞋出門。
  「媽!」蘇喬安叫住了她。
  「怎麼了?」她回頭看向她,「零用錢花完了?」
  「不是,妳明天不能回來嗎?」
  「不是跟妳說這次出差大概要三天,妳要是有事可以給蘇阿姨打電話,她會過來。」媽媽說完這句看了她片刻再問:「還有其他事嗎?」
  蘇喬安遲疑了良久,搖頭。
  媽媽就繼續往門外走,「睡覺的時候記得鎖好門,媽媽走了,拜拜。」
  砰的一聲,門關上的那一刻,蘇喬安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月曆。
  她分明在上邊用紅筆標注了,明天,五月二十八日是她生日。
  媽媽沒看到嗎?
  不過,去年生日她跟媽媽說了,媽媽也沒能回來陪她過,所以跟標記不標記月曆,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的關係,她也該習慣了的。
 
  ◎             ◎             ◎
 
  五月十八日,下午放學。蘇喬安在學校附近的蛋糕店,給自己買了個很小的生日蛋糕。
  就沿著有遮陽棚的店面門口一直走,進入住宅區的巷子後她就沿著牆邊走。
  突然聽到,背後有急促跑動還有劇烈呼吸的聲音,因為道路不寬,她立刻往右手邊的窄巷裡走進去。
  下一刻卻感覺書包被人拉住,她就被往後揪出來,很快的,拉著她書包的人就往她要躲藏的窄巷裡躲了進去。
  緊接著,幾個高年級的男生衝出路口,又朝她這邊跑了過來。
  蘇喬安心臟怦怦跳得飛快,那四五個男生還是在她面前停了下來。
  有個人嘴裡罵了一句髒話說:「江海誠那瘦猴,跑得可真快!」說著他們看向了路邊的她,蘇喬安心跳持續攀升。
  其中一個身高最高的,她聽班上女生說,是五年三班班草,家裡還有人混黑道的劉旻浩,他看了她幾眼就問:「妳看到江海誠從這裡跑過去了嗎?」
  她想了想,點頭。
  劉旻浩又問:「他從哪裡跑過去的?」
  她隨便指了前邊一個方向,「那裡。」
  那幾個男生相互看了一眼,立刻跑著追上去,嘴裡還說了,「這次要是抓到他,肯定好好打到他聽話為止!」
  兩分鐘之後,那幾個男生就消失了前方。
  蘇喬安立刻邁開腿,往反方向的走去。她擔心那些人找不到江海誠會找她麻煩。
  但書包又被人拉住,下一刻她就被江海誠拉入窄巷內,推在了牆上。
  這是她第一次這麼近看江海誠。
  他很瘦,甚至還比她矮了兩三公分,但五官很好看,濃眉大眼,高高的鼻樑,就是那嘴角有淤青,也不知道是他爸爸打的還是跟別人打架打的。
  雖然他個子不高,但眼神凶凶地看著她問:「身上有錢嗎?有的話借給我,不借的話我就搶了。」
  今天身上的錢她都拿去買蛋糕了,所以並沒有,她看他的眼睛片刻說:「沒有錢,但有中午沒吃的兩個飯團跟牛奶,還有,生日蛋糕。」
  聽到這話,他低頭看了一眼她的手提袋,「今天也是妳生日?」
  他用了也字,所以也是他生日嗎?
  蘇喬安心裡這麼想,但並沒有問,只是點頭。
  江海誠彎腰從她手裡拿起手提袋,從裡邊拿了她裝著飯團的便當盒還有牛奶,然後將蛋糕還給了她,轉身走了。
  蘇喬安等了他了好一會,才走出巷子,但還是看見他橫穿馬路時,還在一邊吃著飯團一邊跑的背影。
  她突然覺得他像一隻叼著食物過馬路的流浪狗,有點可憐。
  那天晚上,蘇喬安吃了冰箱裡媽媽給她放著的三明治,還有自己買的小蛋糕,自己給自己過了九歲生日。
  正當她寫完作業準備睡覺的時候,聽到有人按了門鈴。
  她用凳子從防盜孔往外看並沒有看到人,再打開門從防盜鐵門看過去,依舊沒有人,她才小心翼翼將防盜門打開向外探出腦袋,昏暗的走廊裡依舊沒有半個人影。
  心裡覺得有些奇怪跟害怕,迅速要關上門時,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門外的牛奶盒子上掛著一個塑膠袋裝的空便當盒。
  這是放學時被江海誠搶去的她的便當盒。
  她將塑膠袋取下來,關上門,回到屋裡打開袋子一看,便當盒洗得乾乾淨淨的,上邊還放著一張手撕下來的作業本紙,寫著醜醜的四個字:生日快樂。
 
  ◎             ◎             ◎
 
  莫名其妙的,從那之後,蘇喬安每天去學校都會有意無意去留意,看看校園裡能不能見到江海誠的身影。
  不過江海誠是三年三班,她是三年一班,她的教室在二樓的最後一間,他的教室在三樓,兩人很少能碰面。
  只有早操跟課間操時間,她站在本班的隊伍裡,能看到江海誠懶懶散散地走到他們班隊伍裡,因為他個子比較矮,排隊總得站在靠前的位置。
  她站得比他靠後,目光總有意無意地去觀察他,體操他基本不做,除非有老師過來巡視,他就敷衍地動動胳膊。老師也沒管他,這種問題學生只要不鬧事,老師就可以唸阿彌陀佛了。
  只是她偷看他的次數多了,偶爾江海誠會像感應到她的目光一樣,突然就扭頭看過來,目光凶凶的抓住她的。當然她就會不著痕跡轉回頭,若無其事地做操。
  但因為被他抓到了幾次,她儘量克制在學校的時候不去看他,只是每天放學,她都會飛快地跑回家,然後站在窗邊看著九棟的方向。
  偶爾會很快地能見到江海誠酷酷地走進樓道,有時等很久也不見他回來,有時很晚才會看到他瘦小的身影,淌著昏暗的路燈走進樓道。
  當然,她依舊不時能看到他被他爸爸跟後媽打罵,他大多時候是逃跑,有時候會還嘴,還嘴的時候多數會提到他的奶奶。
  蘇喬安看到他被打的最狠的一次,是他直接從二樓跳了下來。
  當時站在視窗偷看的她幾乎是驚呼出來的,但他只是在地上蹲了一會,就瘸著腿跑,他後媽在二樓破口大罵,「你不要命也不要賴上我,竟然從這裡跳下去,這麼厲害你就別回來吃飯!」
  江海誠瘦小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陳舊的樓層之間。見他又消失了,蘇喬安才進屋,打開書桌上的檯燈開始寫作業。寫完作業她從冰箱裡拿了飯團,放入微波爐裡加熱,還不忘了給自己倒上一杯牛奶。
  這個時候,門鈴被人按響了。每次家裡沒大人,門鈴被人按響,蘇喬安都會有點緊張,但她輕車熟路踩著凳子從防盜孔往外看。
  見到江海誠出現在她家門口,她嚇得一下從凳子上跳下去,他不會知道她每天都在偷看他吧?
  其實,她對他沒有別的想法,就是那天見他一邊吃飯團,一邊橫穿馬路的樣子像極了流浪狗。
  而上一次媽媽開車經過她學校,順道接她回家,因為有點塞車,坐在後座的她又看見了,路邊那隻很髒很瘦的流浪狗。
  她就問媽媽她能不能把牠帶回家養?
  媽媽說:「養妳都已經夠了,我哪裡還有空餘時間幫妳養狗。」
  第二天她就看到,那隻流浪狗的屍體被丟棄在路旁。
  可畢竟江海誠不是流浪狗,他來找她了,那她,要不要給他開門?
  蘇喬安站在門邊想了許久,門外也沒再有動靜,她又躡手躡腳站到凳子上從防盜孔往外看。
  江海誠還在她家門口,低著頭也不繼續敲門,也不走。
  就在蘇喬安最後猶豫要不要給他開門的時候,他突然轉過身要走。
  蘇喬安立刻就打開了門,「江海誠!」
  走了幾步的江海誠回過頭來看她。
  她隔著防盜門看著他問:「你有什麼事嗎?」
  江海誠表情依舊有點凶凶的,看了她片刻之後,問:「妳還有沒有吃剩的飯團?」
  她微微一愣。
  江海誠就說:「沒有就算了。」
  覺得他下一瞬就會走,她一下就打開了門,「我正好也沒吃晚餐,你要進來一起吃嗎?」
  江海誠看了她片刻,然後不吭聲就走了進來。
  她看見他的腿一瘸一拐的,不過也沒問他為什麼要從二樓跳下來,就在他進屋之後將門重新關上。
  江海誠看了一眼她桌上的兩個飯團跟牛奶。
  蘇喬安說:「你先吃那個,冰箱裡還有飯團,我再給你熱幾個。」
  她打開冰箱,又拿了兩個飯團,想了想覺得不夠又拿了六個,全部放到微波爐裡熱。
  當她又端著八個飯團上來的時候,她發現桌上的兩個飯團跟牛奶都沒動,就問他,「你怎麼不吃?」
  江海誠抿嘴看著她許久,說:「妳不是也沒吃嗎?」
  蘇喬安突然覺得心裡怪怪的。
  就像那天她收到他還給她的,洗得乾乾淨淨的便當盒。
  還有那醜醜的生日快樂四個字。
  蘇喬安從那一刻覺得,江海誠或許沒那麼壞。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