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灌醉鐵匠睡成夫
【6.2折】灌醉鐵匠睡成夫

九歲那年,杜婉芙被賣當了童養媳, 十七歲那年,她成了寡婦。還好她手裡有些銀兩, 也懂得釀酒本事的她,被趕出婆家後,決定找個小鎮, 開個小酒館,從此自立門戶為生。本來嘛, 她與隔壁的俊俏鐵匠相安無事,只聽說他幼時家境富裕, 父母驟世時家產被奪,一路靠著吃百家飯才活了下來, 但人家現在有本事,又不愁銀兩,多的是想嫁他的小姑娘。 杜婉芙知道,她沒嫁妝又是寡婦,這輩子沒指望再嫁, 可她想有個孩子陪伴,索性給天借了膽, 大半夜跑去勾引鐵匠,將酒醉的他勾上床。奈何, 鐵匠年輕力壯,拿捏她一折騰就是一整夜不罷休, 教杜婉芙爬下床時雙腿直打顫。她知道高攀不上, 也沒要鐵匠負責,什麼叫他的床不好爬, 她敢爬上他床,那他只能娶她了。杜婉芙心想, 陸衡青肯定瘋了,小鎮上多的是清白姑娘不娶,竟想娶她!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21/02/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冷面丞相要追妻
NT$118
銷量:3
哄妻如初
NT$118
銷量:5
復婚無良夜
NT$118
銷量:5
與拒婚夫的洞房夜
NT$118
銷量:4
嬌氣姑娘來逼婚
NT$118
銷量:4
等了初戀八年
NT$118
銷量:16
狩妻日記
NT$118
銷量:36
總裁床上是頭狼
NT$118
銷量:15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8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32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6
妻奴
NT$118
銷量:30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62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53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20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8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54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6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63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9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61
夜劫
NT$11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5
囚妻
NT$118
銷量:197

小娘子嬌羞,被男人寵上了天,恨不得馬上嫁他;
大丈夫耿直,面對女人的嬌氣,只想將她綁回家。


九歲那年,杜婉芙被賣當了童養媳, 十七歲那年,她成了寡婦。
還好她手裡有些銀兩, 也懂得釀酒本事的她,被趕出婆家後,
決定找個小鎮, 開個小酒館,從此自立門戶為生。
本來嘛, 她與隔壁的俊俏鐵匠相安無事,只聽說他幼時家境富裕,
父母驟世時家產被奪,一路靠著吃百家飯才活了下來,
但人家現在有本事,又不愁銀兩,多的是想嫁他的小姑娘。
杜婉芙知道,她沒嫁妝又是寡婦,這輩子沒指望再嫁,
可她想有個孩子陪伴,索性給天借了膽, 大半夜跑去勾引鐵匠,
將酒醉的他勾上床。奈何, 鐵匠年輕力壯,
拿捏她一折騰就是一整夜不罷休, 教杜婉芙爬下床時雙腿直打顫。
她知道高攀不上, 也沒要鐵匠負責,什麼叫他的床不好爬,
她敢爬上他床,那他只能娶她了。杜婉芙心想, 陸衡青肯定瘋了,
小鎮上多的是清白姑娘不娶,竟想娶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今天是湯梨鎮趕集的日子。
  清晨,一頭健碩的水牛慢吞吞地拉著一輛烏篷頂車停在路旁,趕車的壯漢跳下車,匆匆走到車廂後頭,撩起了布簾子。
  立刻就有十來個大姑娘、小媳婦兒從車廂裡鑽了出來。她們是專程從隔壁的蘭花鎮坐牛車過來趕集的。
  杜婉芙揹著小包袱款款走下牛車,她和別人一樣,也從荷包裡掏出兩個銅子兒交給車夫,然後問道:「大哥,這鎮上最繁華的街道在哪兒呢?」
  她的聲音清脆甜潤,猶如空谷鸝雀婉轉低吟,容貌嫵媚清麗,生得粉面桃腮的,直教趕車的車夫一臉呆,只知痴痴的盯著她,什麼都不會說了。
  杜婉芙噗嗤一笑,眼中媚波流轉,又問了一遍,「勞駕,敢問這鎮上最繁華的街道在哪兒?有沒有大一些的牙行?」
  車夫這才回過神來,慌慌張張拿著鞭子朝東邊指了指,就紅著臉兒朝著牛車跑去,半路上還被地上的石子兒給絆住,差點兒跌了一跤,惹得杜婉芙連聲嬌笑。
  旁邊幾個村姑盯著她,議論紛紛,「哼,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女子!」
  「瞧她這打扮,像是個寡婦。」
  「這麼年輕就守了寡呀,怪可憐的。」
  「可憐什麼?妳沒見著她剛才和趕車大哥調笑?哪個正經寡婦和她似的!」
  「我覺得也沒什麼吧,她也沒說什麼出格的話。」
  「知道自己長得好看就不該抛頭露面!」
  「我看妳呀,是嫉妒她長得漂亮吧?」
  「嘁,我嫉妒一個寡婦幹嘛?」
  杜婉芙沒有理會她們,挺直了腰杆兒朝著東邊走去。湯梨鎮不大,挺熱鬧的,今天是趕集日,有不少外來的人擺攤售販山貨,也有不少從外地來趕集的。但本地人也挺多,而且衣著整潔體面,言行舉止頗為文雅。
  杜婉芙逛了一圈兒,覺得此處不錯,便有意在此定居下來。於是她一路問著人,總算找到了牙行。
  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夥計坐在堂上,手裡拿著個馬尾做的繩掃子正無聊的掃來掃去。杜婉芙便上前問道:「小兄弟,我想租個帶鋪面和後院的宅子,不知你們有沒有門路?」
  「有!」小夥計下意識答道,只一抬頭,猛然得見她的美豔模樣,先是一愣,繼而面紅,最後扔了繩掃子慌不擇路地掀了門簾逃進後堂去了。
  沒一會兒,一個三四十歲的牙子出來接待了杜婉芙,他問清了杜婉芙的需求,便帶著她行到大街上的繁華之處,先去看了看一處空著的鋪子。
  杜婉芙見這鋪子不大,卻正在鬧市之中,東邊是間打鐵鋪,西邊是個夫妻倆開的小麵館,街對面是成衣鋪,布鋪和米鋪,真是位置特別好!
  再從這鋪子的後堂轉進去,裡頭就是一間小小的後院,共得兩間瓦房,雖然不大,但佈局極好,收拾得又乾淨,杜婉芙很是滿意。再讓牙子報了一下租金,覺得挺合適,便讓牙子帶著她去見房東。房東是個老婆子,姓張,牙子稱她為張婆婆,又指著杜婉芙,向張婆婆說明了來意。
  張婆婆打量杜婉芙一番,問道:「姑娘,妳是何來歷?想租我的鋪子做甚?」
  杜婉芙便將自己的來歷一一說明。
 
  ◎             ◎             ◎
 
  她是本縣松泉鎮人,九歲那年,臨縣富商胡老爺病重,胡夫人為給丈夫沖喜,願花重金為長子求娶一個童養媳。杜家家貧,杜母便將女兒杜婉芙賣進胡家,給胡大少爺當了童養媳。
  杜婉芙進門後,胡老爺又活了三年,終於病逝。可等到杜婉芙和大少爺為老爺守完了三年孝,胡夫人卻反悔了,不想讓出身貧苦的杜婉芙當自己正兒八經的兒媳婦。
  就一直暗中使壞,直把杜婉芙當成丫鬟使喚。兩年後胡大少爺患了病,纏綿病榻整二年,也去世了。
  十七歲的杜婉芙成了寡婦,胡夫人恨她,就打發她去家廟替死去的長子守孝。杜婉芙守足了三年,又回到了胡家。後來胡家的二少爺二少夫人害怕杜婉芙會分家產,就攛掇著胡夫人將杜婉芙除了族籍,逐出胡家。
  杜婉芙手裡有些銀兩,且這些年在胡家家廟裡學了一手釀酒的本事,她就想在這湯梨鎮定居下來,開個小酒館。
  聽了杜婉芙的話,張婆婆好生為難,說道:「姑娘,我也不瞞妳,我和妳一樣,也是年輕守寡,我曉得妳的苦,可妳要是靠著繡花,漿洗衣裳為生,我覺著都挺好的,偏妳是要開個酒館……」
  杜婉芙奇道:「開酒館怎麼了?」張婆婆說道:「若是個男兒要開酒館我也不說什麼,妳青春妙齡又生得如花似玉,這寡婦門前是非多啊!」
  杜婉芙道:「無論是繡花,漿洗衣裳還是釀酒開酒館,總歸是我自己養活我自己,不靠誰且光明正大的。我不以為恥反而覺得榮光。要是婆婆容不得我的,我不強求,那便就此別過,我再另尋容身之處罷了。」說著她就要走。
  張婆婆起了憐心,左思右想,最終出聲挽留,「姑娘,要不妳還是留下罷,不過我得先和妳約法三章。妳若要開酒館的,晚飯以後就必須打烊,夜深千萬莫招醉鬼,以免壞事,平白汙了妳的清白也毀了我的鋪子。再一個,我老婆子也有些愛酒,妳若釀了酒,每個月勻給我二斤如何?」
  聽了這話,杜婉芙又轉憂為喜,便在牙子的見證下,與張婆婆立了租賃字據,交了押金租金與傭金,高高興興地領到了鑰匙。
 
  ◎             ◎             ◎
 
  杜婉芙放下了小包袱,先去找了泥瓦匠來,讓給她砌一個大型的蒸灶;然後又去街上找南雜鋪子讓訂做了十個用來裝二十斤酒的大陶罐,又去一間即將關門大吉的小飯館裡,買了二手的桌椅什麼的,最後回來在後院裡轉了一圈,再跑去給自個兒添置了鋪蓋,鍋碗瓢盆,成衣首飾,甚至還有柴米油鹽醬醋茶,各種瓜果禽蛋和盆景什麼的……
  一時間,來她鋪子裡送貨的夥計絡繹不絕,人人見她美貌,個個都願意和她說上幾句話,杜婉芙也不瞞著,直說自己會開一間小酒館,到時候可要請眾人前來賞個臉,捧個場啊!
  眾人都覺得挺詫異的,開酒館?還是個年輕美豔的小寡婦?一時間,眾人看向杜婉芙的眼神就帶上了幾分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審視。
  杜婉芙只作不知。
  雖然泥瓦匠帶著學徒緊急給她砌好了大型的蒸灶,但至少要三天才能乾,所以她有三天的時間可以準備好自己的衣食住行。
  鋪床、收拾、灑掃,好一通忙碌,總算是把後院給收拾得差不多了,但杜婉芙遇上了一個難題,她新買的浴桶實在是太重了。之前夥計送浴桶來的時候,她沒好意思讓人拿進角房去,原本想著自己慢慢挪進去,結果現在一掂量,根本就不是她有能力搬抬得動的好嘛!
  杜婉芙轉身出去了,既然她搬不動,那就出去找找幫手吧!
  一出門,正巧看到隔壁鐵匠好像要打烊?那鐵匠約摸二十多歲模樣,生得面容英俊,穿著一身半舊的玄色短打,但赤著上身,露出一身極強健的賁張肌肉。
  杜婉芙盯著鐵匠看了一會兒,心想他應該能抬得動她那個大浴桶吧?
  許是她多看了那鐵匠兩眼,那鐵匠便也皺眉打量著她,目光如鐵箭一般雪亮凌厲,嘴角也抿成了一條直線。
  杜婉芙下意識覺得這人不好惹,便去了西邊的小麵館那兒看了一眼,這會兒小麵館裡吃面的客人也沒幾個,她才上前朝麵館的掌櫃娘子行了個福禮,客氣地說道:「有勞娘子了,可否勞煩賢伉儷替我行個方便?」
  掌櫃娘子上下打量杜婉芙一番,尤其看到她美豔的容貌,露出厭惡又嫉妒的神情,不悅地問道:「妳說甚麼?別咬文嚼字的掉文袋,我們可聽不懂!」
  杜婉芙只好又說道:「大嫂,我是新搬來的,就住隔壁,家裡有些大物件兒搬不動,可否勞煩大哥上我家裡去幫個忙?」麵館掌櫃聽了,連忙從裡頭走出來,「使得,來我幫妳!」
  掌櫃娘子不高興地說道:「沒空!」然後又白了丈夫一眼,「店裡還有客人呢!」掌櫃說道:「搬抬個東西能費多長時間,何況現在店裡也沒什麼客人……」
  掌櫃娘子蹭的一下站起身,怒道:「你要去你就去,去了就別回來了!」轉身走進鋪子裡,還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才搬來一天,就開始勾引人了,呸!臭不要臉,一個單身婦人,也敢讓個男人進她屋裡去,真是傷風敗俗!」
  麵館掌櫃好生為難,杜婉芙便對他說道:「那多謝了,不必了。」遂轉身離開。
  杜婉芙心裡很是難受,心想要不還是等明天再去找房東張婆婆求助吧!但這麼一來,今天她就泡不了澡了。正失望呢,突然看到鐵匠已穿上直裰,正站在門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杜婉芙猶豫片刻,嘗試著開口問他:「大哥……」
  鐵匠還沒等她說完話,就點點頭,嗯了一聲。
  杜婉芙睜大了眼睛。
  她高興壞了,害怕他反悔,連忙說道:「那就勞煩大哥了,來,這邊請……」西邊麵館的掌櫃娘子見了,翻了個白眼,「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哼!乾柴烈火,姦夫淫婦……」
  掌櫃聽不下去了,皺眉說道:「人家惹妳了嗎妳非要罵得這麼難聽?」掌櫃娘子眼一瞪,「怎麼,你心疼了?哼,不正經的女人去哪兒她都不正經!」
  掌櫃扶額,走到一旁去不想理她。
  這時杜婉芙領著鐵匠進了後院,指著那個碩大無比的浴桶,說道:「勞煩大哥幫我把這個拿進角房裡去。」鐵匠盯著那個浴桶看了一會兒,又看向杜婉芙,眼神古怪。
  杜婉芙有些面紅,她當然知道這是為了什麼,因為她買的這個浴桶真的是超級大,足足能裝下兩個大胖子。
  杜婉芙實在受不了鐵匠的目光,解釋道:「這一個只要七十文,原是別人付了訂金特製的,後來又悔了約不要,所以便宜,若買個小的,反而要一百三十文。」
  鐵匠的嘴角一勾,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他掂了掂這個超大浴桶,然後單手拎起,輕輕鬆鬆地朝著她的房間走去。杜婉芙目瞪口呆,心想這個鐵匠的力氣好大!剛才她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辦法挪動分毫!
  雖然鐵匠的力氣大,但在拎著巨型浴桶實進門的時候還是折騰了許久,才小心翼翼地把浴桶扛進她的房間。
  鐵匠快速掃了一眼,看出這是一間被收拾得清爽舒適的屋子。
  桌椅床鋪雖然是半舊的,但床上迭著整齊的粉紅色鋪蓋,垂著鵝黃色繡了蘭草和蟈蟈的帳子,椅子上鋪著石青色的厚實坐墊,窗上糊的著月白色繡粉紅小花的輕紗……
  鐵匠忍不住看了杜婉芙一眼,心道這小娘子看起來風情萬種,綽約多姿的模樣兒,想不到屋子竟然收拾得這麼清雅。
  杜婉芙朝他討好一笑,指向角房,「放那兒。」
  鐵匠沒吭聲,把這個大浴桶扛進角房,放在她指定的靠牆一角。然後又按著她的要求,來來回回地挪動著浴桶,因為她要求浴桶的一角必須靠近從牆壁上透出來的一個竹筒製的入水口,然後浴桶底部的出水口也要對齊牆腳處的淺淺溝渠裡。
  鐵匠忍不住又看了杜婉芙一眼,心想這小娘子好巧妙的心思。就此事而言,根本就是典型的萬事開頭難,可一旦她把熱水入口和出水口都校準了,以後她想要泡澡就變成了輕鬆又享受的事。
  鐵匠忍不住想起幾年前,鎮上有個年輕寡婦何氏,也是個頗有幾分姿色的,但何氏什麼事兒也不幹的只知靠男人,今天睡一個得七八個饅頭;明天睡一個得半斤豬肉……幾年下來,她人老珠黃了,也沒攢下幾個錢,最後欠債太多被債主發賣到勾欄院去了。
  後來鎮上人們茶餘飯後談起何氏時,總會感慨一句,這何氏可是個胸大無腦,空有美貌的蠢笨婦人。
  再看看眼前豐乳肥臀,膚白美豔的美人兒,據說她也是個寡婦?鐵匠心想,她似乎與傳聞中胸大無腦的蠢笨寡婦並不一樣。
 
  ◎             ◎             ◎
 
  杜婉芙完全不知道鐵匠在想些什麼,她已經跑去廚房試驗注水去了,她今天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架起了一條長長的管子,全是用透了芯的竹筒,一根接一根的接好,以便從熱鍋上將熱水引到角房裡去。
  可她試了一回,不知怎麼的竟不出水?杜婉芙急了,趕緊仔細檢查。
  鐵匠有些好奇,過來幫她查看,最終發現原來是其中一節竹筒的芯洞透得不夠大。他看了一眼,見灶膛裡有火?便熟練的將一把鐵製的火鉗伸入灶膛裡,等了一會兒,又拿起火鉗,捅了那竹筒芯好幾下,總算將那竹節芯捅大了一些。
  受阻的熱水一下子嘩嘩的流去。杜婉芙趕緊跑回角房一看,果然看到源源不絕的熱水正慢慢注入桶中?她又蹲下身子,將浴桶底部包著布的塞子拔去,又見那些水果然順著淺淺的溝渠朝外頭淌去了。
  「哎喲成啦!」杜婉芙喜道,又眉開眼笑地對鐵匠說道:「大哥,多謝你。」
  鐵匠猛然呆住,但見眼前的美人兒笑得眉兒彎彎,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含情脈脈,因離她近了,他還嗅到了莫名的女兒體香,直把鐵匠薰得面紅耳赤,心如擂鼓!
  他心底突然升起從未有過的陌生感覺,且來勢洶洶,教他忍不住想要看她,卻又覺得這女人好似一個無底的漩渦,只要他多看她一眼,就會被她深深的吸住。
  鐵匠連忙朝著外頭踉踉蹌蹌地奔走了幾步,說來也怪,只要不看她,他就覺得整個人都冷靜了下來,直到身後傳來了她那宛若嬌鶯初囀的聲音,「大哥且慢,我還不曾多謝你……」
  那聲音簡直如同堪比天籟,引得他不由自主回頭看,可一見她風流蘊藉的模樣,修長頸脖之下的飽滿鼓漲胸脯,鐵匠又呆滯了。
  杜婉芙覺得有些奇怪,這鐵匠也不知怎麼了,突然就紅了臉,急衝衝地往外跑?她叫住了他,原本就是想問問他姓甚名誰,然後給他一點兒謝禮的,誰知他又突然傻愣住了?
  「大哥?」杜婉芙疑惑地又喊了他一聲,心想這人是不是有毛病?看來明天得去問問房東張婆婆,打聽打聽這個鐵匠的事。
  鐵匠回過神來,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把頭轉到一旁去,簡單地說了句「我有事先走了。」便急忙走了,好像後頭有惡狗追他似的?
  杜婉芙覺得莫名其妙,不過,想著他的打鐵鋪就在她的鋪子旁邊,日後等她釀出酒來,再贈他兩壺當作謝禮就是。於是她也不在意,追了出去,想要關上前頭鋪子的大門,然後回來舒舒服服地泡個澡。
 
  ◎             ◎             ◎
 
  殊不知,當鐵匠匆匆離開杜婉芙的鋪子時,隔壁麵館的掌櫃娘子便坐在一旁拿冷眼看著他,嗤笑道:「喲,這都進去大半個時辰了,還捨得出來啊?嘖嘖嘖,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恐怕是什麼醜事都做了吧!」
  鐵匠的臉色瞬間鐵青,待要解釋,卻猛然想起這長舌婦的惡毒,知道跟這種人講道理是根本講不清的,不由得頓了一頓,冷冷地哼了一聲。
  正好杜婉芙趕過來想要關門,看到鐵匠站在她鋪子門口,便急忙說道:「大哥,今日多謝你了,只我剛剛才搬來,也不曾有準備,待日後安置好了再……」
  可她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聽到鐵匠冷哼了一聲,怒氣沖沖地拂袖而去?
  杜婉芙不知鐵匠是在生西邊麵館娘子的氣,還以為鐵匠是對著她發火,一時間有些訕訕的,心裡暗自回想,是不是她說錯了哪句話?
  這時,麵館掌櫃娘子譏諷杜婉芙道:「妳還謝什麼謝啊,留他多耍幾回不就得了?」杜婉芙還沒開口,麵館掌櫃過來勸他老婆,「都是街坊鄰居,妳這又是何必?」
  麵館娘子盯著杜婉芙,冷笑著對她丈夫說道:「我怎麼了?我說不得?人在做天在看!誰讓某些人不正經,見天的想要勾引別人的丈夫!」說到這兒,她回頭瞪視了丈夫一眼,罵道:「我可有說錯?她一來你就一直盯著她看……你看,你還看!」
  麵館掌櫃難堪萬分,看看杜婉芙又看看他老婆,有心想要辯解幾句,卻又知道他老婆得理不饒人的性子,一時間陷入了兩難。
  杜婉芙被氣笑了,她款款走過去,越過掌櫃娘子,嬌滴滴地對那掌櫃說道:「掌櫃的,勞煩您借點兒醋給我。」
  掌櫃點頭,「哎,好嘞,您等會兒……」不料那掌櫃娘子見到了杜婉芙穠豔無雙的麗色,忍不住怒從中來,罵道:「妳這狐狸精,快走開!我們家沒有醋!」
  杜婉芙笑道:「我當然知道妳們家沒醋,因為妳們家的醋一早就已經被妳吃光了啊!」
  掌櫃娘子一愣,「妳!」
  杜婉芙面色一沉,冷冷地說道:「我可奉勸妳,無事莫作饒舌婦,子虛烏有的事情就不要亂說也別亂造謠,要不然啊……死後可是要入拔舌地獄的!」說著,杜婉芙橫了她一眼,轉身走了。
  掌櫃娘子嚇得臉一白,氣得胸脯劇烈起伏,她暗暗咬牙,心想非要讓這個杜寡婦吃點兒苦頭不可!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