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酒兒姑娘不和離
【6.2折】酒兒姑娘不和離

般若娘是體弱多病又沒名分的外室, 她的爹是皇帝御賜天下第一釀酒師。 十二歲那年,親爹不待見的她,為了讓娘回府, 有個妾氏的名分,甘心為她爹賣命,混進沈家為奴, 就為了騙取沈冰堂的酒譜。 八年後,逃離沈冰堂的般若成了名鎮天下的釀酒師, 沈冰堂沒想過,有一天會再見到將他丟棄的般若。 曾經高傲清冷的沈冰堂從沒對女人上心,唯獨對般若眷寵, 這一回,他拿感情當餌,將她拐為沈夫人。 婚後,他揚言他不愛她,娶她不過是為了報復。 般若想過再逃,不愛就不愛,她不稀罕, 可這男人不愛她卻老爬她的床,床事沒完沒了, 百般折騰,撞得她細腰只差沒斷了。這不,還搞出人命。 般若乖巧地自請下堂,讓他有三妻四妾服侍。誰知, 沈冰堂竟黑臉地撂話,沈府有她就會翻天了,還娶啥?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唐梨
出版日期:
2021/01/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2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24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0
妻奴
NT$118
銷量:16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56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48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18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3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49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6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51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8
可惜了初夜
NT$118
銷量:120
不擇手段占有妳
NT$118
銷量:67
拐夫三天三夜
NT$118
銷量:42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
NT$118
銷量:73
床債婚還
NT$88
銷量:81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88
銷量:72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88
銷量:63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8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61
夜劫
NT$8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21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他的娘子,如般若香醇,淺嚐成癮;
她的相公,如烈酒灼人,濃烈難消。


般若娘是體弱多病又沒名分的外室, 她的爹是皇帝御賜天下第一釀酒師。
十二歲那年,親爹不待見的她,為了讓娘回府, 有個妾氏的名分,
甘心為她爹賣命,混進沈家為奴, 就為了騙取沈冰堂的酒譜。
八年後,逃離沈冰堂的般若成了名鎮天下的釀酒師, 沈冰堂沒想過,
有一天會再見到將他丟棄的般若。 曾經高傲清冷的沈冰堂從沒對女人上心,
唯獨對般若眷寵, 這一回,他拿感情當餌,將她拐為沈夫人。
婚後,他揚言他不愛她,娶她不過是為了報復。 般若想過再逃,
不愛就不愛,她不稀罕, 可這男人不愛她卻老爬她的床,
床事沒完沒了, 百般折騰,撞得她細腰只差沒斷了。
這不,還搞出人命。 般若乖巧地自請下堂,讓他有三妻四妾服侍。
誰知, 沈冰堂竟黑臉地撂話,沈府有她就會翻天了,還娶啥?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懸崖上有風。
  風很大,吹得她的衣裙不住飄飛。
  繡有點點紅梅與枝藤環繞的潔白繡鞋旁邊就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以及……他……
  「為什麼要背叛我?」
  他的問句,和著周遭縈繞難散的山嵐與風,飄送過來,字字帶恨,字字都是怒到極致的咬牙切齒。
  我……
  她想說話,很想說,可當她開了口,她才發現喉嚨裡擠不出半個音。
  「我恨妳,這輩子,我都絕不原諒妳!」
  她清楚他的恨,也曾有過無數次想像此刻一般把他拉上來。
  奈何無數次、無數次,都一如既往,在他傾吐那一聲質問,在他吐盡他的恨之後,身軀僵硬在原地的她都只能眼睜睜瞧著他從那裡墜落下去。
  這麼高的懸崖,那麼深濃的霧嵐,只需頃刻便將他的身影、他仇恨的面容吞噬殆盡,直至再也不見……
  「啊!」
  一聲驚呼,自方才如何也吐不出半個字的喉間逸出,她猛地自床上坐起。
  剛才是夢。
  一個困擾了她八年的噩夢,也是她最渴望見到的夢,只因夢裡有他。
  然而每當夢到他,每當因他而驚醒,她就會變得難以再入睡。
  「唉……」她轉頭,看見紙糊的窗戶之外有微光隱約透入。
  那是月的光,太幽太暗,想都知道,現在仍屬深夜時分。
  她抱了抱脫離被窩感覺有些微涼的雙肩,掀被下了床,來到桌邊,摸到了桌上的酒壺與杯子,斟上滿滿一杯,仰頭飲盡。
  但是她喝得太急太猛,酒入喉頭,喉嚨隱約傳來的灼燒感使她忍不住微微輕咳出聲,隨之滑入愁腸所傳來的熱,漸漸蔓延到腦子,有暈眩的感覺在悄悄醞釀。
  「睡吧,這只是夢。」她用酒安撫自己,也用酒溫暖自己。
  心底裡也有兩道聲音相互交錯……
  睡吧,但願這次不會再夢到他。
  睡吧,但願這次能再夢到他。 

 

 

 
  第一章
 
  聆風樓內的某處院落被設立為釀酒之用,是酒樓裡唯一的釀酒的作坊。
  此刻作坊之內雖只有寥寥數人,卻有男有女,大夥都各自埋頭做著自己的工作。
  偶爾,會有一道軟柔嗓音響起在院子,督促提醒著眾人正確的工作順序……
  「阿舟,最近天氣開始變熱,浸酒麴的時候水溫要多注意和小心一些……小宜,前幾天一直在下雨,我聽說這幾筐桃花在運送的過程中被耽擱了,在驛站多留了一天,可能有很多都已經爛掉了,妳挑的時候看仔細一些……」
  阿立,之前要你搬的酒罈都搬完了?霜兒那邊好像也剛好忙完,你們等會先把前幾天蘇管事吩咐今需要的「瓊華引」拿三罈送過去給主樓的那邊。」
  「小俟……」
  聲音的主人般若,聆風樓的首席釀酒師,她一身衣裳雪白,上頭繡著的白鶴織紋,不管展翅、佇立,模樣皆是栩栩靈動,茜紅羅裙隨著她不停的穿梭走動,蕩開一片紅羅翩躚。
  她宛如瓊花般帶有清柔靈氣的臉龐正透著一股一心想要完成工作的認真,綴有瑩白與湛藍玉石所製的髮飾之下是柔細且烏亮的一頭長髮,鬢邊幾縷髮絲經由柔風輕撫,微微飄飛,額際,有因心急促造的幾滴晶瑩薄汗淺淺滲出。
  然而有人認真工作就會有人想著偷懶,哪怕有上頭的人在場監工,也阻止不了摸魚似的八卦閒聊。
  「話說今天那位沈公子帶來的糕點都很好吃耶。我聽說是沈家剛到金烏城立足,要跟咱們聆風樓談合作,沈公子才會帶糕點過來,可他帶給蘇管事一人就算了,結果他連我們這些小工也都算上,他未免太有心,也太貼心了吧。」釀酒學徒一號如此說道。
  「可不是?之前我來的時候還遠遠瞧見過沈公子一眼呢,他看起來風度翩翩、相貌堂堂,就連糕點都做得這麼好吃,若是哪家姑娘能嫁他為妻,可就真是有福了!」學徒二號邊說邊回想,好似嘴裡還殘留著糕點的甜蜜,心裡卻被那位沈公子塞個滿滿。
  「所以妳們到底是覺得糕點好吃還是那位沈公子好看?」學徒三號聽見了,忍不住靠過來打擾兩位懷春少女的一臉如痴如醉。
  「你還好意思說?你不才是吃得最多的嗎?我都看見了,你吃完還跟俞伯多要了一盒沈公子帶來的糕點……哎呀!」
  最後那聲「哎呀」,是因頭上遭到什麼微沉一壓而發出的驚呼。
  學徒因而抬頭,首先瞅見的是有她腦袋瓜那樣大的酒罈,再來便是般若略顯不悅的一張俏臉。
  「最近才剛過了立春,作坊裡才剛開始忙,結果你們不認真做事,反而在這裡討論什麼糕點,什麼沈公子?今天工作結束後留下來把作坊打掃收拾乾淨!」
  般若身為聆風樓的首席釀酒師,年紀輕輕便有一手釀酒的好手藝,平日裡的威嚴也是不容人輕視。
  而釀酒作坊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除卻一個個酒罈、酒缸,其他釀酒器具等等也是多不勝數,平日工作過後留下要收拾的可不是十根手指頭就能數得完。
  聽見被罰收拾,方才摸魚閒聊的三人立刻就發出幾聲哀號……
  「般、般若姑娘,不要啦……」
  就在眾人一臉苦相,打算向般若懇求從輕發落之際,一旁突然有人發出了一聲痛叫:「啊!不、不行了,我憋不住了!我、我要上茅廁……」
  「誒?」般若才反應過來,就瞅見捂住肚子已經溜到作坊門外的學徒。
  「看他的模樣就知道他肯定也吃了很多沈公子帶來的糕點。」有人無比肯定地發表見地。
  「可是沈家的糕點真的很好吃嘛,我可以理解。」有人繼續回味。
  也有人靈機一閃,喊出與方才那名學徒一樣的痛叫:「啊啊啊!我肚子也好痛啊,我也要上茅廁,再見、再見……」
  說時遲那時快,大夥兒紛紛嚷出相似的說辭,相繼奪門而出。
  一時間作坊內人去樓空,只剩下般若一人,對著眾人離去的大門又惱又無奈地瞪著一雙杏圓眼瞳。
  「你們……」直到過去許久,般若才嘟嚷著吐出這兩個字,奈何無人傾聽,她唯有萬般無奈地搖頭。「算了。」
  要說她有威嚴,可大夥都不怎麼怕她。
  她也不怕他們就此跑掉,反正他們就是見剛才有人被罰,一時起哄才會想著偷跑,他們平日就是這樣吵吵鬧鬧,但不會不分輕重。
  剛好,今日要做的事其實不算多,等他們鬧夠或是真的肚子疼的人解決了便會回來,不然若是他們碰上偶爾巡視的管事,到時就不會像只挨她幾句輕罵那麼簡單。
  如此,般若打算先完成手邊的工作,抱起一罈酒便準備往酒窖的方向走,然而她才轉身,身後就傳來一陣沉穩且有規律的腳步聲。
  「誰回來了?」
  她原以為有哪名學徒良心發現跑回來,可當她回頭的瞬間,當她瞅見自院門外拐進的那道身影以及那張面容,她卻無比震撼地僵立在原地。
 
  ◎             ◎             ◎
 
  「你、你……」她有點,不,她是根本就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個人,那個緩緩自門外走到她面前的男人,他跟她夢裡的那人有著同一張臉,在那個糾纏了她八年的夢裡,不斷重複著那人墜入無底深淵的那一幕,那人是她的……「師父……」這一瞬間,她將那兩個八年來都沒能再說出口的字輕吐而出,但不管是吐字的唇,抑或是自唇間逸出的兩個字,都帶著極大的驚與顫。
  她原本就僵在原地無法動彈,此時更是因心底裡那股不住狂湧上來的震愕而手上一鬆。
  眼看酒罈從她懷抱墜落,即將摔落在地時,眼前的男人卻忽地出手……出腳往上一踢,酒罈瞬間就被轉移落到他懷裡,成功拯救了本要被四分五裂的酒罈。
  緊接著,他好似聽見了什麼新鮮玩意一般,讓玩味又輕然地笑,攀爬上他那張風采明爽的俊逸面容:「我什麼時候有妳這樣大的徒弟?而且還是這麼美若天仙般的徒兒?」
  「什麼?……」他是在開玩笑,她聽出來了,可她不懂他的意思。
  她的師父齊雲在八年前就墜崖身亡,原因是來自她對他的背叛,使他傷痛欲絕,在酒醉之下不慎失足掉落。
  這些都是她當年事後聽說的,雖然她沒有親眼目睹師父墜落的瞬間,也沒有找到他的屍體,但在那之後,世上再無齊雲,她的心裡早已默認他已死的事實,否則,若他還活著,他又豈會不來尋她,報復她當年的背叛?
  然而一切都因今天這個男人的出現而改變了。
  在瞅見他的那一瞬間她就知道,他回來了,他……定是為了找她報復,一定是。
  「見到我有這麼驚訝嗎?妳的反應還真……可愛,妳是釀酒的般若姑娘?」
  男人又說話了。他言語間總是帶著一股輕快的語調,輕快而不輕佻,是十分容易令人欣悅的類型。
  但是,他這樣的輕鬆卻引來她的困惑:「你……到底在說什麼?」
  為什麼他看起來好似一副完全不認識她的模樣?
  為什麼,該是尋仇而來的他,竟能笑得這般明朗沒有半點陰鬱?
  她曾無數次幻想過師父重新出現在她面前時所表露的模樣。
  在那些想像之中,有憤怒的,有仇恨的,有悲痛的,更有無奈與深感絕望,可她從未想過他會是像此刻面前的男人一樣。
  「你不認得我了?」她按捺不住心中的疑問,用試探性的口吻把話問出口。
  「我該認識妳?」男人回以她一抹驚訝,然後像是十分困擾般用手摸了摸鼻頭,「我認識妳這樣的美人我竟然不知道?糟了,莫不是我什麼時候被砸到腦袋都不知道,所以才失憶了吧?我看我回頭得找位醫術了得的大夫看看。」
  「不是、你……」她是想說,他不該是這樣的。
  他的臉雖然長得跟師父一模一樣,但他的個性與言語卻跟師父有著天差地別。
  至少在她的記憶裡師父只是再也普通不過的人,他跟清貧走不到一道,跟富貴又掛不上邊,一向清簡的他向來只喜歡服飾乾淨單調,哪像面前這個男人,淺淡灰青色的衣袍像煙,襯托得他的人縹緲又模糊,雖透著一股難以描述的清逸,可他的衣服上又有著細膩繁瑣且十分華貴的金色繡紋,將他纏纏繞繞,光是那衣服用料以及繡工便足以得知是富貴人家所有。
  這樣的他,真的是她記憶中的那個師父嗎?
  「你到底是誰?」心中的疑惑實在有太多、太多,它們堆積過多使她感覺很不舒服,她乾脆直接將最關鍵的問題說出口。
  「我?」男人輕吟一聲,臉上笑容不見有絲毫減退。「我姓沈,沈冰堂。」
  他叫沈冰堂?他不是她師父齊雲?
  般若微微皺著眉頭,在心裡默默重複著他的名。
  或許,或許他真的不是。
  他與師父有太多、太多的不同,師父個性認真,絕不會像他那樣隨隨便便都能輕鬆開玩笑。
  當年十八歲的師父早已過了變聲期,他的嗓音溫潤清亮,像一壺最醇最潤的酒,而眼前的他,聲音太沉,還透著些些沙啞,跟齊雲毫無半點相似之處。
  但是,她很快又有了另一個疑惑:「冰堂是酒名那個冰堂?」
  齊雲和般若也是酒名。她的名字,是師父所取……
  「妳怎麼沒有認為,是我爹以前製作糕點的時候突然沒有糖了,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在製作過程中忘記備足夠的糖,他才為我取了個與糖有關的名字,只是覺得不夠男子氣概,才另外取了個諧音?」
  「噗嗤!」
  不得不說,沈冰堂說話實在過於幽默,害她忍俊不住笑出聲來,也順勢發洩出方才堆積了不少的憂鬱情感。
  「妳總算是笑了。像妳長得這般美貌的姑娘,還是笑的時候最好看。」沈冰堂看著她這麼說。他的眼裡沒有炙熱暗示,更沒有過多的不純粹,有的只是明白又露骨的讚嘆。
  「你……平時對著其他人,也是這樣?」她是問他是否對著其他女子也是這般一口一句美麗讚賞。
  要知道風趣和幽默過頭了說不定會引來許許多多的誤會,她並不想被誤會些什麼。
  而他似乎也懂她意思:「怎麼會?我雖然不吝嗇對人給予誇獎、讚賞,但我也懂得適度,不會刻意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對妳說那些,是想讓妳開心,只不過是因為妳在最初見到我那時,妳像是見到鬼那般臉色蒼白,並且整個人都僵掉了。妳自己都不知道嗎?」
  「我、我不知道。」她隱約知道又不知道。
  她知道的是自己確實僵硬在原地,幾乎都要石化了。她不知道的是之前她臉色像是看見鬼那樣蒼白。
  為此,她禁不住伸手摸上自己的臉,手及之處只摸到一片驚魂未退的微涼。
  「剛才妳那樣,害我忍不住想要問妳,我有長得那麼可怕嗎?」沈冰堂跨前了一步。
  他本來就已經在她面前,此時他更是縮短了與她的距離,讓她下意識地搖著頭想要躲開:「不是,你長得一點也不可怕……」
  她只是以為他是師父罷了。哪怕師父沒有活著再次出現在她面前,她也以為他是死不瞑目,是他的冤魂跑來找她索命,結果……
 
  ◎             ◎             ◎
 
  沈冰堂倏地拉住她的手,把酒罈交還給她。「酒對妳而言是很重要的東西吧?若不重要,妳就釀不出像「紅梅點雪」一樣好喝的酒。既然重要,那就好好拿著,不要再掉了,來,還給妳。」
  沈冰堂的手是溫熱的,就連再次被她攬入懷裡的酒罈也帶有他暖人的體溫。
  他是活著的,他不是師父,也不可能是。
  她像這樣,一遍又一遍地說服自己,在感覺到心安的同時,又矛盾地感覺到失落。
  但是她在他歸還酒罈退開,正好因風吹過撩起他覆於額前的碎髮之時忍不住驚叫出聲:「你、你的額頭……」
  他的額頭上有疤,傷疤模糊又猙獰,幾乎佔據了他前額整整一片。
  「抱歉、抱歉,這是我小時候貪玩不小心墜馬,額頭撞上碎石所留下的傷……我是不是嚇到妳了?」
  第一次,這是她第一次瞅見笑得一臉從容的沈冰堂露出無比焦急的神情。
  他像是又急又惱那般伸手按住了額前的髮絲,不許調皮的風再將傷疤隨便暴露人前。
  「不是的,我就只是覺得有點驚訝……你那個,很痛吧?你可以不用再按著,我其實不害怕的。」
  「謝謝,妳真是個溫柔的姑娘。」得到她的允許,沈冰堂立刻便鬆開了按覆在前額的手。「說真的,這個傷已經過去很久了,當時或許真的有很痛,但事到如今我都不記得了,它也沒有再痛了。」
  「是這樣啊……」別人的事,般若也不好細問,可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對了,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平日外人都是不可以到這裡來的,他們不可能認得路。」
  「是你們這兒的蘇管事指引我到這裡來的,他告訴我在這裡能找到妳。」
  「你要找我?」看見他點頭,她又問:「為什麼?」
  沈冰堂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沈家剛到金烏城立足,今日我是來與蘇管事商談聆風樓和我們沈家經營的仙酥堂糕點鋪合作的事的。只是此這之前,我和我爹都喝過妳所釀的酒,我們都很喜歡,我爹更是對妳釀的酒讚不絕口,反正不來都來了,我便請求蘇管事讓我見妳一面。」
  「你還真是個會為了自己心中的好奇而付諸行動的人。」
  沈家糕點鋪遠近馳名也有多年歷史,不過他們原本不在金烏城,只是聽說沈家老爺身子不是很好,向來為沈老爺看診的名醫年紀大了想回家鄉金烏城養老,為了方便讓名醫繼續為沈老爺調養身子,沈老爺才決定把仙酥堂的名號一塊搬了過來。
  沈冰堂雖是為工作而來,但聽見他早早便知道她的名聲,還特地來見她一見,她就莫名感到有些許不好意思。
  「那是自然。心中分明有好奇、有疑惑,卻不自行動手尋求答案,就這麼讓奇奇怪怪的疑問全部堆積在心裡,那豈不是讓自己憋得很辛苦?事實證明我是來對了,我若不來,我不就不知道原來一直讓我無比仰慕的聆風樓釀酒師竟然是個如此美貌的姑娘。」
  「你還真是……」
  他太會稱讚別人,也太不吝嗇給予別人讚賞了。
  若她是個不諳世事的單純少女,她或許真的會為此而對他芳心暗許,可她卻覺得他好似沒有那樣的意思。
  「般若姑娘,我只是不想錯過任何美好的事物,我也不知道對於美好的東西為何不能加以稱讚,妳能明白我嗎?」
  「嗯,我明白。」她不了解他,卻明白他所說的,若她了解他,那他就不該是沈家的少掌櫃沈冰堂了。「我明白你,你也見過我了,那然後呢?」
  「然後嘛……」沈冰堂雙手負於身後,他抬頭看了看天,又看了看一旁微微飄動的垂柳,最後將目光重新定格在她臉上,「我想做的有很多,但首先要做哪一樣,我現在還沒有想到。」
  他想做的有很多?他是想對誰做那個所謂的很多?對她嗎?
  般若突然感到他的目光似乎溫度上升了許多。
  她不知道他想的是不是她想的那樣,她拼了命地制止自己不要去胡思亂想,但在思緒混亂之中,她又禁不住把一句話脫口而出:「等等,我從剛剛就很想問,你就是那個來跟蘇管事談合作,還帶了許多糕點來分發給大家的沈公子?」
  她突然想起了這個。之前她就只顧著震驚與僵硬,都快把這件事給忘了。
  「難道今天還有別的沈公子來找你們管事?」沈冰堂問得略顯好奇。
  「原來就是你!你這個害我的學徒全部藉著肚子疼跑去茅廁偷懶的元凶!」
  「什麼?」
  「你、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