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想了七年的初夜
【6.2折】想了七年的初夜

七年前,最開始的時候,徐初墨和阮音音,一個是校草, 一個是校花,一個在精英班獨領風騷,一個在學渣班混天度日。 年少的心動是一瞬間,阮音音的一句,徐初墨, 你看我們要不要談個戀愛?以為徐初墨肯定要拒絕, 結果他竟來了一句好啊。兩人不但交往了,初夜時, 徐初墨還把她折騰得疼哭了。分手時,徐初墨嫌她不知上進, 阮音音嫌他愛裝模作樣,最後一個出國,一個混進二流大學。 七年後,互看不對眼的人,不但滾上了床, 還被捉姦在床,阮音音不要他的負責,徐初墨卻趕不走。 身為男人,徐初墨很清楚,要他對女人動心並不容易, 當他動心了,要的是阮音音的一輩子,想分手,怕她惹不起!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20/09/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床債婚還
NT$118
銷量:8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118
銷量:4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118
銷量:8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118
銷量:8
想了七年的初夜
NT$118
銷量:30
總裁,夫人要跟你離婚
NT$118
銷量:32
總裁被甩不認帳
NT$118
銷量:32
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NT$118
銷量:28
拐個夫君生娃娃
NT$118
銷量:20
睡了總裁難脫身
NT$118
銷量:41
床夫求包養
NT$118
銷量:46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NT$118
銷量:55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61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56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49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63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22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118
銷量:79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118
銷量:68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67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6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3

驕傲的男人不談愛,只要動心了,就是一輩子;
嬌憨的女人很俗辣,被捉姦在床,轉身只想逃!


七年前,最開始的時候,徐初墨和阮音音,一個是校草, 一個是校花,
一個在精英班獨領風騷,一個在學渣班混天度日。 年少的心動是一瞬間,
阮音音的一句,徐初墨, 你看我們要不要談個戀愛?
以為徐初墨肯定要拒絕, 結果他竟來了一句好啊。兩人不但交往了,
初夜時, 徐初墨還把她折騰得疼哭了。分手時,徐初墨嫌她不知上進,
阮音音嫌他愛裝模作樣,最後一個出國,一個混進二流大學。
七年後,互看不對眼的人,不但滾上了床, 還被捉姦在床,
阮音音不要他的負責,徐初墨卻趕不走。 身為男人,徐初墨很清楚,
要他對女人動心並不容易, 當他動心了,要的是阮音音的一輩子,
想分手,怕她惹不起!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音音啊,媽媽跟妳說,妳這次相親真的不能再故意胡鬧了知不知道!妳爸說了,妳要是再不懂事,就不給妳下個月的零用錢!」
  「我什麼時候胡鬧過?再說要不是你們逼我相親,每次都面對那些不知道到底是人是鬼的奇葩,我能這樣嗎?」阮音音沒敢當著自家老媽的面翻白眼,但是在電話那頭,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她將車停穩,解開安全帶,調整了一下藍牙耳機,邊開車門邊對阮母說道:「還有,我經濟早就獨立了,上次給妳買的那個玉鐲子比爸給我的零用錢貴多了!」
  「妳這孩子怎麼能拆妳爸的臺呢……」
  「好了好了,媽我要進電梯了,訊號不好我先掛了。」阮音音一口氣說完,掛了電話,呼了口氣,乘電梯上樓。
  自從大學畢業,父母就從來沒停止過要她相親,阮音音是做自媒體行業的,之前是個小有名氣的美妝直播主,後來累積了足夠的資本和人脈,就自己開了一個小的自媒體工作室,目前旗下也有好幾個知名直播主,
  這行業看起來光鮮亮麗又輕鬆,其實壓力很大,要是沒有持續的優質內容產出,稍不注意就過氣了。所以可想而知,她這麼忙,哪裡有心思去考慮戀愛!
  之前幾次相親,阮音音基本都是應付一下,有一次還是直接從廠商的新品發表會現場趕過來的,當時因為要上鏡所以妝容誇張了一點,被相親對象嫌棄了。
  阮音音覺得自己實在是很無辜,她又不是故意的!
  「妳好,請問有預約嗎?」走進餐廳,服務生微笑著迎上來。
  「沒有,我先等人。」阮音音搖頭。
  「請問幾位?」
  「兩位。」
  「安排靠窗的位置可以嗎?」
  這家餐廳以高樓層夜景出名。從五十三層樓的落地窗望出去,市區的景色盡收眼底,阮音音頷首坐下,先點了一壺茶。
  渴死她了!
  她面對著餐廳門口坐下,以便能第一時間看到進來的人。
  這次介紹的相親對象,有電話,但她不想打;有社交帳號,她不想加;餐廳也是她父母訂的,她完全沒興趣。
  對方也從來沒聯絡過她,想來也是想應付一下就好。
  阮音音喝著茶,時而低頭處理工作,時而抬頭看餐廳門口。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她抬起頭,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看到餐廳來了一名男子。
  她眼睛睜大,剛抿進嘴裡的茶水猝不及防嗆到了鼻腔,逼得她眼淚花都冒出來了。
  她沒看錯吧?
  阮音音連忙取出衛生紙擦嘴,勉強掩下咳嗽的聲音,視線死死的盯著那名男子。
  徐初墨,居然真的是他!
  他不是出國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徐初墨沒有發現她,只是恰好在阮音音旁邊的位置坐下,點了一杯咖啡之後接了個電話。
  「我到了,沒看到人。」
  「現在離約定時間還有十分鐘,到了約定時間我再等十分鐘,沒看到人我就走了。」
  「我什麼態度?我一回國就迫不及待給我安排相親,妳和爸都是怎麼想的?」
  阮音音眉心一挑,這男人也有今天啊,徐大才子居然也要靠相親,現在看來大家都一樣嘛!
  「真是意外啊,徐大才子,居然能在這裡遇見你!」阮音音從來就不是唯唯諾諾的人,當初她和徐初墨交往分手後不算太愉快,徐初墨嫌棄她不知上進,整天就是靠著優渥的家境混日子;阮音音嫌棄徐初墨愛裝模作樣,整天端著自己大神人設的架子對普通人嗤之以鼻。
  最後徐初墨出國上自己的常春藤名校了,阮音音去了一所不好不壞的大學,大二開始做自媒體美妝直播主,積累了一點粉絲之後,畢業後用自己的積蓄加上家裡的支援開了工作室。
  徐初墨掛了電話,抬起頭。
  「原來備受歡迎的徐才子居然要靠相親才能脫單,我的天啊!」阮音音雙手抱胸,皮笑肉不笑,「這麼想談戀愛,你在同學群裡告知一聲,就憑你當年積累的粉絲量,但凡你傳一則訊息,也有不少女同學願意和你在一起!」
  因為參加發表會,阮音音化了濃妝,她本來就不是纖細的小白花,樣貌一直都帶著濃烈的攻擊性,配著這烈焰紅唇,大波浪捲髮,看起來很是盛氣凌人。
  徐初墨控制情緒的本事依舊一流,彷彿會在這裡遇到阮音音一點也不意外,「好久不見了。」
  「是啊,那可真的是太久了,起碼也得是四五六七年了吧。」阮音音嘖了一聲。
  「妳看來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沒變。」徐初墨的表情語氣,怎麼看怎麼意味深長。
  「你什麼意思?」阮音音瞬間不滿。
  「字面上的意思。」徐初墨不冷不熱的回應。
  阮音音還要再追問兩句,電話響了,她瞥了徐初墨一眼,接起電話。
  「乖女兒,妳見到男方了沒有?聽說是個很出色的孩子,國外名校畢業的!」
  「原來阮大小姐也是來相親。」徐初墨冷笑一聲。阮音音手機音量調太大,想不聽到也難。
  阮音音在心裡哀嚎一聲。
  媽妳幹嘛非要這個時候打電話啊!這不迫不及待拆我臺嗎?還是不是親母女了?
  「我還沒看到他,媽妳給我找的什麼相親對象,第一次見面就遲到,太不尊重人了吧?」阮音音的語氣有點衝。
  「遲到?怎麼會呢?媽問問。」
  阮音音剛掛了電話沒多久,徐初墨的電話就響了。
  徐初墨的神色有點怪異的瞄了阮音音一眼,接起電話,「兒子你怎麼回事?不是說到了嗎?女方說沒見到你,你是不是走錯地點了?」
  徐初墨的喉結上下滾動兩次,「媽,女方叫什麼名字?」
  「你這孩子,就是為了敷衍我們,之前我傳給你的資料你都沒看,連對方名字都沒瞄一眼就去相親了?人家女生叫阮音音,長得很漂亮!」
 
  ◎             ◎             ◎
 
  餐廳本來就安靜,阮音音又剛好站在徐初墨旁邊,所以他的電話內容,阮音音聽得清清楚楚。
  這就尷尬了,這次的相親對象是初戀不說,兩人還算是半個仇人,哪裡是來相親的啊,怕是來尋仇的吧!
  氣氛一度尷尬下來,阮音音打開手機,找出自己和母親的聊天記錄。
  阮母是真心疼愛這個女兒,自然不會隨隨便便什麼貨色都往女兒這邊推,一開始和女兒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就給女兒傳了男方的基本資訊。
  雖然沒有照片,但是名字經歷什麼的都有,當時女兒剛好在忙工作室的一個廣告文案,根本沒看,胡亂就答應下來了。
  現在翻出聊天記錄,定睛一看,上面可不清清楚楚寫了徐初墨三個大字!
  「孽緣!」阮音音咬牙切齒,低聲道。
  「嗯?」徐初墨挑眉。
  「沒什麼。」阮音音拿起自己的包,將包包背鍊子掛在肩膀上,盛氣凌人,「也是我眼瞎不知道今天和我相親的是你,不然我一定躲得遠遠的。我們這樣不合,相親肯定吹了,我也不跟你浪費時間,就不再見了,還是希望我們再也不見吧!」說完,阮音音踩著高跟鞋,氣沖沖地離開。
  「小姐、小姐,妳忘了結帳……」服務生想要追上去,「難道是吃霸王餐的?看起來人模人樣的!」
  徐初墨聽到這話,表情冷下來,不悅的開口道:「剛剛那位小姐是我的朋友,她的帳單我來結。」
  服務生頓時有點尷尬。
  「是是是,實在是很抱歉……」
  徐初墨默默在心裡嘆了口氣。
  這脾氣,和當年一點都沒變,還是這麼急躁,盛氣凌人,不懂事,不成熟。
 
  ◎             ◎             ◎
 
  當晚,兩個人不約而同在不同的酒吧裡向自己的好友吐槽自己當年的眼瞎。
  「妳說我當年到底看上了徐初墨哪一點?」阮音音將杯中的酒液一飲而盡,將杯子重重的磕在桌面上。
  「看上了他長得帥,又成績好。」好友陳思甜毫不留情的吐槽。
  阮音音的表情一滯,「那……那也是我識人不清,沒看到他那虛偽的表皮下黑漆漆的內心,我和他在一起我找不到絲毫的自信,永遠都在貶低我……」
  「那是妳當初就是真的很差勁,人家哪裡有貶低妳?」陳思甜繼續吐槽。
  「喂,妳到底站在哪一邊的!」阮音音不滿了,「我沒聽錯吧?妳居然在幫徐初墨說話?妳是我閨蜜!這種時候妳就是應該要毫無理由地站在我這邊幫我一起說徐初墨的壞話才對!」
  「抱歉哦,我是中立派。」陳思甜甩甩手,一邊吃毛豆一邊側首含住吸管吸了一口果汁,她酒精過敏,就算來酒吧也從不喝酒。
  「妳再這樣我要生氣了!」阮音音雙手叉腰,氣鼓鼓的說道。
  「氣吧氣吧,可妳再氣也得面對現實。」陳思甜嘆口氣,「妳敢說當初分手妳就一點錯都沒有?」
  「那……那我……」阮音音語塞。
  「妳就承認了,畢竟是青春期,做錯了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陳思甜又吸了一口果汁,用肩膀親暱的撞了撞阮音音,下巴朝某個位置揚了一下,「妳看那帥哥怎麼樣?」
  不遠處的吧檯前坐了一名男子,頭髮剃了帥氣的平頭,身高腿長,戴了一枚耳釘,一身黑色勁裝,打扮得十分酷帥,不少女人都在偷偷打量。
  「一般般吧。」阮音音瞟了一眼,沒什麼興趣。
  「對比妳的前男友呢?」陳思甜眨眼。
  「搞清楚,小姐……」阮音音翻了個白眼,「就徐初墨那個狗樣,渾身上下就差掛個老子很屌別來惹我的立牌好嗎,反正我是覺得隨便找個男人都比他好!」
  「這樣啊。」陳思甜意味深長點頭,「我懂了,看來妳以前確實是眼瞎,不僅僅是妳眼瞎,我們全校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女生都眼瞎了。」
  徐初墨當初在學校的人氣可不是吹的,毫不誇張的說,比起當代娛樂圈小生也不差多少了。就算對徐初墨沒有心動的感覺,但是也沒哪個女生敢摸著良心說他長得不好看。
  「我知道妳在損我。」阮音音哼唧兩聲,低頭打開啤酒罐,「我們朋友沒法做了。」
  突然啤酒的白色泡沫湧了出來,阮音音剛喝了一口,眼前就多了一道黑影。
  她懵逼的抬頭,就見剛剛被議論的帥哥站在她面前,挑眉,「小姐姐,一起喝一杯?」
  阮音音心想這是哪裡冒出來的油膩大叔?要不要她送一瓶公司最近主推的控油洗面乳試一下?
  「抱歉,我喜歡女人。」阮音音一把攬住無辜的陳思甜的肩膀,毫不客氣的拿她當擋箭牌。
  陳思甜心想,閨蜜的性取向什麼時候變了,那她豈不是危險了?
  帥哥搭訕失敗,只好聳聳肩走開。
  「妳也別喝了,本來妳那工作壓力就大,既然妳說妳早就不喜歡徐初墨了,又何必為了不相關的人壞了心情?」陳思甜一把搶了阮音音手裡的啤酒,一把拉她起來,「走走走,我送妳回家。」
  「對哦,我還有兩個影片沒剪接,明天要更新了,壓力真大,今晚又要熬夜。」阮音音嘆口氣,順從的起身,兩人並肩離開了酒吧。
 
  ◎             ◎             ◎
 
  阮音音的剪接技術不錯,但她對工作向來要求很高,即將要上傳發表的美妝影片她前前後後剪了四個小時才算完成,時針已經指向凌晨。
  「呼……」疲憊的將鍵盤往前一推,阮音音脫力的靠在椅子上,仰頭,茫然著視線看著暈黃的燈光。
  其實思甜說得沒錯,阮音音想。
  高中那時她確實不太優秀,成績不好,也沒什麼特長,和渾身都是閃光點的徐初墨相比確實有很大的差距,也就那張臉勉強能看,讓不知情的外人覺得是郎才女貌。
  所以當初徐初墨讓她和他一起出國,阮音音拒絕了。
  她拒絕得乾脆,但是其實心裡已經思考了很久,她一個平時連英語都沒及格過的人,英檢肯定是過不了,就算美名曰出國鍍金,也不過是靠著家裡的關係給她找一所野雞大學混混日子而已。
  那樣的生活實在不是阮音音想要的,她和徐初墨本身差距就太大,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勉強交往一段時間已經是難得的交融了。
  再說說她現在做的自媒體行業,看著風光,收入也不錯,但是在父母眼裡終究還是上不了檯面,覺得她整天無所事事就是在網上推銷產品而已,連自己最親的人都這麼認為,何況是徐初墨了?
  算了算了不想那麼多了,誰還沒有初戀前男友,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重逢也不是一件太意外的事情。反正她以後和徐初墨也不會再有聯絡,就相安無事各自生活好了。
  想清楚了,阮音音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去浴室洗澡。
  可是臨睡前,她還是忍不住想。
  徐初墨那混蛋,多年如一日的毒舌,一點都沒變。
  可是那出眾的顏值的氣質,也是多年如一日,一點沒變呢。
  好氣!
 
  ◎             ◎             ◎
 
  她閉上眼睛入睡的時候,城市某個熱鬧的酒吧,徐初墨的身形步入其中。
  大多數人生活壓力大,選擇來酒吧放鬆是很多人會選擇的方式。但徐初墨對這種過於吵鬧的地方從來沒有好感,他之所以出現,原因很簡單,這酒吧是他好哥們開的,最近剛開業,他來充個人氣。
  「徐大才子,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給盼來了。」徐初墨剛一踏進酒吧大門,叢銘就迫不及待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
  徐初墨連忙退後兩步,避開,「我對男人的擁抱沒興趣。」
  「你無情無義。」叢銘的演技略顯浮誇。
  徐初墨一陣惡寒,給了他一個白眼,自己環顧一圈,找了個空的開放包廂的座位逕自走過去,「不給我接風洗塵一下?」
  「看上什麼隨便點,哥們今天請客。」叢銘拍拍胸膛。
  徐初墨不愛喝酒,結果菜單打開一看,全是各種酒。他沒奈何,選了個水果拼盤。
  「你還是不喝酒?我跟你說,現在的漂亮妹妹酒量很好,你不練練自己的酒量,以怎麼送喝醉的妹妹回家。」叢銘給自己劃拉了一大堆啤酒。
  「我為什麼要送喝醉的妹妹回家?」徐初墨面無表情。
  「也是,大概一般情況都是妹妹們爭著送喝醉的你回家。」叢銘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今天相親怎麼樣?」
  「你知道我相親的對象時誰嗎?」徐初墨緩緩的轉動中指上的戒指,輕聲開口。
  「不知道啊,難道是我認識的?」叢銘覺得口渴了,開了一瓶啤酒。
  「是阮音音。」
  「噗……」
  叢銘猝不及防,一口酒全部噴在了桌子上。
  徐初墨嫌棄的離叢銘遠了一點。
  「不是。」叢銘一邊拿手帕擦嘴一邊不可置信的看向徐初墨,「我沒聽錯吧?阮音音?靠你們這是什麼緣分啊!這麼多年沒見了,你一回國,就相到她?」
  徐初墨不可置否。
  「哎喲,既然你們這麼有緣,不如乾脆再試試?」叢銘這些年都在國內,大家都是高中同學,也聽過一些阮音音的消息,「阮音音現在其實也不錯,她是個挺有名的美妝直播主,有百萬粉絲,聽說自己還開了工作室簽約了自媒體人,算是這個新興行業裡金字塔頂端的人物之一了。」
  「你沒必要跟我解釋這麼多,我對她一點也不關心。」徐初墨說道。
  「哦?真的?」叢銘還能不知道自己好友的口是心非,「也是,畢竟你們都分手這麼多年了嘛。」
  「她的脾氣一點都沒變。」明明前腳才說自己不關心,後腳徐初墨就忍不住主動提了話題,「你說她那一點就著暴炸的脾氣,居然還敢做美妝直播主,也不怕那些網友網路霸凌?」
  「是啊,她脾氣這麼差,國外那麼多大胸長腿的美人,你還是只喜歡那個脾氣最差的。」叢銘點點頭,「你看連你眼光這麼挑剔的人都喜歡她,那別人有什麼理由不喜歡?」
  「誰說我還喜歡她!」徐初墨眼看就要惱羞成怒。
  叢銘意思意思給自己好友留了點面子,沒讓他下不來臺,「你說的都對,對了,我好像還關注了她的IG帳號。」
  說著,他拿出手機點開,遞到徐初墨面前,「喏,看吧,這人長得好看就是好,根本不用開美顏,素顏都這麼強了,在遍地PS的網紅裡簡直是一股清流。」
  徐初墨只瞄了一眼就不感興趣的移開了視線。
  「算了,今天是特意給你接風洗塵的,我們也別說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叢銘換了話題,「對了,你工作定了?還是決定回自家公司?」
  徐初墨點點頭,揉揉眉心,「老頭身體不好,精力也不如前了,我總不能讓他一直這麼勞累。」
 
  ◎             ◎             ◎
 
  徐初墨原本是有自己的計畫的,他有能力,哪怕從頭做起也不怕。可惜年初的時候家中父親身體出了狀況進了醫院,醫生再三叮囑之後要靜心療養。
  可是公司上下幾千口人等著吃飯,哪能靜心?沒辦法,徐初墨只好扛起家裡的壓力了。
  「也是,還是身體重要。」叢銘點點頭。
  兩人又聊了一個多小時,關於徐初墨最近的工作計畫以及過去幾年兩人的經歷,等回到家,徐初墨洗漱完畢,已經是凌晨快兩點。
  臥室只開了一盞小小的小夜燈,徐初墨下身裹著浴巾,拿著毛巾擦頭,髮梢的水珠順著腹肌的形狀消失在浴巾處,他沒什麼表情,頓了一下,還是打開手機。
  他記憶力超群,只是那麼一瞄,就把阮音音的社交帳號記下來了,熟練的在搜索欄輸入名字,點開,下滑。
  阮音音前些年要積攢人氣,更新頻繁,今年開始重心逐漸在後幕後移,更新的影片少了一些,不過依舊能看得出來粉絲熱度不減。
  徐初墨隨意點開置頂的影片。
  影片裡,阮音音笑容甜美,嘴裡的話一個接一個都不重複。
  能看的出來,她的名氣不僅僅是靠臉,性格也吸了很大一波粉,影片內容也很精良,確實有值得稱讚的地方。
  原來在他沒有注意的時候,阮音音已經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優秀的人了。
  徐初墨的嘴角剛要上揚,視線一滑,看到下方的評論。
  老婆我要娶妳!
  音音最美,我們組團去提親吧?
  嘴角上揚變成了嘴角下拉,徐初墨冷哼一聲,將手機摔出去。
  現在的人都流行動不動就喊娶喊嫁嗎?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