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跋扈總裁想啃妻
【6.2折】跋扈總裁想啃妻

柏瑞懷疑,自己病了,他得了一種病,病名為戀愛病毒, 只要遇到黃思然,他的腦袋就會變笨、變傻。 不就是一個女人……他居然為了她害了相思病。 她太小看他了,不就是分手嗎?他,一點也不後悔。 分手就分手,誰怕誰。誰離了誰,還能活不下去嗎? 他,就只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她說分手就分手的乾脆和瀟灑, 他冷笑一聲,誰回頭,誰就是豬頭! 不久後,柏瑞告訴朋友,他回頭了,他是一頭豬。 只是復合的路太坎坷,黃思然這女人油鹽不進, 交往時,她老愛往他身上窩,動不動就黏他, 分手後,她才說她不喜歡他,從來沒有喜歡過! 在他撂話不復合就結婚,她竟同意了,不但同意, 還說結婚就結婚,誰怕誰,誰不結誰就是豬頭!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0/07/2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想了七年的初夜
NT$118
銷量:20
總裁,夫人要跟你離婚
NT$118
銷量:20
總裁被甩不認帳
NT$118
銷量:22
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NT$118
銷量:18
拐個夫君生娃娃
NT$118
銷量:18
睡了總裁難脫身
NT$118
銷量:39
床夫求包養
NT$118
銷量:42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NT$118
銷量:49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57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52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43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57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22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118
銷量:74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118
銷量:66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67
我的老公好霸道
NT$118
銷量:51
惡狼老公不能惹
NT$118
銷量:78
總裁床品太磨人
NT$118
銷量:70
老公別說要離婚
NT$118
銷量:77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甩手的女人,沒心沒肺,想逮她懲罰,又捨不得;
被甩的男人,努火中燒,想逼她就範,門都沒有!


柏瑞懷疑,自己病了,他得了一種病,病名為戀愛病毒,
只要遇到黃思然,他的腦袋就會變笨、變傻。 不就是一個女人……
他居然為了她害了相思病。 她太小看他了,不就是分手嗎?
他,一點也不後悔。 分手就分手,誰怕誰。誰離了誰,
還能活不下去嗎? 他,就只是不甘心而已,
不甘心她說分手就分手的乾脆和瀟灑, 他冷笑一聲,誰回頭,
誰就是豬頭! 不久後,柏瑞告訴朋友,他回頭了,他是一頭豬。
只是復合的路太坎坷,黃思然這女人油鹽不進, 交往時,
她老愛往他身上窩,動不動就黏他, 分手後,她才說她不喜歡他,
從來沒有喜歡過! 在他撂話不復合就結婚,她竟同意了,
不但同意, 還說結婚就結婚,誰怕誰,誰不結誰就是豬頭!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一大早醒來,黃思然打了一個哈欠,準備要起床,腰上被一隻手臂給抓住了,她的臉上落下一吻,「寶貝,去哪裡?」
  「做早飯。」
  「今天星期六。」
  「嗯?」
  「不要做早飯了。」
  黃思然張口就想說,每日三餐是最基本,但還沒等她說什麼,一隻靈活的大掌順著她的膝蓋,探入她雙腿間,她驚呼一聲,睡意全沒,瞌睡蟲遇上了色蟲,全部嚇沒了。
  「柏瑞……」本來想罵他的,結果一開口,她的聲音軟軟的,好像在撒嬌。
  他從身後抱住她,薄唇吻著她的後頸,牙齒輕咬著那一塊嫩肉,另一手摁在她的渾圓上,手指輕扯著敏感的花蕊,她悶哼出聲,張嘴道:「一大早,你發什麼情!」
  「誰讓妳這麼香,這麼甜。」讓他欲罷不能。
  「你滾開啦。」
  「然然,腿再張開點。」他哄著她,「快夾斷我的手了。」
  她紅著臉,沒有順著他的意思張開腿,如果聽話的話,他只會得寸進尺,但不聽話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男人用巧勁掰開她的雙腿,修長的手指探入她的花穴,熟稔地鑽進去,剛一進去,立刻被她緊窒的肉壁給夾住。
  「柏瑞……」她嬌嬌地喊他,這一回帶上了一絲媚意。
  他從她的身後跪起,從上而下地吻住她的唇,堅硬的巨物抵在她的臀肉上,一下一下地蹭著,越蹭越熱,越蹭越硬,她嬌嬌地喘息著,連空氣也染上了化不開的甜意。他吻著她的唇,誘惑著她伸出舌尖,與他交纏。
  濕潤的舌在唇外激烈地糾纏著,她羞澀地想收回去,可他不許,硬是吮著不放,她嚶嚶幾聲,唇角的銀絲來不及吞下慢慢地流了出來,胸前的花蕊被他又是扯又是揉,她忍不住嬌喘,「輕、輕一點啊!」
  「輕一點,妳又急了。」他笑她。
  她臉紅得不行,有一回他是耐著性子逗弄她,結果她被逼到崩潰,求著他進來,他還想慢慢來,可她忍不了了,就跟狼似地撲倒了他,想一想,她都懷疑那一天她是不是吃了春藥,那麼的狂野。
  他將她順勢往前一推,讓她跪趴在前面,她雙手撐在床上,他貼在她的身後惡劣地在她的身後慢吞吞地蹭著,可手指卻急速地在她的花穴裡抽動,又快又急,帶動了兩片嬌弱的花瓣,蹭得那花瓣發紅腫脹,她仰頭嬌吟,「嗯,別、別這麼快!」
  他的唇順著她的唇角往旁邊吻,來不及吞下的銀絲滴滴答答地落在彼此的身體上,如同她身下的春水,被他勾得越來越多,弄濕了被單,她整個人被他弄得就像一個淫蕩的水娃娃,渾身濕漉漉的。
  嬌美年輕的身體散發著蠱惑的味道,柏瑞的情慾被撩撥到了最頂點,她在他的身下顫抖,四肢發軟,跪趴不住,他握著她的腰身,不許她趴下去。
  她低下頭,正好從她的視角,能看到他的手是怎麼玩弄她的,屬於男人的手指在她那一處飛浪而起,水花四濺,她咬著唇嗚嗚咽咽地呻吟著,看到他急不可耐的巨物頂端在她的後方磨磨蹭蹭,巨頭時不時就會滑到她的花穴口。
  那裡正是泥濘一片,一碰上,就沾滿了她的春水,黏黏糊糊的春水覆蓋在敏感的巨頭上,她看到那巨物變得猙獰,彷彿隨時要闖進來似的,她情不自禁地扭著臀部,蹭著那巨頭。
 
  ◎             ◎             ◎
 
  當巨頭掃過她的花穴口,她發出悶哼的嬌吟,但他沒有進入,匆匆而過,她體內一陣陣的空虛,更加渴望他的進來。
  啪的一下,他拍著她的臀肉,「妳剛才在做什麼,嗯?」
  她快被他逼瘋了,他似乎在這事上特別的磨蹭,特別喜歡慢慢來,她氣惱地說:「你到底做不做,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他反倒不生氣,與身下渴望的巨物截然不同的是他面上的鎮定,「做啊,等一下……」
  「柏瑞!」她真的是要被他逼瘋,臉蛋上的紅暈越來越深,眼睛一轉,在他一個不注意時,她張開雙腿,配合地往後一坐,「啊!」
  「啊!」柏瑞深深地粗喘了一聲,沒防住她這一招,差點就洩在了她的體內了。
  巨根被她吃進去之後,她臉上浮起滿足的神色,無視他狼狽的模樣,嬌柔地側著腦袋對著他說:「柏瑞,你動動好不好?我沒有力氣了。」
  被弄得完全沒有脾氣的柏瑞,狠狠地將她壓在身下,腰腹狠狠地聳動,一下一下地撞入她的身體裡,巨根狠狠地擦過她充血的花瓣,直入濕淋淋的花穴當中,「啊!柏瑞,太重了!」
  「不這麼重,妳怎麼爽。」他喘著氣,掌著她的腰身,撞得她花口劇烈地收縮,那媚肉一層層地包裹著他,他忍得額上青筋凸起,大掌輕拍著她的臀瓣,「鬆一點,妳想夾斷我嗎?小妖精!」
  「啊!柏瑞,你太壞了!」她嬌滴滴地在他的懷裡控訴著,身體不由自主地迎合著他,被他滋養過的花穴格外的貪吃,噗嗤噗嗤地咬著他的肉滾,她滿臉的春色,「換、換一個姿勢。」
  他不許,就這個姿勢,霸道地從身後強勢插入,「我喜歡這個。」
  「不要,人家都看不到你……」她糯糯的嗓音撒嬌起來,威力無窮。
  他幾乎沒辦法抵抗,抓著她的腳踝,扶著她的腰身,巨物深深插在她的體內,轉過她的時候,巨物也在她的體內碾壓了一遍,惹得她嬌呼連連,花道一陣一陣地收縮,絞得柏瑞氣息沉重,等他們面面相對的時候,她小死一回地望著他,身體軟成了一趟水,任由他攪動。
  「寶貝。」
  「嗯!」她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隨著他的挺動搖曳著身姿。
  「好緊。」他喘著氣,額上冒著汗。
  她肌膚粉紅,小嘴吟喔著,眼神迷離,「柏瑞,啊,別,別戳著那裡。」
  他知道她哪裡最敏感,她越是不肯,他越是癲狂地使勁戳著那軟處,看著她眼神空白,尖叫著登上了巔峰,花穴瘋狂地抽緊,他自虐地享受著,狠狠地往她的體內頂進去。
  高潮過後的嫩肉排斥著要將他推出去,他逆流而上,一次一次地衝進去,埋在深處,快感沖刷著彼此,他感受到一股戰慄,低頭吻著她的唇,捏著她的臀瓣,深深地頂弄在最深處,炙熱的液體從頂端噴灑而出,澆灌在她敏感的花田上,激得她又是一陣顫抖和尖叫……
  良久之後,她懶散地清醒過來,柏瑞輕輕地舔著她的耳尖,她啪地一下揮過去,他被她推開,一臉的無奈,「寶貝,妳沒有爽到嗎?」
  「爽你的頭,現在幾點了?」自從搬到樓上跟他睡一張床之後,她的生活變得都不正常了。
  他看了看時間,「快九點半了。」
  「起床了!」
  柏瑞神清氣爽地起床了,反觀她,懶洋洋的,沒活力,她打了哈欠,也跟著去洗漱,等她下樓的時候,他已經燒好了水,倒在杯子裡,端給她,「妳想吃什麼?」
  「吃你的頭!」她沒好氣地說。
  他卻一臉的不好意思,「想吃哪裡的頭?」
  她的臉爆紅,這個色胚子跟她講不正經的話,她一腳踢過去,不理他,快速地煮了兩碗麵。
  吃完麵,他開始催她,「我們去約會。」
  她不理他,他哄著她,「我們今天去外面吃中飯,逛街,看電影……」
  「沒興趣。」
  「那妳對什麼有興趣?」
  「一個人睡覺。」
  柏瑞一頭汗,知道今天早上拖著她不讓她起來,她生氣了,自己惹的禍,自己得收拾了,「然然,我錯了,妳不要生氣,好不好?」
  「呵。」她冷笑。
  柏瑞不要臉地抱住她,「然然,以後再也不會了,我發誓。」
  在外頭虎虎生威的他在她面前就跟小白兔一樣,委屈地坐在了沙發上,她徑自不理他,一個人做事,最後他可憐兮兮,一副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慘兮兮的樣子去二樓書房工作了。而黃思然似有所覺地抬頭看了看空了的位置,唇角翹了翹。
  男人就該好好打壓。
  以為上了她的床,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呵!她說不要就是不要,還當她口是心非?雖然跟他做還蠻舒服的,但是她可不喜歡被他掌控,誰也別想掌控她。
  快到十一點了,鑒於他們早飯吃得太遲了,午飯推遲到十二點半,她做好了雜事,就給她種的花花草草澆澆水,她瞇著眼睛,望著碧藍的天空,享受著好天氣。
 
  ◎             ◎             ◎
 
  叮!門鈴響起,她放下澆花器,走出陽臺,走過去開門,她打開門,意外地看到了外面打扮驚艷的彭思月。
  彭思月心情很複雜,她偷偷關注柏瑞很久了,她對他一見鍾情,這個男人要外貌有外貌,要有內涵有內涵,她覺得,在這個圈子裡,最能配上她的人就是他了,她要他。
  可他是一個工作狂人,每天都是工作,她用盡辦法參加他可能會出現的聚會,也只是偶然見過他一兩回。
  一兩回不可能讓他對她有印象,她努力想營造出巧遇,可是鑒於他總是不出現,她只好主動送上門,她打聽過他住哪裡,因為不是這裡的住戶不能隨意進入。
  她專門拜託了一個住在這裡的朋友帶她進來,到時候只要裝作找錯門,迷路,趁機找機會跟他搭訕,如果可以最好是能進他的家門……
  她想著怎麼營造一個美好的見面場景,但是,她絕對沒想過,她會在這裡遇到黃思然。
  「妳怎麼會在這裡!」彭思月眼睛裡閃現著要吃人的怒火。
  黃思然挑了挑眉,「這句話該是我問妳才對。」
  彭思月搖了搖頭,「妳住這裡?妳不回家住就是住在這裡?妳哪裡來的錢?妳住的起這裡?」
  黃思然想笑,「我住這裡啊。」
  彭思月確定自己沒有走錯,這裡是柏瑞的住處,難道是她走錯了地方?
  「是誰?」一道人影從樓梯上緩緩地走下。
  彭思月看過去,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徐徐而來,她腦袋的血液瞬間炸開了,黃思然和柏瑞?怎麼可能!
  「介紹一下,這一位是我的男朋友,柏瑞。」黃思然火上澆油地說。
  彭思月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看著柏瑞走近,一手摟住黃思然的腰,親暱地站在一起,她瞬間失去了理智,「黃思然,妳故意的,妳故意的!」她突然發瘋地大喊,跑過去,伸出五指,狠狠地往黃思然的臉上揮去。
  啪!
  黃思然的臉上留下了五指印,彭思月跟瘋了一樣,「妳知道我喜歡他,妳勾引他,妳這個不要臉的狐狸精,跟妳媽媽一樣……」
  「閉嘴!」柏瑞冷冷地道。
  彭思月不敢相信地看著他,他正心疼地護著黃思然,小心地看著她臉上的傷痕,「疼不疼?我陪妳去醫院。」
  「柏瑞……」彭思月輕輕地喊著他的名字。
  「我沒有打女人的習慣,但是妳敢碰我的女人,我照打不誤。」柏瑞冷聲道,自責自己在場的情況下居然還讓彭思月打到了黃思然,緊緊地將黃思然擁在懷裡,他通知了樓下的保全上來趕人。
  「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是誰!」彭思月尖叫。
  「黃思然,我女朋友。」
  「她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知道我喜歡你,她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彭思月看著柏瑞一臉的淡然,根本不把她的話放在心上,她心中慌亂,「她根本不在乎你。」
  這句話讓他神色微動,他冰冷地注視著她,「妳有病,妳喜歡我,我又不喜歡妳。」
  「柏瑞,你還聽不懂嗎?」彭思月哭了出來,「她是為了報復我家,報復我爸媽和我,才會接近妳,因為她恨我一家人!」
  柏瑞面無表情地看著她,「你們家怎麼樣跟我無關,跟我有關的是黃思然。」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她搶走你!」
  「問題是我不喜歡妳,我喜歡她。」
  彭思月快要受不了了,她大喊大叫:「她不喜歡你,你不明白嗎?」
  「妳是黃思然?」柏瑞諷刺地笑了笑,「她喜歡不喜歡我,跟我喜歡她有關係嗎?她不喜歡我,我也照舊喜歡她。」
  彭思月看著柏瑞,這哪裡還是她認識的那一個男人,「你被她灌了迷魂湯嗎?你瘋了!她騙了你的感情……」
  「她愛騙就騙關妳什麼事。」他連人都是她的了,什麼都是她的了,他才不會在乎。
  「你沒腦子嗎?你有病啊,她利用你,你還……」
  在彭思月大哭大叫的時候,保全上來了,柏瑞連忙讓他們送彭思月趕出去,「請不要讓不相關的人員隨便進出。」
  保全面面相覷,連忙將看起來像神經病的彭思月攔住,出於對住戶的保護,趕緊將彭思月給拉出去。彭思月一直不配合,他們只好蠻力地拉著她出去,被拉得老遠,還能聽到她在說:「她是個騙子騙子……」
 
  ◎             ◎             ◎
 
  在柏瑞懷裡的黃思然被他緊緊地護著,她悶悶地說:「你鬆開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柏瑞一驚,趕緊放開她,看著她臉上的指痕,氣的臉都發黑了,應該送那個瘋女人去警局!「疼不疼,寶貝?」
  她靜靜地看著他,「不疼。」
  「我們先上藥。」
  「柏瑞。」
  「嗯。」他心不在焉地拉著她回屋,關上門,一邊叮囑她,「以後開門小心點,像這種神經病,別開門。」
  「柏瑞。」
  「嗯。」他推著她去沙發上坐好,又跑去找醫藥箱,兩分鐘後,抱著醫藥箱回來了,「我們上藥先,不如直接去醫院?」
  「柏瑞。」
  他終於看向了她,「怎麼了?」
  「我們分手吧。」
  咚,他手裡的醫藥箱掉在了地上,他擔憂的臉上出現了龜裂,「妳說什麼?」
  「我們分手吧。」
  他靜了兩秒,「妳在跟我開玩笑?」
  黃思然的臉上出現了不耐煩,「我們分手!」
  「我沒有懷疑妳,然而,妳要因為別人跟我分手?」彭思月說的話,他一個字也沒信,就算是真的又怎麼樣,他對黃思然的感情是認真的。
  「對,分手。」
  柏瑞在人前從來都是強硬的人,只有在她面前,他順著她,寵著她、縱著她,結果她居然說要分手!
  他冷下臉,「黃思然,分手之後,我絕對不會跟妳復合。」
  她抽了抽唇角,他腦子有病。
  她看著他,「彭思月沒說錯,我就是利用你,我知道她喜歡你,我就是想看她痛苦的樣子,我就是要睡了她喜歡的男人,現在她發現了,那就這樣,因為我一點也不喜歡你。」
  感情嗎?他是一個不錯的男人,但是她沒有感情,她確實是為了利用他來打擊彭思月,現在利用完了,現在也該散了。
  她站起來,一把推開他,「好聚好散。」
  說不喜歡就不喜歡?今天早上還抱在一起睡覺的人,轉眼說不喜歡了,他神色泛冷。
  他不信,但他也不縱容她。
  柏瑞握緊了拳頭,「妳今天要是從這裡離開了,妳以後都不要再來找我。」
  她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上樓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她的東西並不多,整理好東西,轉身就下了樓。經過他身邊時,一個眼神也沒給他,好像今天早上才跟他做愛的那個人,不是她。
  啪的一聲,門關上了,柏瑞怔怔地站在那裡。
  他,這是被拋棄了?
  他不信,他盯著門,認真地看著,也許下一秒,黃思然就會淘氣地推開門,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笑著說一切是逗著他玩的。
  但……
  沒有。
 
  ◎             ◎             ◎
 
  三個月後。
  柏瑞冷著臉走進別墅,今天是好友宋爭鳴生日,幾個好友說來聚一聚,他是最後一個到的。
  傅冠看到他進來,笑著說:「你總算來了。」
  「嗯。」柏瑞坐下來,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隨後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往宋爭鳴身上一丟,「生日快樂。」
  宋爭鳴接了過來,打開一看,是手錶,「不是我說你啊,你也太沒意思了,每年都送手錶。」
  一旁的溫宴看了一眼,「是沒什麼意思,不如送給我?」
  「滾!」宋爭鳴趕緊藏好,雖然柏瑞沒意思,可送的錶價值不菲,每一支都有收藏價值。
  傅冠淡淡地問:「怎麼了?脾氣這麼大。」
  柏瑞依舊沒說話,徑自喝悶酒。
  「我知道,還不是小嫂子跑了。」宋爭鳴占著今天自己生日,說話直接,「剛分手的那幾天,他還跟我說,哼,就是過來求著他和好,他也不會答應復合,結果要死不活的是他自己,哈哈哈。」
  宋爭鳴今天格外的囂張,開心到拍桌子,柏瑞扯了扯唇,「我說過這話?」
  彷彿知道柏瑞會不認帳,宋爭鳴拉著溫宴,「阿宴,你說,他有沒有說過?」
  溫宴推了推眼鏡,低聲道:「兩個月前,你跟我說,爭鳴生日帶她一起來。」
  「哈哈!」宋爭鳴笑趴到桌子上。
  柏瑞深吸一口氣,無視他們幾個損友,默默地喝酒。
  宋爭鳴踢了踢桌腳,「我聽說最近他艷福不淺,前女友一去不回頭,可是那一位彭家千金一直追著他跑。」
  「怎麼樣,你喜歡那一位彭家千金?」傅冠看過去,笑著問。
  「不喜歡。」柏瑞立刻否認。
  宋爭鳴嘿嘿地笑著,「那你喜歡誰?」
  溫宴笑了一聲,低聲一句,「明知故問。」
  柏瑞繼續冷著臉,彷彿沒有聽見他們的話,徑自喝酒。他喜歡誰?他喜歡那個沒心沒肺,說分手就分手,走的一乾二淨,什麼都不留下,好像從來沒有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來過痕跡的黃思然?一想到她,他的牙磨了磨。
  幾個男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話,柏瑞人在心不在,最後被宋爭鳴給踢走了,「走走走,一副棄夫的樣子,真是太傷眼了。」
  傅冠沒喝多少酒,他開車送柏瑞回去,「既然放不下,幹嘛不去追回來?」
  柏瑞冷漠地說:「她跟丟垃圾一樣丟了我,我還回去追她?全天下就她一個女人了?」
  傅冠冷靜地思考了一下,「假設全天下就她一個女人的話,她一定不會看上你。」畢竟選擇太多了。
  柏瑞直接綠了臉,傅冠笑吟吟地說:「真的不追回來?」
  「不追!」
  「我前幾天遇到她,她跟一個男人在一起,兩人有說有笑的,男人看起來和她差不多大,可能是是同年齡更有話題吧,畢竟你比她大六歲,也算是老男人了。」
  車子停在柏瑞的樓下,傅冠對好友揮揮手,柏瑞推開車門,又轉回頭,「是她找你說和的?」
  傅冠一愣,隨即也學著和宋爭鳴一樣大笑,「活該你失戀。」說完,他開著車離開了。
  柏瑞站在路邊,冷峻的臉在月光之下,剛才那一瞬間,他是真的以為黃思然找傅冠傳話,或者讓他吃醋?呵呵,她太小看他了,不就是分手嗎?
  他,一點也不後悔。
  分手就分手,誰怕誰。
  誰離了誰,還能活不下去嗎?
  他,就只是不甘心而已。
  不甘心她說分手就分手的乾脆和瀟灑,他轉過身往公寓走去,一手插在褲袋裡,冷笑一聲,「誰回頭,誰就是豬頭!」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