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拐總裁偷生一個寶
【6.2折】拐總裁偷生一個寶

大學時,南湘河大膽地跟沈行之說:「學長,我想追你。」 那之後,南湘河像很多追女生的男生那樣,單方面地倒追, 見他雷打不動,她又說:「學長都不理我,應該不喜歡我, 那我就不追你了。」 他心想是他太過傲慢與冷淡了? 可就算這樣,她憑什麼不追了? 火大的他索性去逮人, 揚言,她敢放話要追他就不准半途而廢。 南湘河偷笑說:「學長,那你到底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就這樣,不羈又高傲的沈行之被南湘河給坑了,還不忘警告 , 她以後敢不喜歡他,她就死定了。 同居後,她未婚生子, 把兒子甩給他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有一天, 當六歲的兒子氣噗噗地對他撂話,長大要娶南湘河時, 沈行之冷眼掃了過去,跟兒子挑明,這是他的女人,找死嗎?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夜煒
出版日期:
2020/06/2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27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22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27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18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14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88
銷量:65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88
銷量:55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59
我的老公好霸道
NT$118
銷量:39
惡狼老公不能惹
NT$118
銷量:65
總裁床品太磨人
NT$118
銷量:60
老公別說要離婚
NT$118
銷量:63
悶騷老公夜夜寵
NT$118
銷量:50
睡了總裁不認帳
NT$118
銷量:56
辣妻不侍寢
NT$118
銷量:30
契約老公不離婚
NT$118
銷量:53
奈何秘書不想婚
NT$118
銷量:53
買夫條件
NT$118
銷量:30
總裁老公請留下
NT$118
銷量:35
包夜秘書
NT$118
銷量:4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62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6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40
夜劫
NT$88
銷量:232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15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07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89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187
囚妻
NT$88
銷量:178

追男人時,女人的欲擒故縱,男人送上門了;
追女人時,男人一旦動了心,女人哪逃得了。


大學時,南湘河大膽地跟沈行之說:「學長,我想追你。」
那之後,南湘河像很多追女生的男生那樣,單方面地倒追,
見他雷打不動,她又說:「學長都不理我,應該不喜歡我, 那我就不追你了。」
他心想是他太過傲慢與冷淡了? 可就算這樣,她憑什麼不追了?
火大的他索性去逮人, 揚言,她敢放話要追他就不准半途而廢。
南湘河偷笑說:「學長,那你到底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就這樣,不羈又高傲的沈行之被南湘河給坑了,還不忘警告
, 她以後敢不喜歡他,她就死定了。
同居後,她未婚生子, 把兒子甩給他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有一天, 當六歲的兒子氣噗噗地對他撂話,長大要娶南湘河時,
沈行之冷眼掃了過去,跟兒子挑明,這是他的女人,找死嗎?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湘河……南湘河!」
  「嗯?」南湘河驚醒地睜開眼睛。
  同事艾青青出現視線裡,皺著眉說:「妳又通宵了?」
  趴在電腦前睡覺的南湘河坐了起來,右邊臉滿是壓痕,短短的頭髮不聽話地翹著,平日明亮的大眼睛,此刻呆滯地掃了辦公室一圈,有點分不清自己現在在哪裡。
  艾青青繼續說:「妳再這樣熬夜,身體真的會出問題。」
  南湘河被嘮叨得心一暖,笑了,「建築設計師的哪有不熬夜?」
  「可妳這種拼命三郎很恐怖。」青青將一杯咖啡放到她面前,「喏,給妳。」
  「青青,還是妳最懂我,謝啦。」
  喝了幾口咖啡續命,南湘河滿血復活,她起身伸了個大懶腰,「我去洗臉刷牙一下。」
  到公司的廁所簡單洗漱後,她回到座位,打開昨晚畫的設計圖仔細檢查。
  半個小時後,她將圖傳給負責校對的艾青青,「幫我校對一下。」
  艾青青不可思議道:「龍越的設計稿妳畫完了?」
  南湘河頓時別有深意地挑眉,「就等妳校好交給劉總監批,青青姐……」
  「懂,我會儘快。」雖然知道南湘河很拼,但她還是忍不住感慨,「就妳現在設計稿的品質跟速度,誰會相信妳是工作一年的新手?」
  南湘河笑而不語,打開抽屜,拿出一份建築跟機電原稿,再將捲尺、紅外線測距儀跟記錄本整理裝好。
  艾青青問:「妳是要去現場嗎?」
  「對。」
  「晚上加班是為了白天去現場是吧?」青青沒好氣地轉身去翻找東西,「今天室外三十四度。」
  「沒事,我走了。」
  「什麼沒事,才剛夏天妳人已經黑了一階。」青青拿出防曬霜,可她已經走遠了,「南湘河,塗防曬乳啦……」
 
  ◎             ◎             ◎
 
  靠一頂安全帽順便防曬的南湘河,騎一輛銀灰色的電動車,一路馳向工地。
  又一個十字路口的紅燈亮起。
  她將機車靠邊停了下來,轉頭看了看周圍。
  原本不經意的一眼,卻瞧見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從路邊的小公園內追著一顆小足球跑向馬路。她不由皺起眉,扭頭看向來車的方向,一輛白色的轎車沒減速疾馳而來。
  「喂,小朋友……」
  來不及了,南湘河連忙丟下車衝過去,再以最快的速度,將跟球跑到馬路中央的小朋友往後一拽,身體因用力過猛向後翻倒時,她下意識將小男孩緊緊摟在懷裡,而她重重摔在地上。
  白色轎車從她腳邊呼嘯著開出十幾公尺後停下來,一個男人從車窗探出頭破口大罵,「想死也別連累別人!」
  南湘河沒功夫理他,只是抱著小男孩坐起來,著急詢問:「小朋友,你沒事吧?」
  小男孩身上沒有傷,但因為驚嚇過度一時之間沒能回過神,南湘河自己做了一個深呼吸,放緩聲音安慰小男孩,「小朋友,別怕,已經沒事了。」
  小男孩粉雕玉琢的模樣很是好看,就是驚慌不安的眼神讓人心生憐惜,她心頭一軟,聲音更低柔了一些,「你的爸爸、媽媽呢?」
  小男孩頓了一下,轉頭看向身後的小公園。
  「他們在公園裡嗎?」南湘河托起他站起來,小男孩卻突然雙手抓住她的手腕,哇地大哭出來,南湘河連忙重新蹲下查看他,「是哪裡摔疼了?」
  小男孩指著她的手臂大哭,「阿姨妳的手在流血…………」
  南湘河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肘下方全是血,便將傷口往後藏起,「沒關係,只是小的傷口而已。」
  小男孩依舊哭得傷心,「要去醫院找醫生擦藥才可以……」
  「好,我去醫院,但你要答應我先不哭了。」
  小男孩擦掉眼淚,抽抽搭搭地說:「我不哭了。」
 
  ◎             ◎             ◎
 
  因為一時找不到小男孩的家人,南湘河先帶著小男孩就近去了附近診所。
  手臂雖然流了不少血,不過傷口並不深,沒花多長時間,醫生就幫她消毒包紮好了。倒是一直陪同她的小男孩,依舊皺著小的眉頭,滿臉掛著不安與自責。
  南湘河蹲到他面前,揚起包紮好的手臂,「你看,醫生好厲害,我現在一點也不痛了。」
  小男孩看著她的傷口又紅了眼眶,過了一會,才抬起清澈的大眼睛看向她,低聲問:「阿姨妳為什麼會救我?」
  南湘河皺了一下鼻子,「因為你是小孩子,我是大人。」
  「因為是大人,所以不喜歡的小孩也都會救嗎?」
  「別人我不知道,但我喜歡你啊。」
  她隨口一句逗小男孩的話,小男孩卻很認真地問:「為什麼喜歡我?」
  「嗯……大概是覺得你長大後,會變成很棒的男子漢。」
  小男孩頗有些受寵若驚,「阿姨妳覺得我可以變成很棒的男子漢嗎?」
  「當然。」南湘河認可之後又趁機教育他,「不過在長大之前,小男子漢是不可以隨便跑到馬路上的,那太危險了。」
  小男孩頓時心虛得小臉都紅起來,「我只是想撿回我的足球,不是故意的。」
  「以後一定不能那樣了,知道嗎?」
  「知道。」
  「那你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我叫沈澤。」
  「沈澤,你能跟我說爸爸或媽媽的手機號碼嗎?」
  「我知道爸爸的。」
  那就好辦了,南湘河拿出手機,「需要我幫你打給你爸爸說你在這裡嗎?」
  「我自己可以打。」
  「好,那你打電話給你爸爸。」南湘河把手機給他。
  小男孩接過手機,卻遲遲沒有撥打號碼。
  猜到他在不安什麼,南湘河勸慰,「只要你平安,爸爸是不會生你的氣的。」
  小男孩這才嚴肅著一張小臉撥打了電話,等到電話被人接通他說了一句,「我在市區公園旁的診所,你快過來接我。」說完把電話給掛斷。
  南湘河不可思議看著他,「你確定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南湘河把手機接了過來。
  小男孩偷偷看了她一眼,鼓起勇氣問:「阿姨妳叫什麼名字?」
  「南湘河,你可以叫我湘河阿姨。」
  小男孩仰頭看著她認真地說:「我會報答阿姨的。」
  這語氣分明傲嬌又霸道,卻意外地讓南湘河覺得親切,但她只是沒好氣一笑不接話。
  小男孩卻慢慢走過來,抬手輕輕抓住了她的手指,「我真的會報答阿姨妳。」
  抓著她的小手軟軟的,卻有堅定的力量,南湘河不由渾身緊繃慢慢低下頭。
  小男孩稚嫩的臉龐有幾分她覺得熟悉的模樣……
  其實她看很多這個年紀的小男孩,都會覺得熟悉,因為……她生的那個孩子,現在應該也有沈澤這麼大了。
  可她還有機會見到他嗎?
  呵,南湘河苦澀一笑,即便有機會她也不配見到那個孩子啊。
 
  ◎             ◎             ◎
 
  她嘆了一口氣,跟沈澤坐在在診所裡的長椅,等了大概半個小時。
  小男孩突然站起來,說了一聲,「他來了。」
  南湘河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一輛黑色轎車出現在小診所的門口,車頭帶翅膀的標誌讓南湘河嘴角一抽,看來這孩子出身不錯,爸爸竟開著這麼豪的車。
  那輛賓利駛入停車格後停下,男人從車上下來。
  從南湘河這個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他頎長挺拔的背影,因為他身材極好,即便只是簡單的白襯衫跟黑西褲穿在他身上,但也像穿在模特兒身上一般好看。
  男人關上車門,轉身朝診所的門口走來,他有著極好看的眉眼,高挺的鼻樑,薄唇唇角堅毅,看上去薄情冷淡。
  只是這人……南湘河不由自主屏住呼吸,定眼再看,這人真的是……沈行之!
  顯然沈行之也看到了她,他朝她跟小男孩走過來,目光先確認小男孩沒事,再看小男孩抓著南湘河的手,表情瞬間陰鷙到了極點。
  這個女人居然敢碰他的兒子!
 
  ◎             ◎             ◎
 
  六年前。
  沈行之升大四。
  剛開學時,他的好友趙暮辭在迎新晚會上辦表演活動。
  當晚,他幫趙暮辭拿手機去後臺,路過後臺的女更衣室外,突然有個女生從更衣室門邊探出腦袋,有些尷尬地求助於他,「學長,能不能請你幫個忙?我表演服不見了,你能不能把身上的白襯衫借我?」
  他身上除了襯衫之外還有一件T恤,他低頭看了自己,又看了看梳著兩條馬尾,一臉濃厚舞臺妝容的女生,他脫了襯衫丟過去後就要走。
  「學長!」女生再次叫住他,「幫人幫到底,你能不能把皮帶也借給我一下?」
  看他皺起眉頭女生連忙解釋,「你的衣服太大了。」
  他依舊無動於衷,女孩有些尷尬了,「我是建築系的新生,叫南湘河,我有預感我今天的舞蹈表演會拿到前三名,到時候拿到獎金請學長吃飯。」
  南湘河有一雙大大的眼睛,還有一雙笑起來很甜的梨渦,也許因為她笑起來還算順眼,他把皮帶解下來給她。
  那天晚上,南湘河的舞蹈還真獲得第一名,不過他對她沒有想法,更沒想過之後兩人還會有交集,畢竟他不缺襯衫跟皮帶。
  只是接下來的幾天,他不時從身邊同學的口中聽說。
  「今年新生有個叫南湘河的女生,不僅人長得正,舞蹈比賽還得了冠軍。」
  「何止,南湘河還是今年以理科最高分考進我們學校的。」
  之後的某天,他跟趙暮辭下課後從教學樓下來,又聽到走在前面的男同學說:「你們看,那個女生好像就是南湘河。」
  走過教學樓大堂的男生,有的三步一回頭看她,甚至有的主動去找她搭話,「學妹妳在等誰,需要學長幫妳找嗎?」
  她禮貌回答,「謝謝,不用了。」
  「那學妹,能不能給我妳的手機號碼?」
  她抱歉地說:「我沒有手機。」
  此時他也看到了她,與那晚畫著舞臺妝的感覺很不一樣,她穿著棉麻連身裙跟帆布鞋,頂著一張恬淡漂亮的素顏,渾身透著甜美與純淨的氣質。
  而這個一直與別人保持距離的她,在見到他時,慢慢就笑出了甜甜的梨渦,她目不斜視朝他走來,站在他兩步之外將手上一個紙袋遞給他,滿眼帶笑著說:「學長,你的襯衫跟皮帶,還給你。」
  身旁的好友頓時起哄,「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沈行之,平日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樣,什麼時候把襯衫跟皮帶都給學妹了?」
  他都懶得理這些損友,接過了南湘河給的紙袋繼續走,南湘河卻跟了過來說:「我上次說,跳舞得了名次就請學長吃飯。」
  「不用。」他不假思索地回絕後,又被趙暮辭他們虧了一通。
  南湘河大方地跟大家說:「要不然學長們一起去,我請客。」
  「我們就不去了,我們不想當惹人厭的電燈泡!」趙暮辭調侃著還把他往南湘河那邊推,之後就丟下他擁著其他人先走了。
  他跟南湘河走了一段路,兩人都沒說話,但她看上去心情很好,他忍不住問:「笑什麼?」
  她抿嘴稍微收住了笑,但看著他的眼睛亮亮的,分明有話要說,但最後卻什麼都沒說,就是笑著搖了搖頭。
  兩人又沉默地走了一小段路,他覺得無聊就說:「我沒有讓女生請我吃飯的習慣,妳回去吧。」
  眼看他就要走,她著急地說:「那學長請我吃飯好了。」
  什麼意思?他回頭看她。
  她的臉在他的注視下慢慢的紅起來,接著卻大步站到他面前,直視他的眼睛,羞澀又大膽地說:「我表現得太不明顯了嗎?那我直接說好了,學長,我想追你。」
 
  ◎             ◎             ◎
 
  從那之後,南湘河像很多追女生的男生那樣,單方面地,一意孤行地跟他分享讀書與生活中的瑣碎,還經常在教學樓下等他,為他做各種便當。
  慢慢的,他的身邊她無處不在,他雖沒回應卻也習慣了她的存在,此時她突然說:「這麼久了學長都不理我,看來是真的不喜歡我,那我就不追你了。」
  他只看了她一眼便不理會她,因為他不信她能做到。
  可接下來的幾天,她真的對他不聞不問。
  他開始不由自主地反省,是不是他太過傲慢與冷淡了?作為男生的他從沒主動聯絡過她,她為他準備的很多禮物與驚喜,他也沒有回贈過。
  慢慢的,南湘河不跟他聯絡的時間越長,他越是反思到自己的不足,最後根本無法忍受錯過她的懊悔與想要見她的衝動,直接跑去逮她。
  當他急匆匆跑過一樓大堂時……
  「學長!」南湘河就站在以前她經常等他的地方,一樣穿著棉麻連身裙,雙手背在身後笑盈盈地看著他問:「你這麼著急,是要去找我嗎?」
  沈行之突然有種類似喜極而泣的憤懣,這個放話要追他的丫頭居然敢半途而廢?
  只是看她笑眼彎彎梨渦淺淺的模樣,他又是一陣慌張,她真的不喜歡他了嗎?這麼一想,他突然疾步走向她,一臉陰鬱,她要是敢不喜歡他,他就……
  一大束向日葵出其不意擋在他面前,那一刻,舉著花的她比向日葵更明媚燦爛,她笑咪咪地問他,「沈行之,你到底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原來在那一刻,就註定了他的在劫難逃。
  可當時的他毫無察覺,反而滿腔喜悅地將她拽入懷裡,警告她說:「南湘河,妳以後敢不喜歡我,妳就死定了。」
  然而一語成讖,兩人交往不到一年,南湘河就像一意孤行追他那樣,一意孤行跟他分手。
  不久之後她退學了,跟一個男人去了美國,他才後知後覺的知道,在跟他交往期間,她已經跟那個叫張博豪的男人私下交往,他對她簡直深惡痛絕。
  往後的這些年,如果不是因為偶爾夢到過去依舊會咬牙切齒,他幾乎已經忘了她。
  可就在兩個月前,他的母親從國外帶回一個不到五歲的小男孩,說是他跟南湘河的兒子,叫沈澤。
  早在五年前南湘河就以一千萬的價格,將沈澤賣給了她,礙於當時他剛進沈氏,為了不影響他在沈家立足,她才一直將小男孩養在國外沒告訴他。
  母親說,南湘河之所以生下小男孩並賣給她,是為了跟張博豪在一起,但後來她過得並不好,因為張博豪也是個騙子,沒多久就把她的錢都騙光了。
  母親還說,南湘河是惡有惡報了,他也要經一事長一智,務必提防南湘河再來騙他。
  可他沒想到,小男孩才被送回國兩個月,南湘河就真的出現了,偏巧還出現在小男孩的身邊,她究竟又想幹什麼?
 
  ◎             ◎             ◎
 
  此時,完全不知情的沈澤還跟他說:「爸爸,剛才我差點被車子撞了,是這個阿姨救了我,而且她還受傷了,所以你幫我報答她!」
  「阿姨?」沈行之冷冷重複這個詞,目光陰鷙看向南湘河,她敢接受這個稱呼嗎?
  南湘河被看得無地自容,原來沈澤竟然真是她生的那個孩子,她怎麼受得起他的報答?過於震驚的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此時,一輛計程車開到診所前,接著一位四十多歲穿著素雅的女人急匆匆下車,她跑過來,表情緊張得快要哭了,「對不起,先生,我當時就接了一個電話,小澤轉眼就不見了,都是我的錯。」
  沈行之瞥了保姆一眼,沉聲說:「先把他帶上車。」
  「我不要上車!」沈澤不肯走,「你先幫我報答阿姨,我長大以後會還給你的。」
  沈行之充耳不聞,沒得到其他指令的保姆,連拖帶抱的把沈澤弄上車。
  沈澤孩離開之後,沈行之冷若冰霜直視南湘河,「我兒子說妳救了他?所以,妳是先找人撞了他再來表演救他是嗎?」
  「我怎麼可能找人撞他?」
  「當初妳不就是先找我生下他,再把他賣給我媽嗎?」
  「那是因為你……」南湘河最終還是住了口,就算現在說出來,也改變不了她騙了他的事實。
  「因為我什麼?這欲言又止的表情,是為了讓妳編的理由顯得真實一點?」
  她的表情他都覺得假,那她說什麼他又怎麼可能會信呢?思來想去,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沉默離開。
  「站住!」她還想若無其事地離開,「說,妳這次的目的又是什麼?」
  沈行之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嘲諷道:「上次騙的錢花光了,所以準備執行第二個騙局?」
  南湘河無言。
  沈行之言辭冷厲,「為了錢妳居然不惜傷害小澤?」
  「沒有。」她從來就沒想過要傷害小澤,但望入他滿是仇恨的眼睛,她的解釋再次變得虛無,「我以後不會再出現在你們面前。」
  「妳當然不能出現,小澤跟妳沒有任何關係,妳敢打我兒子的主意我絕對不會放過妳!」他也絕對不會允許這個女人再出現在他生活裡。
 
  ◎             ◎             ◎
 
  其實,沈行之並不知道怎麼跟自己的兒子相處。
  他自己是父親的私生子,十歲之前,跟媽媽被安排在國外生活,這期間他見到父親的次數屈指可數。十歲之後他被媽媽送回沈家,雖然離父親近了,但在沈家的每一天,他都背負著私生子的身分被排擠與欺凌。
  從沒感受過父母關愛與家庭溫暖的他,跟突然冒出來的兒子格格不入,兩人相處兩個月下來,關係不僅沒緩和甚至還惡化了。尤其在他拒絕幫他報答南湘河後,沈澤更是記恨在心。
  當然,他也沒耐心跟這個小鬼較真,絕大部份時間,他都把他交給了新來的保姆蘇梅里照顧。
  只是今天,他剛下班到家,那小鬼衝過來二話不說搶走他的手機。
  「你要幹嘛?」他不悅。
  但沈澤根本不回答,拿了他手機亂按,不小心手機鎖住螢幕,他試了好幾次也解不開,頓時急躁地大喊,「給我密碼,立刻!」
  什麼叫立刻,「你要手機做什麼?」
  「給湘河阿姨打電話!」
  距離他見到南湘河已經過去好幾天,但他依舊執著於聯絡她,沈行之忍著脾氣說:「我沒有她的聯絡方式。」
  「有,我上次我用她的手機打電話給你,一定有通話記錄。」
  即便心裡不悅,但這麼點大的孩子居然還知道通話記錄,但沈行瞥了他一眼說:「已經刪掉了。」
  沈澤瞬間失望透頂,然後暴躁地將他手機摔向地板。
  沈行之也冷下臉,「你想挨揍是不是?」
  之前沈澤還怕他,但最近這小子不僅不怕他,還叛逆地跑過去,狠狠踩手機。
  沈行之也怒了,一把將他拎起來威脅道:「信不信我立刻把你丟出去!」
  深澤哭喊:「你丟啊,反正你也不想要我,你不想要我為什麼要生我!」
  這事他該去問他心心念念的南湘河,沈行之內心有火無處發,「你這麼不聽話,誰想要你?」
  沈澤猛然掙脫他的手,一邊衝向門口一邊嘶聲哭喊:「你不要我,我還不要你呢,我要離開這裡,離開這裡!」
  徹底被惹怒的沈行之三兩步追上去,單手將那小身子板撈起,帶到沙發那就是一頓打屁股。
  偌大的家裡頓時充滿沈澤撕心裂肺的哭聲,「爸爸,我討厭你,我才更加不想要你!」
  沈行之看著自己打過沈澤的手,再看腿上大哭不止的他,心裡更煩躁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