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包夜秘書
【6.2折】包夜秘書

傳言男友劈腿,朱若若借了戰袍一路衝到夜店, 為了渣男大吵大鬧惹人笑話,她沒這麼傻。 她膽子不是很大,但她有個壞毛病,那就是死鴨子嘴硬, 明明是處女,明明不懂一夜情,明明嚇得全身發顫, 卻仰著小巧漂亮的臉,對勾上的帥哥下戰書。 男人嘛,女人送上門,哪可能拒絕,再說她可是有腰有胸的美人。 朱家姐姐以為,妹妹就是個傻白甜,老怕她被渣男給欺負了, 知道妹妹陪宋爭鳴玩了一夜情,又被他拐去當床伴時, 她氣得直想痛宰宋爭鳴,卻聽聞情場一匹狼的宋爭鳴栽了。 本以為妹妹被宋爭鳴玩了,結果被告知,玩人的是朱若若, 先是秘書包夜總裁,發現被總裁喜歡後,竟對總裁始亂終棄!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0/05/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27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22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27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18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14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88
銷量:65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88
銷量:55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59
我的老公好霸道
NT$118
銷量:39
惡狼老公不能惹
NT$118
銷量:65
總裁床品太磨人
NT$118
銷量:60
老公別說要離婚
NT$118
銷量:63
悶騷老公夜夜寵
NT$118
銷量:50
睡了總裁不認帳
NT$118
銷量:56
辣妻不侍寢
NT$118
銷量:30
契約老公不離婚
NT$118
銷量:53
奈何秘書不想婚
NT$118
銷量:53
買夫條件
NT$118
銷量:30
總裁老公請留下
NT$118
銷量:35
包夜秘書
NT$118
銷量:4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62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6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40
夜劫
NT$88
銷量:232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15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07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89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187
囚妻
NT$88
銷量:178

小野花好入口,男人偷偷吃後,不小心給栽了;
大灰狼雖好色,一旦被拐上床,二話不說打包。


傳言男友劈腿,朱若若借了戰袍一路衝到夜店,
為了渣男大吵大鬧惹人笑話,她沒這麼傻。
她膽子不是很大,但她有個壞毛病,那就是死鴨子嘴硬,
明明是處女,明明不懂一夜情,明明嚇得全身發顫,
卻仰著小巧漂亮的臉,對勾上的帥哥下戰書。
男人嘛,女人送上門,哪可能拒絕,再說她可是有腰有胸的美人。
朱家姐姐以為,妹妹就是個傻白甜,老怕她被渣男給欺負了,
知道妹妹陪宋爭鳴玩了一夜情,又被他拐去當床伴時,
她氣得直想痛宰宋爭鳴,卻聽聞情場一匹狼的宋爭鳴栽了。
本以為妹妹被宋爭鳴玩了,結果被告知,玩人的是朱若若,
先是秘書包夜總裁,發現被總裁喜歡後,竟對總裁始亂終棄!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到了夜晚,夜店紛紛營業,一道魔鬼身材的身影推開其中一間夜店,走了進去。
  開門的瞬間,不少人看過去,再看到那張清純的臉時,興致勃勃地挑了挑眉。
  有一群年輕的大學生聚在一起,其中一個男生說:「咦,她好像……」說著,看向了正摟著一個穿著清涼的美女的鄭書,「鄭書,這是不是你追了半年的女朋友?」
  美女驚訝地說:「你有女朋友?」她也看到了進來的人,語氣酸酸地拍了拍他的胸膛,「你眼光很差哦,她也不是很漂亮。」
  不漂亮嗎?要是不漂亮,為什麼夜店裡三分之二的男人目光落在那道身影上?
  鄭書神色變幻多端,「不會是她,她是乖乖女,不會來這種地方的。」
  「太像了吧。」有人喃喃道。
  「是朱若若吧,髮型都一樣,只是現在穿的衣服辣了點。」
  「對啊,阿書,你跟朱若若分手了?」
  「沒有,我沒跟她分手,才交往一個月。」鄭書壞壞地一笑,「還沒到我床上呢。」言下之意就是上了他的床,他隨時把人給丟了。
  突然有一個黃頭髮的男生陰陽怪氣地說:「我是不知道她上不上你的床,反正她現在快上別人的床了。」
  鄭書看過去,就看到那熟悉的身影跟一個看起來很高大的男人糾纏在一塊兒,這個時候正放著煽情歌曲,燈光昏暗之下,那兩道黏在一塊兒的身影正打著火熱。
  「不是她!」鄭書惱怒地說。
  「你當別人眼睛都瞎了的?」黃頭髮男生嗤笑。
  「都說了她是乖乖女,不會來這裡!」鄭書不耐煩地說。
  有人起哄,「那打電話呀,問問看她在哪裡。」
  「就是就是。」
  「打呀。」
  鄭書硬著頭皮,在他們起哄之下打了電話過去,沒有人接聽。
  「是朱若若吧,哈哈哈!」
  「我靠!阿書不行,乖乖女?哈哈哈。」
  「朱若若踩你的臉,阿書快上,給她一點臉色看看!」
  「別了,你自己還不是在泡妹,還不讓人家泡哥哥哦。」
  「好啦,既然你女朋友給你戴綠帽子,你今天跟我快活快活。」美女朝鄭書拋媚眼。
  鄭書臉色鐵青,看著那張越看越眼熟的精緻小臉,他氣得說不出一句話,身邊這些損友的嘴一個比一個厲害,他今天被戴綠帽子的事明天就能傳遍。他出去泡妹,跟朱若若出去泡哥哥當然不一樣……
  到底哪裡不一樣,大概就是鄭書大男人地認為自己出去怎麼樣都無所謂,但是朱若若不行!
  他的臉一陣黑一陣白,就像發現妻子出軌的丈夫。
  「喂,朱若若跟男人走了!」
  「切,阿書不行啊,交往一個月朱若若還沒上你的床,哈哈哈!」
  「綠帽子戴得穩穩的。」
  身旁損友的笑聲,鄭書聽得臉色很不好,看著朱若若真的要跟人走了,他故作鎮定地說:「不是她。」
  可惜沒人信。
  「來來來,我們賭一賭,阿書什麼時候跟朱若若分手?」
  「明天?」
  「後天?」
  「哈哈哈!」
  鄭書看著離開的兩個人,捏成了拳頭,還是沒忍住,推開懷裡的美女,往外走,推出門,卻找不到他們的身影了,該死!她去哪裡了?
  身後是震耳欲聾的笑聲,他沒有回頭,跑了出去,拿著手機,不停地打著朱若若的電話,但,始終沒人接聽。
 
  ◎             ◎             ◎
 
  半個小時前。
  朱若若接到了好友的電話,知道鄭書去夜店玩了,這是她這個月聽到的第三次了,她想不通鄭書這麼正直斯文的男生怎麼會去夜店,他跟夜店掛不上鉤,但很快她收到了好友傳來的照片,這一次,鐵證如山。
  一開始,她沒當真,因為她以為是別人看錯了,但不至於別人看錯了三次,這一次連照片都傳過來了。她看著照片裡熟悉的臉,平時甜言蜜語說他的懷抱只給她靠的鄭書正摟著一個火辣辣的美女。
  她是哪裡不好?他要去泡妹?是她的臉不夠好看,還是她的身材不夠火辣?
  鄭書是她大三的時候開始追她的,追了她整整半年,她確實心動了,就答應跟他交往,結果才多久?她肚子裡的火一下子冒了起來,啪的一下從床上跳起來,太過分了!欺人太甚,一邊對著她說著口是心非的情話,一邊泡妹?他給她去死!
  她火爆地跑到姐姐的房間裡,姐姐朱萸萸嚇了一跳,「幹嘛啊,嚇死人!」
  「姐,戰袍借我!」
  朱萸萸挑了挑眉,「幹什麼去?」
  「老娘要去打臉。」
  朱萸萸看著火爆的妹妹已經去翻她的衣櫃了,她頭疼地說:「妳發什麼瘋,什麼打臉,妳……」
  朱若若才不跟她囉嗦,找到了衣服轉身就往外走,她急急地說:「喂,衣服很貴的,妳拿我的衣服幹什麼!」
  「借一下!」
  「借一下一千元!」
  「好啦!」
  回房後,朱若若換上了衣服,看著鏡子裡凹凸有致的自己,她滿意地點點頭,沒有化妝,年輕的小臉上是滿滿的膠原蛋白,上身是一款小可愛,露肩露肚臍,胸部勾勒出美好的弧度,身下是一條超級短褲,走起路來,臀部招搖地搖擺著,一雙長腿又直又白,要是彎下腰,臀肉都能被看到。
 
  ◎             ◎             ◎
 
  她急急地衝了出去,坐上計程車,直接去了那家夜店,一進門,她就看到了鄭書那幫人,她目不斜視直接越過他們,餘光瞄了一眼鄭書懷裡的那一個美女,濃妝看不出長得怎麼樣,但是她瞄到鄭書的手色色地摸著美女纖細的腰。
  噁心!
  她目視一圈,就看到了站在吧檯旁的男人,長得很帥氣,一雙桃花眼在昏暗的燈光下璀璨生輝,身材挺拔,年紀大概要比她大上五六歲,氣質很穩重,但是他的那張臉長得格外的不安分,她吞了吞口水。
  想到自己要做的事,她挺起了腰肢,直接走了過去,「哈囉,帥哥!」
  男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她沒有笑,但天生的笑唇令她看起來給外的甜美,坐在計程車上,她就計劃好了要怎麼做。
  鄭書這個臭不要臉的,有她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居然還到夜店泡妹妹,她就要當著他以及他朋友的面釣一個帥哥,讓他知道,她比他渣,比他更厲害,她不屑跑過去在他面前哭,或者是衝過去揍他一拳,呵,她要給他戴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宋爭鳴剛加完班,這幾個月來,公司的項目令他的頭都大了,好不容易成功拿下,他可以放鬆,過來喝一杯。他看著第五個來搭訕的女生,不由地挑了一下眉,對比前幾個妝容濃到臉都看不清的女生,這個女生的臉乾淨得過分。
  她俏皮地朝他眨眼,「帥哥,請我喝酒,好嗎?」
  宋爭鳴笑了,桃花眼裡的瑩光閃閃,「小妹妹,沒人告訴妳,請喝酒是什麼意思嗎?」
  朱若若的膽子不是很大,但是她有一個壞毛病,那就是死鴨子嘴硬,怎麼都不肯認輸,她仰著小巧漂亮的臉,神采驕傲,「知道啊。」
  宋爭鳴笑了笑,對她沒有興趣,卻覺得她有趣,於是逗著她,湊近她的耳朵,對著她輕輕地說:「我這個人的癖好有點奇怪,喜歡玩刺激的,妳行嗎?」
  她的臉在昏暗的掩護下,紅成了一顆蘋果,但是她嘴欠,大膽地說:「鞭子還是蠟燭,來啊。」
  宋爭鳴笑瞇瞇地說:「我喜歡的妳可不一定喜歡。」
  一股濃濃的威脅迎面而來,朱若若不爭氣地吞了吞口水,有點想跑,怎麼辦?
  她感覺自己,有點不行。
  「妳的嘴唇很漂亮。」他意味深長地瞄著她,「顏色好看,形狀小巧,嗯,有點小,但是我很喜歡,越小越舒服……」
  她挑了最帥的男人是個變態?他就差沒把口交說出來了,她緊張地抿了抿唇。
  「怎麼樣?想喝我的酒嗎?」他將自己的酒往前一推,還剩三分之一的威士忌裡飄著幾塊冰塊,冰塊隨著他的動作,敲擊著玻璃杯,發出清脆的聲響。
  那冰塊好似擊打在她的背脊上,她下意識地坐直了身體,她知道不少人在盯著自己看,這一身戰袍很吸晴,鄭書那一幫人肯定也盯著她,她現在打退堂鼓?不可能!
  她一把端起那酒,一口喝下,咣的一下放下,眉眼染著火焰,生機勃勃。
  宋爭鳴詫然,這樣都嚇不走她?剛才他可是看她身體輕顫了,他打量著她的身材,很顯瘦,但是前凸後翹,腰肢才他的手掌般大,他正這麼想,她突然靠了過來,他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酒味,「喂,好看嗎?」
  他望向她,她眉眼裡盡是得意,偷看被抓包的他很坦然地笑著說:「好看,很好看。」
  朱若若的心臟直打鼓,這個男人舉手投足之間的魅力讓她有一刻晃神。兩人幾乎挨在一起,只要她側側臉,她就能吻上他的唇,她瞥了他一眼,他正含笑地望著她。
  「這裡可不是小朋友是該來的地方,乖乖回家。」他拍拍她的頭。
  她懊惱自己居然在他面前失神,頭一側,粉嫩的小嘴輕輕地擦過他的唇,「你怕了嗎?」
  怕?宋爭鳴的字典裡從來沒有怕這個字,他輕輕一笑,伸手摟住她的腰,一手拿了錢放在吧檯上,摟著她往外走,「到時候別哭著求我,知道嗎?」
  她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在他的懷裡,他身上沒有任何奇怪的味道,很乾爽,和他表現出來的那種輕浮截然不同。
  她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氣,耳邊聽到鄭書那個方向傳來好幾聲驚呼聲,她沒有回頭,她想,嗯,鄭書應該會永遠記得她這個給他戴綠帽子的女朋友了。
  很棒。
  她的臉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             ◎             ◎
 
  走出夜店,夜間的風有點涼,吹得她有些冷,但是威士忌的後勁上來,她身體被酒精的熱度點燃了,她貼著他,跟他一起走進了附近的飯店。長這麼大,她都沒有跟男人去過飯店,剛上任沒多久的男友也成了渣前男友,她現在一個自由身,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她任性地將臉往他的懷裡埋得更深了。
  宋爭鳴要了一間房,帶著她上了樓,奇怪她像一隻鵪鶉一樣安靜,低頭一看,她正紅著臉,也不知道想什麼,眼睛格外的亮,他輕輕地撥弄了一下她的臉頰,「叫什麼名字?」
  朱若若才沒打算要告訴他真名,「我叫宇宙超級美少女!」
  宋爭鳴聽笑了,捏著她的臉頰肉,「我是宇宙超級大猛男。」
  「噗嗤!」朱若若笑噴了,「猛?有多猛。」
  他深深地看著她,「妳等一下就知道了。」
  十八禁的暗示讓她吞了吞口水,門被打開了,他們一起走入房間,身後的門嗒的一聲關上了,房間裡一片黑暗,只有落地窗那裡的燈照進來,她伸手要去找房間的開關,突然手摸到了硬邦邦的地方,有點硬,也有點軟。
  像一具有鍛煉過的男性胸膛。
  耳邊傳來他低沉的笑,「這麼心急嗎?」
  她的臉微微發紅,她不是心急,她只是想開個燈而已,突然一抹炙熱襲來,她感覺到一股清風般的呼吸拂過臉頰,接著一抹熱乎乎的映在她的唇上,軟軟的,燙燙的,夾雜著一股酒味,讓她一下子暈了頭。
  他的吻技很好,寬大的手掌伸到她的腦後,支著她的後頸,修長靈活的十指在她的後頸上輕輕地摩挲著,激起了她一陣戰慄,她身子軟軟地被他接管在懷裡,他吮吻她的方式就像是在舔棉花糖,一下一下地撩著她,舌尖輕撬開她的唇瓣,直入其中,她羞澀地想躲。
  他突然變得霸道,不許她亂動,舌尖狠狠地纏著她的,將她壓在門板上,他西裝的高級布料貼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膚上,輕輕地滑過她的肌膚,引得她發出甜美的嬌吟。氣氛,一下子就熱起來,呼吸也變得灼熱,她忍不住地張開嘴,卻使得他更加方便地探入其中。
  她被他吻得雙腿發軟,雙手無意識地圈住他的脖子。
  「知道怕了嗎?」他咬了一口她的唇。
  她低呼一聲,雙眸氤氳著媚色望著他,「才、才不怕!」
  「給妳最後一次機會。」他沙啞地開口,桃花眼深處有被她撩起的濃濃慾望,「現在走還來得及。」他只跟年紀差不多的熟女交往過,合就在一起,不合就分開,很簡單,而她是他沒碰過的類型,太小了,像是一個學生。
  但身材發育得很成熟,他的大掌悄然地撫摸著她的身段,玲瓏有致,是個男人都不想放過的尤物。
  她暈乎乎的,靠向他,不服輸地說:「我不走!」誰走誰是豬。
  她的手心微微冒汗,但是她不在意,這個男人太勾人了,勾得她兩腿走不動,既然遇上了,她,就吃了他。
  他伸手將她抱了起來,強勁的手臂橫過她的臀下,令她像一個小孩子似地坐在他的臂彎上,她嚇得緊緊抱住他的,波動的胸脯就擱在他的下顎,他低頭,將臉埋在她的胸前,舌尖輕舔了一下那雪白的乳肉,「洗澡嗎?」
  「嗯。」她被他的舌尖舔胸的動作弄紅了臉,好看的人做什麼都好看,絲毫不猥瑣。
  他笑著將她抱進了浴室,她坐在浴缸裡,看著他慢悠悠地脫衣服,她驚訝地說:「你要跟我一起洗?」
  「在浴缸裡做過嗎?」他問她。
  她臉蛋發紅,她知道才有鬼,她還沒來得及結束她的處女之身,他問她?但不能被小看,她擡起頭,「在車裡都做過。」
  他脫下襯衫,露出矯健的上身,輕哼了一聲,不以為然地說了一句,「很好。」
  他俯身打開水,暖暖的水打濕了她的衣服,使得她的衣服變得透明,黏在身上,他瞟了她一眼,「我來幫妳?」
  她輕咬了一下唇,喝了酒的自己就像一朵雲飄在水裡,她傲嬌地說:「從來都是別人伺候我的!」說完話,她有些懊惱地咬了舌尖,哦,這喝了酒就說大話的毛病,怎麼就改不了,好氣。
  他很有耐心地笑了,脫光了衣服,充滿著阿波羅般的力量和美學的身體坐進了浴缸裡,他輕咬了一口她的耳朵,「說實話,我也從來沒伺候過人,但這一次我伺候妳。」
 
  ◎             ◎             ◎
 
  她臉紅地任由他褪去她的衣衫,看著他雙手沾了沐浴乳,白色的泡沫一點一點地擦在她的身上,從她的胸前,小腹,背上,最後到了雙腿間,雙腿大開,掛在浴缸兩邊,這個姿勢怎麼看怎麼豪邁。
  宋爭鳴的手拂過那花瓣,看到嬌艷的花朵,讚了一句,「很漂亮。」
  她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的巨根,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怎麼這麼大!但輸人不輸陣地說了一句,「你的也還不錯。」
  他被逗笑了,使壞地挺起小腹,巨根蹭在她的大腿上,「嗯,還有更不錯的。」
  她默默地吞了吞口水,有點怕。
  「冷嗎?」他將水調熱。
  「沒有。」
  他撫著她的身體,「妳在顫抖。」
  她只是有點緊張。
  他的手順著她的腿根一點一點地往裡面探去,感覺那最私密的地方被他的手指一點點地打開,她緊張得快要不能呼吸的時候,他停下了,本來帶著調情神色的他,有著漫不經心的撒野,可現在望向她的他,看上去多了一絲探究,「妳還是處女?」
  水氣打濕了她的髮絲,令她看起來就像是迷霧中的女妖。
  「在車理都做過,嗯?」
  她面無表情地說:「怎麼了?我剛做了膜,摸著蠻像一回事的。」媽呀,她這張嘴!
  宋爭鳴不是傻瓜,撤出了手指,淡淡地說:「妳走吧。」
  簡直是奇恥大辱,衣服都脫光了,他卻不繼續?她的臉黑了,眼見他站起來了,她一把拉住他,雙手雙腳纏了上去,「我是你說要就要,說不要就不要的人嗎?作夢,衣服都脫光了,你跟我說不做?有本事,你別硬啊!」
  說著,她掃了他下面正挺翹的小弟弟,眼裡流露出不屑。
  宋爭鳴可不是會被人欺壓的人,在別人面前他一向是遊刃有餘,結果被她這麼一說,他突然覺得自己口是心非,嘴上說不要,身體老實的很。
  「說話呀,你說不出話了吧,你心裡想我想的很吧,是不是腦子都在想怎麼做了?」她聒噪個沒完。
  他的唇乾脆堵住她的,「閉……」他倒抽一口氣,沒想到,她的手伸到他的身下,惡劣地像在玩遊戲一樣地扯了扯,她的指甲不經意地劃過巨根表面,帶來一絲異樣的疼痛,他將她摁在牆上,捏著她的下顎,「妳膽子很大啊!」
  上一個敢這麼挑釁他的人,好像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她膽子不大,但是都脫光了沒做成,她就是一個大笑話,愛面子的她梗著脖子,倔強地看著他,他忽然笑了一下,「知道我為什麼不想碰妳嗎?」
  「因為你碰了我會上癮?」她自戀地說。
  宋爭鳴被逗笑了,「不是,我很怕麻煩。」
  朱若若哼了哼,「我們又沒什麼關係,男歡女愛,天一亮各奔東西。」
  他低下頭來,鴉青的羽睫扇了扇,她的話很讓人心動,看著她姣好的臉蛋,他動心了,「好呀。」她這麼上道,他就沒什麼怕的了。
 
  ◎             ◎             ◎
 
  夜靜悄悄的,偌大的床上,兩道身體緊緊地糾纏著。
  她坐在他的身上,小嘴貼著他的臉頰,他只要一個扭頭,就能碰到她的唇,他腦袋難得空白了一瞬,等他回過神時,她主動地吻著他的眼瞼,鼻子,額頭,他粗喘著氣,她的手伸到他的浴袍裡,摸著他的身體。
  他,這一輩子大概都沒見過這麼狼虎般的女人,但是,他該死地愛死了她的主動。
  他的身體好涼,好舒服,她的手不停地撫摸著他的每一吋肌理,沒有噁心的肥肉,她的手幾乎愛上這樣的手感,花心那裡慢慢地流出了汁液,羞恥地令她像一個求歡的發情小母獅子,在他的身上來回挪動。
  這樣的動作令她身上那股奇特的燥熱褪去了不少,她一邊吻著他,扯開浴袍摸著他的身體,一邊用嬌軀去蹭著他,。
  宋爭鳴額頭的青筋亂跳著,他從來沒有這麼狼狽的時候,慾火被她挑起的同時,他居然就像待宰的小羔羊,任由她胡作非為,他深吸一口氣,抬手想用力推開她的時候,他的動作一頓。
  她仰著小腦袋,修長的脖子仰起,雙腿夾著他的腰腹,不停地蹭著他,柔軟的胴體不斷地挑戰他的極限,突然,她直挺挺地僵住,滴答滴答,他的目光往下,看到了她雙腿間濕淋淋的畫面,他的喉結滾動了一下。
  他慢慢地擡頭,對上她慵懶的神色,她嫵媚地舔了舔唇,看向他時無意間流露出了一絲挑釁,他宋爭鳴什麼時候成了一個女人洩慾的工具,他氣惱地一把將她壓在身下,她雙腿大開。
  朱若若眼前似閃過無數的星星,好一會,她才緩過神,一緩過神,身體裡的慾望又開始作祟了,她忍不住地嬌吟,伸手想再攀住他,再體驗一下剛才的快感,兩隻小手被一隻大掌狠狠地釘在她的頭頂上。
  她喘著氣,對上了一雙好看的桃花眼,那眼裡醞釀著漆黑的風暴,似感受到了危險,她的身體發涼。
  「這麼舒服嗎?」他挑逗地看著她,之前不想碰她的念頭支離破碎了,他膝蓋一頂,令她本來就鬆垮掛在兩邊的腿更開了,「就這麼蹭幾下就滿足了?」
  他扯掉身上的浴袍,「我讓妳知道,什麼叫舒服。」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