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契約老公不離婚
【6.2折】契約老公不離婚

為了三十歲前嫁出去,她葉爾杉這四年天天被催婚, 她媽不但離家出走, 她爸還揚言,女兒不嫁人, 老婆離家出走,他還不如去住養老院。 被逼急的她, 看著嬌憨傻氣,竟然想出了找男人買婚的辦法。 反正就是假結婚,有名無實,爬不上她的床, 離婚後再拿錢打發就好。 本來她只想男人不要太渣, 外表美醜她不介意。可誰來告訴她, 楚荀這等絕世美男, 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銀行裡的錢還比她多了好幾個零, 為什麼要跟她假結婚?誰知這男人心眼壞到不行, 先是爬了她的床, 壞心壞肺地每夜把她啃得歡快, 花招百出的折騰。她委屈的想離婚, 他壞心地說, 他喜歡她這麼多年,人也被他壓上床了,哪可能離婚。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夜煒
出版日期:
2020/04/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27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22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27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18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14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88
銷量:65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88
銷量:55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59
我的老公好霸道
NT$118
銷量:39
惡狼老公不能惹
NT$118
銷量:65
總裁床品太磨人
NT$118
銷量:60
老公別說要離婚
NT$118
銷量:63
悶騷老公夜夜寵
NT$118
銷量:50
睡了總裁不認帳
NT$118
銷量:56
辣妻不侍寢
NT$118
銷量:30
契約老公不離婚
NT$118
銷量:53
奈何秘書不想婚
NT$118
銷量:53
買夫條件
NT$118
銷量:30
總裁老公請留下
NT$118
銷量:35
包夜秘書
NT$118
銷量:4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62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6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40
夜劫
NT$88
銷量:232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15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07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89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187
囚妻
NT$88
銷量:178

她被她買回家的男人,上床時,手段花樣她招架不了;
嫁他當老婆的女人,啃了後,上床下床他都要定了。


為了三十歲前嫁出去,她葉爾杉這四年天天被催婚, 她媽不但離家出走,
她爸還揚言,女兒不嫁人, 老婆離家出走,他還不如去住養老院。
被逼急的她, 看著嬌憨傻氣,竟然想出了找男人買婚的辦法。
反正就是假結婚,有名無實,爬不上她的床, 離婚後再拿錢打發就好。
本來她只想男人不要太渣, 外表美醜她不介意。可誰來告訴她,
楚荀這等絕世美男, 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銀行裡的錢還比她多了好幾個零,
為什麼要跟她假結婚?誰知這男人心眼壞到不行, 先是爬了她的床,
壞心壞肺地每夜把她啃得歡快, 花招百出的折騰。她委屈的想離婚,
他壞心地說, 他喜歡她這麼多年,人也被他壓上床了,哪可能離婚。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放在電腦桌上的手機螢幕亮起之後,鈴聲響不停。
  正在敲擊鍵盤工作的葉爾杉,不太情願地瞥了一眼手機,所幸不是爸媽來電而是好友,她接起了電話。
  「安小貝,妳要是也來催婚,就立刻給我掛掉電話。」
  「不是啦,但爾杉妳是不是該回家一趟?」安小貝的聲音有些擔憂。
  葉爾杉放棄繼續工作的打算,癱坐在椅子上,「妳也是因為我媽離家出走,來勸我回家的吧?」
  「原來妳媽真的離家出走了。」
  「妳是假裝不知道是吧?」
  她們可是同個社區一起長大的朋友,雖然安小貝三年前已經結婚搬到她老公那住,但她也知道,她葉爾杉這四年來是怎麼被自己的媽媽催婚的。
  如今為了實現把她在三十歲之前嫁出去的目標,她媽媽不惜鬧了一場離家出走。這招以前沒用過,所以在爸爸打電話告知時,她連忙跑回家。
  可到了家,發現家中坐著大阿姨、二阿姨跟小阿姨,口徑一致跟她說,上次相親對象各個方面都很不錯,趕緊答應結婚了,這樣她媽媽才能回家來。結果她落荒而逃,又在社區碰到左鄰右舍的三姑六婆,無不勸她趕緊嫁。
  那場面真讓她體驗了一回什麼叫作四面楚歌,要是有個虞姬大概她也能自刎了。
  安小貝又說:「講真的,我也蠻同情妳,但今天我說的不是妳媽。」
  「那是什麼事?」
  「妳爸。」
  好吧,她剛被媽媽催婚時,爸爸偶爾還站她這邊,但最近兩年一直助紂為虐……咳,反正爸爸嘴上不說,但一直協助媽媽逼她相親,現在還通過安小貝來間接催婚了。
  安小貝說:「我公公不是在養老院工作嗎?妳爸來找我公公,問了關於去養老院的事,他說女兒不嫁人,老婆又離家出走,他一個人還不如去住養老院。」
  葉爾杉短促一笑,「妳下次見到我爸就跟他說,我找妳打聽關於去精神病院的事。」
  「哈哈,妳爸媽這陣仗,妳的事大概又轟動我們社區了吧?」
  「別說社區了,前幾天大學群裡的同學突然加我,問我媽還好嗎?」
  「是知道妳媽離家出走?」安小貝疑惑道。
  「那還算客氣,有個我不知道的大學校友群裡傳言,我媽因為我現在還沒嫁人跳樓了。」
  安小貝大罵,「誰那麼過分,這種話都造謠……不過妳要再不嫁人的話……」她媽媽搞不好真會跳樓給她看。
  兩人心照不宣,同時嘆了口氣。
  安小貝說:「妳乾脆讓同學幫妳介紹。」
  葉爾杉無目光一呆,「前不久有個學姐給我介紹她表哥,說是大我十屆的學長,離異但有錢,是唯一算不上缺點的遺憾,是他有個十一歲的女兒,不過配我這樣沒有穩定工作的大齡剩女也還好……」
  葉爾杉還蠻鬱悶的,可是她才二十九歲,真滯銷到這種程度嗎?
  還有,她不是沒有工作,她畫漫畫的收入也不比別人差,為什麼在別人甚至在家人眼中,她就是一個沒有像樣工作,非得一定要嫁人的剩女?
  安小貝滔滔不絕替她抱打不平了一頓,見她沒反應,又試探地問:「葉爾杉,我認真問妳,這麼多年妳都沒看上一個男人,是不是因為王志浩?」
  葉爾杉被問得愣了一下,「不是,誒?又有人加我好友……妳好,我是妳大學校友羅賓。」唸完對方的好友申請內容葉爾杉想了想,「這個名字很耳熟,但不會又是為我介紹表哥的吧?安小貝,我先不跟妳說了。」
  掛了電話,葉爾杉看羅賓傳來的簡訊,「哈囉,葉爾杉,還記得我嗎?我是羅賓,大四那年,我們有一起參加過辯論比賽。」
  啊,是那個跟她同屆同系不同專業的羅賓,她記得,羅賓雖然長得不算特意漂亮,但擁有一張很東方的超模臉,身材高挑,當年不知是多少男人的女神。
  葉爾杉:「記得,羅賓,妳找我有什麼事?」
  羅賓:「介不介意我開門見山?」
  葉爾杉頓時有種非常熟悉的不妙的預感,但還是回復:「不介意。」
  羅賓發了一個可愛的表情:「在學校我就覺得,妳是個很優秀跟漂亮的人,我這邊也有個很不錯的朋友,覺得跟妳很合適,不知道妳現在有沒男朋友?」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她不結婚不戀愛是得罪了全世界嗎?
  想到之前學姐幫她介紹的表哥學長,葉爾杉一直壓抑的脾氣瞬間就爆炸了,她劈劈啪啪打著鍵盤:「我有沒有男朋友嫁不嫁人關妳什麼事!就算我媽跳樓,我爸去養老院跟妳也……」沒關係。
  三個字她無法打出來。
  因為此刻更覺壓抑。
  作為女兒,再不能接受父母催婚,又怎麼可能真的對他們的難過無動於衷?
  可難道對於爸媽來說,就只要她嫁人,而不管她嫁給誰,會不會幸福嗎?
  憤懣、委屈、不甘不斷地在煎熬著她,過多掙脫與妥協的矛盾累積到極點,葉爾杉腦中突然閃過一個非常瘋狂的念頭……找個人假結婚吧!
  那頭的羅賓還在說:「他是我們系的學弟,叫楚荀,現在從事建築設計工作,雖然比我們小了三屆,但非常有潛力。」
  葉爾杉想到父母,再想到自己這些年被逼相親的各種難受的場面,她毅然將之前的話忘掉,回復羅賓:「好的,請妳讓那個學弟聯絡我。」
 
  ◎             ◎             ◎
 
  星期五下午四點半,葉爾杉帶著她草擬的結婚契約初稿,來到跟楚荀約見面的椿樹咖啡廳。大概已經被逼到極點,即便到了此刻,葉爾杉對找人假結婚的決定也沒有一點動搖,甚至在來到咖啡廳門口時,內心更有了一種必勝的決心,不管對方是什麼樣的,她都會儘量說服他跟她簽約。
  她推了一下臉上的黑框眼鏡進了咖啡廳,目光尋找自己的談判對手。
  此時,落地窗前座位上有個男人站起來,並對她抬手示意。
  說了不管對方是什麼樣都迎難而上的她,卻下意識回頭看向自己身後。
  她身後沒有別人,所以那個男人確實是在跟她打招呼?
  所以,他就是楚荀?
  不會吧?這男人個子很高,身姿修長挺拔,穿著一件白色高領羊毛衫,外罩灰色的長大衣,不管從身高還是穿著品味,他也不該是來相親的人啊。
  帶著疑惑,葉爾杉還是朝他走了過去。
  十二月的氣溫已經很低,但今日陽光明媚,冬日的斜陽透過落地窗,落在這男人身上,讓他周身透著一層光暈,顯得明朗又清澈。
  當走近他時,葉爾杉更覺得他認錯人了,因為……他也太漂亮了吧?
  白皙的臉上長眉飛揚,一雙桃花眼水光淡淡,高挺的鼻樑如同雪峰,唇形好看,唇色還帶著些粉紅。
  如果只看五官,這完全可以媲美很好看的女孩。
  但他剪著很陽剛的平頭,加上他立體的臉部輪廓,還有唇角那抹堅毅,漂亮的臉蛋又不會顯得陰柔,更是有一種毫不違的硬朗的漂亮。
  葉爾杉的腳步又放慢下來,觀察周圍其他可能的人選。
  「葉爾杉。」
  漂亮男人卻叫出了她的名字,葉爾杉有點被他聲線酥到了,這麼好看的男人,還有這麼溫潤的聲音。
  尤其在她再次看向他時,他堅毅的嘴角微微捲起,弧度很小,可這小小的表情,卻讓透過落地窗的陽光,都來到他的臉上似的,讓他顯得和煦明朗,溫暖得不像話。
  也讓她這種靠吸漫畫美男子存的漫畫作者,都有一種被瞬間迷倒的錯覺。
  但這麼好看的男人還需要別人介紹女朋友?還要相親……一想到這,葉爾杉瞬間就清醒了。不論什麼美色,在被逼婚到吐的人面前都會被大打折扣,葉爾杉都能感覺自己剛才快被美化的心,立刻硬起來。
  「楚荀?」
  「嗯,妳好,我叫楚荀。」
  「你好,我叫葉爾杉。」還介紹什麼,他剛才都叫出了她的名字。
  「請坐。」楚荀說道。
  兩人坐下,他將菜單遞給她,「妳看看要喝點什麼。」
  葉爾杉將菜單接過來,卻並沒有看,隨口跟服務生說:「美式咖啡。」看楚荀在看著自己又問了一句,「你需要其他的嗎,我請客。」
  「不用客氣。」
  葉爾杉就把菜單給了服務生,「那就這些。」
  「好的。」服務生禮貌離去。
  葉爾杉看向楚荀,這麼漂亮的傢伙來跟她相親,不會是因為在校友圈內聽到她被催婚的各種傳言,故意跑來看她笑話,或是來落井下石整她的?
  她下意識往後靠坐,雙手環胸直視他。
  她明顯擺出了審視與戒備的樣子,楚荀目光靜靜觀察了她片刻,嘴角有起了一絲幾不可辨的笑意,「妳還是跟以前一樣。」
  「以前你就認識我?」
  「我們同科系。」
  「但你比我小三屆吧?」
  楚荀停頓了片刻,說了一個理由,「當時我們班的男生都認識妳。」
  也對,當時在學校她很積極參加各種社團活動,各種比賽,還不時拿拿名次出出風頭,唉,如果不是當時那麼高調,大概今天也不會被拿出來談論。
  如果這傢伙真是來看笑話的,那她還有必要跟他談結婚契約的事嗎?
  但為什麼不呢?
  如果他真是來消遣她的,那她要契約結婚的事他肯定會宣揚出去,那以後就沒人再幫她介紹對象了吧?
  那如果他答應了呢?呵,為什麼要擔心他答應呢?她本來就是要來打勝仗的。
 
  ◎             ◎             ◎
 
  服務生送上咖啡。葉爾杉端起喝了一口,然後挺起脊樑,對楚荀露出職業化的笑容,「老實說,我並不覺得你需要出來相親。」
  「為什麼?」
  明知故問是為了那點虛榮嗎?葉爾杉心裡鄙視,但臉上還保持笑容,「光外在條件就不需要吧?」
  「那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在變相誇她漂亮?
  或許她以前確實長得不錯,但現在胖了十公斤……
  葉爾杉推了下臉上的黑框眼鏡,再想自己出門連臉都沒好好洗,身上穿的是這兩天宅家都沒換洗的毛衣,外面的外套,好像也是隨手從衣帽架上取的。
  越想越覺得這傢伙是明讚暗諷。
  大概是沒什麼好談的了,葉爾杉也懶得跟他廢話,抱著必死的決心,直接問他,「所以你真的是來跟我相親的?」
  「嗯。」
  葉爾杉頷首,「好,那我覺得你完全符合我的要求。」
  一直很平靜的楚荀被這話震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你覺得太快了?」葉爾杉反問。
  楚荀咽了咽嗓子,「不是。」
  「那是對我很不滿意?」
  「不是。」楚荀這次回答得很快。
  沒有不滿意?葉爾杉挑眉再問:「那如果讓你跟我相處一段時間,你願意嗎?」
  願意嗎,這個用詞好像有點太……太像求婚了?
  「我是說……」
  「我願意。」楚荀過分清秀的臉又恢復了平靜的樣子。
  這就有點超過葉爾杉的預期了,她微微動了動脖子,「我的意思是,你要跟我結婚嗎?」
  「結婚?」她確定說的是結婚?
  「別誤會,我不是真的求婚……」這解釋也不對,算了,直入主題吧,「我想找個人跟我契約結婚,你願意嗎?」
  什麼?不是交往,不是結婚,而是……契約結婚?葉爾杉是被逼婚逼傻了嗎?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一時之間,楚荀根本作不出反應。
  果然這個計畫太過前衛了,不過既然已經說出口了,葉爾杉還是打算將自己的計畫說出來,她坐直,身體微微前傾,嘗試說服他。
  「當然我不會讓你無償做這些,我會付你酬勞。」
  她還要花錢請人跟她假結婚?剛才一直很淡定的楚荀,已經不由自主皺起眉頭,他的表情變得很嚴肅。
  葉爾杉覺得是真沒戲了,但也無所謂了,她又靠坐回椅子靠背,雙手環胸,懶洋洋地繼續說出自己可以給的待遇。
  「初步定的時間是一年,期間只做有名無實的夫妻,不相互干涉,雙方之間除了多個結婚名分,生活跟工作不會有任何改變,當然,這是在你不介意自己的資料從此從未婚變成已婚的的前提下,我們可以談談酬勞的事。」
  葉爾杉說完等了他一會,他不僅沒回應,表情也更加嚴肅,大概是覺得她不可理喻吧。
  她聳了聳肩,「沒事,我明白,確實有點荒謬。」
  葉爾杉說完伸手去拿自己的包,這種事還是你情我願比較好,不然到時會很麻煩的。
  楚荀看她毫不在意,不悅地問:「妳之前也跟別人這麼提過?」
  葉爾杉拿出錢包準備結帳,「沒有,你是第一個。」
  「第一個?意思是還會有下一個?」
  如果他不多嘴幫她宣傳的話,會有下一個,當然如果他幫她宣傳的話,也許也會有下一個,只是讓她爸媽知道她這個大逆不道的決定,會相當麻煩,但葉爾杉想了想,還是理所當然地點頭:
  「你不答應的話,我當然會問了一下別人的意見,或許有人會接受呢?」
 
  ◎             ◎             ◎
 
  「我答應妳。」
  什麼意思,劇情反轉這麼快嗎,「你的意思是?」
  「我跟妳結婚。」
  真的?難道是她沒表達清楚?
  「我的意思是……」
  「契約結婚,一年。」
  所以,不是她沒說清楚,而是他真的答應下來了?什麼情況啊,她都覺得自己百分之百會失敗。葉爾杉身體慢慢坐回座位上,再看楚荀絕美的容貌,怎麼想也不覺得這麼一個大美男,真會配合她這樣荒唐的計畫。
  「你該不會……是那個吧?」
  「哪個?」
  「你性取向不正常,需要找女人做掩護?」
  楚荀一本正經說回答,「我性取向很正常。」
  「那怎麼會同意……你比較缺錢?」其實他為什麼同意不重要,但是一切太順利了,反而讓人有點不安,「其實你拒絕的,雖然我們是校友,但並不熟,你不用不好意思拒絕。」
  楚荀暗自吐了一口氣,很想反問她,為什麼這麼草率決定自己的終身大事,但想了想,他沒有質問而是說:「妳不用想太多,我只是因為家裡催婚比較急。」
  葉爾杉愣了半晌,然後拳頭一握,「是不是?」
  這種感覺她太明白了,葉爾杉頓時對他產生同病相憐的認同感,「我懂你。」
  她明白這種感覺,什麼都不說了,不是被逼婚逼瘋的人,誰會來契約自己的婚事?葉爾杉從背包裡拿出大概草擬的一份契約,攤開在桌面上。
  「這是我大概列出的內容,時間是從登記結婚那天開始持續一年,兩人不存在肉體關係,不干涉對方的生活與工作,在對方需要時相互應付對方父母……你看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儘管提出來。」反正她只要能應付她爸媽就差不多了。
  楚荀沒看她紙上羅列的條款,就看著她說:「登記之後,妳跟我住在一起。」
  「我跟你……」對,婚後通常是女方到男方那住,「可以,我會付你房租的。」
  「不用。」
  「這個要的,一碼歸一碼。」她說著還拿出鉛筆,在契約上補充了這一條款。
  楚荀看她格外認真,再說道:「雖然只是形式上的結婚,但期間不可以跟其他異性,有超越普通關係的來往。」
  這個……葉爾杉用鉛筆筆頭指了他一下,笑了,「我要是有超越普通男女關係的異性,也不用跟你在這裡談條件了。」
  不過男的都比較愛面子吧,即便假結婚也擔心自己被戴綠帽,葉爾杉再一笑,「沒問題,這條我加上,還有嗎?」
  楚荀看著她的笑容好一會,繼續說:「如果雙方覺得有必要,可以延長契約的期限。」
  奮筆疾書的葉爾杉停了下來,抬眼看向他。
  楚荀解釋,「意思是如果期限到了,但因為父母或其他必要原因,可以協商延長期限。」
  這個她還真沒想過,她想的是,只要結一次婚,到時候離婚了,父母應該就不會再瘋狂逼她再婚,不過現在是楚荀仗義接受她的提議,她把期限延長也沒什麼吧,反正各不相干涉,她就相當於跟房東繼續租房。
  葉爾杉點頭,「可以,甚至,如果在跟我登記結婚超過半年後,你要是有了喜歡的人也可以提出來,我會跟你離婚。」
  「不可以。」
  「啊?」他為什麼否定得這麼乾脆俐落?
  楚荀那漂亮的臉上滿是嚴肅,「上一條我說的很清楚,在我們結婚期間,不可以跟其他異性有超越普通關係的往來。」
  二十幾歲的男人都這麼天真好勝嗎?葉爾杉好笑地頷首,「好,不過我這個口頭承諾,還是幫你留著。」
  「我不需要。」
  「話可別說太滿,像你這個年紀的小男人,說不定哪天就……」看楚荀面色嚴肅的樣子,她再點頭,「OK,你還有其他要求嗎?」
  楚荀看了她好一會,搖頭。葉爾杉將追加的條款加上去之後,跟他說:「我拿回去整理好列印出來,再拿給你簽字,所以在那之前,你有任何追加條款都可以跟我說。」
  「嗯。」
  「那我們來談一下報酬吧。」
  「不用,我們只是各取所需。」
  說是這樣說,但總得有些保障跟約束的,葉爾杉禮貌地微笑說:「一碼歸一碼,是我提的要求,總不能白占用你的時間,當然要付你必要的費用,而且,我們這樣的契約,還需要一個保密條款對不對?」
  所以酬勞是其次,她真正的目的是為了盡可能防止他毀約呢,楚荀心裡有些好笑,但還是答應了下來,「那妳看著辦。」
  能拿錢談妥那就好辦多了,葉爾杉繼續保持禮貌又商業化的笑容:「現在北部一般上班族的年收入平均在五十萬左右,我會依照這個雙倍報酬。但在未經對方允許,任何將契約內容洩露出去的一方,將以酬金的五倍支付違約金,這樣可以嗎?」
  楚荀還是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妳原本就打算以這樣的條件,讓別人跟妳結婚?」
  「畢竟讓一個人從未婚變成已婚,我總得負點責任。」
  「妳不是也一樣嗎?」
  「我不介意。」
  楚荀深呼吸,「妳原本就不打算嫁人嗎?」
  「也不是,反正沒遇到讓我想要跟他結婚的人。」
  「是因為那個……」楚荀幾乎脫口而出的話,又戛然而止。
  葉爾杉不解,「哪個?」
  「沒什麼。」楚荀的眉,從她說了契約之後就沒有舒展過,「妳說的這些我沒有異議。」
  葉爾杉也沒在意他具體什麼想法,今天她就是打算來辦成契約結婚的事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順利,而且還簽到了這麼一個漂亮的男人。
  「那楚荀學弟,你覺得哪天公證比較好?」
  楚荀想了想,「既然我們一定會結婚,那就星期一吧。」
 
  ◎             ◎             ◎
 
  次日上午。被厚重窗簾遮住陽光的安靜的房間裡,電話鈴聲響個不停。
  是誰啊!不知道她才剛睡下沒多久嗎?
  一隻手很不情願從被子裡伸出來,摸到了床頭的手機,再縮回被子裡放到耳邊,葉爾杉帶著滿腔的起床氣說了一句,「喂?」
  「妳好,我是楚荀。」
  「楚荀是誰啊!」
  對方沉默了片刻,「……我們昨天剛見了面。」見她還沒反應過來又加了一句,「還說好星期一去公證結婚。」
  開什麼玩笑結婚……啊!
  葉爾杉的眼睛猛然睜開,結婚,楚荀!她瞬間從床上坐起來,「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不會是要反悔了吧?那她豈不是又得去找下家?
  楚荀說:「不好意思打擾到妳。」
  「沒事,你直接說。」
  「我們星期一不是要去公證嗎?」
  「是,但你現在是有什麼變動,還是要補充條款呢?」
  「不是。」
  不是就好,葉爾杉緊繃的身體頓時放鬆了下來。
  楚荀說:「我是覺得,在我們去公證之前,應該先見一下父母。」
  還要見父母?葉爾杉張口要否決,但結婚之前見父母好像也是應該跟必要的流程。
  楚荀溫潤的嗓音不急不緩地再問:「妳覺得呢?」
  她個人是很不願意了,但又避無可避,「好,那我再計畫一下見父母的細節。」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現在出發去妳的公寓,今天先一起去見妳的家人,然後我帶妳回家見我的家人,可以嗎?」
  星期一要登記的話,那這個安排確實比較合理,可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
  「可以,你來吧,不過我還沒起床。」
  「給妳半個小時可以嗎?我大概十二點到妳那。」
  「可以。」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