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老公別說要離婚
【6.2折】老公別說要離婚

蘇慧穎身邊的富二代,不是花心就是愛劈腿, 身為富家女的她, 第一次見到蔣譯時驚為天人。 這個高冷孤傲的男人,完全是她的天菜, 二話不說直接倒追, 還問他知不知道大小姐她在追他? 畢竟追人這技術活, 她不熟練,怕他沒明白,索性推牆壁咚。 追了三個月被當路人,花了三秒鐘成了她男朋友, 自此蘇慧穎將霸道女友開關啟動,又是偷牽手,又是偷親一口, 色慾上身直接將人給撲倒上床,卻反被他收拾得哭著說不要了。 蔣譯這種有顏值,有腦袋,床上體力活又拿手的男人, 蘇慧穎明明愛得不得了卻鬧分手。結果分手還沒來得及復合, 在蔣譯逼婚時,她才知道,這位前男友竟是家世雄厚的富二代, 他什麼都不缺,就缺個老婆,而且非蘇慧穎不娶!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0/03/2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27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22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27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18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14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88
銷量:65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88
銷量:55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59
我的老公好霸道
NT$118
銷量:39
惡狼老公不能惹
NT$118
銷量:65
總裁床品太磨人
NT$118
銷量:60
老公別說要離婚
NT$118
銷量:63
悶騷老公夜夜寵
NT$118
銷量:50
睡了總裁不認帳
NT$118
銷量:56
辣妻不侍寢
NT$118
銷量:30
契約老公不離婚
NT$118
銷量:53
奈何秘書不想婚
NT$118
銷量:53
買夫條件
NT$118
銷量:30
總裁老公請留下
NT$118
銷量:35
包夜秘書
NT$118
銷量:4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62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6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40
夜劫
NT$88
銷量:232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15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07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89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187
囚妻
NT$88
銷量:178

被逼跟她交往時,嬌憨的她,讓他欲罷不能,
揚言跟他分手時,霸氣的他,哪肯讓她走人。



蘇慧穎身邊的富二代,不是花心就是愛劈腿, 身為富家女的她,
第一次見到蔣譯時驚為天人。 這個高冷孤傲的男人,完全是她的天菜,
二話不說直接倒追, 還問他知不知道大小姐她在追他?
畢竟追人這技術活, 她不熟練,怕他沒明白,索性推牆壁咚。
追了三個月被當路人,花了三秒鐘成了她男朋友,
自此蘇慧穎將霸道女友開關啟動,又是偷牽手,又是偷親一口,
色慾上身直接將人給撲倒上床,卻反被他收拾得哭著說不要了。
蔣譯這種有顏值,有腦袋,床上體力活又拿手的男人,
蘇慧穎明明愛得不得了卻鬧分手。結果分手還沒來得及復合,
在蔣譯逼婚時,她才知道,這位前男友竟是家世雄厚的富二代,
他什麼都不缺,就缺個老婆,而且非蘇慧穎不娶!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蔣譯推開門走了進來,等在家中的媽媽走了過來,急急地問:「怎麼樣,你爸要你去相親的那一位女生怎麼樣?」
  他在門口換了鞋子,淡定地問:「妳專門過來就是問我這件事?」
  「不然呢?我怕你爸跟我有仇,幫你找一個脾氣不好的大小姐怎麼辦?」
  他唇角輕緩地彎了一下,走過去,輕輕地在他媽的肩膀拍了拍,「媽,脾氣再不好也沒妳不好。」
  「臭小子!」蔣欣狠狠地瞪著他,「翅膀硬了是不是!」
  「媽,妳放心吧,我不喜歡。」
  「不喜歡就好,你爸那個人,能有什麼好對象要介紹給你,我早就打聽過了,那一位蘇小姐性格一點也不溫柔,聽說長得很漂亮,可再漂亮有什麼用,還是要性格好,善良。」
  「知道了,媽。」
  「嗯,我走了。」蔣欣見兒子對死對頭介紹的對象沒興趣也就放心了,「搞什麼相親聯姻,都什麼時代了。」嘀咕著走了。
  等他媽走了,蔣譯揉了揉太陽穴,坐在沙發上,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是他爸朱立峰,「爸。」
  「怎麼樣?這一位蘇小姐怎麼樣?她爸爸以前跟我作過生意,是一個老實人。」
  「不是很喜歡。」
  「為什麼?」
  「嗯,和媽一樣,大小姐脾氣。」
  朱立峰頓了一下,「你媽那樣也沒什麼不好的,蘇小姐不好就不好,幹嘛扯上你媽,不過你媽脾氣是不太好。」
  蔣譯笑了,「嗯。」
  「那就算了,你早點休息。」他爸掛了電話。
  蔣譯將手機丟到了一旁,解開西裝外套,白色的襯衫胸口那一塊濕掉了,貼著肌膚,顯現出他的膚色,他低頭看了看襯衫上的水漬,無聲地笑了笑,一顆一顆地解開襯衫的鈕釦,露出精瘦的身材,腰腹處沒有一絲贅肉,都是因為某個人說喜歡摸起來感覺好的,他每天早起晨跑,固定的腰腹訓練。
  緊繃好看的人魚線從他的小腹直入黑色的褲子裡,若隱若現,散發著男人的荷爾蒙。他半裸著上身,將濕掉的襯衫放到浴室的洗衣籃裡,又脫去所有的衣服,站在蓮蓬頭下面沖水。
  洗完澡,腰間圍了一條浴巾走了出來,走到酒櫃旁,倒了一點威士忌慢慢地喝著。
  他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外面飄起的雨,眼眸深沉。
 
  ◎             ◎             ◎
 
  三個小時之前,他坐高檔餐廳裡,他安靜地如一幅畫,等著出現的人。一抹輕盈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不好意思,路上塞車了……」
  他溫溫一笑,抬起頭,燈光打在他的臉上,他看到她臉上露出的震驚神色,他站起來,紳士替她拉開椅子,在外人看起來很溫柔的舉動,實際上他附在她的耳邊低語,「是真的塞車還是故意遲到吊男人胃口?」
  他的手輕壓在她略微僵硬的肩膀上,往下一壓,讓她坐了下來,薄唇吐著冷酷的語氣,「蘇小姐的手段還真的是沒什麼變化。」
  她輕顫了一下,「為什麼會是你?」
  「為什麼不能是我?」他慢吞吞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在她的對面坐下,露出迷人又客套的笑容,「哦,對了,我沒有跟蘇小姐說過,我是豪門繼承人?真的很抱歉,讓妳失望了,我的確很有錢,有錢到現在可以買下蘇先生拋出來的所有股份。」
  她動了動,似乎想走,可聽到他的話,她忍住了。
  「想喝什麼?」
  「水就好。」
  「不喝酒嗎?畢竟我難得請妳喝這麼貴的酒。」他笑著替她倒了一杯酒。
  她沒動,就看著他。
  他鎮定自若地先喝了一口,對她舉杯,「聽說蘇先生現在舉步維艱。」
  蘇慧穎看了他一眼,臉上沒什麼笑容地拿起杯子,對著他的酒杯碰了一下,輕輕地沾了一下酒杯,但沒喝下去,很快地放下。
  蔣譯放下酒杯,看著她留在酒杯上的口紅,挑了一下眉,「換色號了?這個顏色很好看。」
  「謝謝。」她語氣硬邦邦的。
  「很適合勾引人。」
  她的身材發育得前凸後翹,V字領包裹著她渾圓,他知道那兩團雪白是怎麼樣的絕色,一抹幽光閃過他的眼底,「妳很適合這樣打扮,之前打扮得太清純了,現在的男人不吃這一套了,太寡淡的菜沒什麼味道。」
  她深吸一口氣,他能看到她胸前的圓滾滾上下起伏了一下,嗯,他也記得這手感很不錯。他的喉嚨滾動了一下,看她的眼神也更加的露骨,「現在這樣很好,很挑逗人,像一件可以擺到檯面上的物品,呈現出最好的狀態。」
  他說話的語氣很輕,不帶任何鄙視的語氣,黑眸落在她緊緊抓著酒杯的手,他溫和一笑,「我記得妳胃不是很好,應該喝點溫水。」說著,他吩咐一旁的服務生端來一杯溫水,換掉了她手裡的酒,「先吃吧,這家的牛排味道很不錯。」
  她抿著唇沒說話,他拿起刀叉,慢慢地切著牛排,一小塊牛排被他放入嘴裡,他細嚼慢咽地看著她,彷彿被放入他嘴裡的不是牛排,而是她。
  「蔣譯,你知道來的人是我?」蘇慧穎緊繃著嗓音問。
  「是啊,蘇家大小姐的名號誰不知道,明艷動人,博學多才,多的是男人想娶回家。」
  蘇慧穎端起那杯溫水,喝了一口,「你想怎麼樣?」
  「什麼叫我想怎麼樣?」
  「你知道我家現在快破產了,我需要……」
  「錢,還是男人?」他打斷她的話,「陪我睡一晚,我給妳錢,但是妳要我,恐怕妳要不起。」
  蘇慧穎忍到了極致,她的肩膀顫抖,猛地站起來,將手裡的溫水狠狠地潑向了蔣譯,「去死吧!」
  蔣譯微微避開身,水灑在他的胸口,襯衫濕透了,溫水在空氣中翻滾一圈落在他的肌膚上,涼涼的,布料貼在身上的感覺很難受,他神色不變,「妳蘇大小姐除了潑水還會做什麼?」
  蘇慧穎咬緊牙關,拿起包,飛快地往外走,他的聲音如魔鬼般在她的耳邊響起,「睡一晚而已,又不是沒睡過。」
  「我就是餓死,都不會來求你!」她冷冷地說,仰起下顎,像一個打了勝戰的公主,高昂著下顎,走了出去。
  「蔣先生……」服務生嚇得拿著毛巾過來。
  「不用。」蔣譯揮揮手,拿起一旁的外套披在身上,「買單。」
  「好。」
  蔣譯開著車,沒有急著回家,在路上漫無目的地開著,蘇慧穎是他的前女友,在沒有任何解釋之下,她朝他潑了水說了分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就和剛才一模一樣。他咬牙切齒,冷淡的臉上出現了龜裂的痕跡,他在她面前再怎麼淡定,再怎麼冷言冷語,他的心始終像是被針扎著。
  今天,是他被蘇慧穎甩了的第三個月。
  而她,才過了三個月,就急著要找下一個男人了。
  蘇家要破產了嗎?可能這就是她甩了他的報應。
  呵,他冷冷地笑了笑,開車回家了。
 
  ◎             ◎             ◎
 
  蘇慧穎氣瘋了,她氣得一邊抹眼淚一邊在計程車上打電話給好朋友何葉,「嗚嗚嗚,蔣譯這個王八蛋!」
  何葉正跟男友吃飯,嚇了一跳,「怎麼了?蔣譯?不是分手了嗎?」
  「嗚嗚,他騙我!」
  蘇慧穎哭了好一會,何葉聽得頭皮發麻,還是沒有抓到重點,到底蘇慧穎為什麼要哭,「慧穎,怎麼回事?」
  「他有錢,很有錢,我這個笨蛋居然認為他家庭很普通,嗚嗚……」
  「那妳後悔了?」
  「後悔個頭!早知道他是這種人,我才不跟他交往,妳沒看到他趾高氣昂的樣子,我眼睛瞎了,當初才會喜歡他,看到他跟蜜蜂看到糖一樣移不開眼。」
  「乖啦,不要哭了,妳家裡的事情怎麼樣了?」
  「我會解決的,妳別擔心,我先回家。」蘇慧穎哭了一會,沒有那麼生氣,「不好意思,打擾妳跟妳男友約會。」
  何葉翻了一個白眼,「說什麼傻話,回去路上注意安全。」知道自己好友的情況,她想幫忙也幫不了,幾十萬可以幫一幫,可蘇家要破產了,她也勸不動她爸媽幫好友的忙,只希望好友能找到可靠的對象翻身了。
  蘇慧穎擦乾了眼淚,計程車司機看了她一眼,語重心長地說:「小姐別氣餒,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她差點又要哭了,她不知道下一個好不好,反正她是不可能再回去找蔣譯,蔣譯這個劈腿的臭男人!
  他看著高不可攀,自有一股乾淨的氣質。她想他這樣出身一般的家庭,應該不會有有錢人的壞習慣,她就是看多了壞男人,才想著找一個普通點沒錢的男朋友也好,可誰知道,她運氣不好,找了一個劈腿又裝出一副沒錢的清高樣子的臭男人。
 
  ◎             ◎             ◎
 
  她到現在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驚為天人。
  她眼光本來就高,身邊的男人不是有錢就是帥,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花心。在她家裡,父母很恩愛,聽她媽說,以前她爸是個窮小子,搭上了她媽這個有錢人家的小姐,慢慢地開始作生意賺錢,她爸對她媽超級體貼,一點也沒有男人有些錢就想做壞事的念頭,她就想找一個遠離他們這個圈子的好男人。
  那一天,她去上課,遠遠就看到了一個男人背著光而來,他就像一道行走的光芒,輕而易舉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也被吸引了。如同從漫畫裡走出來的美少年,五官挑不出一絲瑕疵,眉目雖然冷淡,卻透著一股矜持和禁慾,讓人想摘下他這朵高嶺之花。
  她抱著書本從他的身邊走過時,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陽光味道,她腦袋瞬間一卡,她被迷暈了,她腳步一轉,就跟了上去,腳步輕盈地跟著他往外走,上課這事都被丟到了腦後,她被美色迷得失魂落魄。
  身前的人突然停了下來,她也跟著停下來,他似是不耐地轉頭看她,她朝他一笑,「哈囉,我叫蘇慧穎。」她知道她長得漂亮,笑起來更是明艷,很多人都想追她。
  可她踢到鐵板了,他不假辭色地說:「有事?」
  「嗯,沒什麼,我……」她就是想跟他認識。
  「沒事不要跟著我。」他說完就走了。
  這麼討人厭的樣子她卻覺得他很不一樣,非常的有趣,怎麼會有這麼有趣的人?她笑了,她長得不好看嗎?為什麼不多看她一眼?他看她的眼神就似看空氣一樣。蘇大小姐的勝負心被挑起,找到自己那一幫好朋友出謀劃策,很快就知道了他是誰。
  他們學校金融系的大帥哥,被封為校草,但行蹤成謎,不少想倒追的女生都找不到他的蹤影。但蘇慧穎有神奇的追蹤天賦,一天能撞見蔣譯一次,每一次都會笑著朝他打招呼,他依舊冷冷淡淡,就這樣偶遇了三個月,她將他攔下,「你不會不知道我在追你吧!」
  她是真的擔心他不知道,她追他,他的反應都太冷淡了,出乎意料的,他點了一下頭,「我知道。」
  她鬆了一口氣,用一雙期待的美目望著他,「你覺得我怎麼樣?」
  他口氣冷淡,「嗯,就這樣。」
  這樣是怎麼樣?她瞇起眼,一把將他推到牆上,可站在高大的他面前她沒有任何身高優勢,反而顯得很搞笑,她臉頰紅紅的,「我很喜歡你。」
  他安安靜靜地看著她,她靜默了一下,小心地觀察他的臉色,還是一張看不出什麼神色的臉,心裡一著急,也不想等他表示了,大聲地說:「請你跟我交往!」喊得中氣十足。
  突然,他笑了,「不好意思……」
  她用力地抱住他,「啊,就這麼說定了,男朋友!」吃了他的豆腐,占了他的便宜,霸道地下了交往通知書,也不聽他說什麼,對他揮揮手,「男朋友,我先走了。」她羞澀地著急跑了。
  他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他剛才被一個女生抱了……
  從那以後,蘇慧穎彷彿找到了什麼對付他的辦法,每天找他吃飯,他要是不同意,她二話不說上演熊抱,將一個霸道女友上演地淋漓盡致,也不知道他是不知道怎麼拒絕她,還是終於被她感動了,沒有再拒她於千里之外。
  有時候,她狗膽包天地偷偷牽他的手,他也沒有甩開她,在她對別人說她是他的女朋友的時候,他也沒再否認了,臉還是那張臉,彷若對什麼都無所謂,可她就發瘋似地開始迷戀他,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
  她色心地親他一口,他也會默許,在他們的戀愛關係中,她永遠是主動的那一方,而他很被動,但是他再被動,也有被她挑起的瘋狂,例如他們的第一次。
 
  ◎             ◎             ◎
 
  計程車到了蘇家,蘇慧穎付了錢下車,走進家裡,她媽正在煮紅豆湯,她爸則是拿著手機在打電話,她動作輕輕地走進廚房,「媽。」
  「回來了,怎麼樣,對方怎麼樣?」蘇母溫柔地問。
  「不是很合適。」
  「嗯,那就算了,下一次再看看別的對象。」
  「媽,一定要聯姻嗎?」
  蘇母神色轉淡,「妳不想?」
  「嗯。」她本來不是那麼排斥的,可今天看到蔣譯之後,她的心情很不好,他有一句話沒有說錯,她現在確實把自己打扮得足夠吸引別人,靠著外貌希望有人能跟她聯姻,解決家裡的困境,簡單地來說,她就像是貨品,跟別人交易換取她想要的。
  蔣譯的出現刺痛了她的心,她本來武裝不見一絲破綻的心,一下子就痛了,看到他,就會想到他們甜蜜的時候,那時候她什麼煩惱也沒有,只要跟他甜蜜戀愛就好,可現在他一轉身成了豪門繼承者,而她家快要破產了。
  她願意為了家人出賣自己的婚姻,畢竟她享受了二十三年的幸福生活,但是大學一畢業就要她嫁人,她的人生還沒開始就被定了,心底是不甘的,可她不敢流露出來,所有的不甘都壓在心底,蔣譯卻放出了她的不甘。
  她曾經這麼驕傲的一個大小姐,最後要流落到靠出賣自己的美貌和婚姻才能維持蘇家和自己富貴生活,她心裡很難受。
  「妳怎麼想都可以,慧穎,但是妳要考慮妳爸爸,他年紀大了。」蘇母輕輕地說。
  蘇慧穎的目光看向還在打電話的爸爸,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她爸臉上閃過憤怒,可又低聲下氣地同那人商量著,她心更加的痛了,她以為自己是城堡裡的公主,但她沒想過有一天,她的城堡會倒塌。
  而她,沒有王子來救。
  她,只能自救。
  「妳爸很希望妳今天能成功,那一位蔣先生雖然不是跟妳朱叔叔姓,但是妳朱叔叔就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很疼他。」
  蘇慧穎偷偷地咬了一下牙,「媽,他為什麼不跟朱叔叔姓?」
  「唉,妳朱叔叔年輕的時候跟將先生的媽吵架,結果惹怒了對方,兩人現在就跟仇人似的,吵吵鬧鬧,對方也是有錢人家女兒,懷了孩子不要妳朱叔叔負責,自己一個人生下來了。」
  「這麼厲害?」蘇慧穎驚呆了,蔣譯的媽好強悍。
  「嗯,蔣家的人都很強悍。」
  蘇慧穎當然聽過蔣家人的名號,蔣家有專門的醫學研究機構,以前他們都是做醫藥類的,後來到了蔣欣這一代的手上,開始往美容方向發展,現在的女生為了漂亮很捨得花錢,蔣家出產的產品很得人心,就是她,也有用蔣家出廠的護膚品,效果確實要比一般的牌子要好。
  怪不得有自己生孩子不結婚的底氣,原來是那個蔣家,蘇慧穎聽說過蔣家蔣欣的傳奇人生,可當她知道蔣譯是蔣欣的兒子的時候,她依舊覺得像作夢,而蔣譯的生父朱立峰在金融界也是個人物,她這個前女友居然不知道蔣譯的背景這麼強大,他們在一起整整三年了。
  她恨得想咬下蔣譯的肉,裝窮?在她面前裝窮!不對,他似乎也沒有裝窮,是她下意識地以為他家境一般,所以她體貼地不會跟他一起出入高級餐廳,也不會亂花他的錢,他們就跟普通大學生一樣,可還是氣!他為什麼不主動告訴她!
  也對,幹嘛要告訴她,他在外面都不知道腳踏幾條船了。
  「蔣譯,我也看到過一次,長得很英俊,背後有蔣家和朱家,他們一出手,我們家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了。」蘇母很遺憾,「妳也別生氣,這樣的出身,總會挑剔些。」
  蘇慧穎一開始沒聽明白,聽到後面立刻就明白她媽的意思了,她媽是認為是蔣譯沒看上她!見鬼的沒看上,他們之前就在一起過了,她想這麼說,可說不出口,她能說出自己放掉了一條大魚嗎?但是一想到蔣譯可惡的行為,她情願自己放棄這條大魚。
  這世上又帥又有錢的男人不好找,可有錢的男人絕對是好找的。
  蘇慧穎已經作好了準備嫁一個醜卻有錢的男人,反正關了燈,男人都是一個樣子,她咬著牙,努力讓自己不去想蔣譯身上手感極好的腹肌,真的是吃了山珍海味之後變得挑剔了,她閉了閉眼,驅逐了這個念頭。
  「媽,妳放心。」
  「慧穎,如果可以,媽不想妳去聯姻,可是妳被嬌養了這麼多年,妳能受得了不做溫室花朵,那妳爸呢?」蘇母摸摸她的頭,「對不起,女兒,媽媽不能看著妳爸垂頭喪氣的樣子,前幾天我看到妳爸偷偷買了安眠藥……」
  說到這裡,蘇母眼睛紅了,「妳爸說是因為睡不好覺才買的,可我忍不住想,他是不是打算要……」
  「媽,不會不會的,爸不會這樣做的。」
  「媽知道委屈妳了,對不起。」
  「媽,沒有啦,我知道你們最近壓力也大,蔣譯其實也不好,妳看他長得這麼帥,一定很花心。」蘇慧穎哄著她媽,「我們家一定會度過這個難關的。」
  蘇慧穎抱著她媽,心卻沉了下去,得趕快動作才行。安撫完了她媽,她見她爸還在講話,安靜地上了樓,她爸瘦了很多,她記得她爸的身材圓滾滾的,看起來很福態,而現在,多了幾分滄桑,身上的肉也扁下去了,是真的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她走進臥室,坐在床上,對角的全身鏡裡映出她姣好的容貌,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蕾絲連身裙,她肌膚白皙,黑色使得她看上去多了一抹魅惑,少一點清純的氣質,蔣譯說的沒錯,她把自己打扮成精美的貨品,任君挑選。
  她站起來,手伸到後面,拉下拉鏈,美好的胴體出現在鏡子裡,她想到蔣譯對她身體的痴戀,誰都不知道,翩翩君子似的蔣譯在床上對她有多瘋狂。那張禁慾的臉高潮時就如罌粟般勾人,她臉頰泛起紅暈,冷冷一笑,朝著鏡子豎起一根中指,「想睡我,作夢去吧!」
  她絕對不吃回頭草。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