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女兒紅 > 商品詳情 幸福請進
【7.5折】幸福請進

女兒紅BS002

會員價:
NT$1357.5折 會 員 價 NT$135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孔茗
出版日期:
2006/10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35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他的蝴蝶亂亂飛
NT$135
銷量:0
相遇太早
NT$135
銷量:8
使壞
NT$135
銷量:1
為什麼不愛我
NT$135
銷量:2
一輩子怎麼算
NT$135
銷量:0
戀戀不解情
NT$135
銷量:0
幸福請進
NT$135
銷量:0
王的舞孃
NT$135
銷量:4
怎麼愛才算愛
NT$135
銷量:1
初夜
NT$135
銷量:0
告訴他我愛他
NT$135
銷量:0
牽著你就不怕
NT$135
銷量:0
還君明珠
NT$135
銷量: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5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0
夜劫
NT$11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06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89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84
囚妻
NT$118
銷量:174

方蔚藍小姐,二十七歲,「流金百貨」的專櫃小姐,
雖然說得一口嚇嚇叫的「戀愛經」,
可是遇到男人卻完全使不上力,
甚至還有點低能,她以為這年頭,好男人不多,
可吃軟飯的傢伙卻是沒少過;因為欠了好友一份情,
樂觀的方蔚藍接收打好友的男人後,
卻被對方的背叛所傷。一場大雨的夜裡,
抱著好友遺留下來的寵物,方蔚藍出現在申冬澈的寵物醫院
,在她眼裡,初次見面,
她直覺他是世上獨一無二碩果僅存的新時代好男人
,以為自己與這種好男人八竿子打不著,
沒想到她渴望以久的愛情竟然從天而降,
他的溫馨接送情;他的噓寒問暖,
讓她終於相信天公也是會疼憨人,
單純的她以為這場突然的愛情會開花結果,
可怎麼申冬澈的前女友也肖想吃回頭草了?
不行,為了捍衛愛情,
向來認命的方蔚藍決心為愛豁出去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申冬澈醫師,三十一歲,是「妮妮非貓犬科獸醫診所」的創辦人,他喜歡生活規律,凡事按部就班,一切按照規矩來,當然,規矩是人訂出來的,而申醫師的癖好之一就是喜歡「訂規矩」。

 因為生活如此固定,每天早上九點一定會準時打開診所大門,而他的診所正好是方蔚藍小姐每天上班必經之路。

方蔚藍小姐,二十七歲,是「流金百貨」的專櫃小姐,雖然說得一口嚇嚇叫的「戀愛經」,可是遇到男人卻完全使不上力,甚至還有點低能,當然,只限於對她的男友,對其他的男人,可就沒那麼容易應付了。

  她有時憂鬱,有時卻又開朗的不得了,說穿了,就是情緒化了點。每天,她搭得公車都會經過申醫師的診所,不過,對她而言,申醫師與他的診所就和所有窗外的背景一樣,毫無意義。

  忽然有一天,方蔚藍走進了申冬澈的獸醫診所,一切都變得不同了。在相識之前,他們的相遇叫「錯過」,而相識之後,他們的相遇叫「緣分」。

  遇見方小姐以前,申醫師始終以為像他這麼熱愛規律生活的人,鐵定會選擇性格穩定的女人當作終身伴侶,可是,遇到方小姐,他的生活完全脫序。首先,命運讓方小姐打亂他心跳的節奏,接著打破他所有的規則,最後,他還很沒原則地讓她牽著鼻子走。

  他才知道,原來愛情從來不是他所能設定。

  遇見申醫師以前,方小姐謹守著一段沒有愛情為基礎的男女關係,以為會這麼庸庸碌碌地走到人生的盡頭,可是命運把申醫師送到她面前,讓她發現希望、看見快樂,於是,她選擇抓住這個好男人。

  而這個愛情故事的起源要從一隻兔子說起……


   第一章


   申冬澈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見到方蔚藍的情景。

  那時,他剛關上診所的鐵門,準備回家去。外面正下著滂沱大雨,只見一道纖細身影慌慌張張地下了計程車,冒著雨直往他的方向衝過來。

  昏暗的街燈下,申冬澈看不清她的臉,嬌小的她,顧不得渾身溼透,拚命保護著她手上的大包裹。

  深夜急診的事件他遇多了,於是本能地重新打開鐵門,讓她進來。

  「醫生,請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寶貝!」迎上他的,是一雙非常美麗的眼睛,瞬息,令申冬澈不由地失了神。

  他地從櫃子裡拿出一條乾淨的大毛巾遞給她:「先把頭髮擦乾再說。」

  「不,我不要緊,醫生,我的兔子快死了,請你先看看牠。」她搖頭拒絕,聲音顫抖。

  「聽我的話,天氣這麼冷,淋雨很容易感冒,如果連妳也生病了,那誰來照顧兔子?」他語氣冷淡,不為所動地皺了眉,身為獸醫生,他最討厭不合作的飼主與不懂得愛惜自己身體的人。

  等她乖乖地接過毛巾,他才帶上手套,將奄奄一息的兔子抱上診療台。那是一隻漂亮的小型長毛垂耳兔,有著罕見的藍灰色毛。

  他仔細檢查免子的眼睛、口鼻,謹慎地爲牠找出病因。

  「這是荷蘭垂耳兔,看體型應該要有兩公斤,可是現在的牠體重只有一點五公斤,妳是怎麼養的?」身為獸醫生,他討厭明明沒有能力卻還要養寵物的不負責任的人。

  方蔚藍汗顏,沒有辯駁,她知道她是該罵,爲了參加公司舉辦的一年一度員工旅遊,她把咚咚交給男友顧家洛代為照顧,沒想到她臨行前千交代萬交代,他還是把她的話當作耳邊風。剛從韓國回來時,看到癱軟在籠子裡的咚咚,她一度以為是因為牠餓壞了才會這樣,可是一直到方才,她才發現事情不妙,管不了外頭下著大雨,管不了已經過了晚上十一點,她抱著咚咚,跳上計程車,沿著大街小巷亂竄亂找,好不容易看見剛剛熄燈的「妮妮非貓犬科獸醫診所」,立刻停車狂奔而來。

  「對不起。」她啞著嗓,泫然欲泣,雙手因為緊張而顫抖,那自責模樣,讓申冬澈也不忍苛責。

  他嘆了一口氣,「是毛球症,大概是因為太餓了,所以吃了自己的毛,又沒有牧草纖維幫助排便,才會造成腸胃阻塞。」

  「對不起,對不起……」她滿懷歉意地望著咚咚。

  「我會開藥,還有,餵牠吃化毛膏,也許牠不喜歡,但還是要試著讓牠吃下去,兔子的生命很脆弱,一個不注意就會猝死,所以需要主人更小心照顧。」他說,她拚命點頭。

  半晌,方蔚藍的手機鈴響,是顧家洛打來的電話,她朝申冬澈僵直地笑著,走到角落去接聽。

  因為她站遠了,他這才能看清楚她的長相,她的身高不高,有點纖瘦,穿著一件米白色高領毛衣,墨綠色長裙,微卷的長髮襯著她一張清秀小臉,她的眼睛又圓又亮,像星星似的在夜裡閃耀,揉合著少女的純真與成熟女人的嫵媚,申冬澈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吸引人的一對眼睛。

  申冬澈感謝上帝,讓他這個寂寞的單身男子能在今夜遇到如此俏麗又有氣質的佳人,多麼美好的夜晚、多麼偶然的相遇、多麼優雅的女孩、多麼……

  然而,上帝彷彿聽見他的心聲,適時潑了一盆冷水讓他清醒。

  深夜的診所特別空蕩,她的聲音也顯得特別清晰,一開始她還故意壓低音量小聲說話,可大概是因為對方的回答使她很不滿意,申冬澈見她的臉蛋愈來愈紅,嗓音也愈來愈不受控制。

  「你說我小題大作?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難過?我答應過儷玫會好好照顧咚咚,現在弄成這樣卻變成全是我的錯,顧家洛,你還有沒有良心?」她開 始在診所裡踱來踱去,尖頭平底鞋踏在地板上啪啪作響,敲得人神經緊繃。
   申冬澈一面調配藥方,一面注意聽她講電話,不是他要蓄意偷聽,而是怕萬一她心臟病發,可以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
   搶救病人要把握第一時間,這是他身為醫生的專業。

  「……好,好,我就是不理性,就是愛胡鬧,也不知道是誰犯的錯?是,換作是儷玫就不會這樣神經兮兮,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你不過來也沒關係,反正我一個人也可以照顧好咚咚……喂、喂?顧家洛,顧、家、洛……敢掛我電話,你死定了,我怎麼這麼倒楣……」她瞪著手機,漲紅著臉,一雙眼睛又大又圓,然後她發現申冬澈正皺眉望她。

  看不出來這位小姐雖然長得嬌小玲瓏、清純可人,骨子裡倒還頗有江湖豪氣。所以,  古有明訓,人不可貌相,申冬澈對這句話突然有了很深的體會。

  這下尷尬了,她方蔚藍竟然當著陌生人的面,像個潑婦般歇斯底里地對顧家洛臭罵,他不會以為她是個瘋婆子吧!
   不行,爲了扳回形象,這個剛才還一副恨不得殺了對方表情的小姐,此刻竟是變臉似的對他露出甜甜的微笑,令申冬澈心底發毛。

  「對不起,我剛剛失態了。」語氣很溫柔,簡直是判若兩人!

  「沒關係。」他客套地說。如果不是這女的有精神分裂症,那一定是他工作太累,產生幻覺。

  「小傢伙叫什麼名字?」為了打破沈默,申冬澈主動找話題聊。

  「牠叫咚咚。」方蔚藍愛寵地說。

倏地,申冬澈竟然臉紅了。方蔚藍正納悶,無意間瞥到他的名牌,忍不住尷尬地解釋:「對不起,申醫師,我說的『咚』是鼕鼕隆咚強的『咚』,不是你這個『冬』,所以此 『咚咚』非彼『冬』喔!」

  嗯,不解釋還好,一解釋倒更令人想入非非。一時之間,申冬澈望著這隻可愛的「咚咚」,突然覺得好荒謬。

  「牠是母兔,要小心牠情緒上的問題,如果發現假性懷孕……」

  「啊?牠不是公兔嗎?」她一臉受到打擊,彷彿聽到兒子原來是女兒般驚訝。

  唉!申冬澈又發自內心地嘆了口氣,還是很有耐心地解釋:「牠是母的,公兔的『那個』很明顯,很容易從外觀辨識。」

  「『那個』?你說『那個』是哪個?……我知道了,原來是『那個』啊!」方蔚藍終於會意過來。但她的態度卻害申冬澈怪彆扭的,照理說應該是她要感到不好意思,他是在害羞什麼啊?申冬澈心裡無力地想。

  稍後餵牠吃了藥,申冬澈順便替咚咚剪了指甲。「牠的牙有點過長,是因為太久沒吃草讓牠磨牙的關係,我先給牠草磚磨磨牙,下星期再帶牠過來複檢,如果不行我再替牠剪牙。」說完,他懷疑她有沒有草磚這種東西?所以乾脆從販賣櫃上拿了一包草磚和一條化毛膏。

  「剪牙?」

  嚇!方蔚藍摀嘴瞪著他,好像要被剪牙的是她。

  「不剪牙就不能進食,不能進食的後果就是提早去天堂報到。」

  「那……請問剪牙是要用銼刀慢慢銼,還是要用剪刀喀啦的剪啊?」

  這位小姐腦袋真的有問題,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都不是,要用老虎鉗夾著,然後用扁鑽鑽鑽鑽……」

  真是夠了,她光聽就痛死了!

  「跟妳開玩笑的。」

  「看不出來申醫師人這麼幽默。」她自討沒趣地說。

  「過獎。」他卻開始覺得她很有趣,「說真的,剪牙風險很小的,而且也不怎麼痛。」

  「你又不是兔子,你怎麼知道牠會不會痛?」她眼神懷疑地睨著他。

  「我就是知道,因為我會很輕、很溫柔的,雖然兔子不會說話,但是牠們表達情緒的方法卻比人還直接。」他笑著說。

  的確,此刻咚咚似乎很享受被他抱在懷裡的感覺,莫非這申醫師就有討好小動物的本領?

  哼!平常牠可不隨便讓人抱的,現在竟然肯乖乖讓他抱,蔚藍瞇起眼睛,顯然對咚咚的表現很不滿意。

  「被我剪過牙的兔子從來沒有喊疼的。」他一臉正經。

  「兔子本來就不會喊疼啊!」當她三歲小孩唬喔。「牠只會噗噗的叫,好嗎?」她模仿咚咚的聲音,鼓著臉的樣子好可愛。

  「回去記得按時餵他吃藥,十二小時餵一次,這點妳做得到吧?」他有點懷疑這個外表文靜其實內心大剌剌的女子,是否有能力照顧一隻生病的兔子,他覺得她應該先好好照顧自己。

  「當然,我會好好照顧咚咚的,牠『落入』我手裡已經一年多了,還没生過病呢!」她呵呵笑。

一群烏鴉飛過他頭頂,嗯,算這隻兔子命大。可憐的咚咚,申冬澈看牠的眼神瞬間變得好慈祥。

*************************************

  折騰了半天,方蔚藍終於放心地提著寵物籃離去,留下申冬澈還得重新爲診療台消毒一番。

  雨停了,方蔚藍踩在濕漉漉的紅磚道上,正要撥好友夏藏珍的電話。突然,一部熟悉的德國進口車停靠在她身邊。只見顧家洛提著一袋宵夜,嘻皮笑臉地向她走來。

  「你現在才來做什麼?」

  蔚藍没給好臉色,轉身就要走。

  「寶貝!別生氣了,我剛剛跟陳助理他們在一起,妳一通電話就要我來,我面子掛不住啊!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面子掛不住是你家的事。」

  她不搭理,繼續往前走。

  顧家洛慌忙地拽住她的手腕,低聲下氣地告饒:「別這樣,蔚藍,我知道我有好多缺點,但是我是真的誠心要改,拜託妳笑一個,好不好?」

  「你剛剛不是很跩嗎?電話掛得很爽快!」

  「拜託,小李他們都在笑我,誰不知道我顧家洛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老婆生氣不理我,蔚藍,妳忍心這樣對我嗎?」

  「誰是你老婆?」聽口氣,方蔚藍態度軟化了。「顧家洛,你知不知道你每次都只會跟我道歉,我對這樣的生活模式已經很厭倦了,可不可以請你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只要妳肯原諒我,我保證下次,不,我立刻就改,蔚藍,我真的不敢了!」顧家洛見機不可失,立刻奉上剛買來的消夜討佳人歡心:「妳看,爲了跟妳道歉,我還特地繞到河南路去買了妳最愛吃的『台北來來豆漿』,看在我這麼有心的份上,妳就原諒我吧!」

  「下次再掛我電話試試看。」每當她嘴巴這麼說,就表示她已經原諒了。

  「不會了,寶貝,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我真是大壞蛋、大壞蛋,老惹妳生氣,我真該打……」

  他作勢要打自己,卻被方蔚藍伸手攔下。

  「傻瓜,打自己幹嘛?」她的脾氣來得快去得快,明知顧家洛就是吃定她這點,卻仍學不會對他狠心,方蔚藍雖然時常懊惱,但也無計可施,始終縱容、包容著他。「幸好咚 咚暫時沒事,不然我就……」

  「我知道、我知道,如果咚咚怎麼了,我也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你就光會說,從來沒有好好做,你要我怎麼辦?」她望著他,都三十歲了,顧家洛卻仍像個小孩。

  「蔚藍,我的寶貝,我以後不會了,眞的,我愛死妳了!」顧家洛旁若無人,一把抱起了她猛轉圈,轉得她頭昏直喊救命。

**************************************

  申冬澈想起已經接近午夜,讓她一個女孩子在這麼晚的夜裡獨自回家似乎有點不妥,想追出去請她稍等,他可以開車送她一程,卻正好看見對街一對男女從拉拉扯扯到前嫌盡棄,然後卿卿我我、甜蜜笑鬧的畫面。

  她美麗的臉上盪漾著幸福的笑容,不知怎麼,天真無邪的令他胸腔緊窒,她攬著她男友的脖子,任秀髮輕拂過他的臉頰,竟像掃過他臉上、他心上,他感覺搔癢,胸口一陣燥熱。

  轉回診所,他將她填得飼主資料歸檔。

  方蔚藍,嗯,很美的名字,跟她的人一樣。

  他想起她的笑容,有點遺憾地嘆息。再度關上鐵門,按了下車鑰匙,車燈在黑暗中瞬間閃亮,只一秒,他卻覺得跟方蔚藍一樣,在他心中也閃過那麼一下。

  坐進車內,打開皮夾,相片裡的女孩笑靨如花,青春似乎永遠停留在那裡。

  他想起了菡妮,崔菡妮。有兩年了吧!

  分手之後,她如願成為空姐,在世界各地停留,追尋她的天空。偶爾,會捎來明信片,或者用電子信箱分享她的所見所聞,讓他知道她過得很好。

  爲什麼留不住她?

  他不懂,相愛的時候,他始終對她深情體貼,從來捨不得對她說一個「不」字,但是這樣無怨無悔的付出,卻仍舊失去了她。

  他想起分手的那個晚上,他們到常去的餐廳用餐,他滔滔不絕地訴說著兩人的未來,和他爲她建構的幸福藍圖,兩個鐘頭內,他說得口沫橫飛、渾然忘我,卻沒有注意到她逐漸失去光彩的臉。

  「我們分手吧!我考上華航的空姐,下禮拜就要去受訓了。」

  「妳……從來沒有跟我說妳要去考空姐。」他一時錯愕。

  「考空姐一直是我的夢想,澈,你會祝福我吧?」

  「那我們的夢想呢?難道不是組織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嗎?」

  「對不起,澈……」

  諷刺的是,他申冬澈竟連她最後的分手要求都捨不得說不,這也算是有始有終。於是,他珍愛了三年的女子飛離了他的天空。
   該怨誰呢?

  如果事實真如她所說得那麼好,爲什麼崔函妮還要離開他?沒道理啊,他想不透,他的心好痛。

  上星期才接到她寄來的信,說她在亞特蘭大,信末還說想他,讓他的心再起掀起漣  漪。他還是無法徹底忘記崔菡妮,只是沒有承認。

  然而,剛才方蔚藍在他心湖投下的石子卻使他心悸。

  申冬澈啊,不要胡思亂想,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你可不要自己跳進去啊!菡妮,快回來吧!只要妳願意,我還是會像從前一樣打開雙臂迎接妳,我怕妳再不回來,我會漸漸忘了妳……


************************************
   忙了一夜,方蔚藍終於安頓好咚咚,打開行李,把東西歸位,隨著行李箱愈來愈空,覺得自己的心也愈來愈空虛。她好想儷玫,好想哭。

  沈儷玫、夏藏珍和她曾經約定要一輩子做好朋友,可是卻因為她的一通電話,讓儷玫為了赴她的約而在途中出了意外,永遠離開了她們。然後,她很自然地接收了咚咚,也順便」接收了她的男人。

  記得當初儷玫要和顧家洛在一起時,她與藏珍都是反對的。她們都以為顧家洛是個好高騖遠又不肯腳踏實地的公子哥兒,跟儷玫相戀不到一年就換了三次工作,而且每次做生意都要儷玫拿錢出來資助他,但就算大家都勸她,說她傻,可是儷玫就是狠不下心離開他。

  儷玫過世後,方蔚藍突然對這個男人產生愧疚,是她害了他失去心愛的女人,所以她必須負起照顧他的責任。雖然她並非一開始就對他有好感,但她相信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就像她已經深愛著咚咚那樣,她也可以愛他。

  只是人並不是動物,顧家洛可惡起來可是比咚咚還要可惡一千倍、一萬倍的,咚咚的 壞是頂多咬壞她的傢俱電線,讓她破費,但是顧家洛卻可以傷她的心。

  她覺得她代替儷玫是天經地義的事,雖然她不快樂,但是心底很踏實。

  籠子裡,咚咚開始喝水,蔚藍放下盤子,走過去撫摸牠柔軟的毛,想起今晚另外一雙溫柔的手也曾這樣撫摸過牠,不由地恍神。她記得母親曾經告訴過她,凡是愛護小動物的男人都是好男人,因為懂得憐憫生命的人,才會懂得尊重他人。

  那個申醫師一定是個好人吧!看他對咚咚那麼有耐心、那麼溫柔的樣子就知道,他一定也擁有一顆同樣柔軟的心。

  她還想起他那深邃又溫暖的眼神,他臉紅的樣子、他驚訝的表情,還有他抱著咚咚的樣子。打開藥水袋,她彷彿聞到他身上的藥水味,她向來最討厭醫院的怪味道,但是他身上的味道卻不怎麼刺鼻,而且他遞給她的毛巾還很香。

  如果被他擁抱,不知道會是什麼味道?

  想著想著,方蔚藍不覺笑了,她在想什麼呀?他的懷抱當然只能留給他心愛的女子。

而她呢?她應該投向哪個懷抱?哪個才是可以讓她棲息一輩子的胸膛?顧家洛嗎?

  她迷惘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