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页 >>>臉紅紅 > 獨寵下堂妻
帝皇書 (全六卷)
星零 著
定價:1500 元
5.2折:780
  • 獨寵下堂妻
  • 作       者:零葉
  • 書       系:臉紅紅BR937
  • 出版日期:2017/06/15
  • 定       價:190 元
  • 線上價格:118
  • 您的价格:118
  • 贈送積分:10 分
  • 扣除積分:0 分
  • 購買數量:
  • 讀者評分:

小為夫妻,他的不愛,她先下手為強地嫁了;
一紙休書,她的不愛,他不管不顧逼她再婚。。


半年前,涼州城兩大商戶,蘇家跟林家聯姻了,
更別說新娘子的十里紅妝,那可是轟動了整個涼州城。
誰知,半年才過,蘇家剛揚言要為蘇岩納妾,
林嬌嬌即自請下堂,蘇家少奶奶的頭銜,她不稀罕,
蘇岩可以納妾,她林嬌嬌也可以再嫁。當外傳,林嬌嬌沒嫁妝,
被迫遠嫁個大她十幾歲的男人當繼室,蘇岩這前夫,
抬了十里紅妝黃了這婚事;又外傳,林家生意虧空,
為了銀兩把林嬌嬌許給隔壁街天天進出花樓的敗家子,
蘇岩竟捧著自家生意送上門。這位高高在上的前夫竟撂話,
林嬌嬌這女人誰都不嫁,真要嫁,那就讓他再娶回家。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話說涼州城的地理位置不僅優越還很特殊,優越在它是連接邊境和內城的重要樞紐。而特殊在於它雖然地處西南邊陲,但是一年四季,溫度適宜,所以這裡盛產草藥和花卉,這裡的糧食一年可以種兩季,所以涼州城又被人們戲稱為糧城。
  說到涼州城,那不得不提蘇家。蘇家是涼州城內最大的種植和收購糧食、草藥的商家,更聽說和駐紮在這裡的西北軍上層有著不可說的關係。所以,蘇家說自己是這涼州城第二商家,沒人敢跳出來爭這第一。
  說到蘇家,那更不能不知道半年前轟動涼州城的一件事,那就是蘇家大少爺蘇岩和林家酒肆的大小姐林嬌嬌的婚事。這兩家算是聯姻,蘇家掌控著涼州城的糧食和草藥,林家就掌控著涼州城大部分的客棧和酒樓,這兩家聯姻可謂是強強聯手了。
  所以,蘇大少爺和林大小姐的婚禮豪華程度那是轟動了整個涼州城。據說成親那天,第一擔嫁妝才剛進了蘇家的院子,最後一擔才剛出林家的門。
  「這兩家這麼大的排場,也不怕衝撞了上面,我可聽說,皇帝的女兒成親也沒你們說的這麼大排場啊。」一個像是過客的中年人質疑道。
  「不知道就別瞎說,這蘇家和林家也就隔著幾條街的距離。他們那麼有錢,給女兒多點嫁妝也不為過,嫁妝一多,兩家隔得又近,可不就第一擔進蘇家院子,最後一擔剛出門嗎。」一個目睹了那天盛況的當地人趕緊解釋。
  中年人沒再說什麼。
  而被整個涼州城未婚女性羨慕、嫉妒了快半年的林家大小姐林嬌嬌此刻正在廚房裡煲雞湯。他們成親的第三天,蘇岩陪她回門後,第二天就跟她說他要出門去談一筆生意,隔了兩個月回來後,還沒等她跟他說幾句話,又出門了。林嬌嬌都快習慣了成親半年沒見過相公幾次的生活,可心裡難免傷心、難過。
  不過還好她是一個樂觀、開朗的人,她對此解釋為,蘇岩是比較內斂的人,相處久了他就知道她的好了,以後他們就會慢慢地親近起來。
  結果,蘇岩根本就沒給她「慢慢親近起來」的機會。隔三差五地出遠門,一去少則十來天,多則兩個月。一轉眼,半年時間就過去了,林嬌嬌扳著手指頭數了數,她見蘇岩的次數,一雙手都數得過來。哎,好難過。
  就在蘇岩再一次出門的時候,林嬌嬌好不容易「買通」了蘇岩身邊的小廝長久,蘇岩要是回來了,一定要提前通知她。
  昨天長久派人傳話,蘇岩將於今晚抵達涼州,所以林嬌嬌從上午開始,就開始親自挑選肉質鮮美,一年不到的雞來煲雞湯。
  林嬌嬌不但親自挑選,更是親自動手清洗、準備配料,然後又不假他人地親自動手。先是將洗乾淨的雞放入鍋內,然後大火煮,等水沸騰,味道出來後,又開始用小火慢慢熬。只忙到現在,雞湯已經香得讓人忍不住吞口水了。
  「茯苓,大少爺回來沒?」林嬌嬌的眼睛不離開小灶裡的火,問著一旁的茯苓。
  茯苓低聲道:「回來了,不過去了夫人的屋裡,到現在還沒出來。」
  林嬌嬌聽聞蘇岩回來了,眼睛都亮了,「沒事,他等下就會過來的。」林嬌嬌繼續看著自己全心全意去熬製的雞湯,想像著等下自己親手將這個熬了一天的雞湯端到蘇岩面前,蘇岩感動得稀里嘩啦的樣子,然後就會……
  「嘿嘿……」林嬌嬌雙手捂臉,哎呀,太害羞了。
  茯苓看到自家小姐的樣子,頗為擔心。小姐從小在林家被保護得很好,從來不愁吃穿,心地善良,對人性的了解也總是往好的一面想。以前在自己家這樣可以,現在嫁作人婦再這樣,會容易吃虧的。
  「小姐,妳做的雞湯也不能獨給少爺,也得給夫人那邊送一點。」茯苓教林嬌嬌,「夫人高興了,少爺自然對妳更好。」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茯苓、茯苓,妳真聰明。」說完,趕緊拿出碗盅,盛了大半的雞湯進去。準備拿碗的時候頓了下,「茯苓,去把我陪嫁的那一套琉璃碗拿來。」
  茯苓看著熱情高漲的小姐,不好打擊她,只得聽話地去拿了。
  等林嬌嬌帶著丫鬟們趕到蘇夫人那邊的時候,迎面撞上正準備出來的蘇岩,一盅雞湯不偏不倚地全灑在蘇岩身上了。
  「啊,小心。」林嬌嬌看到蘇岩的時候,想閃避已經來不及了,眼睜睜地看著她熬了一天的雞湯全灑了,「我的雞湯……」
  蘇岩沉默,難道妳的雞湯比我還寶貴?
  一旁的茯苓扯了扯林嬌嬌的袖子。林嬌嬌這才抬頭,看到蘇岩那張黑臉的時候,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再看他前襟那一片油滋滋的湯漬,林嬌嬌大驚失色,「相公,你沒事吧,要不要緊?」一邊說一邊用手帕去擦,手帕很快就髒了,林嬌嬌直接用自己的衣服去擦。
  蘇岩沉默,誰能告訴他這麼笨的女人是怎麼平安長大的?蘇岩感覺腦仁疼,本來就髒他一件衣服,現在好嘛,兩人的都髒了。
  蘇岩看著她在自己胸前擦來擦去卻一點用都沒有,忽然覺得有些煩躁。他眉頭微蹙,一把抓住她的手,低喝一聲:「夠了!」見她那似乎被嚇到的表情,心裡很是不耐煩,別開頭,語帶不喜地問:「妳來這裡幹什麼?」
  林嬌嬌的手被他抓著,又聽他這麼說,心裡委屈極了,但又不想被他看出來,「人家擔心你,聽說你來母親這邊了,給你送雞湯。」林嬌嬌小聲地解釋著。
  蘇岩一把鬆開她的手,「不用了,我在母親那用過了。」說完,轉身往前走。
  林嬌嬌看著大步流星般離開的人,委屈得眼眶都紅了。她知道他今天要回來,辛辛苦苦熬了這麼久,結果就得到這樣一句話。
  「小姐……」茯苓在一旁小聲地喊著她。
  林嬌嬌看了茯苓一眼,沒精打采地道:「收拾下回去吧。」
  茯苓指揮著丫鬟們收拾完後,主僕兩人回到她們居住的夏園。此時,蘇岩已經換了一身衣服,坐在書房裡看公文了。
  林嬌嬌站在門口,像是忘記剛才的委屈,又痴痴地看著蘇岩的側顏。
  蘇岩無疑是好看的,一頭濃密的長髮高高地挽起,露出銅色的肌膚。斜飛入鬢的眉毛讓他看起來很男人,高挺的鼻梁和薄唇又讓人覺得他有點高冷,難以接近。那雙修長的手,此刻一手拿著帳本,一手握著毛筆,不時地在一旁寫著什麼,認真的樣子讓林嬌嬌看得心頭激盪不已。她林嬌嬌的相公,就是這麼好看。
  蘇岩察覺到什麼,握著毛筆的手一頓,斜眼看過去,看到門口那個人,驀地心情就煩躁起來。連眼前的帳目也不想看了。他放下帳本,轉頭,「何事?」語氣冷淡得不帶一點感情。
  林嬌嬌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蘇岩在跟她說話,「啊,那個……」林嬌嬌一時不知道說什麼,這種偷看被抓到的感覺,「哦,對了,雞湯,雞湯還有一半,我去給你端來吧。」說完也不等蘇岩同意,轉身一路小跑,很快就沒了蹤跡。
  蘇岩單手扶額,林家是怎麼將這個女人教養得如此跳脫的?
  一旁的小廝長久看到主子的臉色不太好,藉著上前倒茶的工夫小聲道:「少夫人這是少女心性呢。」
  蘇岩看了長久一眼,「拿她什麼好處了?竟為她說話。」
  「少爺明鑒。」長久笑嘻嘻地道:「收了少夫人身邊的大丫鬟茯苓姐姐的一個荷包,少夫人想給你驚喜,所以讓小的提前告訴她一聲。」長久沒有隱瞞,實話實說。
  「眼皮子這麼淺,蘇府裡還缺你一個荷包了?」蘇岩笑罵了一句,倒也沒再說什麼。
  不一會,林嬌嬌就端著雞湯噠噠噠地小跑著進來了,蘇岩看得直皺眉,生怕她再將給這些也灑了。
  還好林嬌嬌安全地將雞湯送到蘇岩的手裡,「熱的,我熬了一下午,你快嚐嚐。」一邊說,一邊盛出來遞到他面前。
  蘇岩看著那清清爽爽的雞湯,一股濃香味撲鼻而來,再看林嬌嬌那雙期待的大眼,終究沒拂了她的好意,接過湯勺,喝了一口。
  「怎麼樣、怎麼樣?」林嬌嬌一臉求表揚地看著蘇岩。
  蘇岩抬頭瞥了她一眼,又低頭喝了一口,「一般。」說完,放下碗,「妳出去吧。」
  「哦。」林嬌嬌失望地哦了一聲,站在那半天都沒挪步子。
  「還有事?」
  「沒了。」林嬌嬌慢吞吞地挪著步子,快到門口的時候,想了想又問:「那你晚上忙到什麼時候?」自從成親那晚他們在一起過,蘇岩後來都沒碰她。她也不是埋怨他不跟她那啥,實在是房間太大,她一個人睡,總覺得很不安。
  蘇岩眉頭一皺,看著她那表情,淡淡地道:「晚上我就歇在書房了,不必等我。」說完,低頭看帳目,再也沒看林嬌嬌。
  林嬌嬌見蘇岩這般表情,心裡難過得要死。他要嘛就不回來,要嘛一回來就歇在書房……
  「小姐……」一旁的茯苓見她又犯倔,只得輕輕地拉了拉她的袖子,「我們先回去,從長計議。」要是再被少爺說,總歸是不好的。
  林嬌嬌點點頭,主僕兩人心情低落地走了。
  見人終於走了,蘇岩放下帳目,整個人往椅背上靠去,嘆口氣,一手放在腿上,一手捏了捏眉心,表情很是疲憊。
  「少爺,這雞湯你要是不喝,就賞給小的吧。」長久厚著臉皮道。
  蘇岩瞥他一眼,「沒聽少夫人說是熬了一天的嗎?本少爺餓了。」說完,重新端起那碗雞湯,幾口就喝了乾淨,見長久那一副饞得不行的表情,「瞧你那出息。」蘇岩又舀了一碗,然後整盅都賞給了長久。
  「謝少爺賞。」長久也不客氣,拿起一旁的碗就喝了起來。他從小在蘇岩身邊長大,所以知道少爺的脾性,「少奶奶這雞湯真好喝。」
  「雞湯都堵不住你的嘴?」
  「嘿嘿。」長久閉嘴了,老實地喝雞湯。

  ◎             ◎             ◎

  回到房間的林嬌嬌苦惱著問茯苓,是不是因為她那晚表現得不好,所以蘇岩才不碰她的?
  茯苓的臉驀地紅了,小姐跟她說這個,還真是……想到這裡,她無力地看著自家小姐,轉身祛退了所有丫鬟後,關上門走到林嬌嬌身邊,「小姐,這些話可不要隨便說。」這些府裡的丫鬟、奴僕們,逢高踩低慣了,小姐再這般口無遮攔,被那些下人們聽去可怎麼是好?
  林嬌嬌嘆口氣,整個人都趴在桌子上無精打采,「茯苓,嫂嫂說,男人對那方面的事情很是在意的。我們才新婚,他就這樣,我、我是不是很差勁啊?」想到兩人新婚那天,她直挺挺地躺在那等著他靠近。雖然兩人也那啥了,可她感覺得到,他不開心。而他不開心,她也不開心。
  茯苓收起羞澀,安慰林嬌嬌,「也許是少爺太累了,過幾天就好了。」
  林嬌嬌對茯苓的這話表示有點懷疑。
  果然,連續三天,蘇岩都以各種藉口沒有回房休息。這下,林嬌嬌是真的欲哭無淚了。
  茯苓也很著急,小姐要是不受寵,在這個蘇家是很難站穩腳跟的,那以後她們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啪的一聲,林嬌嬌猛地一拍桌子,一改之前的頹廢狀。她想起話本子上寫的,男人都喜歡魅一點、主動點的女人。這些她林嬌嬌不會,她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是怎麼做好一個大小姐、少夫人、當家主母。雖然她學得不夠好。
  狐媚、主動,去哪裡學?對了。林嬌嬌雙眼冒光地看著茯苓,「我想到一個好法子了。」還沒等茯苓從驚嚇中回神,林嬌嬌就開始說了:「我決定去芙蓉閣,看那些人是怎麼伺候男人的……」
  話還沒說完,林嬌嬌就被茯苓捂住了嘴巴,「我的好小姐,那個地方是妳能去的嗎?」
  林嬌嬌掙脫茯苓的手掌,「怎麼不能去了,只要能讓蘇岩跟我……就是再骯髒的地方我也要去。」
  茯苓看著魔怔了一般的林嬌嬌,心急如焚。小姐這個性子再不改,可怎麼辦?
  茯苓到底沒勸住林嬌嬌,林嬌嬌在對蘇岩的事情上,異常的執著。
  第二天,林嬌嬌找到婆婆說回去娘家看看,今晚大概不回來。蘇夫人點頭,讓她記得帶上禮物。林嬌嬌乖巧地應答了。
  一出門,林嬌嬌主僕兩人火速地來到林家的客棧,掌櫃的一看是大小姐,立刻開了一間上房給她。兩人進了房間,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男裝就開始打扮起來。折騰半天,裹胸,假鬍子也貼上後,天色也黑了。於是,兩人又偷偷摸摸地下了樓,問清楚芙蓉閣在什麼地方後,直奔芙蓉閣而去。
  等她們到了,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林嬌嬌看著門口那些露著酥胸、扭著肥臀的妓女們,再看那些肥頭大耳、目光不正的嫖客們,心裡開始害怕起來,想打退堂鼓了。
  茯苓看出林嬌嬌的退縮,「小……少爺,我們還是回去吧。要是少爺發現了,咱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茯苓的話讓一旁一個女人聽到了,那女人見林嬌嬌看起來很小,但是長得俊,那一身穿著也是有錢人家的,還以為是哪家小少爺跑出來開葷的,當下扭著臀就靠了過來,「喲,這位小爺,奴家這裡可是有上等的美女。來嘛,保證你滿意。」一邊說,一邊對林嬌嬌拋媚眼。
  林嬌嬌惡寒,感覺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那女子不依不撓,見林嬌嬌看起來很稚嫩,直接上手,拉著林嬌嬌的胳膊就往裡走,一邊走一邊喊:「姑娘們,來客人了,快出來。」
  「來啦。」
  隨著那女子的喊聲,林嬌嬌感覺四面八方都有女人冒出來。有的對她拋媚眼,有的直接將手裡的帕子拋過來,更甚有那放蕩的,直接將那呼之欲出的酥胸對著她抖了抖。
  林嬌嬌嚇得面無血色,要不是茯苓在一旁護著,她估計要嚇哭了。
  「都給我鬆開。」茯苓慓悍地將林嬌嬌從女子的手裡救了出來。她瞪著眼睛,粗著嗓子道:「我家小少爺今天就是來看看的,將你們樓裡最漂亮的給我們找來。」說完,從懷裡抽出一張銀票。
  那女人正是芙蓉閣的老鴇,當下伸手搶過銀票,「好咧,春花、秋月,還不出來。」
  話剛落,立刻就有兩個打扮妖嬈的女子走了出來,一邊一個地拉著林嬌嬌的胳膊,將她往樓上帶。
  「欸欸欸……」被擠到一旁的茯苓連忙跟上。小姐要是有個好歹,她也不用活了。
  幾人來到屋子裡,林嬌嬌終於得到片刻的喘息。兩個女子立刻媚眼如絲地看著她,秋月更是膽子大的,直接就上手去摸林嬌嬌。
  「大膽!」茯苓眼疾手快,一把拍掉秋月的魔爪,開門見山地道:「我家小公子是來看妳們那什麼的。」說到這裡,茯苓臉紅得快滴血,林嬌嬌更是直接低頭。頓了頓,茯苓接著道:「等下我們會去隔壁,妳們該幹什麼幹什麼,不用管我們。」說完又拿出一錠銀子,「這是封口費,明白嗎?」
  那兩個女子一愣,相互對視一眼。明白了,敢情這是哪家小公子想開葷又怕不行,所以來長長見識啊。
  「明白,兩位公子裡面請,裡面有專門的隔間。」再多的話秋月就不說了,只拿著銀子眉開眼笑。
  林嬌嬌和茯苓面紅耳赤地進了那隔間。
  果然,不到一盞茶的工夫,屋外面就傳來男人說話的聲音。林嬌嬌和茯苓對視一眼,立刻低頭,兩人的臉紅得都快滴血。
  就在她們倆尷尬的時候,外面已經傳來啪啪聲,期間還有男人的喘氣聲、女人的嬌喘聲,只聽得林嬌嬌好奇得要死,一邊疑惑為什麼他們那天沒有這樣的聲音呢。於是,林嬌嬌暗暗運氣,偷偷起身,從一旁的小孔裡往外看去。
  就見外面那一對男女早已經赤身裸體,兩人面對面,女子的腳掛在男人的肩頭,被撞得一聳一聳,女人還不時地發出讓人臉紅的叫聲。
  乖乖,原來還能這樣。林嬌嬌感覺自己學到了不少。
  那女子忽然往林嬌嬌那邊看去,嚇得林嬌嬌連忙後退,差點撞翻一旁的的凳子。
  「啊……死鬼,你弄疼人家了。」那女子一邊喊疼一邊嬌笑。
  林嬌嬌有一種被人看穿了的感覺,再也不敢去偷看了,和茯苓兩人煎熬般地等了半個時辰,屋裡終於沒動靜了,兩人這才狼狽地跑了出來。
  回到客棧後,林嬌嬌趕緊讓人送來熱水,然後將自己前前後後搓了好幾遍,那股脂粉味太難聞了,「茯苓,將這兩套衣服都丟了吧。」她再也不想看到了。
  茯苓聽話地點了點頭。
  這一晚,主僕二人都沒睡好。第二天,頂著一雙熊貓眼回到蘇府,兩人無精打采的,讓蘇岩看到,覺得很是奇怪。
  蘇岩只覺得很是稀奇,一向精神頭十足的人,怎的看起來這般累了?不過他也就心裡疑惑,也沒問什麼。

  第二章

  又過了兩天,林嬌嬌才恢復元氣,只嚷嚷著再也不去了。
  這一晚,林嬌嬌正準備歇下的時候,門忽然被打開。她抬頭,見蘇岩一身涼氣地走了進來,很是詫異。
  蘇岩見她這般驚訝地看著自己,面上一緊,避開她的視線,「書房的被子太薄了。」
  林嬌嬌傻傻地哦了一聲,然後才反應過來,蘇岩今晚這是要睡在這裡?這個認知讓林嬌嬌瞬間就緊張起來,「那、那個……你洗過了嗎?」話一出口,林嬌嬌就想拍死自己,她捂著臉,不敢看蘇岩的表情。
  蘇岩也沒想到她會這麼問,當下俊臉一紅,扭頭見她捂著眼睛,一副沒臉見人的樣子,心裡不由得想,自己這是冷落她,所以她有意見了?
  蘇岩也不做聲,直走到桌旁喝了半天的茶,然後才慢吞吞地往床上走去。
  林嬌嬌聽到身邊細小的聲音,像一根羽毛,在她心裡來回地撓,難過死她了。
  「往裡邊去點。」蘇岩忽然發聲。
  「啊?哦。」林嬌嬌習慣了一個人睡,所以總是睡在中間。現在蘇岩提出來,她才呆呆地往裡面移動了一點。
  室內忽然安靜了下來,只聽得到兩人的呼吸聲。有什麼東西在發酵著,讓林嬌嬌既期待,又緊張,緊張得手心都出汗了。她偷偷地看著蘇岩,蘇岩閉著眼睛,彷彿睡著了。
  林嬌嬌的心裡又忍不住失落起來,「哎……」她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看來今晚又沒戲了。
  「嘆什麼氣?」
  林嬌嬌的大腦一片空白,他不是睡著了嗎?
  蘇岩沒聽到回答,睜開眼,就看到林嬌嬌睜著一雙大眼,驚慌失措地看著他。蘇岩一怔,「我有這麼嚇人嗎?」至於這副表情嗎?
  林嬌嬌搖頭。
  「呆子。」看她傻呆呆的樣子,蘇岩的心情忽然好了一點,轉身吹滅了內室的蠟燭,然後側身,將手搭在她的腰間,「不早了,睡吧。」
  「嗯。」林嬌嬌小聲地嗯了一聲。
  察覺蘇岩的手放在她的腰間,讓她整個人都不自覺地繃緊了。感覺到她的緊張,蘇岩心裡一悶,然後將手拿開,翻個身躺直了。
  林嬌嬌又覺得很失落。哎,林嬌嬌啊林嬌嬌,妳是不是想找打啊?林嬌嬌自己在心裡跟自己對話。
  過了片刻,林嬌嬌有點睡意了,強打起精神也沒聽到蘇岩的動靜,於是小心地動了動身體,想找個舒服的姿勢入睡,結果翻來覆去都覺得不舒服。
  「睡不著?」蘇岩忽然又說話了。
  「沒、沒。」林嬌嬌瞬間被嚇清醒了,說話都不自覺地結巴。
  蘇岩聽到她那聲音陡然拔高,估計被他嚇到了,腦子裡閃過她驚慌失措的樣子來,有點想笑,「睡不著就來做點別的吧。」蘇大少爺終於發話了。他側過身子,將身旁的林嬌嬌一把摟住,再一個翻滾,林嬌嬌瞬間就壓在他身上了。
  藉著外室微弱的燭光,蘇岩能看見她吃驚地瞪著眼睛,果然,跟他腦海裡想像的一模一樣。
  林嬌嬌趴在蘇岩的身上一動也不敢動,她心裡竊喜的同時又怕自己壓著蘇岩,於是悄悄地用胳膊支撐著自己,但是沒一會就支持不住,兩隻胳膊抖得厲害。
  「呵呵。」
  蘇岩忽然悶笑起來,笑得林嬌嬌不知所措,這般美好得如同作夢的氣氛讓她開心得想哭,可她不想讓蘇岩誤會。正想說什麼,嘴唇忽然一熱,蘇岩的薄唇貼了上來,林嬌嬌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閉眼。」
  林嬌嬌聽話地閉上眼睛,嘴角勾起,臉上都是受寵若驚的表情。只是雙手本來就沒力氣了,現在又被吻得大腦缺氧,沒堅持幾下,整個人就趴在蘇岩身上了。
  「投懷送抱,嗯?」蘇岩的語調上揚,帶著輕快。
  「哪、哪有。」林嬌嬌羞得索性埋頭不語。不知為何,這樣的蘇岩讓她更加心動。她的頭貼在他的胸口上,聽著他的心跳聲,她只想就這般與他一起慢慢老去。
  看著眼前嬌羞的人,蘇岩有片刻迷茫。他在幹嘛?他忽然反應過來,他剛才是在跟她打情罵俏。
  蘇岩臉色一沉。當初聯姻的時候他就對自己說,不管娶的是誰,他都會和她相敬如賓,現在他居然升起了跟她打情罵俏的念頭……
  這一想法讓蘇岩沸騰的熱血有了片刻的冷靜。但是,佳人在懷,她身體散發出來的體香充斥著他的鼻尖,幾根頭髮在他下巴上一掃而過,讓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血液又重新沸騰起來,都往下半身集中奔騰而去。蘇岩非常討厭這種不能控制的感覺,他皺眉沉思,一直放在一旁的手不由得握著又鬆開,鬆開又握著。
  他不是一個重慾的人,成親前,有時候生意需要也會去那些地方,他去了也只不過是看著他們玩。他一臉清心寡慾的樣子經常被朋友嘲笑,還說等他以後成親後看他還怎麼淡定,他對此報以冷笑。在他的人生中,讓蘇家的商隊走出涼州城才是目標,其他都得靠邊站。
  所以,家裡長輩給他定下林家的大小姐林嬌嬌,對此,他以家族利益為出發點,無法反駁。但私心卻覺得,這種利益交換的婚姻不配得到他的真情。表面上過得去,虛與委蛇罷了。
  成親那晚,他像是完成任務一般衝破那道障礙,林嬌嬌疼得流出眼淚,卻沒有哭喊。蘇岩覺得,當初她既然沒有反對這樁婚事,那麼承受這點痛也是應該的。既然享受了蘇林兩家的榮耀,那麼也要承受相應的痛楚。
  草草完事後,他並沒有覺得有多上癮,非要說的話,也就是比自己弄要舒服點。冷眼看著睡著還掛著眼淚的人,他覺得同床異夢將會是他下半生的寫照。
  於是,成親沒幾天他就出去談生意,回來又整理帳目,根本沒時間,也沒心思想這些。現在看到林嬌嬌,那種不同於之前的冷眼,這種身體需要,心理又排斥的感覺讓他很不喜歡。
  林嬌嬌半天都沒聽到蘇岩的說話聲,有點窘迫,更有種尷尬在室內瀰漫。
  「妳……」
  「你……」
  兩人同時開口。沉默了一陣,蘇岩看著林嬌嬌,「妳說。」
  林嬌嬌也看著蘇岩,見他面色又恢復如常,剛才他跟她說話時候,她感覺到他的放鬆和縱容,所以她心裡是甜滋滋的,那種想抬頭看他又不敢看,卻又惦記的感覺讓她很喜歡。而現在僅僅兩個字,她立刻敏銳地感覺到他的話裡已經沒有剛才的感覺了,這讓她心裡不免有點失落跟不捨。
  「你……累了,休息吧。」林嬌嬌說完,撐起身子要從蘇岩的身上下去。
  「別動。」蘇岩看著她,眼神有點深沉,「妳我既然是夫妻,我還是會滿足妳的。」說完,也不等林嬌嬌反應,直接一個翻轉,將她壓在身下。
  看著躺在自己身下的女人,蘇岩覺得,他既然娶了這個女人,他可以不愛她,不喜歡她,不回應她的感情,但是不能在其他方面虧待她,比如,夫妻房事上,他可不想因為這個原因而讓自己的內院失火。他這般安慰自己。
  「啊呀……」林嬌嬌嚇了一跳,下意識地環住蘇岩的脖子。
  蘇岩就勢低頭,吻上她的唇,感覺到那片柔軟後,他加深了力道。他對自己說,這是身為相公的責任和義務。
  林嬌嬌被他吻得暈頭轉向,手本能地越收越緊,她是真的喜歡蘇岩,恨不能跟他融為一體。
  蘇岩的喘息聲越來越大,有一種不受控制的情感在他體內咆哮,他迅速地脫光兩人身上的衣服,看著已經失神的女人,不再多想,迅速地衝了進去。
  責任而已,無須太多前戲。
  「啊!」疼痛讓林嬌嬌清醒,她看著蘇岩那惡狠狠的樣子,忽然有點害怕。
  她不想蘇岩這樣對待自己,至少她希望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的臉上是帶著愉悅的笑容的,而不是此刻這般惡狠狠的樣子。腦子裡不由得閃過在妓院裡看到的畫面,心裡一陣糾結後,林嬌嬌轉過頭不敢看蘇岩,身體卻開始迎合他的衝撞,長腿更是緊緊地圈住蘇岩的腰,嘴裡發出動情的呻吟,「嗯嗯……啊……」
  蘇岩額角的汗水滾落下來。他感覺到林嬌嬌的順從,可這種順從卻讓他無端地生出一股邪火,不由得動作粗魯起來。只見他赤紅著眼睛,咬著後槽牙,不受控制地挺動腰身,清晰地感受那裡的緊窒,那種被緊緊擠壓的感覺,讓他的動作越來越快,頻率越來越高,啪啪聲不絕於耳。
  林嬌嬌只覺得自己的靈魂要被撞出來了,原來這才是水乳交融的感覺,「啊,嗯……」她主動開口求歡。
  蘇岩也不說話,只更加賣力,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宣洩心中的那股無名之火。
  一陣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響後,室內重歸平靜。
  林嬌嬌已經累得睡了過去,蘇岩喊來丫鬟準備熱水,將兩人打理乾淨後,猶豫很久,還是穿上外袍,去了書房。
  長久跟在他身後,眼神裡都是不解,卻什麼也不敢問。少爺繃著臉的樣子,有些嚇人。

  ◎             ◎             ◎

  林嬌嬌醒來的時候,屋內已經空無一人。林嬌嬌喚來丫鬟,梳洗打扮後,問茯苓蘇岩去哪了。茯苓一邊幫她整理衣襟,一邊回答道:「少爺從妳這出去後,就一直在書房整理帳目。」
  聞言,林嬌嬌錯愕地抬頭看著茯苓。茯苓見到她這樣,點點頭。
  林嬌嬌心裡一陣發涼,他們昨晚歡愛後,他居然還……
  「走,去書房。」林嬌嬌覺得自己有必要跟蘇岩談談。
  茯苓見狀,趕緊跟上。
  林嬌嬌主僕兩人來到書房後,偌大的書房已經空無一人,桌面上還擺放著不少的帳目,其中有幾本攤開放在一起。
  林嬌嬌上前,眼神在那攤開的帳目上掃了一眼,發現這些帳目都是同一間店的帳目,從去年的年初到上個月。她伸手翻看了幾頁後,看到那熟悉的筆跡在一旁的備註。其中有幾筆帳目被蘇岩畫著圈圈,再往後翻,幾乎每個月的帳目都會有兩到三筆的帳目被他這樣圈起來。
  林嬌嬌在父兄的薰陶下,從小就接觸帳目,所以對帳目熟悉得很。現在僅幾眼就知道,這些被圈出來的是蘇岩覺得有問題的地方。
  看來他昨晚離開房間是真的因為他很忙吧?不然,他昨晚也不會回來書房了。肯定是因為想陪自己,然後……
  林嬌嬌坐在那想了半天,最後得出一個結論,蘇岩昨晚回去是擔心她,考慮了她的心情,所以他是在意她的,後來又離開是因為這些不清楚的帳目。嗯,一定是這樣。
  林嬌嬌又想,嫂嫂說,一個合格的妻子不但要能籠絡住丈夫的胃,還要是一個賢慧的賢內助。她給蘇岩整理這些帳目,是不是也就是一個合格的賢內助了?
  林嬌嬌當下對茯苓道:「妳出去吧,我看看這些帳目。」說完,拿起一旁放著的算盤,將算珠歸零後,開始看起帳本來。只見她眼神片刻不離地看著帳本,手指也快速地打著算盤,一時間,室內就聽到清脆的算珠敲擊的聲音。
  蘇岩回到書房的時候,就看到林嬌嬌入神地坐在那看著他早上匆忙離開時沒合上的帳本,一時間火冒三丈。他忍著怒火大步邁進書房,沉聲喝斥:「妳在幹嘛?誰讓妳動我的帳本的?」
  正在全神貫注打著算盤的林嬌嬌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喝嚇得手一抖,瞬間就撥錯了珠子。
  林嬌嬌抬頭看去,見蘇岩沉著臉看她,再看看自己算了這麼久的結果就因為他的一句話,全沒了。她心裡也很是來氣,抱怨道:「你幹什麼那麼大聲?害得我好不容易算出來的結果都被你打斷了。」一邊說,一邊試圖在算盤上恢復上一步的模樣。
  蘇岩見她不但沒離開他的座位的自覺,居然還繼續打算盤。他不說話,上前一步,一把搶過她手裡的算盤。瞬間,算盤上的一切歸零。
  林嬌嬌還來不及發火,就被蘇岩的一句話打擊得差點哭出來,「這裡是我的地盤,沒有我的允許,妳以後不可以進來。出去吧。」說完這些,蘇岩不再看她,一邊整理桌上被她亂放的帳本,一邊分類。
  林嬌嬌看著那個人冷漠的背影,心疼得一抽一抽的,「不來就不來,誰稀罕。」林嬌嬌跺著腳,轉身出去了。臭蘇岩,誰稀罕進你的書房!
  看著哭著出來的林嬌嬌,茯苓擔心地跟上去勸慰,「小姐,姑爺這是怕妳累著了,所以才讓妳出來,只是他的表達方式不太好。」
  林嬌嬌哼一聲,沒理茯苓。茯苓也沒再說話,兩人一前一後地走著。
  「茯苓,帶錢了嗎?」
  茯苓不明所以,但還是點了點頭。
  「心情不好,我們出去逛街吧。」林嬌嬌說完,率先走了出去。
  茯苓想著林嬌嬌平時的愛好,每次生氣什麼的,都會出去買東西。也好,買了東西就不生氣了。
  於是,主僕兩人來到涼州城最繁華的東大街,一間鋪子、一間鋪子地逛著。
  「小姐……」茯苓已經提了不少東西了,但是看到林嬌嬌一點都不累的樣子,只好出聲提醒。
  「前面是一件玉器店,我們進去看看吧。」林嬌嬌假裝沒聽到茯苓的話,率先走了進去。
  茯苓只好認命地跟上。

  ◎             ◎             ◎

  「夫人好。」櫃檯後的是一個年紀三十左右的婦人,打扮得很是乾淨,面帶微笑卻又不掐媚,讓人不由得產生好感。
  林嬌嬌站在那,來回地看著。忽然,被櫃子裡擺放的一個同心玉結吸引。那玉通體純白無瑕。林嬌嬌不懂玉,但這塊玉看起來真的很漂亮。
  站在櫃檯內的那婦人見林嬌嬌看著那塊同心結玉,不慌不忙地道:「這是一塊羊脂玉,是軟玉中的上品,因為它是白色的,好似羊脂,故而得名。此玉溫潤堅密、瑩透純淨、潔白無瑕,在日光下所呈現的是純白、半透明狀,而且帶有粉粉的霧感。」
  那婦人一邊說,林嬌嬌一邊觀察。當聽到對著日光能看到粉粉的霧感後,林嬌嬌往外頭走了幾步,舉著手中的玉,對著門口照射進來的日光,果然看到了那婦人說的那種粉粉的霧感。當下欣喜極了,轉身就往櫃檯走去。不想轉身的動作幅度過大,頭髮甩出去,不小心掃到了進來的人的臉上。
  「啊喲。」蘇定柔剛踏進來,就感覺眼前一花,有什麼東西迎面掃來,嚇得她下意識往後一退,嘴裡更是發出驚呼聲。
  蘇定柔身邊的丫鬟見自家小姐受驚,立刻上前叫罵:「誰這麼不長眼?敢暗算我家小姐。」
  「大膽!」茯苓見是蘇家大小姐蘇定柔身邊的丫鬟翠柳,她那眼神明明已經認出了自家小姐,還故意那麼說,當下護主心切,出聲喝止道:「大少奶奶也是妳能說的?」
  聽到那丫鬟的叫罵和茯苓的喝斥,林嬌嬌才反應過來。她轉身,看到是蘇定柔,見蘇定柔捂著臉,一臉哀怨地看著她,不解地道:「妹妹這是怎麼了?」問完又看著翠柳。
  翠柳一點也不害怕,她看了蘇定柔一眼,見自己小姐沒出言阻止的意思,當下回道:「剛才我跟小姐進來,也不知道是誰想暗算小姐,肯定是嫉妒我家小姐的花容月貌,不過幸虧沒得逞。這不一反應過來,就看到少奶奶了。」
  翠柳語氣裡很是恭敬,可那態度,甚是不屑地看著林嬌嬌主僕。一個在蘇家得不到大少爺寵愛的女人,就算頂著大少奶奶的名頭,也不過是浪得虛名。
  「妳……」
  茯苓見狀,想上前理論,被林嬌嬌制止了,對方是蘇岩的妹妹,那也就是她的妹妹,不看僧面看佛面,「那一定是不小心了。妹妹也過來逛街啊?」
  蘇定柔這才邁著小碎步,扭著楊柳腰慢慢地走過來,一舉一動,盡顯大家風範。看得茯苓直翻白眼,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做作,沒的讓人倒胃口。
  「嫂嫂這是看中什麼了?讓我哥哥給妳買。」蘇定柔語氣溫柔卻又話裡有話地道。
  林嬌嬌沒做聲,舉著手中的那塊羊脂玉問:「妹妹幫我掌掌眼,這個好看嗎?」
  蘇定柔在見到她手裡那塊玉的瞬間,眼裡閃過一抹嫉妒,但很快就被微笑替代,「好看,跟我哥哥很配,君子如玉,觸手也溫。」
  聞言,林嬌嬌立刻贊同地點頭,轉身對那婦人道:「老闆,這塊玉多少銀子?我買了。」
  那婦人依舊不緊不慢地道:「少夫人眼光獨到,這雖然是一塊上等的軟玉,極為珍貴,但它的價格還是很公允的,紋銀一千兩。」婦人面帶微笑地報價。
  林嬌嬌點點頭,二話不說,指揮茯苓付錢。茯苓只好無奈地掏錢。
  一旁的蘇定柔見林嬌嬌連價都不講,直接買下,心裡的嫉妒和不甘更是充斥著胸腔。這個女人哪一點比自己好了?憑什麼她可以大手大腳地花錢,自己卻要謹小慎微地過活。買東西超過三百兩自己都要猶豫很久,這個女人買一千兩的玉眼睛卻一眨都不眨。
  還有,憑什麼她那麼好命地嫁給哥哥?哼,花的還不是哥哥的錢。蘇家的錢自己一個正牌大小姐都不敢這麼花,這個外來的女人居然眼睛一眨都不眨。
  蘇定柔見對方將玉包好,林嬌嬌一臉愛不釋手地拿在手裡把玩,悠悠地道:「可惜哥哥身上佩戴的是小時候祖母給他的羊脂玉,妳這個,哥哥怕是不會戴的。」
  林嬌嬌剛才還一臉欣喜,現在聽了蘇定柔的話,臉立刻就垮了下來,「他真的不會戴嗎?」林嬌嬌小聲地詢問著。
  蘇定柔堅定地點點頭,「而且哥哥本來就不喜歡這些小物件,身上那塊還是祖母給哥哥去寺廟裡開過光的,非要他戴著。哥哥不忍拒絕,這才日日佩戴。」
  聞言,林嬌嬌更是不開心了。她看著這塊玉,「早知道就不買了。」
  蘇定柔輕笑一聲,「嫂嫂也別這樣說,嫂嫂進門都半年了,也沒送我什麼禮物,這塊玉,哥哥不喜歡,我卻喜歡得緊,不如嫂嫂就送我吧。」一邊說,一邊嬌俏地看著林嬌嬌。
  林嬌嬌跟蘇定柔很早就認識了,兩人也一直是涼州城裡被人拿著比來比去的閨秀。同是出身富貴,樣貌秀麗的大家閨秀,難免被人進行比較。林嬌嬌倒是不在乎,反正她也沒有那個要壓誰一頭的野心。蘇定柔則不然,蘇定柔處處以蘇家大小姐標榜自己,不容許自己行差踏錯分毫,可就是這樣,蘇定柔也壓不住林嬌嬌。
  要不怎麼說相由心生呢,林嬌嬌一看就是那種沒心機、好相處的,而蘇定柔一看就是那種精明、會算計的。
  「呃……」看著入手還沒焐熱的玉,又看著蘇定柔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林嬌嬌伸手將手裡的玉給她,「那就送給妳吧。」
  蘇定柔接過,愛不釋手。
  蘇定柔把玩了一會,言語間對林嬌嬌更親密了,然後她狀似無意地問林嬌嬌跟哥哥之間的關係怎麼樣了,還是像之前那樣,聚少離多嗎?
  一說到這個問題,林嬌嬌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她頹喪地道:「就那樣。」蘇岩對她是什麼感覺,她現在真的沒把握了。
  「那……恕我多嘴,嫂嫂妳可別生氣。」蘇定柔一臉嬌羞地道。
  林嬌嬌揮手,「妳說,我不生氣。」
  蘇定柔作足了戲後,才貼近林嬌嬌的耳邊小聲地道:「會不會是因為嫂嫂的肚子遲遲沒動靜,所以才……哎呀,人家不好意思啦。」說完捂著臉,不看林嬌嬌。
  林嬌嬌恍若被雷劈了一般的震驚。她跟蘇岩在一起也有好幾次,卻一次都沒能懷上,難道真的是她有問題?
  「妹妹,我有事,先回去了。」林嬌嬌說完,拉著茯苓就出了門,東張西望後,直奔不遠處的藥鋪而去。蘇定柔的話讓她幡然醒悟,蘇岩一直對她不冷不熱,難道真的是因為她遲遲懷不上孩子的原因?不行,她得去藥鋪給大夫檢查檢查,沒問題的話,多吃點補藥。
  看著那主僕二人慌慌張張地離去,蘇定柔起身,臉上閃過一抹冷笑。這蠢笨如豬的女人有什麼資格做她的嫂子?有什麼資格做蘇家未來的掌家媳婦兒?
  「掌櫃的,這塊玉我要退了。」蘇定柔將玉放在檯面上,「九百兩。」
  那婦人的目光在蘇定柔的面上掃了掃,沒說什麼,掏出剛才林嬌嬌給的一千兩,抽出一張一百兩的,然後遞給蘇定柔。
  翠柳立刻上前,將那九百兩裝銀票進口袋。主僕二人一臉得意地離開了店鋪。
  那婦人將那塊玉珮重新拿在手上,輕輕地道:「玉也是有靈性的,只有那有緣人,才能帶走你。」說完,微笑著輕輕地將玉重新擺放在櫃檯裡。

Copyright 2010  喵喵屋工作室.藍襪子出版社 © 版權所有   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郵局1-41號信箱
EMAIL:service@mmstory.com  TEL:886-4-7747612     FAX:886-4-7841366
技术支持:好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