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页 >>>臉紅紅 > 先婚後愛
帝皇書 (全六卷)
星零 著
定價:1500 元
5.2折:780
  • 先婚後愛
  • 作       者:石秀
  • 書       系:臉紅紅BR932
  • 出版日期:2017/05/18
  • 定       價:190 元
  • 線上價格:118
  • 您的价格:118
  • 贈送積分:10 分
  • 扣除積分:0 分
  • 購買數量:
  • 讀者評分:

哄老婆很難,太多太少都有錯,好老公不好當;
寵老公很累,太過太少都不對,好老婆真難做。

人家說假戲真做都沒個好下場,凌可凡卻麻雀變鳳凰,
不但跟暗戀多年的老闆鍾琰交往,還嫁他當老婆。
凌可凡自小是被富著養的大小姐,倍受寵愛,
追求者一堆,卻只對花心老闆鍾琰動了心。
因為不敢倒追,這段感情,早注定開不了花,結不了果,
就連她跟鍾琰滾上床,她都沒想要他負責,
他卻很有良心地娶她回家。可惜,鍾琰不愛她,
他對她的冷淡沒少過,床上卻老把她折騰得半死,
因為捨不得,他的冷落,她從不吵不鬧。
誰知,這男人心裡有人,既然這場愛情容不下她,
她退出,那就離婚吧。聞言,鍾琰不但變臉,還揚言,
他不會離婚,她也別想走。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入夜,酒吧裡瀰漫著酒精的味道,夜生活悄無聲息地開始了它的節奏。
  吧檯前,穿著一身休閒西裝的鍾琰坐在高腳椅上,身體微微向前傾,端著一杯威士忌,不時地往嘴邊送。他有著一張稜角分明的臉,濃密的劍眉,幽黑、深邃的眸子,高挺的鼻梁,細薄的唇。將這些部位完美地組合在一起,顯得他霸道不羈之餘,看到更多的是他的深沉、內斂。
  身為臺灣本土服裝品牌之琰服飾的創始人,他的實力不可估量。現在品牌旗下的分公司、專賣店已經進駐臺灣各地的大賣場,銷售業績很可觀。
  鍾琰的事業迅猛地發展,但在感情方面,他卻遲遲沒有穩定下來。在他身邊來來去去的女人很多,可能是對女人很挑剔的緣故,他一直沒有一個固定的女友。
  不管鍾琰的生意做得有多好,賺錢再多,抱孫心切的家人只管催他結婚,而且催他催得很緊,這讓他很頭大。而他跟身邊的女人只是逢場作戲,各取所需,他根本沒想過要娶她們回家。
  就在鍾琰為家裡催婚的事情煩心時,一道質問的聲音傳來,「阿琰,你這些天跑哪裡去了?我找你找得好辛苦你知不知道?」
  鍾琰轉過身,冷冽的雙眸看著眼前打扮得過於時髦的女人,一臉的不悅。如果他沒記錯,這個女人他早就跟她銀貨兩訖了,他不知道她找他要做什麼。
  「阿琰,我想過了,我不想跟你分手。」女人說完,柔軟的手臂纏上來。
  鍾琰冷淡地甩開了女人的手臂,「妳應該很清楚,我不喜歡麻煩。」
  「阿琰,我後悔了,我不要你的錢,我只要你……」女人一臉哀戚。她後悔先前見錢眼開,答應離開,可是鍾琰才是金主啊,她好不容易跟他有交集,怎麼可能隨便鬆手。
  「妳夠了。」鍾琰用警告的眼神看她。他承認,他風流花心、喜新厭舊,可是一開始他就表明了立場,只能是各取所需,他不想要麻煩。
  「阿琰,當初我是答應了你,關係一旦結束,就拿錢離開,可是我現在愛上你了。」女人仍要纏。
  不遠處的卡座沙發傳來一陣喧譁聲,鍾琰不經意地一瞥,看到了一張清秀的小臉。是凌可凡,他公司的服裝設計師。
  她穿著一條黑色的連身裙,在酒吧昏暗的燈光下,她裸露的肌膚更顯光潔,跟別的畫濃妝的女人不同,凌可凡長相清秀,平時也沒見她怎麼化妝,可是她就是給人一種清爽怡人的感覺,她大概是在幫朋友慶生,可是這過於熱鬧的氣氛,跟她的氣質有些不搭。
  眼前的女人甩不掉,只能利用她一下了。鍾琰不顧眼前女人的糾纏,一步步向凌可凡的方向走去,一把握著凌可凡的手腕,把她從座位上拉起。
  凌可凡驚叫一聲,看到是鍾琰,示意她的朋友是認識的人後,蹙起了她秀氣的眉頭。
  鍾琰擁著凌可凡的肩膀,加快了腳步把她帶離座位。
  「幫我一個忙,假裝是我的女朋友,幫我甩掉後面那個女人。」鍾琰低頭湊近凌可凡的耳朵旁低聲說著。
  「呃,嗯。」凌可凡反應過來,忙點頭。這一刻,她只感覺肩膀處,鍾琰手指的溫度透過衣服薄薄的布料傳來,凌亂了他心跳的節奏。
  「阿琰,難道她就是你的新歡?她有什麼好,你看上她哪點了?」女人緊追不放。
  「老闆,你跟那個女生到底怎麼了?」凌可凡有些小緊張地看著鍾琰問道。
  「這個妳不用管,只需要好好配合我,有必要的話,我可能要親妳一下。」鍾琰看著凌可凡的臉,甩掉身後的大麻煩迫在眉睫。
  「親?」凌可凡腦子裡面轟的一聲,霎時紅了臉。她喜歡鍾琰很久了,可是她從不敢表白,更何況是可以跟他接吻,這可以說是她連想都不敢想的事,這下她的心跳更加強烈。
  「鍾琰,你給我站住!」身後的女人尖聲喊道。
  酒吧外,鍾琰終於停下了腳步,擁著凌可凡回過頭看著那個女人,一臉的霸道不羈。
  「她哪裡好?她哪裡都比妳好,我就是喜歡上她的全部了,希望妳識趣點,別再來煩我。」
  「阿琰,我錯了,我會乖,我以後不煩你,只要你一通電話,我會隨傳隨到,我們不要斷掉關係好不好?」女人哀求道。
  「我說了,我現在跟她在一起,我跟妳之間已經完了。」鍾琰說話間,擁著凌可凡的力度更大,他真的很厭惡對他糾纏不休的女人。
  凌可凡一臉的緊張,在鍾琰的手臂間,讓她好不自在。
  「你騙我的對不對?她根本就不是你的新女伴。」那女人察覺到端倪,高聲挑明。她知道鍾琰對女人很挑剔,不可能隨便碰女人,而且她也看到了凌可凡表現得很不自然。
  鍾琰將凌可凡拉入懷裡,捏著她的下巴,吻在她的唇上,那如果凍般的柔軟觸感,讓他有些假戲真做的成分。所以先前只想著隨便碰一下她的嘴唇演演戲,卻真的演變成了親她。
  凌可凡瞪大雙眼看著鍾琰,這麼近的距離看他,她還是第一次。
  「鍾琰,我恨你!」女人惱怒至極,跺腳離開。
  凌可凡感覺快要停止呼吸,她想推開鍾琰,可是力不從心。
  鍾琰鬆開了凌可凡的唇,看著她粉嫩的嘴唇,他有些意猶未盡。
  凌可凡後退兩步,輕輕撫一下唇瓣,臉上的紅已經蔓延到她的耳朵上。
  「妳啊,差一點點就讓我穿幫了。」鍾琰沒好氣地看著凌可凡,雙手插腰。
  「如、如果沒我的事了,我先進去了,我朋友生日。」凌可凡話說得結結巴巴。她的心裡像小鹿亂撞般,她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了。
  「去吧。當作回報,改天我請妳吃飯。」鍾琰難得地衝她一笑。他早就知道她喜歡自己,不過此時此刻,看她緊張兮兮的樣子,就像情竇初開的小女生,很有趣。
  「嗯。」凌可凡轉過身,快步地走進酒吧。
  鍾琰看著凌可凡快步離去的身影,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凌可凡真的很有意思,最有意思的大概就是他對她一點都不挑剔。

  第一章

  禮拜一的早上,鍾琰拿著一份企劃案正準備邁進設計部辦公室的門口,聽到裡面的交談聲,他停下腳步,靠在門邊看著他的設計師們。
  「大家幫我看看這枚鑽戒怎麼樣,是不是超好看?」設計師李瑩站在人群中,亮起手中的戒指,不時地炫耀著。
  「好好看喔,是卡地亞的新品對嗎?我關注好久了,是限量版的耶,妳怎麼買到的?」另一個設計師一臉羨慕地握著李瑩的手,專注地看著那枚戒指。
  「是我男朋友幫我買的,當作我們在一起三週年的紀念禮物。」李瑩一臉得意。
  「你們都在一起那麼多年,怎麼還不把婚結了?我老公今年結婚紀念日送我的是紅寶石戒指。妳看,是不是比妳的鑽戒更好看?」一旁的設計總監王琳琳想要滅滅李瑩的威風。
  「對啊,我覺得還是王姐的戒指比較好看。」那本來說李瑩戒指好看的設計師很懂得見風轉舵。
  李瑩很不爽,可是她又不敢得罪王琳琳,畢竟王琳琳是她的頂頭上司。很快,她的目光一躍,落在那個永遠不會湊熱鬧的凌可凡身上。
  鍾琰注意到,凌可凡正對著電腦忙碌著,完全不湊這群女人的熱鬧,她時而蹙眉深思,時而舒展眉心,專心工作的樣子讓他很欣賞。
  「可凡,幫我看看我的戒指好不好看。」李瑩衝著凌可凡喊道。
  凌可凡太投入自己的工作,完全沒有聽到李瑩的說話聲。
  李瑩一臉不爽,「凌可凡,我叫妳呢。」
  「啊?」凌可凡回過頭,一臉懵懂地看著李瑩,一雙水眸澄澈如鏡。
  「過來。」李瑩向她招招手。
  凌可凡站起身來,走到了李瑩的面前,「什麼事?」
  「這是我男朋友送我的戒指,好看嗎?」李瑩的手在凌可凡的面前晃了晃。
  凌可凡的目光落在那枚戒指上,她想都不想,便點了點頭,「好看啊。」
  李瑩暗暗一笑,「那是王姐戴的戒指好看,還是我這枚好看?」
  「呃……」凌可凡一下子被問住了,不管說誰的好看,都會得罪另一方。所以她一向不喜歡辦公室裡面的攀比,當下她很為難。
  鍾琰看著凌可凡一臉為難的樣子,他蹙了蹙眉頭。
  「哎,問妳也沒用,這些奢侈品妳哪懂得欣賞。」李瑩不想再聽打擊的話,乾脆酸一下凌可凡好圓場。
  「對對對,我對這些珠寶呀、首飾呀,真的不懂,因為我更多是關注服裝方面的訊息。」凌可凡不由得鬆了口氣。
  鍾琰啞然失笑,據他所知,凌可凡是凌氏集團總裁的千金,家境優渥,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不懂奢侈品才怪,她只是不愛攀比罷了。他敲敲辦公室的門,「五分鍾後,會議室集合。」
  凌可凡看到他,臉上騰起兩抹紅暈,忙走回她的位置,整個人慌慌張張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的鍾琰轉過身去,只是覺得凌可凡有些莫名其妙。
  在會議室裡,公司高層正在為接下來公司要舉辦的新品展銷會展開激烈的討論,為新品展銷會的新創意問題,大家爭論不休。
  鍾琰聽著大家熱烈的討論,始終沒有他感覺特別好的點子,新品會又迫在眉睫,他不免有些不耐煩。
  「老闆,我有一個提議,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凌可凡看著鍾琰,眼神有點躲避,但還是怯怯地表了態。
  「妳說吧。」鍾琰對她點點頭。
  「以前新品會我們公司都是請專業模特兒來宣傳,這次我們可以嘗試請明星代言……」
  「嗤,明星有那麼容易請到嗎?」有同事打斷凌可凡。
  鍾琰冷冷地瞥一眼打斷凌可凡發言的人,望向凌可凡,「繼續。」
  「最近的當紅明星汪菲菲,我覺得她就很符合我們的品牌形象,知性、優雅之餘,又有鄰家女孩的親切感,請她做我們品牌代言的話,我相信我們之琰服飾今夏的主打商品一定會大賣。至於可不可以請到她這個問題,只要我們採取互利共贏的方式,我想問題不大。」
  「這請明星的確是一次很大膽的嘗試耶,可凡,妳確定可以嗎?」一旁的王琳琳對凌可凡投以不大肯定的眼光。
  凌可凡拿筆輕戳桌面上的設計筆記,蹙了蹙眉頭,「這個我想要請示一下老闆,我想只要對方的條件不是太過分的話……」
  「那就是不確定的事情了,如果對方條件苛刻,我們豈不是要處於被動的位置?」
  凌可凡淡淡一笑,「所以我想盡量採取互利共贏的方式,而不僅僅是侷限於代言費上面,我們可以給對方更多發展空間跟平臺。比如採用對方設計的款式,又比如給對方參演的電視劇提供服飾,我想這麼好的待遇,對方應該不會拒絕。」
  鍾琰點了點頭,「那麼這次新品會就交給妳負責,主打產品的設計、樣品的製作,跟汪菲菲洽談的這個任務就交給妳來辦,資金方面盡量滿足對方。至於別的條件,妳可以第一時間跟我彙報。」
  「好,謝謝老闆。」凌可凡衝鍾琰一笑,可是下一刻,她的臉就紅了,忙避開鍾琰的視線。
  喜歡一個人果然藏不住,就算她瞞得了其他人,也瞞不了他鍾琰。鍾琰淡淡一笑,也不太把這些放在心上。畢竟公司裡面仰慕他的女生很多,他沒時間,也沒興致一個個回應她們。

  ◎             ◎             ◎

  新品會就這樣進入緊張的備戰階段。
  在設計部的辦公室裡,凌可凡掛斷了電話,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有些頭疼。她好不容易聯繫上了汪菲菲的經紀人,可是一開頭汪菲菲開的條件就把她給難住了。
  汪菲菲在其他方面要求不高,唯一讓凌可凡為難的是,她要鍾琰親自請她吃飯。
  凌可凡知道這段時間鍾琰忙得焦頭爛額的,每次會議都有人被他罵得狗血淋頭,如果她跟他說汪菲菲任性的要求,她不知道會不會被罵死。
  就在凌可凡端正坐姿,為怎麼跟鍾琰彙報情況而犯愁時,她看到了正由助理陪同來視察的鍾琰,嚇得雙眼睜大。
  鍾琰看著陳列好的服裝樣品,感覺很滿意,他突然想起凌可凡提議請女明星合作的事情,他西裝筆挺地徑直向凌可凡走去。
  凌可凡緊張得僵在她的位置上,像一隻即將被大野狼撲倒的小白兔一般,一動也不動。
  鍾琰看著凌可凡那緊張兮兮的樣子,雖然想笑,可是又不想改變自己一貫作風,只好忍住。
  當他走到凌可凡的面前,她已經霍地一下站起,端端正正地站在他面前。
  「跟汪小姐談得怎麼樣了?」鍾琰的視線掃過凌可凡那清秀、可人的小臉。
  凌可凡的臉由紅變白,只能硬著頭皮說出來了,道:「那個,汪小姐說希望老闆親自請她吃頓飯再談。」
  「老闆日理萬機,已經夠忙了,恐怕沒有時間跟對方吃飯吧?」一旁的李瑩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對凌可凡冷嘲熱諷。
  「現在那些明星就喜歡擺架子,稍微有點紅,就以檔期滿了、趕通告沒時間啊,來漫天起價,其實我一開始也不贊同請明星代言,如今新品發布會馬上就要舉行了,這不是明擺著刁難我們嗎?」總監王琳琳也在不遠處發話。
  鍾琰看著凌可凡一臉為難的樣子,半晌,他望向一旁的助理,「這幾天的日程找一個空檔,約汪小姐吃飯。」
  凌可凡一臉驚訝地看著鍾琰,這恐怕是他這段時間以來第一次這麼好說話。
  鍾琰看著凌可凡,「到時候妳也一塊去。」說完,他轉身離開了設計部辦公室,留下了辦公室裡一臉錯愕的幾個人。
  傍晚下班,鍾琰開車駛出公司地下停車場。他不經意看到花圃帶旁,有一男一女正在拉拉扯扯。男的手中捧著花,而女的卻一直不接受,就在他的車子就要開過去之際,他看到了凌可凡那張臉。
  是她?鍾琰蹙蹙眉頭,他不喜歡多管閒事,本打算置之不理,可是凌可凡畢竟幫過他的忙,他一直沒找到時間兌現承諾,請她吃頓飯,既然她被人糾纏,那他就幫她解解圍。轉了方向盤,將車子迴轉,停在了路邊,他下了車,大步向凌可凡走去。
  「可凡,這是怎麼回事?」鍾琰走到凌可凡身邊,看著對她糾纏不休的男人。
  凌可凡眉頭緊蹙,面對喜歡的人,眼前的情況她有些難以啟齒。
  「你是誰啊?要不要這麼多管閒事。」男人投以鍾琰不屑的眼神,然後繼續對凌可凡發動攻勢。
  「我說了,我們不可能的。」凌可凡對追求者很抗拒。
  「我們不可能?凌可凡妳忘了,妳家人可是很認可我的哦。」男人話鋒一轉,手指著鍾琰,「妳不要告訴我,妳喜歡上了這個人。」
  「你在胡說什麼?」凌可凡很抱歉地看著鍾琰,「老闆,你不用管我,我不希望把你牽扯進來。」
  就在凌可凡的雙眼迎上鍾琰的雙眼時,她看到鍾琰衝她眨眨眼,她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鍾琰已經握住了她的手。
  「可凡,看來有些事情沒辦法再隱瞞了,公開我們的關係,才可能讓妳少點麻煩。」
  凌可凡一臉錯愕地看著鍾琰。
  「我跟可凡在交往,希望你以後不要來打擾她。」鍾琰很刻意地把與凌可凡交握的手呈現在對方的面前。
  「凌可凡,我真沒想到妳是這樣的人。」男人氣得把手上的束花扔到了地板上,用力地踩上幾腳。
  凌可凡看著破碎一地的花瓣,對那男人是失望透頂。
  鍾琰嘆了口氣,「這位先生,你這種行為也太幼稚了吧,花是無辜的,你拿它來出氣做什麼?感情是兩廂情願的事情,勉強的話,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沒有好結果嗎?我不管你是誰,她的家人可是很認同我跟她的,還讓我們交往看看。不信的話,你問她!」男人指著凌可凡的臉吼道。
  凌可凡很害怕,畢竟被一個男人凶神惡煞地指著臉責罵,是她從未經歷過的。
  鍾琰擋在了凌可凡的面前,他冷哼一聲,唇角牽起一抹笑弧,「她家人認可你,可是她不喜歡你,那又算得了什麼?難不成你還活在父母之命的年代?」
  「你在諷刺我?」男人紅了眼,一副就要幹架的姿勢。
  凌可凡的手在微微顫抖,可是鍾琰緊握她的手,如同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
  「我沒有閒工夫在這裡諷刺你,請你不要對號入座。凌可凡是我的女朋友,以後你少出現在她面前,如果讓我發現你繼續騷擾她,就別怪我不客氣。」鍾琰狠狠地警告道。
  那男人惱羞成怒,卻懾於鍾琰的氣勢,不敢動手。他指著凌可凡的臉,惡狠狠地道:「凌可凡,妳給我記好了,這事我跟妳沒完沒了!」
  凌可凡的小臉煞白,眼前這個人恐怕是她的追求者中最可怕的一個。就在她心緒不寧時,一聲痛叫聲嚇她一跳。
  鍾琰擰住了對方的胳膊,「如果你敢再碰她一根頭髮,我就打斷你的手。」
  對方痛得號叫,卻沒辦法掙脫鍾琰的手。
  「怎樣,聽清楚了沒?」鍾琰絲毫不客氣地問。
  「聽清楚了、聽清楚了……」男人乖乖妥協。
  鍾琰鬆開對方,領著凌可凡走向他的車子。
  坐到車子裡面,凌可凡驚魂甫定的樣子,連安全帶都沒有力氣去繫。
  鍾琰幫她繫好安全帶,再一次握住她的手,「別怕,那種人,妳在他面前越是害怕,他越是得寸進尺,我確定他以後不再敢惹妳。」
  凌可凡看著鍾琰很肯定的眼神,努力地擠出一絲笑容,點了點頭。沉默了半晌,她看著鍾琰,「你說……我拒絕追求我的人,會不會很殘忍?」
  鍾琰笑了,「也許吧,不過妳要是接受一個妳不喜歡的人,慢慢妳就會發現,這對雙方都很殘忍。」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凌可凡點點頭,「我就是沒有辦法強迫自己喜歡一個不喜歡的人。可是……」她看著鍾琰的側臉,欲言又止。在她的世界,喜歡的人太難接近,她不敢表白。
  「可是什麼?」鍾琰看凌可凡吞吞吐吐的,他投以她疑惑的一眼。
  「沒什麼。」凌可凡故作輕鬆的樣子,藏起自己的小心思。
  「那今晚妳有時間嗎?」鍾琰詢問的口吻。
  「嗯?」凌可凡看著鍾琰,一臉疑惑。
  「妳忘了我上次答應妳的事情?妳幫了我的忙,我請妳吃飯。」鍾琰說話間,發動了車子。
  凌可凡的雙手擺了擺,「不用了,你剛剛也幫了我的忙啊。」
  鍾琰若有所思的樣子,「那這次我請妳吃飯,下次換妳請我不就好了?」
  凌可凡看著鍾琰的側臉,對他的喜歡,又多了一點點。

  ◎             ◎             ◎

  與汪菲菲的飯局是在一家高級餐廳進行。
  當西裝革履的鍾琰領著穿一身白色小洋裝的凌可凡走進包廂,穿著性感時裝的汪菲菲很快也到場。
  汪菲菲本想著跟鍾琰可以單獨用餐,沒想到他會帶人來,臉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汪小姐,幸會。」鍾琰禮貌性地對汪菲菲伸出右手。
  「幸會。」汪菲菲雖然不樂意見到鍾琰帶來的人,可是對鍾琰,她早有耳聞,如今一見,果然高大、帥氣,很有魅力。她想,憑自己的姿色,定能把鍾琰身邊的那女人比下去。
  「這位是凌可凡小姐,我們公司的設計師,也是負責這次跟妳接洽的負責人,如果汪小姐對我們這次的合作感興趣,有什麼問題可以跟她談。」鍾琰說話間,已經很紳士地幫汪菲菲拉開一張椅子。
  汪菲菲像個驕傲的公主般坐下,得知鍾琰身邊的女人不過是他公司的設計師,她的臉色放緩了些。
  「汪小姐,我們用餐前,是不是先把合約簽了比較好呢?」凌可凡微笑著拿出合約。
  汪菲菲笑了笑,對凌可凡一臉的不屑,「難不成妳還怕我飛了啊?」
  「我沒有那個意思。」凌可凡有些尷尬。
  汪菲菲瞥見凌可凡的包包裡有一本厚厚的畫冊,她指著那畫冊,「是妳的設計圖?我能看看嗎?」
  「可以啊。」凌可凡爽快地答應,手握著畫冊,正準備拿出來,可是突然想起些什麼,她的手一下子僵住,臉色也有些發白。
  「怎麼,難道涉及公司機密,不能看?」汪菲菲的臉色有些不悅。
  凌可凡蹙了蹙眉頭,這畫冊是她平時塗鴉用的,而後面幾頁是她偷偷畫的鍾琰的畫像,她不敢想像讓鍾琰看到會有怎樣的後果。
  鍾琰在一旁開口說話了,道:「既然汪小姐對妳的作品感興趣,盡可以給她看看,也希望汪小姐能給一些意見。」
  「就是嘛,我在服裝搭配方面也是有一番見解的哦。」汪菲菲很有自信的樣子。
  凌可凡實在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把畫冊遞給汪菲菲。
  汪菲菲一把接過,放在膝蓋上翻看,而凌可凡則坐在一旁捏了一把汗。
  鍾琰看著凌可凡那副如坐針氈的樣子,真的有點搞不懂她了。
  眼看著汪菲菲就要翻到後面,凌可凡急了,可是突然搶回來又很沒禮貌,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手心也泌出了冷汗。
  「可凡,妳不舒服嗎?」鍾琰看著凌可凡關心地問。
  凌可凡搖搖頭,「沒、沒有啊。」
  汪菲菲的視線從畫冊上移到凌可凡的臉上,她膝蓋上的畫冊就這樣滑到了地板上。
  鍾琰撿起,這一剎,凌可凡緊張得連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
  鍾琰不經意瞥見畫冊頁面上畫著自己的畫像,他終於知道凌可凡在擔心什麼。他漫不經心地合上畫冊,把它遞給凌可凡,然後微笑看著汪菲菲,「怎麼樣,看過設計圖,對我們的服裝產品有什麼感覺?」
  「很好啊,真沒想到,凌小姐平這麼專業。」汪菲菲不得不承認凌可凡的能力,那些漂亮的時裝款式躍然紙上,讓她嘆服。一般的美術功底還有眼界,是畫不出這麼有水平的作品的。
  「汪小姐的眼光也不錯。」鍾琰翻開了菜單,「好了,點餐吧。」
  「嗯,這家餐廳的菜很不錯,我就不客氣了。」汪菲菲得到鍾琰的讚賞,心情很好。
  凌可凡把畫冊放好,她的心仍然很忐忑不安,她不知道鍾琰有沒有看到她畫他的畫像。可是看他的樣子,不太像看到了,她略略放鬆了心。
  鍾琰不曾想過凌可凡會偷偷畫他,這女生的心思藏得還挺深的。可是他一心以事業為重,也不太把這些放心上,所以表現得也沒有很在意。
  吃著可口的飯菜,汪菲菲不停地對鍾琰拋媚眼,鍾琰逢場作戲,應付自如。只有凌可凡,一頓飯下來味同嚼蠟。
  飯後,汪菲菲很快便簽了合約,只是簽了後,她筆一扔,靠在了鍾琰的肩上。
  「汪小姐,妳還好吧?」鍾琰扶了她一下。
  「我今晚高興,貪杯,多喝了點酒,現在有點頭暈。鍾老闆,你能不能送我回家?」汪菲菲手按太陽穴,一副很不舒服的樣子。
  「好吧。」鍾琰不得不為汪菲菲的演技折服。
  凌可凡看著鍾琰跟別的女生這麼親近,她的心如跌入萬丈深淵,異常失落。
  「那我先回去了。」凌可凡拿好合約,急著要走。她喜歡鍾琰,可是她不喜歡看到他跟別的女生在一起。她不想讓心中的美好破滅,所以選擇不去看。
  鍾琰看著凌可凡,有些納悶,他點點頭,「那好吧,妳路上小心。」
  凌可凡踩著高跟鞋離去,把鍾琰跟汪菲菲甩在了身後,這一刻,她心中的難過又多了幾分。
  鍾琰把汪菲菲送到了她住處的樓下,為她打開車門。
  汪菲菲下了車,她挽住了鍾琰的手臂,「你能不能再陪陪我?」
  鍾琰笑了笑,拉開了她挽著自己手臂的手,「抱歉,我還有事要去處理。」
  汪菲菲計劃落空,可是來日方長,她就不信鍾琰不會為她動心。
  車子裡,鍾琰先是打了通電話給凌可凡,確定她有沒有到了家。得到了她的答案,他放心地掛斷電話,不知道為什麼,他身邊來來去去的女人那麼多,他偏是對凌可凡一個人這麼上心。

  

Copyright 2010  喵喵屋工作室.藍襪子出版社 © 版權所有   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郵局1-41號信箱
EMAIL:service@mmstory.com  TEL:886-4-7747612     FAX:886-4-7841366
技术支持:好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