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页 >>>臉紅紅 > 非妳不愛
為夫之道 (全三冊)
尤四姐 著
定價:660 元
5.8折:380
  • 非妳不愛
  • 作       者:舒淺
  • 書       系:臉紅紅BR246
  • 出版日期:2010/05/13
  • 定       價:190 元
  • 線上價格:120
  • 您的价格:120
  • 贈送積分:10 分
  • 扣除積分:0 分
  • 購買數量:
  • 讀者評分:

傻傻青梅,到最後才發現愛的是誰;
笨笨竹馬,自始至終只想得到她的愛。

人家說青梅竹馬感情最好,但是,
為什麼程星涵的竹馬唐木群就只會捉弄她呢?
所以她還是喜歡她的夢中情人,唐木則!
就是知道程星涵喜歡他的大哥唐木則,就算愛她也只能藏心裡!
所以唐木群一直以來對她只能無奈的保持著好朋友的距離,
當她的廚藝實驗品、陪她看電影、聽她吐苦水……
甚至為了她的幸福,他忍著心痛,幫她接近他大哥,
縱使知道她不會注意到自己,可他的目光卻始終追尋著程星涵!
為什麼唐木群看她目光總是帶著一絲悲傷呢?
害她也染上悲傷色彩,現在的她不是已經很靠近唐木則了嗎?
可為什麼她的心卻開始搖擺?還越來越在意唐木群!
在意他的苦笑、在意他的落寞背影、在意他新交的女朋友……
相較於唐木則,程星涵對唐木群的感覺反而強烈了幾百倍……
這教程星涵開始迷惑了,不明白她想緊緊擁抱的那個他到底是誰?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門鈴按了許久也沒有人回應,程星涵皺了皺眉頭,從口袋裡拿出備用鑰匙,一定是唐木群又戴著耳機聽音樂,所以才會聽不到門鈴聲音,她輕手輕腳的走進屋子,程星涵放下手中的袋子,慢慢靠近躺在地板上的男人。

  伸手關掉還在運轉的CD PLAYER,然後壞心地掐緊男人的鼻子讓他不能呼吸,誰讓這個該死的唐木群總把自己的話當作耳邊風,跟他說過多少次睡覺要到床上去,可是他非要在地板上躺成大字,以為自己真的頭好壯壯不會感冒啊!

  「笨丫頭……」唐木群撥開臉上那隻手,嘀咕了一句,才睜開一隻眼看了看程星涵,然後翻身繼續睡。

  程星涵看著他那一副大少爺的樣子,氣到咬著牙在唐木群的屁股上踢了兩腳,她今天要是不改掉他的壞毛病,就罰她吃掉整根紅蘿蔔……不過幹嘛拿自己來打賭啊?程星涵一想到紅蘿蔔的味道就覺得頭痛。

  「唐木群,你馬上給我站起來!你是怎樣?家裡沒有床嗎?」程星涵氣急了,剛剛的兩腳好像是沒踹在他的身上一樣,唐木群還是紋風不動,唐木群擺明了不想理會,繼續他的美夢,還適時的輕輕打鼾。

  「喂,信不信我拆掉你的CD PLAYER?」程星涵突然笑開了顏,她怎麼一急就忘記這傢伙的死穴了。

  「妳敢!」翻身坐起,唐木群抓起地上的CD PLAYER塞進懷裡,防賊似的眼神射殺眼前笑的嬌憨的女人,什麼人會大清早的就來打擾別人的好夢?

  「早點起來不就沒事了。」程星涵笑得很開心,白白的兩排牙齒都露出來了,不過,這個CD PLAYER還是她前幾年送給他的生日禮物呢,他幹嘛到現在還非死守住這個呢?他到底知道不知道大家都已經在用MP3聽音樂了,而且從來也沒見唐木群換過其他CD,遲早唐木群的耳朵會聽到長繭。

  「什麼好歌值得你百聽不厭啊?」程星涵突然很好奇,難不成他有什麼秘密藏在裡面。

  「要妳多事?」笑那麼燦爛幹嘛?唐木群忿然地看著她嬌俏的臉龐,還是捨不得移開視線。

  「你剛剛為什麼不給我開門?」她噘起嘴,生氣地伸手捶了捶他的肩膀。

  「不是給妳鑰匙了?」唐木群撥了幾下原本就夠亂的頭髮,她到底知不知道備用鑰匙是作什麼用的?

  「算了,不和你計較,我找你有別的事。」反正已經吵醒他,程星涵也不在意唐木群的臉色有多臭,高興地從袋子裡拿出便當,像是獻寶一樣擺到拿到唐木群的面前。

  「什麼意思?」他表情突然的怔了一下,一抹驚喜在眸底閃過,她做了便當給他吃?想到這,他嘴角不自覺地有些上揚。

  「第一次做,總要有人試吃嘛。」程星涵又把便當向前推,唐木群是最好的實驗對象了。

  自己該不會是哪裡又惹到這位大小姐,在菜裡放些不乾淨的東西,想要他清清腸胃吧?唐木群心裡偷偷獨白了幾句,卻還是伸手拿過便當打開來。

  「妳其實很恨我吧?」唐木群平靜的問了一句。

  「嗯?」程星涵不知道唐木群為什麼有何一問。

  「吃這個,不是要我死嗎?」唐木群斬釘截鐵的說,試問有誰可以往自己的嘴巴裡面塞下一整塊木炭?光聞到那個焦味就讓他頭腦抽痛。

  程星涵被唐木群的話堵得一張小臉漲得通紅,她就是知道做的很爛,所以才只能先拿來給唐木群先試吃,結果唐木群居然一點面子都不給,程星涵真想一拳揮過去好好問候他的眼眶。

  歎了好長一口氣,唐木群終於拿起筷子,夾起那些分辨不出原本樣子的「焦炭」塞進嘴裡,然後機械地咀嚼著,這個笨蛋還真是會找人,就是完全確定他就是那個明知道必死還會吃下去的人,總結就是他就是沒辦法拒絕她就對了。

  「很好吃。」苦苦的味道在嘴巴裡橫行肆虐,反正抱怨也不能改善這盒便當,他還是說些能安慰她的話好了,因為程星涵那張不太樂觀的臉讓他看起來很不舒服。

  「你還真是病得不輕,焦成這樣都說好吃?」摸摸他的額頭,程星涵倒像是忘記他手中那份傑作是出自她的手下。

  「妳……」翻個白眼,唐木群知道自己早晚會被她給氣死,剛想說些什麼來反擊,門口響起開門的聲音,是大哥回來了。

  唐木則溫暖的笑意掛在臉上,拍了拍風衣上殘留的雨滴,看到客廳兩個人開了口:「星涵也在啊。」

  雖然唐木則比星涵大了快十歲,但是他還似乎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那時她還是個小女娃,這十幾年過來,小女娃都已經出落成俏麗可人的大女孩了。

  「唐大哥,你回來啦。」程星涵趕緊起身,手放在身後,不自覺就緊張的絞著手指。

  原本還有生氣表情的唐木群,眼底開始慢慢陰霾,有些時候他真的想躲進一個漆黑又隔音的屋子,可以什麼不都看、什麼都不聽、什麼都不想!當然,他和大哥的關係並不是不好,就是因為太親近了,所以他才不能對大哥說些什麼。

  程星涵看大哥的眼神是那麼憧憬,或許他一輩子也沒辦法吸引她的注意吧,所以唐木群只是低下頭吃著那盒便當,他現在不但嘴裡苦,連心裡都很苦,這丫頭對大哥的感情那麼明顯,就算是他瞎了大概也能感覺到。

  「木群?」唐木則看著弟弟猛吞便當的樣子,像是餓了幾天的樣子。

  「你不要吃了。」驚呼一聲,程星涵側頭看到唐木群正在埋頭苦吃,幾乎快吃光便當裡全部的東西了,差點想伸手阻止,再強迫他進行催吐,萬一他真的吃到死掉怎麼辦?

  「是什麼好東西?」唐木則詫異的問道,看弟弟的樣子好像是怕有人搶似的。

  「是、是我做的便當。」看著走近的唐木則,程星涵的臉色愈加酡紅,唐大哥真是長得太好看了,人又溫柔。

  可是話說回來,唐大哥怎麼會有這麼個惡魔弟弟?她不自覺地看了看唐木群,雖然唐木群也是很帥的男人,但他總是喜歡捉弄自己,一點也不成熟穩重。

  「哦?」唐木則看了看弟弟手裡的便當盒,笑的一臉了然的樣子,原來程星涵這個丫頭還是喜歡木群的。

  「無聊!」唐木群臉色不太好的抓起CD PLAYER,光著腳丫走過兩個人身邊,特別在經過大哥身邊的時候,濃眉還皺了皺,真夠幼稚,有時候他都不確定自己到底在氣些什麼?

  唐木則回身伸手捉住了他的肩膀,一絲無奈在臉上滑過,為什麼自家兄弟的叛逆期來這麼遲?

  「幹嘛?」唐木群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停住了腳步。

  「晚上和我回家吃飯,媽一直說有事要找我們。」說完話,唐木則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

  「嗯。」懶洋洋的應付一聲,唐木群又把目光飄到一旁,果然看到程星涵的眼睛裡閃著莫名其光的崇拜感,也許是大哥的魅力又讓她眩暈了吧。

  總之這場面對他來說就是很刺眼,心底下意識地泛出一股的酸氣,「喂,笨星星,那便當該不會是妳想要作給我哥的吧?」剛剛吞的太急,現在他的胃似乎開始抗議了,唐木群問的很故意,誰讓這個丫頭有話也不敢說出口。

  「嗯……」程星涵只是把頭垂得更低,卻仍然堅定的承認了,心裡還在感激唐木群終於做了一件好事,就是說出她不敢說出的話,不過她一聽到唐木群叫她的小名就覺得很不開心,為什麼聽起來像猩猩的名字他偏要一直叫。

  唐木群眼裡在閃耀的火苗瞬間就被冷水澆熄,他真夠傻的,還以為她特意做便當給自己吃,不過也是,如果讓他選也應該是選擇事業有成又有風度帥氣的大哥,而不是他這個自由業的人。

  「我加班太累,先上樓了。」唐木則並沒有理會那便當的問題,轉身已經消失在樓梯的轉彎處。

  程星涵突然覺得氣餒,她知道唐木則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做了些什麼,因為無論做再多,也不會比得上他那個萬能的秘書褓母方穎慈。

  「星星,跟我們一起回去吧。」唐木群原本已經準備回房的腳步又因為她的沮喪而停滯,因為和她相處時,他根本無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而且自己總是愛為難著自己,一直幫她跟大哥創造機會,他腦子肯定是壞了。

  「為什麼?」程星涵詫異,他們要回家關她什麼事。

  「不為什麼!」真是被她給氣死,唐木群氣得牙癢癢的,他早晚要在她的腦袋裡塞根「智慧」神經進去,免得她思考事情的時候總是短路。

  他幹嘛一直這麼兇她?程星涵眨了眨眼睛,自從高中畢業之後,她就很少看唐木群對自己笑了,每次都只會兇巴巴的吼她,都青梅竹馬這麼多年,為什麼她總是搞不清楚唐木群到底在想什麼呢?

  好吧,也許是她的目光總是停留在唐木則的身上,所以才對唐木群有些忽略,但是她一定要為自己的幸福努力啊,所以她只希望唐木群能做一根好的竹馬,就算不支持也不要潑她冷水。

  「總之,晚上我要看到妳出現在這裡。」冷哼一聲,唐二少爺踩著驕傲的步子離開了。

  她看唐木群真的是快得躁鬱症了,程星涵忍不住丟個大白眼砸向唐木群的後背,這男人怎麼這麼難搞?

  「星涵,用不用我送妳?」唐木則正好下樓倒白開水,看到程星涵要走就體貼的問了一句。

  「不、不用了,我自己有開車來。」只要想到要和唐大哥獨處在車子那麼小的空間裡,她已經開始緊張起來,那樣她肯定沒辦法正常呼吸。

  「那妳路上小心。」唐木則點了點頭,轉身又回了樓上。

  「喔。」心情總是這麼大起大落,程星涵失望的看著唐木則的背影,單戀真的好辛苦,不知道畢業之後她可不可以到唐氏去上班,那樣可以近水樓台看個夠。

  簡直沒救了!

  怎麼有女人的腦子這麼奇怪?完全不懂得什麼時候該好好把握機會,唐木群在暗處冷眼旁觀,差點飆出三字經來!老天啊,為什麼偏偏教他會喜歡上這個笨的要命的女人呢?

  算了、算了,反正他也是差不多一樣蠢,明明自己難過的要死,不是還一直幫她製造某些該死的機會!轉身回到房間,唐木群仰躺在床上,聽著CD PLAYER繼續播放著他聽不厭的錄音……

  唐木群突然從枕頭下抽出一個相框,將視線定在那張照片上,照片上的程星涵穿著一身迷彩裝,臉上畫的五彩繽紛卻笑得那麼燦爛。

  如果他能做到的話,他希望她永遠開心得像那年夏天。

  ◎ ◎ ◎

  程星涵雖然不知道唐木群為什麼叫自己一定要來,但是下午三點鐘的時候程星涵還是準時出現在唐家兄弟的門前。

  「妳是用爬來的嗎?都幾點了!」唐木群開了門對著程星涵劈頭一陣狂吼,然後不耐煩的看看手錶,從剛才打電話催她到現在已經過去半個鐘頭,她大小姐才從學校來到這裡。

  「唐木群,我回去一定要做個木偶詛咒你,詛咒你牙齒掉光光!」程星涵真想揍他幾拳出氣,她馬上就要畢業了,所以在學校的這段時間是很忙的,況且這個時間路上塞車很嚴重,她已經盡力了,而且唐木群的眼睛是瞎了嗎?她都已經急到滿身汗了,他還那麼兇!

  「我的牙絕對活得比妳的牙久。」唐木群反唇相譏,順便用一包東西K中她的頭。

  「你白痴啊,牙齒有生命嗎?」下意識地接住丟來的面紙,程星涵知道雖然唐木群嘴巴蠻惡毒,但對她不過是口硬心軟,想到這,她也就不想計較剛才的事了。

  看她傻笑著,唐木群乾脆搶過面紙,抽出幾張幫她擦著額頭的汗水。

  「唐木群,這是我的臉,不是沙發的皮,拜託你輕一點。」程星涵被他擦的很痛,躲又躲不開,真是不懂得控制力道的粗暴男!

  「臉皮怎麼這麼薄?」唐木群嘴上這麼說,可是馬上就放輕了力道,看著被他擦紅的皮膚,眼底閃過一絲心疼。

  這時候唐木則也從屋內走了出來,見到程星涵已經到了,對著她笑著點了點頭,這對他而言,已經是很溫柔的表現了。

  「我們可以走了。」唐木則的話音剛落,三個人的身後出現了一個手上拿著滿滿一大包食材的女人。

  「穎慈姐。」唐木群摸了摸鼻尖,對站在車門口的女人客氣的問候一句,他沒想到大哥居然讓方穎慈去準備這些食材。

  方穎慈禮貌地對著唐木群和程星涵微笑一下,然後把目光定在唐木則身上,她的口氣一板一眼地開了口:「唐先生,這些是伯母需要的食材。」

  「放這吧。」唐木則口氣更是冷淡,直接打開車子的後車廂,接過方穎慈手裡的東西。

  「那回來前請先打電話給我,我會準備午餐。」方穎慈放下東西,拿出筆記本,不知道隨手在記些什麼。

  「以後不要放蒜末在我午餐裡。」唐木則即使在說這麼簡單的對話時,聲音也很嚴肅。

  「其實先煸熟的不會有太大味道,那樣也不可以嗎?」方穎慈皺了皺細眉,解釋了一句。

  「為什麼?」唐木則反問一句,他不知道加不加蒜末有什麼關係。

  「對你的身體很好,細節方面我會在唐先生回來之後,列成詳細的文件讓你過目。」方穎慈表情還是沒有什麼變化,公事公辦的解釋關於蒜末的問題。

  「嗯。」唐木則點了點頭,既然她堅持就一定有道理。

  像是被一陣冷風吹過的感覺,幾個人之間的氣氛隨著剛剛的結束陷入尷尬。

  程星涵雖然看到方穎慈出現覺得有些沮喪,但是發現方穎慈並沒有要跟隨他們一起走,倒是放下心來。

  「他們剛剛用那種語氣說那些話,感覺好奇怪。」她小聲地跟唐木群耳語著,原本話題內容就很無聊,再配上二個人冷冰冰的語氣,覺得像在做什麼恐怖片預告似的。

  唐木群難得同意她的看法,也點了點頭,不過他倒是覺得大哥和方穎慈之間似乎有些什麼事情,只是又讓人看不透。

  車子平穩的開在路上,車內並沒有人開口。

  唐木則本身就不是多言的人,而唐木群則是靜靜的聽歌,至於程星涵努力想跟唐木則說些什麼,但始終沒辦法說出口,一個小時後,車子總算到達目的地。

  程星涵在下車的時候用力地吸了一大口氣,她真的快被憋死了,忍話忍得好辛苦,她委屈的看了看身後根本就陶醉在音樂中的唐木群,他倒是悠哉的很,都不懂自己的苦惱。

  唐母出來迎接兩個兒子的時候,看到程星涵也一起來了,趕緊將她拉到面前細細打量,果真女大十八變啊!程星涵這孩子變得越來越漂亮動人了,比起她媽媽年輕時還漂亮的多,唐母笑道:「星涵,阿姨今晚做些好吃的給妳補補,妳要來這件事,這兩個臭小子都沒有提前告訴我,也好讓我事先準備準備。」

  「阿姨,唐木群一直叫我來喝妳的補湯,他還一直笑說我是……營養不良。」程星涵趁機趕緊告狀,可是又說不出發育不良幾個字,其實她不過是骨架細了一些、體重輕了一點。

  但也不應該被唐木群一直嘲笑吧?他總是笑她說發育不夠良好,連A胸都沒有!請問他的眼睛到底長在哪裡啊?完全看不出兩年前的她就已經升級B胸了嗎?

  「伯母等等會幫妳討個公道。」唐母滿臉笑意,看著程星涵的目光是怎麼看怎麼滿意,她這兩個兒子的手腳也太慢了些,都到了該成家的年紀,卻也不知道誰想要娶星涵回家。

  程星涵從進了屋子就坐在沙發上,看著唐母開心的到處忙碌,說是今天高興所以要親自下廚,就讓傭人們先去休息了,而唐木則獨自忙著把車子裡的食材拿出來冰進冰箱。

  雖然程星涵儘量不讓自己的舉動那麼明顯,可是目光還是不自主的追尋著唐木則的身影,而唐木群早已經坐在離牆很近的地板上靜靜聽歌,然後偶爾視線會落在那個纖細的身影上,不一會就又神情煩躁的移開。

  「我說過多少次了,你不要直接坐在地板上。」程星涵終於把目光給收回來,卻發現唐木群放著好好的沙發不做,又坐在地板上了。

  「妳是說不要躺。」唐木群摘下耳機,其實他早就停了音樂,只是在等程星涵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注意到自己。

  「你真是會挑人語病,沙發這麼大,還沒有你可以坐的地方嗎?」拍了拍身邊的沙發,程星涵示意唐木群坐在她身旁。

  唐木群遲疑了一下,還是站起身來走到程星涵的身邊,剛要坐下來,唐木則就出現在客廳,手上正端著一碗唐母要他拿給程星涵的熱湯。

  「謝謝唐大哥。」程星涵欣喜地站起來,將瓷碗接到手裡,心裡湧起一陣暖意。

  抿了抿唇,唐木群看著程星涵剛剛坐過的地方,索性一屁股坐了下去,在沙發上發出嘭的一聲。

  「唐木群,你幹嘛?無聊啊你!」程星涵被他孩子氣的舉動嚇了一跳,也不顧唐木則還在這裡,就忍不住說了一句。

  「妳有湯喝,還坐什麼坐?」唐木群氣結的很,賭氣似的反問一句。

  「你……」程星涵看了看手裡的湯碗,對著唐木群冷哼了一聲,轉身向廚房走去,當著唐木則的面,她才不要失態。

  唐木群抓了抓頭髮,心想剛剛的舉動還真蠢,到底想表達些什麼,自己也不知道。

  「有些事情該好好說明的,尤其是感情的事……」看到唐木群剛剛的反應,唐木則知道他心裡又在鬧彆扭了。

  「哥,我自己有主意。」唐木群揮了揮手,他的問題不是用說的就能解決,況且程星涵的心思都放在大哥身上,他不想把事情搞的更複雜。

  「吃飯吧。」唐木則點了點頭,對於木群他還是覺得很放心,不過感情這種事,始終是要說出來才會有機會。

  唐木群點點頭,起身和唐木則一起走向餐桌,他也不想把氣氛弄糟。

  ◎ ◎ ◎

  開始吃飯不過幾分鐘,唐木群從母親盯著程星涵的眼神裡隱約知道,他儘量不想變複雜的事情開始要變複雜了。

  「媽,妳專程把我們叫回來,不光是為了吃飯吧?」唐木則吃了幾口菜後,看著母親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索性先開了話題。

  唐母聽兒子主動把話題扯到重點,趕緊就順著話題打開了話匣子,不過還是裝作一臉正經,道:「當然是關於你們的婚事,依你們的年齡,都是該成婚的時候了!」

  果然!唐木群的嘴角都僵了,他猜得一點都沒錯,只是真不知道這作戰對象指向誰,所以就開口試探道:「媽,妳別說是要給我們安排相親。」

  程星涵雖然忍住了到嘴邊的驚呼,但臉色還是瞬間有些蒼白,這個消息對她來說如同晴天霹靂,她還沒有下定決心要告白,唐大哥就有可能要相親結婚了。

  「你才二十五歲可以再等等,但是你大哥已經三十歲了,難不成還要再拖?」唐母放下筷子,假意扳著臉說道。

  聽到唐母一番話的唐木則沒有出聲,只是看了看唐母便若有所思,其實結婚這件事情他並不太放在心上,至於和什麼人結婚他也沒有意見。

  輕輕的放下筷子,程星涵看了看唐木則的側臉,心裡酸酸澀澀的,其實她可能還比不上方穎慈在唐木則心裡的位置,畢竟方穎慈是他的得力助手,雖然她和唐家兄弟從小一起長大,但唐大哥卻總是和她保持著很遠的距離,

  說真的,程星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喜歡唐木則哪一點,只是每次看到這個身影就會覺得很開心,她覺得那就是愛情了吧,至少也是喜歡的不得了。

  「大哥現在事業正在穩定期,可以再等等沒關係,事業有成的男人越老越值錢嘛,至於結婚相親,倒是妳可以先關心我這個小兒子。」唐木群邊吃著飯邊露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他這樣算是給這個笨蛋星星拖延時間了吧?

  什麼?程星涵嚇了一跳,唐木群怎麼捨得放棄自由自在的生活呢?

  「老?」唐木則挑了挑濃眉,轉過頭去看了眼唐木群,他方才一番話是說他是個老男人嗎?

  「哥,相信我,重點不在這個字上。」被瞪得有點心虛,唐木群馬上伸出手指在大哥眼前搖晃幾下以示否認。

  唐母詫異的看看小兒子,今天是吃錯什麼藥了?怎麼這麼乖?不過想了半天,唐母也沒想出什麼答案,於是放心的想著總算有個兒子願意安定下來。

  為什麼她看起來還不開心?唐木群看了看程星涵發怔的樣子,嘖,怎麼會瘦成這個樣子?說她住在難民窟,看來還真有人會相信,還是忍不住隨手挾了隻雞腿放進程星涵的碗裡。

  這樣的心疼,程星涵大概是蠢得看不見,只是她再蠢也比不上他,居然將喜歡的女人大方地推出去,真是蠢斃了。

  「你不是開老媽玩笑吧?」唐母還是想再確定一次。

  「媽,我孤獨又寂寞,所以拜託妳幫幫我吧。」唐木群索性開始胡言亂語,側過身去揮揮手,一副怕人囉嗦的樣子,其實唐木群是想把貪戀的目光從程星涵的身上移開,有時候,人就是要懂得放手,才會讓別人得到幸福……

  「唐木群,你……」為什麼要這麼說?程星涵把話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她突然發現其實自己一點也不了解唐木群,也從沒有關心過為何他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交過一個女朋友。

  她算是很笨的人,又在很早的時候就暗戀了唐大哥,所以一直沒將其他男生當作交往對象,可是唐木群完全沒有理由不交女朋友啊?突然之間,程星涵意識到了自己的自私,她從來都是將自己的苦水吐給唐木群聽,卻沒有考慮過唐木群的狀況。

  「大哥有妳崇拜,可是我也需要人來崇拜。」這算是唐木群第一次嚴肅鄭重的對程星涵說話,雖然他並沒有看著她。

  「莫非,星涵妳是對我們家木則有意思?」唐母詫異的問,她一直以為木群喜歡星涵,而且平日的程星涵經常和唐木群在一起,還以為……難道是自己老眼昏花,看錯對了?

  「伯母!」程星涵輕輕的跺跺腳,她覺得有些尷尬,為什麼唐木群要說出來?

  「好,怎麼都好。」總之星涵就注定是她唐家的媳婦了,唐母並沒有深究這件事,畢竟木群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星涵,她也不是很確定。

  一點都不好!唐木群用力的咬著牙關,邊在心底咒罵自己,明明是自己主動促成的事,可是事後卻又後悔不已,真是恨不得給自己幾巴掌!再這麼下去,他遲早會精神失控,他要瘋了!

  「我吃飽了。」將碗筷重重的放下,唐木群起身就走,他現在要去做飯後運動,不然他真是有氣沒處發。

  「你什麼都沒吃……」唐母見叫也叫不住小兒子,乾脆就由他去了。

  唐木則無奈的看了看弟弟倔強的身影,自己到底還要夾在星涵和他之間多久?唐木群這小子還真是嘴硬到極點了,如果有勇氣把程星涵推給自己,為什麼他就沒有勇氣直接向喜歡了那麼久的程星涵告白呢?

  可是這種事情,他卻不能插手的太明顯,唐木群如果不靠自己解開心裡的疙瘩,是不會和程星涵走到一起。

  程星涵看著唐木群消失在客廳,心裡依舊牽掛在那個背影上,為什麼最近唐木群留給自己的背影越來越多了?

  「星涵,妳是不是真的喜歡我們家木則?」唐母笑呵呵的追問,這叫趁熱打鐵。

  「媽,妳別聽木群的玩笑話。」唐木則把話題就此截住,他之所以裝作不知道程星涵的喜歡,原因就是他知道女生都會從小有一個嚮往的對象,但那並不是愛。

  唐木則一番話卻引來程星涵的注意,程星涵有些受傷的看著唐木則,可是現在她的心酸並沒有持續太久,也沒有馬上回答唐母的問題,因為她還在想著唐木群離去的背影,因為她開始感到迷惑,迷惑著她是不是真的非常喜歡唐大哥?

  「這事包在伯母身上。」唐母拍拍胸脯,以為程星涵臉上的遲疑是在害羞,便握住她的手對她保證。

  「什麼?」程星涵沒有注意到唐母說了什麼,只是在想唐木群若是交了女朋友的話,她就不可以再跟他吐苦水,也不可以難過就隨時找他哭訴了。

  原本好好的胃口全都不見,程星涵想了許久也不明白,事情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而且她到底是在不開心什麼?

  第二章

  一口氣吸光杯子裡的檸檬茶,曾小梵才抬起頭來看著發呆的程星涵,從下了課到現在,程星涵就還沒有回過神來,於是口中嘖嘖兩聲,朝著好友的額頭用力一彈。

  「好痛!」程星涵捂住額頭,委屈的看著姐妹淘,幹嘛又突然襲擊她?

  「妳怎麼笨成這樣?」曾小梵對她的大條神經線實在是佩服至極,聽完程星涵轉述的事情,她真是佩服唐木群那傢伙居然可以一忍再忍。

  「連妳也說我笨?就算我變笨也是被你們罵的。」怎麼這些人都喜歡說她笨?她明明沒有做過非常蠢的事情,卻天天被他們笑,尤其是唐木群說的最厲害。

  想到唐木群,程星涵眼光頓時更黯淡了,她已經好久沒有見過唐木群了,從上次離開唐家到現在已經有一個月了,他卻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打來過,程星涵偷偷瞟了一眼手機,她一直有要想打電話給唐木群的衝動,可是,從前都是唐木群打給她的,要是她現在打給他會不會很奇怪?

  「我沒有冤枉妳,也不要用那種可憐的眼光看我。」

  說起來現在可憐的人是唐木群吧?曾小梵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為什麼唐木群可以忍得了這麼久?他不是把程星涵當成寶貝一樣嗎?怎麼現在又要把程星涵推給自己的大哥?真是沒有見過這種男人,曾小梵苦笑的看著程星涵,這就叫做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對了,妳說唐木群他現在都不理我,是不是有了女朋友?」程星涵沒再管剛剛的事情,只是想問問好友的意見,為什麼唐木群突然沒有消息了。

  「人家不能交女朋友的嗎?二十五歲的男人還沒有初戀,我看他都快當和尚了。」曾小梵歎了口氣,端起第二杯檸檬茶。

  「妳想說什麼?」像是下意識接受這個說法,程星涵不確定地又問了一句。

  「我是說,唐木群現在說不定真的交了女朋友,所以沒空理妳了。」曾小梵就不信程星涵對唐木群一點感覺都沒有,況且唐木群對星涵的關心已經超過朋友太多了,都這麼久了,就算是一根木頭也應該知冷知熱了。

  「他才不會。」程星涵搖了搖頭,她才不信唐木群這麼重色輕友。

  曾小梵真想給程星涵一記頭槌,看能不能把程星涵敲的清醒些!要不是唐木群動不動就威脅她說,如果敢對程星涵說些有的沒的,他就拆了她的愛車小綿羊,為了她的愛車,她只好看程星涵像個傻子在愛情裡打轉,不然依她的個性,早就直接告訴程星涵,其實唐木群從她上了高中開始就一直喜歡她了。

  「有什麼不會的,妳還不是一直追著唐家大哥,經常把唐木群拋在腦後?我怎麼沒見妳說過自己重色輕友啊?」曾小梵旁敲側擊地問道,她多希望有一天程星涵自己頓悟了,那真皆大歡喜了。

  這一次程星涵沒有再接話,她的確是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一點,她從來不知道一直跟在她身後的唐木群是什麼心情,不過她是因為喜歡唐大哥,所以才會覺得沮喪,但是唐木群又不喜歡她,那個總是喜歡看她出糗的傢伙,會在意她的重色輕友嗎?

  「小涵,妳真的從來就沒想過唐木群他……」喜歡妳嗎?曾小梵的眼前突然出現了自己鐘愛的小機車變成散落的零件。

  「嗯?」程星涵看著好友,不知道她想說什麼。

  「沒什麼,妳既然想見他,直接打電話過去不就成了?」曾小梵的手指玩著面前的玻璃杯,表情有些不自然。

  主動打過去,會不會被他取笑?誰知道唐木群那個大惡魔會說些什麼,不過程星涵內心掙扎了一下子後,還是撥出了那個熟悉的號碼,卻發現電話轉進了語音信箱:我是唐木群,現在正在享受人生的美好,沒有急事不要留言,有急事也不要留言。

  「唐木群,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人生的美好啊?」想到空等了一個月,程星涵氣得差點直接摔手機,那個傢伙懂得什麼叫做美好嗎?還叫人不要留言?誰想留言給他那個大壞蛋!

  「不管,要是寫不完我的論文,我大學就不用畢業了。」程星涵抱著一疊資料,拖著好友走向教室,不過其實她在心裡已經有了決定,她今晚要去家門口堵唐木群,她就不信他連家都不回。

  曾小梵感覺好友身上燃燒的戰火,無奈的歎了口氣,她以前只認為男人才會這麼木訥,現在她知道女人要是遲鈍起來,真是會要人命。

  ◎ ◎ ◎

  按了許久的門鈴,還是沒有人來開門。不過這一次程星涵只能蹲在門口生悶氣,她是臨時決定來找唐木群的,所以並沒有把備份鑰匙帶在身上,想了一下,她乾脆就在門口坐了下來,歎口氣道:「這一下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手腕上的錶不停走著,當時針轉了幾圈的時候,程星涵已經靠在牆邊睡著了,絲毫沒有察覺到有人走到她的面前。

  「星涵,醒醒。」男人的手指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程星涵突然驚醒過來,然後揉了揉眼睛,道:「唐木群,你怎麼現在才回來?」

  「木群已經搬走了。」唐木則楞了一下,程星涵應該是睡糊塗了,沒看清自己是誰。

  程星涵聽出了唐木則的聲音,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卻發現腿麻了,只能靠在牆邊上,吶吶的開口道:「唐、唐大哥!」

  「先別急著動。」唐木則開了門,等程星涵能走了才和她一起進了屋子,問道:「妳是來等木群的?」

  「我忘記帶鑰匙所以在門口睡著了。」她沒有流口水吧?程星涵偷偷的擦了擦嘴角,突然動作停下來了,道:「唐大哥,你剛剛說唐木群怎麼了?」

  「他上了禮拜已經搬出去了。」唐木則不知道程星涵居然還不曉得這件事,木群還說他會自己告訴她。

  「為什麼?」程星涵想不到什麼原因,她只能問唐木則。

  「他也需要自己的空間吧。」唐木則倒了一杯開水給她,其實他也留過唐木群,只可惜他已經決定要搬出去,還說如果交了女友不方便帶回來,不過當然他知道唐木群並不是真的這麼想的。

  程星涵沉默了,人真的可以變的那麼快嗎?才一個月的時間就突然搬了家,又說什麼享受人生的美好,這些都沒關係,只是為什麼他卻連通電話都不打給她,那她到底是算什麼,過了保存期限的青梅竹馬?

  「餓嗎?」唐木則笑了笑,知道她已經開始對唐木群的疏離感到生氣了,這樣她會不會覺察出唐木群的心思?

  「還好。」第一次這麼和唐大哥獨處,程星涵發現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緊張,大概是只顧著生唐木群的氣了。

  咕咕……糟了,她的肚子不給面子的抗議了,程星涵臉紅的低下頭去。

  「我看不止還好,我去煮麵給妳吃。」唐木則脫下外套,挽起袖子走向廚房,留給程星涵一個寬闊的背影。

  「謝謝唐大哥。」這麼溫柔的男人,又體貼又有能力,程星涵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心思,她應該是真的喜歡唐大哥的。

  ◎ ◎ ◎

  唐木群將車子停在樓下,搬走時太匆忙,忘記還有一份文件放在床頭的抽屜裡,所以今天特意回來拿,下車時,卻突然看到停在一旁的車,是程星涵的車沒錯。

  她是以為自己還住這裡,所以要來找他?還是知道他搬走了才特意來找大哥?唐木群心裡突然有些遲疑,他到底要不要上樓去……不過一想到已經有一個月沒見到她了,唐木群還是走進了電梯,早晚也要面對她的。

  ◎ ◎ ◎

  「星涵,過來吃麵吧。」唐木則盛了一大碗的湯麵放在餐桌上。

  一直假裝在看電視的程星涵,馬上從沙發上彈了起來,一臉欣喜,因為她並不是經常可以吃到唐大哥親手作的飯菜。

  「好大一碗麵。」她看著那大的驚人的湯碗。

  「這碗是不久前買的,木群一直嫌吃飯的碗不夠大。」唐木則笑了笑。

  「他要是胃口大開,能吃掉一鍋的飯呢。」完全理解唐木則的意思,程星涵知道唐木群的胃真的很能塞食物。

  程星涵開心的拿起筷子,將麵條高高的挑起,可是筷子卻沒有夾好,突然幾根麵條落進碗裡,濺起了幾滴熱湯。

  「好燙。」程星涵哀叫一聲,想到唐木則還在看著她,頓時覺得好糗。

  唐木則回過身,只看到她笨手笨腳的燙到自己,連忙抽出幾張面紙幫她擦掉臉上的湯。

  ◎ ◎ ◎

  鑰匙開門的聲音很輕,唐木群進屋的時候剛好聽到程星涵的聲音從餐廳傳出,人便下意識的就走向餐桌的方向,結果映入眼中的就是這樣的畫面,讓他不知道該不該出聲打擾。

  索性轉身走回房間,唐木群臉頰的線條有些冷硬。

  原來才一個月不見,大哥已經和這個笨星星這麼親近了,看來自己之前完全是一個阻礙他們的存在,現在他不住在這裡了,他們的關係正飛快進行,說不定他日後還要叫上她一聲大嫂……想到這,進了臥室的唐木群對著床邊用力一踢,他在嫉妒,從小到大他從不曾嫉妒過大哥什麼,但是現在他卻不能接受程星涵的眼中只有大哥,只要看到她圍繞在大哥唐木則的身邊,他就時時處於失控的邊緣。

  拉開床邊的抽屜,唐木群翻出一份文件,轉身又出了門口,他想在兩個人發現他之前就離開這裡。

  這一個月他故意沒有打電話給程星涵,只是想看看她到底會不會掛念自己,可惜,這一個月裡他的手機沒有一次顯示過她的號碼。

  ◎ ◎ ◎

  其實在唐木群轉身離開兩個人身後的同時,程星涵馬上就自己接過面紙,輕輕的擦著臉頰。

  「我、我沒事。」她太不小心了,不過唐大哥也不會說什麼,但要是換成了唐木群一定會笑她,還會說些很難聽的話。

  想到這,程星涵突然覺得有些沮喪,為什麼唐木群搬走了那麼久,都不肯打電話通知她?難不成……是因為嫌棄她一直膩在他的身邊,影響了他交女朋友嗎?

  唐木則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身後,他剛才怎麼感覺有人站在那裡,可能是最近連續開會是在太累,連這種可笑的幻覺都有了,他沒有太在意突然恍神的程星涵,抬手揉了揉痠痛的脖頸走向客廳,卻剛好發現正要離開的唐木群。

  「怎麼回來了也不出聲?」唐木則看著正輕手輕腳走向門口的唐木群,猜想他是不想讓星涵知道他回來了。

  「可惡。」唐木群閉上眼睛咒罵了一句,手從門柄上收了回來,差一步他就出去了。

  「如果你繼續躲著她,這句話就變成她要對你說的。」唐木則搖了搖頭,他這個弟弟向來作事灑脫,怎麼遇到感情這件事後變得畏縮了呢?

  「大哥,我只是回來拿文件。」唐木群知道程星涵還沒發現自己,所以乾脆跟唐木則解釋一下,轉身就要走。

  誰知道唐木則突然提高音量說了一句:「木群,你回來了。」

  唐木群立刻瞠目結舌地看著大哥,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連串的腳步聲已經響起來了。

  「唐木群,你這隻豬。」程星涵的嘴裡還咬著筷子,含糊不清地低吼了一句,想不到罵什麼好,只能隨便擠出一句。

  「看妳吃成這個樣子,到底誰是豬啊!」唐木群知道現在走不掉了,索性把文件丟在一邊,無奈的看了大哥一眼,然後走過去幫程星涵擦掉嘴角的湯汁。

  「我是因為急著跑過來看你啊。」怎麼嘴角還有湯呢?她真是出糗大王。

  急著看他?唐木群的嘴角有些抽動,將笑容按捺著,她的一句話已經讓他忘記剛剛的酸澀,滿眼都是她嬌憨的樣子,唐木群真的很想伸手去捏捏她稍顯圓潤的小臉。

  看著兩個人的樣子,唐木則無聲地走回臥室。

  「唐大哥……」程星涵的餘光看到唐木則離開了原地,不由自主地看著他高大的背影,輕輕地唸了一句。

  「怎麼從沒聽過妳叫我唐二哥?」唐木群儘量不去在意她迷戀大哥的目光,像是開玩笑的問一句。

  程星涵果然收回了目光,看了唐木群半晌,突然笑了:「我不如叫你唐僧怎麼樣?」

  「不怎麼樣!」唐木群瞪圓了眼睛,這丫頭還真會打岔,「好了,去吃妳的唐氏愛心熱湯麵吧,我先走了。」

  程星涵沒有接話,只是默然的看著他,這不是錯覺,她總覺得唐木群和自己的關係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是他在疏遠的關係嗎?

  「妳自己好好照顧自己,我最近……很忙。」唐木群怕程星涵會問他為什麼一直沒有打電話給她,所以隨便搪塞一個藉口。

  轉身便走時,他的衣角卻被她抓住了,程星涵倔強地不開口,但是也不肯鬆手。

  這個唐木群真是個壞人,明知道她會擔心他,可是卻不肯把他的近況告訴自己。

  「好吧,我陪妳一下子。」唐木群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心裡很明白她的意思,這麼多年來她一個眼神,他可以很簡單的領會。

  程星涵抿緊的嘴唇突然放鬆了,然後慢慢的揚起一個弧度,用力的點了點頭:「快點跟我說你最近怎麼樣。」

  「好。」他應允了,牽起她的手走回餐桌邊,就算她永遠不把心放在他的身上,卻也改變不了他愛她的本能,即使只是留在身邊陪伴她、照顧她,他也甘之如飴。

  「對了,我這裡有兩張的電影票,是明晚的場,你要不要陪我?」程星涵突然想到一件事,其實她很早就已經訂好了票,只可惜始終不敢跟唐木則開口,想來想去,後來還是決定和唐木群去看好了,結果又一直等不到唐木群的電話,現在碰到面了,乾脆直接說出口。

  「當然。」這麼簡單的事情,他沒道理做不到,想到可以獨處的時間,唐木群的眼中難掩笑意。

  程星涵看著唐木群的側臉,一個月不見,他好像又變得帥氣了,而且他掌心的溫度好熱,似乎能從她的手心一直傳到心裡。這是第一次,程星涵發現自己看著唐木群背影的時候,居然莫名的臉紅了。

  ◎ ◎ ◎

  「唐木群,你這個大騙子!」

  站在人來人往的校園裡,程星涵用了渾身力氣吼出一句話,也不管會不會震聾電話另一端的男人,然後把通話掛斷後還關了機,她真的快被唐木群給氣死了。

  曾小梵捂住耳朵看著怒火中燒的好友,她還真沒想到這麼纖細的身體裡,爆發的怒吼也會這麼驚人,曾小梵看了看四周,已經有很多人停下腳步,朝她們投來奇怪的目光,她邊擋住臉邊戳了戳程星涵的腰:「星涵,大家都在看了。」

  「誰教他不遵守諾言。」程星涵當然生氣,以前唐木群從來不會放她鴿子,可是這次卻害她像個笨蛋一樣,站在電影院外面好幾個小時,可是他連人影都沒出現過。

  「拜託,小姐,是妳自己忘記帶手機吧。」曾小梵也不知道怎麼安撫程星涵,畢竟唐木群失約固然不對,可是這大小姐神經也太大條了。

  「他可以去找我啊,明知道……明知道我肯定會傻等。」程星涵其實也算是跟自己賭氣,她知道唐木群也許有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一想到雙手沾滿了融化的冰淇淋,她就氣得直跺腳。

  曾小梵吞了吞口水,都知道是傻等了還等?

  「好了,這下子可以當面解決了。」突然曾小梵看了看遠處走來的男人,鬆了口氣,不然靠她自己是沒辦法讓程星涵消氣的。

  「什麼當面?」程星涵深吸了一口氣,其實她已經沒有那麼氣了,所以又開始覺得剛才自己是不是太凶了,還關了手機,唐木群一定也會生氣吧。

  離程星涵還有幾公尺的時候,唐木群就大吼了一句:「妳這個笨蛋,居然掛我電話還敢關機?」

  「對不起!」程星涵嚇了一跳,捂住耳朵趕緊道歉,雖然這件事她是有理的一方,可是她和唐木群曾經約法三章,不管怎麼生氣、吵架就是不可以關機。

  曾小梵已經偷笑著退到一邊,心想這場追逐大戰又要開始了,反正三不五時這兩個人就要在學校裡大玩追逐遊戲,其實最好笑的還是程星涵,每次打電話和唐木群吵架非要來雕像這裡,就怕他找不到她一樣。

  「這次是你不對。」程星涵拔腿就跑,她才不要站在原地等著被唐木群抓到車上去訓話。

  「馬上站住!程星涵妳知道的,要是被我抓住,妳就死定了。」唐木群額頭的青筋都爆起來了,這丫頭跑起來真是快的驚人,他追的也很辛苦。

  「誰、誰會站著等死啊?」程星涵就在原地圍著學校的幾個大型雕塑開始轉,經過曾小梵的時候還不忘求救,「小梵,妳快擋住他!」

  「清官難斷家務事,妳還是自求多福吧,況且我怎麼擋的住身高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大男人啊?」曾小梵笑的好開心,還不忘用手機錄影留念,她看唐木群表情的難看程度,或許程星涵的下場真的會很慘。

  漫長的追逐之下,程星涵的力氣還是先耗光了,蹲在地上喘著氣,說什麼也跑不動了。

  「妳再跑?」唐木群也有些氣短,伸手就把她抓了起來,臉色鐵青。

  「不、不行了,我跑不動了,呼……」程星涵眼前都要看到金星了,隨便唐木群怎麼樣吧。

  「二十四分鐘,恭喜恭喜,星涵妳破紀錄了。」曾小梵給錄影的文件寫上了時間,這完全是她的惡趣味。

  「損友!」程星涵皺起小鼻尖,哼了一聲。

  唐木群挑眉,她還有時間去攻擊別人?「妳跟我走。」他的手抓在她的手腕上,向著學校大門的方向走去。「小梵,改天請妳吃飯。」

  「謝謝唐二少。」曾小梵笑了笑。

  ◎ ◎ ◎

  程星涵雖然百般不願意,還是加快步伐跟上唐木群,終於快到車前了,她用力甩開他的手說:「你幹嘛走這麼快,我都沒有力氣了。」

  「剛剛跑得像女野人一樣的是誰?」他反問。

  「你說我是女野人?」程星涵差點一口氣提不上來,她全身上下有哪點可以稱之為野人啊?

  「不然女金剛,還是妳喜歡叫女泰山?」唐木群看她氣鼓鼓的,火氣已經去了大半,他還是拿她沒轍。

  「爲什麼放我鴿子?」她還是想問,因為唐木群從來不會做這樣的事。

  「餓不餓,我現在先陪妳去吃飯。」唐木群沒回答她,而是簡單的就岔開了話題。

  事有蹊蹺,程星涵看他的神情不太對,他什麼時候說話也會吞吞吐吐了?「唐木群,轉移注意力這一招對我沒有用,我還是堅持要問,你昨天到底在忙什麼?」她一字一句說的很清楚。

  「那我該怎麼補償妳?」唐木群突然露出一個笑容,語氣也變得溫柔起來。

  這一下程星涵可以確定了,他一定是有什麼大秘密沒說,否則幹嘛突然變臉給她看?剛才還滿臉陰霾的,現在卻燦爛的像春天的陽光一樣。

  「算了。」她聳聳肩,既然他不想說她也不好繼續追問。

  唐木群其實並不知道為什麼想要瞞著她,因為他去相親的這件事,她根本也不會介意,不過放了她鴿子,就是他的不對了,想到這,唐木群還是開了口:「其實……」

  「我現在不想聽了。」程星涵打斷他的話,她又不是非要唐木群解釋,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去理會心中那小小的彆扭,因為他真的不是她的誰,青梅竹馬並沒有要互相交代行蹤的義務,只要這樣想就對了。

  「喂,我馬上就要畢業了。」程星涵先轉了話題,她現在有一件事情想求他幫忙。

  「是啊,地上的笨星星遲早可以去天上閃爍,何況妳還不是笨到無可救藥。」唐木群點了點頭,他盼望著她從少女變成一個小女人,真是很漫長的過程。

  地上的猩猩?「星星真的很難聽。」程星涵鼓了鼓腮幫子,她總是眼前會閃現大猩猩的那張臉,醜死了。

  唐木群突然笑了,因為程星涵居然忘了這是她從前最喜歡的叫法,不過他可沒有改掉的打算,只有這樣他才能感覺他們的關係還是很親近。

  「好啦,隨便你怎麼樣叫,反正這個不是重點。」程星涵戳了戳他的胸口,要是她能改變唐木群的習慣,他也就不是他了。咦?他是不是又去練身體了,怎麼胸肌變得這麼結實了?

  「那說正事,到底有什麼事想求我?」唐木群抬手抓住了她的手指,她這動作會讓他的呼吸變得有點不自然,當然這個反應最好是不要被她注意到,至少現在她還把自己當作好朋友。

  「咳……」程星涵趕緊收回心思,她剛才幹嘛像個色女一樣啊,居然在稱讚唐木群的胸肌,真丟臉,「我是想說,我畢業之後,可不可以去……去唐氏……」

  「到唐氏上班嗎?」唐木群直接把她的話接了下去。

  「咦?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程星涵楞了,她從來沒跟唐木群說過這個打算,難道他早就知道了?

  「那妳先回答我,妳為什麼學經濟管理?妳的愛好應該一直都是美術吧。」唐木群慢慢的吸了一口氣,像是在緩解胸口鬱結的氣,突然鬆開了抓住她的手,從容地插進口袋,整個人顯得略有幾分慵懶,還對著身邊走過的兩個美眉吹了個口哨。

  程星涵踹了踹他的小腿,這是什麼痞子行為?校園裡對辣妹吹口哨是他會做的事嗎?

  「那才是女人啊。」唐木群收回目光,仔細看了看程星涵的身材後有感而發。

  真是不懂欣賞!程星涵被他盯的有幾分不自在,他一定又是在笑她發育不好,不過那都是怪他的眼光太差,她現在也是很有女人味的。

  「我知道,妳在選擇大學的時候,就已經放棄了妳的愛好,看在妳這麼用心接近我大哥的份上,我也該幫妳。」唐木群收起了笑容,他知道光靠笑容和玩笑去掩飾自己的失落,永遠不會是個持久的方法。

  他還是會心酸,即使她站在自己的面前,也沒有什麼意義,除了凌晨時分的酒醉,或者是偶爾吞吐的煙圈,他的生活裡幾乎沒剩下什麼。

  「你在氣什麼?」本來不該這麼問,可是程星涵看到了他習慣性的皺眉。

  「不覺得我是在為妳開心嗎?」唐木群隨即放鬆了表情,既然他跨不過自己的那道障礙,又想讓她自由的選擇愛誰,他就不該表現的這麼放不開。

  「那才不叫開心。」少騙她了,是不是他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在瞞著她,所以才會露出那樣的神情?

  「因為我為了妳,犧牲真的很大。」他說。

  「你在說什麼?」

  「為了讓妳有個合適的職位可以近水樓台,我就要到唐氏去做那個該死的副總了。」唐木群當然不會說是犧牲了什麼,巧妙的將話題掩蓋過去。

  「真的嗎?你也會去?」程星涵瞪大了眼睛,要是有唐木群陪在身邊的話,她一定會覺得比較安心,「可是,你現在的工作要怎麼辦?」

  唐木群現在是和朋友合夥經營徵信社,不過他從來不出面,只負責收集情報,不過因為他作事有原則,所以在業界的酬勞還是很高的,只不過程星涵一直覺得這個工作會給他惹麻煩,所以一直不支持他繼續做下去。

  「可以暫停一下。」為了她,他大概要請假很久了。

  「其實我自己也是可以的。」她絞緊了手指,無論如何她也該獨立一點。

  「然後一個月和我大哥說不到幾次話?」要知道沒人能頂替方穎慈的工作,所以如果不是他回去做副總,她是不可能一直可以見到大哥的,那等於沒有機會,他是怕她苦等到三十歲變成了老姑娘。

  「那、那我拜託你一定要回唐氏,我可以答應你的任何要求。」程星涵聽到他的話,趕緊用力的點了點頭,她知道唐木群說的理由是她要面對的最大問題。

  「約會也可以?」

  第三章

  「什麼?」

  「騙妳的。」唐木群大笑幾聲,轉身向著車子的方向走去。「我是說朋友之間的約會,不過妳一定要接受我的約會。」

  「壞蛋!」程星涵嚇了一跳,她還以為唐木群在說什麼奇怪的話,害她差點又胡思亂想。「這麼簡單的要求,我當然會答應。」看著唐木群離開的身影,程星涵突然發現其實唐木群的背影很高大,兩條修長的腿讓他走路非常有型,還帶著一種很不羈的味道。

  唐木群不是唐木則那樣的男人,他不夠沉穩也不夠冷靜,但是卻有著很吸引人的性格,儘管他喜歡獨來獨往,但是身邊還是不乏朋友,不過顯而易見,他對她的友善是最好的。

  不可否認,對程星涵來說,有一種說不出的優越感,雖然她並沒有深究過為什麼他唯獨這麼包容她。

  「笨星星,妳傻了啊?」唐木群走了十幾步才發現她並沒有跟上,歎了口氣喊了一聲。

  程星涵剛要回話,卻聽到耳邊傳來竊竊私語,看過去卻是同班的梁芸芸,正和幾個女生站在一起對唐木群指指點點。

  「程星涵,那個是妳男朋友?」穿著高跟鞋一步步的走近程星涵,梁芸芸目光卻黏在唐木群的身上。

  「是好朋友。」程星涵實話實說,不過梁芸芸的目光倒是像要扒光唐木群的衣服一樣,唐木群果然是個招蜂引蝶的蜜糖。

  想到這,程星涵忍不住瞪了唐木群一眼,而被她這樣一瞪,唐木群馬上認為程星涵在嫌他礙事,所以並沒有抬頭細看看走過來的人是誰,索性就坐回車裡等她。

  「還有,他並不適合妳。」程星涵的話脫口而出,其實以梁芸芸的姿色和唐木群站在一起,肯定是相當登對的,但是她不怎麼喜歡這個女人,看她兩個月就換一次男人的速度,就絕對不適合唐木群。

  「不用緊張,他又不是妳的男朋友!」梁芸芸笑了,聲音有點尖銳的刺耳,她看上的男人還沒有能躲掉的。

  看來剛剛唐木群並沒有認出自己,昨天才一起吃了晚飯,今天就忘了嗎?不過要把這個男人搞定,她還是有把握的。

  「我要走了。」程星涵不知道梁芸芸到底在驕傲些什麼,畢竟家裡有錢並不代表她就多有能力。

  「程星涵,妳信不信我馬上就能得到那個男人?」梁芸芸看著她的背影,聲音說的很輕但是卻透著勢在必得的自信。

  程星涵沒有回頭,快步的走到車前,坐進副駕駛座的時候臉色很難看,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氣什麼,關車門的時候還特別用力。

  「妳吃了炸藥?」唐木群當然看出她的火氣,那雙大眼睛如果可以噴火,那他早就燒焦了。

  「我問你,你是不是很喜歡大胸妹啊?」程星涵想到剛才梁芸芸那高聳的胸前,真是波瀾壯闊啊。

  唐木群邊發動車子邊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她怎麼會突然問這種事?

  「妳認為呢?」他反問。

  程星涵撇撇嘴,他一定喜歡,哪個男人不喜歡一手無法掌握的女人?尤其他又一直嘲笑她發育不好,他一定是喜歡大胸妹了。

  「我認為你要看著前面開車!」她大吼一聲。

  唐木群躲過一輛迎面而來的車,他剛才還真是被她分心的,真不知道她剛剛怎麼了,和同學說話也能惹來那麼大的火氣呢。

  不過她氣紅了的臉頰更讓人想親一下,唐木群深吸一口氣,克制住這個想法。因為如果他現在敢這麼做,下一秒鐘的時候他應該不會還留在駕駛位上了,因為他肯定會被程星涵給毆飛。

  ◎ ◎ ◎

  看了一場電影又去大吃了一頓後,唐木群才開車送她回家,手腕的錶已經快過十二點了,程星涵就是那種十二點前一定要睡覺的人,所以一路上都在打哈欠,連平時有靈氣的眼睛都已經快失焦了。

  唐木群將車子熄了火停在她的樓下,並沒有送她上去,只是靠在車門邊等到她的窗口燈亮後才收回目光,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木群嗎?」電話剛通,彼端就傳來唐木則低沉的聲音。

  「哥,我有個好消息告訴你。」唐木群又抬起頭,看了看從窗口對他揮手的程星涵,嘴角慢慢的揚了起來。

  「如果是你想回公司來幫忙,那是我唯一認為的好消息。」

  「那你真的得到好消息了。」對著窗口傻笑的程星涵擺了擺手,唐木群坐回了車裡。「我下個月就會去上班。」

  「什麼?」聲音遲疑了好一會兒,唐木則沒想到弟弟會這麼痛快的答應。

  「當然,我是有條件的。」唐木群知道唐木則是個完全以原則說話的人,絕對不會接受靠關係進入公司的人,就算是程星涵也一樣。

  「說來聽聽。」

  「我要副總辦公室也在五十四層,我的助理我決定。」

  「可以,如果你真的決定了,明天我讓穎慈開始處理。」唐木則沒有遲疑,甚至也沒有問一句其他的。

  「嗯。」應了一聲,唐木群切斷了通話,將手機丟在一邊。

  伸手去拿起菸盒,現在的感覺讓他無所適從,那不是空虛寂寞,而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失落,可惜那包菸是空的,他沒有菸癮,所以也不會常常準備一包菸在車上,尤其是程星涵坐在車裡的時候他絕對不會讓她被煙燻到。

  手機突然又響起了,唐木群聽到是程星涵的專屬鈴音,趕緊抓起電話誤碰了擴音鍵,靜靜的車裡響起了軟綿綿的聲音。

  「你怎麼還沒回去啊?」程星涵睏得要死,可是發現唐木群的車子還沒有開走,所以放心不下。

  「馬上就走了,妳鎖好門了?」唐木群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口氣像個十足的保護者。

  「可是我不想睡啊,今天有很重要的球賽,可是偏偏要凌晨兩點半才會直播。」程星涵又打了一個哈欠,淚花在眼眶裡轉,她想要來杯咖啡提提神。

  「睡吧,比賽我回去幫妳錄下來。」唐木群知道她喜歡看球賽,可是熬夜對身體不好,原本她就夠蒼白了。

  「我不要,直播是不能錯過的。」因為太睏了,所以程星涵的聲音帶著軟軟的腔調像是在撒嬌一樣,「不如這樣,你也不要走了,今晚陪我吧。」

  「我……」楞了一下,唐木群想拒絕的話就在舌尖打轉,雖然明知道她的邀請只是看球賽,可是依舊讓他的心裡波動的厲害。

  「你再不上來,我就要光腳跑下去找你了。」突然她出聲威脅,要是這麼直接拒絕女生的邀約是很失禮的,雖然他們熟的不能再熟了,那也要給她面子嘛。

  「我現在上去。」聽到她的話,唐木群直接蹙緊眉頭,她倒是知道怎麼威脅他。

  結果,這場球賽程星涵並沒有看。

  因為她無論如何也無法讓自己的眼睛睜開來,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唐木群的臉色就越難看,怎麼會有人連喝五杯咖啡還可以睡的這麼沉?不過這丫頭倒是真的信任他,問題是就是這種信任讓他分秒難熬,這個折磨人的笨星星,於是程星涵在沙發上睡到天亮,只是苦了唐木群當她一晚上的枕頭,頂著兩個濃重的黑眼圈。

  ◎ ◎ ◎

  看著眼前五十四層高的大廈,程星涵移不開自己的目光,這就是她一直努力的目標,雖然她並不是第一次來到唐氏集團,可是這次和以往不同,她是來這裡當副總的助理,至於副總當然就是唐木群。

  「妳是要在這裡站到下班嗎?」唐木群踢踢她的鞋根,他還要陪她傻站在門口多久?

  程星涵真想踹唐木群的小腿,可是他今天穿的西裝革履的,又是副總,她實在不好下腳,瞪他一眼:「讓你的嘴巴休息一會兒不行嗎?」

  唐木群閉了閉眼睛,他真的給自己找麻煩,可是他就是不想她失望。

  「走吧,妳的唐大哥等急了。」邁開兩條長腿,唐木群已經離開了原地。

  「從現在開始,這是你知我知的秘密!」她壓低了聲音,她可不希望唐木群這個大嘴巴把她單戀的事宣揚的眾所周知。

  唐木群又習慣的皺起眉頭,那對別人來說也許是個秘密,但是他才是那個最不需要知道、也最不想知道這件事的人。

  只可惜追在他背後的程星涵猜不到他的心思,只是覺得唐木群又在莫名其妙的生氣了,從前她只覺得費解不想理會,可是現在她只想搞懂他在想什麼,如果她可以為他分憂,她一定會努力去做的,但是,他只會假裝瀟灑的轉身,然後走給她追,真是彆扭的傢伙。

  站在電梯裡的兩個人難得是沉默的,並沒有像以往一向鬥嘴,兩人好像都為了什麼事情思考,程星涵偶爾會看看唐木群的表情,想猜測他此時在想什麼,只是不說話的唐木群看來好難親近,直到電梯停在五十四樓,程星涵因為緊張收緊的肩膀才突然放鬆下來,她覺得唐木群嚴肅的樣子給人很大壓力。

  「妳先去找穎慈姐,去看看公司環境也好,我去找大哥談些事情。」唐木群是用和商量的態度對她說,可是語氣卻很堅定。

  「好。」程星涵對他嚴肅的樣子有些不習慣,不過馬上點頭同意了。

  「我一會去找你,這些餅妳拿好,要是覺得不舒服就吃一點。」本來已經走出幾步的唐木群又轉身回來,將手中的紙袋遞給她。

  「啊,你今天來接我的時候遲到了,是不是去買餅乾了?」程星涵笑瞇瞇的接過紙袋,心裡一陣暖意湧上來,這種牌子的餅乾雖然好吃,但是要開好遠的車程才買的到,一來一回需要花不少的時間,看來他又起了一個大早。

  「吃碳水化合物的食物,補充熱量,妳才會有體力……」唐木群的話停頓了,現在好像不是講解這個的時候,「總之妳最近的臉色很差。」

  「這個你也懂?我還真是要對你另眼相看了,不過,我臉色真的很難看啊?」程星涵被他說的楞了半天,原來他是在擔心她的身體,幹嘛還要解釋一大堆。

  「只要妳多休息自然就會好了。」唐木群抬手在她的臉頰的上捏了捏,然後意識到他的舉動有多麼的蠢,收手轉身就朝唐木則的辦公室走去。

  「幹嘛突然掐人家的臉?」低下頭看著手中紙袋的程星涵,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然後不自覺的抬手摸了摸唐木群手指碰過的皮膚,好奇妙的感覺,像是被什麼電了一下,她是不是真的血糖過低?居然連腦袋都不清楚了,怎麼可能會對唐木群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程小姐?」方穎慈抱著一疊文件從電梯裡走出來,差點撞上程星涵。

  「啊,穎慈姐!」沒想到突然有人出聲,程星涵抓住紙袋的手抖了一下,回頭發現是方穎慈在叫她。雖然她們並不熟悉,但是方穎慈跟在唐木則身邊很多年了,所以她也是跟著唐木群一樣,叫方穎慈一聲姐姐。

  「怎麼站在這裡呢?」方穎慈讓自己的表情儘量放的溫柔一點,雖然她的性格向來冷漠,但是她儘量不想讓程星涵覺得不自在。

  「他們兩兄弟要談事情,所以我想隨便逛逛。」程星涵回了一個笑容,她沒有聽唐木群的話,因為她覺得和方穎慈站在一起會很拘束。

  程星涵光站在方穎慈的身邊就會產生自卑感,說起來方穎慈真的是個絕色的美女,是走在哪裡都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身材高挑又有能力,男人當然會想娶這種女人才對。

  再看看自己的狀況,程星涵咬了咬下唇,父母在世的時候她也算是千金小姐,但是公司出了狀況,父母奔波解決事情時,卻雙雙罹難了,最後還是唐家出面才擺平了這些事情,所以她還可以留下一些上大學的錢就很不錯了,這樣的她,怎麼配得起高高在上的唐木則?

  儘管唐媽媽對她真的很好,可是她在單戀唐大哥的這條路上,其實根本就沒有自信,有的時候想到這些事總是讓她覺得沮喪,幸好她有唐木群的支持,儘管他有時候會凶巴巴的,但是卻對她非常、非常的好。

  「我處理好這些再陪妳。」方穎慈發現她在恍神,輕聲的提議。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回過神的程星涵擺了擺手。

  方穎慈眼中一閃而過的是詫異,這短短的兩分鐘,程星涵的眼神居然變得有些傷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傷心的事情。

  「那好吧。」方穎慈嘴角揚起淡淡的笑容,並不強求。

  程星涵的手指不自覺的收緊,將紙袋抓的有些變形,她討厭這種相形見拙的感覺,真性情也只敢給唐木群和曾小梵兩個人看。

  看著程星涵走進電梯後,方穎慈突然歎了口氣,目光飄到唐木則辦公室的方向,那樣的男人總是會讓女人動心、傾心,然後終會傷心吧?

  幸好,從她成為他的秘書那天起,她就絕對不會允許唐木則的身影在腦中多逗留,因為這是維持心靜如水的唯一辦法。

  ◎ ◎ ◎

  唐木則埋首在文件中,他的桌面總是有處理不完的事情,甚至沒有多餘的時間供他偶爾煩躁,終於他放下鋼筆,站起身來走到落地窗邊,因為唐木群站在那裡至少有二十分鐘了。

  「又熬夜工作?」唐木群看了看疲倦的大哥,這麼下去再強壯的身體也會被拖垮。

  「從今天開始應該不會了。」對於弟弟同意回來幫忙,他真是覺得肩上的擔子減輕不少,不過還是開口補了一句:「前提是你不會明天就辭職。」

  「不會。」唐木群回答的很肯定。

  「這次這麼認真?」

  「我總有我的理由,這次我很慎重的考慮過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拿我大哥的身體開玩笑,累到英年早逝並不帥。」拍了拍大哥的肩膀,唐木群知道負責其整個集團的運作不容易,而這些並不是大哥一個人的義務。

  「你帶星涵進公司是為了什麼?」唐木則說到正題上,當然照顧星涵這件事上他不會不支持,只是方法一定要用對。

  「如果她要去別的公司上班,倒不如把她留在唐氏。」唐木群當然知道大哥是什麼意思,不過他也不會否認自己有別的用心。

  唐木則揉了揉眉心,有些事他不開口也不行了,「你不怕這麼做會讓她更加混亂?」

  「混亂?」看了看大哥,唐木群不知道這是指什麼。

  「如果我對星涵有意思,就不會這麼多年來都和她保持著疏遠的距離,因為她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從小看到大的妹妹,但是她對你而言卻很不同。」唐木則並不是經常用這種口氣對弟弟說話,因為他知道唐木群一直都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事情,但是現在關於程星涵這件事,唐木群的確是處理的不太好。

  「大哥,你真的不能試著接受星涵?她真的……」唐木群的話沒有說下去,因為這些話實在太違心了。

  「怎麼?自己都覺得蠢,所以說不下去了?」拍了拍唐木群的肩膀,唐木則了然的笑了。

  「我和星涵都還需要時間,大哥你不要拒絕她,至少現在不要。」因為程星涵已經放棄了她追逐美術的夢想,只為了能更接近大哥,她連最不擅長的經濟管理都可以讀的很好,這也表明了她的決心。

  如果大哥對程星涵的拒絕太過明顯,唐木群無法猜測她會有多傷心失望,這麼多年其實她都很堅強的在適應獨立的生活,這是讓他最心疼的地方。

  「這對她並不好。」其實比起程星涵,他更擔心唐木群。

  「這個是我的追加條件。」索性耍賴好了,唐木群補加了一條。

  唐木則邊考慮邊按下電話內線,讓方穎慈送兩杯咖啡進來,然後才回過頭說了一句:「無奸不商,你對付你大哥倒是把這個原則使用的淋漓盡致。」

  「這就是我商人的潛質。」所有的交易都要談條件,當然唐木群知道這是大哥已經默許了他的條件,但他同時清楚大哥的立場有多明顯,那就是絕對不會接受程星涵。

  方穎慈端著咖啡走進來,看著唐家兄弟的神情,覺得這場談話應該是關於程星涵的,只有那個嬌小的女人才會讓唐家兄弟這麼重視吧。

  「辦公室都準備好了?」唐木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只有方穎慈才能泡出適合他口味的咖啡,這點真是讓他覺得神奇。

  「是的,如果還有什麼需要,副總只要直接告訴我就可以了。」方穎慈回答的很公式化。

  「副總?這個稱呼我真是不會習慣。」唐木群呼了一口氣,終日西裝革履的生活開始了,希望他能好好的適應。

  「會習慣的,副總。」方穎慈很認真的回答一句,她只知道因為唐木群回來分擔工作,唐木則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他的身體已經出現狀況,如果不想倒下去,最好現在就開始調整。

  「我現在就去習慣。」唐木群已經開始覺得這裡的氣壓過低了,端起一杯咖啡走出門去,十公尺遠的地方就是他的辦公室了。

  方穎慈等唐木群離開後,看了看唐木則的辦公桌,乾脆動手幫他整理了一下,這個上午他需要休息一下。

  「會議幾點開始?」唐木則的手指沒有離開眉心,頭一陣陣的抽痛著。

  「已經推遲到下午三點了,上午已經沒有行程安排了。如果有需要過目的文件,我會作詳細的分析給副總,遲早他也要負責一部份的合作案。」方穎慈很少這麼擅自做主,除非是眼前的工作狂實在工作過久的時候,而且她的目光忍不住瞪在他手中的咖啡上,這個時候他不適合再繼續喝下去。

  唐木則被她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然,揉眉心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後放下咖啡杯起身走向左側的休息室,他的確是太疲倦了,不過推開休息室門時開口說了一句謝謝,聲音低沉的有些沙啞。

  「那我先出去了。」她只是在做一個秘書該盡的職責罷了,方穎慈一直都是這麼告訴自己的,所以才可以在這個崗位上做足五年。

  話是這麼說,但是方穎慈已經隨手掏出筆記,然後寫下一些東西,這是她準備接下來要做給唐木則的營養午餐,當然她自己沒有注意到嘴角正無意識的揚起笑意。

  ◎ ◎ ◎

  當方穎慈準備好一些文件準備呈給唐木群時,卻在副總辦公室找不到他,不過她馬上想到他應該是去找程星涵了,反正接手工作又不急於一時,所以她將文件放下後就轉身走出辦公室。

  「穎慈姐,妳見到星涵了嗎?」唐木群正巧站在門口,看到方穎慈後趕忙出聲詢問。

  「她說想自己走走,現在還沒回來嗎?」方穎慈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有一個多鐘頭了。

  「她的電話打不通,也沒找到她人。」唐木群不知道程星涵到底去哪了,手機會居然收不到訊號。

  「打不通電話嗎?那你去天台找找看,那裡有開發部新建的一個實驗室,只有那裡會收訊不良。」方穎慈猜想程星涵一定是在那裡。

  「好,等我找到她後再和妳談工作上的事。」唐木群道謝後轉身走向樓梯,這麼大的公司她非要跑去天台參觀嗎?

  方穎慈知道唐木群也是個負責的人,一旦答應了某些事,就一定會努力做到最好,這就是唐家人的天性吧。

  ◎ ◎ ◎

  當唐木群找到方穎慈口中的實驗室時,果然找到了程星涵,不過那絕對不是他認為該出現的畫面,因為她居然坐在門口吹著風睡著了。

  「風這麼大,居然妳在這裡睡?」唐木群脫下外套把她圍住,然後輕輕搖晃她的肩膀。

  「你談完事情了?」程星涵揉了揉眼睛,她居然睡著了,昨晚她因為緊張著要來唐氏報到的事,所以幾乎沒闔過眼。

  唐木群把她身邊的紙袋打開看了看,裡面的餅乾少了一部份,「迎風吃東西會肚子痛吧?而且妳應該配著牛奶吃。」

  清醒過來的程星涵覺得有些好笑,突然伸出手去戳了戳唐木群嚴肅的臉,他怎麼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突然成熟了好多歲,「我是來工作的,又不是來度假的。」

  「我們下去吧。」唐木群馬上抬手抓住她亂戳的手指,然後和她一起站起身來。

  「唐大哥是不是不喜歡我來唐氏工作?」程星涵抓緊了身上的西服外套,她知道唐木群一定是去和唐木則談這件事。

  「別亂想了,大哥很高興妳能來。」唐木群簡單敷衍了一句,反正現在大哥也答應暫時不會拒絕她,所以她還是有機會的。

  程星涵鬆了口氣,她知道這些都是唐木群幫她的,不過她到底要依賴他多久呢?遲早唐木群的重心不會再放在她身上,要交女朋友,然後結婚成家,那時候他們就會漸行漸遠吧?可是她真的不想有那麼一天……

  糟糕,她什麼時候變成了這麼自私的一個人,如果他們是好朋友,她應該是希望唐木群找到幸福才對。

  「唐木群,你是不是也該找個女朋友了?」這句話脫口而出後,程星涵就後悔了,她不該現在談到這件事,而且唐木群不是已經答應唐媽媽要去相親了嗎?她何必多此一問?

  神色複雜的看著眼前的她,唐木群能保持平靜的態度已實屬不易,他知道她注意不到他的心,卻能一次次的拿話語刺傷他。

  「我已經去相親過了,如果順利的話,女朋友不是問題。」唐木群在猜想她的心思,是不是自己一直沒有女朋友讓她覺得不妥?畢竟成年男女總是親近的待在一起,遲早都是個問題,說不定她當他是個困擾。

  「什麼?」她怔住了。

  「上個月答應陪妳看電影的那次,我不是失約了?那是臨時被我媽命令去相親了。」唐木群真沒想到,當初沒有解釋的話會出現在這裡。

  「哦,那很好啊,真的很好。」程星涵胡亂的點點頭,想笑又覺得嘴角有點僵硬。

  又來了,她又覺得自己不對勁了,這種酸澀的感覺像是在……吃醋?用力的搖搖頭,程星涵下意識的去反駁自己。

  「是很好。」唐木群倒是先笑了,笑意卻沒有傳到眸中,只是淡淡的掛在他的俊顏上。

  「我們下去吧,我、我想我們也許該……早些適應工作……」心裡頭一時間變得很亂,程星涵有些語無倫次。

  唐木群抬起頭看了看湛藍色的天,和一直在變幻的雲團,幽幽的應了一句:「是啊,什麼事情只要適應了,就會沒事了。」

  程星涵蹙起彎眉,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然後不斷的用鞋尖輕踢著地面,她和唐木群的關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 ◎ ◎

  朝九晚五的生活,讓程星涵覺得任何事物都很新鮮,而方穎慈也總是不吝嗇的花很多時間教導她很多事,讓她可以更快的處理好所有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她達到了在唐氏工作的目標,真的是讓她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突然,面前的文件上出現了修長的手指,指尖連續敲了兩下,略帶調侃的嗓音響起:「妳恍神已經超過一小時了。」

  程星涵回過神來,心虛的沒敢抬起頭來,面前的那隻手帶著她再熟悉不過的尾戒,「我沒有恍神,是在思考……」

  「準備下班了。」唐木群看了看她閃躲的目光,自然猜到她是為了誰而心不在焉,唐木則正在LA談筆生意,他剛剛通知了方穎慈,說會坐明天的飛機回來,比預期的時間提早了三天。

  程星涵趕緊關掉了電腦,然後簡單的整理了一下雜亂的桌面,經驗告訴她不該試著和唐木群辯論,通常都不會在口頭上得到什麼好處,不過還是小聲的嘟嚷了一句:「就知道催人吃飯。」

  「那是因為妳不按時吃飯!」唐木群的耳朵自然搜索到了她的話,儘管她的聲音壓的極低。

  「好、好,你唐少爺說什麼都是對的,我又沒說不吃。」程星涵歎了口氣,挑起了右邊的眉毛,她就知道不該發出聲音才對。

  看著她的樣子,唐木群居然忍不住揚起了嘴角,她這樣的表情看在他的眼中,有說不出的可愛,但是他卻不能有任何表示。

  不過那些都不要緊,至少他可以看到她真正的一面,不管是嬌憨的傻笑,或者是有些任性的撒嬌,這些至少都是他可以看到的,像一種力量不斷地灌入他的意念。

  「你不該再唸完我後就自己也恍神吧?」程星涵伸出雙手用力的捏了捏他的臉頰,原來男人的皮膚也可以這麼好,她邊想著邊放鬆了手指的力氣,最後居然變成了是捧著他的臉。

  唐木群就和她對看著,誰也沒有說話,而他這次卻沒有去撥開她的手,就當是奢侈的享受一次彼此的距離。

  「嗯……我們要去吃什麼?」她尷尬的問了一句,很不適應現在的氛圍,收回手的速度像是觸了電一樣。

  「能吃的都好。」唐木群下意識的接了一句話,然後看著她抓起外套就走向電梯,「不過,妳不該把付帳的人遠遠丟在身後吧。」

  「放心,我的帳單會跟著你。」程星涵不肯回頭,卻還是不忘記補上一句話,如果他此時追過來的話,她一定會羞愧的把臉藏進衣領裡,因為她的臉紅的幾乎發燙了。

 

Copyright 2010  喵喵屋工作室.藍襪子出版社 © 版權所有   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郵局1-41號信箱
EMAIL:service@mmstory.com  TEL:886-4-7747612     FAX:886-4-7841366
技术支持:好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