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页 >>>臉紅紅 > 午夜人妻
帝皇書 (全六卷)
星零 著
定價:1500 元
5.2折:780
  • 午夜人妻
  • 作       者:石秀
  • 書       系:臉紅紅BR948
  • 出版日期:2017/07/14
  • 定       價:190 元
  • 線上價格:89
  • 您的价格:89
  • 贈送積分:10 分
  • 扣除積分:0 分
  • 購買數量:
  • 讀者評分:

誰說他的女人要高貴典雅?她的嬌氣更討他歡心;
誰說她的男人要溫柔體貼?霸氣才是他想給的愛。

嚴俊這人一向習慣女人的取悅,男女關係止於床上,
偏偏他家長輩很著急,一心想為他找女人結婚。
只是他這人,一向煩相親,也煩女人糾纏,
為了讓家裡那些老人死心,他索性買個女人回家,
反正他有錢,看她也算順眼,只要別愛上他。
嚴俊花名在外,外頭女人不少,直到他買了林喬喬,
從此,花心大蘿蔔耍起流氓。他跟她只是金錢交易,
從沒想過對她上心,他們的關係止於床上,下了床,
他是上司,她只是小職員。誰知,情商有些萌呆的林喬喬,
不懂什麼叫吃醋就算了,還很滿意兩人的床伴關係。
嚴俊明白愛情裡先愛上的是輸家,更別說他從來都是為所欲為,
這回踢到林喬喬這塊大鐵板,床上的他更流氓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上午十點多,宇森集團旗下分公司的會議室裡,年終表彰大會即將進入尾聲。
  「這次年終表彰大會,跟往年一樣,還有一個特別的獎項,就是我們分公司工作能力表現出色的職員受到了總公司的邀請,可以去參加總部的年終慶功宴。等一下我會讓秘書把邀請函派到各個部門,不知道今年有誰呢?」分公司的總經理賣了個關子。
  「誰啊?我們財務部是誰啊?」對於受到了邀請的人,雖然大家都猜到了幾分,但還是一臉迫切地想從總經理嘴裡知道那個確切的答案,只希望奇蹟可以發生在自己身上。
  就在會議室裡面像炸開鍋一樣時,只有一個清湯掛麵頭的氣質女職員無比自信。
  她穿著職業套裝,白色襯衫搭配及膝短裙,配以一件淺藍色的西裝外套,簡約、幹練的打扮,她修長的手指夾著一枝筆在輕輕旋轉,唇邊瀲著淺淺笑意,胸有成竹地等著總經理揭曉答案。
  「財務部嘛……林喬喬。」分公司總經理點了名字望向林喬喬,「恭喜妳,這是慶功宴的邀請函,到時可以憑它進場。」
  一張銀光閃閃的邀請函遞到那個充滿自信的女職員面前。她接過,目光清澈如水,落在那張昭顯榮耀的邀請函上,抹了櫻色口紅的唇上勾起一抹淺笑,終於有機會犒賞一下自己的胃了。
  「什麼嘛,先是獎金,然後是分紅,還有邀請函,她怎麼就把我們財務部所有的功勞都攬下了?總經理,你也太偏心了吧。」就在總經理準備繼續點名時,有抱怨的聲音傳來。
  「就是啊,我們也很努力耶,還有財務部長也很用心工作啊,她為什麼就沒那麼多福利?」嫉妒有發酵的趨勢。
  被林喬喬搶了頭功,身為林喬喬頂頭上司的財務部長臉色也不是很好看,只是她一直不作聲。
  「這個嘛……」總經理對這些聲討面露難色,畢竟林喬喬雖然情商不高,但智商很高,工作能力太強。
  林喬喬抬手輕甩一下她剪得幹練、齊整的頭髮,視線掃過那群喋喋不休的女同事,繼而得意一笑,「這都是能力取勝,沒能力就閉嘴。」
  那幾個女同事臉上已經掛不住,可是又不敢公然頂撞她,只好把那口惡氣咽下去。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工作囉。」林喬喬一臉得瑟地炫耀幾下她那張邀請函,眼角眉梢的得意藏不住。
  「好吧,散會。」總經理宣布會議結束。
  等忙完一天的工作,開車在回家的路上,林喬喬仍然未停止她的工作,加班的新同事因為對業務不熟悉,不停地打電話詢問她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她也很樂意為別人排憂解難。
  就在她跟新同事講完電話時,她瞥見閨密來電,重新接通。
  「喬喬,我失戀了。」閨密在電話那頭很是傷心的口吻道。
  「失戀了?怎麼回事?」林喬喬很意外,明明前幾天閨密還跟她說籌備婚禮的事情。
  「喬喬,他劈腿!我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嗚嗚嗚……」閨密哭得撕心裂肺。
  「什麼,劈腿?要不要我幫妳打死他?」林喬喬一個急剎停了車,捋起衣袖就要揍人的氣勢。
  「林喬喬,我已經夠難過了,妳就不要在這裡給我添堵了行嗎?」閨密不把林喬喬的話當真,只以為她在開玩笑。
  「我是真的想幫妳出氣啊。」林喬喬惡狠狠地揍一下方向盤,好像它就是閨密的男朋友。
  「林喬喬,妳談過戀愛嗎?妳明白我的感受嗎?我很難過,而問題是我並不想揍他出氣,我只是想他跟我好好道歉,只要婚禮還可以正常舉行,我可以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閨密低聲啜泣。
  「可是他劈腿了耶,妳還可以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妳有點骨氣好不好?這渣男他用親過別人的嘴親妳,用抱過別人的雙臂抱妳,還有……」因為太專注工作,感情上白紙一張的林喬喬實在不太懂那些男歡女愛,更別說那些愛恨糾葛,所以她只能用她的理性分析問題並作出判斷。
  「夠了!我覺得跟妳訴苦簡直是白搭,不說了。」閨密憤然地掛斷了電話。
  「喂、喂?」林喬喬衝話筒叫著,可是她聽到的只是一陣嘟嘟音,「切,我的煩惱也不少啊,也不見我要尋死覓活的。不就是一個男人嘛,還是一個背叛自己的渣男,至於嗎?」林喬喬無法理解她的閨密的想法,把手機扔到一邊,氣呼呼地自言自語。
  夜幕中,她重新啟動了車子,往家的方向駛去。

  第一章

  宇森集團是個囊括金融、建設、運輸、娛樂等領域的多元化發展企業,慶功宴自然是在臺北最豪華、最氣派的飯店進行。
  宴會上衣香鬢影,熱鬧非凡。
  席間,濃妝上陣,性感、迷人的女職員都在花痴地望著她們心目中的男神,宇森集團臺灣地區執行總裁的嚴俊,都刻意拒絕餐桌上美食的誘惑。
  只有林喬喬自入席那刻起便撲向美食,完全不顧淑女形象,拿著叉子跟碟子對美食發動攻勢,引得周圍的人紛紛側目。
  也對,她身上穿了一條黑色抹胸晚禮服,本來是端莊、優雅的打扮,無奈她猶如吃貨中的戰鬥機的作風,也太不符合她的形象。可是,她不在意,因為美食太誘人,她簡直是旁若無人地大吃起來。
  「唔,這個黑胡椒牛肉卷好好吃哦。」林喬喬閉上雙眼,慢慢地感受著食物細膩地在嘴裡化開的質感。
  「這個酸辣蝦味道也不錯哦。」林喬喬舔舔指尖,回味無窮。
  「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咖哩雞肉?」林喬喬感覺味蕾都要炸開了。
  全程都是她圍著各式美食,表情豐富地發出各種感嘆的聲音,當然,她也就忽略了另一頭主席臺上,西裝革履,正在發言的嚴俊。
  「現在,我誠摯地邀請一個舞伴,作為今晚慶功宴的重頭戲。」嚴俊發言完畢,凌厲的目光掃過臺下,只希望他的舞伴不是一個很糟糕的人。
  嚴俊雖然是商界精英,長相帥氣又有魄力,可是他為人冷漠、高傲,出名的挑剔,所以當他提出要找一名舞伴時,那些花痴的女生第一反應不是自告奮勇地上前伴舞,而是妳讓我、我讓妳,明明想跟他跳舞卻不敢接近他。
  嚴俊唇邊浮起一抹弧度,沒人敢當他的舞伴也好,他有嚴重潔癖,不喜歡與人有身體上的接觸。
  「怎麼了?宴會要結束了嗎?」就在宴會陷入僵局時,已經吃飽喝足的林喬喬走進了人群當中,一臉的疑惑。
  有幾個女職員平時沒少在林喬喬面前吃虧,想著她一定是沒有見識過總裁的厲害,所以她們私下使了個眼色,然後用力地往林喬喬背後一推,把她推向了嚴俊。
  「啊!妳們幹嘛?很痛耶。」林喬喬回過頭看一眼推她的幾個女職員,一臉的不快。
  「妳……想當我的舞伴?」本來已經鬆了口氣的嚴俊,看著眼前身材嬌小,矮他一個頭的女職員,蹙起了眉頭。
  「沒有啊,是她們推……」我。林喬喬的手指著身後那群不懷好意的女職員,話還沒講完,她的手已經被一隻大手握住,她一臉驚訝地睜大雙眼看著眼前只在集團內部流傳的刊物照片上有過幾面之緣的總裁,蹙起了秀氣的眉頭。
  「就算不是妳自己的意願,也先跳完這支舞吧。」嚴俊低沉的嗓音,不鹹不淡。隨著舞曲響起,他的另一隻手已經放在林喬喬的腰上。
  「可是我不是很會跳舞耶。」林喬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嚴俊,很坦率地說。
  嚴俊黑眸一沉,他知道他的舞伴說不會跳舞意味著什麼,可是嘉賓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們身上了,他已經不能再換人。
  「那妳就放慢點節奏,我配合妳。」嚴俊貼到林喬喬耳邊,對她輕聲道。
  「哦。」林喬喬應了一聲。
  嚴俊看她答得乾脆,心想她起碼有點基礎,懸著的心微微放下。但沒想到她的動作生硬而又誇張,轉身時,她的髮尾掃過他的臉,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啊,對不起。」因為不小心一腳踩在嚴俊的鞋上,林喬喬忙道歉。
  「認真跳舞。」嚴俊冷眼看著他的舞伴,暫且不想去理會他大概已經慘不忍睹的鞋子。
  「你的手放我的腰上,好癢哦。」林喬喬忍不住發笑。
  嚴俊板著一張臉,他從來沒有遇見過這麼沒規矩的舞伴,他只想趕快跟她跳完這支舞,然後分道揚鑣。
  「哎喲!」林喬喬穿不慣高跟鞋,她一個重心不穩,整個身體往嚴俊身上靠,兩人險些沒跌倒。
  嚴俊本與林喬喬右手交握的左手更加用力,與她十指緊扣,另一隻手則緊抱她的腰,只是她柔軟的胸脯撞到他的胸口,一襲香風伴著那股軟綿綿的感覺襲來,讓他倒抽一口涼氣。
  沒想到纖細、柔弱如她,胸部這麼有料。不過他從不缺女人,所以這無意的身體碰觸,斷不會讓他在這個女人身上費神。
  「抱歉,我真的不太會跳舞。」林喬喬讀大學的時候有選修過社交舞,可是只為修滿學分,所以學得差強人意,看著眼前的總裁大人臭著一張臉的樣子,天地良心,她真的沒有占他便宜的念頭。
  「我知道,可是現在妳踩到我的腳了。」嚴俊語氣很不爽地提醒她,這是跳舞功底還算好的他第一次跳得這麼不愉快。
  林喬喬低下頭,果然,她的高跟鞋踩在對方鋥亮的皮鞋上,她忙抬腳,卻不想嚴俊帶著她一個旋轉,她的腦袋重重地撞到了他的下巴。
  「啊,好痛。」林喬喬一臉無辜地仰起小臉看著嚴俊,痛得齜牙咧嘴的。
  「妳……」嚴俊鬆開了林喬喬的手捂著下巴,一雙陰鷙的眼睛盯著她的臉,氣得說不出話來。他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也沒興趣知道,可是他狠狠地記住了她那張臉。
  曲終,嚴俊已經不顧紳士風度,甩開了林喬喬,轉身就要離開舞池。
  「那個……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林喬喬意識到自己得罪了上司,忙追上去。
  嚴俊加快了腳步,他不需要道歉,他只想遠離這個惹禍精一般的女人。
  「你接受我的道歉好不好?」林喬喬是那種恩怨分明的人,她不想跟人結怨,何況對方可是她的上司、她的衣食父母。
  「夠了!」嚴俊停下了腳步,下意識地伸出手掌,讓林喬喬不要靠近他。
  「我是真的、真的誠心想要跟你道歉的。」林喬喬看著嚴俊的背影,一臉的無辜。
  「妳離我遠點就好,道歉就免了。」嚴俊蹙著眉頭,下巴仍然隱隱作痛。
  「你的意思是你不怪我了對嗎?」林喬喬厚著臉皮問。
  「馬上從我眼前消失。」嚴俊已經沒有那麼多的耐性跟她多費唇舌。
  「哦,那我先走了。」林喬喬識趣地轉過身,反正她是在分公司工作,以後跟這個總裁也是八竿子打不著,只要保住了飯碗就好。
  嚴俊回過頭,冷峻的雙眼看著那抹離開的身影,抬手揉了揉下巴,仍然很痛,但總算沒有人跟在後面煩他了,反而如釋重負般舒一口氣。

  ◎             ◎             ◎

  晨會過後已經是十點十五分,辦公室裡的空調簌簌地吹著冷氣。
  嚴俊坐在辦公桌前,將桌面上的文件翻閱一遍後,重重地扔到了站在辦公桌前的財務部長面前,聲音透著隱隱的怒意,「這份財務報表有幾筆帳對不上,我想知道你手下的人都是怎麼做事的。」
  「這個……總裁,事情是這樣的,財務部有一個女會計師辭職了,暫時聘不到人,所以……」
  「缺人的話,就盡快找人補上。」嚴俊沒有時間聽那些不相干的話。
  「的確有不少人來應聘,可是資歷還有能力都不夠,所以只能再等等。」財務部長硬著頭皮道出原委。
  「等什麼?從分公司調人過來啊。」說話間,嚴俊翻出了優秀員工名錄,目光落在一個名字上,「林喬喬,就她吧,讓她明天來總部報到。」
  「哦,好。」財務部長唯唯諾諾地聽從吩咐,但不得不打從心底認可嚴俊的處事能力。
  隔日清晨,林喬喬穿著職業套裝,站在了宇森集團總部大堂電梯口等電梯。
  烏髮及肩,神清氣爽的她,白色襯衫下襬束在窄裙裡,裙襬下,是她白皙、修長的雙腿,撇開種種,她的確是一道清新、奪目的風景線,但離開原來的崗位時,她卻跟她的直屬上司鬧了點不愉快。
  因為林喬喬突然被上級提拔,前財務部長便說她跟總部的財務部長關係不正當,一定是在慶功宴上使用了什麼勾人的手段,不然也不會在慶功宴過後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被提拔。
  林喬喬是那種眼睛裡容不得沙子的人,沒有的事就是沒有的事,她不許別人瞎編亂造,所以她直接便跟前財務部長理論,兩人一言不合,差點就打了起來。
  她來總部上班,是沒有回頭路可以走的,因為原來工作的辦公室已經容不下她了。不過,她相信她能憑自己的能力在總公司占據一席之地。
  電梯門緩緩打開,林喬喬一臉自信地走進了電梯,轉過身,躍入她眼簾的是嚴俊,與她在慶功宴上共舞過,過程並不是很愉快的人。
  她不敢正視對方,忙移開視線,本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再碰面的人,竟然又打了個照面。
  嚴俊站在電梯口,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她,他臉上波瀾不驚地率著秘書走進電梯,對這個他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出現在總公司感覺匪夷所思。
  到達十樓,林喬喬先嚴俊一步衝出了電梯,快步往人事部辦公室走去。
  嚴俊邁出電梯口,看著林喬喬離去的背影,「她來總部做什麼?」
  「總裁,她是慶功宴上你的那個舞伴啊。」秘書輕聲提醒嚴俊。
  「廢話,我又沒有健忘症。」嚴俊沒好氣地睨秘書一眼。
  「是總裁您親自點名提拔她到總部來填補財務部人員空缺的啊。」秘書有些惶恐。
  「她是會計師?」嚴俊冷哼一聲。沒想到不識時務的人陰差陽錯地送上門來了,既然這樣,他會親自調教她一下。

  ◎             ◎             ◎

  財務部辦公室裡,每個人都忙得焦頭爛額。林喬喬坐在她的新位置上,精神飽滿地把財務報表輸入電腦,只想盡快找出錯漏的地方。這新崗位還是滿吃香的,她的薪水也提高不少,所以她的心情很愉快。
  一沓落滿灰塵的帳本空降到她面前的桌面上,林喬喬抬頭,看到是她的新部長,於是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早上她來報到時還滿臉堆笑的直屬上司,如今板著臉,判若兩人。
  「這是公司十年來的帳本,妳趕緊看完,明天早上給我寫個財務總結,這是妳能不能留在這裡工作的決定性因素,認真對待。」財務部長給林喬喬下達命令。他也不知道總裁是怎麼回事,明明前一天親自提拔的人,隔天就讓他把她往死路上趕。
  一天的時間把十年的帳本看完並寫出總結報告,對一個初來乍到的人來說,簡直是死路一條,何況她還要挑出手頭上這份財務報表的錯誤。可是早在分公司,林喬喬便利用業餘時間把宇森集團的財務狀況摸了個底,所以寫個總結報告對她而言並非難事。
  機會屬於有準備的人,所以林喬喬也沒有跟財務部長討價還價,爭取更多的時間。
  等把財務報告總結出來,林喬喬踱至辦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前伸了個懶腰,窗外已經華燈初上,她的臉上雖有疲憊,但仍然精力滿滿,「好了,該回家了。」林喬喬回到辦公的位子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離開了辦公室。
  隔日清晨,嚴俊坐在辦公桌前,翻看著林喬喬做好的財務報表還有近十年的財務總結報告,冷峻的眉宇間有著幾分詫異。
  他承認,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把工作做好,林喬喬的能力的確讓人折服,但這不排除她有作弊的嫌疑,畢竟身為宇森集團旗下分公司的會計師,她有足夠的資源拼湊出這十年來的財務狀況總結報告。
  「總裁,這個林喬喬,任務完成得還好吧?」財務部長小心翼翼地問道。
  「這樣,你讓她下午去給我拿下新北那份合約,告訴她,不許失敗。」嚴俊沒有心情去誇獎一個員工的能力,而是分派給她另一個任務。
  「你是說山本先生那塊地皮……」財務部長大驚失色。
  「有什麼問題嗎?」嚴俊挑挑眉頭,沉聲問。
  「沒有、沒有。」財務部長唯唯諾諾地低下頭,「那我先去做事了。」
  「去吧。」嚴俊冷淡地把財務部長打發走。
  等財務部長前腳踏出總裁辦公室的大門,站在嚴俊身旁的秘書便上前來,「總裁,讓她去不是很好吧?聽說那個山本先生很色、很固執,之前還指定要我們公司女職員去跟他談,後來公關部的劉蔓青去了,回來哭著鬧著說再也不要去跟他談……」
  嚴俊睨一眼他的秘書,雖然他也承認,林喬喬的身材的確有那麼點料,但處事為人真的惡劣得很,既然她有那麼點小聰明,他就給機會她好好發揮,「就算是色,我想他也不致於飢不擇食吧?」他冷冷道。
  秘書拿他這個同樣固執的總裁沒轍,搖了搖頭,他不再發表任何意見。
  半天的時間,完全出乎嚴俊意料的是,林喬喬拿下了那份商業合約。宇森集團臺灣總部是炸開了鍋,每一處都在談論這件事情。畢竟一個剛來總部報到的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拿下一份商榷近半年仍然無果的合約,真的讓人大跌眼鏡。
  嚴俊坐在辦公室裡,雙手手指交叉合攏,看著桌面上白紙黑字,簽了名、蓋了章的合約,眉頭緊鎖,陷入了紛亂的思緒當中。是林喬喬利用自己的美色誘惑了山本?還是她真的有什麼過人之處?
  嚴俊不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最初的意願不過是想調教調教這個讓他有生之年第一次感到非常不悅的人,可是越是深入,他越想要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能耐,一次次成功突破了他的挑戰。
  桌面上的座機響起,嚴俊拿起了話筒。
  「嚴總裁,你們家今天派來的小職員很不賴嘛,竟然敢跟我山本嗆聲。」山本武一在電話那頭是顛覆往常的一本正經。
  「是山本先生你給面子而已。」嚴俊不鹹不淡地奉承一句。
  「不不不,真的,這是我第一次碰到工作能力這麼強的女職員,本來我以為你們這麼大一家公司都沒人了,只會用美人計,來的都是虛有其表的草包,沒想到這次會來一個有真材實料的。」山本武一第一次對一個人讚不絕口。
  講完電話,嚴俊很想知道林喬喬給山本武一灌了什麼迷魂湯,可是想想還是算了,那個女人有什麼手段是她的事情,他只要成果。

Copyright 2010  喵喵屋工作室.藍襪子出版社 © 版權所有   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郵局1-41號信箱
EMAIL:service@mmstory.com  TEL:886-4-7747612     FAX:886-4-7841366
技术支持:好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