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页 >>>臉紅紅 > 婚後千千夜
帝皇書 (全六卷)
星零 著
定價:1500 元
5.2折:780
  • 婚後千千夜
  • 作       者:倪淨
  • 書       系:臉紅紅BR942
  • 出版日期:2017/06/23
  • 定       價:190 元
  • 線上價格:89
  • 您的价格:89
  • 贈送積分:10 分
  • 扣除積分:0 分
  • 購買數量:
  • 讀者評分:

她像綿羊,誘騙的是他的人,勾到的是他的心;
他像野狼,沒想掠奪她的心,賠的卻是他的心!


相親結婚後,林潔其實怕牧子霄,這男人看著溫和,
但只有她知道他手段高,為人內斂深沉,心思藏得深。
她從來都看不懂他,結婚後對她也冷淡,只是在床上偶爾放縱,
一旦她反應慢,床上對她就很狠,求他也不停,
就算他要得真過分了,她也只是委屈地哭著,不敢說不要。
林潔沒作過白日夢,也從沒幻想過愛情,
本來她跟牧子霄的婚姻裡,就沒有誰愛誰不愛,
愛他的女人很多,想要取悅他的女人也不少,
可在明知得不到愛,還能傻傻地愛下去,這樣傻氣的女人,
剛好被他娶了一個回家。只是,這場沒有愛的婚姻裡,
最先在離婚協議書簽字的人,卻是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星期日的中午,簡單用過午餐,林潔將碗盤收拾好,拿進廚房清洗乾淨後,她趕緊回到房間裡換外出服,今天下午她約了朋友一起逛街。
  林潔換了一套簡單的米色連身洋裝,腰間繫了一條寬版的腰帶,本想將及腰的直髮束起馬尾,最後還是作罷。坐在化妝椅上,她拿出化妝品畫了淡妝後,又從梳妝檯的抽屜拿出一個珠寶盒,掀開蓋子,裡頭有她結婚時,牧子霄送她的幾樣首飾。
  林潔拿出一條她一直捨不得戴的粉鑽手鍊,這是上個月結婚滿一週年時,牧子霄送她的禮物,粉鑽手鍊的設計新穎、典雅,那時牧子霄帶她去買時,她記得店員說這是限量款,她第一次戴上時就喜歡得不得了,但因為太貴重,她平時沒捨得戴上,只是偶爾拿出來看看罷了。
  昨天她有打電話問店員,想要拿這手鍊去換另一樣首飾,她知道這種精品店很少會同意,可恰好她這條粉鑽手鍊獨一無二,又有人想買,店家破天荒頭一遭允許了。
  又看了一眼後,林潔這才小心翼翼地將粉鑽手鍊用尼絨袋子裝好,放進包包裡,之後起身走出房間。
  因為住的公寓就在市區,林潔只花了二十分鐘乘車就到約定的地點了。
  「小潔,我在這裡。」
  林潔剛下車就看到朋友吳伶伶朝她揮手,她快步走過去,「妳等很久了嗎?」
  「沒有,我剛到。」吳伶伶是林潔以前大學的同學,現在又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兩人從大學時期就很聊得來,也常會相約出來逛街、吃飯。
  也因為有一起逛街買東西的經驗,林潔知道吳伶伶對這些珠寶首飾很在行,不像她一般逛街都是走走看看,不必要的東西她絕對不買,對這些珠光寶氣的首飾也一向不熱衷。
  吳伶伶卻不同,她家境優渥,又是家裡的獨生女,除了上班,就愛逛街敗家,吳母又對珠寶情有獨鍾,吳伶伶自小在那樣的環境下薰陶,對珠寶首飾也有一定的品味。
  「難得妳今天約我出來逛街,妳不是說想要買禮物送妳婆婆,有想好要送什麼了嗎?」
  「我想送她首飾。」兩人並肩朝百貨公司門口走去,林潔道:「但我怕自己眼光不好,所以找妳來幫我看看。」
  「這有什麼問題,等一下我們一起挑個最適合的首飾,包準妳婆婆看了喜歡。」吳伶伶打包票,很有自信地說。她對珠寶首飾很有心得,特別是長輩的喜好,因為她就是有一個老愛找她逛珠寶首飾店的媽。
  十分鐘後,兩人在百貨公司的精品區找到林潔想要的品牌,當兩人走進店家時,吳伶伶先是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而後又用眼神問她,確定是要買這家的首飾。
  畢竟百貨公司的精品珠寶店多的是,但這一家可是精品中的精品,就連她這種敗家女都是偶爾由她媽陪伴才敢進到這家店,畢竟這家店的價位實在是很不親民,連她媽下手前都還要猶豫幾下,更何況她這種小咖。
  吳伶伶知道林潔去年嫁了一個有錢老公,但林潔的穿著打扮並不奢華,身上很少有貴重的名牌或是配件,沒想到她會是這家店的愛好者。
  林潔走上前跟店員表明身分,店員微笑地請她們到貴賓間,並且還親切地為她們送上了咖啡跟甜點。
  吳伶伶難得有機會享受這種服務,大方地喝著咖啡,吃著甜點,「小潔,妳常來這家店?」
  「沒有。」這種精品店她哪買得起,是託牧子霄的關係才有勇氣踏進來,「不過我婆婆是這家店的常客,她很愛這家店的首飾。」
  「原來如此。」果然是有錢等級的貴婦。
  就在兩人談話時,店經理走了進來,「牧太太妳好。」店經理認得林潔是牧子霄的太太,所以她沾了光,享受了貴賓服務。
  「經理你好。」林潔上次來時,也是這位店經理幫她服務,不過上次還有牧子霄陪同。
  「我聽店員說妳要將上次買的手鍊換成戒指?」
  「嗯。」林潔將包包裡的尼絨袋子拿出來。
  店經理接過後,拿了出來,並將手鍊放在展示櫃上。當吳伶伶看到那條粉鑽手鍊時,眼睛都瞪大了,「天啊,好美的手鍊。」吳伶伶好歹是個敗家女,哪裡看不出眼前手鍊的精緻跟價值不菲。
  店經理笑著說:「這條手鍊是本店今年的限量款,臺灣只有這一條。」當初牧子霄一眼就看中,價錢都沒問就二話不說地買了。
  「小潔,這麼美的手鍊妳為什麼不留下來?這不是妳老公送妳的嗎?」
  「我很少戴,不如就換個婆婆喜歡的戒指。」林潔哪裡不想,但她所有的首飾裡就這條手鍊最值錢,她婆婆開口想要一個祖母綠的戒指,她買不起,只能跟店家換了,「經理,你說店裡有不錯的祖母綠,可以讓我看看嗎?」
  店經理笑著點頭,撥了內線電話請人送進來。
  沒多久,展示櫃上多了幾個貴氣、奢華的祖母綠戒指,店經理一一為她們介紹,末了還讓她們試戴。
  因為是要送給婆婆,林潔認真地挑選,半小時後,聽著吳伶伶給她的意見,她選中了其中款式貴氣的一只戒指,「就這一個。」
  店經理笑說這只戒指比她那條粉鑽手鍊貴,會有價差。
  「沒關係,你幫我包起來。」林潔拿出信用卡給店經理。
  十分鐘後,兩人走出精品店後,吳伶伶終於忍不住翻了白眼,「小潔,妳有沒有搞錯?拿妳老公送妳的禮物又倒貼二十萬,就為了買只戒指送妳婆婆?」
  「我婆婆很喜歡祖母綠,而且這個戒指的設計也好看,最重要的是她會喜歡。」
  「那又怎麼樣?她有錢,大可以自己買,或是要她兒子買給她,憑什麼要妳買?」再說,有錢人哪還有買不起的東西,憑什麼要媳婦買?所以才有人說,有錢人不是每個都大方,守財奴、小氣的更多。
  「我聽大嫂說,每年婆婆生日時,媳婦都要買一樣首飾送她,還好大嫂有提醒我,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準備。」大嫂也是好意,給了她一些送禮的意見。只是大嫂以為這禮物會是她挑選,牧子霄買單,殊不知牧子霄從頭到尾都沒跟她提過這件事。她怕牧子霄因為工作太忙,忘了婆婆生日的事,所以只能跟大嫂詢問。
  「那是什麼勢利婆婆,還有強跟媳婦要禮物的?」吳伶伶忍不住又翻了一次白眼,「那妳老公呢?他肯定有錢,哪有老公會為了送自己媽媽生日禮物,拿老婆的珠寶去換。」
  「他工作忙。」
  「再忙也要撥時間啊,那是他媽,又不是妳媽。」
  「沒關係,反正他明年應該還會送我禮物,到時再跟他說。」她跟牧子霄是商業聯姻,彼此結婚前並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結婚後牧子霄也一直忙工作,很少有時間待在家裡,但他對她並不差,也或許是她對婚姻本來就沒有太多要求,所以很容易滿足於他婚後給予的一切。
  「那明年妳記得要狠狠敲他一筆。」吳伶伶不忘提醒林潔,兩人邊說邊走上手扶梯,「對了,既然都買好禮物了,那我們也順便去逛一下。」今年的春裝都出來了,吳伶伶等不及想看。
  「妳不是才剛買了一堆衣服?」
  「那不同,那是換季的冬裝,我們現在要看的是當季的春裝。」講到逛街,吳伶伶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那我陪妳逛,我沒錢。」她剛刷了一大筆錢,這個月不能再買了。
  「為什麼不買?我幫妳挑幾件漂亮的衣服,順便買幾件剛上市的內衣褲,晚上上床時勾引一下妳老公,讓他驚豔一下。」
  林潔被吳伶伶曖昧的語氣跟表情給惹得臉紅。牧子霄在床上確實喜歡那些性感的貼身衣物,只是那些惹起他情慾的貼身衣物,有時都讓她被折騰得下不了床。
  見林潔的表情臊紅,吳伶伶的手肘頂了頂林潔的手臂,「怎麼樣,妳老公在床上是不是很疼妳?」她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兩人算是半同居,男女關起房來的床事,她哪裡不清楚。
  男人在床上的疼愛,女人雖然不好開口,但甜蜜還是在臉上漾開了。吳伶伶雖沒見過林潔的老公,結婚時也是低調,只是簡單宴客,並沒有邀請太多朋友,她也是林潔結婚後,才知情這門婚事,雖然沒有機會參加好友的婚禮,但知道林潔婚後生活幸福,心裡也很為林潔開心。

  ◎             ◎             ◎

  身為牧家次子的牧子霄,國中就被家人送到瑞士,後來又去英國讀大學。畢業後,家人安排他進入美國分公司拓展業務,一直到結婚前半年才被牧父召回臺灣的總公司。
  牧家的產業多元,長子牧伯漢經營的是傳統產業及金融業務,牧子霄主攻電子科技產業,而么子牧元叔大學畢業後就跟在大哥身邊學習,三兄弟也陸續在父母的催促下完成婚事。長子跟么子在大學時早就有女朋友,彼此的家世門當戶對,自然順利結婚。
  只有牧子霄例外,從高中開始,他的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很少見他跟哪個女人交往超過半年以上,別說論及婚嫁了,就連固定交往,帶回家給父母看都難。
  在他二十八歲回臺灣後,牧母為了怕次子再這麼風流下去,只好趕快託人找適合對象介紹,最後選了家世還算可以的林潔。
  當初牧子霄與林潔結婚時,林家的公司也經營得不錯,誰曉得婚後不久,就發生財務困窘,連著幾次都要牧子霄這個女婿出面擺平。
  牧母在這三番兩次的財務援助下,對林潔本是和顏悅色,到後來的冷淡對待,牧家人都清楚地看在眼裡。
  特別是另外兩個媳婦,哪裡看不出婆婆對林潔的不滿,表面上不好跟林潔走太近,可私底下多少還是有聯絡。畢竟林家有沒有錢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林潔其實是個難得一見的好女孩,不但沒有富家小姐的嬌氣,為人單純、善良又好相處,很難教人討厭。
  而牧母對林潔的冷落一向只在跟媳婦們相處時才會表現出來,兒子們在的場合,特別是牧子霄在場,牧母還不致於做得太明顯。
  牧母給牧子霄面子,身為媳婦的另外兩人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更不敢跟自家老公提婆婆對林潔的事。
  有時牧母還會當眾在朋友面前挑明林潔的娘家拿了牧家多少好處,這門婚事他們牧家是虧了,當初若是知道,哪會讓次子娶她。林潔每次都是安靜地聽著,從沒出聲為自己或是家人說過一句話。
  牧母本來對林潔的不滿都是私下表現,很少在公開場合數落,特別是在兒子面前,直到本來一家人同住一個屋簷下,牧子霄卻開口要搬到市區公寓住,理由是方便上下班,且他的應酬多,有時回家太晚,會吵到家人。牧母卻將次子要搬出去這事全都怪到林潔頭上。
  而面對牧子霄說要搬出去住這事,林潔並不知情,但牧子霄說要搬,她哪能不搬,面對牧母的挑剔跟為難,她從沒跟牧子霄抱怨過。
  嫁進牧家前,林潔本來有工作,但牧母認為牧家媳婦哪需要為了錢去外面拋頭露面,強勢地要她辭了工作。搬到公寓住後,林潔試探性地跟牧子霄提了想去找工作的念頭,沒想到牧子霄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離開了牧家,沒有了牧母的刁難跟數落,找了新工作,生活有重心,牧子霄雖然天天忙著工作,早出晚歸,對她的態度不冷不熱,但林潔卻很滿足了。
  林潔夢想中的婚姻大致也就這樣,二十五歲時被家人安排嫁給牧子霄,她那時就明白,她跟牧子霄之間的夫妻關係頂多就是相敬如賓。沒有愛情基礎,就算她有心要經營這段感情,牧子霄無心也是枉然。

  ◎             ◎             ◎

  牧母六十歲的生日宴會沒有大肆慶祝,而是在自家簡單舉行。林潔這日早上出門上班時,牧子霄說了會到公司接她下班,一起回牧家。
  家宴是七點開始,但牧子霄臨時有個重要會議,林潔告訴他會自己乘車回牧家,要他不用來接她。只是沒想到,她跟公司請假,提前半小時離開,卻碰上意外車禍造成大塞車,讓她不但沒能提早趕到,還被困在車陣裡。
  這中間,牧子霄打了幾通電話給她,因為他也被困在車陣裡。
  一個半小時後,當計程車終於抵達牧家大門,林潔拿著包包急忙付錢下車,當她關上計程車的車門,餘光瞄到牧子霄的車子。
  牧子霄將車子停住,搖下車窗,「上車。」嗓音低沉。
  牧家大門到主屋還有一小段路,林潔聽話地坐上車,她是直接從公司趕過來的,身上穿的還是早上出門時穿的短裙套裝,過肩的直髮綁了公主頭,姣好、清秀的臉蛋畫了淡妝。
  林潔剛想開口提生日禮物的事,牧子霄的手機這時突然響起,「我已經在門口了。」牧子霄邊開車邊接通手機,那頭傳來的是牧母的聲音。
  當他掛斷手機時,車子也正好停下。牧子霄熄火後下車,林潔拿著包包也下車,兩人一前一後走進屋子。
  一家人除了他們夫妻,其他人早就都到了,全都坐在餐桌前,就等他們了。
  「子霄,不是要你早點到嗎,怎麼到這麼晚才來?」牧母首先發難,自己生日這天,兒子還遲到,她心裡難免犯嘀咕。
  「路上塞車。」牧子霄剛開完會就飛車趕回來,沒想到會碰上塞車,他都還沒喘口氣,就被念叨,連藉口都懶得多說。
  林潔站在牧子霄身邊,見他沒打算說些好話哄牧母,她連忙出聲,「媽,對不起,我們遲到了。」
  牧母瞄了林潔一眼,又見二兒子逕自脫下鐵灰色西裝外套交給林姨,壓根沒聽她這當媽的,只能沒好氣地嗯了一聲,「趕快坐好,大家等你們開飯。」
  林潔隨牧子霄坐定,一家人一起吃著飯菜。
  飯桌上,牧父跟三個兒子邊吃邊聊,很快就聊到了公事,正當他們在興頭上時,牧母抗議了,「你們父子們差不多一點,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們能不能別再談公事?」她老公退休前就天天早出晚歸地忙工作,三個兒子接手公司後,三句不離公事,她聽得都生厭了。
  「媽,妳先別生氣,等這個案子談完,我們就不聊了。」牧伯漢正好提到新的企劃案就被牧母打斷,馬上出聲哄著。
  牧母哪肯同意,眼神轉而瞪了老公一眼,牧父只得嘆了口氣,「先吃飯,公事晚點再談。」
  牧家三個兒子面面相覷。誰不知道牧父在商場上雖是個果斷、強硬的生意人,但回家面對牧母時,可是妻管嚴,不曾對牧母說過一句重話。
  牧母見兒子們終於安靜吃飯,這才滿意地又露出笑容,「這還差不多。」牧母雖然六十歲了,但出生有錢人家,又嫁給家世好的牧父,一輩子沒工作過,也不曾吃過苦,從千金小姐的生活轉為貴婦生活,日子過得愜意,加上保養得宜,雖有年紀了,但姣好的面貌配合雍容華貴的氣質,很有女人的韻味。
  雖沒有女兒,但牧母生了三個優秀的兒子,又有一個疼愛她的老公,已經不知讓多少貴夫人們羨慕不已。更別說兒子們不但優秀,還在她催婚時都聽話成家了,娶的媳婦也算合她意。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二媳婦林潔的娘家公司前陣子發生財務困頓,被其他貴婦朋友當話題說笑了好一陣子,讓當時的她聽得很是心煩,對林潔自然看得不怎麼順眼。
  一頓飯吃下來,少了男人談公事,一家人隨意聊了一些家常閒話。牧父疼老婆,兒子們也不好不給牧父面子,有一句、沒一句地應和。
  直到晚餐結束,大家移桌到客廳,那裡擺了蛋糕跟飲料,林潔接過牧子霄端來的盤子,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蛋糕。
  她的胃口不大,加上剛才吃了晚餐,吃了一半就停下叉子,手裡拿著盤子聽著一家人說笑。
  牧子霄見她手裡還剩了一半的蛋糕,二話不說將他手上的盤子放回茶几上,拿走她手裡的盤子,三兩口將蛋糕吃了個乾淨。畢竟生活在一起一年多,他多少知道林潔的飲食習慣。
  牧母見狀,皺了下眉頭,「小潔,今天我讓林姨買了水果回來,妳讓林姨切一些水果來給大家吃。」
  林潔哪敢說不,連忙應好。
  當林潔進廚房時,看到林姨正在收拾餐桌,她看到放在角落的水果,「林姨,妳先忙,水果我來切就好。」
  林潔每次回來,總是會到廚房幫忙,所以林姨也習慣她的好意。牧家三個媳婦,只有林潔最沒有架子,但也看得出來,她最不得太太喜歡,每次做事都有她的分。林姨在牧家當了二十多年幫傭,還不曾見太太喊其他兩個媳婦做事,這麼直白的偏心,誰都看得出來。
  十分鐘後,林潔端著水果盤走進客廳,她剛放下水果盤坐下,大嫂跟弟妹已經拿出包裝精美的禮物送婆婆,她連忙放好刀叉,從包包裡拿出要送給婆婆的禮物。
  這晚,牧母樂呵呵地收了禮,還大方地把她自己收藏的首飾給了三個媳婦。
  牧子霄本來已經準備了送牧母的禮物,但他走得匆忙,把禮物忘在公司,沒想到林潔竟自行買了禮物。
  回家的路上,牧子霄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靠在中央扶手上,轉頭瞥了一眼林潔,她看來有些累,畢竟忙了一整天,剛又幫忙收拾又陪笑。
  「想睡就閉上眼睛睡一覺,到家我叫妳。」見她強撐著的表情,牧子霄淡淡地說。
  「沒關係,我不睏。」林潔聽他一說,本是打盹而放鬆的身子隨即坐正。
  「謝謝妳。」
  牧子霄突然說了一聲謝,林潔有些糊塗,不解地望向他。
  「媽的生日禮物。」
  林潔恍然大悟,伸手將垂下的頭髮勾到耳後,「是大嫂告訴我的,不然我也不知道要準備什麼,應該要謝謝大嫂。」林潔邊說邊看著自己手指上戴的戒指,她雖不太懂珠寶,但她知道這個戒指應該不便宜,回家一定要好好收起來。
  「喜歡那個戒指?」牧子霄見她盯著手上的戒指看。
  「嗯,很漂亮。」
  「過幾天有空,我帶妳去買條項鍊配成一對。」牧子霄見她手上的戒指,再想到他媽給大嫂跟弟妹的首飾,他身為兒子,再傻都看得出來他媽對三個媳婦的大小眼。
  雖然結婚後,林潔從沒跟他抱怨過他媽的偏心,這樣的她很有自知之明,他也不愛女人為了小事在他耳邊念叨。但接連幾次看在眼裡,他心裡卻不舒服了,畢竟這女人說到底還是他的老婆,見她被人冷落,他沒辦法不聞不問,他愛不愛她是一回事,但在他眼皮底下冷落她又是一回事。
  若是林潔為了這些事跟他吵架,牧子霄反倒覺得厭煩,但好就好在她性子柔順,不爭不吵,給什麼都說好。雖然他們是相親結婚,彼此之間沒有太多感情基礎,但他對林潔的表現還算滿意,起碼她不像其他女人那麼吵雜,搞得他心煩。
  但牧子霄不愛她,兩人的生活也甚少有交集。他只覺得這女人是娶回家當老婆的,他可以給她優渥的生活,唯一的條件是她不准干涉他的生活,所以結婚都一年了,他們的關係還停留在比陌生人近一點的距離。
  比起大哥跟弟弟對老婆的寵愛,他自認對林潔冷淡,但他跟女人的相處一向如此,再說他工作也忙,沒有心思花在女人身上。
  林潔的性子合他的意,在床上也令他滿意,害羞又溫馴,他剛好不愛床事太主動的女人,唯一不滿的就是覺得她瘦了點,再胖些,手感應該更好。
  林潔知道牧子霄想買東西表示謝意,夫妻生活一年了,她從期待到失落,再到現在的不敢多想,她知道這男人不愛她,他對她的好不代表任何情意,所以,她一直不敢將自己對他的感情表露出來,只能一點一點放在心裡,不敢多想,也不敢去要。她怕一旦惹怒牧子霄,他就不要她了。
  「好。」或許是有了自知之明,林潔低著頭,眼睛眨了幾眨,再抬頭看牧子霄時,本是苦澀的情緒轉瞬間消失,只留清明、平靜的眸光。
  她順從地應著他的話,就算她說不要,牧子霄真要這麼做,她哪敢拒絕,不如就乖乖聽話。

  第二章

  半小時後,停好車,兩人回到公寓梳洗後,已經快十二點。
  林潔先洗澡後,頭髮吹了半乾就上床,又睏又累的她一沾床,不到一分鐘就睡著了。
  當牧子霄從浴室出來,只見她整個人窩在被子裡,只露出一個頭。她睡覺習慣縮成一團,此時正好面向他,雙手微曲放在臉頰邊枕著。
  牧子霄拉開被子上床,只見床上的林潔蜷成蝦狀,身上的連身睡裙領口露出微微春光,雪白的細頸下是飽滿的胸脯,半邊乳房側露,吸引他炙熱的目光。
  牧子霄拉上被子,長臂一勾,將她給摟進懷裡,屬於女人的軟嫩身子抱著十分舒服,聞著她身上的淡淡香氣,牧子霄的手勁不覺加大,讓她全身與自己相貼合。
  被子下,他的手掌順著她的曲線往下,一路摸到睡裙下襬後探入,再順著曲線往上,光滑的肌膚讓他流連忘返,手掌在她細細的腰身上來回揉了揉,再往下來到她飽滿的乳房。
  林潔睡覺時不愛穿內衣,牧子霄的手罩上白皙、飽滿的乳房上,先揉再捏,同時身上的慾火也隨之高漲。
  牧子霄睡覺習慣裸著上半身,下半身的睡褲教他脫去了丟下床,他再將林潔已被他掀起的睡裙給脫下,一併隨意地扔下床,落在房間的角落。
  少了布料的阻隔,牧子霄一個翻身壓在林潔身上,手肘撐住大部分的重量,怕自己將她壓壞了。
  林潔在牧子霄脫下她的睡裙時,已有些轉醒,愛睏又睡眼惺忪地睜著眼,因為不是很習慣他的求歡,林潔在他除下她的內褲時,全身不自在地僵硬,當他的雙手拉開她的雙腿環在他精細的腰際時,她更是動都不敢動一下。
  抵在她腹部的堅硬很是火熱,像是要將她的皮膚燒傷,他的唇也在這時吻上她的,如火般的唇封住她的唇瓣,有力的舌尖撬開她的唇齒,長驅直入,在她的口中肆虐。
  牧子霄的吻一向都不溫柔,有時還因為太過粗暴而吻痛了她,這一次也不例外。過重的廝磨弄疼了她的唇瓣,她嚶唔了一聲,雙手抵在他胸前,卻怕他生氣而不敢推開他。
  習慣了掠奪的牧子霄,在不知過了多久,林潔像是要喘不過氣而昏過去時,他的唇移開了,往下來到她雪白的頸間,烙下幾個深紅的印子,又在她漂亮的鎖骨上啃咬了幾口,再緩緩往下,來到她飽滿、誘人的乳房。飽滿的雪白吸引他如火炬般的目光,他低頭重重地吸吮著,另一邊的乳房則是被他的手掌給罩住,力道不輕地揉捏。
  林潔仰頭喘息輕吟,乳房因為他的啃咬而疼著,另一邊的乳房也因為他的手勁被揉捏得變形,那疼比被啃咬的那邊還多。
  「子霄,輕一點。」林潔被弄疼了,忍不住出聲求饒。
  牧子霄卻沒消停,一路往下吻,來到她平坦的小腹,雙手將她曲起夾緊的雙腿用力拉開,修長的手指撫上她嫩白的大腿根,最後撚上她已微溼的私密處。
  林潔全身繃緊,雙手緊緊抓住床單,不敢往下看地閉上眼,唇瓣緊咬。雖然房裡的燈只剩下床頭的小燈,但她還是覺得全身光裸很是害臊。
  牧子霄的手在她私密處撚揉撩撥後,修長手指往她的私密處探入,一點點地撐開她的緊窒。林潔因他突來的侵入而嚶唔叫了出聲,牧子霄卻再次全身覆上她,高大、結實的身軀壓在她身上,說不重是騙人的。
  林潔被壓得有些難受,剛要出聲就聽到牧子霄低沉的嗓音響起,「睜開眼睛看我。」在她上方的牧子霄直勾勾地盯著她,邊說話的同時,他又探入第二根手指,在她的私密處進出。
  林潔不敢反抗,緩緩張開了眼,帶著水氣的眼睛無助地看著上方的牧子霄。結婚一年多來,她雖沒跟其他男人上過床,但她知道他的技術高超,總是能隨意就挑起她體內的情慾,要她無處可逃地隨著他的撩撥而扭動身子。
  就像現在,他的手指在她的私密處挑起火焰,從體內燃起的慾火,燙得像是要讓她燒了起來,明明是疼痛,卻又想要更多,讓她變得不像自己。
  牧子霄與她對視,眼中滿是情慾的火,像是要將她給吞噬了。他沉聲問:「舒服嗎?」他在她的乳房間左右來回吮咬,探入她私密處的手指卻一下重過一下地抽動。
  林潔扭著腰,盯著他看,不知該怎麼回應。若是她說舒服,他一定會折磨得更多,若是她說不舒服,他也會變著花樣讓她說舒服,床上的牧子霄是個完全的主宰,不准她反抗。
  「輕一點……」因為她不出聲,牧子霄的手勁更重了,連啃咬的力道也加了一分,林潔被弄得更疼,委屈地輕聲哭了起來,向他求饒。
  耳邊傳來她的哭聲,牧子霄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他喜歡聽林潔嬌的吟聲。手指抽出後,他將她夾緊的大腿再次拉開,下半身的堅硬抵著她的私密處,沒預警地頂入她體內,又深又重地將自己的堅硬埋進她緊窒、溼熱如綢緞般的私密處。
  「唔,太深了……」林潔被他突如其來的占有弄疼了。他進得太深,她有些受不住,扭著腰想要逃開,奈何牧子霄高大的身軀壓在她上方,有力的手掌箝制著她的細腰,哪能讓她逃得了。
  牧子霄確定沒弄疼她,她只是不習慣他的深入,所以他開始重重地抽出、抽入,一下快過一下,讓她連躲都沒得躲地受著。
  房間裡傳來的是男人的粗喘跟女人帶著哭聲的嬌吟聲,林潔清瘦的身子被牧子霄變著花樣擺出不同姿勢迎合他。好不容易等他發洩了,她早已因高潮全身癱軟,連聲音都有些沙啞。
  林潔以為一切都結束了,閉著眼睛翻身想要入睡,牧子霄的堅硬卻遲遲沒有退出,她扭了一下臀部,下一秒卻被他給翻身,趴坐在他身上。
  「子霄……」察覺他本是消停的堅硬再一次撐滿她的私密處,她嚇得喊他的名字。
  忙了一整天,她有些受不了,想要牧子霄放過她。可她才出聲,牧子霄的長臂將她摟在懷裡,有力的腰身已經一下一下地挺動,他動得緩慢,卻每一下都重重地頂到她的最深處,感受她一次又一次花心緊縮絞著自己的快感。
  林潔全身被頂得一上一下,他的力道過重,她每一次都以為自己要被頂飛了出去,卻每一次都被他給壓回。他的手臂就按在她的後腰上,他每次往上頂時,手臂也重重地揉捏她渾圓的臀部,並且狠狠地往下壓,教她無能躲避,硬生生地吞下他碩大的堅硬,每一次頂入都是整根沒入。
  兩人的下半身小腹結合處,密合得沒有一絲縫隙,讓林潔承受著他的碩大時,只覺得私密處被脹大得像是要撐壞了。
  「我還沒滿足。」牧子霄粗喘地說完,見她小臉委屈地紅著眼眶,索性將她的臉按壓在胸口上,加快了他挺動的速度。
  這一晚,林潔不知自己是哪時沾枕的,也不知道牧子霄是哪時放過她,她只知道他要得太狠,兩人的結合處溼得一塌糊塗。她雙腿痠軟,沒力氣下床去浴室沖洗,累得只想閉上眼睡覺。
  而盡興的牧子霄滿身汗溼,將渾身乏力的她由後面抱入懷裡。他沒將已軟化的慾望抽出來,而是繼續埋在她的私密處,見她不適地扭著腰身想要躲開,索性長臂一勾,將她牢牢地鎖在懷裡,手掌定在她的細腰上,任她怎麼扭動也躲不開。
  末了,見她未消停,他帶著警告意味地又重重地頂了一下,讓自己的堅硬埋得更深。這一下引來林潔委屈的哭聲,也不敢再扭身惹他不快,乖乖地閉上眼,在他滿滿的氣息中緩緩睡去。

  ◎             ◎             ◎

  牧母生日後,牧子霄忙著手頭上的企劃案,天天早出晚歸,更別說帶林潔回去。
  他這人一旦忙起工作,就是個標準的工作狂,加班回家後,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書房,跟林潔共處一個屋簷下,除了吃飯、睡覺,幾乎沒有交集。
  相反的,林潔的工作並不忙,也很少加班,為了打發時間,她跟吳伶伶一起報名參加甜點課,偶爾假日也會在家自己烘焙。
  對於林潔的私人活動,牧子霄從不過問也沒空過問,特別是這陣子公司接的業務就夠他忙得腳不沾地。
  這日中午用餐時間,牧子霄忙得沒空外出吃飯,直接讓秘書幫他訂了附近的日式定食,只是午餐買回來了,他卻一連接了幾通電話,沒空享用。
  就在他剛掛了電話,又著手忙著整理下午開會的企劃案文件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進來。」牧子霄頭都沒抬地說著。
  「子霄。」
  聽到女人柔軟的嗓音,牧子霄怔了一下後訝異地抬頭,他沒想到大嫂會突然來找他。他以為是秘書送文件,沒想到來的人是他大嫂。
  「大嫂,妳怎麼來了?」
  江明芯揚了揚手裡拿的袋子,帶笑地走到沙發上,彎身將袋子打開,牧子霄這時也從辦公桌後走過來,入目的是還帶著熱氣的水餃。
  「我包了水餃,你嚐嚐看。」
  「大嫂專程給大哥送點心?」牧子霄抬頭看了眼時鐘,快兩點半了,早過了午餐時間。
  「他今天早上看到我跟媽在準備食材,非要吃不可,明明中午都跟客戶吃過飯了。」江明芯大學畢業一年就嫁給牧伯漢,結婚前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富家小姐,可結婚幾年,早就跟牧母學了一手好手藝。
  江明芯嘴上雖是抱怨,但她臉上的甜蜜笑容卻是不假,「你快趁熱吃,我聽你秘書說,你午餐還沒吃。」見茶几上還躺著被放涼的午餐,江明芯不苟同地將它移開,「子霄,你常三餐不定時,當心胃病又發作。」
  「謝謝大嫂,我會注意。」牧子霄正好也餓了,坐下後拿過大嫂遞過來的筷子,剛要動筷,辦公室的門又被打開,這回進來的是他大哥。
  「看你這小子多有口福,才能享受你大嫂包的水餃。」牧伯漢不請自來,拉過他老婆就往沙發上坐。
  牧子霄見兩人又在自己面前秀恩愛,他安靜地吃著水餃,不應聲。
  「你不是在忙?」江明芯說。
  「再忙也要送老婆。」牧伯漢寵妻可是全公司出名的,老婆親自送點心給他,他怎麼可能讓她自己下樓離開。
  「我都說司機會送我回去,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江明芯甜笑地伸手在牧伯漢的臉上摸了摸。她覺得老公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雖然有時霸道了點,但相對的也很疼她。
  「大哥……」牧子霄吃著水餃,正要抬頭要問他大哥開會的內容,目光卻被大嫂手上晶亮的鍊子給引去目光。
  「怎麼了?」牧伯漢揚眉問,見牧子霄的視線落在自家老婆的手腕上,「你沒事直盯著你大嫂的手幹嘛?」牧伯漢拉過老婆的手,不讓牧子霄再多瞧一眼。
  牧子霄收回目光,不動聲色地讚美道:「大嫂手腕上的鍊子很漂亮。」
  「漂亮你也去買一條送你老婆,不是我要說你,不要天天只忙著工作,對老婆要好一點,免得她哪天不要你了。」牧伯漢最大的樂趣是賺錢給老婆花錢,對牧子霄這工作狂,他不予置評。
  江明芯拍了他一下,「你忘了店經理說這條鍊子只有一條,你是故意要讓子霄白跑一趟嗎?」
  「只有一條,那肯定不便宜了。」牧子霄邊吃著水餃邊說。
  「你這小子,送東西給老婆哪還有貴不貴的,只要老婆喜歡就好,明白嗎?」
  江明芯被牧伯漢這話給羞得又拍了他的肩膀一記,「其實這鍊子本來是有人訂了,但不知為什麼對方退了,剛好我喜歡,就跟你大哥吵著要。」
  退?牧子霄不知道女人的珠寶首飾這種東西還能退的,看來他是長知識了。
  這天下午,牧子霄開完會,又回辦公室確認企劃案內容,當他將資料整理好時,抬頭一看,都已經晚上九點多。起身拿過西裝外套,他快步走出辦公室。

  ◎             ◎             ◎

  牧子霄回家時,林潔正好從浴室洗好澡出來,穿著睡裙的她正坐在床上塗抹乳液。突然見到他開門進房間,她嚇了一跳,「你回來了。」
  牧子霄看了一眼床上的林潔,從他的角度看去,林潔的睡裙下襬拉至大腿,白淨、修長的雙腿毫無遮掩地落入他眼底,而寬大的領口剛好讓他一飽她胸前的春光,沒想到他才想要興師問罪,就被這一幕春色給撩得忘了自己要跟她說的話。
  林潔見牧子霄走進房間,他隨手將西裝外套脫下丟在房間的沙發上,又將領帶扯鬆,往床上一拋,落在她眼前。
  林潔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時鐘,時針落在十點的位置,平時他這時下班後,都會吃一點東西墊肚子,「你肚子餓嗎?大嫂今天給了我一些水餃。」
  「不用,我不餓。」牧子霄盯著她看,說道。
  林潔被他看得不自在,拉了拉領口,起身下床,拿起領帶跟西裝外套,熟練地將它們掛好,「你要先洗澡?」她從衣櫃裡幫他拿換洗衣物。
  「上次送妳的手鍊怎麼沒看妳戴過。」
  「呃,手鍊……我收起來了。」林潔沒料到他會突然提到手鍊的事,表情一怔,話說得有些支吾。
  「我還沒看妳戴過,妳戴上去我看看。」說完,牧子霄往沙發上一坐。
  林潔沒想到他會突然這麼說,甚至可以說她很訝異。牧子霄送她的珠寶首飾不少,哪一次見他這麼執著要看了,「我……」林潔不安地扭著交握的手指,一時說不出話來。
  「怎麼不戴?放哪裡,要我幫妳拿?」牧子霄挑眉問。
  很少看牧子霄這麼咄咄逼人,林潔一時手足無措,「不用,我……」
  「妳怎麼樣?不喜歡,還是不想戴?」
  牧子霄的語氣平和,聽不出任何情緒,但他直勾勾盯著她看的眼神太銳利,林潔連忙移開目光,不敢與他直視。
  「不是……」林潔咬了咬唇瓣,搖頭說。
  「那是什麼?」
  林潔本來不想讓牧子霄知道她退了手鍊的事,但他似乎是發現了,不然怎麼會無故問起手鍊的事,既然他都問了,那她肯定瞞不了,「那條手鍊我拿去店裡退了。」林潔抬眸看他,輕聲說。
  牧子霄看上去面不改色,臉上沒什麼情緒,但下頷卻緊了緊,銳利的目光盯著她,「為什麼?妳不喜歡?」他記得那時去買,她看到時,她的眼睛是發亮的。女人看到喜歡的東西,表情騙不了人。
  「我沒有不喜歡,只是我拿去換戒指送媽當生日禮物。」林潔老實說。
  牧子霄深吸了口氣,胸口重重地起伏了下,「妳拿那條手鍊去換媽的生日禮物?」
  林潔點頭,「大嫂說媽喜歡祖母綠,讓我也跟著準備。大嫂又說媽喜歡那家店的珠寶,我手上的錢不夠,打電話問店家,他們願意讓我退,我就拿去退了。」
  牧子霄起身,朝林潔走近。林潔猜不出他的情緒,但看他拳頭握緊,似乎在生氣,她不安地往後退,就這樣直退到牆邊,再無後路可退,而身前的牧子霄卻將她困在他與牆之間,雙手撐在她頭的兩側瞪她。
  「妳可以告訴我。」
  「我、我忘了。」其實從結婚開始,她就沒跟牧子霄拿過錢,他也從沒主動給過她家用,她不知道其他夫妻是怎麼相處的,牧母又常在她耳邊提她家人拿了牧家多少好處,那些話讓她難堪,哪裡還敢開口說要錢。
  「妳忘了?」牧子霄深吸了口氣,冷冷地吐出了這三個字。
  林潔沒抬頭看牧子霄,視線落在他的喉結處,看著那裡來回滾動著。就在她點頭後,他本是撐在牆面的手掌砰的一聲,她嚇得縮頭不敢看。
  她的一句忘了,讓牧子霄的手掌握拳,重重地敲在牆面上,那聲響不但嚇壞她,也讓他未爆發的怒火騰騰飆升。
  「對不起。」林潔不想他生氣,連忙開口道歉。她以為自己道歉,就能平息他的怒火。
  牧子霄覺得胸口那團已經燃到頂點的怒火幾乎要讓他狠狠地朝她大吼幾句,可明明怒火中燒的他,吐出的語氣卻過於平靜無溫,「對不起什麼?」
  「我……」林潔不知道為什麼她要對不起,她是為了討牧母開心,才會把手鍊拿去退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在牧子霄面前,他生氣了,不管錯不錯,她就是錯了。
  「為什麼要對不起!」牧子霄氣得用力掄拳朝牆面重重一捶,那力道砰的一聲,嚇得林潔忍不住驚叫出聲。
  或許是林潔的這一聲驚叫令牧子霄驚覺他的情緒不穩。牧子霄低聲咒罵了一句,伸手扒過垂下的頭髮,重重地呼了一口氣,「抬頭看我。」
  林潔猶豫了一會,才緩緩抬頭,目光與他對視,「媽很喜歡那個戒指,她生日那晚還戴著。手鍊我本來就很少戴,也怕不小心弄丟……」
  牧子霄不發一言地盯著她,見她發白的唇瓣開合著,努力地想要解釋。他不知自己著了什麼魔,沒讓她把話說完,猛地低頭,霸道地封住了她的唇瓣,連同她還未說完的話,全都吞進喉間。她想要解釋、想要示好,他今晚有的是時間可以在床上好好聽她怎麼說。
  突來的吻,讓林潔措手不及,小嘴就教他的舌頭撬開,長驅直入地頂開她的唇,勾住她發顫的舌頭吸吮。
  林潔想喊他,要他先停下來,奈何,她的聲音全被鎖在他的喉間,逸出的話成了無助的嚶唔聲。她驚慌地伸手拍牧子霄的肩膀,用力拍了幾下,她的手心都拍疼了,牧子霄不但沒停下來,還將她攬腰抱起。
  林潔纖細的身子被他抱起,她急得踢動雙腿想要他放她下來。牧子霄對她的掙扎感到不悅,為此在她的唇瓣上重重地咬了一口以示警告。這一口疼得林潔呼痛,哪敢再亂動,只敢乖乖地由著他抱。

Copyright 2010  喵喵屋工作室.藍襪子出版社 © 版權所有   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郵局1-41號信箱
EMAIL:service@mmstory.com  TEL:886-4-7747612     FAX:886-4-7841366
技术支持:好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