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页 >>>臉紅紅 > 拒嫁床夫~有病系列之二
帝皇書 (全六卷)
星零 著
定價:1500 元
5.2折:780
  • 拒嫁床夫~有病系列之二
  • 作       者:石秀
  • 書       系:臉紅紅BR940
  • 出版日期:2017/06/15
  • 定       價:190 元
  • 線上價格:118
  • 您的价格:118
  • 贈送積分:10 分
  • 扣除積分:0 分
  • 購買數量:
  • 讀者評分:

與男人鬧情緒,一旦被哄了,床上哪能全身而退;
跟女人耍冷戰,因為捨不得,情路哪有後路可退。


向南晴喜歡高瀚風,但身為醫生的高瀚風是醫生世家,
向南晴想嫁進高家當媳婦,除非她也是醫生,
可惜,向南晴不是讀書的料,最後進幼稚園當老師。
為了高瀚風,她厚著臉皮住到他的公寓,
一心想近水樓臺誘惑高瀚風。誰知,人被她給啃了,
當不成女朋友的她卻成了他夜夜共枕的床伴。
看著高瀚風被家人逼婚,四處相親,向南晴很乖,
不吵不鬧。只是,兩人滾床單久了,不小心卻鬧出人命,
向南晴不想拿寶寶當條件,這個男人她愛不起,
那就放手,可這一次,不讓她走又死纏的人,竟是高瀚風。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午後的陽光慵懶地透過窗外樹林的縫隙灑落在安靜的客廳一角,客廳的沙發上,擺放著一排穿著漂亮裙子的芭比娃娃。
  一個五歲左右,穿著碎花裙子,梳著兩條小辮子的小女生正跪坐在沙發上玩著這些芭比娃娃,不時地發出稚嫩的聲音,玩著扮家家酒的遊戲。
  突然門鈴響起,她跑過去,踮起腳尖,轉了下門的把手。門開了,一個穿著合身的白色襯衫配著休閒長褲,長相清秀的小男生站在門外。
  小女生仰起小臉看著小男生,臉上霎時浮起一抹笑花,「小風哥哥,你來啦?」
  比她高出一個頭的小男生走了進來,很禮貌的樣子,「嗯,我來還書給向叔叔。」
  「爸爸在書房講電話哦。」小女生看著眼前高出她一個頭的小哥哥,一雙水眸滴溜溜地轉。她接過他手裡的書放在一旁,便拉著他的手,「小風哥哥,來陪我玩遊戲好不好?」
  小男生看一眼沙發上陳列的芭比娃娃,搖了搖頭,「我不玩那個。」
  「沒教你玩那個,你跟我來嘛。」說完,小女生拉著小男生向父母的房間方向跑去。
  「我真的不玩遊戲。」小男生蹙起他好看的眉頭。
  「你站在這裡不要動,等我哦。」房門外,小女生一臉的純真。
  小男生拿小女生沒轍,雙手環胸,站在了小女生讓他等她的地方。
  小女生迅速地把家裡一條粉紅色的床單捲在了身上,很漂亮,緊接著她將媽媽化妝包裡的東西抖落一地,拿起口紅便對著鏡子學著媽媽的樣子往唇上描,雖然出了界,但本來粉嘟嘟的嘴唇很快便紅得嬌豔。
  然後她用腮紅往臉上畫了個大花臉,還不忘打開媽媽的首飾盒,把一串珍珠項鍊掛在了脖子上,最後她的腳穿著一雙對她而言很不合腳的高跟鞋,顫顫巍巍地走回鏡子前。
  小女生一雙明亮的眼睛閃爍著亮晶晶的光彩,在她的想法裡,鏡子裡的自己就是一個漂亮的新娘。很滿意自己的她,很艱難地走向房門外,站在等了好久的小男生面前。
  「妳、妳這是在做什麼?」小男生結結巴巴地道,突然想到些什麼,紅了臉。
  「小風哥哥,我們玩扮家家酒好不好?你扮新郎,我扮新娘。」小女生稚嫩的嗓音綿軟、清甜。
  小男生剛想搖頭拒絕,可是他看到小女生那一臉認真的樣子,又不忍心讓她傷心,只好點點頭。
  「好耶,小風哥哥,我們要舉辦婚禮了哦。」小女生憑著平時看電視時,看到婚禮的畫面,努力地開始進行他們的婚禮。
  「婚禮要交換戒指的哦。」小男生蹙蹙眉頭。
  「用這個。」道具早就準備好了,是爸爸喝完的罐裝啤酒的拉環。
  小男生看著,有些哭笑不得。
  「還要有捧花。」小男生不是沒有參加過婚禮,他看到的新娘都捧著一束很漂亮的鮮花。
  「嗯,我知道了。」小女生點了點頭,將一旁桌面上花瓶裡的鮮花取出來。
  「可是婚禮還要賓客,還要、還要有證婚人。」小男生一臉慎重,彷彿他面臨的真的是一場婚禮。
  「是嗎?」小女生犯了愁。
  小男生突然想起父母還要帶他出門,他急了,「其實沒有也沒關係,我們交換戒指就算是結婚了。」
  「太好了。」小女生如釋重負般笑了,唇邊淺淺的梨渦很是漂亮,她懵懵懂懂地與小男生交換了戒指。
  「那我先回家囉。」小男生轉身就跑。
  「先不要走……」小女生突然意識到自己忘了給小男生親一個,抬腳就要追小男生,可是她忘了纏在身上的床單,腳下一踩,她的身體往前一傾。
  小男生回過頭,眼看小女生就要摔倒,他伸出雙手扶她,卻沒有扶好,小女生撲到他的懷裡,導致他重心不穩而往後仰,兩人一塊跌倒在地板上。那麼近的距離,小女生的唇碰到小男生的唇上,這一刻,她小小的內心世界便篤定地把小男生當作了她永遠的新郎。

  第一章

  傍晚時分,毫無預警的一場滂沱大雨讓路人紛紛躲進最近的騎樓底下避雨。
  向南晴站在書店的騎樓下,從攜帶式面紙中抽出一張,抹一把被雨淋溼的臉,烏黑的披肩長髮沾了雨水,溼漉漉地披在她的背後,雨水滲透到她薄薄的衣裳上,充滿涼意地貼在她的肌膚上,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向南晴抬頭看著漫天大雨瓢潑而下,她有些無奈,今天又忘記帶傘了,如果高瀚風知道,又要說她不懂得照顧自己了。不知道他相親進行得怎麼樣了?想到這裡,她拿出手機,撥通了高瀚風的電話。
  「有事嗎?」電話那頭,高瀚風冷漠的聲音傳過來。
  「沒事就不可以打電話給你了嗎?高醫生。」向南晴撇撇嘴。
  自從五年前,她家因父親工作調動的緣故,搬離原來的住處,她只能跟高瀚風用電話保持聯絡。想見他,變成那段漫長的時光裡她最大的心願。向南晴始終沒忘記幼年時,她跟高瀚風玩扮家家酒的遊戲,他們扮過新郎、新娘。
  後來畢業後,她義無反顧地選擇從南部回到臺北工作,成為一名幼稚園老師,而高瀚風也早已經是臺北一家大醫院知名的骨科醫生。
  得知向南晴來臺北工作,高瀚風把他住的公寓給她住,他搬回了父母家。而因為在同一個地區工作的緣故,她跟高瀚風見面的次數就變得多了起來。
  「唔,當然不是。」電話那頭的高瀚風對這個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很沒轍。
  「你還沒有跟我報告相親的情況呢。」向南晴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去接從騎樓屋簷滴落的水珠。如今,終於可以跟高瀚風時不時地見面,可是她卻沒有那個勇氣去跟他表白。
  「如妳所願,泡湯了。」高瀚風用無所謂的口吻道。
  「什麼如我所願啊?是依照你一貫作的風總結出來的規律好不好?」向南晴可不想背這黑鍋。
  「好吧,是我搞砸了。」高瀚風啞然一笑,對她妥協。
  向南晴的唇角淺淺一笑,卻陷入了片刻的沉默當中。不管他相親成功與否,她的不安都在持續著。
  「今天這場雨下得好大,妳回到公寓了沒?」高瀚風突然問。
  「我被雨困在書店門口了。」向南晴看著雨沒有停的意思,感覺自己很倒楣。
  「給我地址,我去接妳。」高瀚風道。
  「好啊。」向南晴的唇角勾起一個得意的弧度,很快便給高瀚風傳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十幾分鐘後,向南晴坐上了高瀚風的車子。
  「瀚風哥,我發現住在有你在的城市好好哦,我出門沒帶傘,一通電話你就會來。」向南晴一邊繫安全帶,一邊笑嘻嘻地看著高瀚風。雖然她的臉上掛著笑,可是沒有人能夠理解她內心對他的想念,哪怕是在一起的時候,她也如此想念。
  「所以妳不帶傘是故意的是吧?」高瀚風沒好氣地睨她一眼。
  「沒有啊,是真忘了,剛剛明明還出大太陽的,我就想著放學後去買幾本書看啊。沒想到買好書準備走到捷運站,突然就下起雨來,只好又回到書店門口避雨了。」向南晴看著高瀚風解釋道。
  「真搞不懂妳怎麼就成了老師,向叔叔是個我很敬重的學者,可是他的女兒……」高瀚風看著眼前比他小三歲的向南晴,真搞不懂連自己都照顧不好自己的人,怎麼可以照顧那麼多的小朋友。
  「你是在懷疑我的能力嗎?」向南晴雙手插腰,瞪著高瀚風。
  「沒有,我完全相信妳有這個能力。」高瀚風專注前方,一本正經的樣子。他可是領教過向南晴耍賴的本領,不敢再惹她,他話鋒一轉,「對了,妳買了什麼書?」
  「都是些兒童讀物啊,最近幼稚園的那些小朋友老纏著我要我講故事,我的腦子都快掏空了,所以買幾本看看。」向南晴很頭大,從小她就不喜歡看書。
  高瀚風也知道。他從小喜歡跟向南晴有很多藏書的父親借書看,可是向南晴翻書翻沒幾頁就會打瞌睡,想到這裡,他轉過頭看一眼向南晴,勾勒著在回憶裡,他們一起看書的畫面。
  看著向南晴溼漉漉的瀏海,他的手從副駕駛座前面的抽屜裡抽出幾張衛生紙遞給她,「妳的頭髮還滴著水,趕緊擦乾了,妳從小就容易感冒。」
  「你竟然還記得,看來你挺關心我的嘛。」向南晴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雙眼亮晶晶地看著高瀚風,隨即微笑著接過他手中的衛生紙。
  「關心,當然關心了。妳忘了,以前妳生病了,我媽要幫妳看病,妳那時哭得滿地打滾,要有多嚇人就有多嚇人。」高瀚風一臉的嫌棄樣。
  「討厭。」向南晴笑著捶一下高瀚風的手臂,噘起好看的小嘴,「對了,好久沒有看到阿姨了,她現在一切都好嗎?」對於高瀚風的母親,向南晴自小就怕,大概是因為每次生病都要挨她的針頭的緣故。
  「有時間去看看她不就好了。」高瀚風以很隨意的口吻道。
  「才不要。」向南晴一口拒絕。
  高瀚風笑了笑,「看來是小時候落下陰影了。」
  向南晴痴痴地看著高瀚風好看的側臉,有些失神。小時候去高母的診所看病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可是高瀚風的臉,從幼稚到成熟,她一點都沒忘,都是她心中最最喜歡的樣子。
  車子終於停在了公寓大樓的門外,向南晴打開了車門準備下車。
  「等一下。」高瀚風叫住了她,很快他便從後座拿了一把傘給她,「雨很大,用我的傘吧。」
  「嗯。」向南晴衝高瀚風粲然一笑。這一刻,她真的好想撲到他的懷裡,用力地抱他一下,可是她沒有那個勇氣,只能默默地接過傘,打開,一個人跑到公寓的屋簷下。
  等向南晴回過頭,高瀚風的車子已經開走了,她的眸底有幾分失望。時間過得太快,在一起的時間總是那麼短暫,她一心喜歡著高瀚風,可是高瀚風只把她當妹妹,她只能把這個祕密藏在心底,不敢說出來。不安與日俱增,她真的好怕有一天他相親完了後,帶給她她最不想要的消息。

  ◎             ◎             ◎

  夜深了,房間裡亮著柔和的燈光。
  睡夢裡的向南晴在迷迷糊糊間,感覺有人把手放在她的額頭上,這種感覺像極了她生病時,父母照顧她的情景。她感覺很累,想睜開眼皮看看照顧她的人是誰,可是卻力不從心,實在太睏了。是她病了嗎?可是照顧她的人是誰啊?好想看看。
  等向南晴好不容易終於睜開雙眼,看到高瀚風的臉,她的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弧度,滿足地閉起雙眼。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向南晴再次睜開雙眼,這次,她感覺沒有那麼疲憊,映入她眸底的,是坐在不遠處沙發上的高瀚風,他捧著一本書在看,一臉的嚴肅,好看的眉頭緊蹙著。
  「瀚風哥,你怎麼會來?」向南晴掙扎著坐起,感覺頭有點痛,忙抱著腦袋。
  「妳發燒了,近三十九度,妳爸打電話給我,說打妳的電話一直打不通,讓我過來看看,幸好我來得及時,不然真擔心妳會燒成豬頭,妳本來就已經不聰明了。」高瀚風走了過去,半蹲在向南晴的床邊,用手摸她的額頭探溫度。
  向南晴感覺臉在發燙,心跳也加速。
  「溫度已經降下來了,昨晚我給妳物理降溫。妳啊,都是怎麼照顧自己的?」高瀚風的口吻有著責備,也有著寵溺。
  「可、可能我昨天淋了雨才這樣。」向南晴急著解釋。
  「什麼可能,分明就是。」高瀚風看著向南晴一臉無辜的樣子,提不起責備她的勁頭。
  「那我爸媽一定擔心死了,我的手機呢?」向南晴四下找手機,想跟父母報個平安。
  「我已經打過電話給他們,說妳病了,我在照顧妳。」高瀚風嘆了口氣,向父和向母千叮嚀、萬囑咐地讓他好好照顧她。
  向南晴重新躺回床上,暗暗地鬆了口氣,環顧一周這個房間,整齊、明亮,完完全全地恢復了當初她入住時的樣子,「謝謝你幫我收拾房間。」向南晴的聲音很心虛,弱弱的。人家好心提供她房子住,她弄得亂糟糟的不說,還要讓主人來收拾,太不像話了。
  「房子?妳這是狗窩好不好?妳把我的公寓住成了狗窩。」高瀚風一想到這點,就氣不打一處來。
  當時高瀚風接到向父的電話趕過來公寓,敲了好久的門都沒有開,他真的嚇壞了,用備用鑰匙開了門,發現他本來布置得井然有序的公寓簡直就像是案發現場,東西亂扔,裝零食的袋子到處都是。有潔癖強迫症的他太陽穴突突地生痛,他按著太陽穴走進她的臥室,嚇得掉頭就走。
  可是當他聽到向南晴的咳嗽聲時,回過頭看到亂糟糟的被窩裡,她酡紅的一張小臉,他於心不忍,只好回過身,小心翼翼地繞開她那些散落滿地的衣服、鞋子、包包,他走到了她的床前,一摸她的額頭,燙得嚇人,他忙找來藥箱幫她做物理降溫。
  向南晴病得昏昏沉沉,他向鄰居要了一些薑塊,走進她棄置不用的廚房,幫她煮了些薑湯給她喝了,照顧好了她,然後就是收拾房子,忙了一個晚上。
  向南晴撇撇嘴,「我的房間你又不是沒見過。」從小到大,高瀚風每次到她家找她,都會幫她收拾一下房間,這並不奇怪。
  「是,可是我想不到事隔五年,妳竟然還是一樣沒長進。」高瀚風語氣裡的寵溺多於責備。
  「可是也沒有很亂啊。」向南晴有些底氣不足,聲音有些輕。
  「看來妳真的病得不輕,我去煮粥給妳。」高瀚風不想跟一個病人理論,離開她的房間。
  看著高瀚風高大的身影離開,向南晴的唇邊是淺淺的梨渦,她很享受被他照顧,好想這病重一點、久一點。
  當高瀚風重新出現在向南晴面前時,他手裡端著一碗粥。
  「起來喝點粥,喝完了,妳繼續休息,我等一下要趕回醫院了。」高瀚風在醫院的工作很忙,能讓他花那麼寶貴的時間照顧,向南晴的確是個特例。
  向南晴掙扎著起來,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她用雙手抱著腦袋。
  高瀚風沒有辦法,只好坐到她的身邊扶起她,用一隻手架著她,另一隻手拿著勺子給她餵粥。
  這樣的待遇向南晴還是第一次得到,她才發現一場病,可以讓彼此親近那麼多。她張開嘴吃了一口粥,細嚼慢嚥,一雙水眸看著高瀚風的臉,他神情專注地給她把勺子裡的粥吹涼,然後再次送到她嘴裡。
  一瞥眼,高瀚風看到了她眸底盛滿的情意,一愣,很快,他又假裝不經意地忽略掉。他知道向南晴喜歡他,而且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只是他假裝不知道而已。他對女人很挑剔,不想因為越界而失去與向南晴之間的友情,對她的感覺,除友情外,似乎更像是兄妹之情的親情。
  總之,他對她不來電。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認識那麼多年都不在一起。
  不過這個笨笨的女生能夠喜歡他這麼多年,卻沒有在雙方父母面前露出任何的痕跡,他也滿佩服她的,他只希望她能夠早日遇上她真正的白馬王子,不要繼續在他的身上寄予希望。
  「妳好得差不多了,我也該回去了,如果再發燒,記得打電話給我。」餵向南晴喝完粥,高瀚風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一邊叮囑她。
  「那可不行,你是個大忙人,要是剛好在相親,我一通電話壞了你的好事,豈不是很罪過?」向南晴搖搖頭。其實她在跟自己賭氣,明明不想要高瀚風相親,可是她卻不敢表白真心,不敢把他綁在身邊。不過她還是想聽到高瀚風跟她說,沒關係。
  「沒關係……」
  高瀚風的話還沒講完,向南晴心裡一陣怦然,瞬即喜上眉梢。
  「我還想著下次相親讓妳做我的軍師。」高瀚風沒察覺到向南晴神色的變化,補充道。
  向南晴本是欣喜的心一下子降至冰點,她的唇角扯了扯,用一抹可愛的弧度掩飾內心的尷尬。
  「說笑的,我才不想讓妳壞我的好事。」高瀚風用開玩笑的口吻道,忽略了向南晴眸底的失落。
  「哼,我偏要去,放心好了,我會幫你美言幾句,畢竟瀚風哥你的終身大事最最重要了。」向南晴臉上是偽裝出來的雲淡風輕的笑容。
  「美言就算了,妳別添亂就好。」高瀚風說完,匆匆離開了公寓。他太了解自己,他對女生太挑剔,對另一半的要求近乎苛刻。如果他想要讓自己跟向南晴之間的友誼持續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要成為情侶。
  如果向南晴非要來參加他的相親,他不會制止,能製造一些假像讓她對自己慢慢斷了那份超出友情的感情也好,畢竟跟她這十幾年的交情,他很珍惜。

  ◎             ◎             ◎

  夕陽西斜,在幼稚園塗了綠色油漆的外牆上染上一層金色的霞光。
  高瀚風的車子停在了幼稚園門外,他下了車,走至幼稚園的圍欄外,準備接向南晴去他的相親宴,給他做軍師。
  著一身休閒西裝的他,很快被年輕的家長們給注意到,不知道他是哪個小朋友的家長,顏值那麼高,想必他的小孩也很好看,都恨不得趕緊讓自己的小孩跟他的小孩熟絡熟絡。
  高瀚風站在一群不停打量他的年輕家長旁邊,只是冷著臉,不太搭理他們。就在這時,他看到向南晴從教室走了出來,穿著碎花連身裙的她,讓他眼前一亮。
  向南晴站在小朋友中間,臉上是純真、可愛的笑容,讓他多看了幾眼。他在想,如果有一天她有了男朋友,他可能會很不捨。
  「南晴,這邊。」高瀚風對向南晴揮揮手。
  向南晴一眼就看到他,很是意外,她跟身邊的同事低聲說了些什麼,然後走了過去。
  「你怎麼來了?有事嗎?」向南晴把高瀚風拉到了離人群遠點的地方,疑惑地問。
  高瀚風的手按在向南晴的額上,「妳沒發燒吧,答應過我的事情怎麼就忘了?」
  「什麼事?」向南晴拉開高瀚風的手,紅了臉。
  「陪我去相親,給我做軍師啊。」高瀚風有些哭笑不得。
  「喔。」向南晴的眸底一片黯然,該來的還是來了。
  「這個女生是一名腦科醫生,妳這麼笨,剛好可以問問她有什麼法子變聰明些。」高瀚風一副戲謔的樣子,開著向南晴的玩笑。
  「你很重視這個相親宴吧?」向南晴看到高瀚風穿著西裝,很講究,不像平時那麼隨意,所以猜到幾分。
  「嗯,聽說她長得還不賴。」高瀚風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那你等我一下。」向南晴快步走回教室,免不了的,一路上投在她身上的都是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把幼稚園的事處理完,向南晴拎著包包走出幼稚園的大門,同行的還有幾個她的同事。高瀚風雙手環胸,站在門外等著向南晴,臉上帶笑。
  「南晴,這位大帥哥是妳的男朋友嗎?」同事一臉八卦。
  「不是啦,是我家鄰居。」向南晴忙解釋。
  「不會吧,南晴,妳住哪裡?我也要到妳住處那邊找房子,天天看帥哥。」同事一臉認真地說。
  「不是現在的住處啦,是小時候的鄰居。」向南晴感覺解釋起來很費力,但她更明白要是解釋清楚了,反而更麻煩。
  「小時候的鄰居,還能夠來往到現在,南晴,妳不覺得這個理由很牽強嗎?大帥哥跟妳有什麼關係,趕快從實招來。」同事對向南晴是完全的不相信。
  「就是鄰居啊,還有什麼關係?」她想有關係也無計可施啊,高瀚風對她一點興趣都沒有。從小到大,他們的友誼都很純潔,雖然有一次玩扮家家酒的時候,她不小心親了他,不過那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高瀚風大概早忘了。由始至終,只有她單方面地喜歡著他。
  「大帥哥,你要是不喜歡南晴這類,那你看我怎麼樣?」同事在高瀚風面前擺一個很撩人的姿勢。
  高瀚風輕瞥對方一眼,對方從頭到腳都是他不喜歡的類型。嘴裡一個不字才說一半,就讓向南晴捂住了嘴巴。
  「我們趕時間,先走了,下次再聊。」向南晴拉著高瀚風的手,將他帶離她的同事。
  「我的話還沒講完。」高瀚風可不想拐彎抹角,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什麼好隱瞞的。
  「走了啦。」向南晴把他塞進車子裡,並為他關上車門。
  回到副駕駛座上,向南晴一邊繫安全帶一邊對高瀚風唸個不停,「都怪你,來之前也不跟我說一聲,害得我要跟同事解釋一大堆。」
  「我可沒有故意讓妳的同事產生誤會的意思,是妳遲遲不找男朋友才讓別人誤會。」高瀚風一邊繫安全帶,一邊撇清責任。
  「可是你來之前總該打個電話給我啊。」向南晴一臉的不滿。
  「所以妳要把我藏到什麼時候?我跟妳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高瀚風笑了笑,他發現向南晴真的相當有趣。
  「我們是清白的,可是外人會誤會啊。」向南晴很頭大。
  「隨便他們誤會好了,晚上陪我相親,要好好地給我做軍師。」高瀚風的目的,就是讓向南晴慢慢地斷掉對他的那份超出友情的喜歡。
  「哼,你的相親對象會誤會的。」向南晴搞不懂,高瀚風為什麼會找她給他下指導棋。
  「我到時候會介紹說妳是我妹妹。」高瀚風看著向南晴,「反倒是妳,結束之後要給我中肯的意見。」
  向南晴蹙了蹙眉頭,既然這樣,她就給對方一個大大的差評,這樣她就不用擔心她的瀚風哥被別的女生搶走了。
  在相親宴上,向南晴以高瀚風妹妹的身分陪在一旁,她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聽高瀚風跟他的相親對象交談,不時在高瀚風的相親對象身上打量著。
  向南晴發現自己的胸沒有人家的大,臉蛋上的妝容也沒有人家美豔,腿也沒有人家長,裝扮也沒有別人好看,而且對方是醫學系畢業,是醫術精湛的腦科醫生。她才知道,她來之前的想法有多天真,眼前跟高瀚風相親的女生,完美得無可挑剔,她根本沒有給對方差評的資格。
  向南晴從小就從媽媽們家長裡短的閒談中知道,高母挑選未來兒媳婦的要求很高,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必須是醫生。高中的時候,她很努力地奮鬥過一段時間,想考進醫學系,成為一名醫生,好夠格跟高瀚風在一起。可惜她的成績馬馬虎虎,擠不進醫學院的大門。也正是因為這樣,她一直沒敢開口對高瀚風說出她深藏在心的祕密。
  雖說小時候向南晴可以以青梅竹馬兼好朋友的身分跟他在一起,可是長大了總要各自婚嫁,她好怕有一天高瀚風身邊有了固定的女友,然後跟她漸行漸遠。她好不容易才說服父母讓她從南部來臺北工作,她真的不想眼睜睜地看著高瀚風跟別的女生走那麼近,冷落她,可是對眼前的一切,她又好無力。
  聽著高瀚風跟對方談著醫學領域的話題,那些專業術語她連一句都聽不懂,向南晴突然覺得很難過。她跟高瀚風如果不是因為小時候是鄰居,大概永遠也走不到一塊吧。想到這裡,她賭氣地站起身來,「我先走了。」
  「為什麼?」高瀚風停下與相親對象的談話,看著向南晴。
  「我、我突然想起還有事。」向南晴目光落在高瀚風的相親對象身上。他們的身上有著光環,而她只是個小小的,不起眼的角色,夾在他們中間,她很為難。
  高瀚風抓住向南晴的手腕,讓她重新坐下,「乖乖坐在這裡,我等一下送妳回去。」
  「呃……嗯。」向南晴看著高瀚風握著她的手腕的手,臉上微微泛紅,目光裡的情感流露,她無法藏住,眨眨眼,忙看向別處,卻與高瀚風的相親對象視線對上,對方眼中別有深意。
  「你跟妹妹的感情這麼好,令尊、令堂真有福氣。」相親對象看著高瀚風,語氣裡有著讚賞。
  「我們不是親兄妹。」高瀚風平靜地解釋。
  「可是你剛剛介紹她說是你妹妹耶。」相親對象一臉驚訝。
  「抱歉,可能是我沒有說明白,讓妳誤會了,她是我小時候鄰居家妹妹,不過我把她當親妹妹看待。」高瀚風說話間,手不經意習慣性地按在向南晴的腦袋上揉揉她的頭髮。
  「原來是這樣。」相親對象看著高瀚風的動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高瀚風突然意識到些什麼,手僵住,縮回。他這次帶向南晴來參加他的相親局,本是想讓她斷掉喜歡他的念頭,他不想有相反的結果。
  向南晴感覺得到高瀚風在外人面前對自己的寵愛有所收斂,她沉默不語。她很肯定的是,她不會再陪他相親了。
  「對了,高醫生,如果南晴妹妹有事,我們不如就先送她回家,然後去看場電影怎麼樣?反正時間還早。」相親對象提議道。
  高瀚風不發一言,他不想去看什麼電影,特別是跟一個才只有一面之緣的人,可是只有這樣,向南晴才會失望,才會達到他預期的目的。所以最後他狠下心,答應了相親對象的提議。
  向南晴的臉上一下子寫滿了不高興,她重新站起來拎起包包,努力地擠出一抹笑容,「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我幫妳叫一輛計程車。」高瀚風還是要照顧好她。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攔。」向南晴頭也不回地走了,她的心裡很痛很痛,可惜她喜歡的人不知道。
  高瀚風最後也沒有跟相親對象去看成電影,中途醫院一通電話打過來,他便趕了回去,得以脫身的他,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無心傷害他最最重視的人,可是想要保護這段友情,這是不得已的辦法。在一段感情沒有正式開始的時候,狠狠地熄滅那個念頭,是他慣用的手法,只不過這一次,是因為太在乎。

Copyright 2010  喵喵屋工作室.藍襪子出版社 © 版權所有   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郵局1-41號信箱
EMAIL:service@mmstory.com  TEL:886-4-7747612     FAX:886-4-7841366
技术支持:好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