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页 >>>臉紅紅 > 完美床夫
帝皇書 (全六卷)
星零 著
定價:1500 元
5.2折:780
  • 完美床夫
  • 作       者:喬湛
  • 書       系:臉紅紅BR935
  • 出版日期:2017/05/25
  • 定       價:190 元
  • 線上價格:118
  • 您的价格:118
  • 贈送積分:10 分
  • 扣除積分:0 分
  • 購買數量:
  • 讀者評分:

他,對女人欲擒故縱,卻敗在她手下;
她,被男人寵上了天,卻栽在他手裡。

聽人說,男人唇薄就是薄情,裴心妍覺得迷信,
因為南景瀚就嘴唇薄,他不笑時有點冷酷,
笑起來的樣子壞壞的,惹得她心跳加速,而這樣的男人,
霸氣地說他要陪她一輩子。十年後,裴心妍再碰面南景瀚時,
她是名牌律師,他是集團總裁,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兩人,
因為南景瀚的一聲令下,她被上司給出賣了,
開始了被南景瀚糾纏的日子,這男人,揚言要追回她。
裴心妍不知別的女人怎麼跟前男友相處,但她不吃回頭草,
管這男人是多少女人的天菜,她跟他早一刀兩斷了。
只是,她忘了,南景瀚這男人一向強勢霸道慣了,
他要追她,哪會讓她跑了,他還說,
當初他們根本沒有分手,他跟女朋友滾上床,合情合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他們終於要見面了。
  南景瀚站在辦公室裡,反覆打量著反射在落地窗上的倒影,約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身形頎長、結實,五官深邃、立體,退去當年的青澀,他現在絕對是一個性感、惹眼的男人,是無數女人夢寐以求的鑽石王老五。只是不知道當她見到他之後,心裡會怎麼想?
  想到這,南景瀚忍不住搖頭哂笑,他一向沉穩、自信,可每回只要扯上她的事情,他就會變得不像自己。就像過去無數次一樣,每當在街上碰見與她有幾分相似的女人,他總會情不自禁地上前叫人,最後失落地發現那些人都不是她。
  明明他們都已經分別十年了,她如今變成什麼模樣,他完全不知,可他卻奇異地知道,如果她出現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不會認錯,因為她給他的感覺是獨一無二的,是他心底最特別的存在。
  裴心妍……南景瀚輕闔上眼,在心裡低聲輕喃著她的名字。
  在心神恍惚間,擱在桌上的手機驀地響起,南景瀚睜開雙眼,眸中已是一片清明,他走到辦公桌旁,拿起手機,螢幕上顯示著一組熟悉的號碼,是他的爺爺。
  南老爺子年輕時曾是大名鼎鼎的軍官,之後轉行幹起了房地產投資,用十幾年的時間,就已經將事業版圖擴展到了海外,現在美國定居,偶爾才會回到故鄉臺灣度假。
  身為南家唯一的繼承人,南景瀚是在十年前被南老爺子帶去美國的。剛到美國那幾年,南景瀚每天過的是軍人般的嚴厲生活,即便辛苦,南景瀚還是咬牙挺過來了,最終達到了南老爺子的期許,兩年前從南老爺子手中接下集團的棒子,成為南天地產新一代的總裁,集團的營運在他的手上逐漸發光發熱。
  然而,南景瀚前幾日卻突然向集團告假,丟下堆積如山的公務,任性地獨自搭飛機飛回臺灣。
  當南老爺子得知消息的那一瞬間,南老爺子氣得七竅生煙,於是,他打了一通國際長途電話給南景瀚,「你在哪裡?」在南景瀚按下通話鍵後,南老爺子的聲音就立刻從話筒裡傳了出來,口氣十分嚴厲、冷漠。
  南景瀚輕輕地扯了下嘴角,回以同樣淡漠的兩個字,「臺灣。」
  「你去那裡做什麼?」
  「休假。」
  「休假?」南老爺子重重地一哼,道:「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
  聞言,南景瀚沒回應,他絲毫不意外爺爺的手段,爺爺習慣將一切都掌控在掌心之中。不過這樣最好,他不用花費心思去逃避爺爺安排的相親,明明對他無半點了解,全憑一個人的外表取決好壞的女人,他毫無興趣。況且,他一直在等一個女人,那個在他最彷徨、無助的時候出現,卻又將他的一切光明帶走的女人。
  「收購一間沒有價值的小公司,對你有什麼好處?」
  南老爺子的聲音再度響起,打斷了南景瀚的思緒,他淡淡地回道:「我自有打算。」
  「你的打算就是怎麼去討好女人?」南老爺子的情緒變得激動,「我們南家的子孫就這麼點出息嗎!」
  如果可以,他南景瀚寧願不要當南家的子孫。南景瀚重重閉了下眼,又重新睜開,「爺爺,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要先忙了。」
  「混帳!」南老爺子氣得敲了下拐杖,拐杖落地的聲音大得在話筒裡也聽得到。稍作調整,南老爺子的情緒又恢復一貫的冷然,「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南景瀚沉吟數秒,回答道:「不知道。」
  「不知道?」
  南景瀚想像著爺爺在地球的另一頭吹鬍子瞪眼的模樣,口吻依舊平淡,「嗯。」
  「那個女人當真那麼好?」好到連爺爺也不顧了?最後一句話南老爺子沒有說出口,他拉不下老臉,雖然這確實是他心裡的聲音。
  南景瀚苦笑,他也說不上裴心妍有什麼好,也許她是他的劫,這輩子的劫,注定逃不開,只能抵死糾纏,至死方休。
  「我不會放棄她的。」最後,南景瀚是這麼說的。
  「你……」
  「爺爺,我會帶她一起回去見你。」
  「你就這麼有自信?」南老爺子嗤笑,顯然對孫子的愛情不以為然,「十年的時間,足以改變一切,更何況是人的感情。」
  「我相信她。」說完,不再給南老爺子說話的機會,南景瀚果斷掛了電話。
  在地球的另一端,南老爺子瞪著被掛斷的電話,明明該生氣,可他眼裡卻閃爍著對孫子的無奈以及一絲不易察覺的心疼。良久,南老爺子似嘆息般,道:「這牛脾氣也不知道像誰。」
  站在南老爺子身旁的管家笑了笑,低聲說:「不正是遺傳了老爺子您嗎?」
  「胡說,我哪有這麼倔。」南老爺子沒好氣地瞪了心腹一眼,嘴角卻帶著幾分自豪、幾分驕傲的笑容。從他見到南景瀚的第一眼起,他就相信這孫子將來絕對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事實證明他的眼光沒有錯,他孫子遠比他期盼的還要有能力,集團這兩年的收益比往年連翻好幾倍,這直接堵住了集團裡面那些反對南景瀚的聲音。
  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美好,可是,南老爺子知道,孫子的人在自己身邊,可他的心卻沒有在這裡。南老爺子的目光悠悠地望向窗外,語氣忽然變得惆悵起來,「不過,痴情這一點倒是像足了他爸……」想起已逝的兒子,南老爺子的眼神不自覺地蒙上一層憂傷。
  當年,南景瀚的父親到臺灣遊學,認識了一個當地女子,也就是南景瀚的母親,兩個人相識、相知、相戀。
  可是南老爺子卻認為南景瀚的母親身分太過低微,配不上自己優秀的兒子,始終不願承認那個已為南家生下繼承人的兒媳。直到十年前,自己的兒子和兒媳雙雙於車禍中喪命,南老爺子才驚覺他做錯了什麼。

  ◎             ◎             ◎

  此時,在臺灣。
  裴心妍在助理余珊的陪同下走進恒達電子公司的辦公大樓,兩個人不時低聲交談,邊等電梯,準備朝十六樓的總裁辦公室前進。
  「心妍姐,聽說這家公司的新老闆是海外華僑,近期才回臺灣發展呢。」
  余珊大學畢業後就跟在裴心妍的身邊實習,兩年的時間足以讓裴心妍了解她的性格,工作中認真、負責,私底下卻是思想跳脫外加有點小八卦。所以聽見余珊在八卦這次的委託人,裴心妍僅是回以淡淡的一笑。
  「心妍姐,妳知道嗎?那個男人長得超帥欸,五官好像外國人,那天出現在我們事務所,我還以為是國外哪個明星來了。」說這話時,余珊眼冒愛心。
  外國人?裴心妍笑了笑,不知怎的,腦海中竟浮現了一張深邃、立體的男性臉龐,即便年輕,也無法掩蓋他的非凡氣度。
  他濃密的眉毛、幽深的琥珀色雙眼,鼻梁高挺似上帝一刀削下來的傑作般完美,他還有一雙性感的薄唇,不笑的時候看起來有點冷酷,笑起來的樣子也是有點壞壞的,惹得人心跳加速。只是,聽說嘴唇薄的男人都薄情……沒錯,他就是薄情。
  裴心妍倏地回過神來,深吸口氣,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好稍顯凌亂的思緒,冷靜地問道:「這次的委託人是因為什麼原因離婚?」
  「欸?」余珊驚訝地看著她。
  正巧電梯來了,裴心妍率先走進去,見余珊還愣在那裡。她按住開門鍵,挑眉喚道:「余珊?」
  「哦。」余珊回過神來,快步走進電梯。此時已經不是上班高峰期,電梯裡只有裴心妍和余珊兩個人,想到剛才的問題,余珊轉頭看著裴心妍,說道:「心妍姐,這次不是離婚官司。」
  「嗯?」這次換裴心妍驚訝了。
  「曼姐沒跟妳說嗎?」余珊口中的曼姐是裴心妍的頂頭上司王西曼,私底下卻是學姐、學妹兼好朋友的身分。
  裴心妍挑了挑眉,用眼神問,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嗎?
  裴心妍前幾天剛好出差了,今天才從外地回來,一進辦公室,王西曼就說有案子給她,讓她馬上出發去見委託人,所以裴心妍才會什麼情況也沒了解就到這裡來了。
  「說起來,妳這個助理當得不是很專業。」裴心妍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家小助理。
  余珊吐了吐舌頭,也覺得她一路上只顧著聊八卦,而沒有向上司報告工作的做法有點不對,「對不起啊,心妍姐。」
  「沒事,現在說也不遲。」
  「嗯,我們的委託人南先生,就是我剛剛說的那個帥哥啦。」余珊頓了下,繼續說道:「他不久前收購了這家恒達電子公司,可是前陣子發現公司還有著一些不明的債權糾紛,所以才會和前老闆打起了官司,至於曼姐為什麼讓妳負責這個案子,我就不知道了。」
  也許只是剛好其他律師沒有空。這一點裴心妍倒是沒有多想,畢竟身為一名專業的律師,她當然不是只會打離婚官司,其他的官司她也一樣拿手。
  「委託人叫什麼名字?」裴心妍不經意地問道。
  「南景瀚。」
  叮的一聲,這時電梯剛好到達十六樓,裴心妍走出電梯,剛剛沒聽清楚,又問了一次;「妳剛剛說委託人叫什麼名字?」
  「南景瀚。」余珊沒有多想地又重複了一遍,同時將手中的卷宗遞給裴心妍。
  裴心妍的腳步在一瞬間頓住了。
  「心妍姐,怎麼了?」看見裴心妍突然停了下來,余珊疑惑地道。
  「我……」裴心妍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她只知道,事隔十年,再次聽到那個男人的名字,她並不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相反的,驚詫、不解、怨恨,各種各樣的情緒在剎那間排山倒海般在她的心間翻湧,直到心底。
  「心妍姐,妳怎麼了?」余珊見斐心妍臉色蒼白,忍不住擔心地問:「是不是那個……」她知道裴心妍會生理痛。
  「不是,別亂猜。」裴心妍回了神,飛快收攏思緒,低聲說了句:「我們走吧。」長腿往前一邁,修長、窈窕的身子朝正前方的總裁辦公室前進,將腦海中那讓她分心的身影拋諸腦後。
  裴心妍深信,只是剛好同名同姓的另一個人而已,那個人消失了整整十年,就算老天再怎麼愛開玩笑,也不可能會是他,沒錯,不可能的,她絕不相信這世上有那麼多的巧合。
  恒達電子公司的辦公室不大,格局一目了然,也許是老闆辦公的地方,這一層只設立了一些核心部門。裴心妍和余珊走到盡頭,最後在一間貼著「總裁辦公室」門牌的辦公室前停下。
  看見她們,一名秘書模樣的漂亮女子從位子上站了起來,問道:「請問妳們是……」
  「妳好,我是永和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裴心妍,今天約了你們老闆見面。」裴心妍主動說明自己的來意。
  「原來是裴律師,請妳隨我來吧,我們總裁正在辦公室裡面等妳。」秘書先是用目光不著痕跡地打量了下裴心妍,這才將她們帶到身後的總裁辦公室。
  不知是她太敏感還是錯覺,裴心妍總覺得這位秘書小姐看她的眼神並不十分友善。
  走進總裁辦公室,裴心妍第一眼看見的便是辦公室中央那張占據了四分之一空間的大辦公桌,再往前看去,是站在落地窗前的一道高大身影,負手,透過窗戶睥睨著都會的繁華景象,如山般的背影給人帶來一種無形的壓迫力以及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裴心妍皺了皺眉,心裡不斷想著這股熟悉感來自哪裡時,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已經緩緩響起,「久仰大名了,裴律師。」
  熟悉的聲音讓裴心妍的身子猛然一震,還來不及反應,只見那男人徐徐轉身,一張英俊逼人的男性臉龐倏地躍入她的眼簾。
  是他?竟然真的是他!裴心妍瞪大雙眼,心臟狂跳,呼吸加速,全身緊繃,腦袋在剎那間幾乎陷入了當機狀態,讓她無法正常思考。
  看著裴心妍,南景瀚表面力持冷靜,內心卻是掀起了波瀾萬丈,分別十年,他從沒間斷過打探她的消息,可她卻像人間蒸發一般,任他雇了再好的徵信社,也尋不著她的下落。思念就像一株幼芽一般,隨著時間的灌溉,在他的心間瘋狂地滋長,而忙碌,成了他那段時間唯一的解藥。
  回想起那段每天睡眠不足五小時的日子,南景瀚不覺得辛苦,只覺得痛苦,他幾乎是每一天都在思念中醒過來,然後又在思念中睡去,如此反覆,度過了十年的光陰。
  然而,也許是老天爺聽見了他企盼的聲音,幾個月前,他參加了一個高中同學的婚禮,不經意間聽到別人談論她的消息。他放下身段,前去打探,這才知道原來裴家當年舉家搬到另一個縣市生活了,裴心妍畢業後才回到臺北工作,難怪他一直找不到她。
  裴心妍變了,退去了年少時的青澀,現在的裴心妍變得幹練、知性,一身黑色套裝襯著及肩長的小捲髮,乾淨、俐落,又有小女人的嫵媚氣質。
  南景瀚連續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才勉強壓下心頭的激動,強裝鎮定地走向她,步伐沉穩、自信,「好久不見了,心妍。」
  此話一出,一旁的余珊暗地裡倒抽口氣,靈敏的鼻子嗅到了一絲八卦的味道。
  這邊裴心妍也已經從震驚中回過神了,望著眼前俊朗依舊,也霸氣依舊的男人,她的眼中一片冷然,「南總裁,還是叫我裴律師吧,我們沒那麼熟。」
  南總裁?南景瀚挑了挑眉,並沒有因她刻意拉開距離的稱呼而惱怒,反而勾起一抹完美的笑弧,笑意卻未達眼底,「裴律師,據我所知,妳是永和律師事務所裡面最專業的女律師。」
  所以他是在諷刺她剛才因為見到他而表現出來的震驚不專業了?很好。裴心妍咬咬牙,眼中冷意更甚,「如果南總裁認為我的態度不夠專業,我不介意換其他的律師來受理您的案子。」
  您?聽她面不改色地說出這個字,南景瀚不禁有些懷念以前天真、率直的她,以前的她可沒有現在這麼尖酸刻薄啊。
  「不用麻煩了,不管是哪位律師,我的目的都只有一個,我要勝訴。」說話的同時,南景瀚已經率先在單人沙發上坐下,見裴心妍和余珊還愣在那裡,他薄唇微勾,眼帶挑釁道:「怎麼,裴律師沒信心?」
  「當然不是。」裴心妍不服輸的那根神經被挑起了,她領著余珊在南景瀚一旁的長沙發上落坐。
  接下來的時間裡,裴心妍和南景瀚針對案子進行了討論,雖然她已經極力忽視,但仍是無法閃躲南景瀚那道專注得令人喘不過氣的炙熱目光。
  直到一個多小時後,裴心妍和余珊從南景瀚的辦公室出來,她竟有種解脫的感覺。
  余珊察覺到了,卻沒有勇氣探究上司的八卦。要知道,裴心妍看似親切,其實疏離,裴心妍或許很好說話,但那僅限於公事上。所以讓她直接問裴心妍和那位南總裁是怎麼回事?余珊寧願讓好奇心爛死在肚子裡。
  裴心妍和余珊兩個人走到停車場,上了車,余珊側首看著副駕駛座上,面帶倦容的裴心妍,問:「心妍姐,送妳回家休息嗎?」
  「不了,回事務所吧。」裴心妍揉了下眉心,略顯疲憊。雖然與南景瀚交手不過短短一個多小時,卻像要耗去了她的全部精力,她現在只覺得渾身虛脫,軟弱無力。
  十年的時間不算短,他儼然已經成為一位大老闆,眉宇間少了一點爽朗,多了幾分沉穩和威嚴,她忍不住想,他這些年都經歷了什麼?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可是下一秒,裴心妍被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想法猛然驚醒,她在想什麼?她怎麼還是那麼容易被他影響?這些年他過得是好是壞都與她無關,不是嗎?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裴心妍閉上眼,可過往的那些記憶卻如電影畫面一般在她的腦海中不斷反覆撥放……

  ◎             ◎             ◎

  裴心妍認識南景瀚時,是在高二那年。
  因為是家裡唯一的孩子,裴母對裴心妍的期望很高,每天除了正常的課程,她還要到補習班補習。其實她曾想過要反抗,她也想要像班上其他同學一樣,下課後不是第一時間回家吃飯,然後趕著上補習班,而是可以和同學一起去逛街、唱KTV,做一切她想做的事。
  但每每思及母親期盼的眼神,裴心妍就知道,那些事情永遠都只會是願望而已,她做不到讓母親失望。
  「哎……」裴心妍深深地嘆了口氣,垂下腦袋,認命地朝補習班的方向走去。
  就在裴心妍經過一條小巷的時候,從裡面傳來了隱約的談話聲,她腳步一頓,心神一凜,腦海中不知怎的浮現上一副不良少年圍攻女學生的畫面。
  裴心妍皺了皺眉,往後退了幾步,躲在巷口觀察情況,不過她很快就發現小巷裡頭並沒有什麼不良少年和女學生,反而看見幾個身材高壯,看起來有點像黑社會分子的西裝男正圍著一名高高瘦瘦的男生。
  因為與他們隔著一段距離,裴心妍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但從他們的表情看來,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情。尤其是當裴心妍看見那高高瘦瘦的男生皺著眉頭,一副厭惡的表情時,她心想,那幾個西裝男不會在向那男生索取什麼保護費吧?
  想到這裡,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裴心妍朝著巷口裡面喊道:「警察來了、警察來了!」
  「少爺……」這邊,西裝男的話說到一半,突然聽見空氣中響起了一個女生的聲音,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哪裡來的聲音?」
  被圍著的男生,南景瀚轉了轉眸,不經意地看見了躲在巷口,露出一半的頭顱,薄薄的嘴唇勾起一抹笑,可面對西裝男的時候,又恢復了剛才的冷漠,「什麼都不要說了,你們回去吧。」
  「可是……」
  「回去告訴他,我是絕對不會跟他走的。」說完,再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南景瀚轉身朝裴心妍藏身的方向走去。
  在他身後,幾個西裝男面面相覷,最終還是氣餒地離開了。
  「警察來了,警察……」聲音驀地頓住,裴心妍看著突然出現在身前的人,驚嚇得瞠目結舌,最後自動消了音。
  南景瀚為她可愛的反應差點笑出來,但他忍住了,用手指指了指他身後的位置,「他們走了。」
  「真的?」裴心妍回過神來,朝他身後望去,果然那裡一個人都沒有了,她頓時鬆了口氣,「太好了。」裴心妍看著他,認真地問:「他們沒傷害到你吧?」
  南景瀚一愣,心裡有種複雜的情緒在蕩漾,好一會,他才回過神來,笑著搖了下頭,「沒有,謝謝妳。」
  「不會啦。」這麼近的距離,裴心妍才發現在她眼前的男生的身高比她想像的還要高,而且他長得好帥,有點像少女雜誌裡面的封面人物,當然,那種雜誌她是不會買的,只是有一次不小心在女同學的桌子上看到了。
  看她呆呆地望著自己,南景瀚頭一回沒有產生那種厭惡的感覺,反而覺得有些好笑,因為她的眼神好像隨時會將他撲倒一樣。
  「妳現在才下課嗎?」也許是她的出現讓他的心情變好,南景瀚難得主動關心別人的事情。
  「不是,我要去補習班。」裴心妍回答他,下一秒,她如夢初醒,驚呼一聲:「糟糕,我要遲到了。」裴心妍抬手看了眼手錶,已經七點半了。
  「那我送妳過去吧?」南景瀚突然道。
  「什麼?」裴心妍瞠大著眼,眨了眨,「那個……不用麻煩了。」
  「我沒差,反正就當飯後散散步。」聞言,南景瀚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裴心妍考慮了幾秒,「那好吧。」
  最後裴心妍遲到了,將近八點才到補習班,這是她第一次遲到。

  第二章

  九點下課,裴心妍收拾好東西,走出補習班,剛到樓下,就見一個高高帥帥的男生靠著牆壁抽菸,身影看起來有些落寞。
  裴心妍認出來他就是她不久前救下……唔,幫助過的男生。
  「你怎麼還在這裡?」在裴心妍也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她已經走到他身邊了。
  聽見她的聲音,南景瀚熄滅手中的菸,朝她淡淡一笑,「剛準備回家,走吧。」
  「去哪?」她微訝地看著他。
  「送妳回家。」
  「不用啦。」裴心妍連忙擺手。
  「就當妳幫了我的報酬。」說完,他已經邁開腳步向前了。
  裴心妍只好跟上,可是他的腿比她長,腳步自然也比她大,她跟不上,索性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後。
  南景瀚發現了,刻意放慢了腳步,沒多久,兩個人終於並肩而行。
  「那個……你也會抽菸哦?」氣氛太尷尬,裴心妍只好先開口打破沉默。
  聞言,他笑了笑,「男生會抽菸很奇怪嗎?」其實他也是父母驟然離世後,才開始學會抽菸的。
  「沒有啦。」裴心妍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問這個問題。男生抽菸一點也不奇怪,或許是他剛才抽菸的樣子看起來太孤寂,才會讓她情不自禁地問出來。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
  南景瀚垂眸瞟她一眼,發現她正垂著腦袋,不知在想什麼,一句不經大腦的話就這麼脫口而出,「妳討厭男生抽菸嗎?」
  話一出口,兩個人都愣住了。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故作泰然無事的模樣,轉移話題,「剛剛那麼多人,妳不怕哦?」
  「呃?嗯,當然怕啊。」雖然他的話題轉換得太快,但裴心妍的腦子很靈活,很快知道他指的是她幫了他那件事。
  「怕妳還敢多管閒事?」
  「喂,我那個不叫多管閒事好不好。」裴心妍因他的判定而氣得跳腳,旋即又覺得自己太激動了,這才降低了音量,「我只是不想因為自己一時的懦弱而犧牲一條無辜的生命而已。」
  聞言,南景瀚忍不住想笑,那些人明明就對他很客氣,她怎麼會認為他是「犧牲」呢?但不可否認的是,她真的和他以前認識的那些女孩子很不一樣,她的外表雖嬌柔,卻充滿了正義感。
  「妳很有正義感。」
  「欸?」裴心妍眨眨眼,有些不習慣被這麼直接誇獎,她抓了抓頭髮,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沒有啦……」
  看著她害羞的模樣,南景瀚只覺得有一股前所未有的異樣情緒在心底安靜地流淌,他不自覺地勾起唇角,發現認識她不過短短幾個小時,可他臉上的笑容卻要比過去幾個月加起來還要多。說起來,他們還是只見過兩次面的陌生人呢。
  「對了,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裴心妍。」
  「很好聽的名字。」今晚,他的讚美好像不要錢一般不斷地說著。
  裴心妍好不容易消退的紅霞又染上雙頰,「謝謝,你呢?」
  「南景瀚。」
  「好特別的姓哦。」
  氣氛使然,裴心妍的膽子不覺大了起來,話也多了起來,「欸,你長得好像外國人欸,你是混血兒嗎?」
  「聽說是的。」
  「聽說?」
  「嗯,聽說我奶奶是外國人,不過我沒見過她。」
  「為什麼?」
  南景瀚沉默下來。
  見他因自己的問題沉默了,裴心妍有些尷尬,心想應該是他的奶奶很早就去世了吧,於是,她準備說些什麼緩解一下沉悶的氣氛,「那個……」
  「因為我的爺爺,他不同意我父母在一起,所以……」南景瀚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對她說這些,他可從來沒跟任何人提過自己的家事。
  「斷絕關係?」
  裴心妍的聲音打斷南景瀚的思緒,他輕輕地嗯了一聲後,就沒有再出聲了。
  正巧到了裴心妍家的路口,裴心妍在那裡和南景瀚分別,雖然南景瀚長得很帥,看起來不像壞人,但她也沒有傻得第一次見面就讓對方知道自己的住處。
  接下來的日子,裴心妍幾乎每天都會在這條路上「偶遇」南景瀚,他會陪她一起走去補習班,然後再「順便」送她回家。
  據南景瀚的說法是,反正他就住這附近,剛好又是散步的時間,閒著也是閒著,就過來陪陪她。
  於是乎,原本沒有任何交集的兩個人漸漸熟悉起來,裴心妍才知道,原來南景瀚也在她那所高中就讀,是大她一屆的學長,平時沒有注意到他,是因為她滿腦子只有課本上的內容,對於同學們談論的八卦,她都沒有聽進去。之後,她開始關注八卦,知道南景瀚原來是他們學校的名人,還知道至少有十個女生遞過情書給他。
  「妳今天好像很安靜?」
  略帶疑惑的男聲打斷裴心妍的思緒,她回過神,抬頭看著身旁長相出色的男生,欲言又止。
  「有話要問我?」她出奇的安靜引起了南景瀚的好奇,雖然她不是那種特別聒噪的女生,但像今天這樣一聲不吭的,可不是她的作風。
  裴心妍深吸了口氣,終於還是忍不住將心底的疑惑問了出來,道:「南景瀚,你是不是收到過很多女生的情書?」
  「為什麼這麼問?」南景瀚眼神古怪地看著她。
  「呃,就好奇啊,難道不可以問嗎?」裴心妍故作輕鬆地將問題丟回給他。
  「收是收到過,只是……」
  「只是什麼?」她追問,語氣有著她不自覺地著急。
  南景瀚聳聳肩,「我都丟掉了。」
  「厚,你很沒品欸,怎麼可以這麼做?」
  「我又不喜歡她們,幹嘛要留著她們的情書。」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
  「可是……」
  「那妳呢?」他突然問。
  「嗯?」她什麼?裴心妍不解地抬頭看他。
  「妳有沒有收到過男生的情書?」問這話時,南景瀚的視線是望著前方的。
  裴心妍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當他是好奇而已,老實地說道:「怎麼可能有男生寫情書給我。」
  「為什麼?」他佯裝不經意地問。
  「因為像我們這種只會讀書的女生很悶啊,是男生的話,都不會喜歡書呆子吧。」裴心妍口氣坦然地說。
  「誰說的?」南景瀚立即反駁,「我的意思是……咳,並不是所有男生都是那樣想的。」
  「是嗎?」裴心妍的語氣顯然不以為然。
  「裴心妍,不如妳也寫一封情書給我吧?」
  裴心妍驀地停下腳步,整個人如遭雷擊,「你、你說什麼?」
  南景瀚在她面前站定,捏了捏她觸感極好的臉頰,「好不好?」
  裴心妍回過神,拍掉他的手,踩著腳步往前走,一邊走,一邊說道:「我才不要,我又沒暗戀你。」
  南景瀚看著她急欲逃離的模樣,嘴角的笑越咧越大。她害羞了,即便沒看到她臉紅的模樣,他也可以猜得出來,她現在的臉一定豔如朝霞。
  自那天後,裴心妍和南景瀚兩個人的關係開始變得微妙,南景瀚不再是晚上接送她上下補習班而已,校園裡常常可以看到他們並肩而行的身影。於是乎,學校裡很多人都認為裴心妍和南景瀚在一起。
  這天下課,裴心妍揹著書包往校門口走,她班上的兩個女同學突然上來找她搭話。
  「心妍,妳是不是和高三的南學長在交往?」
  「沒有啊。」
  「很多人都看見妳和南學長一起上下學。」
  「我們、我們只是在路上碰巧遇見而已。」
  「哪有那麼多巧合嘛。」
  沒錯,確實沒有那麼多巧合。裴心妍苦著臉,已經不知該如何解釋了,因為連她自己也搞不懂她和南景瀚到底算什麼關係。
  心神恍惚間,裴心妍只覺得肩膀一緊,她很快落入了一個寬厚的懷抱裡,炙熱的溫度讓她有剎那的閃神。
  「沒錯,我和心妍在交往。」
  「哇,學長說的是真的嗎?」
  「你們怎麼會在一起了?」
  耳邊傳來同學驚呼的聲音,裴心妍回了神,正想解釋,南景瀚已經攬著她的肩膀快步朝校門口走去。
  剛到門口,裴心妍就忍不住拉下南景瀚的手,氣呼呼地瞪著他,「南景瀚,你幹嘛要在我同學面前亂說啦。」
  「妳很困擾?」
  「當然啊。」
  「為什麼?」
  「因為我們根本就不是什麼男女朋友,你這樣說……」
  「裴心妍。」南景瀚突然喊了她的名字,打斷她的話。
  裴心妍眨眨眼,有些不解地抬頭看他,而這時南景瀚剛好也垂眸看著她,認真無比地問道:「妳討厭我嗎?」
  「我怎麼可能討厭你。」她想也沒想就答。
  「那妳喜歡我嗎?」他又問。
  裴心妍嚇了一跳,下一秒,她只覺得心臟狂跳,呼吸加速,一股又一股的熱氣不斷地往臉上湧「你、你……我……」
  她的反應,南景瀚看得非常明白,她是害羞,也是心動。他忍不住捏了捏她水嫩的臉頰,「裴心妍,妳還好吧?」
  裴心妍如遭雷擊,整個人愣愣地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她這模樣看得南景瀚直想笑,下一秒,他捧起她的臉頰,低頭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我讓妳寫的情書,到底要什麼時候才給我?」
  裴心妍嚇了一跳,幾乎是想也沒想就要退開,可是南景瀚先一步察覺了她的動作,大手牢牢地扣住她的後腦杓,加深了這個吻。
  「笨蛋,要呼吸。」耳邊傳來南景瀚寵溺又憐愛的聲音。
  裴心妍如夢初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像是溺水的人總算浮上水面。
  「明白了嗎?」他問。
  「明白什麼?」她的腦子還在缺氧狀態。
  「我沒有亂說。」
  「哦。」她似懂非懂。
  一看她的樣子,南景瀚就知道她根本還什麼都不明白,真奇怪,這麼遲鈍的人怎麼可以每次都拿第一名呢?
  「裴心妍……」他捧起她的臉頰,好整以暇地看著她,認真無比也誠摯無比地問道:「我喜歡妳,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
  女朋友?裴心妍眨眨眼,再眨眨眼,揚睫,望著他的琥珀色雙眼,像是受到什麼蠱惑一般,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只能乖乖點頭,「好。」

  ◎             ◎             ◎

  裴心妍剛走到街口就看見了南景瀚,將近一百八的身高讓他鶴立雞群,即便是靜靜站著,也能一眼認出他。
  似察覺到了她的視線,南景瀚轉過頭來,視線對上她的那一瞬間,他笑了,笑容格外迷人。
  今天是她答應當他女朋友後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約會,她沒有請他到她家裡,而是讓他在她家附近的街口等她。他似乎明白她的顧慮,沒有多說什麼,為此,裴心妍很感激他的體貼。
  裴心妍走到他身邊,輕聲問道:「你等很久了嗎?」
  「沒有,我剛到不久。」南景瀚沒有說實話,他其實等了她將近半個小時,為了今天的約會,他昨晚整夜睡不好,很期待,也很緊張,擔心會搞砸人生中的第一次約會。
  「妳今天很漂亮。」今天的裴心妍換上一套白色的連身裙,清新可人,讓看多了她穿校服的南景瀚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謝謝。」裴心妍開心地接受著他的讚美,她無法像他一樣說出「你今天也很帥」的話來,因為他每天都很帥,高大的體格、出色的外表,她剛剛就留意到有好幾個女生的眼睛往他身上瞟。
  「妳想去哪裡?」
  南景瀚的聲音拉回裴心妍有些游離的思緒,她看了看他,老實地道:「我不知道欸,我沒和男生單獨出去過。」
  她很懂得取悅他。南景瀚的男性自尊心被大大滿足了,「我很榮幸。」
  明白他在說什麼後,裴心妍的臉倏地爆紅,她清了清嗓音,故作鎮定地看他一眼,「所以你經常和女孩子出去?」
  「沒有。」他聳聳肩,「這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約會。」
  「怎麼可能?」她一副「你一定是在騙我」的眼神。
  「所以有表現不好的地方,妳一定不能嫌棄。」南景瀚眼神認真地看著她。
  「我很榮幸。」裴心妍原封不動地抄襲他的話。
  最後兩個第一次約會的人先去看了一場電影,然後一起吃午飯,又在街上逛了一圈後,裴心妍覺得累了,卻又不想那麼早和他分開,於是她在他的提議下去了他家。
  一棟兩層樓的獨立樓房,外表陳舊,可內部的裝潢卻很溫馨、大方。裴心妍本來還很緊張,擔心會碰到他家人什麼的,可是到了那裡才發現,他家裡居然沒有其他人。
  簡單環顧了周圍的環境後,裴心妍走到沙發的位置坐下,自然而然地問了句:「你爸媽都去工作了嗎?」然而她卻發現,當她那句話問出口後,身邊南景瀚的身子明顯變得僵硬。她便繼續問:「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
  「他們去世了。」南景瀚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裴心妍重重地喘了一口氣,心口頓時變得很沉重,「對不起,我不知道。」
  「沒關係,這不是妳的錯。」不忍她自責,南景瀚伸手將她摟進懷裡,可裴心妍卻發現,他的手臂在顫抖。
  一種心疼的感覺在心底不斷盤旋,幾乎是想也沒想的,裴心妍伸手回抱住他,將臉埋入他胸口,嬌柔卻堅定地說道:「阿瀚,你還有我,我不會離開你的。」
  「謝謝妳。」她在他的懷裡是如此的嬌小,卻莫名讓他充滿力量。
  自從父母發生車禍雙雙離世後,他已經很久沒感受到溫暖了,而裴心妍的突然出現,像是一道陽光射入他孤獨的世界,讓他看見光明,讓他感受到久違的溫暖。
  情不自禁的,南景瀚低下頭,深深地吻住了懷中令他感動的女孩,長舌試探性地鑽入她的嘴裡,與她粉嫩的小舌一起纏綿。
  慾火在兩具年輕的軀體間迅速蔓延著。糾纏中,裴心妍身上的連身裙被南景瀚扯了下來,鬆鬆垮垮地掛在身上,裡面的純白色內衣曝露在空氣中。
  南景瀚重重一喘息,頓時停下了所有的動作,並且動手替裴心妍整理著衣服。
  裴心妍睜著迷濛的水眸望著他,眼裡寫滿了不解,「怎、怎麼了?」
  「我、我送妳回家。」他的聲音因壓抑情慾而沙啞。
  「為什麼?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她無辜的眼神幾乎要讓他丟盔棄甲,但他不能那麼做,「乖,聽話,我不想傷害妳。」
  「你不喜歡我嗎?」
  「當然喜歡。」如果不喜歡她,他就不會和她在一起了。
  「那你不想要我嗎?」
  「當然想。」南景瀚抹了把臉,覺得身體難受得要命。
  「那你為什麼要推開我?」
  南景瀚被她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在保護她,難道她看不出來嗎?
  可是裴心妍並沒有讓他鬱悶太久,因為她突然湊了上來,吻住他的嘴,生澀地伸出小舌挑逗著他。南景瀚的最後一絲理智徹底崩潰,他將她抱回房間,壓倒在床上,急切且略顯粗魯地扯落她身上的所有衣物,狂肆又霸道地親吻著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陌生的情慾令裴心妍從一開始就顫抖不已,明明是她主動,以為已經作好了準備,可當他的薄唇在她身上落下一個接一個的熱吻時,她還是忍不住緊張,又很歡愉。
  南景瀚承認自己這一刻是失控的,明明聽見了她喊疼的聲音,卻無法剎住車。她甜美的吟哦刺激著他的聽覺,她的窄小緊緊包裹著他,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道,只想瘋狂又霸道地將她占有,占為己有。

Copyright 2010  喵喵屋工作室.藍襪子出版社 © 版權所有   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郵局1-41號信箱
EMAIL:service@mmstory.com  TEL:886-4-7747612     FAX:886-4-7841366
技术支持:好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