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套書 > 商品詳情 【經典推薦】非愛系列套書《全四冊》
【6.2折】【經典推薦】非愛系列套書《全四冊》

臉紅紅BR519-530OP--六日

會員價:
NT4726.2折 會 員 價 NT472 市 場 價 NT760
市 場 價:
NT760
作者:
六日
出版日期:
2012/0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五年前,她的男人太壞,讓她又愛又恨;
五年後,他的女人太倔,讓他更心疼更愛。 

五年前,楚昊語氣冰冷地說:「妳再往前走一步試試?」
換來的是,顏筱頭也不回地轉身,
讓楚昊只能惱怒地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
五年後,同樣冰冷的語氣,楚昊對著她說:
「妳敢再往前走一步試試?」這一次,她依舊無視他的警告,
才剛毫不遲疑地轉過身時,下一秒,她的人被狠狠地按在牆上,
而後是他凶狠的強吻。她,顏筱,曾是楚昊的青梅竹馬,
曾是他捧在手心的女朋友,可惜,現在的楚昊,很冷漠、很無情,
因為他跟她早就分手了。誰知道,這個教她躲了五年的男人,
明明都要跟人論及婚嫁了,卻在撞見她與男人約會時,
一字一頓,清晰而冰冷的說:「顏筱,我記得,我們曾有過一個孩子!」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顏筱一直堅信自己是「玫瑰」屬性,也就是倒楣的烏龜,她是屬於喝水都能塞牙縫的那種,如若不然也不會莫名被調回A市著名私立中學聖尹高中實習,更不會在剛下校車一個小時不到,便被在值班的教務主任把她當成違紀學生給逮進了教務處。
  「什麼名字?哪個班的?晚自習時間為什麼還在校園晃悠不回教室?」
  帶著黑框眼鏡,腆著啤酒肚的教務主任張起抬手扶了扶黑框眼鏡,瞇起眼鏡透過黑框往上斜睨顏筱,語氣嚴肅,一派「妳不給我說實話,我就給妳點顏色」的架勢。
  有些莫名奇妙地抬眸望了眼前一臉嚴肅的教務主任一眼,顏筱再次低頭打量了下自己的裝扮,白色T恤,藍色牛仔褲,白色帆布鞋,加上頭上紮著的高馬尾,打扮確實挺像高中生的,但以自己將滿二十四歲的高齡,即使長了張娃娃臉,也不至於讓人誤認成高中生才是。
  因為從K師大到A市路途遙遠,顏筱又是習慣逢坐車必睡,為了睡著舒服,早上出門時便換上這套簡便的裝扮。
  一個小時前,在連坐了十二個小時的車到達聖尹後,顏筱一下車便忙著與隨行的同學,將行李搬回學校幫忙在校外租的房子,整理妥當後發現與指導老師見面的時間已快到了,來不及換套衣服便匆匆趕往聖尹。
  沒想到剛進校門五分鐘不到,便被在校園內巡視的教務主任張起給逮住,「同學,已經上課了妳不知道嗎?哪個班的,跟我去一趟教務處。」
  叫住顏筱,面無表情地落下這句話,教務主任便轉著圓鼓鼓的身子快步往教務處辦公室走去,顏筱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便被直接帶到了教務處。
  「同學,我在問妳話,妳沒聽到嗎?」
  發現顏筱似乎在閃神,張起不悅地瞇起眼,握著鋼筆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擊著桌面,節奏感強烈的「噠噠」聲,在靜謐的辦公室內顯得分外清晰有力。
  顏筱回過神,歉然地望向教務處主任,「老師,不好意思,我不是這裡的學生。」
  「不是這裡的學生?那好,老實交代,妳是怎麼混進來的?妳混進聖尹有什麼企圖?」
  不等顏筱說完,教務處主任已厲聲打斷顏筱,斜睨向顏筱的眼睛幾乎瞇成了一道縫。
  無奈地在心底歎了口氣,顏筱笑得越發謙虛而歉然,「老師,我是K師大的實習生顏筱,今天是來報到的。」邊說著邊拿出K師大的校徽,往張起遞過去,「老師,這是我們學校的校徽。」
  幸虧帶隊老師為了顯示K師大的紀律性和組織性,臨出發前嚴令要求每個實習生都必須佩戴校徽。
  張起眼眸瞇得越發厲害,定定地望著顏筱手中安靜躺著的白色校徽,一語不發,握在手上的鋼筆卻敲得更加用力,似乎在揣摩顏筱話中的真實性。
  顏筱微斂著眉望著他,他不發話,她也不好率先打破這股沉默。
  「張老師,我來了解一下今早班裡有個學生因為不出操被記過的事。」
  就在靜謐繼續蔓延時,一道音質微冷,醇厚低沉的嗓音便從門口淡淡響起,將屋裡那股靜謐打破。
  原本神情自然地望著張起的顏筱,卻因這聲音而微微僵住,那聲音……
  張起原本打算伸出去接校徽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望向門口,一掃方才的聲嚴色厲,笑得肥肉亂顫,「楚老師啊,這點小事您讓人給我說一聲,我親自去向您解釋就好了嘛,怎麼好意思勞煩您親自過來呢。」
  張起那句「楚老師」讓顏筱原本紅潤的臉色瞬間蒼白如紙,幾近透明,拿著校徽的手也不受控制地微微一抖,手上的校徽瞬間滾落在地。
  輕微的「叮」的落地聲在幽靜的辦公室響起,楚昊疑惑地望向背對著他的嬌小身影,平靜的黑眸卻在看到那道背影後陡然瞇起,幽深至極的眸底倏地凝聚成一簇幽冷的光,在眸心深處隱隱跳動,凌厲的視線直直地射向那道身影。
  疑惑地望了眼臉色瞬間蒼白的顏筱,而後望向滾落在地的校徽,張起瞇起的小眼珠滴溜溜地滾了幾圈後掠過一絲了然,望向顏筱,態度也沒了方才的嚴厲,「同學,原來妳是楚老師班的學生啊。」
  而後張起望向楚昊,涎笑著開口:「楚老師,這是你們班的學生吧?剛剛在校園巡視時發現她獨自在校園晃蕩,便說著要請她過來做個登記。」
  慢慢將落在她身上的視線收回,楚昊緩緩踱步至顏筱面前,不動聲色地往她蒼白的小臉望了眼,語氣淡漠:「不是。」
  極力忽視他清淺淡漠的聲音及他落在身上的滾燙視線給自己造成的影響,顏筱深吸一口氣,強壓下驟見到楚昊時的驚惶無措,淺笑著抬眸望向張起,「張老師,我真的不是這裡的學生。」
  教務主任疑惑的視線在顏筱身上溜了一圈,而後落在楚昊身上,顯然不信,自從楚昊出現,這女孩子的反應太過奇怪,如果她不是楚昊班上的學生的話,他想不出其他的可能來解釋她的反常。
  轉頭淡淡掃了眼顏筱,楚昊的語氣一如方才的淡漠無波:「我不認識她。」
  心底鬆了口氣,但某處卻莫名地開始細細碎碎地疼開,刻意將那分疼意忽視,顏筱望向張起,「張老師,既然已經證明我不是這裡的學生,請問我可以走了嗎?我……還要去開會。」
  張起有些赧顏地點點頭,「顏小姐,不好意思,妳有事妳先走吧。」
  顏筱輕點了下頭,彎腰撿起校徽,繞過楚昊,頭也不回地走出辦公室,視線自始至終沒有在楚昊身上落下過。
  楚昊半斂著星眸,骨節分明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輕叩著辦公桌,顏筱經過身邊時身形微微動了動,手指也稍稍頓住,而後若無其事地輕叩著桌面。
  「張老師,我也要去開會,先走了。」待顏筱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楚昊淡淡說了句後話便轉身而去。
  「嗯,楚老師慢走。」張起諂笑著說道。
  待楚昊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張起才想起楚昊來找他的事,趕緊腆著肚子奔向門口,朝已融入夜色中的身影喊道:「楚老師,楚老師,您剛不是說要來了解一下今天早上你們班的學生因為不出操被記過的事嗎?你這還沒了解怎麼就走了?」
  「張老師您自己看著辦吧。」
  黑暗中,楚昊淡漠的聲音穿過那片濃濃的夜色傳來,人已慢慢遠去。

  ◎             ◎             ◎

  出了辦公室的門,顏筱幾乎是逃也似地離開那裡,某些已在歲月中沉澱多年的東西幾乎要衝破時空的禁錮,破匣而出,比如以為永遠不會再踏進的聖尹,比如以為永生不會再見的楚昊……
  強將心底某些破塵而出的記憶壓下,顏筱有些慌不擇路地走至校園內某個安靜的角落,直到幾乎已完全看不到那片燈光才停下腳步,背靠著樹幹喘氣,而後緩緩將眼睛閉上,將剛剛乍見楚昊時在心底投下的震撼慢慢沉澱下來。
  半晌,待心情徹底平靜下來後,顏筱才慢慢睜開眼,但只一瞬,好不容易平復的心跳再次失控地狂跳起來,臉色也不受控制地慘白。
  眼前二十步不到的地方,楚昊正靜靜地站在那兒,深亮的黑眸緊緊地望著她,深若泓潭的眸心,若有似無地縈繞著股冰渣似的冷寒。
  在那樣安靜的凝視下,雖然只是九月初的天氣,還帶著夏日的酷暑,顏筱卻莫名地感到一股寒意直抵全身。
  望著眼前幾乎與黑暗融為一體的峻挺身影,顏筱深吸一口氣,望向楚昊,語氣是極力克制後的平靜:「嗨。」
  幽深的眸心隱隱波光流轉,顏筱還揣摩不出那裡面暗含的深意時,楚昊已平靜開口:「顏小姐不是說要去開會嗎?怎麼獨自一人在這?」音質清冷淡漠,如他此刻的眼神。
  顏筱一時間不懂該怎麼回答,只是下意識地輕抿下唇。
  楚昊淡淡望了她一眼,而後轉身,「顏小姐,會議已經開始了。」話畢,身影便消失在眼前的那片黑暗中。
  趕到會議室時,會議果然已經開始,顏筱有些赧然,硬了硬頭皮,尋了個靠近門口的座位,挨著室友衛琪坐下,才抬頭望四處望了望。
  她的視線在經過坐在副校長身邊的楚昊時微微頓了頓,而後若無其事地移開,拿出筆和本子,專心記筆記。
  楚昊也只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眸心平靜無波。
  在雙方長官一番慷慨激昂的感謝詞和寒暄之後,學年主任方群開始一一介紹與會的各指導老師與實習老師,算是一個簡單的認識,而後開始宣布各實習老師負責的班級及所屬指導老師。
  因為實習所帶的班級及所跟的指導老師都是由實習學校這邊安排,保密工作做得極好,無論是指導老師或是實習老師,都是在會議上才知道彼此所帶的或所跟的老師。
  極力忽視那道若有似無縈繞在自己身上的清冷視線,顏筱斂神細聽。
  「顏筱,負責高二一班,原班導,楚昊,原英文科任老師,楚昊。」
  顏筱手中的筆因為方群這句話而掉落在桌面上,實習老師的指導老師均由所負責的班級的班導及原任課老師擔任,這樣的安排本沒什麼,但如此湊巧地將她分配到他任課的班級,這其中未免詭異。
  顏筱忍不住疑惑地望向楚昊,楚昊卻只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而後若無其事地移開。
  會場瞬間靜謐得詭異,坐在身旁的衛琪悄悄伸手捅了捅顏筱,做著口型,「筱筱,禮貌,禮貌。」
  顏筱瞬間回神,趕忙站起來,朝楚昊稍稍鞠了個躬,「以後要麻煩楚老師了。」
  楚昊淡淡地頷首。
  方群笑著解釋:「原來一班的班導黃老師因為生病住院,楚老師只是暫時回來代課一段時間而已,楚老師雖然不是科班出身,教學經驗也沒有其他老師豐富,但在管理上和教學上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相信顏老師跟著楚老師會有機會學到很多東西。」
  顏筱敷衍地笑了笑,心底漸漸瀰漫開來的惶然揮之不去,從之前掛上電話的那一刻起便沒想過再見面,甚至連知道被分配回到這裡時也不曾想過是否會再相遇。
  當一個人已徹底將過去埋葬時,便已徹底將與那個人有關的一切連根拔起。
  只是沒想到,他卻毫無預兆地以如此突然的姿態再次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生活,是否會因為他的出現再起漣漪?
  顏筱無解……

  ◎             ◎             ◎

  顏筱不知道自己恰好被安排到楚昊所帶的班級,是否僅僅只是巧合,也不確定自己被調到聖尹實習,是否真的只是如校方說的隨機調配。
  當初她報的實習地點明明是距離K師大不遠的附中,但名單下來時,她的名字赫然出現在遠在千里之外的聖尹高中名單上。
  聖尹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私立高中,以注重學生的素質化和個性化教育而揚名,從聖尹畢業的學生,要嘛才藝非凡,要嘛成績驚人,當然也有例外,比如顏筱。
  顏筱曾在聖尹讀過三年書,從成為聖尹的一員開始,她總是在夾縫中求生存,顏筱雖是聖尹的學生,但無論是在文藝上還是在學業上或者在其他,都不曾讓聖尹為之驕傲過。
  或許能讓校方為之欣慰的,便是她消失了五年,五年的時間,足以讓任何一所學校將一個各方面算不得優秀的學生徹底遺忘。
  聖尹向來被譽為「上流社會的通行證」,進了聖尹等於半隻腳踏進重點大學,半隻腳踏進社會精英領域,因而儘管其學費、食宿費都比一般的中學高出近十倍,家長們依然是擠破了頭要將自己的孩子往裡送。
  因為讀得起聖尹的學生大部分來自有錢有勢的家庭,久而久之,聖尹漸漸由一所普通高中成為聞名遐邇的貴族中學。
  所有人都知道聖尹是一家私人創辦的貴族中學,卻沒人知道是由誰創辦,只知道最近幾年的聖尹發展蒸蒸日上,各地分校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逐漸形成其龐大獨立完整的教學體系。
  而其因此成立的「聖尹教育科技集團」,也已於去年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股票市值一路飆升。
  「聖尹教育科技集團」總部設在A市,因為K師大的外語學院的院長及副院長等重量級高層都畢業於聖尹,因而在雙方友好的基礎上,最早成立的位於A市的聖尹高中,成為了K師大外語學院的畢業生實習地點,每年九月初,外語學院都會挑選十名大四精英學生送往聖尹進行教育實習。
  而顏筱自從進入K師大後,成績便一直處於不上不下的尷尬位置,無論是從家庭背景還是從學業成績或者教學能力來看,顏筱自認還入不了院長的眼,成為這十名學生中的一員。
  但是公告結果那天,向來名不經傳的顏筱入選,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包括顏筱自己。
  「相信大家都已對自己所帶的班級及所跟隨的指導老師有所了解了,大家還有什麼疑問嗎?」
  就在顏筱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學年主任方群不知何時已將所有的實習老師及指導老師介紹完畢,凌厲的雙眸淡淡往下掃了眼,問道。
  大家互望了一眼,沒有人敢表示有異議。
  「那好,既然大家都已沒有什麼疑問,那我們今天的見面會到此結束,關於教學及班級管理方面還有其他疑問的話,請自行與自己的指導老師溝通。大家坐了一天的車也累了,是先回去休息還是先去班裡與學生見面,看各班指導老師的意見,散會。」
  方群剛宣布散會,大家便四處散開尋找自己的指導老師。
  顏筱低垂著眉坐在座位上未動,猶豫著是否現在上去打個招呼。
  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摩挲著下巴,楚昊冷冷掃了眼低垂著頭的顏筱,緩緩起身,往門外走去,似乎沒有等顏筱的打算。
  顏筱望著他的背影猶豫了半秒,咬咬牙,毅然起身,追上去。
  「楚老師,請問是現在去和學生見個面互相認識一下,還是明天再去?」跟在楚昊身後步出會議室,顏筱低聲問道,語調平穩。
  「現在。」短促有力的兩個字,擲地有聲,楚昊沒有回頭,逕自往第二教學大樓走去。
  顏筱望著他的背影愣了一小會,抿了抿唇,而後不發一語地舉步跟上。
  楚昊向來惜字如金,曾經的她可以肆無忌憚地糾纏著他,喋喋不休追問個不停,但現在,她沒有了繼續糾纏他的立場與心情。
  這幾年生活的磨練,已讓她學會了隱藏自己的好奇心,相較當年的天真無知,她已學會了收斂。
  似乎沒料到身後的她會突然沉默下來,楚昊停下腳步,回頭淡淡掃了她一眼。
  燈光斑駁的陰影裡,顏筱看不清他那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的深黑眸底中的東西。
  「現在大家都在晚自習,先去向大家介紹一下妳自己,然後熟悉一下學校的作息及班導工作流程,之後妳便先回去休息。一班在第二教學大樓一樓,班裡有三十八位學生,其中十八位女生。這些孩子雖然天資聰穎,但多少有點自視甚高,骨子裡透著股優越性,喜歡刁難人,以此來滿足自己高人一等的優越感,即使對象是老師,他們也未必會因此而放棄他們喜歡刁難人這一個習性。」
  楚昊邊走著邊淡淡說著,顏筱有些意外地望著楚昊的背影,從前的他從來都是她問三句,他才會不耐煩地答回她一句。但所謂一句,那句話的字數鮮少超過三個字,他向來是能用一個字回答的,絕不用兩個字,現在突然一下子給她解釋了這麼一大串,顏筱沒辦法不意外。
  但只發愣了一小會,顏筱便忍不住笑自己,都過了這麼多年,自己都已完全變了個人般,更何況楚昊。
  「那我需要在今晚讓大家一一作個自我介紹,以此認識大家嗎?」望了眼近在眼前的教室,顏筱淡問道。
  「不用,即使每個人站到妳面前介紹了,明天起床後妳也未必就將他們對得上號,妳只需向大家介紹妳自己便好,認識他們的事,以後有的是時間,不急於一時。」
  依舊只是平淡疏離不起波瀾的聲調,一如他此刻的背影,疏離而冷漠。
  「嗯。」顏筱淡應道,尾隨著楚昊走進教室。
  她向來記不住人,即使記住了名字,還是沒辦法將人對上號。
  「大家注意一下!」慢慢走上講臺,楚昊輕拍了下手掌淡淡說道,清冷的嗓音不大,卻極具威懾力,瞬間讓所有學生放下手中的筆,望向講臺。
  待看到站在楚昊身邊的顏筱時大家都愣了愣,稚嫩的臉龐是不加掩飾的疑惑,而後在瞬間的靜默後,整個班便向炸開了鍋般前後左右嘰嘰喳喳地討論起來。
  楚昊凌厲的黑眸隨意往四周掃了眼,前一秒還嘰嘰喳喳的教室瞬間鴉雀無聲,紛紛鼓著好奇的雙眼將顏筱從頭到尾打量了一遍。
  「這位是你們的實習老師,未來三個月她將與我共同管理我們這個班級,當然,等顏老師熟悉我們的教學方式後,她也會擔任你們的英文老師。」
  楚昊剛介紹完,學生眼底的疑惑瞬間便轉為興味,打量顏筱的眼神更加肆無忌憚,相互討論的竊竊私語聲此起彼伏,這讓顏筱莫名覺得自己是被掛在市場上待價而沽的鮮肉。
  緩緩吐出一口長氣,顏筱攤開雙手掌心向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做了個簡單的自我介紹:「同學們晚安,我是你們的實習老師顏筱,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與大家一起學習,一起進步。」
  說完,便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刷刷幾下寫下「顏筱」二字,「筱」字的最後一撇剛落下,還來不及收回粉筆,底下的竊竊私語已變成了不客氣地哄笑。
  有一、兩個膽大的學生直接站起來說道:「身為一名教師,老師妳的粉筆字是不是稍微難看了點啊?」
  其他學生跟著起哄道:「對啊,老師,妳的粉筆字這麼難看,這不是在給我們製造眼睛的疲勞嗎?這上課怎麼聽得下去啊?」
  顏筱拿著粉筆的手僵了僵,楚昊慢慢斂起星眸,不發一語地望向顏筱,清俊的臉上是一片如水的平靜。
  顏筱深吸一口氣,左右手微微攏起,將手心慢慢沁出的汗液納入掌心中,任絲絲冰涼透過掌心沁入肌膚。
  她慢慢轉身,捏著粉筆的手輕輕移往粉筆盒,而後隨意地鬆開,垂眸望著粉筆輕巧地從修長白皙的指尖滑落放下,而後抬眸,輕輕淺淺地往四周掃了眼,唇角漾起一抹淺笑,問道:「知道老師為什麼寫字這麼難看嗎?」
  正在哄笑著的學生面面相覷,不解顏筱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顏筱淺笑著睨了大家一眼,而後輕輕拿起粉筆,轉身,在龍飛鳳舞的「顏筱」兩字旁邊,一筆一劃,工工整整地寫下「顏筱」二字,標準的楷體。
  而後轉身,往學生中淡淡掃了一眼,「這個名字難看嗎?」
  猶豫地互望了眼,學生們搖了搖頭。
  「很好看。」一個學生似有不甘地道。
  「那有誰知道我寫第一個名字時花了多少時間?」顏筱望著下面的學生,淡問。
  大家互相望了望,不解顏筱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猶疑了一下,有些學生搖頭,不知道是不知還是不解,有些學生則乾脆拿起手錶,看著秒針,自己在桌上模仿顏筱剛才的速度寫了寫,而後慢慢比出三個手指頭。
  「大概三秒吧。」一個高個的男生說道。
  「那這個呢?」顏筱側身指向旁邊那個工整的楷體問道。
  高個男生又寫了寫,而後比了個「六」的手勢,「大概六秒吧。」
  「很好,謝謝你。」顏筱說著慢慢轉身,拿著粉筆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擊著桌面,狀似隨意地往學生掃了眼,語氣依然很平淡,卻莫名地帶著不容忽視的威懾:「這就是區別!老師寫第一個名字時注重的是速度,寫第二個名字時卻是注重效果,重點不同,取得的成效便截然相反。當然,如果你們在學習和生活中能將兩者的重點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那再好不過,老師直到現在還無法做到,這是最遺憾的,希望你們以老師為戒。」
  聽著顏筱似是而非的論調,學生們面面相覷,不知這老師是真的有兩把刷子還是只是在唬弄。
  楚昊淡淡望了她一眼,視線在她不自覺攥起的左手上頓了頓,而後望向學生,「好了,大家先自習,顏老師坐了一天的車還沒來得及休息便來與大家打招呼,已經很累了,大家先讓顏老師回去休息,有什麼問題以後再問顏老師就是。」說著便率先走出教室。
  顏筱長吁一口氣,簡單向大家做了個道別,便也跟著步出了教室,緊攥著的手掌已經一片濡溼。
  「這只是開始,除非妳能贏得學生的尊重,要不然,以後像今晚的情況會讓妳應接不暇。」楚昊淡淡說著。
  「我知道,謝謝楚老師的指導。」顏筱低垂著眉應道。
  楚昊眉尖輕輕蹙起,似乎對她客套有禮的稱呼不悅,但只一瞬,蹙起的眉尖便慢慢舒展開,像是什麼也沒發生般。
  他只是停下腳步,轉身望向她,不緊不慢地交代道:「以後妳的工作除了教學外,還有班導工作。聖尹每天早上七點會有早操,晚自習到九點半,所以除了放學時間,早上七點之後到晚上九點半之前,我希望能在教室裡或者辦公室裡隨時見到妳的身影,我不想臨時有事找不到人,如果哪天我發現這段時間妳人不在,而又沒有事先向我請假的話……」
  楚昊頓了頓,而後一字一句清晰有力:「別忘了,妳的實習成績是由我打的!」

  第二章

  「什麼?你們家那帥哥指導老師要求妳一天二十四小時隨侍左右?」
  剛回到外租的宿舍,同租一房的衛琪一聽到顏筱被要求上課時間都必須待在辦公室或者教室後,便不顧臉上敷著的海藻泥掉落的危險,忍不住驚呼道。
  相較於衛琪的一驚一乍,顏筱顯得平靜得多,慢條斯理地將睡衣從行李箱翻出後,才漫不經心地回道:「先糾正一下,第一,不是我們家的帥哥指導老師;第二,不是二十四小時隨侍左右,OK?」
  「這有什麼區別?」衛琪不以為意地嘟了嘟整張臉上唯一稱得上素淨的小嘴,歎道:「不過妳還真走了狗屎運了,憑妳那爛成績搭上聖尹的順風車也就算了,實個習還讓妳碰著這麼一個極品帥哥,就是被他一天二十四小時當丫鬟使喚也物超所值了。」
  顏筱輕嗤了聲,「差別大了去了,妳的話給人太多兒童不宜的遐想空間,再說了,如果可以選擇,我還寧願待在B市。」
  B市是K師大所在的城市。
  衛琪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做人別這麼虛偽,心裡偷著樂就直說,我又不會笑話妳。」
  知道自己和衛琪向來存在代溝,顏筱懶得搭理,閃身進了浴室,而後又像想起什麼似地從浴室裡探出半個腦袋問道:「對了,你們班裡的那群學生怎麼樣?」
  衛琪頂著滿臉海藻泥的俏臉上驀地射出兩道厲光,咬牙切齒地說道:「別跟我提那群小兔崽子,剛見面不到五分鐘就給我下馬威,未來三個月不將他們整得服服貼貼,小姐我就將自個腦袋摘下來給他們當球踢進世界盃決賽去。」
  「幹嘛啦,我這都還沒進房,就聽到有人在那咬牙切齒地恨不得抽了誰的筋煮麵吃似的。」伴著一道清越的女聲,房門應聲推開。
  顏筱往門口望去,是室友黎韻,而後笑了笑,「正在談班裡的學生呢。」
  這次從K師大來實習的學生都統一在校外租房子住,三或四人一間房,顏筱、衛琪和黎韻同住一房。
  黎韻是外語學院裡的院花,用衛琪的話說,是她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頂著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愛因斯坦的腦袋,在這K師大外語學院「作威作福」三年多,整年級一百多人都是給她當綠葉做陪襯的。
  顏筱與衛琪是同班又同寢室的同學,相對比較熟,儘管黎韻的大名在學院裡早已是如雷貫耳,但對於被捧到天上的黎韻,不是顏筱和衛琪這等凡夫俗子能結識得了的,所以與黎韻的相識,真正算起來也就從今天開始。
  「哦,怎麼樣?你們班的那些孩子容易帶嗎?」一聽到是談論實習的事,黎韻也來了興致,一邊換鞋一邊問道。
  衛琪頂著滿臉海藻泥的腦袋狠狠地搖了搖,「我總算見識了什麼叫人以群分,就是一窩小魔王,以後有得磨。」
  顏筱聳聳肩,「我已經做好打持久戰的心理準備了。」
  黎韻歎口氣,「看來就我們班的學生聽話,我說一他們永遠都不會說二,乖得讓我恨不得直接將趙老頭那套指鹿為馬的把戲搬到他們面前,看看他們是否也會直接點頭。」
  衛琪感歎,「聖尹果然名不虛傳,都是一窩頂著人皮的混世惡魔。」
  身為曾經是聖尹的一員,顏筱不發表任何意見地直接閃身進了浴室,而對於聖尹沒太大了解的黎韻,也直接忽略衛琪的結論。
  「對了,顏筱啊,聽說秦揚學長也準備來A市的C大實習了。」洗澡洗到一半時,衛琪突然站在浴室門口道。
  「嗯,聽說是過完中秋就來……好像是任C大的新生輔導員,怎麼了?」伴著嘩嘩的水聲,顏筱含糊不真切的聲音從浴室傳出。
  「沒事,就問問而已……C大與聖尹就一牆之隔……以後餓肚子的時候,可以找他蹭飯去。」因為敷著海藻泥的緣故,衛琪的聲音也有些含糊不清。
  顏筱失笑,「就這麼喜歡找他?下次我給你們牽線搭橋去。」
  衛琪不以為然地撇撇嘴,「去,眼睛又沒長歪,誰會看上他,再說了,人家那小心肝不知落在哪個不解風情的小丫頭身上了。」
  顏筱笑了笑,沒再搭話。
  「對了,苗苗那小妮子會不會跟他著一起來?」衛琪突然開口。
  顏筱有些無語,「她還在上幼稚園,來這幹嘛?」
  「看秦揚那麼寵她,我以為他會隨身攜帶。」
  「那也得苗苗她爸媽同意才是,秦磊和莫芸姐可捨不得就這麼讓她離開身邊,再說了,苗苗還在上幼稚園,轉學也不方便,就算真的轉得了,秦揚也只是來實習而已,能不能留下還是個問題,他哪能帶她來啊。」
  「說得也是。」衛琪難得沒有持反對意見地點了點頭,「不過,苗苗那小妮子怎麼越看越有妳的味道了?第一次見到她時,我還真懷疑過她該不會是妳和秦揚在外面偷生的,長得像妳不說,又正好姓秦,雖然長得沒半點秦揚的模樣,但秦揚就只是叔叔卻也將她寵上天,不能不讓人生疑啊……真的,這麼一算起來,欸,顏筱,苗苗該不會真的是妳和秦揚偷嚐禁果的後遺症吧?」
  顏筱拿著浴巾的手頓了頓,而後若無其事地說道:「我們有緣吧。」
  衛琪點點頭,「這緣分的東西還真奇妙,要我哪天也遇著這麼個長得像我的小孩,我二話不說馬上把她拐回家當女兒養。」
  顏筱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             ◎             ◎

  第二天顏筱匆匆吃了早餐後,終於在六點五十九分時趕到了操場,楚昊早已站在那裡了,頎長峻挺的身影在晨光的餘暉中,帶著股讓人無法逼視的氣勢。
  見到顏筱時,他似是不經意地抬手望了眼腕間的手錶,而後淡淡地掃了她一眼,薄唇輕啟:「六點五十九,很好!」
  因為跑得急的緣故,顏筱有些微喘,沒有應他,只是往四周掃了眼,沒發現其他的任何實習老師,雙眸不自覺地瞇了瞇,望向楚昊,眼底帶著困惑。
  漫不經心地望了她一眼,似是將她的困惑收納於心般,楚昊淡淡解釋:「聖尹每個班都配有生活輔導員,早操的事由生活輔導員負責。」
  顏筱了然,既然班導不用檢查學生的出操情況,那麼身為實習班導的實習老師自然也不用隨行跟操。
  但既然如此,作為一個特例,心中當下不免有些忿忿,顏筱正欲開口質問,楚昊已語氣平淡地截斷她:「班導可自由選擇要不要跟操,如果原班導跟操的話,實習班導最好也能將這一塊的工作做好,畢竟……」
  頓了頓,楚昊才慢慢望向她,一字一頓,清晰而緩慢:「班導的工作,在最終的實習成績中,佔了一半的分量。」
  咬了咬牙,顏筱不好發作,只能重重地點了點頭,「我明白。」
  「以後晚上早點睡,早上務必記得六點半準時起床,我不希望老師帶頭遲到。」
  楚昊淡淡吩咐道,平淡的語氣讓顏筱找不到絲毫反駁的理由,就如五年前明知她有睡懶覺的習慣,他卻淡淡地扔來一句,「身為別人的女朋友,是否應該有陪男朋友晨跑的自覺?」
  這之後,讓她不得不在每天六點半時,被他精準的morning call從床上挖起,陪著他頂著寒風晨跑。
  時過境遷的事,早已沉澱在歲月的流河中,再憶起時已將當初青春年少的那分懵懂無知給悉數退去,幾年的時間,白駒過隙般飛過,卻已讓人明瞭,所有的自以為是都終將抵不過現實的殘酷。
  早操快完時,一直沉默地看著學生做操的楚昊突然開口:「吃過早餐了?」雖是詢問的語氣,聽著倒不像是在詢問,反倒像是邀請。
  顏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楚昊突然問起時,一時沒意會過來,直到意識到他平靜無波的視線正一瞬也不瞬地落在自己身上時恍然回神,而後輕點了下頭,「吃過了。」
  深黑的眸底似有一絲詫異急掠而過,顏筱假裝沒看到,平靜地將視線移開。
  曾經的她,有不吃早餐的習慣,但沒有戒不掉的習慣,就如,沒有忘不掉的情。
  做完操的時候,楚昊一人先離開了,似乎是去吃早餐,顏筱待學生都差不多進了教室,才舉步往辦公室走去。
  走到辦公室門口,顏筱才突然想起昨晚從教室出來後便先回住的地方了,沒問楚昊哪張辦公桌是他的,辦公室這會也沒人,不好不經人同意就隨便用別人的東西。
  她想了想,便先往教室走去,或許因為是早讀時間,學生們都很聽話,只是安靜地讀著書,倒也沒為難顏筱。
  顏筱在教室一直待到早讀結束才出來,第一節是數學,身為一個英文教師,她沒有聽課的必要。
  從教室出來後,顏筱猶豫了下,還是走進了辦公室,楚昊還沒回來,辦公室裡其他科任老師都已在,她淺笑著和大家打了個招呼後,問道:「請問哪張辦公桌是楚老師的?」
  「靠近窗戶那張,就是上面擺著大束的藍色鳶尾花的那張。」身材矮胖的地理老師指著窗邊那張桌子說道。
  顏筱順著地理老師的手勢往窗邊望過去,在看到整潔俐落的辦公桌上,花瓶裡插著的大束藍色鳶尾花後愣了愣,而後笑著向地理老師道了聲「謝謝」,才慢慢往那走去。
  走到辦公桌前,看到那大束幾乎將眼炫花的藍色鳶尾花後,心跳有些不受控制地加快,就像見到了睽別多年的好友一般,手已在意識回籠前,下意識地要撫上那嬌豔欲滴的藍色花瓣。
  「別動!」指尖即將觸到那束藍色鳶尾花時,地理老師突然急吼道。
  指尖僵在半空,顏筱疑惑回頭。
  「顏老師,楚老師的東西妳隨便用都沒關係,但這鳶尾花就像他的命根子般寶貴得緊,每天早上必定讓人送一束過來換上,沒事做的時候就盯著這幾株花發呆,還不讓人碰,所以妳還是別隨便碰它比較好,免得楚老師到時因為這個遷怒於妳,妳也知道,妳的實習成績是由楚老師打的分……」
  「咳咳。」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