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點愛套書 > 商品詳情 【套書特賣】黛妝《全五卷》
【5.2折】【套書特賣】黛妝《全五卷》

AL622-626OP--蘇鏡回

會員價:
NT5995.2折 會 員 價 NT599 市 場 價 NT1150
市 場 價:
NT1150
作者:
蘇鏡回
出版日期:
2016/07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5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御賜欽差的喬家大少明明眼高於頂,
卻看上不拿針線、不握勺的陸家女,
只好臨陣拆招,硬是要把嬌妻抬回家。
一場可愛逗趣的愛情追逐戰,千萬別錯過!

穿越前,陸黛還只是一名普通的大一學生,沒啥特殊技能,
一個人孤零零來到這不知什麼朝代的鬼地方。
當喬子晉這位傳說中的白富帥,長得猶如男神似的男子立在眼前,
她也沒怎麼稀罕去多看一眼,想掙錢的念頭在她腦子轉了幾十遍,
可穿越後窮到粥裡只有幾粒米,連吃碗白飯都嫌奢侈,
哪有什麼閒情逸致去想成親之事。
再說喬子晉既然是無聊才來到她面前,那她如果不搭理他,
他這位富家子無聊了自然就去別的女子身邊。以前她就聽人說過,
女子嫁人就相當於第二次投胎,可穿越後她卻覺得,
這古代的女子簡直是憋屈死了,她陸黛絕對要掙多多的錢,
自己有了產業再嫁人,就不信自己不能在這古代活出個門路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今天是堯瑤穿越的第一天,這是她第四次感覺到餓了。
  堯瑤,不,她現在是陸黛,推開那扇被蟲蛀得坑坑洞洞的房門,走到光禿禿的院子裡,一隻蘆花母雞咯咯咯地跑到她面前,然後又失望地跑開了,繼續扒拉土粒去。
  陸黛衝著不知道在院子邊上忙活什麼的瘦弱女子輕聲道:「阿姊,我餓了。」倒不是她聲音小,實在是只要聲音稍微大一點就覺得頭疼,不知道是餓的還是因為頭上的傷口太深了。
  不過聲音再小,蹲在院子角落裡的陸墨還是聽到了,回過頭來望著扶著門的陸黛細聲細氣地勸解道:「阿黛,妳今天怎麼餓得這麼快?現在才申時,再等一會兒就可以吃晚飯了,要不然妳現在再去喝碗水。」
  聽到這話,陸黛失望地嘆了口氣,她已經喝了三碗水了,她覺得自己現在的感受像極了剛剛那隻蘆花母雞。
  陸墨見陸黛不說話,就又回頭去看著地上忙活了。
  陸黛遠遠地看著,那邊好像什麼也沒有,倒是她那便宜阿姊的身子瘦弱得不成樣子,讓陸黛心裡產生一種慶幸,還好陸墨蹲著,要是站著,一陣風,那柳腰還不得吹折了。
  陸黛一邊向陸墨走去,一邊埋怨,「可是今天一共才吃一頓早飯,那粥都沒有看見幾顆米。」她不知道古代的申時到底是幾點鐘,可是看這日頭,起碼已經到了下午三五點了吧。
  聽陸黛這麼說,陸墨有些詫異,「誰家這麼早就吃晚飯了。阿黛,咱家沒有錢了,得省著點花,再忍忍,晚上阿姊給妳做雞蛋吃。」聽到陸黛嘆了口氣,陸墨直皺眉,「小小年紀,不要嘆氣。」
  這話倒是提醒了陸黛,自己這副身子才十歲左右的年紀,老這麼餓,會發育不良的吧。家裡面沒有鏡子,院子外面倒是有個池塘,陸黛上午的時候藉著出去晒太陽,去池塘邊照了一下自己,面黃肌瘦,跟個柴火丫頭似的。
  得想辦法掙錢吧,或者是去山上找些野味來補身子?不單是自己需要好好補補,就連她這個便宜阿姊看樣子也是需要好好將養的,一邊想,陸黛一邊挨著陸墨蹲下來。
  地上的土都被陸墨給撬鬆了,陸黛伸手拈起一條肥蚯蚓,挑了挑眉,「阿姊,妳在這裡蹲了一下午,該不是在挖這蚯蚓吧?」
  「啊!」陸墨驚慌失色,整個人向後仰去,直接摔倒在地上。
  陸黛看著陸墨撐在地上的手腕還不如自己的粗,一陣嘆息。
  「快丟掉!」陸墨的聲音又驚慌又尖利,顯然是怕極了這蚯蚓。
  陸黛隨手一丟,蘆花母雞立刻跑過來啄了。
  陸黛撇撇嘴,一邊把臉色蒼白的陸墨拉起來,一邊不解,「妳這麼怕牠,抓牠做什麼?」
  陸墨心有餘悸地拍了拍身上的土,道:「不抓牠,咱家雞吃什麼。」
  陸黛本想說雞不是都吃玉米的嗎,然後想起早上那只有幾粒米的粥立刻明白了,家裡哪裡有糧食餵雞啊,可是這隻蘆花母雞是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不養不行。
  陸黛正要好好跟陸墨說說晚飯的事情,便聽到院子外面有人喊她。陸墨推了推陸黛,「應該是楚楚和巧巧來看妳來了,還不快去。」
  楚楚和巧巧又是誰?陸黛按下心裡的疑問,慢騰騰地向院門走去,不能跑,她得節省體力。
  走近了便看到兩個女孩子站在外面,都是跟她差不多的年紀,一個蘋果臉,一個美人尖。
  看到陸黛走過來,美人尖對蘋果臉道:「我就說阿黛沒事吧。」又對陸黛道:「阿黛,聽說妳為了山崖邊那株小鳳仙花摔下去了,嚴重嗎?嚇死我和巧巧了。」
  得,蘋果臉是巧巧,美人尖是楚楚。
  陸黛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這原身可真夠不要命的,為了一株鳳仙花就敢大晚上地往山崖上跑,結果摔了下去。山崖雖然不高,可是不巧磕著頭了,發了一夜高燒,再醒來,人表面上沒什麼事情,卻已經換了一個裡子。
  陸黛打開院門讓兩個小姑娘進來。白巧巧一臉擔憂地盯著她轉了好幾圈,確認她看起來沒什麼大傷,才終於放心了,和花楚楚一起圍著她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陸黛本來就餓著,被這麼一吵更加覺得有氣無力,又不能開口趕兩個小姑娘走,只好忍著。
  終於兩個小姑娘說累了,看著天色也有些晚了,便對陸黛道:「既然妳沒事了,那明天還跟我們一起上山去挖野菜嗎?」
  陸黛想了想家裡的狀況,點了點頭,多挖點野菜回來,說不定可以吃個囫圇飽。
  花楚楚和白巧巧見陸黛點頭了,高興得很,尤其是白巧巧,「那咱們吃過早飯後在村東邊那棵柳樹下面見啊。」
  陸黛鬆了口氣,送兩個小姑娘離開。一直在挖蚯蚓的陸墨見人要走了,扶著額頭站起身來,踉蹌了一下,應該是蹲久了頭暈。她衝著兩個小姑娘笑道:「多謝妳們來看我們家阿黛。」
  白巧巧沒說什麼,花楚楚卻嘀咕了一句,「我們是來看我們的好姐妹阿黛的,用不著妳來謝。」聲音一點也不小,其餘三人都聽到了。
  陸黛愕然,扭頭去看陸墨,卻見陸墨站在那裡,像一陣風就能颳倒似的,臉色依舊蒼白,卻看不出生氣的跡象,彷彿習慣了似的。
  陸黛覺得有些不解,這兩個小姑娘看樣子是原身之前一起玩得比較好的小伙伴,為什麼對陸墨會這麼沒有禮貌?陸墨好歹是陸黛的親姊姊,剛剛她們進門來,不僅沒有主動跟陸墨打一聲招呼,現在她們走了,陸墨說了一句客氣話,她們就這個態度。自己的原身到底有多傻,怎麼會跟這種不尊重自己家人的人做朋友。
  「阿黛,明天早上別忘了啊。」白巧巧的囑咐拉回了陸黛的思緒,當她再抬頭時,兩個小姑娘都走到池塘那邊去了。
  陸墨抿了抿嘴,對站在院子門口發呆的陸黛道:「阿黛,妳過來扶我一下,剛剛蹲得比較久,有點走不穩了。」
  陸黛扭頭去看陸墨,果然見陸墨腳下有些虛浮,自己這個阿姊,十七八歲的年紀,身子比林黛玉還要虛。不過她就奇怪了,在古代十七八歲的年紀早就該嫁人了,為什麼她阿姊還跟她在一起?
  陸黛扶著陸墨進了屋,陸墨休息了一會兒就開始準備起晚餐來。倒不是陸黛忍心讓如此瘦弱的陸墨勞作,實在是她拿這土灶、大鐵鍋沒有辦法。
  陸黛看著陸墨走到牆角,從一個陶土罈子裡面摸出兩個雞蛋,比較了一下,將小一點的那個又放了回去。
  雖然饞得要死,陸黛還是忍不住多嘴了一句,「阿姊,要不然咱們不吃雞蛋了,孵小雞吧,到時候雞多了,咱們想吃多少個蛋就吃多少個蛋。」她陸黛可是學過可持續發展戰略的現代人。
  陸墨麻利地把雞蛋磕到一個小碗裡面,撒了點粗鹽然後攪拌均勻。陸墨雖然瘦得厲害,但是手特別好看,一點也不像鄉下女孩子幹多了重活的手,很有一種十指纖纖的感覺,這樣的手攪拌起雞蛋汁來卻是行雲流水,好看得緊。陸黛看在眼裡,心裡發出一聲喟嘆,這雙手要是在現代,做手模應該是前途一片光明。
  陸墨不知道自家妹妹在想些什麼,直到雞蛋下了鍋,揚起一片香味,她才擦了擦額頭上的細汗,細聲細氣道:「就這麼一隻蘆花雞,我每天都要花兩個時辰找蚯蚓,哪裡還養得活其他隻啊。」
  陸黛很想說雞不是吃玉米什麼的嗎,然後想起早上那碗粥,再想起剛剛陸墨拿雞蛋時的心疼樣,立刻識相地閉了嘴不多說了。心裡卻是在想,不想辦法掙錢不行啊。
  陸黛穿越前還只是一名普通的大一新生,不會唱歌、不會跳舞,也沒有什麼特殊技能,雖然想法子掙錢這個念頭在她腦海裡轉了好幾十遍了,她還是想不到有什麼具體可以發家致富的捷徑。
  陸墨將炒成金黃色的雞蛋起鍋,扭頭看到自己妹妹站在自己身後發傻,便把裝雞蛋的碗遞給陸黛,道:「發什麼呆啊,快把菜端出去,我再抓一點酸菜就可以開飯了,馬上就要天黑了。」說完還輕輕推了陸黛一把。
  陸黛看了看窗外,天邊升起了晚霞,雖說是晚飯,開飯時間卻是傍晚,陸墨該不是為了節省燈油將晚飯時間提前了吧,陸黛瞪大了眼睛,她覺得自己好像真相了一回。
  好不容易開飯了,陸黛看著破破爛爛的小木桌,有些欲哭無淚。她知道陸家很窮,但是沒想到窮到了這個地步,雖然古代人一日兩餐很好理解,但是也不至於早上喝沒幾粒米的粥,晚上還是喝這沒幾粒米的粥吧。
  跟早上稍微不同的就是,多了兩道菜,一道炒雞蛋、一小碟酸菜,而炒雞蛋,看陸墨的意思,好像還是因為她腦袋受了傷才特地做了給她補一補的。
  雖然很餓,但是看了看陸墨深陷的眼窩,陸黛到底還是強迫自己分了一半的炒雞蛋逼著陸墨吃了。
  「明天我跟楚楚、巧巧上山去。」看著收拾碗筷的陸墨,陸黛收了收腹,假裝自己吃得很飽。
  陸墨點了點頭,「下午的時候我聽到妳們說了。妳小心點,別再去打那花兒的主意了,妳要蔻丹,等阿姊幫李太奶奶縫好壽衣得了錢,去集市上給妳買就是了。」
  陸黛詫異了一下,原來自己的原身是為了塗個指甲而丟了一條命,當下寬慰陸墨道:「妳放心吧,我不塗指甲了,我多撿點蘑菇回來咱們燒湯喝。」
  陸黛前世有點挑食,不愛吃香菇、蘑菇等菇類食物,此時此刻說撿蘑菇燒湯喝不過是隨口一說,但是到了第二日,她就真的迫不及待地要上山撿蘑菇了……餓的。

  ◎             ◎             ◎

  陸黛到那棵柳樹下的時候,花楚楚正靠著柳樹編花籃,見陸黛來了,忙從自己的背簍裡面拿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遞給陸黛,道:「來啦,妳快吃吧。」
  陸黛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才知道那是一個烤山芋,看樣子花楚楚是專門給她帶的,她感激得不行。
  花楚楚見陸黛這麼一副樣子,撇撇嘴,「妳整天還護著妳那阿姊,要不是她,妳能連飯都吃不飽嗎。」
  陸黛聽出這話裡面的意思,不由得停下本打算掰開山芋的手,疑惑道:「吃不飽飯跟阿姊有什麼關係?」說到底,陸墨也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在現代還只是一個高中生而已,再聯繫到昨天花楚楚和白巧巧對陸墨的態度,陸黛覺得這裡面肯定有事兒。
  「虧妳還迴護她。」花楚楚翻了一個白眼,「我娘說白雲寺的老和尚都說了,楊柳村陸墨是一個天煞孤星的命。這可不是我娘胡說,妳看,妳爹、妳娘還有妳姊夫可不都是妳阿姊給剋死的嗎,整個村子除了妳,現在都沒有人敢跟她說話了。」
  花楚楚說得痛快,陸黛心裡卻不好受,她想了想,把山芋還給花楚楚,吸了吸鼻子,道:「阿姊給我做了炒雞蛋吃,我現在不餓。」
  覺得自己好心沒好報的花楚楚隨手就把那個黑不溜秋的烤山芋丟到池塘裡面去了,「餓死妳活該。」
  陸黛眉毛一皺就要開口說什麼,卻見白巧巧一邊往這邊跑,一邊大聲道:「妳們都到了啊,阿娘叫我餵一下豬,所以來遲了。妳們等多久了?」
  白巧巧跑得一張蘋果臉更像蘋果了,紅撲撲的。見陸黛和花楚楚這個樣子,猜到可能在她還沒來時兩人鬥嘴了,心思一轉,換了副求饒的模樣,「妳們倆生我氣了?我也不想讓妳們等的啊,妳們也知道我娘那張碎嘴,要是不聽她的話先餵豬,她能念叨我好幾天。」
  花楚楚冷笑了一聲,然後拔高聲音,「哎喲,她還能念叨妳幾天啊,我怎麼聽說再過五天就是正日子了啊。」
  一聽這話,白巧巧的紅蘋果臉變得更紅了,還低下了頭,一副害羞的模樣。
  陸黛不由得問道:「什麼正日子?」
  花楚楚道:「當然是我們巧巧大喜的日子啊,要不是我娘說我年紀小,我還真想喝巧巧一杯喜酒。」
  大喜……陸黛震驚了,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三人揹著背簍沿著一條小路往山上走,花楚楚一路上都在調笑白巧巧。看著白巧巧那羞澀的模樣,陸黛沒有忍住,開口問了句:「巧巧,妳今年多大了啊?」
  白巧巧沒有開口,花楚楚先嘰嘰喳喳地開口了,「咦,阿黛,妳忘了嗎,巧巧剛好比妳大一歲啊。我娘跟我說了,女大三,抱金磚,巧巧剛好比王家小公子大三歲,長得又比妳有福氣,妳還是別羨慕嫉妒了,就算沒有巧巧,王家也是看不上妳的。」
  聽了這話,陸黛臉上的淡定終於維持不下去了,這話的意思該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從昨天到今天這麼一段時間裡,陸黛也算是有些了解花楚楚和白巧巧的性格了。花楚楚是那種話特別多的人,說起話來嘰嘰喳喳的,什麼事情都能扯上去,卻又不讓人覺得聒噪,而白巧巧則是她們三個中看起來最穩重的一個。
  本來陸黛是聽說白巧巧要嫁人了所以驚奇白巧巧的年齡,畢竟古代雖然結婚早,也沒有十來歲就嫁人的啊,誰曉得一問白巧巧的年齡,卻把自己給牽扯進來了。
  花楚楚那話一說出來,不僅是陸黛,就連白巧巧也尷尬了。白巧巧看著陸黛紅紅白白的臉色,給花楚楚使了一個眼色,道:「不要這麼說阿黛,阿黛也不是故意的,妳也知道阿黛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完了又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模樣來勸陸黛,「妳也不要不開心了,也許以後妳可以找個更好的婆家呢。五天後妳來我家,我給妳裝多點果子,好不好嘛?」說到最後居然帶了點婉轉的尾音,跟撒嬌似的。
  陸黛調整好自己的表情,捏了捏白巧巧拉著她的手,笑著道:「我哪裡是那麼小氣的人,妳又沒有錯。」
  接下來的路,陸黛的心態就沒有那麼平和了,一邊琢磨一邊旁敲側擊地跟花楚楚和白巧巧打聽自己和陸墨的事情。好在兩個小姑娘年紀小,也沒有想到別的方面去,竟真的被陸黛套出不少消息來。
  原來白巧巧要嫁的那個王家小公子是個病秧子,白巧巧嫁過去就是為了沖喜。王家在鎮上有一家茶葉鋪子,家裡挺有錢的,上個月王家小公子病重,王家找鎮東的老瞎子來算了一下,說是要找人沖喜才行,王家就找媒婆張羅著尋找合適的人選了,許諾的聘禮豐厚得很。
  王家找的媒婆剛好是楊柳村的唐媒婆,這個消息不知怎麼讓陸黛聽去了,大概是衝著那豐厚的聘禮,就自己跑去見唐媒婆,隱晦地提出自己願意嫁去王家沖喜。誰知道王家根本就看不上陸黛,反而定下了白巧巧。
  好在陸黛只是一個十歲的小孩子,又生在這麼一個民風淳樸的村莊,唐媒婆也不是那種喜歡說人是非的人,不然就衝陸黛自己去見唐媒婆這一點,名聲也就壞了。
  陸黛聽到這個時滿頭黑線,不就是一個病秧子嗎,她的原身這麼上趕著,真的有智商這種東西嗎。
  花楚楚撇撇嘴,「要說這樣貌,阿黛妳也不輸給巧巧,妳就是被妳那阿姊給連累了。」
  這倒不是花楚楚對陸墨有偏見,王家之所以不肯選陸黛,就是因為陸墨。陸墨的命硬,三年前陸墨和陸黛的娘親陸歐氏帶著兩姊妹去白雲寺求籤,陸黛的還好,陸墨的卻是天煞孤星的命,剋周圍所有人,陸歐氏把這個消息給瞞了下來。
  可從白雲寺回來沒多久,陸歐氏就病死了。陸墨跟隔壁村的牛大莊是有婚約的,兩年前陸墨剛嫁給牛大莊,還沒來得及洞房花燭夜,牛大莊就被叫去修水庫了,一直沒有回來,一年前的某一天山洪暴發,陸墨的爹陸大奎和牛大莊相繼意外死亡。
  本來看在豐厚的嫁妝上,牛家雙親並沒有怎麼為難陸墨,陸墨卻因為悲傷過度而心疾加重,又不能幹活,還得看病吃藥,牛家兩口子心裡就有些不樂意了,每天指桑罵槐。半年前,牛家兩口子不知怎麼知道了陸墨是天煞孤星命,一下子就爆發了,說陸家騙婚,陸墨從病床上被扯起來,趕回了陸家,嫁妝自然是沒有還的。
  這就是為什麼花楚楚和白巧巧昨天見到陸墨會是那種態度,王家也是聽說了這個才不肯要陸黛。
  聽了這些消息,陸黛心裡特別的不舒服。她是現代人,自然不會相信什麼天煞孤星,再說了,她一個人孤零零地來到這不知什麼朝代的鬼地方,首先見到的便是陸墨,陸墨又對她那麼好,她當然不會像別人一樣想陸墨。
  在提到陸墨的時候,就連比較敦厚的白巧巧都是一種害怕的神情,陸黛心裡不由得升起一股憤怒,她陸黛的阿姊憑什麼受這樣的苦、受這樣的委屈,好吧,雖然她不是陸墨真正的妹妹,但是既然她占了陸黛的身子,從此以後自然是要把自己當作陸黛了。
  對於把陸墨趕回家的牛家,陸黛更是恨得牙癢癢,總有一天,她陸黛要讓陸墨吃山珍海味、穿綾羅綢緞、嫁敦厚良人,讓這些欺負陸墨的人都羨慕死、後悔死!
  在心裡立下了這個宏願,陸黛覺得自己的胸口舒坦多了,不像剛才那樣悶得要死。陸黛想,難道是以前的陸黛害怕自己死了,沒人會照顧陸墨,所以留下了一縷執念,不然她剛跟陸墨認識兩天,為什麼聽到陸墨的遭遇會那麼難受?
  白巧巧見陸黛的臉色難看得不行,勸道:「阿黛,妳也別太在意了,畢竟天煞孤星的是妳阿姊,又不是妳,妳會找到一個好婆家的。」
  想通了的陸墨咧嘴一笑,「我自然會有一個好婆家的,阿墨也會有一個讓全村人都豔羨的好婆家。」
  花楚楚捂著嘴咯咯地笑,「阿黛,這種瘋話妳跟我們說了也就罷了,要是傳出去可是會被別人笑掉大牙的。」
  陸黛懶得跟花楚楚計較,指著前面一段溼木頭上面長的黑黑的東西,「嘿,好多木耳。」
  花楚楚一愣,順著陸黛手指的方向一看,笑得更厲害了。
  陸黛不明所以,難道這邊不吃黑木耳?
  到底是白巧巧穩重,開口跟陸黛解釋道:「那是槭木,槭木上面長的木耳是不能吃的,有大毒。」
  陸黛還真不知道槭木上面長的木耳不能吃,她連什麼是槭木都不認識,不由得有些慶幸,還好她不是一個人上山來的。不過她還是有些好奇,「吃了會怎樣?」拉肚子還是死人?
  「會讓人狂笑不止。」見陸黛一副好奇想要試試的模樣,白巧巧趕緊一本正經地勸告,「大家都不吃槭木上面的木耳,自然是有不吃的道理的,又不是要餓死了,別把自己的命不當回事。」
  「我不試,我真的不試。」陸黛趕緊保證,她這條小命來得不容易,然後又噗嗤一聲樂了,「楚楚這樣子就像是吃了槭木上的木耳。」
  花楚楚收住笑,冷哼一聲,抬腳便走在了最前面。
  現在正是五月份,山上的野果子不少,陸黛也不嫌酸了,吭哧吭哧地啃了一肚子,又摘了不少打算帶回去。前天剛下過雨,地上的蘑菇也不少,陸黛認不出有沒有毒,乾脆就跟著白巧巧,白巧巧撿什麼樣的蘑菇她跟著撿什麼樣的,到最後竟撿了小半簍。算她運氣好,還撿到一窩野雞蛋,一共十六個,讓花楚楚和白巧巧一陣羨慕。
  到日薄西山的時候,三個女孩子終於心滿意足地下山回家了。

  ◎             ◎             ◎

  陸黛到家的時候,陸墨正坐在堂屋門口縫衣服,衣服是青色的,應該是她之前說的給李太奶奶做的壽衣。
  見陸黛回來,陸墨挑了挑眼皮子,打量了陸黛一下,見她身上沒有傷痕,衣服上也沒有弄上泥土什麼的,鬆了口氣,笑道:「妳回來啦,今天收穫怎麼樣?對了,唐媒婆剛剛路過,給妳送了兩顆紅雞蛋,在廚房的灶臺上,妳要是餓了就吃吧。」
  陸黛在山上吃了一肚子野果子,現在倒是不餓,把背簍放下來,給陸墨看她採的蘑菇和撿的野雞蛋。
  那十六個野雞蛋看得陸墨眉開眼笑,「我正愁沒法子給妳補補身子呢,妳今天運氣真好。」
  陸黛笑嘻嘻地把南瓜葉子包著的野果子拿出來,然後去井邊打了一盆水上來洗了,放在陸墨面前,商量道:「妳有什麼可以賺錢的法子沒有?」
  陸墨正放下針,從盆子裡撿了一個雞爪梨,聽陸黛這麼問,微微仰起頭,問道:「妳要錢做什麼?」
  「有錢了可以做好多事情啊。」陸黛覺得很驚奇,難道自己的這個阿姊不食人間煙火嗎。
  陸墨抿了抿嘴,躊躇了一下,「再過三個月就秋收了,到時候王大伯就該將租咱們家田地的租金送過來了,妳只要不再把錢拿去買那些好看卻不中用的東西,我就給妳幾個大子。」
  陸黛恍然大悟,陸墨這是誤會了她說的話,乾脆搬了一個小板凳坐在陸墨旁邊,解釋道:「我不是跟妳要錢,我是想幫咱家掙錢。」
  「噗嗤。」陸墨樂了,「我們家阿黛果然長大了,都知道給家裡掙錢了。」
  陸黛滿頭黑線,這哄小孩子的語氣是鬧哪樣。她正色道:「阿姊,我是認真地在跟妳說,妳不要當我在開玩笑。」
  看著陸黛認真的神色,陸墨沉默了,好一會兒她才嘆了一口氣,「咱們家沒有勞力,阿姊沒用,因為命硬剋人,也沒有人願意把繡活兒給我做,只能接些縫壽衣的活兒。妳年紀又小,要真想過好日子,得看妳的運氣了。」
  陸黛一窘,這裡說的看運氣該不是說嫁人的運氣吧……
  略過這個話題,陸黛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阿姊,我是這麼想的,我們家現在主要的收入是妳幫別人縫衣服掙的錢以及那幾畝地的租金,就靠著這點錢過活,咱們兩姊妹連溫飽都不能保證,更別說阿姊妳還要看病抓藥,調理身體了,妳這身體不能再這麼拖下去了。」
  陸墨張了張嘴,下意識地就要說自己身體沒事,自己拚了命也要讓陸黛稍微過得好一點。
  但是陸黛搖了搖手,阻止了陸墨開口,接著道:「我知道阿姊妳的意思,妳是想著等我過幾年,有了一個好婆家就什麼都好了。可是阿姊,妳想過妳自己怎麼辦沒有,還有,妳以為沒有一份豐厚的嫁妝,我能找到一個像樣的婆家嗎。」
  她本來還想說要給陸墨找一個好婆家的,但是想到這是民風淳樸的古代,貿然說這話,要是讓別人聽到了,指不定戳著陸墨的脊梁骨罵,也就把這話暫時放在了心底。
  陸墨張了張嘴,竟然無力反駁,她倒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那個懦弱的妹妹變得這麼伶牙俐齒了。
  陸黛說的是事實,由不得陸墨不去考慮,沉默了好一會兒,陸墨才無奈地開口,「那怎麼辦啊?家裡什麼也沒有。」
  陸黛見陸墨此刻也有了迫切想要多掙點錢的意向,心裡鬆了一口氣,「既然咱們沒有賺錢的法子,咱們就一起想賺錢的法子,這幾天得閒了,咱倆都在自己腦海裡合計合計,天生地長,總會有我們一條活路的。」
  陸黛這話一說完,陸墨就眼睛都不眨地盯著她看,看得陸黛心裡直發毛,來來回回想了三遍她剛剛說的話,好像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啊。
  就在陸黛快要撐不住,想轉移話題的時候,陸墨開口了,「阿黛,妳變了。」
  陸黛心裡咯噔一跳。
  陸墨頓了頓,接著道:「這些大道理以前妳是說不出來的,而且妳以前也沒這麼有想法,別人說什麼妳就做什麼。」
  陸黛咧了咧嘴,伸手抱住陸墨的胳膊,撒嬌道:「人家長大了嘛,長大了自然要懂事啊。」
  陸墨被這麼一鬧,樂了,「長大了還抱著阿姊的胳膊撒嬌,妳也是十歲的人了,還當自己三四歲呢,羞不羞。」
  見陸墨不再追究,陸黛鬆了口氣,雖說正常來講,誰也不會無緣無故懷疑自己天天在一起的妹妹已經換了一個裡子吧。
  經過陸黛這麼一提,陸墨還真興致勃勃地跟陸黛合計起掙錢的事情來了。兩人一邊說一邊弄晚飯吃,陸墨的廚藝真的很不錯,一鍋蘑菇湯燒得鮮美可口,只是兩姊妹惦記著賺錢的大事,壓根就沒有仔細品味這美味,配著唐媒婆送來的紅雞蛋囫圇就喝下去了。
  兩人提出了很多掙錢的法子,賣野菜、養雞、開食鋪、賣糖水、賣繡品……愣是沒有一個能做的,想了多少個法子就否決了多少個法子,陸墨不由得有些洩氣,躺在床上了還在唉聲嘆氣地冥思苦想。

  ◎             ◎             ◎

  第二日,陸墨和陸黛是被外面的喊聲給吵醒的。
  陸黛恍恍惚惚聽見有人在外面使勁兒地喊阿墨、阿黛,且不只一個人在喊,男聲、女聲都有。昨晚睡太晚,陸黛整個人還迷迷糊糊的,人一縮就縮到被子底下去了,然後便感覺陸墨摸索著起床,穿好衣服出去開門了。
  陸黛隱隱約約聽見陸墨開了門,然後說了句「你們怎麼來了」之類的,然後便把人迎了進來。
  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阿墨,阿黛呢?怎麼不出來見舅娘啊。」聲音太大,好不容易進入夢鄉的陸黛再次被吵醒了。
  陸墨一邊有條不紊地燒開水,一邊招呼來人坐下,聽到她這麼問,趕緊道:「阿黛還睡著呢,昨晚我吵到她了,讓她多睡一會兒。」
  女人連連點頭,可說話的聲音卻比剛剛更加大了,「嘿,我說好幾年沒來妳們這邊了吧,變化挺大的啊。她舅啊,剛剛來的路上那荷花塘你看到了吧,到秋天了得收多少藕哦,這砍腦殼的,不得了哦。」
  男人猛吸一口旱菸然後唾出一口濃痰,穩穩地黏在小破桌的桌腳上,看著怪噁心的,他自己倒是一點也不介意,大剌剌地接自己媳婦兒的話,「聽說城裡有些大姑娘、小媳婦兒就喜歡個什麼荷花,那麼大一個荷花塘,一年得多掙錢啊,八輩子的福報都在這裡面了。」聲音不比女人的小。
  陸墨聽了這話,在陰影裡直皺眉,又是嫌他們說話粗鄙難聽,又是怕聲音太大吵醒了陸黛,可偏生人家是長輩,又不能說他們,只好站在那裡看著這兩口子。
  女人見陸墨在那裡站著,怪叫一聲:「哎呦,我說阿墨啊,妳也太不懂事了吧,我跟妳舅舅這麼千里迢迢地趕過來,不說要好酒好飯,這粗茶淡飯妳都捨不得給一口嗎,還在這裡愣著做什麼,快去做飯啊,不用管我和妳舅舅,我們自個兒坐這裡聊聊天就好。」
  陸墨抿了抿嘴,進廚房了,還好昨天陸黛撿了一窩野雞蛋回來,不然還真拿不出東西來招待這兩口子。
  男人和女人的聲音都大得出奇,陸黛就是再睏也被吵得睡不著了,聽到那女人說她阿姊,陸黛是怎麼也睡不下去了,咕嚕一下爬起來套上衣服,疊好被子就趕緊出來,卻也沒有直接進堂屋,而是站在房門處仔細打量了一番來人。
  男人是陸黛和陸墨的娘親陸歐氏的弟弟歐世強,明明長得一副殺豬匠的樣子,卻偏要穿長衫。據說在縣城裡面管著一家繡莊,家裡面也算是富足,可是自從陸歐氏死了之後,歐家與陸家就再也沒有來往了,也不知道今天是吹了什麼風,歐世強居然帶著自己媳婦連夜趕路來了。
  而歐雲氏是個潑辣的主兒,在各方面管歐世強管得死死的,也不知這次來陸家是他們夫妻倆誰的主意。
  陸黛並沒有她原身的記憶,所以也沒有認出來這兩人是誰,但是歐雲氏先前自己舅舅、舅娘的說得開心,陸黛多少也猜到了兩人的身分。這一打量,便知道了這兩口子不好相與,心裡有些不爽,一邊暗自猜測兩人的來意,一邊理都不理兩人就向廚房走去。
  歐雲氏和自己男人說話說得開心,這時見一個小姑娘幽幽地向廚房走去,愣了一下,然後爆發出一聲大笑,「哎喲,這個砍腦殼的喲,這不是咱們家阿黛嗎,這幾年沒見,都長成大姑娘囉。阿黛,妳曉得我是哪個不?妳肯定不曉得了。」
  陸黛感到一陣耳鳴,受不了歐雲氏的說話方式,也受不了歐雲氏的大嗓門。
  歐世強乾咳兩聲,「嘿,咱家阿黛知道害羞了,看到舅舅、舅娘都不好意思叫人了。」
  陸墨在廚房裡面一聽聲音便知道陸黛起床了,忙出來對著陸黛使眼色,意思是叫她叫人。
  陸黛皺了皺眉,再轉身已經是一副笑臉,「舅舅、舅娘,早啊。」
  「哎喲,乖乖。」歐雲氏不管是表情還是聲音都十分的浮誇,好像跟陸黛多親似的。陸黛這一叫人,立即站起身來把人給摟過去了,嘴裡直誇陸黛,「砍腦殼的喲,這個妹兒怎麼長得這麼好看啊。這才卯時,阿黛怎麼不再睡一會兒?真乖巧,比我家那兩個砍腦殼的好多了,怎麼不是我的女兒啊。她舅,你說是不是比家裡那兩個砍腦殼的好?」
  陸黛聽著這一口一個的「砍腦殼」反感得不行,她前世見識過那種潑辣的農村婦女,但人家最多說說殺千刀什麼的,這歐雲氏卻是把砍腦殼的當成了口頭禪。
  大概是見陸黛的臉色難看,歐世強趕緊提醒自己媳婦,「我說妳就是說慣了,哪家娘們兒一口一個砍腦殼的,咱家阿黛都被妳嚇壞了。」
  歐雲氏一聽,大手使勁兒地捋了捋陸黛的頭髮,笑道:「阿黛,舅娘不是罵妳,就是這張嘴說慣了,一下子改不過來,妳別怪妳舅娘這個粗人。」
  陸黛正在努力想要掙開歐雲氏的懷抱,可惜這歐雲氏的手腕比她腳腕還要粗,掙扎了半天,竟是連半分都沒有挪動。現在聽到歐雲氏這話,沒辦法,只好胡亂點頭,期待歐雲氏親熱夠了能夠放她一條生路。
  見陸黛乖巧地點頭,歐雲氏瞪了一眼面帶擔憂地站在那裡的陸墨,道:「我說阿墨妳怎麼回事,不好好做飯來這裡幹啥啊。」這次她倒是記得不說砍腦殼的了。
  陸墨心底嘆了口氣,囑咐了陸黛一句,「阿黛,妳陪舅舅、舅娘好好聊聊,我去做飯啊。」然後轉身就回了廚房。
  陸黛是看出來了,她這個舅舅、舅娘並不待見她阿姊,連裝都懶得裝,不由得心裡一陣怒火,死命一掙扎,還真把自己從歐雲氏的懷裡推出來了,嘴裡說了一句「我去廚房幫我阿姊」就一溜煙地跑進廚房去了。
  歐雲氏不高興了,「那些活兒有妳阿姊就行了,別累著妳了。」
  歐世強磕了磕旱菸袋,「行了,阿黛懂事,由她去吧,現在的小孩子可不樂意跟我們聊天,家裡那兩個還不是這個德行。」
  陸黛一邊蹲下來洗昨天晚上沒有煮完的蘑菇,一邊小聲問陸墨,「他們來幹嘛啊?」
  陸墨一邊注意著外面堂屋裡的動靜,一邊小聲道:「誰知道呢,反正他們來就沒有好事。」話是這麼說,磕雞蛋的手卻沒有停下來。
  陸黛看了眼昨天撿回來的那窩野雞蛋轉眼沒了六個,一陣心疼,小聲叫嚷道:「妳別用這個,野雞蛋比家裡的雞生的蛋有營養,咱們留著自己吃,別給他們吃。」
  陸墨攤了攤手,剛剛那歐雲氏進來看到了這野雞蛋,指明了要用它做一道炒雞蛋,她有什麼辦法。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