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結果 > "青微"

所有類別

青微  商品篩選

商品分類:
作者:
商品價格:
關 鍵 字:
排序:
上架時間
價格
人氣
銷量
  • 已售出:6本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4本 
    年過三十的江景希向來是女人絕緣體,身為醫生, 性格冷淡面癱, 多的是主動追求又送上門、爬上床的女人。 奈何,這位江醫生連多看一眼都懶, 有錢有品味, 性格沉穩內斂,不曾失控的人生在柯寧拐他上床時, 不小心走上歪路了。 一個爹不疼媽不愛的女兒, 柯寧從反抗到無所謂,不想將誰往心裡放, 她是想睡江景希,但她只要一夜,從沒想要他負責, 睡過就決定要遺忘的單戀。 卻因為江景希的一句, 不如交往看看,她天真的被他拐回家同居。 人前不苟言笑的江醫生,床上的折騰一點都不溫柔, 柯寧以為這場交往, 頂多就是和平分手。誰知, 江景希這麼蠻橫,交往他提的,同居他要求的, 怎麼她說只想當床伴,身為金主的他一口答應, 全部身家讓她隨便花, 她敢不要,代價就是下不了床。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3本 
    別人的商業聯姻不談情不說愛, 江晴希的商業聯姻是熱情如火,誰教秦晏是她的天菜, 光他那禁慾的冷冽皮相,寬肩窄臀,教她哪能不心動。 誰知一個巴掌拍不響,面對秦晏焐不熱的心, 江晴希丟下離婚協議書,帶著女兒回娘家。 秦晏沒想過離婚,但被離了二年,得知前妻又去相親了, 不知是不是醋罈子被打翻,寡情的他竟不淡定了。 她想找男人,反正他還單身,復婚也不是不可以, 過去的他很怕她黏人,可為了復婚,她想怎麼黏都可以, 畢竟這女人是他的枕邊人,他曾經睡得很習慣。 這麼急著想找男人再婚,秦晏懶得多說,直接把人拖上床, 色誘江晴希不難。畢竟她貪他的美色,索性讓她睡個夠, 床上的脅迫跟拐騙,肯定能把這女人追回來再當老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5本 
    許荔和前夫家族聯姻時二十二歲,只要兩個家族不倒, 她和鄭時川就是最適合的一對,卻沒想到打破這種穩定, 提出離婚的人會是自己。二年後,與前夫巧遇, 她以為這男人一定是瘋了,揚言她不想當他的老婆, 那當情人也可以,他很清楚,她不能不願意, 也不能不喜歡這個條件。 他們的兒子在他手上, 那個二年來她沒養過的兒子, 軟糯糯的喊她荔荔, 小手輕輕地勾住她的小指時,鄭時川知道, 許荔逃不了了。 沒人知道,鄭時川的心思藏得這麼深, 當情人不過是藉口,他想的是怎麼跟許荔重婚,把人再娶回家!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3本 
    不客氣的說,江栗語和邵景飛是死對頭,他們相識於十幾歲, 兩家關係不錯,可江栗語對邵景飛的感覺卻非常一言難盡。 邵景飛花名在外,女朋友換來換去,好皮相裡藏著幾分野性, 幹架算什麼?如果只是花心還罷了,每回邵景飛看她一眼, 她瞪回去,都能被想成眉來眼去,想成她在勾引, 自然對邵景飛越看越不順眼。在邵景飛口中, 江栗語就是個工作狂,長了一張誘惑男人的臉, 對感情不上心,心裡眼裡就是個財迷,外表看著柔弱, 內心卻是個鋼鐵玫瑰,無情且冷淡,彼此看不順眼,那就別往來。 誰知,兩個死對頭三天兩頭被逼去相親,竟拿結婚當交易, 本來只是有名無實的騙婚,這兩個死對頭竟夜夜撩上了床。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3本 
    六年前,互看不順眼的兩人,一個刁蠻嬌氣, 一個淡定內斂, 可穆聲野卻將她捧在心尖上, 寵成肆意妄為的小女人。 六年後,蘇俏被逼婚了, 買婚交易的男人叫穆聲野, 蘇俏本來是打死不嫁, 可穆聲野的逼婚,她躲不了。 本以為就是名義上夫妻, 同居不同房,新婚夜,穆聲野卻把她拉上床折騰。 看著對她毫不手軟,睡了一夜又一夜的男人, 蘇俏乖乖任他寵, 任他哄,畢竟比起其他聯姻交易, 穆聲野這種把她寵上了天的男人, 可是打著燈籠也找不著, 更別說還把她養得更矯情,明明心裡喜歡, 卻還嘴硬不承認,誰知,穆聲野婚前竟然就養女人, 這下子, 蘇俏就算愛了,也要說不愛,離婚, 非離不可,這種不忠成的男人,她惹不起!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7本 
    京城天子腳下,婚配時比的是官品要門當戶對, 可商家不過就是個四品小官, 閨女不但嫁給世子爺, 還被世子爺獨寵了。商菱知道這門婚事她高攀了, 初見時她就愛慕上風華正茂的隋靖遠, 卻從沒想過有天可以嫁他為妻, 與他同床共枕。 婚前,隋靖遠房裡不養暖床丫頭,婚後上床收拾她時, 總教她招架不了地哭聲求饒。只是,成親半年, 世子爺忙著朝政, 獨守空閨的她被烙下無所出的罵名, 本想,隋靖遠最多是納幾房妾氏罷了, 誰知, 這男人哪是想納妾,他根本是打算再娶。他想再娶, 她想和離,索性招了馬車回娘家,她願意下堂。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8本 
    任澤南是情場浪盪子,女人看上眼就上床, 他的惡名遠播,沒人敢把女兒嫁給花心濫情的他。 誰知,平凡的鍾夏卻傻地暗戀上花心的他, 當任澤南問她要不要當合約女友,陪他演一場戲, 讓他家人別再催婚,她竟傻得說好。 只是,明明說好不上床,不談情的合作關係, 卻在任澤南把她拉上床收拾時亂套了, 鍾夏五官不算太出色,但性子乖巧好拿捏, 當她不要再當假女友時,任澤南先傻眼後爆怒, 這女人不是愛他愛得很卑微,怎麼敢把他甩了? 她說不稀罕他了?笑話,他都動心了,不但下半身失守, 還想把她捧在心尖上寵,這不知死活的女人竟敢不要他。 看著她對別的男人笑,他心口撓得難受,索性把人捉回來, 直接丟上床發狠折騰,鍾夏這女人的這輩子,他要定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3本 
    商業聯姻的夫妻關係,哪一對不是相敬如冰, 各玩各的,可阮琪的冰山老公,把她寵在心尖上。 可惜,婚後的陸時原由著她撒嬌耍任性,卻不讓她懷孕, 這消息一出來,像炸了鍋地在商場上傳開, 離婚的傳聞讓外頭的女人一個接一個送上門。 阮琪不甘心,她當初能把這冰山男追到手, 難道床上還纏不出一個寶寶?誰知她花招用盡, 陸時原床上的折騰一次比一次多,卻壓根不動心, 夜夜被撞得差點小腰沒斷的阮琪冷笑,不給她懷孕是嗎? 那就離婚,這男人她也不要了! 從外頭聽說自己要被老婆離婚的陸時原很頭疼, 他這種直男難得鐵樹開花,動了一次凡心, 把看上眼的女人娶回家,壓根不願和小崽子搶老婆, 只想每晚抱著自家老婆睡。可老婆不但想生, 還威脅不生就離婚,陸時原頭疼不已,可讓他離婚?休想!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4本 
    阮琪不懂什麼叫一見鍾情,她只知道,她看上了陸時原, 一個雷打不動的工作狂, 女人眼中的大直男,不談情,不說愛, 婚姻不過就是個責任,該娶就娶,娶誰不重要。 本來阮琪想著,男怕女纏,她就不信拿不下冷淡難搞的陸時原, 直到傻呼呼的她被拐進他家, 又被他壓上床折騰得下不了床, 扶著差點沒被撞斷的小腰下床。 剛要宣告他是她的男人時, 才發現,陸時原對她壓根沒心動過,她的愛情廉價到他看不上。 他不愛她?沒關係,她阮琪也不稀罕,外頭男人多的是, 真想找個男人嫁了,還怕找不到男人娶她? 陸時原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栽在女人手上, 而且還是個嬌氣刁蠻的大小姐,明明對她上了心, 卻在睡過她後,故意涼涼說,他其實並沒有喜歡她, 上床不過是各取所需。 這話把阮琪的愛打得四處逃竄, 以為可以落個清靜,卻在這女人找男人相親時, 他竟不淡定地把人給擄了,還揚言他的女人誰敢搶?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0本 
    因為不想再暗戀,所以林悠把自己送到陸時野床上, 陪他滾了一夜又一夜的床單, 他霸道的獨占她, 卻總讓她患得患失,就連先有後婚,這男人依舊我行我素。 不愛被約束,不想為一個女人在家裡安分, 朋友的場子他從不缺席, 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他沒想丟掉。 直到她以墮胎逼他離婚,這場不知愛沒愛過的暗戀結束了。 她愛他,陸時野卻只想奉子成婚,不愛她的男人她不要, 離婚一簽,她與他再無瓜葛。 沒人知道身為富家女, 美麗的她雖然從不缺人愛,可她愛的陸時野卻從不稀罕她。 離婚五年,前妻不但依舊迷人,還多了個拖油瓶, 明明都分手了, 但陸時野不知道為什麼總想方設法的糾纏林悠, 她想嫁別的男人,作夢! 只要他還沒死,她只能是他的, 問他憑什麼拖她上床?就憑他想復婚,他愛上她了不行嗎?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2本 
    男人眼中,俞曉晴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 奈何,追她的男人只想當金主。大學畢業前, 弟弟與女人搞出人命又不想負責,她只得出面領養。 曾經她也奢望過愛情,還跟暗戀的韓雲川表白, 不但被無情拒絕,他還要她別再糾纏,教她哭了好多天。 好不容易走出情傷,五年後的重逢,他成了她的VIP客戶, 他冷漠地態度教她只想躲得老遠,畢竟為錢賣命的她, 可是得罪不起這位大金主。奈何她都識相的躲在角落, 卻被韓雲川給拉上床,睡了…… 俞曉晴沒想過要高攀,可她卻被他給拐了,先是拐進家門, 哄上了床,再把她吃乾抹淨,還不准她逃。 韓雲川一向冷情,對房事也不熱衷,可睡過俞曉晴後, 他卻不想放手,眼見她一心想跟他劃清界線, 大男人的征服慾教他把人撲上床,睡一夜不行睡兩夜, 只要他想,俞曉晴就別想逃,憑什麼?就憑他動心了!
    NT$98NT$190元
  • 已售出:49本 
    身為私生女,程未然不但被養在外頭見不得光, 還是父親商業聯姻最好的棋子,因為她夠美夠吸引男人目光。 可不想被逼嫁給浪蕩子的她,反抗無效又逃不掉, 卻不肯這麼嫁人,好勝的程未然想到找到梁城。 因為陰錯陽差,她成了他一夜情女伴,被押在床上折騰了一夜, 她沒想過撈梁城任何好處,只想利用有錢有勢的梁城幫她拒婚, 她跟他,一個在天,一個在地,自此兩不相欠,井水不犯河水。 梁城問她考不考慮嫁他,他身邊不缺女人,更不缺床伴, 可程未然讓他睡上癮了,無論是臉蛋還是身材都是他的菜。 梁城不談情不說愛,就想把人娶回家合法在床上收拾, 梁家,強大到不需要商業聯姻。他以為這女人對他心動了, 誰知傻氣的她,對他竟只有感恩,再見其他女人上門, 竟然嚷著離婚?想離?那就離,他梁城從不挽留女人, 可下一秒他反悔了,她想離婚,起碼等他睡夠了再說。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0本 
    譚明薇和周淮景從高中就八字不合,身為學霸的他, 穩座第一,讓跌落第一的她氣得跳腳,恨不得他滾遠點。 多年後,譚明薇不想找男人結婚,上夜店找獵物一夜情, 原因很簡單,她想要個孩子,卻被周淮景碰上,酒量不好的她, 被周淮景拉上床。花樣百出地被他折騰了一夜, 他苦笑,一個被催婚,一個想生子,不如來個偽婚交易。 譚明薇不想結婚,但一夜情後怕被趕出家門, 這婚她只能乖乖的結了,等懷上後,再把人一腳踢得老遠。 她自認是個無趣古板又玩不起的女人,卻不知為了娶她, 周淮景可是連臉皮都不要了。這年頭想娶女人不難, 但要娶譚明微這個不懂撒嬌,難搞又倔強的女人, 他可是費盡心思。想離婚?她以為結婚了還能跑了? 沒陪他一輩子,她哪裡都別想去!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4本 
    世上哪有一對冷漠離婚後的前夫前妻還滾上床的? 黎晴腰痠腿軟的從前夫床上爬下來。明明是幫上司追前夫, 怎麼不小心就把自己送上前夫的床?還把前夫惹火, 不但欺負她,還逼她寫下床伴契約,把一夜情改為每夜情。 不但如此,前夫還撂話,想要自由可以,先陪他睡, 睡到他再婚為止。傅司遠從來沒見過比前妻還笨的女人, 當初聯姻是黎家要求,離婚也是她提出,結果婚離了, 他饒了她一次。這傻女人不乖乖走遠, 還敢幫別的女人追前夫。他是被氣笑了,這嬌憨的女人, 想在他身上惹火,那床上就好好受著,想逃? 人命都搞出來了,不復婚要逃哪去,不嫁? 傅司遠索性將人扛上床,收拾後看她嫁不嫁。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1本 
    楊城之所以找不到媳婦,就是因為長了一張壞嘴, 要不自家院子裡,早就大娘兒,小娘子排成行。 畢竟他模樣出眾,身材高大英武,雖然有個養子, 卻不耽誤吸引大姑娘,小媳婦。這不,賀家二小姐, 家財萬貫,從小被千嬌萬寵長大,京城眾家公子看不上, 偏偏就看上了楊城,還被他變著花樣欺負了一整夜。 可楊城睡了她卻不想負責,明知這男人惹不起, 賀雁秋卻還是一路追上門,傻得再次爬上楊城的床, 勾得他一夜一夜地折騰。楊城從沒想招惹賀雁秋, 可他躲來躲去,總是逃不掉這女人的招惹, 索性把她啃得下不了床。他說了想打一輩子光棍, 賀雁秋冷哼後敢當著他的面,撂話回京城找男人嫁了, 楊城心頭那把妒火一燒,這婚事怎麼也得攪黃。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2本 
    被迫嫁與衛鈞,成親半年,沒得到衛鈞一絲疼愛, 卻拿到他遞過來的一封和離書,他說,一別兩清, 男女婚嫁,各自安好。看著面無表情送她離開的男人, 沈華裳知道,被趕走後,這輩子與這男人再無牽絆, 那份愛慕他的心,這一生一世,再無可能。 他住街頭,她住街尾,卻陰差陽錯撿到負傷的衛鈞, 這男人什麼都忘了,卻記得他與她拜過堂, 相公爬上床哪一點不行了?沈華裳想一腳踹他下床, 可這男人態度理直氣壯,不但一怒撕了那份和離書, 還把逃不掉的她壓在身下,折騰得下不了床。 看著街尾這些上門求娶的臭男人,衛鈞的妒火炸了, 為了不讓沈華裳逃了,索性夜夜讓沈華裳下不了床。 只是,好不容易才讓她懷上了,他卻又想起來, 沈華裳竟已是前妻,而且還是仇人之女, 但那又如何?人,他都睡過了,打從第一眼見上, 他早就上了心,就算有仇,那就拿她下輩子還債!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9本 
    徐梓瑤曾經女扮男裝,天天纏著段景川玩鬧, 風華正茂,強悍威猛的他,教她一路苦追, 可惜,她還來不及追上,他卻走了。 幾年後,一道聖旨,段景川這位大將軍被賜婚了, 可不願成親的他,壓根不想要這位從天而降的妻子, 索性新婚夜提出和離。徐梓瑤很是恨嫁,畢竟, 嫁給段景川是她這些年的執念。可她好不容易嫁了, 洞房夜他卻揚言休妻?京城第一美人的她, 為了拿下這位不解風情的男人,索性放下矜持, 又是哄又是拐的把這男人給撲上床。本打算勾引, 誰知,卻反教慾火磨人的段景川給折騰狠了。 畢竟他血氣方剛,又被她的嬌媚勾得欲罷不行, 在她嬌吟聲下花招百出地擺弄,怎麼盡興怎麼來。 休妻?和離?徐梓瑤被做到哭著求饒時, 心想段景川床事要的這般凶狠,換她休夫行不行?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7本 
    結婚一年,明佳這位人人捧在手心,養著寵著的大小姐, 冷淡地跟聯姻的男人提出離婚。是她先一見鍾情的, 是她非鐘煜寧不嫁,也是她傻的以為他會愛上她, 結果,這不過是她的奢望。這個自稱是她老公的男人, 給她錢從不手軟,可唯獨他的心,她連邊都勾不著。 鐘煜寧不愛她,從來都不愛,既然愛不了, 她也不糾纏,離婚,一拍兩散。 離婚二個月,鐘煜寧再見明佳這位前妻時, 才發現這女人竟敢玩一夜情。 鐘煜寧以為,他跟她大不了就是床伴關係, 誰知,看到自己的前妻被男人多看一眼, 心頭那股醋勁,教他明白既然都要睡了, 不如再娶回家睡!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3本 
    別人穿越金銀美男相伴,陳玉穿越時,不但被打得半死, 原身還是個未婚生子的千金小姐,頓時她撿了便宜兒子, 連同原身的金山銀山也一併撿了。唯一可惜的是, 她不知兒子的親爹姓啥名啥,不然就將兒子丟還親爹, 她拿著白花花的銀子落跑。陳玉早作好打算, 既是千金小姐,肯定要吃好睡好,嫁不嫁人她不上心。 可當半路殺出個長相極品,高門大戶的賀明飛時, 別人眼中臉癱的男人,她卻覺得這好皮相太對她的口味了, 若是能睡上一夜,也不算白來古代了。誰知一場醉酒, 她給天借膽地爬上面癱男的床,被壓在身下折騰了大半夜, 下了床,她腰痠腿軟嚷著絕不糾纏,賀明飛卻沒想放過她。 什麼叫睡了他兩次,而且還六年前就睡過了? 陳玉一臉呆傻還沒來不及問這男人究竟是打算怎麼樣? 賀明飛冷眼一瞪,兒子他的,兒子的娘,自然打包帶走!
    NT$118NT$190元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