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結果 > "朱輕"

所有類別

朱輕  商品篩選

商品分類:
作者:
商品價格:
關 鍵 字:
排序:
上架時間
價格
人氣
銷量
  • 已售出:10套 
    十五歲那年,徐妃宜定了親,卻傳她未嫁夫先死, 就這樣成了眾人口中的望門寡。七年後,哪曉得, 她那位有緣無分的未婚夫,不但改名換姓, 還搖身一變成了有權有勢的常勝大將軍。 為此,徐妃宜找上門,她想問他, 她與他尚有婚約,他為什麼丟下她一走了之? 烏烈向來不近女色,更不用說哪裡來的未婚妻, 這女人以為賞了他一巴掌還可以走人嗎? 既然她自稱是他的未婚妻,索性將她逮回軍營, 她問他為什麼,他只冷冷回了兩個字,算帳!
    NT$236NT$380元
  • 已售出:28本 
    平江府人人都知道,邵七公子俊美如花, 性格暴戾凶狠, 還特別喜歡用拳頭跟女人打招呼。 蕭楚楚為了救自家爹甘願賣身為奴, 不過她沒想當一輩子的侍女,只想做賺夠銀兩走人。 誰知,她銀兩還沒賺飽,卻跟暴戾的七公子大打出手, 還一個不小心, 將傳說中的暴戾七公子打成手下敗將。 邵星河不敢相信自己竟對打人不手軟的蕭楚楚上了心, 更沒想到這丫頭對他竟這般嫌棄。可再不甘心也是他買來的, 直接將人給壓上床,逼著她夜夜給他侍寢, 蕭楚楚她不想一輩子為婢做妾, 邵家的高門大戶她高攀不起。 可看著趴在她家牆頭的男人, 再想他床上治她的那些手段, 傻氣的她急得直擺手,不要不要, 她不要回去…… 她再也不要給他侍寢了! 邵星河霸氣地勾唇一笑, 沒關係,以後都換他來為娘子侍寢,可好?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6套 
    曾經賀昕躲徐茵茵像是躲瘟神,甚至連聊都不願意聊她, 這樣自負的男人,卻在某一天忽然宣布要把這位瘟神娶回家。 不過他娶老婆的標準,首先要看在床上是否合拍, 所以是不是好用,他要驗過貨才知道,可就算是這樣, 驗了這麼多次,也該夠了吧。再說,他們不過是假扮夫妻, 結婚前早把離婚協議書擬好,就為了各取所需, 她希望逃離相親,他希望跟她名正言順地做愛。 誰知道,同床共枕後,他們都太入戲,忘了結婚時的交易, 直到徐茵茵說,他們這對假夫妻遲早都要分開, 身為假老公的賀昕發現自己的不爽頂到了極點。 因為他不小心喜歡上這笨女人,還喜歡到恨不得把她縮小, 裝進口袋隨身攜帶。這麼小隻的女人,把他的心撐得這麼滿、 這麼脹,幾乎容不下別的東西,聽到她說想走,他不准!
    NT$236NT$380元
  • 已售出:96本 
    十四歲這年,玉驚鴻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了人, 五年後,帶兵出征戰的丈夫不但抬了貴妾,小妾無數, 還張揚地把她這位被丟在京城不曾過問的正妻給休了。 京城誰不知沙場常勝將軍賢郡王,他是皇上的胞弟, 太后的心頭肉,日日盼著他成親。 可惜, 這位武將郡王誰都看不上眼,卻瞧上了被休棄的玉驚鴻。 玉驚鴻不曾想過二嫁,更別說崔寧遠高不可攀的皇子身分, 奈何,她一個和離女子,哪硬得過皇上的一道聖旨賜婚。 本以為崔寧遠是個懂得疼人的,哪知床笫這般無節制, 她曾獨守五年空閨,再嫁後,床下被他哄寵得上了天, 可一旦被他拐上了床,男人的勁道,那折騰都快把她的小腰給撞斷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8套 
    這顆愛妳的心,我不要了…… 七年前的那一槍成為葉心栩此生的夢魘, 即便現在的她有了古怪而貼心的女兒, 可心底深處對沈尉遲那決然的永不再見, 還是有揮之不去的陰影。而且,她怎麼也沒想過, 七年後,她還會再遇到沈尉遲,更沒想過, 曾經只有她獨享的寵溺跟疼愛,卻已經給了別的女人, 更教她難過痛苦的是,沈尉遲對她猶如陌生人的視而不見。 儘管她下了決定,不介入沉尉遲的感情,可她家的寶貝女兒, 竟乾脆包袱款款自己上門找爸爸了,於是, 她與他原以為此生再無關係的兩人又被扯在一起, 雖然他的眼神冷淡,可他的懷抱卻依舊灼熱, 想要忘的人忘不了,想要愛的人不能愛,當他跟她說, 葉心栩,給妳最後一次機會時,她竟毫無理由的再次動心了……
    NT$354NT$570元
  • 已售出:138本 
    沈思皓這人,若用一個字形容他,那便是壞; 若用兩個字來形容他, 那便是很壞; 若是用三個字來形容他的話,那就是非常壞…… 他的壞,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仗著醫術精湛, 任性妄為, 所有人談起他來,無不一臉嫌惡。 可這樣的惡人,怎麼就成了她的未婚夫了? 她曾幻想過未來夫君,卻從來不包括沈思皓這種惡人, 她寧願出家也不嫁他。 出嫁那日,被逼上了花轎, 新房裡的洞房初夜, 沈思皓猶如披著羊皮的狼, 餓狼撲上床,將她折騰得腰痠腿疼, 差點下不了床, 蘇曉嬋氣得直嚷,再也不准他跨進新房一步。 對沈思皓這個開葷的男人而言,哪可能放過自家妻子, 索性半迫半哄地拐她上床取悅他。蘇曉嬋不識閨房情事, 更不懂男人怎麼寵妻。可自她嫁給沈思皓那一日後, 金銀珠寶他雙手捧上,山珍海味他親自掌廚,她被寵上了天, 或許,這男人並不壞,只要床上能少折騰她一點就更好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91本 
    謝父得罪了不能得罪的權貴,流放三千里充軍, 謝月清本是京中千金小姐, 娘逝爹被流放, 舉目無親的她只得跟了過來。 第一次跟烏恩奇碰見,她上街叫賣,可惜,她賣誰都不肯賣他。 第二次再見,她被人販給擄了,成了女奴, 烏恩奇這位天之驕子心想, 她曾對他百般嫌棄, 雖說大男人不該跟弱女子計較, 可他忘不了她對他的厭憎,既然嫌棄他,那就應該一直嫌棄到底, 落魄了才求他,這種世俗的女人,他看不上。 可嘴上說看不上,第三次再見這位嬌貴的美人, 霸氣的他動心了, 為了把謝月清囚在身邊一輩子, 烏恩奇向聖上求親,只想把她娶回家, 壓在床上好生折磨。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6本 
    容嬌嬌年過十七,還不曾說親,她旁的愛好沒有, 就愛聽戲, 總想著方法攢錢,就為了聽戲。 因為自小喜歡英雄,常想著要嫁給大將軍, 但年過一年,她只是一名普通商賈之女,地位低微, 莫說做將軍的妻子, 就算做妾,恐怕人家也得挑挑揀揀的。 老天爺卻讓她碰上一個擅長演大將軍的戲子, 讓她把心賠了進去,為此這位戲子將軍的賣身契她贖了。 二百五十兩是嗎?成,她先付一兩。 可容嬌嬌買下賣身契後, 才知道周沖哪是什麼戲子, 人家可是在沙場上見慣生死,隨時會戰死沙場的校尉, 不知這位校尉大人肯不肯看在賣身契的分上娶她為妻?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0本 
    身為大夏國最受寵的小公主,李曼馨最近不樂意了。 帝后天天讓人送上畫軸選駙馬, 偏偏她一個都不喜歡, 粉團兒的小臉蛋都快愁死了。只因她哪個美男都看不上, 只看上了護國公家的嫡長子,王敬之。 可大夏國裡,誰都能尚公主, 唯獨琅琊王家最出色的男子, 王敬之不能。傳聞這位王公子已到適婚年紀, 卻遲遲不願議婚,多少世家閨女,用盡心思想討他歡心, 只為嫁入王家當世家宗婦。 可王敬之卻親筆寫下,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亦吾心之所向這定情物送出後, 李曼馨認了死理,這輩子非王敬之不嫁。只是權勢當道, 王家不願結這姻親, 擅自為王敬之選了世家宗婦人選。 當兩家拜了庚帖時,李曼馨只淡言, 此生不嫁王敬之, 只願請旨削髮出家,這一生與王敬之再也不見。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59本 
    鄭英傑向唐唯一告白,為得就是想光明正大的睡她, 不只一夜、不只一次,是隨時隨地、想睡就睡。 唐唯一一直都乖乖遵守他定下的互不干涉的交往條件, 從不貪心他的寵愛,也沒想過做出個小肉球綁住他, 交往大半年, 連避孕藥都搶著吃,哪裡還能找到這麼懂事女人了。 傳言,警界有名的花花公子,栽在他口中有點蠢的唐唯一手上, 天天專車接送,美其名是不想被破公車耽攔他的性生活, 雖然他不是天天都精力旺盛到要壓她大戰一回, 可花心慣了的他, 不喜歡連睡個女人都要思前想後。 為了把她的追求者踢得老遠, 不婚男鄭英傑竟然想婚了, 只為了和自己喜歡的女人想在哪睡就在哪睡、 想睡幾次就睡幾次, 無論怎麼睡都可以,無論睡出幾個小肉球沒人管得著, 誰教他的精蟲誰都不認,就只愛她這一個蠢女人。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20本 
    當初荊楚墨對妻子一見鍾情,於是他厚著臉皮敲銳王府的大門, 厚著臉皮跟銳王爺求親。一個小副將敢上門求親, 沒有被銳王爺當場打死,已經算他厲害了。 誰知,求親遭拒後,荊楚墨竟拿著軍功,厚著臉皮求皇上賜婚, 當年為了求娶李韻凝,他那股子死纏爛打的勁兒, 全京城誰不嘆為觀止。 更讓人驚掉下巴的是, 他還真的娶到了李韻凝。 只是婚後聚少離多, 京中流言漸起,大將軍荊楚墨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 駐守邊關多年,身邊沒個女人怎麼行? 李韻凝自認是個妒婦,忍不了夫君納妾, 索性親自送了和離書到邊關休夫。 但她忘了, 荊楚墨猶如一頭下山的狼,凶猛得嚇人, 而今又素了一年多,她這麼送上門,哪這麼簡單放她下床。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36 
    鄭英傑是個標準的不婚主義者,但凡女人提出結婚要求, 就是破壞了他的「交往準則」,他會毫不留情轉身走人。 這樣的男人,換女朋友比換內褲還勤快,跟女人交往,就為了上床。 而這位情場老手,哪看不出唐唯一對他的好感, 他有過太多女人, 很清楚女人動心時的模樣。 可惜,唐唯一跟他認識過的女人不一樣,是個他惹不起的小公主, 況且他從沒好好地談過一次戀愛,也不想被哪個女人綁住。 他承認,他對唐唯一有渴望,恨不得壓她上床,狠狠要她, 不過,他沒忘了,這女人生澀得很,為了得到她,不只一夜, 不只一次,無賴又土匪的他,在開口問她要不要當他的女人後, 竟被這嬌氣的小公主給吃得死死的,再無翻身餘地。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28本 
    何玉玉是個老姑娘,為了守母喪,被未婚夫退婚, 二十一歲還找不到婆家,急得何父都愁白了髮。 身為官家小姐, 何父找來相親的對象可都是四品官家公子, 可那些她相完親還沒來得及提親的公子, 前腳才踏出何府, 後腳就被皇上指婚,何玉玉相一個,皇上就賜婚一個。 這回,何玉玉相了個棺材店舖的不入流商戶, 皇上竟沒了下文, 氣得何父差點氣昏,這不擺明不許女兒高嫁嗎? 這位比個婦道人家還小心眼的皇帝,不知是否良心發現, 先是打壓又給賞賜, 宮裡寶物一件一件往何府搬, 嚇得何父心肝兒顫啊顫,哪還有心思替女兒謀親事。 何玉玉心道,她這老姑娘許是礙著皇上,她不嫁總成吧, 可陰晴不定的皇上又來賞賜了,一道聖旨賞她入宮給他當媳婦兒。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94本 
    謝豫南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感到頭疼,他原本想殺了她, 現在他有些猶豫了。 看著她倔強地不肯服軟,狼狽又可憐, 偏偏又有一股子傲氣在,教人打也不是, 放也不是, 簡直是糞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原以為她是隻乖乖的小貓, 誰知這小貓炸毛伸出爪子來撓人還有點痛。 不過馴服帶著野性的小貓, 這感覺似乎還不錯,反正最近他很閒, 不介意逗她玩玩,所以他很是放肆地寵著她, 原來她這麼好哄, 不用金山銀山、不用首飾珠寶,銀票嘛,他多的是, 以後他知道怎麼哄她了。誰知,姜慧怡只想拿著銀票閃人, 她是罪臣之女, 不願意做妾,多貴都不願意, 他賞她當貴妾,這名分她不要,誰要賞誰吧。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16本 
    倪貝貝是該感謝大她十四歲、名義上的老爸,任昊東! 是他領養了她;是他給她吃、讓她住、供她唸書…… 但是,他卻從來不管她的死活,像是討厭又或者說是恨她! 於是在他面前,她學會溫馴、假裝聽話, 只為能有逃離他的那一天。但他卻冷酷、毫不留情拆穿她, 甚至強迫她做最不堪的情事……在床上取悅他!十七歲那年, 她以為任昊東不會真的強奪她的第一次,儘管他們同床, 儘管他冷酷的玩弄她的身子,但她錯了。十八歲這年, 她在任昊東的粗暴下,失去了初夜,這一夜,輾轉難眠的她, 被任昊東一次一次的佔有。她該恨他的,可為什麼腦海裡, 卻一再浮現他的身影;鼻息間更是充斥著他清爽又惑人的男性氣息; 耳邊也一再迴盪著兩人纏綿時,他對自己的輕語…… 她以為自己不會愛上他,可是當任昊東失落的對她說: 「如果妳不是他的女兒,該有多好。」她的心終於徹底陷落…… 哪怕他給的愛不會太多,她也心甘情願……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6本 
    門道中落前,七歲的洛鈺婷是書香世家的小姐, 父母雙亡後,她成了林家買來的丫頭, 除了賣身契還有童婚契約,因為她是買來給林俊佑的童養媳。 自此名門世家小姐的洛鈺婷,很認命地天天劈柴挑水, 下田種地,只求能有個遮風避風,三餐溫飽的地方。 可林俊佑這人太壞了,不但背著林母寵她, 還把她的心給寵上了天,讓她一心想著與他成親。 她是童養媳,本就是林俊佑的妻子,奈何林母嫌她一無所有, 不但除了她的奴籍,還燒了童婚契約, 只想為林俊佑謀得更好親事,這童養媳她不認。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4本 
    盛家次子盛允楨,人稱京城四公子之一, 在京中可是出了名的家世一流、學識一流、人才也一流, 怎麼才開口跟虞靜姝求親,她卻掉頭跑了? 就算是他害她名節盡失,被迫削髮為尼, 他都說要娶她回家了,她怎麼能這麼不識好歹。 虞靜姝自小在村裡長大,只是小戶人家,從沒想高攀高門, 但為了保全家人名聲,她嫁進盛家成了上上策, 可盛家家大業大,家規甚嚴,新婦過門一年無所出者,休妻。 明明盛允楨婚前揚言要對她好,婚後卻讓她獨守空閨, 既然走不了,那她正妻不當了,她自降為妾總成了吧。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7本 
    俗話說,女以夫為天,嫁入夫家,守著後院相夫教子, 是女子的本分。誰知,謝宸睿要娶的媳婦兒很不一般, 不但個性潑辣,不諳女紅,還是當朝第一武狀元。 這京城裡,哪戶人家養得起這樣慓悍的媳婦兒? 別說侍候夫君,真一言不合打起來,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卻不知,謝宸睿深藏不露,不但能文能武,左手打拳, 右手習字,媳婦兒真鬧騰得厲害,他有的是方法把人給捉回房裡收拾。 這對青梅竹馬,一個文狀元,一個武狀元,自小一塊兒長大, 陶思妤仗著謝宸睿寵愛,新婚洞房夜,她竟囂張撂話, 謝家妻訓,以妻為天,床笫間的床事,小娘子要在上!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1本 
    杜承軒從沒想過納妾,卻說女有三從,未嫁從父, 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大丈夫想要三妻四妾, 做妻子的就要服從,納妾如何,這本就是天經地義。 這話還正好被看上眼的謝沅沅聽了進去, 她本想,杜家高門她攀不上,這一生也不想做妾, 杜承軒愛玩找別人玩去,她不奉陪,他心悅她又如何, 要她給他當妾,作夢。可杜承軒不但厚臉皮上門提親, 還張揚地八抬大轎娶她回家。他說,她生是他的人、 死是他的鬼,成親前是他欺負她在先,成親後他就只寵她一個。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9本 
    冉千雪對女人一向是抱著玩弄的心態,從來不會玩過後, 對女人玩出感情。再說,在他身下承歡的女人, 哪個不是被他當成玩意兒在戲弄,想多惹他一眼, 簡直比登天還難。偏偏老天爺丟給他一個洛秋水, 當初說要強娶她進門的人是他,說過要虐一虐她的人, 也是他。奈何,這女人真娶進門後,他才驚覺, 這女人壓根就是個麻煩,丟不掉、甩不開, 老愛對他耍賴、撒野,讓他打罵不得, 還很不甘願地上了心。這洛秋水天生就是來剋他的女人, 都被他寵得無法無天了,還敢離家出走,末了, 還敢撂話要休了他,真真是……給天借膽了!
    NT$118NT$190元